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伊斯兰教的民族简介
简介
   伊斯兰教是世界性的宗教之一,与佛教、基督教并称为世界三大宗教。中国旧称大食法、大食教、天方教、清真教、回回教、回教、回回教门等。截止到2009年底,世界人口约68亿人口中,穆斯林总人数是15.7亿, 分布在204个国家和地区,占全世界的23%。
   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伊斯兰教,约于公元七世纪中叶由阿拉伯传入中国。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是中国和阿拉伯的使者、商人架起了中阿两大地区间经济文化交流的桥梁,是他们把这一具有世界影响的宗教移植和传播到了中国;同时也把古老的中国文明带到了阿拉伯伊斯兰世界。故中阿友谊源远流长,绵延不断。
   据中国史书记载,唐宋两朝是伊斯兰教传入中国的初期。中国和中亚乃至中东之间,自古以来就有两条丝绸贸易通道(即海上和陆上丝绸之路)。这两条商贸之路对世界文化的贡献是巨大的。它缩短了东西方文化间的距离,在把古老的中国文明通过丝路介绍到西方的同时,也把伊斯兰教文化和西方文明带到了中国,为在世界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中国传统文化增添了新的内容。
   据《旧唐书》记载:唐永徽二年(公元651年),大食遣使来唐朝贡。我国史学界一般以这一年为伊斯兰教传入中国的标志年。我国史书上还说,自公元651─798年间阿拉伯来华使节达到39人次之多,阿拉伯、波斯穆斯林来华经商或旅游者更是络绎不绝。频繁的友好交往和经贸往来,一方面促进了中国和阿拉伯、波斯地区间业已存在的传统友谊,另一方面也为伊斯兰教在中国的传播提供了条件。阿拉伯、波斯的商人和旅游者往来中国的路线是:从陆路来的自波斯经我国的新疆沿丝绸之路到达内地长安和洛阳等地;从海上来的则由波斯湾出发绕马来半岛到达我国东南沿海各商埠城市。我国史书还记载了阿拉伯、波斯商人在长安及沿海各地经营和生活的情况。他们在唐、宋王朝的许可下,生活在广州、扬州、泉州、杭州和长安、开封、洛阳等地,被称为 "蕃客气他们按照自己的信仰和风俗习惯过着平静的生活,在那里兴建清真寺和墓地,不少人久居不归,与当地居民通婚,繁衍后代,逐渐形成了早期中国穆斯林群体。他们坚守伊斯兰教信仰和文化,为了不与中国的传f统文化和其它宗教发生冲撞,特别是便于过宗教生活,他们相对聚居,自成群落,不向外传教,尽力与中国的经济文化环境相协调、相适应,从而获得了较为宽松的生存空间。他们还不断地把中国以“四大发明”为代表的先进科技带入阿拉伯世界并介绍给西方,成为中世纪的科学文化使者。
   元明两代是伊斯兰教在中国广泛传播和发展的重要时期。宋朝末年,强大的蒙古汗国征服了中亚和西亚信仰伊斯兰教的各个国家和民族后,又于1258年灭亡了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他们把在战争中俘虏的阿拉伯人和波斯人编入蒙古各部的“探马赤军”,来华参加蒙古统一中国的战争。被签发或迁徙东来的中亚、西亚的各族穆斯林有军士、工匠,扎也有一些宗教学者和社会上层中人士,总人数约几十万之众;他们随蒙古军队来到中国各地,史书上称他们是“上马则备战斗,下马屯聚牧养”。蒙古军胜利后建立了强大的元朝,中国出现了政治经济发展的新时期,此时中西交通大开,两地的经济贸易往来频繁,国家关系友好,给伊斯兰教不断东传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
   元朝时中亚、西亚各族穆斯林商人大量来华,《明史·撒马尔罕传》中说:“元时回回遍天下”。今天我国东南沿海的主要城市和西安、北京,京杭大运河沿岸,仍保存着许多那个时期遗留下的古老的清真寺和穆斯林先民的墓地。在政治、经济、文化和婚姻等因素的影响下,元代蒙古族、汉族和维吾尔族人归信伊斯兰教的不在少数。他们在历史上都被称为“回国”(此时“回回”泛指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大量的史料证明:元时伊斯兰教在中国已经形成相当的规模,中国伊斯兰教的模式也基本确立,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群体也已形成,以清真寺为中心的穆斯林聚居区已出现在广大的城市和乡村,所有这些都说明,元代中国伊斯兰文化体系已开始形成。
