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乐府诗集 卷四十六 清商曲辞三

○吴声歌曲三
【懊侬歌十四首】
(《古今乐录》曰:“《懊侬歌》者,晋石崇绿珠所作,唯‘丝布涩难缝’
一曲而已。后皆隆安初民间讹谣之曲。宋少帝更制新歌三十六曲。齐太祖常谓之
《中朝曲》,梁天监十一年,武帝敕法云改为《相思曲》。”《宋书·五行志》
曰:“晋安帝隆安中,民忽作《懊恼歌》,其曲中有‘草生可揽结,女儿可揽抱’
之言。桓玄既篡居天位,义旗以三月二日扫定京师,玄之宫女及逆党之家子女妓
妾悉为军赏。东及瓯越,北流淮泗,人皆有所获焉。时则草可结事,则女可抱信
矣。”)
丝布涩难缝,今侬十指穿。黄牛细犊车,游戏出孟津。
江中白布帆,乌布礼中帷。撢如陌上鼓,许是侬欢归。
江陵去扬州,三千三百里。已行一千三,所有二千在。
寡妇哭城颓,此情非虚假。相乐不相得,抱恨黄泉下。
内心百际起,外形空殷勤。既就颓城感,敢言浮花言。
我与欢相怜,约誓底言者。常欢负情人,郎今果成诈。
我有一所欢,安在深阁里。桐树不结花,何由得梧子。
长樯铁鹿子,布帆阿那起。诧侬安在间,一去三千里。
暂薄牛渚矶,欢不下廷板。水深沾侬衣,白黑何在浣。
爱子好情怀,倾家料理乱。揽裳未结带,落托行人断。
月落天欲曙,能得几时眠。凄凄下床去,侬病不能言。
发乱谁料理,讬侬言相思。还君华艳去,催送实情来。
山头草,欢少。四面风,趋使侬颠倒。
懊恼奈何许,夜闻家中论,不得侬与汝。
【懊恼曲】 =>唐·温庭筠
藕丝作线难胜针,蕊粉染黄那得深。玉白兰芳不相顾,倡楼一笑轻千金。莫
言自古皆如此,健剑刜钟铅绕指。三秋庭绿尽迎霜,惟有荷花守红死。西江小
吏朱斑轮,柳缕吐牙香玉春。两股金钗已相许,不令独作空城尘。悠悠楚水流如
马,恨紫愁红满平野。野土千年怨不平,至今烧作鸳鸯瓦。
【华山畿二十五首】
(《古今乐录》曰:“《华山畿》者,宋少帝时懊恼一曲,亦变曲也。少帝
时,南徐一士子,从华山畿往云阳。见客舍有女子年十八九,悦之无因,遂感心
疾。母问其故,具以启母。母为至华山寻访,见女具说闻感之因。脱蔽膝令母密
置其席下卧之,当已。少日果差。忽举席见蔽膝而抱持,遂吞食而死。气欲绝,
谓母曰:‘葬时车载,从华山度。’母从其意。比至女门,牛不肯前,打拍不动。
女曰:‘且待须臾。’妆点沐浴,既而出。歌曰:‘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活
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棺应声开,女透入棺,家人叩打,无如之
何,乃合葬,呼曰神女冢。”)
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生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
闻欢大养蚕,定得几许丝。所得何足言,奈何黑瘦为?
