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根结——《黄帝内经·灵枢》第五篇MP3
《黄帝内经》
卷之二
根结第五法音
岐伯日:天地相感,寒暖相移,阴阳之道,孰少孰多?阴道偶,阳道奇,发于春夏,阴气少,阳气多,阴阳不调,何补何泻?发于秋冬,阳气少,附气多,阴气盛而阳气衰,故茎叶枯槁,湿雨下归,阴阳相移,何泻何补?奇邪离经,不可胜数,不知根结,五藏六府,折关败枢,开阀而走,阴阳大失,不可复取。
九针之直,要在终始,故能知终始,一言而毕,不知终始,针道成绝。
太阳根子至明,结于命门,命门者目也。
阳明根于历兑,结于领大,领大者钳耳也。
少阳根于宪明,结于窗笼,窗笼者耳中也。
太阳为开,阳明为阎,少阳为枢。
故开折则肉节读而暴病起矣,故暴病者取之太阳,视有余不足,读者皮肉宛瞧而弱也。
阎折则气无所止息而按疾起矣,故康疾者,取之阳明,现有余不足,无所止息者,真气稍留,邪气居之也。
枢折即骨想而不安于地,故骨路者取之少阳,现有余不足,骨路者,节缓而不收也,所谓骨路者摇故也,当穷其本也。
太阳根于隐白,结于太仓。
少阴根于涌泉,结于廉泉。
厥阴根于大敦,结于玉①未有“黄帝索问灵枢经卷之一(终广11字,今删去C下同,但无小字‘锣’。
124英,络于膻中。
太阴为开,厥明为闭,少阴为枢。
放开抗则包麾无所输隔洞,隔洞者取之太明,视有余不足,故开折者气不足而生病也。
阎折即气绝①而喜悲,悲者取之厥阻,视有余不足。
枢折则脉有所结而不通,不通者取之少阴,视有余不足,有结者皆取之不足。
足太阳根于至阴,溜于京骨,注于昆仑,人于天柱、飞扬也。
足少阳根于奔阴,溜于庄墟,注于阳辅,人于天客、光明也。
足阳明根于厉兑,溜于冲阳,注于下陵,人于人迎、丰隆也。
手太阳根于少泽,溜于阳谷,注于少海,人于天窗、支正也。
手少阳根于关冲,溜于阳地,注于支沟,入于天隔、外关也。
手阳明根于商阳,溜于合谷,_注于阳溪,人于扶突、编历也。
此所谓十二经者,盛络皆当取之。
一日一夜五十营,以营五藏之精,不应数者,名日狂生。
所谓五十营者,五藏皆受气。
持其脉口,数其至世,五十动而不一代考,五藏皆受气;四十动一代者,一藏元气;三十动一代者,二藏无气;二十动一代者,三藏无气;十动一代者,四藏无气;不满十动一代者,五藏无气。
手之短期,要在终始。
所谓五十动而不一代者,以为常也,以知五藏之期。
手之短期者,乍数乍疏也。
黄帝曰:逆顺五体者,言人骨节之小大,肉之坚脆,皮之厚薄,血之清浊,气之滑涩,脉之长短,血之多少,经络之数,余已知之矣,此皆布衣匹夫之士也。
夫王公大人,血食之君,身体柔脆,肌肉软弱,血气源悍滑利,其刺之徐疾浅深多少,可得同之乎?岐伯答曰:膏粱获蕾之昧,何可同世。
气滑即出疾,其气涩则出迟,气悍则针小而入浅,气涩则针大而入深,深则欲留,浅则欲疾。
以此观之,刺布衣者深以留之,利大人者微以徐之,此皆因气嫖悍得利也。
黄帝曰:形气之逆顺奈何?吹伯曰;形气不足,病气有余,是邪胜也,急泻之。
形气有余,病气不足,急补之。
形气不足,清气不足,此阴阳气俱不足也,不可刺之,刺之则重不足,重不足则阴阳惧竭,血气皆尽,五藏空虚,筋骨髓枯,老者绝灭,壮者不复矣。
形气有余,病气有余,此谓阴阳俱有余也,急泻其邪,调其虚实。
故曰有余者渴之,不足者补之,此之谓也。
放日刺不知逆顺,真邪相搏。
满而补之,则阴阳四溢,肠胃充郭,肝肺内腹,阴阳相错。
虚而泻之,则经脉空虚,血气竭姑,肠胃嗝辟,皮肤薄著,毛股夭礁,予②之死期。
放日用针之要,在于知调阴与阳,调阴与阳,精气乃光,合形与气,使神内藏。
故日上工平气,中工乱脉,下工绝气危生。
故日下工不可不慎也。
必审五藏变化之病,五脉之应,经络之实虚,皮之柔粗,而后取之也。
①绝:(甲乙经》、(太素)均作“弛”。
②予:原作‘子”,据日抄本、刻本及(太素·刺法》、(甲乙经)改。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