   明末清初是中国伊斯兰教的成熟时期。此时伊斯兰教己为回回民族以外的几个少数民族所接受,回族穆斯林作为中国社会的成员和中国伊斯兰教的重要载体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为使伊斯兰教和伊斯兰文化在穆斯林中得到传播和发展,中国穆斯林的先贤们开始注重和发展伊斯兰教育。陕西著名经师胡登洲(1522年─1597年)倡导的伊斯兰经堂教育的出现,对中原和西北的广大地区影响深远,使伊斯兰教宗教教育和伊斯兰文化在中国获得较大的发展。几乎与经堂教育同时出现的汉文译着活动,是中国伊斯兰学术文化发展的新阶段,因而明清两代的王岱舆(约1560年─1660年)、马注(1640年─1711年)、刘智(约1660年─1745年)、金天柱(l736年─1795年)、马复初(1794年─1874年)等一大批穆斯林学者被人们尊称为“学通四教”、“中阿兼通”的“回儒”,他们以儒诠经,著述和翻译了大量伊斯兰教经籍,他们用中国古代哲学中的某些概念和思想解释伊斯兰教教义,从而形成了中国伊斯兰教宗教哲学体系,促进了伊斯兰教中国化的进程。
   新疆地区各族人民接受伊斯兰教的时间大约在10─11世纪前后。这一地区的群众接受伊斯兰教的方式与内地有所不同。这种方式不是在有了广泛的穆斯林群体后推进伊斯兰教传播的,而是首先在王朝的达官显贵们归信了伊斯兰教后,才在其臣民中传教,突出了伊斯兰教政教合一的特点。在历史上新疆各族穆斯林间内地穆斯林一道反抗清朝政府的剥削压迫和民族歧视,在生产和生活中也创造了具有浓郁的新疆各民族特点的文化艺术,极大的丰富了中华民族文化和中国伊斯兰文化。特别在近现代历史上,新疆各族穆斯林也受到“教育救国”思想的影响,与回族穆斯林共同创办新式经堂教育,他们也为宏扬伊斯兰传统文化作出了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全面贯彻落实,中国穆斯林的宗教信仰和宗教生活得到了宪法、法律和政策的保护。目前我国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有十个,他们是:回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乌孜别克族、柯尔克孜族、塔塔尔族、塔吉克族、东乡族、撒拉族、保安族,人口总数约2000万。我国穆斯林人口分布情况历来是“大分散、小集中”,全国现有清真寺34000多座,阿甸、毛拉45000多人。我国穆斯林在信仰上属于逊尼派,在教法上遵从哈乃斐学派。此外,自明末清初以来,中亚、西亚的苏菲主义教义不断传入我国西北地区后,逐渐形成门宦(在新疆称之为依禅)。各门宦都以一宗教领袖为中心,管理清真寺教务,形成了各自不同的存在模式,为中国伊斯兰教教派活动增添了新的内容。尽管中国穆斯林中存在着不同的教派和门宦,但是他们能够在平等、团结的环境中分别从事各自的宗教文化生活,积极参加 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
信仰民族
   斯兰教在中国经过1300多年的传播和发展,穆斯林人口目前已达两千多万。在我国全民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有:
   1、回族 回族的先民是唐宋年间来华经商的中亚西亚的穆斯林,十三世纪初,蒙古军西征他们征服了中亚、西亚的穆斯林国家之后,回师时迁移了大量的穆斯林人口。他们以驻军的形式,或以工匠、商人、学者的身份散居全国各地,被当时社会称为“回回人 "。他们与唐宋时期来学的阿拉伯人,波斯人的后裔共同成为回回民族的先民。到了元末明初,回回民族在多种民族成分融合的情况下形成了。居住在农村的回族以经营农业为主,兼营商业和小手工业;居住在城镇的小商小贩居多,兼营饮食、珠宝玉器、皮毛加工。
   回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中人口较多,分布最广的民族。人口约860余万,全国多数省、市、自治区都有回族居住,西北地区的宁夏、青海、甘肃、新疆、陕西和西南地区的云南,以及河北、河南、山东、内蒙等省区,回族分布较多。全国有一个回族自治区,两个回族自治州,十一个回族自治县。
   2、维吾尔族 维吾尔族的族源,它是生活在我国境内的一个古老民族。维吾尔族人认为“团结”“联合 "。他们主要分布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少量居住在湖南、河南等地。维吾尔族人口约720万。十世纪伊斯兰教传入新疆,喀什的艾提卡尔清真寺、阿帕克和卓麻扎、哈密回王墓和吐鲁番苏公塔清真寺都是早期的伊斯兰建筑。维吾尔族穆斯林热情好客,能歌善舞,有叙事长诗《福乐智能》、音乐舞蹈套曲《十二木卡姆》等优秀民间艺术作品流传至今。历史上维吾尔族曾经涌现出过许多杰出人物,如:玉素甫·哈斯·哈吉甫、穆罕麦德·喀什噶尔、艾合买特·尤格纳克、阿卜杜热衣木·那扎尔、诺比提等,他们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维吾尔文化遗产。维吾尔族主要经营农业,对植棉、园艺有丰富的经验,他们还擅长编织地毯、制作丝绸、绣小花帽、打制小刀等。
