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经脉——《黄帝内经·灵枢》第十篇MP3
《黄帝内经》
卷之三
经脉第十
雷公问于黄帝日:禁脉之言,凡刺之理,经脉为始,营其所行,制其度量,内次五藏,外别六府,愿尽闻其道。
黄帝曰: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骨为干,脉为营,筋为纲①,肉为墙,皮肤坚而毛发长,谷人于胃,脉道以通,血气乃行。
雷公日:愿卒闻经脉之始生。
黄帝日:经脉者,所以能决死生,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
肺手太阳之脉,起于中焦,下络大肠,还循胃口,上隔属肺,从肺系横出腋下,下循德内,行少阴心主之前,下肘中,循臂内上骨下廉,八寸口,上鱼,循鱼际,出大措之端;其支者,从腕后直出次指内廉,出其端。
是动则病肺胀满,膨膨而端咳,缺盆中痛,甚则交两手而苦,此为臂厥。
是主肺所生病者,咳,上气喘渴,烦心胸满,德臂①纲:原作“刚”,音同而误,据文义改。
131内前廉痛厥,掌中热。
气盛有余,则肩背痛,风寒,汗出中风,小便数而欠。
气虚则肩背痛寒,少气不足以息,溺色变。
为此猪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负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盛者寸口大三倍于人迎,虚者则寸口反小于人迎世。
大肠手阳明之脉,起于大指次指之端,循指上廉,出台谷两骨之间,上入两筋之中,循臂上廉,入肘外廉,上腺外前廉,上肩,出筋骨之前廉,上出于柱骨之会上,下人缺盆,络肺,下隔,属大肠;其支者,从缺盆上颈,贯颗,入下齿中,还出挟口,交人中,左之右,右之左,上挨鼻孔。
是动则病齿痛颈肿。
是主津液所生病者,目黄口干,既见喉痹,肩前德痛,大指次指痛不用。
气有余则当脉所过者热肿,虚则寒票不复。
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盛者人迎大王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胃足阳明之脉,起于鼻之交额中,旁纳(一本作纳率)太阳之脉,下循鼻外,人上齿中,还出狭n环唇,下交承浆,却循颐后下廉,出大迎,循颊车,上耳前,过客主人,循发际,至额颅;其支者,从大迎前下人迎,循喉咙,入缺盆,下隔,属胃,络脾;其直者,从缺盆下乳内廉,下挟脐,入气街中;其支者,起于胃口,下循腹里,下至气街中而合,以下牌关,抵伏兔,下膝腹中,下循脏外廉,下足附,入中指内间;其支者,下廉三寸而别,下入中指外间;其支者,别跳上,人大指间,出其端。
是动则病洒洒振寒,善呻数欠,颜黑,病至则恶人与火,闻木声则惕然而惊,心欲动,独闭户塞漏而处,甚则欲上高而歌,弃衣而走,贲响腹胀,是为骷厥。
是主血所生病者,狂疟温淫汗出,就脱口烟唇版颈肿喉痹,大腹水肿,膝腹肿痛,循膺、乳、气街、股、伏兔、讲外廉、尼附上皆痛,中指不用。
气盛则身以前皆热,其有余于冒,则消谷善饥,溺色黄。
气不足则身以前皆寒栗,胃中寒则胀满。
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随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盛者人迎大三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脾足太阴之脉,起于大措之端,循指内侧白肉际,过核骨后,上内踝前廉,上端①内,循胜骨后,交出厥阴之前,上膝股内前廉,入腹属脾络胃,上隔,挟咽,连舌本,散舌下;其支者,复从胃,别上隔,注心中。
