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乐府诗集 卷十六 鼓吹曲辞一

(鼓吹曲,一曰短箫铙歌。刘瓛定军礼云:“鼓吹未知其始也,汉班壹雄朔
野而有之矣。鸣笳以和箫声,非八音也。骚人曰‘鸣篪吹竽’是也。”蔡邕《礼
乐志》曰:“汉乐四品,其四曰短箫铙歌,军乐也。黄帝岐伯所作,以建威扬德、
风敌劝士也。”《周礼·大司乐》曰:“王师大献,则令奏恺乐。”《大司马》
曰:“师有功,则恺乐献于社。”郑康成云:“兵乐日恺,献功之乐也。”《春
秋》曰:“晋文公败楚於城濮。”《左传》曰:“振旅恺以入。”《司马法》曰:
“得意则恺乐、恺歌以示喜也。”《宋书·乐志》曰:“雍门周说孟尝君:‘鼓
吹于不测之渊。’说者云:‘鼓自一物,吹自竽籁之属,非箫鼓合奏,别为一乐
之名也。’然则短箫铙歌,此时未名鼓吹矣。应劭《汉卤簿图》,唯有骑执箛,
箛即笳,不云鼓吹。而汉世有黄门鼓吹。汉享宴食举乐十三曲,与魏世鼓吹长箫
同。长箫短箫,《伎录》并云:‘孙竹合作,执节者歌。’又《建初录》云:
‘《务成》、《黄爵》、《玄云》、《远期》,皆骑吹曲,非鼓吹曲。’此则列
於殿庭者名鼓吹,今之从行鼓吹为骑吹,二曲异也。又孙权观魏武军,作鼓吹而
还,此应是今之鼓吹。魏、晋世,又假诸将帅及牙门曲盖鼓吹,斯则其时方谓之
鼓吹矣。”按《西京杂记》:“汉大驾祠甘泉、汾阴,备千乘万骑,有黄门前后
部鼓吹。”则不独列於殿庭者名鼓吹也。汉《远如期曲》辞,有“雅乐陈”及
“增寿万年”等语,马上奏乐之意,则《远期》又非骑吹曲也。《晋中兴书》曰:
“汉武帝时,南越加置交趾、九真、日南、合浦、南海、郁林、苍梧七郡,皆假
鼓吹。”《东观汉记》曰:“建初中,班超拜长史,假鼓吹麾幢。”则短箫铙歌,
汉时已名鼓吹,不自魏、晋始也。崔豹《古今注》曰:“汉乐有黄门鼓吹,天子
所以宴乐群臣也。短箫铙歌,鼓吹之一章尔,亦以赐有功诸侯。”然则黄门鼓吹、
短箫铙歌与横吹曲,得通名鼓吹,但所用异尔。汉有《朱鹭》等二十二曲,列於
鼓吹,谓之铙歌。及魏受命,使缪袭改其十二曲,而《君马黄》、《雉子斑》
《圣人出》、《临高台》、《远如期》、《石留》、《务成》、《玄云》、《黄
爵》、《钓竿》十曲,并仍旧名。是时吴亦使韦昭改制十二曲,其十曲亦因之。
而魏、吴歌辞,存者唯十二曲,馀皆不传。晋武帝受禅,命傅玄制二十二曲,而
《玄云》、《钓竿》之名不改旧汉。宋、齐并用汉曲。又充庭十六曲,梁高祖乃
去其四,留其十二,更制新歌,合四时也。北齐二十曲,皆改古名。其《黄爵》、
《钓竿》,略而不用。后周宣帝革前代鼓吹,制为十五曲,并述功德受命以相代,
大抵多言战阵之事。隋制列鼓吹为四部,唐则又增为五部,部各有曲。唯《羽葆》
诸曲,备叙功业,如前代之制。初,魏、晋之世,给鼓吹甚轻,牙门督将五校悉
有鼓吹。宋、齐已后,则甚重矣。齐武帝时,寿昌殿南閤置《白鹭》鼓吹二曲,
以为宴乐。陈后主常遣宫女习北方箫鼓,谓之《代北》,酒酣则奏之。此又施於
燕私矣。按《古今乐录》,有梁、陈时宫悬图,四隅各有鼓吹楼而无建鼓。鼓吹