   3、哈萨克族 哈萨克族主要分布在新疆的伊犁萨克族自治州和阿尔泰地区,人口约120万。伊斯兰教传入哈萨克草原较早,11世纪得到广泛传播,历史上曾出现过一批通晓伊斯兰教和阿拉伯语的哈萨克族毛拉、学者。哈萨克族的民间文字十分丰富,著名的叙事诗有《阿勒帕米斯》、《阔布兰德》、《萨里哈与萨曼》等,哈萨克族的主要代表乐器是二弦弹拔琴“冬不拉”。他们以经营畜牧业为主,兼营农业,也有人从事工业和商业活动。
   4、柯尔克孜族 柯尔克孜族也是生活在新疆境内的一个古老民族,他们主要居住在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人口14万,他们以经营畜牧,兼管农业。柯尔克孜人民历史上具有热爱祖国,反抗外来侵略的斗争传统,为保卫边疆作出了贡献。著名史诗《玛纳斯》是柯尔克孜的民间艺术精品。柯尔克孜族妇女擅长绣花,制作花毯、壁挂等手工艺品。
   5、乌孜别克族 乌孜别克族散居于乌鲁木齐、喀什、伊宁和塔城等地。乌孜别克族属于游牧民族,约于15世纪前后在中国定居。乌孜别克语是以阿拉伯语字母为基础的拼音文字,由于语言相通,使他们易于接受伊斯兰教。乌孜别克族人口约15万。他们绝大多数以事商业,在南疆的乌孜别克人的丝织技术很娴熟,北疆的乌孜别克人主要从事畜牧业和牧业。
   6、塔塔尔族 塔塔尔族是我国唐代北方突厥汗国统治下几个使用突厥语的游牧部落的后裔,约于19世纪20-30年代陆续由中俄边境地区迁到新疆。他们中多数是商人,也有一些是宗教人士,他们还在伊宁、塔城等地开办伊斯兰教育。塔塔尔族人口约5-6千人。在城市里的塔塔尔人多经商或从事医务和文化教育工作,居住在农牧区的则经营农牧业,他们喜欢养蜂。塔塔尔人的文化素质较高,知识分子按人口比例在全国各族中居于前列。他们擅长歌舞和烹饪。
   7、塔吉克族 塔吉克族人口约3.3万。他们聚居于帕米尔高原东部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族自治县境内。十一世纪他们的祖先信奉了什叶派伊斯兰教,至今他们仍遵循该派的教义。塔吉克人主要从事畜牧业和农业。他们的文学艺术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迄今在民间仍流传着波斯古典诗人菲尔道乌西的《王书》《沙赫那只》的片段。由于塔吉克人居住在高原上,所以他们的文学作品多与雄鹰有关。
   8、东乡族 东乡族世代聚居于甘肃省临夏州东乡族自治县,现有人口37万。东乡族族源的主体是元朝时的色目人、也有回族、蒙古族和汉族的成份。东乡族穆斯林的教派门宦较多,各派的主张和习惯渗透于东乡族人的日常生活中。他们主要从事农业。东乡人在反抗清政府的斗争中表现英勇。东乡族的民间文字很丰富,有长篇叙事诗《米拉尕黑与马芝璐姑娘》、《葡萄蛾儿》等。他们和回族一样喜欢演唱 "花儿"。
   9、撒担族 撒拉族居住在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人口约9万。他们的祖先是十三世纪居住在中亚撒马尔汗的西突厥乌古斯马部落萨鲁克人的一支。撒拉族穆斯林保存了许多美好的民间传说。《对伊委纳》(骆驼戏)是表现撒拉族先民从中亚迁到循化这一历程的传统戏,在群众中广为流传。撒拉族主要从事农业生产,兼营畜牧业和园艺业。
   10、保安族 保安族聚居在甘肃临夏积石山保安、东乡、撤拉族自治县,人口约15万。他们的祖先是信仰伊斯兰教的蒙古人和中亚的穆斯林。大约在元末明初来青海定居。他们的生活习惯与回族、东乡族、撒拉族墓本相同。保安族主要经营农业,手工业,以打制“保安刀”为主。他们的服饰与西北回族的服饰相似。
   在汉族、藏族、蒙古族和云南的傣族、白族等少数民族申也有信仰伊斯兰教的,但人数不多,他们都是中国穆斯林大家庭中的一员,他们把伊斯兰数与本民族的生活习惯混合在一起,使中国伊斯兰文化多姿多彩。
   中国伊斯兰教即中国境内的伊斯兰教。伊斯兰教于公元7世纪中叶唐朝从阿拉伯传入中国,至今有1300多年的历史。它的传入路线有两条,一条是从丝绸之路,从敦煌传入;另一条是从海上丝绸之路,从广州、泉州传入。伊斯兰教分逊尼派和什叶派两大宗派,中国的伊斯兰教主要是逊尼派。在回、维吾尔、塔塔尔、柯尔克孜、哈萨克、乌孜别克、东乡、撒拉、保安等少数民族1700多万人口中,绝大多数信仰伊斯兰教。中国穆斯林大多数聚居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以及甘肃、青海、云南等省,其他各省、市也有分布。

 

《中国的伊斯兰教》内容简介
