万年历

输入搜索内容:

作者:诗经(先秦 )

绵绵瓜瓞。

民之初生,自土沮漆。

古公亶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

古公亶父,来朝走马。

率溪水浒,至于岐下。

爰及姜女,聿来胥宇。

周原膴膴,堇荼如饴。

爰始爰谋,爰契我龟。

曰止曰时,筑室于兹。

迺慰迺止,迺左迺右。

迺疆迺理,迺宣迺亩。

自西徂东,周爰执事。

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

其绳则直,缩版以载,作庙翼翼。

捄之陾陾,度之薨薨。

筑之登登,削屡冯冯。

百堵皆兴,鼛鼓弗胜。

迺立皋门,皋门有伉。

迺立应门,应门将将。

迺立冢土,戎丑攸行。

肆不殄厥愠,亦不陨厥问。

柞棫拔矣,行道兑矣。

混夷帨矣,维其喙矣。

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

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後。

予曰有奔奏,予曰有御侮。

【注释】

绵绵,不绝貌。瓞(die,阳平),小瓜。此言自小瓜以至大瓜,绵绵不绝。以喻周自小至大,日益强盛。民,谓周民。初生,初起。土,当从《齐诗》读为“杜”,水名。在今陕西省麟游、武功二县。沮为徂之误。徂,往。漆,水名,在今彬县西,北入泾水。自杜至漆,即指公刘自邰迁豳之事。参见解题。古公亶(dan,上声)父,即周太王,文王祖父。因其在迁岐以前为豳公,故称古公。古,言久。父,旧说或以为古公字。陶,窑灶。复,地室。穴,土室。陶复陶穴,说复、穴形状皆如窑灶,犹今言窑室、窑洞。来朝,清早。走,疾趋。这句说,太王避狄,趁早赶马。率,循,沿着。浒,水涯,此指渭水之涯。岐下,岐山之下。岐山在今陕西省岐山县东北。爰,于是。及,与。姜女,太姜,太王之妃。聿,遂。胥,相、视。宇,居,住所。胥宇,犹言相宅。谓相度地形,以便建筑房屋。周原,岐山以南的平地。周,地名。原,谓平原。膴(wu,上声),肥美貌。堇,堇葵,植物名,可作菜,味苦。这句说,周原土地肥美,虽堇荼一类的苦菜,种出来也甜如饴糖。契,读为“挈”,挈,刻。挈龟,刻灼龟版以卜吉凶。止,犹居。时,善。这句说,卜兆说是可居,说是甚善。迺,同“乃”。慰,安。止,居。慰、止,皆言安居。左、右,皆作动词用。这句说,使人们或居于左,或居于右。疆,疆界,此作动词用,谓画定疆界。理,地理,此亦作动词用,谓确定土地宜种植何种作物,是否肥沃等事项。宣,及时开垦。亩,亦作动词用,谓耕治田亩。自西两句:徂,往。周,周遍。这两句说,自周原西边至周原东边,人们普遍地在工作。司空,官名,六卿之一。掌管建筑都邑之事。司徒,官名,六卿之一。掌管徒隶劳役之事。绳,施工用的绳尺。缩,犹直。版,古时筑墙用版筑的方法,两端用短的横版,两边用长的直版。载,通作“裁”,树立。缩版以载,说树立筑墙用的长的直版。庙,宗庙。翼翼,恭敬貌。捄(ju,阴平),盛土的笼。此作动词用,言筑墙者掘土而盛于笼中。陾(reng,阳平),众多。度(duo,阳平),投掷,指把土投掷于版内。薨薨,大家都很快把土投入版内,发出薨薨的声音。筑,谓捣土。登登,用力捣土声。屡,当作“娄”,谓隆高。削屡,即削去其墙土隆高之处,使其平正坚实。冯(ping,阳平)冯,削娄声。堵,五版为堵。兴,起,犹言竖起。鼛(gao,阴平),大鼓,长一丈二尺。弗胜,有不能担负之意,指不断打着鼓,使鼓受不了。皋门,宫门外,郭门。伉,高貌。应门,朝门,宫门。将将,严整。冢土,大社,祀灶神的地方。戎,大。丑,众。戎丑,大众。攸,所。古时王者起大事,动大众,必先祭灶神而后行动。这句说,冢土是大众所由行动之处。肆不两句:肆,承上起下之词。因上章叙古公事,此下叙文王事,故用肆字,以为承接,犹言自古至今。殄,灭绝。犹言消灭干净。厥,其。愠,愠怒,恚恨。此指对混夷的愤恨。陨,坠失,坠废。问,聘问。小聘曰问。这两句大意说,自太王以至文王,既不消灭其对于敌人的愤恨,但也不废失跟他们的聘问往来之礼。柞,栩,栎树。,青刚树。拔,拔除,剪除。兑,达,通达之意。行道兑,道路开通了。混夷两句:混夷,古种族名,又作昆夷。帨(tui,去声),马疾行貌。喙,困,短气貌。这两句说,混夷丧气疲困地逃走了。虞、芮,皆国名。质,成,谓成立。成,和平,和解。这句说,虞、芮两国之君因争田事诉于文王,而成立和解。蹶(jue,上声),动,感动。生,性。这句说,文王感动了虞、芮之君的天性。予曰四句:予,我。此处是诗人代文王自称。曰,语词。疏附,团结上下。先后,前后引导以辅佐之。奔奏,奔走宣传。御侮,折冲御侮。这四句说,文王有疏附、先后、奔奏、折冲之臣,使周绵绵兴盛。

诗经 作品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