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乐府诗集 卷一 郊庙歌辞一

(《乐记》曰:“王者功成作乐,治定制礼。是以五帝殊时,不相沿乐,三
王异世,不相袭礼。”明其有损益。然自黄帝已后,至於三代,千有馀年,而其
礼乐之备,可以考而知者,唯周而也已。《周颂·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之乐
歌也,《清庙》,祀太庙之乐歌也,《我将》,祀明堂之乐歌也,《载芟》、
《良耜》,藉田社稷之乐歌也。然则祭乐之有歌,其来尚矣。两汉已后,世有制
作。其所以用於郊庙朝廷,以接人神之欢者,其金石之响,歌舞之容,亦各因其
功业治乱之所起,而本其风俗之所由。武帝时,诏司马相如等造《郊祀歌》诗十
九章,五郊互奏之。又作《安世歌》诗十七章,荐之宗庙。至明帝,乃分乐为四
品:一曰《大予乐》,典郊庙上陵之乐。郊乐者,《易》所谓“先王以作乐崇德,
殷荐上帝”。宗庙乐者,《虞书》所谓“琴瑟以咏,祖考来格”。《诗》云“肃
雍和鸣,先祖是听”也。二曰雅颂乐,典六宗社稷之乐。社稷乐者,《诗》所谓
“琴瑟击鼓,以御田祖”。《礼记》曰“乐施於金石,越於音声,用乎宗庙社稷,
事乎山川鬼神”是也。永平三年,东平王苍造光武庙登歌一章,称述功德,而郊
祀同用汉歌。魏歌辞不见,疑亦用汉辞也。武帝始命杜夔创定雅乐。时有邓静、
尹商,善训雅歌,歌师尹胡能习宗庙郊祀之曲,舞师冯肃、服养,晓知先代诸舞,
夔总领之。魏复先代古乐,自夔始也。晋武受命,百度草创。泰始二年,诏郊庙
明堂礼乐权用魏仪,遵周室肇称殷礼之义,但使傅玄改其乐章而已。永嘉之乱,
旧典不存。贺循为太常,始有登歌之乐。明帝太宁末,又诏阮孚增益之。至孝武
太元之世,郊祀遂不设乐。宋文帝元嘉中,南郊始设登歌,庙舞犹阙。乃诏颜延
之造天地郊登歌三篇,大抵依仿晋曲,是则宋初又仍晋也。南齐、梁、陈,初皆
沿袭,后更创制,以为一代之典。元魏、宇文继有朔漠,宣武已后,雅好胡曲,
郊庙之乐,徒有其名。隋文平陈,始获江左旧乐。乃调五音为五夏、二舞、登歌、
房中等十四调,宾祭用之。唐高祖受禅,未遑改造,乐府尚用前世旧文。武德九
年,乃命祖孝孙修定雅乐,而梁、陈尽吴、楚之音,周、齐杂胡戎之伎。於是斟
酌南北,考以古音,作为唐乐,贞观二年奏之。按郊祀明堂,自汉以来,有夕牲、
迎神、登歌等曲。宋、齐以后,又加祼地、迎牲、饮福酒。唐则夕牲、祼地不用
乐,公卿摄事,又去饮福之乐。安、史作乱,咸、镐为墟,五代相承,享国不永,
