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官能——《黄帝内经·灵枢》第七十三篇MP3
《黄帝内经》
卷之十一
官能第七十三
黄帝问于岐伯日:余闻九钉子夫子,众多矣不可胜数,余推而论之,以为一纪。
余司诵之,子听其理,非则语余,请其正道,令可久传,后世无患,得其人乃传,非其人勿言。
岐伯稽首再拜日:请听圣王之道。
黄帝日:用外之理,必知形气之所在,左右上下,阴阳表里,血气多少,行之逆顺,出入之合,谋伐有过。
知解结,知补虚泻实,上下气门,明通于四海,审其所在,寒热淋露,以输异处,审于调气,明于经隧,左右肢络,尽知其会。
寒与热争,能合而调之,虚与实邻,知决而通之,左右不调,把而行之,明于逆顺,乃知可治,阴阳不奇,故知起时,审于本末,家其寒热,得邪所在,万刻不相,知它九针,刺道毕矣。
明于五输,徐疾所在,屈伸出入,皆有条理,言明与阳,合于五行,五藏六府,亦有所藏,四时八风,尽有阴阳,各得其位,合于明堂;各处色部,五藏六府,察其所痛,左右上下,知其寒温,何经所在,审皮肤之寒温滑涩,知其所苦,愿有上下,知其气所在。
先得其道,稀而疏之,稍深以留,故能徐入之。
大热在上,推而下之,从下上者,引而去之,视前痛者,常先取之。
大寒在外,留而补之,人于中者,从合泻之。
针所不为,灸之所宜,上气不足,推而扬之,下气不足,积而从之,阴阳皆虚,火自当之,厥而寒甚,骨廉陷下,寒过于膝,下陵三里、阴络所过,得之留止,寒入于中,推而行之,经陷下者,火则当之,结络坚紧,火所治之。
不知所苦,两桥之下,男阴女阳,良工所禁,针论毕矣。
用针之服,必有法则,上视天光,下司八正,以辟奇邪,而现百姓,审于虚实,无犯其邪。
是得天之露,遇岁之虚,救而不胜,反受其殃,放日:必知天忌,乃言针意。
法于往古,验于来今,观于窈冥,通于无穷,粗之所不见,良工之所贵,莫如其形,若神分亲。
邪气之中人也,酒斯动形。
正邪之中人也微,先见于色,不知于其身,若有若187无,若亡若存,有形无形,莫知其情。
是故上工之取气;乃救其萌芽;下工守其已成,因做其形。
是故工之用针也,知气之所在,而守其门户,明于调气,补泻所在,徐疾之意,所取之处。
泻必用员,切而转之,其气乃行,疾而徐出,邪气乃出,伸而迎之,遥大其穴,气出乃疾。
补必用方,外引其皮,令当其门,左引其枢,右推其肤,微旋而徐推之,必端以正,安以静,坚心无解,欲微以留,气下而疾出之,推其皮,盖其外门,真气乃存。
用针之要,无忘其神。
雷公问于黄帝日:(针论》曰:得其人乃传,非其人勿言。
何以知其可传?黄帝日:各得其人,任之其能,故能明其事。
雷公日:愿闻官能奈何?黄帝曰:明目者,可使机色。
聪耳者,可使听音。
捷疾辞语者,可使传论语。
徐而安静,手巧而心审谛者,可使行针艾,理血气而调诸逆顺,家阴阳而兼诸方。
缓节柔筋而心和调者,可使导引行气。
疾毒言语轻人者,可使唾痈咒病。
爪苦手毒,为事善伤者,可使按积抑痹。
各得其能,方乃可行,其名乃彰。
不得其人,其功不成,其师无名。
放日:得其人乃言,非其人勿传,此之谓也。
手毒者,可使试按龟,置免于器下而按其上,五十日而死矣;手甘者,复生如故也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