楼者,昔箫史吹箫於秦,秦人为之筑凤台。故鼓吹陆则楼车,水则楼船,其在庭
则以簨虡为楼也。梁又有鼓吹熊罴十二案,其乐器有龙头大㭎鼓、中鼓、独揭
小鼓,亦随品秩给赐焉。周武帝每元正大会,以梁案架列於悬间,与正乐合奏。
隋又於案下设熊罴貙豹,腾倚承之,以象百兽之舞。唐因之。)
○汉铙歌
【古辞】
(《古今乐录》曰:“汉鼓吹铙歌十八曲,字多讹误。一曰《朱鹭》,二曰
《思悲翁》,三曰《艾如张》,四曰《上之回》,五曰《拥离》,六曰《战城南》,
七曰《巫山高》,八曰《上陵》,九曰《将进酒》,十曰《君马黄》,十一曰
《芳树》,十二曰《有所思》,十三曰《雉子斑》,十四曰《圣人出》,十五曰
《上邪》,十六曰《临高台》,十七曰《远如期》,十八曰《石留》。又有《务
成》《玄云》、《黄爵》、《钓竿》,亦汉曲也。其辞亡。或云:汉铙歌二十一
无《钓竿》,《拥离》亦曰《翁离》。”)
【朱鹭】
(《仪礼·大射仪》曰:“建鼓在阼阶西南鼓。”《传》云:“建犹树也,
以木贯而载之,树之跗也。”《隋书·乐志》曰:“建鼓,殷所作。又栖翔鹭於
其上,不知何代所加。或曰,鹄也,取其声扬而远闻。或曰,鹭,鼓精也。或曰,
皆非也。《诗云》:‘振振鹭,鹭于飞。鼓咽咽,醉言归。’言古之君子,悲周
道之衰,颂声之息,饰鼓以鹭,存其风流。未知孰是。”孔颖达曰:“楚威王时,
有朱鹭合沓飞翔而来舞,旧鼓吹《朱鹭曲》是也。”然则汉曲盖因饰鼓以鹭而名
曲焉。宋何承天《朱路篇》曰:“朱路扬和鸾,翠盖曜金华。”但盛称路车之美,
与汉曲异矣。)
朱鹭,鱼以乌。鹭何食?食茄下。不之食,不以吐,将以问诛者。
【思悲翁】
思悲翁,唐思,夺我美人侵以遇。悲翁也,但我思。蓬首狗,逐狡兔,食交
君。枭子五,枭母六,拉沓高飞暮安宿。
【艾如张】
艾与刈同,《说文》曰:“芟草也。”如读为而,犹《春秋》曰“星陨如雨”
也。古词曰:“艾而张罗。”又曰:“雀以高飞奈雀何?”《穀梁传》曰:“艾
兰以为防,置旃以为辕门。”谓因蒐狩以习武事也。兰,香草也,言艾草以为田
之大防是也。若陈苏子卿云:“张机蓬艾侧。”唐李贺云:“艾叶绿花谁翦刻。”
俱失古题本意。
艾而张罗,行成之。四时和,山出黄雀亦有罗,雀以高飞奈雀何?为此倚欲,
谁肯礞室。
【上之回】
(《汉书》曰:“孝文十四年,匈奴入朝那萧关,遂至彭阳。使骑兵入烧回
中宫,候骑至雍甘泉。”回中地在安定,其中有宫也。《武帝纪》曰:“元封四
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通回中道,遂北出萧关。”吴兢《乐府解题》曰:
“汉武通回中道,后数出游幸焉。”沈建《广题》曰:“汉曲皆美当时之事。”
按石关,宫阙名,近甘泉宫。相如《上林赋》云“蹶石关,历封峦”是也。)
上之回所中,益夏将至。行将北,以承甘泉宫。寒暑德。游石关,望诸国。
月支臣,匈奴服。令从百官疾驱驰,千秋万岁乐无极。
【翁离】
拥离趾中可筑室,何用葺之蕙用兰。拥离趾中。
【战城南】