制作之事,盖所未暇。朝廷宗庙典章文物,但按故常以为程式云。)
○汉郊祀歌
【练时日】
练时日,侯有望,爇膋萧,延四方。九重开,灵之斿,垂惠恩,鸿祜休。灵
之车,结玄云,驾飞龙,羽旄纷。灵之下,若风马,左仓龙,右白虎。灵之来,
神哉沛,先以雨,般裔裔。灵之至,庆阴阴,相放怫,震澹心。灵已坐,五音饬,
虞至旦,承灵亿。牲茧栗,粢盛香,尊桂酒,宾八乡。灵安留,吟青黄,遍观此,
眺瑶堂。众嫭并,绰奇丽,颜如荼,兆逐靡。被华文,厕雾縠,曳阿锡,佩珠
玉。侠嘉夜,茝兰芳,澹容与,献嘉觞。
【帝临】
帝临中坛,四方承宇,绳绳意变,备得其所。清和六合,制数以五。海内安
宁,兴文匽武。后土富媪,昭明三光。穆穆优游,嘉服上黄。
【青阳】
青阳开动,根荄以遂,膏润并爱,跂行毕逮。霆声发荣,壧处顷听,枯槁
复产,乃成厥命。众庶熙熙,施及夭胎,群生啿々,惟春之祺。
【朱明】
朱明盛长,敷与万物,桐生茂豫,靡有所诎。敷华就实,既阜既昌,登成甫
田,百鬼迪尝。广大建祀,肃雍不忘,神若宥之,传世无疆。
【西颢】
西颢沆砀,秋气肃杀,含秀垂颖,续旧不废。奸伪不萌,妖孽伏息,隅辟越
远,四貉咸服。既畏兹威,惟慕纯德,附而不骄,正心翊翊。
【玄冥】
玄冥陵阴,蛰虫盖臧,草木零落,抵冬降霜。易乱除邪,革正异俗,兆民反
本,抱素怀朴。条理信义,望礼五岳。籍敛之时,掩收嘉穀。
【惟泰元】
(《汉书·礼乐志》曰:“建始元年,丞相匡衡奏罢‘鸾路龙鳞’,更定诗
曰‘涓选休成’。”)
惟泰元尊,媪神蕃釐,经纬天地,作成四时。精建日月,星辰度理,阴阳五
行,周而复始。云风雷电,降甘露雨,百姓蕃滋,咸循厥绪。继统恭勤,顺皇之
德,鸾路龙鳞,罔不肸饰。嘉笾列陈,庶几宴享,灭除凶灾,烈腾八荒。钟鼓竽
笙,云舞翔翔,招摇灵旗,九夷宾将。
【天地】
(《汉书·礼乐志》曰:“丞相匡衡奏罢‘黼绣周张’,更定诗曰‘肃若旧
典’。”)
天地并况,惟予有慕,爰熙紫坛,思求厥路。恭承禋祀,缊豫为纷,黼绣周
张,承神至尊。千童罗舞成八溢,合好效欢虞泰一。九歌毕奏斐然殊,鸣琴竽瑟
会轩朱。璆磬金鼓,灵其有喜,百官济济,各敬其事。盛牲实俎进闻膏,神奄留,
临须摇。长丽前掞光耀明,寒暑不忒况皇章。展诗应律鋗玉鸣,函宫吐角激徵
清。发梁扬羽申以商,造兹新音永久长。声气远条凤鸟翔,神夕奄虞盖孔享。
【日出入】
日出入安穷?时世不与人同。故春非我春,夏非我夏,秋非我秋,冬非我冬。
泊如四海之池,遍观是邪谓何?吾知所乐,独乐六龙,六龙之调,使我心若。訾
黄其何不徕下!
