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小针解——《黄帝内经·灵枢》第三篇MP3
《黄帝内经》
小针解第三法人
所谓易陈者,易言也。
难入者,难著于人也。
粗守形者,守刺法也。
上守神者,守人之血气有余不足,可补泻也。
神客者,正邪共会也。
神者,正气也。
客者,邪气也。
在门考。
邪循正气之所出入也。
未睹其疾者,先知邪正何经之疾也。
恶知其原者,先知何经之病,所取之处也。
刺之做在数迟者,徐疾之意也。
粗守关者,守四肢而不知血气正邪之往来也。
上守机者,知守气也。
机之动不离其空中者,知气之虚实,用外之徐疾也。
空中之机,清净以微者,针以得气,密意守气勿失也。
其来不可逢春,气盛不可补也。
其往不可追者,气虚不可泻也。
不可控以发者,言气易失也。
扣之不发者,言②不知补泻之意也,血气已尽而气不下也。
知其往来者,知气之逆顺盛虚也。
要与之期者,知气之可取之时也。
粗之暗者,冥冥不知气之微密也。
妙哉!工独有之者,尽知针意也。
往者为逆者,言气之虚而小,小者逆也。
来者为顺着,言形气之平,平者顺也。
明知逆顺,正行无问者,言知所取之处也。
迎而夺之者,泻也。
退而济之者,补也。
所谓虚则实之者,气口虚而当补之也。
满则泄之者,气口盛而当污之也。
宛陈①两:(甲乙经》、(太素》均作“内”O②阴:原作“阳”,据《甲乙经)、《太累)改。
③者,言:原作“言者”,据“九针十_二原”篇改。
120则除之者,去血脉也。
邪胜则虚之者,言请经有盛者,皆泻其邪也。
徐而疾则实者,言徐内而疾出也。
疾而徐则虚者,言疾内而徐出也。
言实与虚,若有若无者,言实者有气,虚者无气也。
察后与先,若亡若存者,言气之虚实,补泻之先后也,察其气之已下与常存也。
为虚与实,若得若失者,言补者作然若有得也,泻则优然若有失也。
夫气之在脉也;邪气在上者,言邪气之中人也高,故邪气在上也。
浊气在中者,言水谷皆入于胃,其精气上注于肺,浊溜于肠胃,言寒温不适,饮食不节,而病生于肠胃,故命曰浊气在中也。
清气在下者,言清湿地气之中人也,必从足始,故日清气在下也。
针陷脉则邪气出者,取之上。
针中脉则浊气出者,取之阳明会也。
针太深则邪气反沉者,言浅浮之病,不欲深刺也,深则邪气从之入,故日反沉也。
皮肉筋脉各有所处者,言经络各有所主也。
取五脉者死,言病在中,气不足,但用针尽大泻其诸阴之脉也。
取三阳之脉者,唯言尽泻三阳之气,令病人惬然不复也。
夺阴者死,言取尺之五里五往者也。
夺阳者狂,正言也。
睹其色,察其目,知其散复,一其形,听其动静者,言上工知根五色于目,有知调尺寸小大缓急滑涩,以言所病也。
知其邪正者,知论虚邪与正邪之风也。
右主推之,左持而御之者,言持外而出入也。
气至而去之者,言补泻气调而去之也。
调气在于终始一者,持心也。
节之交三百六十五会者,络脉之渗灌诸节者也所谓五藏之气已绝于内者,脉口气内绝不至,反取其外之病处与阳经之合,有留针以致阳气,阳气至则内重竭,重竭则死矣,其死也无气以动,故静。
所谓五藏之气已绝于外者,脉口气外绝不至,反取其四米之输,有留针以致其附气,阴气至则阳气反人,人则逆,逆则死矣,其死也明气有余,故躁。
所以察其目者,五藏使五色循明,循明则声章,声章者,则言声与平生异也。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