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岁露论——《黄帝内经·灵枢》第七十九篇MP3
《黄帝内经》
岁露论第七十九
黄帝问于岐伯日:经言夏日伤暑,秋病疟,疟之发以时,其故何也?岐伯对日:邪客于风府,病循苦而下,卫气一日一夜,常大会于风府,其明日日下一节,故其日作晏。
此其先客于脊背也,故每至于风府则股理开,股理开则邪气人,邪气入则病作,此所以日作尚晏也。
卫气之行风府,日下一节,二十一日下至尾底,二十二日入脊内,注于伏冲之脉,其行九比出于缺盆之中,其气上行,故其病稍益至。
其内搏于五藏,横连募原,其道远,其气深,其行迟,不能日作,故次日乃搞积而作焉。
黄帝日:卫气每至于风府,胜理乃发,发则邪入焉。
其卫气日下一节,则不当风府奈何?岐伯日二风府无常,卫气之所应,必开其股理,气之所舍节,则其府也。
196黄帝日:善。
夫风之与疟也,相与同类,而风常在,而疟特以时休何也?岐伯日;风气留其处,疟气随经络况以内搏,故卫气应乃作也。
帝日:善。
黄帝问于少师曰:余闻四时八风之中人也,故有寒暑,寒则皮肤急而睛理闭,暑则皮肤缓而胜理开。
贼风邪气,因得以人乎?将必须八正虚邪,乃能伤人乎?少师答日:不然。
贼风邪气之中人也,不得以时。
然必因其开也,其人深,其内极病,其病人也卒暴;因其团也,其入浅以留,其病也徐以迟。
黄帝日:有寒温和适,胜理不开,然有卒病者,其故何也?少师答曰:帝弗知邪人乎?虽平居,其股理开阔缓急,其故常有时也。
黄帝曰:可得闻乎?少帅曰: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
故月满则海水西盛,人血气积;肌肉充,皮肤致,毛发坚,腾理乱烟垢著。
当是之时,虽遇贼风,其入浅不深。
至其月郭空,则海水东盛,人气血虚,其卫气去,形独居,肌肉减,皮肤纵,胜理开,毛发残,瞧理薄,烟垢落。
当是之时,遇贼风则其入深,其病人也卒暴。
黄帝日:其有卒然暴死暴病者何也?少师答日:三虚者,其死暴疾也;得三实者,邪不能伤人也。
黄帝曰:愿闻王虚。
少师日:乘年之衰,逢月之空,失时之和,因为贼风所伤,是谓三虚。
放论不知三虚,工反为粗。
帝日:愿闻三实。
少师日:逢年之盛,遇月之满,得时之和,虽有贼风邪气,不能危之也。
黄帝日:善乎哉论!明乎哉道!请藏之金匾,命回三实,然此一夫之论也。
黄帝日:愿闻岁之所以皆同病者,何因而然?少师回:此八正之候也。
黄帝日:峰之奈何?少师回:候此者,常以冬至之日,太一立于叶蛰之宫,其至也,天必应之以风雨者矣。
风雨从南方来者,为虚风,贼伤人者也。
其以夜半至也,万民皆卧而弗犯也,故其岁民少①病。
其以置至者,万民懈情而皆中于虚风,故万民多病。
虚邪入客于骨而不发于外,至其立春,阳气大发,股理开,因立春之日,风从西方来,万民又告中于虚风,此两邪相搏,经气给代者矣。
故诸逢其风而遇其雨者,命日遇岁露焉。
因岁之和,而少贼风者,民少病而少死;岁多贼风邪气,寒温不和,则民多病而死矣。
黄帝日:虚邪之风,其所伤贵贱何如?峰之奈何?少帅答曰:正月朔日,太一届天留之宫,其日西北风,不雨,人多死矣。
正月朔日,平日北风,春,民多死。
正月朔日,平县北风行,民病多者,十有三世。
正月朔日,日中北风,夏,民多死。
正月朔日,夕时北风,秋,民多死。
终日北风,大病死者十有六。
正月朔日,风从南方来,命日早乡,从西方来,命日白骨,将国有殃,人多死亡。
正月朔日,风从东方来,发屋,扬抄石,国有大灾也。
正月朔日,风从东南方行,春有死亡。
正月朔,天和②温不风,采贱,民不病;天寒而风,采贵,民多病。
此所谓候岁之风,城伤人者也。
二月丑①少:原作‘小”,据(甲乙经》、《大秦》改。
②和:原作“利”,据牌已经》、从索》改。
197不风,民多心腹病。
三月成不温,民多寒热。
四月已不暑,民多疼病。
十月申不寒,民多暴死。
诸所谓凤者,皆发屋,折树木,扬沙石,起毫毛,发膜理者也。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