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为我谓乌:“且为客豪,野死谅不葬,
腐肉安能去子逃?”水深激激,蒲苇冥冥。枭骑战斗死,驽马徘徊鸣。筑室,何
以南何北,禾黍不获君何食?愿为忠臣安可得?思子良臣,良臣诚可思,朝行出
攻,暮不夜归。
【巫山高】
(《乐府解题》曰:“古词言,江淮水深,无梁可度,临水远望,思归而已。
若齐王融‘想像巫山高’,梁范云‘巫山高不极’。杂以阳台神女之事,无复远
望思归之意也。”又有《演巫山高》,不详所起。)
巫山高,高以大;淮水深,难以逝。我欲东归,害不为?我集无高曳,水何
汤汤回回。临水远望,泣下沾衣。远道之人心思归,谓之何!
【上陵】
(《古今乐录》曰:“汉章帝元和中,有宗庙食举六曲,加《重来》、《上
陵》二曲,为《上陵》食举。”《后汉书·礼仪志》曰:“正月上丁祠南郊,次
北郊、明堂、高庙、世祖庙,谓之五供。礼毕,以次上陵。西都旧有上陵。东都
之仪,太官上食,太常乐奏食举。”按古词大略言神仙事,不知与食举曲同否。
宋何承天《上陵者篇》曰:“上陵者相追攀。”但言升高望远、伤时怨叹而已。)
上陵何美美,下津风以寒。问客从何来,言从水中央。桂树为君船,青丝为
君笮,木兰为君棹,黄金错其间。沧海之雀赤翅鸿,白雁随。山林乍开乍合,曾
不知日月明。醴泉之水,光泽何蔚蔚。芝为车,龙为马,览遨游,四海外。甘露
初二年,芝生铜池中,仙人下来饮,延寿千万岁。
【将进酒】
古词曰:“将进酒,乘大白。”大略以饮酒放歌为言。宋何承天《将进酒篇》
曰:“将进酒,庆三朝。备繁礼,荐嘉肴。”则言朝会进酒,且以濡首荒志为戒。
若梁昭明太子云“洛阳轻薄子”,但叙游乐饮酒而已。
将进酒,乘大白。辨加哉,诗审搏。放故歌,心所作。同阴气,诗悉索。使
禹良工观者苦。
【君马黄】
君马黄,臣马苍,二马同逐臣马良。易之有騩蔡有赭,美人归以南,驾车
驰马,美人伤我心;佳人归以北,驾车驰马,佳人安终极。
【芳树】
(《乐府解题》曰:“古词中有云:‘妒之子愁杀人,君有他心,乐不可禁。’
若齐王融‘相思早春日’,谢朓‘早玩华池阴’,但言时暮、众芳歇绝而已。”)
芳树日月,君乱如於风。芳树不上无心温而鹄,三而为行。临兰池,心中怀
我怅。心不可匡,目不可顾,妒人之子愁杀人。君有他心,乐不可禁。王将何似,
如孙如鱼乎?悲矣。
【有所思】
(《乐府解题》曰:“古词言‘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玳
瑁簪。闻君有他心,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已往,勿复相思而与君绝’也。”按
《古今乐录》汉太乐食举第七曲亦用之,不知与此同否。若齐王融“如何有所思”,
梁刘绘“别离安可再”,但言离思而已。宋何承天《有所思篇》曰:“有所思,
思昔人,曾、闵二子善养亲。”则言生罹荼苦,哀慈亲之不得见也。)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用玉绍缭之。闻君有他心,
