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第六十三回 诸葛亮痛哭庞统 张翼德义释严颜

三国演义 第六十三回 诸葛亮痛哭庞统 张翼德义释严颜 MP3


却说法正与那人相见,各抚掌而笑。庞统问之。正曰:“此公乃广汉人,姓
彭,名羕,字永言,蜀中豪杰也。因直言触忤刘璋,被璋髡钳为徒隶,因此短发。”
统乃以宾礼待之,问羕从何而来。羕曰:“吾特来救汝数万人性命,见刘将军方
可说。”法正忙报玄德。玄德亲自谒见,请问其故。羕曰:“将军有多少军马在
前寨?”玄德实告:“有魏延、黄忠在彼。”羕曰:“为将之道,岂可不知地理
乎?前寨紧靠涪江,若决动江水,前后以兵塞之,一人无可逃也。”玄德大悟。
彭羕曰:“罡星在西方,太白临于此地,当有不吉之事,切宜慎之。”玄德即拜
彭羕为幕宾,使人密报魏延、黄忠,教朝暮用心巡警,以防决水。黄忠、魏延商
议:二人各轮一日,如遇敌军到来,互相通报。
却说泠苞见当夜风雨大作,引了五千军,径循江边而进,安排决江。只听得
后面喊声乱起,泠苞知有准备,急急回军。前面魏延引军赶来,川兵自相践踏。
泠苞正奔走间,撞着魏延。交马不数合,被魏延活捉去了。比及吴兰、雷铜来接
应时,又被黄忠一军杀退。魏延解泠苞到涪关。玄德责之曰:“吾以仁义相待,
放汝回去,何敢背我!今次难饶!”将泠苞推出斩之,重赏魏延。玄德设宴管待
彭羕,忽报:荆州诸葛亮军师特遣马良奉书至此。玄德召入问之。马良礼毕曰:
“荆州平安,不劳主公忧念。”遂呈上军师书信。玄德拆书观之,略云:
“亮夜算太乙数,今年岁次癸巳,罡星在西方;又观乾象,太白临于雒城之
分:主将帅身上多凶少吉。切宜谨慎。”
玄德看了书,便教马良先回。玄德曰:“吾将回荆州,去论此事。”庞统暗
思:“孔明怕我取了西川,成了功,故意将此书相阻耳。”乃对玄德曰:“统亦
算太乙数,已知罡星在西,应主公合得西川,别不主凶事。统亦占天文,见太白
临于雒城,先斩蜀将泠苞,已应凶兆矣。主公不可疑心,可急进兵。”
玄德见庞统再三催促,乃引军前进。黄忠同魏延接入寨去。庞统问法正曰:
“前至雒城,有多少路?”法正画地作图。玄德取张松所遗图本对之,并无差错。
法正言:“山北有条大路,正取雒城东门;山南有条小路,却取雒城西门:两条
路皆可进兵。”庞统谓玄德曰:“统令魏延为先锋,取南小路而进;主公令黄忠
作先锋,从山北大路而进:并到雒城取齐。”玄德曰:“吾自幼熟于弓马,多行
小路。军师可从大路去取东门,吾取西门。”庞统曰:“大路必有军邀拦,主公
引兵当之。统取小路。”玄德曰:“军师不可。吾夜梦一神人,手执铁棒击吾右
臂,觉来犹自臂疼。此行莫非不佳。”庞统曰:“壮士临阵,不死带伤,理之自
然也。何故以梦寐之事疑心乎?”玄德曰:“吾所疑者,孔明之书也。军师还守
涪关,如何?”庞统大笑曰:“主公被孔明所惑矣:彼不欲令统独成大功,故作