   《中国伊斯兰教简史》是斯兰教历史著作。巴基斯坦史学家赛义德·菲亚兹·马哈茂德(Sayyid Fayyaz Mahmud)著。全书采用编年体写法,以伊斯兰教的兴起和发展为基本线索,并涉及和评述了有关的重大历史事件。书中除宗教内容外,还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艺术,以及民情风俗等等,反映了近1400年来伊斯兰教在西亚、北非、东非、西南欧、中亚、南亚次大陆和东南亚地区传播和发展的情况,对各时期各地区建立的伊斯兰王朝及其始末都有较系统、扼要的介绍。对东西方关系史,尤其近代史部分,评述较多。作者曾长期从事伊斯兰教史的研究,占有丰富的史料,书中基本反映了穆斯林正统派的宗教观和历史观,在东方穆斯林学者编撰的同类论著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全书共分16章,每章都有小标题式的内容提要,冠于各段落之前,眉目清楚,重点突出,还附有各个时期的有关地图。书后有人名、地名等译名对照表。汉译本由英文版翻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于1981年初版。

《中国的伊斯兰教》内容提要
提要
   本书简要介绍伊斯兰教产生、发展的历史及其经典、信仰、功课、派别等基础知识;并以中国伊斯兰教传入和发展的客观历史过程为线索,将中国伊斯兰教发展过程分成四个时期;全书既较为系统地介绍了中国伊斯兰教由外来宗教逐步发展为本土宗教的过程和历史成因,也分别突出了每一时期的主要特征,还对中国伊斯兰教的现状和发展趋势作了客观的描述。
《中国的伊斯兰教》作者简介
   米寿江,回族,经名尤毒福。1951年11月生于南京,原籍山东济南。现为江苏省行政学院教授、中国回族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宗教学会理事、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委员、江苏省伊斯兰教协会副秘书长,著有《当代视角下的宗教》、《伊斯兰教间明辞典》、《宗教通史简编》、《宗教经籍简编》等十余部,发表有关伊斯兰教研究的论文四十余篇。
   尤佳笔名谈天,汉族,1963年出生于新疆博乐。现为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代表作有《古诗词赋观止》(合著),发表了《宗教道德对我国社会全面进行的积极作用》等论文10余篇。参与完成了“九五”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宗教与伦理》和中华基金项目《东南沿海伊斯兰教研究》。
《中国的伊斯兰教》目录
   序
   第一章 伊斯兰教的兴起与发展
   第一节 伊斯兰教的兴起
   一、阿拉伯半岛--伊斯兰教的发源地
   二、穆圣传教的艰辛历程
   三、伊斯兰教发展的奇迹
   第二节 伊斯兰教的经典
   一、安拉的启示--《古兰经》
   二、先知的言行录--《圣训》
   三、经训的影响
   第三节 基本信仰与主要功课
   一、六大信仰
   二、五项功课
   第四节 伊斯兰教的派别
   一、三大派教
   二、教法学派
   三、苏菲派
   第五节 教规、历法和主要节日 
   一、融入生活的教规
   二、历法和节日
   第二章 唐宋丝绸之路的和平传教
   第一节 中国与大食帝国
   一、唐代中国与大食帝国的交往
   二、最早传入中国的几种说法
   第二节 大食、波斯贡使商人与伊斯兰教传入 
   一、蕃客与土生蕃客
   二、东南沿海早期穆斯林
   三、喀喇汗王朝与西部边疆伊斯兰教
   第三章 元及明前期的大分散与小集中
   第四章 中国伊斯兰教民族化的进程
   第五章 现当代中国伊斯兰教的发展
   后记
   主要参考书

信仰主要纲领
   伊斯兰教的信仰主要包括理论和实践两个部分。理论部分包括信仰(伊玛尼),即:信安拉、信天使、信经典、信先知、信后世、信前定(简称“六大信仰”)。实践部分包括伊斯兰教徒必须遵行的善功和五项宗教功课(简称“五功”)。所谓的五功即念“清真言”、礼拜、斋戒、天课、朝觐,简称“念、礼、斋、课、朝”。
六大信仰
   伊斯兰教基本信条为“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这在中国穆斯林中视其为“清真言”,突出了伊斯兰教信仰的核心内容,具体而言又有六大信仰之说:
   1、信安拉。 伊斯兰教是严格的一神教,要相信除安拉之外别无神灵,安拉是宇宙间至高无上的主宰。《古兰经》第112忠诚章称:“安拉是真主,是独一的主,他没生产,也没有被生产;没有任何物可以做他的匹敌。”据《古兰经》记载,安拉有99个美名(99种德性),是独一无二、永生永存、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创造一切、主宰所有人命运的无上权威。信安拉是伊斯兰教信仰的核心,体现了其一神论的特点。
   2、信天使。 认为天使是安拉用“光”创造的无形妙体,受安拉的差遣管理天国和地狱,并向人间传达安拉的旨意,记录人间的功过。《古兰经》中有四大天使:哲布勒伊来(Jibra'il)、米卡伊来(Mikal)、阿兹拉伊来(Azral)及伊斯拉非来(Israfil),分别负责传达安拉命令及降示经典、掌管世俗时事、司死亡和吹末日审判的号角。
   3、信经典。 认为《古兰经》是安拉启示的一部天经,教徒必须信仰和遵奉,不得诋毁和篡改。伊斯兰教也承认《古兰经》之前安拉曾降示的经典(如《圣经》),但《古兰经》是比其它一切经典优越的,《古兰经》是包罗其它一切经典的意义,信徒即应依它而行事。
   4、信先知(圣人)。 《古兰经》中曾提到了许多位使者,其中有阿丹、努哈、易卜拉欣、穆萨、尔撒(即《圣经》中的亚当、诺亚、亚伯拉罕、摩西、耶稣),只有安拉知道他们的数目,使者中最后一位是穆罕默德,他也是最伟大的先知,是最尊贵的使者,也是安拉“封印”的使者,负有传达“安拉之道”的重大使命,因为他是被安拉派遣到人神两类的使者,只要信仰安拉的人都应服从他的使者。 所以伊斯兰教是集闪族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哈尼夫思想、伊斯兰教)之大成的宗教。
   5、信后世。伊斯兰教认为:整个宇宙及一切生命,终将有一天全部毁灭。然后安位使一切生命复活,即复活日来临。 《古兰经》第五十五章第二十六节:“大地上所有的一切将终朽坏。只有你的具有庄严和尊贵的主的本然长存。”又说:“的确,你们在复生日将被复活”。复生日到来的时候,一切生命的灵魂都将复返于原始的肉体,奉安拉的命令而复活,并接受安拉最终的判决:行善的人将进入天堂,永享欢乐;作恶的人将被驱入地狱,永食恶果。伊斯兰教所提倡的两世兼顾,号召穆斯林要在现世努力创造美满生活,同时也应该以多做善功为未来的后世归宿创造条件,两者相辅相成。从某种意义上讲,相信后世可以制约人们今生的行为。
   6、信前定。以上五大信仰是《古兰经》明文直接提出的,把前定列入六大信仰是因为《圣训》中有依据的。穆斯林大众和正统派对前定的主张处于宿命论和自由论中间,[5]认为世间的一切都是由安拉预先安排好的,任何人都不能变更,唯有对真主的顺从和忍耐才符合真主的意愿。不可更改的前定,如:美丑、大小、生死。通过施舍、祈祷等因素可以更改的前定,如:福祸、善恶、寿命。 言行、动静有一定的自由;不自由的行为如:跌到,这种行为是真主完全注定的,人类对这种行为以及后果不负责.自由的行为如:蹲下、走动,这种行为不是完全注定的,而是真主给人类输入了双向选择权,人类有意志自由的选择.


五功


伊斯兰教学者根据《古兰经》内容,将五项基本功课概括为:念、礼、斋、课、朝。穆罕默德谓:“伊斯兰建筑于五项基础之上:诚信除安拉外,别无他主,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履行拜功,完纳天课,朝觐,封莱麦丹月之斋”。中国伊斯兰教学者王岱舆译著的《正教真诠·五常章》谓:“正教之五常,乃真主之明命,即念、施、戒、拜、聚之五事也。”
念功:信仰的确认。即念清真言(al-Kalimah al-Tayyibah)。“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这是信仰的表白(即:“作证”)。当众表白一次,名义上就是一名穆斯林了。
礼功:信仰的支柱。每日五次礼拜,每周一次的聚礼拜(即主麻拜),一年两次的会礼拜(即古尔邦节和开斋节的礼拜)。礼功是督促穆斯林坚守正道,对自己过错加以反省,避免犯罪,给社会减少不安定因素,为人类和平共处提供条件。
斋功:寡欲清心,以近真主。即成年的穆斯林在伊斯兰教历的莱麦丹月“回历九月”,白昼戒饮、食和房事一个月。黎明前而食,日落后方开。但封斋有困难者,如病人、年老体弱者和出门旅行者、孕妇和哺乳者可以暂免,或过时再补,或纳一定的济品施舍。
课功:课以洁物。也称天课,是伊斯兰对占有一定财力的穆斯林规定的一种功修。伊斯兰认为,财富是真主所赐,富裕者有义务从自己所拥有的财富中,拿出一定份额,用于济贫和慈善事业。“营运生息”的金银或货币每年抽百分之二点五,农产品抽十分之一;各类放牧的牲畜各有不同的比例。天课的用途,《古兰经》有明确的规定,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变化,天课的用途在各国或各地区不完全相同。