是动则病舌本强,食则呕,胃院痛,腹胀善隐,得后与气,则快然如衰,身体皆重。
是主脾所生病者,舌本痛,体不能动摇,食不下,烦心,心下急痛,搪、瘤、泄、水闭、黄疽,不能卧,强立之股膝内肿厥,足大指不用。
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之,以经取之。
盛者寸口大三倍于人迎,虚者寸日反小于人迎世②。
①阳肝hu山);原作“端”卜huall旧又读出h),与文义不合,因形近而误。
故据呷己经》、(脉经》、村勃、忏金》改,不同。
②也:原脱,据《甲乙经》补。
互32心手少明之脉,起于心中,出属心系,下隔络小肠;其支者,从心系上换咽,系目系;其直者,夏从心系却上肺,下出腋下,下循膨内后廉,行太阴心主之后,下肘内,循臂内后廉,抵掌后锐骨之端,人掌内后廉;循小指之内,出其端。
是动则病隘干心痛,渴而欲饮,是为臂厥。
是主心所生病者,目黄胁痛,儒臂内后廉痛厥,掌中热痛。
为此请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盛者寸口大再倍于人迎,虚者寸口反小于人迎也。
小肠手太阳之脉,起于小指之端,循手外侧上腕,出踝中,直上循臂骨下廉,出时内侧两筋之间,上循膨外后廉,出肩解,绕肩肿,交肩上,人缺盆,络心,循咽下隔,抵胄属小肠;其支者,从缺盆循颈上颊,至目锐助,却人耳中;其支者,别颊上额抵鼻,至目内毗,斜络于颧。
是动则病嗑痛颔肿,不可以顾,肩似拔,儒似折。
是主液所生病者,耳聋目黄须肿,颈颔肩儒肘臂外后廉痛。
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于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盛者人迎大再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膀优足太阳之脉,起于目内毗,上额交巅;其支者,从巅至耳上角①;其直者,从巅人络脑,还出别下项,循肩骼内,挟脊抵腰中,入循青,终紧属膀味;其支者,从腰中下扶脊,贯臀;人胭中;其支者,从骼内左右,别下贯肿,挟脊内,过群枢,循牌外从后廉下合胭中,以下贯端内,出外踝之后,循京骨,至小指外侧。
是动则病冲头痛,目似脱,项如拔,脊痛,腰似折,鸡不可以曲,胭如结,湖如裂,是为踝厥。
是主筋所生病者,痔疟,狂癫疾,头国项痛,目黄泪出,领风项背腰反胭瑞脚皆痛,小指不用。
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盛者人迎大再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肾足少明之脉,起于小指之下,邪走足心,出于然谷之下,循内踝之后,别人跟中,以上取内,出胭内廉,上股内后廉,贯脊,属肾,络膀优;其直者,从肾上贯肛肠,人肺中,循喉咙,挟舌本;其支者,从肺出络心,注胸中。
是动则病饥不欲食,面如漆柴,咳唾则有血,喝喝而喘,坐而歌起,目阮际如无所见,心如是若饥状,气不足则善恐,心竭惕如人将捕之,是为骨厥。
是主紧所生病者,口热舌干,咽肿止气,隘干及痛,烦心0痛,黄疽,肠然脊股内后廉痛,凄厥嗜卧,足下热而痛。
为此请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负则强食生肉,级带技发,大杖重履而步。
盛者寸口大再倍于人迎,虚者寸日反小于人迎也。
心主手厥阴心包络之脉,起于胸中,出属心包络,不隔,历络三焦;其立者,循胸出胁,下肢三寸,上抵腋,下循德内,行太阳少阻之间,人肘中,下臂,行两筋之间,人掌中,循中指出其端;其支者,别掌中,循小指次指出其端。
是动则病手心热,臂肘挛急,腋肿,甚则胸胁支满,心中伯增大动,面赤目黄,喜笑不休。