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鸡鸣狗
吠,兄嫂当知之。秋风肃肃晨风飔,东方须臾高知之。
【雉子斑】
(《乐府解题》曰:“古词云:‘雉子高飞止,黄鹄飞之以千里,雄来飞,
从雌视。’若梁简文帝‘妒场时向陇’,但咏雉而已。”宋何承天有《雉子游原
泽篇》,则言避世之士,抗志清霄,视卿相功名犹冰炭之不相入也。)
雉子,斑如此。之于雉梁。无以吾翁孺,雉子。知得雉子高蜚止,黄鹄蜚,
之以千里,王可思。雄来蜚从雌,视子趋一雉。雉子,车大驾马滕,被王送行所
中。尧羊蜚从王孙行。
【圣人出】
圣人出,阴阳和。美人出,游九河。佳人来,騑离哉何。驾六飞龙四时和。
君之臣明护不道,美人哉,宜天子。免甘星筮乐甫始,美人子,含四海。
【上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临高台】
(《乐府解题》曰:“古词言:‘临高台,下见清水中有黄鹄飞翻,关弓射
之,令我主万年。’若齐谢朓‘千里常思归’,但言临望伤情而已。”宋何承天
《临高台篇》曰:“临高台,望天衢,飘然轻举凌太虚。”则言超帝乡而会瑶台
也。)
临高台以轩,下有清水清且寒。江有香草目以兰,黄鹄高飞离哉翻。关弓射
鹄,令我主寿万年。
【远如期】
(一曰《远期》。《宋书·乐志》有《晚芝曲》,沈约言旧史云“诂不可解”,
疑是汉《远期曲》也。《古今乐录》曰:“汉太乐食举曲有《远期》,至魏省之。”)
远如期,益如寿。处天左侧,大乐万岁,与天无极。雅乐陈,佳哉纷。单于
自归,动如惊心。虞心大佳,万人还来,谒者引乡殿陈,累世未尝闻之。增寿万
年亦诚哉。
【石留】
石留凉阳凉石水流为沙锡以微河为香向始<奚禾>冷将风阳北逝肯无敢与于扬
心邪怀兰志金安薄北方开留离兰。
○汉铙歌上
【朱鹭】 =>梁·王僧孺
因风弄玉水,映日上金堤。犹持畏罗缴,未得异凫鹥。闻君爱白雉,兼因重
碧鸡。未能声似凤,聊变色如珪。原识昆明路,乘流饮复栖。
【同前】 =>裴宪伯
秋来惧寒劲,岁去畏冰坚。群飞向葭下,奋羽欲南迁。暂戏龙池侧,时往凤
楼前。所叹恩光歇,不得久联翩。
【同前】 =>陈·后主
参差蒲未齐,沉漾苦浮绿。朱鹭戏蘋藻,徘徊留涧曲。涧曲多岩树,逶迤复
断续。振振虽以明,汤汤今又瞩。
【同前】 =>张正见
金堤有朱鹭,刷羽望沧瀛。周诗振雅曲,汉鼓发奇声。时将赤雁并,乍逐彩
鸾行。别有翻潮处,异色不相惊。
【同前】 =>苏子卿
玉山一朱鹭,容与入王畿。欲向天池饮,还绕上林飞。金堤晒羽翮,丹水浴
毛衣。非贪葭下食,怀恩自远归。
【同前】 =>唐·张籍
翩翩兮朱鹭,来泛春塘栖绿树。羽毛如翦色如染,远飞欲下双翅敛。避人引
子入深堑,动处水纹开滟滟。谁知豪家网尔躯,不如饮啄江海隅。
【艾如张】 =>陈·苏子卿
谁在闲门外,罗家诸少年。张机蓬艾侧,结网槿篱边。若能飞自勉,岂为缯
所缠。黄雀傥为诫,朱丝犹可延。
【同前】 =>唐·李贺
锦襜褕,绣裆襦。强强饮啄哺尔雏。陇东卧穟满风雨,莫信笼媒陇西去。齐