朝功:复命归真。是指穆斯林在规定的时间内,前往麦加履行的一系列功课活动的总称。 教历的每年12月8 - 10日为法定的朝觐日期(即正朝)。在此时间外去瞻仰麦加天房称为“欧姆尔”(即“副朝”)。所谓“朝觐”一般是指“正朝”。凡身体健康,有足够财力的穆斯林在路途平安的情况下,一生中到圣地麦加朝觐一次是必尽的义务。不具备此3个条件之一者则可以进行代朝。
一些伊斯兰教学者认为在五功之外再加一项“圣战”(为安拉之道而战),成为“六功”,但是并不为大多数伊斯兰教学者所认同。
遵守五功是穆斯林信仰虔诚的基本体现。五功中“念”为本,“礼”为纲,五项天命互为因果,相辅相成,构成了系统完整的伊斯兰教功修制度。
伊斯兰教斋戒的由来
公元610年到622年,穆罕默德在麦加传教时期,斋戒尚未成为伊斯兰教的定制。由于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影响,在当时的阿拉伯社会里,早已存在有斋戒的习俗,某些宗教虔修者甚至终年夜间做礼拜,白日封斋。穆罕默德本人虽然有时也在某些传统纪念日封斋,但并未向穆斯林明确提出斋戒的要求。622年,他率领穆斯林迁移至麦地那后,为团结、争取当地的犹太人,始仿效他们的教习,定古代先知穆萨得救的阿舒拉日,即阿拉伯太阴历1月10日为斋戒日,以示重视。这便是伊斯兰教最初提出的斋戒,但当时尚未法定为穆斯林必须履行的宗教义务。
伊斯兰教关于斋戒的正式规定,始于公元623年。其经典明文依据主要集中在《古兰经》第2章第183至185和187各节。《古兰经》云:“信教的人们啊!斋戒已成为你们的定制,犹如它曾为前人的定制一样,以便你们敬畏。”(2:183)又说:“莱麦丹月中,开始降示《古兰经》,指导世人,昭示明证,以便遵循正道,分别真伪,故在此月中,你们应当斋戒。”(2:185)穆罕默德依据《古兰经》上述明文的规定,正式宣布伊斯兰教历每年莱麦丹月(即9月)为斋月,凡成年男女穆斯林每逢此月均应封斋。圣训作为《古兰经》明文的重要诠释和补充,进一步阐述了莱麦丹斋月的尊贵,指明了封斋者将在后世得到的好处,以此鼓励和号召穆斯林恪守斋功。
自莱麦丹月斋戒被规定为天命之后,穆罕默德原倡导过的阿舒拉日的斋戒便成为自愿性的了。据伊本·欧麦尔等人传述:莱麦丹月成为法定的斋月后,穆圣(穆罕默德)说道:“阿舒拉日的斋戒,愿封者封,不愿封者亦可不封。”
有关圣训还提及穆罕默德时代的穆斯林遵行斋戒天命的情况,反映了莱麦丹月斋戒由自愿到必行的过程。据穆罕默德弟子赛莱迈说:“在穆圣时代,当古兰经文‘难以斋戒者,当纳罚赎,即以一餐饭,施给一个贫民’(2:184)颁降时,我们在莱麦丹月愿封斋者便封,愿开斋者便施给一个贫民一餐饭,作为罚赎。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另一段古兰经文‘故在此月中,你们应当斋戒’(2:185)降示之后。”这就是说,《古兰经》关于斋戒的规定是循序渐进的。在初定斋戒为天命时,因有“难以斋戒者,当纳罚赎”和“斋戒对于你们是更好的,如果你们知道”(2:184)等灵活性词句,故穆斯林尚可以选择封斋或纳罚。而当明令在莱麦丹月必须封斋之后,穆斯林则不再有选择是否封斋的可能。从此,在伊斯兰教历每年9月封斋一个月,遂正式成为穆斯林必须遵守的五功之一。
伊斯兰教与其他宗教的关系
在宗教归纳层面上,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以及犹太教同属亚伯拉罕系;其历史均可追溯至亚伯拉罕时期。三教都确认圣经旧约部分的正确性;基督教相信耶稣为神的儿子,即旧约里提及的弥赛亚,新约是上帝与人们重新订立的约。犹太教对新约不给予承认,认为弥赛亚还未降临。伊斯兰教认为耶稣只为先知,与亚伯拉罕、摩西和穆罕默德持同样地位,上帝每隔一段时间要挑选一位先知,并赐予经卷,但穆罕默德为“封印至圣”,即上帝挑选的最后一位先知,伊斯兰教相信圣经的神圣,但认为圣经的内容在历史的进程中已被修改或者失真误解,各种圣经的不同处一律要以上帝最后赐予穆罕默德的古兰经为准。
伊斯兰教认为:人类整个历史是真主派遣使者教导人类认主独一,扬善制恶的过程,历代众使者和先知的使命是一脉相承的。真主在不同的地域和时代给不同的民族和团体相继派遣了许多使者。真主最后使者穆罕默德担负复兴正道的使命﹐与过去历代的先知和使者是一家体系。真主在古兰经中说:“信道者﹑犹太教徒﹑基督教徒﹑拜火教徒﹐凡是信真主和末日﹐并且行善的﹐将来在主那里必得享受自己的报酬。”(2:62)
“他已为你们制定正教,就是他所命令努哈的、他所启示你的、他命令易卜拉欣、穆萨和尔撒的宗教。你们应当谨守正教,不要为正教而分门别户”。(42:13)。
伊斯兰教在中国的教派

伊斯兰教  
   伊斯兰教传入宁夏后,在其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五个教派,即格底木教派、虎非耶教派、哲合林耶教派、格底林耶教派、伊合瓦尼教派。这五个教派的基本信仰都属逊尼派,其教规律法又都崇信逊尼派的哈乃飞学派。