【天马】
(《汉书·武帝纪》曰:“元鼎四年秋,马生渥洼水中,作《天马之歌》。”
“太初四年春,贰师将军李广利斩大宛王首,获汗血马来,作《西极天马之歌》。”
《礼乐志》曰:《天马歌》,“元狩三年,马生渥洼水中作。”李斐曰:“南阳
新野有暴利长,武帝时遭刑,屯田敦煌界。数於渥洼水旁见群野马,中有奇者,
与凡马异,来饮此水。利长先作土人,持勒靽於水旁。后马玩习。久之,代土
人持勒靽,收得其马,献之。欲神异之,云从水中出也。”《西域传》曰:
“大宛国多善马,马汗血,言其先,天马子也。”应劭云:“大宛有天马种,蹄
蹋石汗血。蹋石者,谓蹋石而有迹,言其蹄坚利。汗血者,谓汗从前肩髆出,如
血。号一日千里也。”《张骞传》曰:“汉武帝初发书《易》曰:‘神马当从西
北来。’得乌孙马好,名曰天马。及得宛马,汗血,益壮。更名乌孙马曰西极马,
宛马曰天马云。”按《史记·乐书》称“武帝伐大宛,得千里马,名蒲梢。作歌
曰:‘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
与此不同。)
太一况,天马下,霑赤汗,沫流赭。志俶傥,精权奇,籋浮云,晻上驰。体
容与,迣万里,今安匹,龙为友。
天马徕,从四极,涉流沙,九夷服。天马徕,出泉水,虎脊两,化若鬼。天
马徕,历无草,径千里,循东道。
天马徕,执徐时,将摇举,谁与期?天马徕,开远门,竦予身,逝昆仑。天
马徕,龙之媒,游阊阖,观玉台。
【天门】
天门开,詄荡荡,穆并骋,以临飨。光夜烛,德信著,灵浸鸿,长生豫。
太朱涂广,夷石为堂,饰玉梢以舞歌,体招摇若永望。星留俞,塞陨光,照紫幄,
珠熉黄。幡比翅回集,贰双飞常羊。月穆穆以金波,日华耀以宣明。假清风轧
忽,激长至重觞。神裴回若留放,殣冀亲以肆章。函蒙祉福常若期,寂漻上天
知厥时。泛泛滇滇从高斿,殷勤此路胪所求。佻正嘉吉弘以昌,休嘉砰隐溢四方。
惠精厉意逝九阂,纷云六幕浮大海。
【景星】
一曰《宝鼎歌》。《汉书·武帝纪》曰:“元鼎四年夏六月,得宝鼎后土祠
旁,作《宝鼎之歌》。”《礼乐志》曰:“《景星》,元鼎五年,得鼎汾阴作。”
如淳曰:“景星者,德星也。见无常,常出有道之国。”
景星显见,信星彪列,象载昭庭,日亲以察。参亻牟开阖,爰推本纪,汾
脽出鼎,皇祐元始。五音六律,依韦飨昭,杂变并会,雅声远姚。空桑琴瑟结
信成,四兴递代八风生。殷殷钟石羽籥鸣。河龙供鲤醇犠牲。百末旨酒布兰生。
泰尊柘浆析朝酲。惩感心攸通修名,周流常羊思所并。穰穰复正直往宁,冯蠵
切和疏写平。上天布施后土成,穰穰丰年四时荣。
【齐房】
(一曰《芝房歌》。《汉书·武帝纪》曰:“元封二年夏六月,甘泉宫内中
产芝,九茎连叶,作《芝房之歌》。”应劭云:“芝,芝草也,其叶相连。”
《瑞应图》云:“王者敬事耆老,不失旧故,则芝草生。”“内中,谓后庭之室
也。”故诏书曰:“上帝溥临,不异下房,赐朕弘休”是也。《礼乐志》曰:
“《齐房》,元封二年,芝生甘泉齐房作。”)
齐房产草,九茎连叶,宫童效异,披图案谍。玄气之精,回复此都,蔓蔓日
茂,芝成灵华。
【后皇】
后皇嘉坛,立玄黄服,物发冀州,兆蒙祉福。沇々四塞,遐狄合处,经营