人织网如素空,张在野春平碧中。网丝漠漠无形影,误尔触之伤首红。艾叶绿花
谁剪刻,中藏祸机不可测。
【上之回】 =>梁·简文帝
前旆拂回中,后车临桂宫。轻丝驻云罕,春色绕川风。桃林方灼灼,柳路日
曈曈。笳声骇胡骑,清磬詟山戎。微臣今拜手,原帝永无穷。
【同前】 =>陈·张正见
林光称避暑,回中乃吉行。龙媒蹑影駃,玉辇御云轻。风乌绕鳷鹊,彩鹢
照昆明。欲知钟箭远,遥听宝鸡声。
【同前】 =>隋·萧悫
发轫城西畤,回舆事北游。山寒石道冻,叶下故宫秋。朔路传清警,边风卷
画旒。岁馀巡省毕,拥仗返皇州。
【同前】 =>陈子良
承平重游乐,诏跸上之回。属车响流水,清笳转落梅。岭云盖道转,岩花映
绶开。下辇便高宴,何如在瑶台。
【同前】 =>唐·卢照邻
回中道路险,萧关烽候多。五营屯北地,万乘出西河。单于拜玉玺,天子按
雕戈。振旅汾川曲,秋风横大歌。
【同前】 =>李白
三十六离宫,楼台与天通。阁道步行月,美人愁烟空。恩疏宠不及,桃李伤
春风。淫乐意何极,金舆向回中。万乘出黄道,千旗扬彩虹。前军细柳北,后骑
甘泉东。岂问渭川老,宁邀襄野童。但慕瑶池宴,归来乐未穷。
【同前】 =>李贺
上之回,大旗喜。悬虹彗,挞凤尾。剑匣破,舞蛟龙。蚩尤死,鼓逢逢。天
高庆雷齐坠地,地无惊烟海千里。
【战城南】 =>梁·吴均
躞蹀青骊马,往战城南畿。五历鱼丽阵,三入九重围。名慑武安将,血污奏
王衣。为君意气重,无功终不归。
【同前】 =>陈·张正见
蓟北驰胡骑,城南接短兵。云屯两阵合,剑聚七星明。旗交无复影,角愤有
馀声。战罢披军策,还嗟李少卿。
【同前】 =>唐·卢照邻
将军出紫塞,冒顿在乌贪。笳喧雁门北,阵翼龙城南。雕弓夜宛转,铁骑晓
参潭。应须驻白日,为待战方酣。
【同前】 =>李白
去年战,桑乾源;今年战,葱河道。洗兵条支海上波,放马天山雪中草。万
里长征战,三军尽衰老。匈奴以杀戮为耕作,古来唯见白骨黄沙田。秦家筑城备
胡处,汉家还有烽火然。烽火然不息,征战无已时。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
悲。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士卒涂草莽,将军空尔为。乃知兵者是凶器,
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同前】 =>刘驾
城南征战多,城北无饥鸦。白骨马蹄下,谁言皆有家。城前水声苦,倏忽流
万古。莫争城外地,城里有闲土。
【同前二首】 =>僧贯休
万里桑乾傍,茫茫古蕃壤。将军貌憔悴,抚剑悲年长。胡兵尚陵逼,久住亦
非强。邯郸少年辈,个个有伎俩,拖枪半夜去,雪片大如掌。
碛中有阴兵,战马时惊蹶。轻猛李陵心,摧残苏武节。黄金锁子甲,风吹色
如铁。十载不封侯,茫茫向谁说。

上一页:乐府诗集 卷十五 燕射歌辞三 下一页:乐府诗集 卷十七 鼓吹曲辞二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