   格底木教派格底木是阿拉伯语,意为古老的和尊古的,即:符合圣行的大众的道路。该派是中国伊斯兰教最古老的一派,源于阿拉伯地区的逊尼派。约有二分之一的宁夏穆斯林皈依此派,尤以泾源、西吉、固原、同心、灵武、平罗各县和吴忠、青铜峡市最为集中。此教派实行互不隶属的单一教坊制,教权结构较为楹散。其教坊通常以一个清真寺为中心,寺中设开学阿訇、治坊阿訇、二阿訇、掌学阿訇等,开学阿訇是教坊的最高首领—伊玛目,主要职责是率众礼拜、开经霁学、传授经典、执掌教规教法、料理宗教事务。该派对教门中各学派之间认识上的差异和分歧,遵行上的区别与不同,历来坚持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各遵各行、各干各得的原则;坚决反对标新立异、妄言妄断、异端激进、扰乱正信的行为;该派一贯履行不偏不倚、不争不党、宽容平和、克己复礼的中庸之道。综上所述,该学派是一个顺主顺圣、虔诚守正、两世并重、三乘兼修、顾全大局、热爱和平的正统教派。[8]虎非耶教派虎非耶为阿拉伯语,意为悄悄的、暗暗的、低声的。该派主张低声念诵齐克尔,所以又称低念派。虎非耶教派念记主词时,要停止呼吸,连续不断地低声默诵。其修行人员多是一种巡游的苦修者,通常没有固定的行教区,也没有隶属的教坊和清真寺。该派支系甚多,互不统属,各自为教。清末以来,宁夏地区形成了洪门、鲜门、通贵三个门宦。洪门门宦的创始人是同心县人,传统的中心地在同心县的洪岗子,故称洪门。鲜门门宦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首领称太爷,其第一代太爷姓鲜,故称鲜门,传教中心在西吉县的前岔。通贵门宦民国初年创始于贺兰县通贵乡,以地点得名,其传教区主要在贺兰、永宁、平罗诸县。
   哲合林耶教派阿拉伯语哲合林耶(即:哲合忍耶)意为公开的、响亮的、高扬的。该派主张高声念诵记主赞圣词,此与虎非耶教派正相反,故又有高念派之称,哲合林耶教派形成于清乾隆年间,其创始人马明心(1719~81年)字复性,又名真卫,经名伊卜拉欣,道号维朵耶·屯拉海(意为维护真主之道的人)。他在雍正年间曾在也门沙孜林耶道堂留学,回国后在循化、河州等地传授哲合林耶教旨。清代,哲合林耶曾掀起数次大规模的武装行动,以金积堡为中心的西北回民反清首领马化龙就是其第五任教统。二十世纪初叶,哲合林耶教派的教徒,仅在宁夏就达11万人,曾是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教派。这一教派在宁夏的门宦主要有两个,即沙沟门宦和板桥门宦,前者又称北山派,后者又称南川派。沙沟门宦的传教根据地在西吉县沙沟,教众主要分布在西吉、海原、固原、泾源等县和吴忠市。板桥门宦的传教根据地在吴忠的板桥,教徒主要分布在吴忠、灵武、固原等地。该教派因曾多次抗清,均被清廷镇压,遭到血腥屠杀,故此常自称为血脖子教门。
   格底林耶教派阿拉伯语格底林耶意为大能者。该派主张通过静修参悟、达到认主的目的。相传该派源于苏非派卡迪里教团,在中国的创始人相传为穆罕默德的二十九世后裔和卓阿布都·董拉希。宁夏的格底林耶教派主要分为韭菜坪门宦和齐门门宦,前者以韭菜坪(今海原李俊乡)拱北为中心,教徒主要分布在固原地区;后者教徒主要分布在固原县七营、梁家堡和同心县的石岑等地。[9]伊合瓦尼教派阿拉伯语伊合瓦尼意为同教兄弟。因主张遵经立教,也被称作遵经派。又因这一教派反对门宦制度,提倡穆民皆兄弟,故又被称为伊斯兰维新派。该教派民国初年首先出现于同心、吴忠一带,至1934年才在马鸿达的扶持下发展起来。伊合瓦尼教派是受十八世纪阿拉伯半岛兴起的瓦哈比派及该派所进行的伊赫万运动的影响下发展起来的,带有革新色彩。其实该派和格底目派的信仰是大体一致的,只有在具体的宗教仪式上两者才有差别。伊合瓦尼教派提出的遵经革俗,主要是要改革一些陈旧的习俗和非伊斯兰的礼仪。例如,伊合瓦尼认为:念经不应接受报酬,不应以尊贵的《古兰经》作为谋生发财的工具;定期的盖德尔拜、白拉提夜拜、登霄夜拜等副功拜是异端,应予禁止;不应为圣人修拱北、拜拱北,不应作圣纪等等。
伊斯兰教  

伊斯兰教如何对待宗教误解
在伊斯兰教看来,之所以有人侮辱伊斯兰,那是因为他们对《古兰经》不甚理解,穆斯林所要做的只能祈求安拉开导其心灵以及穆斯林以身作则的宣传,但是切忌互相谩骂,穆圣(愿主福安之)曾经说过:“你们(众穆斯林)应当用优美的语言去宣传你们的信仰”。这体现了伊斯兰教对待宗教误解及其宽容的一面,也体现了伊斯兰教固有的宽厚、仁慈。

穆斯林的起源
  