万亿,威遂厥宇。
【华烨烨】
华烨烨,固灵根。神之斿,过天门,车千乘,敦昆仑。神之出,排玉房,周
流杂,拔兰堂。神之行,旌容容,骑沓沓,般纵纵。神之徕,泛翊翊,甘露降,
庆云集。神之揄,临坛宇,九疑宾,夔龙舞。神安坐,翔吉时,共翊翊,合所思。
神嘉虞,申贰觞,福滂洋,迈延长。沛施祐,汾之阿,扬金光,横泰河,莽若云,
增阳波。遍胪欢,腾天歌。
【五神】
五神相,包四邻,土地广,扬浮云。扢嘉坛,椒兰芳,璧玉精,垂华光。
益亿年,美始兴,交於神,若有承。广宣延,咸毕觞,灵舆位,偃蹇骧。卉汩胪,
析奚遗?淫渌泽,汪然归。
【朝陇首】
一曰《白麟歌》。《汉书·武帝纪》曰:“元狩元年冬十月,行幸雍,获白
麟,作《白麟之歌》。”颜师古云:“麟,麇身,牛尾,马足,黄色,圜蹄,一
角,角端有肉。”
朝陇首,览西垠,雷电尞,获白麟。爰五止,显黄德,图匈虐,熏鬻殛。辟
流离,抑不详,宾百僚,山河飨。掩回辕,鬗长驰,腾雨师,洒路陂。流星
陨,感惟风,籋归云,抚怀心。
【象载瑜】
一曰《赤雁歌》。《汉书·礼乐志》曰:“太始三年,行幸东海,获赤雁作。”
象载输,白集西,食甘露,饮荣泉。赤雁集,六纷员,殊翁杂,五采文。神
所见,施祉福,登蓬莱,结无极。
【赤蛟】
赤蛟绥,黄华盖,露夜零,昼晻濭。百君礼,六龙位,勺椒浆,灵已醉。
灵既享,锡吉祥,芒芒极,降嘉觞。灵殷殷,烂扬光,延寿命,永未央。杳冥冥,
塞六合,泽汪濊,辑万国。灵禗禗,象舆轙,票然逝,旗逶蛇。礼乐成,
灵将归,讬玄德,长无衰。
○汉郊祀歌
【灵芝歌】
因灵寝兮产灵芝,象三德兮瑞应图。延寿命兮光此都,配上市兮象太微,参
日月兮扬光辉。
【天马歌】
天马来出月支窟,背为虎文龙翼骨。嘶青云,振绿发,兰筋权奇走灭没。腾
昆仑,历西极,四足无一蹶。鸡鸣刷燕晡秣越,神行电迈蹑恍惚。天马呼,飞龙
趋。目明长庚臆双凫,尾如流星首渴乌,口喷红光汗沟朱,曾陪时龙蹑天衢。羁
金络月照皇都,逸气棱棱凌九区,白璧如山谁敢沽?回头笑紫燕,但觉尔辈愚。
天马奔,恋君轩,駷跃惊矫浮云翻。万里足踯躅,遥瞻阊阖门。不逢寒风子,
谁采逸景孙。白云在青天,丘陵远崔嵬。盐车上峻坂,倒行逆施畏日晚。伯乐翦
拂中道遗,少尽其力老弃之。愿逢田子方,恻然为我思。虽有玉山禾,不能疗苦
饥。严霜五月凋桂枝,伏枥衔冤摧两眉。请君赎献穆天子,犹堪弄影舞瑶池。
【天马辞】
天马初从渥水来,歌曾唱得濯龙媒。不知玉塞沙中路,苜蓿残花几处开。躞
蹀宛驹齿未齐,摐金喷玉向风嘶。来时行尽金河道,猎猎轻风在碧蹄。
○晋郊祀歌(傅玄)
(《晋书·乐志》曰:“武帝泰始二年,诏傅玄造郊祀明堂歌辞。其祠天地
五郊,有《夕牲歌》、《迎送神歌》及《飨神歌》。”)
【夕牲歌】
天命有晋,穆穆明明。我其夙夜,祗事上灵。常于时假,迄用其成。於荐玄
牡,进夕其牲。崇德作乐,神祗是听。
【迎送神歌】
宣文蒸哉,日靖四方。永言保之,夙夜匪康。光天之命,上帝是皇。嘉乐殷
荐,灵祚景祥。神祇降假,享福无疆。
【飨神歌】
天祚有晋,其命惟新。受终于魏,奄有兆民。燕及皇天,怀柔百神。丕显遗
烈,之德之纯。享其玄牡,式用肇禋。神祇来格,福禄是臻。