此言以疑主公之心。心疑则致梦,何凶之有?统肝脑涂地,方称本心。主公再勿
多言,来早准行。”当日传下号令,军士五更造饭,平明上马。黄忠、魏延领军
先行。玄德再与庞统约会,忽坐下马眼生前失,把庞统掀将下来。玄德跳下马,
自来笼住那马。玄德曰:“军师何故乘此劣马?”庞统曰:“此马乘久,不曾如
此。”玄德曰:“临阵眼生,误人性命。吾所骑白马,性极驯熟,军师可骑,万
无一失。劣马吾自乘之。”遂与庞统更换所骑之马。庞统谢曰:“深感主公厚恩,
虽万死亦不能报也。”遂各上马取路而进。玄德见庞统去了,心中甚觉不快,怏
怏而行。
却说雒城中吴懿、刘璝听知折了泠苞,遂与众商议。张任曰:“城东南山
僻有一条小路,最为要紧,某自引一军守之。诸公紧守雒城,勿得有失。”忽报
汉兵分两路前来攻城。张任急引三千军,先来抄小路埋伏。见魏延兵过,张任教
尽放过去,休得惊动。后见庞统军来,张任军士遥指军中大将:“骑白马者必是
刘备。”张任大喜,传令教如此如此。
却说庞统迤逦前进,抬头见两山逼窄,树木丛杂;又值夏末秋初,枝叶茂盛。
庞统心下甚疑,勒住马问:“此处是何地?”数内有新降军士,指道:“此处地
名落凤坡。”庞统惊曰:“吾道号凤雏,此处名落凤坡,不利于吾。”令后军疾
退。只听山坡前一声炮响,箭如飞蝗,只望骑白马者射来。可怜庞统竟死于乱箭
之下。时年止三十六岁。后人有诗叹曰:
“古岘相连紫翠堆,士元有宅傍山隈。儿童惯识呼鸠曲,闾巷曾闻展骥才。
预计三分平刻削,长驱万里独徘徊。谁知天狗流星坠,不使将军衣锦回。”
先是东南有童谣云:
“一凤并一龙,相将到蜀中。才到半路里,凤死落坡东。风送雨,雨随风,
隆汉兴时蜀道通,蜀道通时只有龙。”
当日张任射死庞统,汉军拥塞,进退不得,死者大半。前军飞报魏延。魏延
忙勒兵欲回,奈山路逼窄,厮杀不得。又被张任截断归路,在高阜处用强弓硬弩
射来。魏延心慌。有新降蜀兵曰:“不如杀奔雒城下,取大路而进。”延从其言,
当先开路,杀奔雒城来。尘埃起处,前面一军杀至,乃雒城守将吴兰、雷铜也;
后面张任引兵追来:前后夹攻,把魏延围在垓心。魏延死战不能得脱。但见吴兰、
雷铜后军自乱,二将急回马去救。魏延乘势赶去,当先一将,舞刀拍马,大叫:
“文长,吾特来救汝!”视之,乃老将黄忠也。两下夹攻,杀败吴、雷二将,直
冲至雒城之下。刘璝引兵杀出,却得玄德在后当住接应。黄忠、魏延翻身便回。
玄德军马比及奔到寨中,张任军马又从小路里截出。刘璝、吴兰、雷铜当先赶
来。玄德守不住二寨,且战且走,奔回涪关。蜀兵得胜,迤逦追赶。玄德人困马
乏,那里有心厮杀,且只顾奔走。将近涪关,张任一军追赶至紧。幸得左边刘封,
右边关平,二将领三万生力军截出,杀退张任;还赶二十里,夺回战马极多。
玄德一行军马,再入涪关,问庞统消息。有落凤坡逃得性命的军士,报说:
“军师连人带马,被乱箭射死于坡前。”玄德闻言,望西痛哭不已,遥为招魂设
祭。诸将皆哭。黄忠曰:“今番折了庞统军师,张任必然来攻打涪关,如之奈何?