   伊斯兰教(Islām)是与佛教、基督教并列的世界三大宗教之一。7世纪初产生于阿拉伯半岛。其复兴者和传播者为穆罕默德。中国旧称天方教、清真教或回教。伊斯兰一词原意为顺从,即顺从真主意志的宗教。主要传播于西亚、北非、中亚、南亚、东南亚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西欧、北美、非洲等地区迅速传播,是最有活力的世界性宗教之一。
   信奉伊斯兰教的人称为穆斯林。穆斯林是真主意志的顺从者。信奉伊斯兰教的人统称为“穆斯林”(Muslim,意为“顺从者”)。穆罕默德去世后不久,这些启示被圣门弟子收集、汇编成《古兰经》。这部伊斯兰教的根本经典,被视为真主的言语。经文强调的主旨是真主独一。他超绝万物,至尊全能,而在多神和偶像崇拜意义上以物配主,则是不可宽恕的大罪;即穆罕默德的言行及其所默认的圣门弟子的言行的综合记录。收集圣训的活动始于早期,至9世纪下半叶,随着圣训学的发展,出现六大圣训集,被逊尼派奉为权威的圣训实录,与《古兰经》同为教义、教法、社会伦理和学说思潮的经典依据。
   对经、训的理解差异,曾引起长期的教义争论,并兴起不同的学派或教派。唯理主义的穆尔太齐赖派一度成为阿拔斯王朝的官方学派,但遭到正统派的反对。而后出现维护正统教义的艾什尔里学派、马图里迪学派和塔哈维学派共同奠定逊尼派的教义学基础。伊斯兰教信仰的吉卜利勒天使穆罕默德十分注重实际,伊斯兰教对信徒顺从真主而规定的宗教信仰和义务,朴实而易行。基本信仰是:信仰真主是唯一真实的主宰;信仰吉卜利勒为首的众天使;信仰《古兰经》和以前的诸经典为天启;信仰众先知和穆罕默德为封印先知;信仰死者复活和审判、后世的奖惩。有的还加上信仰一切皆由真主前定。宗教义务就是称为信仰支柱的五功:信仰作证(念清真言),谨守拜功(每日5次);完纳天课(法定施舍),封斋节欲(每年一月),朝觐天房(一生1次);为主道而奋斗,

  即圣战,早年曾是重要的宗教义务。这些仅是最基本的义务,而伊斯兰教法,即真主对于人类生活的全部诫命,还有更为广泛的要求。教法在社会生活中的至上地位,构成一个包罗万象的应尽义务的体系。因此,伊斯兰教不仅是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
   教法的实质性内容,穆斯林认为已在《古兰经》中包揽无遗,只要加以认识和阐述即可。至于具体问题的解释和适用,则求助于先知的圣训。由此而发展的四大教法学派,在教法学中坚持公议的原则,承认各学派由类比推理作出的不同裁决。但什叶派坚持只有出自先知家族的宗教领袖,即不谬的伊玛目,才有权传述圣训和诠释教法,并因此否认公议和类比。不过,十二伊玛目派的乌苏里学派,以理性为教法的补充渊源,坚持教法学家运用独立判断的权利。这些正是两大教派在教义和宪制上的分歧所在。
派别
  
   伊斯兰教的教派纷争起源于哈里发继承问题。哈瓦利吉派是仅残存的一个小教派易巴德派。什叶派的各支派,约占伊斯兰教信仰的吉卜利勒天使占穆斯林人口的10%左右,只承认阿里是穆圣的合法继承人。逊尼派是穆斯林的主流派,承认除阿里以外的三位哈里发的合法性。在教法和教义的形成时期,各教派和学派相继兴起。麦加作为礼拜正向和朝觐中心,也起着增强伊斯兰教凝聚力,促进穆斯林世界一体化的重要作用。近代以来,各种社会思潮和社会运动在各地竞相辉映。但融合多种民族和文化的伊斯兰教,仍显示高度的同一性。伊斯兰教始终是一部经典《古兰经》的宗教。
   但在经籍记载的宗教典范和理想外,各地实际上存在的伊斯兰教在不同民族传统和文化下呈现出背景多样性。在同一地区,有制度化的官方伊斯兰教与夹杂地方习俗的民间伊斯兰教。神秘主义的苏非派在民间占据统治地位。他们以主观直觉和内心体验追求与真主合一,容忍和吸收异教习俗和仪式,从而引起了原教义派的猜疑和敌视。11世纪后,安萨里将苏非主义引入正统教义,为传统信仰注入活力,并限制苏非派的极端倾向,促成两者的和解。苏非派接受正统教义,但没有改变其修持道路和活动方式,从12世纪后形成教团组织,传播到整个伊斯兰世界,在14—18世纪占据了一些地位。
   在理论上,伊斯兰教没有教士阶层,没有教义机构,没有教会组织,也没有教条。信奉伊斯兰教,首先要接受和遵奉教法规定的行为规范和生活方式。乌莱玛是伊斯兰教正统观念和社会准则的监护人,但并没有直接干预的手段。为反对伊斯兰教上的偏离和调和,历史上不断发生复兴宗教的圣战运动。宝剑的圣战是小圣战,而大圣战则是与内心邪恶意念作斗争或学习教法一类的精神活动。自近代以后,伊斯兰教世界遭到民主义者的侵殖略和奴役,各地穆斯林以伊斯兰教旗帜掀起多次社会运动,引发种种社会思潮,至当代汇成伊斯兰教复兴运动。这种净化信仰、恢复原始教义的思潮。既是对复归纯正伊斯兰教的领悟和追求,也是对在现代条件下变革和适应的激励。当代伊斯兰教复兴,正是这种复杂的社会心态和传统影响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宗教体现。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