时迈其犹,昊天子之。祐享有晋,兆民戴之。畏天之威,敬授人时。丕显丕
承,於犹绎思。皇极斯建,庶绩咸熙。庶几夙夜,惟晋之祺。
宣文惟后,克配彼天。抚宁四海,保有康年。於乎缉熙,肆用靖民。爰立典
制,爰修礼纪。作民之极,莫匪资始。克昌厥后,永言保之。
○晋天地郊明堂歌
(《宋书·乐志》曰:“晋前所作《天地郊明堂歌》,有《夕牲歌》、《降
神歌》、《天郊飨神歌》、《地郊飨神歌》、《明堂飨神歌》。其《夕牲》、
《降神》,天地郊、明堂同用。”)
【夕牲歌】
皇矣有晋,时迈其德。受终于天,光济万国。万国既光,神定厥祥。虔于郊
祀,祗事上皇。祗事上皇,百福是臻。巍巍祖考,克配彼天。嘉牲匪歆,德馨惟
飨。受天之祐,神化四方。
【降神歌】
於赫大晋,膺天景祥。二帝迈德,宣兹重光。我皇受命,奄有万方。郊祀配
享。礼乐孔章。神祇嘉飨,祖考是皇。克昌厥后,保祚无疆。
【天郊飨神歌】
整泰坛,祀皇神。精气感,百灵宾。蕴朱火,燎芳薪。紫烟游,冠青云。神
之体,靡象形。旷无方,幽以清。神之来,光景昭。听无闻,视无兆。神之至,
举歆歆。灵爽协,动余心。神之坐,同欢娱。泽云翔,化风舒。嘉乐奏,文中声。
八音谐,神是听。咸洁齐,并芬芳。烹牷牲,享玉觞。神悦飨,歆禋祀。祐大晋,
降繁祉。祚京邑,行四海。保天年,穷地纪。
【地郊飨神歌】
整泰折,竢皇祇。众神感,群灵仪。阴祀设,吉礼施。夜将极,时未移。祇
之体,无形象。潜泰幽,洞忽荒。祇之出,薆若有。灵无远,天下母。祗之来,
遗光景。昭若存,终冥冥。祇之至,举欣欣。舞象德,歌成文。祇之坐,同欢豫。
泽雨施,化云布。乐八变,声教敷。物咸亨,祇是娱。齐既洁,侍者肃。玉觞进,
咸穆穆。飨嘉豢,歆德馨。祚有晋,暨群生。溢九壤,格天庭。保万寿,延亿龄。
【明堂飨神歌】
经始明堂,享祀匪懈。於皇烈考,光配上帝。赫赫上帝,既高既崇。圣考是
配,明德显融。率土敬职,万方来祭。常于时假,保祚永世。
○宋南郊登歌
(《宋书·乐志》曰:“文帝元嘉二十二年迋诏颜延之造《天地郊夕牲》、
《迎送神》、《飨神》雅乐登歌篇。”)
【夕牲歌】
夤威宝命,严恭帝祖。表海炳岱,系唐胄楚。灵鉴濬文,民属睿武。奄受敷
锡,宅中拓宇。亘地称皇,罄天作主。月竁来宾,日际奉土。开元首正,礼交乐
举。六典联事,九官列序。有牷在涤,有洁在俎。以荐王衷,以答神祜。
【迎送神歌】
维圣飨帝,维孝养亲。皇乎备矣,有事上春。礼行宗祀,敬达郊禋。金枝中
树,广乐四陈。陟配在京,降德在民。奔精照夜,高燎炀晨。阴明浮烁,沈禜深
沦。告成大报,受釐元神。月御案节,星驱扶轮。遥兴远驾,曜曜振振。
【飨神歌】
营泰畤,定天衷。思心睿,谋筮从。建表蕝,设郊宫。田烛置,权火通。历
元旬,律首吉。饰紫坛,坎列室。中星兆,六宗秩。乾宇晏,地区谧。大孝昭,
祭礼供。牲日展,盛自躬。具陈器,备礼容。形舞缀,被歌钟。望帝阍,耸神跸。
灵之来,辰光溢。洁粢酌,娱太一。明辉夜,华晢日。祼既始,献又终。烟芗鬯,
报清穹。飨宋德,祚王功,休命永,福履充。

下一页:乐府诗集 卷二 郊庙歌辞二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