不若差人往荆州,请诸葛军师来商议收川之计。”正说之间,人报张任引军直临
城下搦战。黄忠、魏延皆要出战。玄德曰:“锐气新挫,宜坚守以待军师来到。”
黄忠、魏延领命,只谨守城池。玄德写一封书,教关平分付:“你与我往荆州请
军师去。”关平领了书,星夜往荆州来。玄德自守涪关,并不出战。
却说孔明在荆州,时当七夕佳节,大会众官夜宴,共说收川之事。只见正西
上一星,其大如斗,从天坠下,流光四散。孔明失惊,掷杯于地,掩面哭曰:
“哀哉!痛哉”众官慌问其故。孔明曰:“吾前者算今年罡星在西方,不利于军
师;天狗犯于吾军,太白临于雒城,已拜书主公,教谨防之。谁想今夕西方星坠,
庞士元命必休矣!”言罢,大哭曰:“今吾主丧一臂矣!”众官皆惊,未信其言。
孔明曰:“数日之内,必有消息。”是夕酒不尽欢而散。
数日之后,孔明与云长等正坐间,人报关平到,众官皆惊。关平入,呈上玄
德书信。孔明视之,内言:“本年七月初七日,庞军师被张任在落凤坡前箭射身
故。”孔明大哭,众官无不垂泪。孔明曰:“既主公在涪关进退两难之际,亮不
得不去。”云长曰:“军师去,谁人保守荆州?荆州乃重地,干系非轻。”孔明
曰:“主公书中虽不明言其人,吾已知其意了。”乃将玄德书与众官看曰:“主
公书中,把荆州托在吾身上,教我自量才委用。虽然如此,今教关平赍书前来,
其意欲云长公当此重任。云长想桃园结义之情,可竭力保守此地,责任非轻,公
宜勉之。”云长更不推辞,慨然领诺。孔明设宴,交割印绶。云长双手来接。孔
明擎着印曰:“这干系都在将军身上。”云长曰:“大丈夫既领重任,除死方休。”
孔明见云长说个“死”字,心中不悦;欲待不与,其言已出。孔明曰:“倘曹操
引兵来到,当如之何?”云长曰:“以力拒之。”孔明又曰:“倘曹操、孙权,
齐起兵来,如之奈何?”云长曰:“分兵拒之。”孔明曰:“若如此,荆州危矣。
吾有八个字,将军牢记,可保守荆州。”云长问:“那八个字?”孔明曰:“北
拒曹操,东和孙权。”云长曰:“军师之言,当铭肺腑。”
孔明遂与了印绶,令文官马良、伊籍、向朗、糜竺,武将糜芳、廖化、关平、
周仓,一班儿辅佐云长,同守荆州。一面亲自统兵入川。先拨精兵一万,教张飞
部领,取大路杀奔巴州、雒城之西,先到者为头功。又拨一枝兵,教赵云为先锋,
溯江而上,会于雒城。孔明随后引简雍、蒋琬等起行。那蒋琬字公琰,零陵湘乡
人也,乃荆襄名士,现为书记。
当日孔明引兵一万五千,与张飞同日起行。张飞临行时,孔明嘱付曰:“西
川豪杰甚多,不可轻敌。于路戒约三军,勿得掳掠百姓,以失民心。所到之处,
并宜存恤,勿得恣逞鞭挞士卒。望将军早会雒城,不可有误。”
张飞欣然领诺,上马而去。迤逦前行,所到之处,但降者秋毫无犯。径取汉
川路,前至巴郡。细作回报:“巴郡太守严颜,乃蜀中名将,年纪虽高,精力未
衰,善开硬弓,使大刀,有万夫不当之勇:据住城郭,不竖降旗。”张飞教离城
十里下寨,差人入城去:“说与老匹夫,早早来降,饶你满城百姓性命;若不归
顺,即踏平城郭,老幼不留!”
却说严颜在巴郡,闻刘璋差法正请玄德入川,拊心而叹曰:“此所谓独坐穷
山,引虎自卫者也!”后闻玄德据住涪关,大怒,屡欲提兵往战,又恐这条路上
有兵来。当日闻知张飞兵到,便点起本部五六千人马,准备迎敌。或献计曰:
“张飞在当阳长坂,一声喝退曹兵百万之众。曹操亦闻风而避之,不可轻敌。今
只宜深沟高垒,坚守不出。彼军无粮,不过一月,自然退去。更兼张飞性如烈火,
专要鞭挞士卒;如不与战,必怒;怒则必以暴厉之气,待其军士:军心一变,乘
势击之,张飞可擒也。”严颜从其言,教军士尽数上城守护。忽见一个军士,大
叫:“开门!”严颜教放入问之。那军士告说是张将军差来的,把张飞言语依直
便说。严颜大怒,骂:“匹夫怎敢无礼!吾严将军岂降贼者乎!借你口说与张飞!”
