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口问——《黄帝内经·灵枢》第二十八篇MP3
《黄帝内经》
口问第二十八
黄帝闲居,辟左右而问于岐伯日:余已闻九针之经,论阴阳逆顺,六经已毕,愿得口问。
岐伯避席再拜日:善乎哉问也,此先师之所口传也。
黄帝曰:愿闻目传。
吹伯答曰:夫百病之始生也,皆生于风雨寒暑,阴阳喜怒,饮食居处,大惊卒恐。
则血气分离,阴阳破败,经络厥绝,脉道不通,阴阳相逆,卫气稽留,经脉虚空,血气不次,乃夫其常。
论不在经者,请道其方。
黄帝日:人之欠者,何气使然?岐伯答曰:卫气昼日行于阳,夜半则行于阴。
阴者主夜,夜者卧;阳者土上,阴者主下。
故阴气积于下,阳气未尽,阳引而上,阴引而下,阴阳相引,故数欠。
阳气尽,阴气盛,则目瞑;阴气尽而阳气盛,则席矣。
泻足少阴,补足太阳。
黄帝曰:人之睹者,何气使然?岐伯日:谷人于胃,胃气上注于肺。
今有故寒气与新谷气,惧还入于胃,新故相乱,真邪相攻,气并相逆,复出于胃,故为吵。
补手太阴,泻足少阴。
黄帝日:人之佛者,何气使然?岐伯曰:此明气盛而阳气虚,阴气疾而阳气徐,附气盛而阳气绝,故为呼。
补足太阳,泻足少阴。
黄帝曰:人之振寒者,何气使然?岐伯曰:寒气客于皮肤,明气盛,阳气虚,故为151振寒寒栗,补诸阳。
黄帝曰:人之睹者,何气使然?岐伯日:寒气客于冒。
厥逆从下上散,复出于胃,故为喀。
补足太阳、阳明。
一日补眉本也。
黄帝曰:人之嚏者,何气使然?岐伯日:阳气和利,满于心,出于鼻,故为嚏。
补足太阳菜人眉本(一日援上也)。
黄帝日:人之额者,何气使然?岐伯日:胃不实则诸脉虚,诸脉虚则筋脉懈情,筋脉懈惰则行阴用力,气不能复,故为或。
因其所在,补分向间。
黄帝日:人之哀而泣涕出者,何气使然?岐伯日:心者,五藏六府之主也;目者,宗脉之所聚也,上液之道也;口鼻者,气之门户也。
故悲哀愁忧则心动,心动则五藏六府皆摇,摇则家脉感,宗脉感则液道开,液道开故泣涕出焉。
液者,所以灌精儒空窍者也,故上液之道开则泣,泣不止则液竭,液竭则精不灌,精不灌则目无所见氨故命日夺精。
补天柱经侠颈。
黄帝日:人之太息者,何气使然?妨伯日:忧思则心系急,心系急则气道约,约则不利,故太息以伸出之。
补手少阴、心主、足少阳留之也。
黄帝日:人之诞下者,何气使然?岐伯日:饮食者皆人于胃,胃中有热则虫动,虫动则胃缓,胃缓则廉泉开,故诞下。
补足少阴。
黄帝日:人之耳中鸣者,何气使然?岐伯日:耳者,宗脉之所聚也,故胃中空则宗脉虚,虚则下,溜脉有所渴者,故耳鸣。
补客主人,手大指爪甲上与肉交者也。
黄帝日:人之自啮舌者,何气使然?峻伯日:此厥逆走上,脉气辈至也。
少阴气至则啮舌,少阳气至则啮颊,阳明气至则啮唇矣。
视主病者则补之。
凡此十二邪者,皆奇邪之走空窍者也。
故邪之所在,皆为不足,故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吗,头为之苦倾,目为之眩;中气不足,澳便为之变,肠为之苦鸣;下气不足,则乃为衰厥心悦。
补足外踝下留之。
黄帝日:治之奈何?岐伯日:肾主为欠,取足少阴;肺主为吵,取手太陌、足少阴;呼者,阴与阳绝,故补足太阳,泻足少阴;振寒者,补诸阳;德者,补足大阴、阳明;嚏者,补足太阳、眉本;斡,因其所在,补分肉间;泣出,补天柱经侠颈,侠颈者,头中分也;太总,补手少阻、心主、足少阳留之;延下,补足少明;耳鸣,补客主人、手大指爪甲上与肉交者;自啮舌,视主病者则补之;目眩头倾,补足外躁下留之;褒厥心悦,刺足大指间上二寸留之,一日足外踝下留之。
卷之六①荣:原作“茉”,据(太素)杨注改。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