是主脉所生病者,①角;原作“循”,据呷乙经》、机经》、村素·首篇》、惊问·脉解》等篇王冰注改。
133烦心心痛,掌中热。
为此清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陌下则负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盛者寸口大一倍于人迎,虚者寸日反小于人迎也。
三焦手少阳之脉,起于小指次指之端,上出两指之间,循手表脱,出臂外两骨之间,上贯肘,循儒外上肩,而交出足少阳之后,入缺盆,布膻中,散落心包,下隔,循届三焦供支者,从膻中上出缺盆,上项,系耳后直上,出耳上角,以屈下颊至顺;其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过客主人前,交颊,至目锐毗。
是动则病耳聋浑浑谆谆,隘肿喉痹。
是主气所生病者,汗出,目锐毗痛,额痛,耳后肩德肘臂外皆痛,小指次指不用。
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盛者人迎大一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胆足少阳之脉,起于目锐毗,上抵头角,下耳后循颈行手少阳之前,至肩上,却突出手少阳之后,入缺盆;其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至目锐毗后;其支者,别锐毗,下大迎,合于手少阳,抵于顺,下加顿车,下颈合缺盆以下胸中,贯隔络肝属胆,循胁里,出气街,绕毛际,横人脚厌中;其直者,从缺盆下眼,循胸过季胁,下合牌厌中,以下循鸡阳,出膝外廉,下外辅骨之前,直下抵绝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附上,入小指次指之间;其支者,别跑上,人大指之间,循大指岐骨内出其端,还贯爪甲,出三毛。
是动则病口苦,善太息,心胁痛不能转侧,甚则面微有尘,体无膏泽,足外反热,是为阳厥。
是主骨所生病者,头痛,颜痛,目锐毗痛,缺盆中肿痛,腋下肿,马刀侠应,汗出振寒,疟,胸胁肋牌膝外至胜绝骨外踝前及诸节皆痛,小指次指不用。
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盛者人迎大一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肝足厥明之脉,起于大指丛毛之际,上循足附上廉;去内踝一寸,上踝八寸,交出太明之后,上胭内廉,循段明,入毛中,过阴器,抵小腹,挟胃属肝络胆,上贯隔,布胁助,循喉咙之后,上人顽氛连目系,上出额,与督脉会于巅;其支者,从目系下颊里,环唇内;其支者,复从肝别贯隔,上注肺。
是动则病腰痛不可以俯仰,丈夫痕迹,妇人少腹肿,甚则嗑干,面尘脱色。
是主①肝生病者,胸满呕逆飧泄,狐迹遗溺闭瘤。
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于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盛者寸口大一倍于人迎,虚者寸日反小于人迎世。
手太阳气绝则皮毛焦,太阴者行气温于皮毛者也,故气不荣则皮毛焦,皮毛焦则津液去皮节;津液去皮书者,则爪枯毛折,毛折者则毛先死,丙笃丁死,火股金也。
手少阴气绝则脉不通,脉不通则血不流;血不流则髦色不泽,故其面黑如漆柴者,血先死,壬笃癸死,水胜火也。
足太阴气绝者,则脉不荣肌肉,唇舌者肌肉之本也,脉不荣则肌肉软;肌肉软则舌萎人中满;人中满则唇反,唇反者肉先死,甲笃已死,木胜土也①主:原脱,据《脉经》、《太素入《千金》补。