唤武士把军人割下耳鼻,却放回寨。
军人回见张飞,哭告严颜如此毁骂。张飞大怒,咬牙睁目,披挂上马,引数
百骑来巴郡城下搦战。城上众军百般痛骂。张飞性急,几番杀到吊桥,要过护城
河,又被乱箭射回。到晚全无一个人出,张飞忍一肚气还寨。次日早晨,又引军
去搦战。那严颜在城敌楼上,一箭射中张飞头盔。飞指而恨曰:“若拿住你这老
匹夫,我亲自食你肉!”到晚又空回。第三日,张飞引了军,沿城去骂。原来那
座城子是个山城,周围都是乱山,张飞自乘马登山,下视城中。见军士尽皆披挂,
分列队伍,伏在城中,只是不出;又见民夫来来往往,搬砖运石,相助守城。张
飞教马军下马,步军皆坐,引他出敌,并无动静。又骂了一日,依旧空回。张飞
在寨中,自思:“终日叫骂,彼只不出,如之奈何?”猛然思得一计,教众军不
要前去搦战,都结束了在寨中等候;却只教三五十个军士,直去城下叫骂。引严
颜军出来,便与厮杀。张飞磨拳擦掌,只等敌军来。小军连骂了三日,全然不出。
张飞眉头一纵,又生一计,传令教军士四散砍打柴草,寻觅路径,不来搦战。严
颜在城中,连日不见张飞动静,心中疑惑,着十数个小军,扮作张飞砍柴的军,
潜地出城,杂在军内,入山中探听。
当日诸军回寨。张飞坐在寨中,顿足大骂:“严颜老匹夫!枉气杀我!”只
见帐前三四个人说道:“将军不须心焦:这几日打探得一条小路,可以偷过巴郡。”
张飞故意大叫曰:“既有这个去处,何不早来说?”众应曰:“这几日却才哨探
得出。”张飞曰:“事不宜迟,只今二更造饭,趁三更明月,拔寨都起,人衔枚,
马去铃,悄悄而行。我自前面开路,汝等依次而行。”传了令便满寨告报。
探细的军听得这个消息,尽回城中来,报与严颜。颜大喜曰:“我算定这匹
夫忍耐不得。你偷小路过去,须是粮草辎重在后;我截住后路,你如何得过?好
无谋匹夫,中我之计!”即时传令,教军士准备赴敌:“今夜二更也造饭,三更
出城,伏于树木丛杂去处。只等张飞过咽喉小路去了,车仗来时,只听鼓响,一
齐杀出。”传了号令,看看近夜,严颜全军尽皆饱食,披挂停当,悄悄出城,四
散伏住,只听鼓响:严颜自引十数裨将,下马伏于林中。约三更后,遥望见张飞
亲自在前,横矛纵马,悄悄引军前进。去不得三四里,背后车仗人马、陆续进发。
严颜看得分晓,一齐擂鼓,四下伏兵尽起。正来抢夺车仗、背后一声锣响,一彪
军掩到,大喝:“老贼休走!我等的你恰好!”严颜猛回头看时,为首一员大将,
豹头环眼,燕颌虎须,使丈八矛,骑深乌马:乃是张飞。四下里锣声大震,众军
杀来。严颜见了张飞,举手无措,交马战不十合,张飞卖个破绽,严颜一刀砍来,
张飞闪过,撞将入去,扯住严颜勒甲绦,生擒过来,掷于地下;众军向前,用索
绑缚住了。原来先过去的是假张飞。料道严颜击鼓为号,张飞却教鸣金为号:金
响诸军齐到。川兵大半弃甲倒戈而降。
张飞杀到巴郡城下,后军已自入城。张飞叫休杀百姓,出榜安民。群刀手把
严颜推至。飞坐于厅上,严颜不肯下跪。飞怒目咬牙大叱曰:“大将到此,何为
不降,而敢拒敌?”严颜全无惧色,回叱飞曰:“汝等无义,侵我州郡!但有断
头将军,无降将军!”飞大怒,喝左右斩来。严颜喝曰:“贼匹夫!砍头便砍,
何怒也?”张飞见严颜声音雄壮,面不改色,乃回嗔作喜,下阶喝退左右,亲解
其缚,取衣衣之,扶在正中高坐,低头便拜曰:“适来言语冒渎,幸勿见责。吾
素知老将军乃豪杰之士也。”严颜感其恩义,乃降。后人有诗赞严颜曰:
“白发居西蜀,清名震大邦。忠心如皎月,浩气卷长江。宁可断头死,安能
屈膝降?巴州年老将,天下更无双。”
又有赞张飞诗曰:
“生获严颜勇绝伦,惟凭义气服军民。至今庙貌留巴蜀,社酒鸡豚日日春。”
张飞请问入川之计。严颜曰:“败军之将,荷蒙厚恩,无可以报,愿施犬马
之劳,不须张弓只箭,径取成都。”正是:只因一将倾心后,致使连城唾手降。
未知其计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