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刺节真邪——《黄帝内经·灵枢》第七十五篇MP3
《黄帝内经》
刺书真邪第七十五
黄帝问于岐伯日:余闻剂有五节奈何?岐伯日:固有五节:一日振埃,二日发蒙,三日去爪,四日彻衣,五日解惑。
黄帝曰:夫子言五节,余未知其意。
岐伯曰:振埃者,刺外经,去阳病也;发蒙者,刺府输,去府病也;去爪者,刺关节肢络也;彻衣者,尽刺诸阳之奇输也;解惑者,尽知调阴阳,补泻有余不足,相倾移也。
黄帝日:刺节言振埃,夫子乃言刺外经,去阳病,余不知其所谓也。
愿卒闻之。
岐伯日:振埃者,阳气大逆,上满于胸中,愤解肩息,大气逆上,喘喝坐伏,病恶埃烟,嫣不得息,请言振埃,尚疾于振埃。
黄帝曰:善。
取之何如?岐伯曰:取之天容。
黄帝曰:其咳上气,穷讪胸痛者,取之奈何?岐伯曰:取之廉泉。
黄帝日:取之有数乎?岐伯日:取天容者,无过一里,取廉泉者,血变而止。
帝日:善哉。
黄帝日:刺节言发蒙,余不得其意。
夫发蒙者,耳无所闻,目无所见。
夫子乃言刺府输,去府病,何输使然?愿闻其故。
岐伯曰。
妙乎哉问也【此刺之大约,针之极也,神明之类也,口说书卷,犹不能及也,请言发蒙耳,尚疾于发蒙也。
黄帝日:善。
愿卒闻之。
岐伯日:刺此者,必于日中,刺其听它,中其眸子,声闻于耳,此其输也。
黄帝日:善。
何谓声闻于耳?岐伯日:刺邪以手坚按其两鼻奔而疾低其声必应于针也。
黄帝日:善。
此所谓弗见为之,而无目视,见而取之,神明相得者也。
黄帝日:刺节言去爪,夫子乃言利关节肢络,愿卒闻之。
岐伯曰:腰脊者,身之大关节也。
肢胜者,人之管以趋翔也。
茎垂者,身中之机,阴精之喉,津液之道也。
故饮食不节,喜怒不时,津液内溢,乃下留于睾,血道不通,日大不休,俯仰不便,趋翔不能,此病荣②然有水,不上不下,被石所取,形不可匿,常不得蔽,故命回去爪。
①迎:原作“近”,据马注本改,与(太素·人迎脉口诊}合。
②荣:原作“荣”,据呷对、(太素·五节挪改。
杨注:“荣然水聚也。
”189帝曰:善。
黄帝日:刺节言彻农,夫子乃言尽刺诸阳之奇输,未有常处也,愿卒闻之。
岐伯日:是阳气有余而阴气不足,阴气不足则内热,阳气有余则外热,内热相搏,热于怀炭,外爱绵帛近,不可近身,又不可近席,胰理闭塞,则汗不出,舌焦唇槁,腊干隘燥,饮食不让美恶。
黄帝日:善。
取之奈何?岐伯日:取之于其天府、大行三精,又刺中古,以去其热,补足手太阳以去其汗,热去汗稀,疾于彻农。
黄帝曰:善。
黄帝日:刺节言解惑,夫子乃言尽知调阴阳,补泻有余不足,相倾移也,惑何以解之?岐伯日:大风在身,血脉偏虚,虚者不足,实者有余,轻重不得,倾侧宛伏,不知东西,不知南北,乍上乍下,乍反乍复,颠倒无常,甚于迷惑。
黄帝日:善。
取之奈何?岐伯日:泻其有余,补其不足,阴阳平复,用针若此,疾于解惑。
黄帝曰:善。
请藏之灵兰之室,不敢妄出也。
黄帝日:余闻刺有五邪,何谓五邪?岐伯曰:病有持痈者,有容大者,有狭小者,有热者,有寒者,是谓五邪。
黄帝日:刺五邪奈何?岐伯日:凡①刺五邪之方,不过五章,瘁②热消灭,肿聚散亡,寒痹益温,小者益阳,大者必去,请道其方。
凡刺痈邪,无迎陇,易俗移性,不得脓,脆③道更行,去其乡,不安处所,乃散亡。
诸阴阳过痈者,取之其输泻之。
凡刺大邪日以小,泄夺其有余,乃益虚。
剽其通,针其邪,肌肉亲,视之毋有反其真,刺诸阳分肉间。
凡刺小邪日以大,补其不足乃无害,视其所在迎之界,远近尽至,其不得外,侵而行之乃自费,刺分肉间。
凡刺热邪,越而苍,出游不归乃无病,为开通辟门户,使邵得出,病乃已。