134足少阴气绝则骨枯,少阴者冬脉也,伏行而儒骨髓者也,故骨不德则肉不能著也,骨肉不相亲则肉款都肉软却放齿长而垢,发无泽;发无泽者骨先死,戊笃已死,上胜水也。
足厥阴气绝则筋绝,厥明者肝脉也,肝者筋之合也,筋者聚于阴气,而脉络于舌本也,故脉弗荣则筋急;筋急则引舌与卵,故唇膏舌卷卵缩则筋先死,庚笃辛死,金胜木也。
五阴气俱绝,则目系转,转则目运,目运者为志先死,志先死则远一日半死矣。
六阳气绝,则阴与阳相离,离则膜理发泄,绝汗乃出,故旦占夕死,夕占旦死。
经脉十二者,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其常见者,足太阴过于外踝之上,无所隐故也。
诸脉之浮而常见者,皆络脉也。
六经络丰阳明少阳之大络,起于五措间,上合肘中。
饮酒者,卫气先行皮肤,先充络脉,络脉先盛,放卫气已平,营气乃满,而经脉大盛。
脉之卒然动者,皆邪气居之,留于本末;不动则热,不坚则陷且空,不与众同,是以知其何脉之前也。
雷公日:何以知经脉之与络脉异也?黄带回:经脉者常不可见也,其虚实也以气口知之,脉之见者皆络脉也。
雷公日:细于无以明其然也。
黄帝日:诸络脉皆不能经大节之间,必行绝道而出,人复合于皮中,其会皆见于外。
政清刺络脉者,必刺其结上,甚血者虽无结,急取之以泻其邪而出其血,留之发为痹也。
凡诊络脉,脉色青则寒且痛,赤则有热。
胃中寒,手鱼之络多青矣;胃中有热,鱼际络赤;其暴黑老,留久痹也;其有赤有黑有青者,寒热气也;其青短者,少气也。
凡刺寒热者皆多血络,必间日而一取之,血尽而止,及调其虚实,其小而短者少气,甚者泻之则闷,闷甚则仆,不得言,闷则急坐之也。
手太阳之别,名曰列缺,起于腕上分问,并太阴之经直入掌中,散入于鱼际。
其病实则手锐掌热,虚则欠税小便遗数,取之去脱半寸,别走阳明也。
手少阴之别,名日通里,去脱一寸半,别而上行,循经入于心中,系舌本,属自系。
其实则支隔,虚则不能言,取之掌后一寸,别走太阳也。
手心主之别,名日内关,去腕二寸,出于两筋之间,循经以上系于心,包络心系。
实则心痛,虚则为头强,取之两筋间也。
手太阳之别,名曰支正,上腕五寸,内注少阻;其别者,上走肘,络肩滚。
实则节弛肘废;虚则生肌,小者如指痴疥,取之所别也。
手阳明之别,名曰偏历,去腕三寸,别入太阴;其别者,上循臂,乘肩服上曲须偏齿;其别者,人耳,合于宗脉。
实则龋聋,虚则齿寒痹隔,取之所别也。
手少阳之别,名曰外关,去腕二寸,外绕臂,注胸中,合心主。
病实则肘挛,虚则不收,取之所别也。
足太阳之别,名日飞阳,去踝七寸,别走少阴。
实则就窒头背痛,虚则就虬取之所别也。
135足少阳之别,名日光明,去踝五寸,别走厥阴,下络足附。
实则厥,虚则滚墨,坐不能起,取之所别也。
足阳明之别,名曰丰隆,去踝八寸,别走大阴;其别着,循胜骨外廉,上络头项,合猪经之气,下络喉隘。
其病气逆则喉痹瘁暗,实则狂巅,虚则足不收,腔枯,取之所别也。
足太阴之别,名日公孙,去本节之后一寸,别走阳明;其别者,人络肠胃。
厥气上逆则霍乱,实则肠中切痛,虚则鼓胀,取之所别也。
足少阻之别,名目大钟,当踝后绕跟,别走太阳;其刑者,并经上走于心包,下外贯腰脊。
其病气逆则烦闷,实则闭瘤,虚则腰痛,取之所别者也。
足厥阴之别,名日合沟,去内踝五寸,别走少阳;其别考,径胜上睾,结于茎。
其病气逆则星肿卒抑,实则挺长,虚则暴痒,取之所别也。
任脉之别,名曰尾留,下鸠尾,散于腹。
实则腹皮痛,虚则痒搔,取之所别也。
督脉之别,名曰长强,挟管上项,散头上,下当肩肿左右,别走太阳,入贯管。
实则脊强,虚则头重,高摇之,挟脊之有过者,取之所别电。
牌之大络,名日大包,出渊腋下三寸,布胸胁,实则身尽痛,虚则百节尽皆纵,此脉若罗络之血者,皆取之脾之大络脉也。
凡此十五络者,实则必见,虚则必下,视之不见,求之上下,人经不同,络脉异所别也。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