凡刺寒邪,日以温,徐往徐来致其神,门户已闭气不分,虚实得调其气存也。
黄帝日:官针奈何?岐伯日:刺痈者用镇针,刺大者用锋针,刺小者用员利针,刺热者用钱针,刺寒者用毫针也。
请言解论,与天地相应,与四时相副,人参天地,故可为解。
下有渐枷,上生苇蒲,此所以知形气之多少也。
阴阳者,寒暑也,热则滋雨而在上,根艺少汁。
人气在外,皮肤缓,胰理开,血气减,汁大池,皮淖泽。
寒则地冻水冰,人气在中,皮肤致,睦理闭,汗不出,血气强,肉坚涩。
当是之时,善行水者,不能往冰;善穿地者,不能凿冻;善用针者,亦不能取四厥;血脉凝结,坚搏不往来者,亦未可即柔。
政行水者,必待天温冰释冻解,而水可行,地可穿也。
人脉犹是也,治厥者,必先熨调和其经,掌与腋、肘与脚、项与脊以调之,火气已通,血脉乃行,然后视其病,脉淖泽者,刺而平①凡:原作“几’,据位素·五邪刺)比②瘴:原作‘瘁”,据什素·五邪哪改。
③脆:位素·五邪刺排‘诡’。
19O之,坚紧者,破而散之,气下乃止,此所谓以解结者也。
用针之类,在于调气,气积于胃,以通管卫,各行其道。
宗气留于海,其下者注于气街,其上者走于息道。
敢厥在于足,宗气不下,脉中之血,凝而留止,弗之火调,弗能取之。
用针者,必先察其经络之实虚,切而循之,按而弹之,视其应动者,乃后取之而下之。
六经调者,谓之不病,虽病,谓之自己也。
一经上实下虚而不通者,此必有横。
络盛加于大经,令之不通,视而泻之,此所谓解结也。
上寒下热,先利其项太阳,久留之,已刺则熨项与肩肿,令热下合乃止,此所谓推而上之者也。
上热下寒,视其虚脉而陷之于经络者取之,气下乃止,此所谓弓D而下之者也。
大热遍身,狂而妄见、妄闻、妄言,视足阳明及大给取之,虚者补之,血而实者泻之,因其假卧,居其头前,以两手四指挟按颈动脉,久持之,卷而切推,下至缺盆中,而复止如前,热去乃止,此所谓推而散之者也。
黄帝日:有一脉生数十病者,或痛、或痈、或热、或寒、或痒、或痹、或不仁,变化无穷,其故何也?岐伯曰:此皆邪气之所生也。
黄帝日:余闻气者,有真气,有正气,有邪气。
何谓真气?岐伯日:夏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也。
正气者,正风也,从一方来,非实风,又非虚风也。
邪气者,虚风之贼伤人也,其中人也深,不能自去。
正风者,其中人也浅,合而自去,其气来柔弱,不能胜真气,故自去。
虚邪之中人也,洒渐动形,起毫毛而发睛理。
其入深,内搏于骨,则为骨痹;博于筋,则为筋挛;搏于脉中,则为血闭不通,则为痈;搏于肉,与卫气相搏,阳胜者则为热,阴胜者则为寒,寒则真气去,去则虚,虚则寒;搏于皮肤之间,其气外发,腹理开,毫毛摇,气往来行,则为痒;留而不去,则痹;卫气不行,则为不动虚邪偏客于身半,其入深,内居荣卫,荣卫稍衰,则真气去,邪气独留,发为偏枯。
其邪气钱者,脉偏痛。
虚邪之久于身也深,寒与势相搏,久留而内著,寒胜其势,则骨疼肉枯,热胜其寒,则烂肉腐肌为脓,内伤骨,内伤骨为骨蚀。
有所疾前筋,筋屈不得伸,邪气居其间而不反,发于筋溜。
有所结,气归之,卫气留之,不得反,津液久留,合而为肠溜,久者数岁乃成,以手按之柔。
已有所结,气归之,津液留之,邪气中之,凝结日以易甚,连以聚居,为昔瘤,以手按之坚。
有所结,深中骨,气因于骨,骨与气并,日以益大,则为骨疽。
有所结,中于肉,宗气归之,邪留而不去,有热则化而为脏,无热则为肉疽。
凡此数气者,其发无常处,而有常名也。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