夜相思,投壶不停箭,忆欢作娇时。
开门枕水渚,三刀治一鱼,历乱伤杀汝。
未敢便相许,夜闻侬家论,不持侬与汝。
懊恼不堪止,上床解要绳,自经屏风里。
啼著曙,泪落枕将浮,身沈被流去。
将懊恼,石阙昼夜题,碑泪常不燥。
别后常相思,顿书千丈阙,题碑无罢时。
奈何许,所欢不在间,娇笑向谁绪。
隔津叹,牵牛语织女,离泪溢河汉。
啼相忆,泪如漏刻水,昼夜流不息。
著处多遇罗,的的往年少,艳情何能多。
无故相然我,路绝行人断,夜夜故望汝。
一坐复一起,黄昏人定后,许时不来已。
摩可侬,巷巷相罗截,终当不置汝。
不能久长离,中夜忆欢时,抱被空中啼。
腹中如汤灌,肝肠寸寸断,教侬底聊赖。
相送劳劳渚,长江不应满,是侬泪成许。
奈何许,天下何人限,慊慊只为汝。
郎情难可道,欢行豆挟心,见荻多欲绕。
松上萝,愿君如行云,时时见经过。
夜相思,风吹窗帘动,言是所欢来。
长鸣鸡,谁知侬念汝,独向空中啼。
腹中如乱丝,愦愦适得去,愁毒已复来。
【读曲歌八十九首】
(《宋书·乐志》曰:“《读曲歌》者,民间为彭城王义康所作也。其歌云
‘死罪刘领军,误杀刘第四’是也。”《古今乐录》曰:“《读曲歌》者,元嘉
十七年袁后崩,百官不敢作声歌,或因酒宴,止窃声读曲细吟而已,以此为名。”
按义康被徙,亦是十七年。南齐时,朱硕仙善歌吴声《读曲》。武帝出游钟山,
幸何美人墓。硕仙歌曰:“一忆所欢时,缘山破芿荏。山神感侬意,盘石锐
锋动。”帝神色不悦,曰:“小人不逊,弄我。”时朱子尚亦善歌,复为一曲云
“暖暖日欲冥,观骑立蜘蟵。太阳犹尚可,且愿停须臾。”於是俱蒙厚赉。)
花钗芙蓉髻,双须如浮云。春风不知著,好来动罗裙。
念子情难有,已恶动罗裙,听侬入怀不?
红蓝与芙蓉,我色与欢敌。莫案石榴花,历乱听侬摘。
千叶红芙蓉,照灼绿水边。馀花任郎摘,慎莫罢侬莲。
思欢久,不爱独枝莲,只惜同心藕。
打坏木栖床,谁能坐相思。三更书石阙,忆子夜啼碑。
奈何不可言,朝看莫牛迹,知是宿蹄痕。
娑拖何处归,道逢播掿郎。口朱脱去尽,花钗复低昂。
所欢子,莲从胸上度,刺忆庭欲死。
揽裳踱,跣把丝织履,故交白足露。
上知所,所欢不见怜,憎状从前度。
思难忍,络甖语酒壶,倒写侬顿尽。
上树摘桐花,何悟枝枯燥。迢迢空中落,遂为梧子道。
桐花特可怜,愿天无霜雪,梧子解千年。
柳树得春风,一低复一昂。谁能空相忆,独眠度三阳。
折杨柳,百鸟园林啼,道欢不离口。
縠衫两袖裂,花钗须边低。何处分别归,西上古馀啼。
所欢子,不与他人别,啼是忆郎耳。
披被树明灯,独思谁能忍。欲知长寒夜,兰灯倾壶尽。
坐起叹,汝好愿他甘,丛香倾筐入怀抱。
逋发不可料,憔悴为谁睹?欲知相忆时,但看裙带缓几许。
忆欢不能食,徘徊三路间,因风觅消息。
朝日光景开,从君良燕游。愿如卜者策,长与千岁龟。
所欢子,问春花,可怜,摘插裲裆里。
芳萱初生时,知是无忧草。双眉画未成,那能就郎抱。
百花鲜,谁能怀春日,独入罗帐眠。
闻欢得新侬,四支懊如垂。鸟散放行路井中,百翅不能飞。
怜欢敢唤名,念欢不呼字。连唤欢复欢,两誓不相弃。
奈何许,石阙生口中,衔碑不得语。
白门前,乌帽白帽来。白帽郎是侬,良不知乌帽郎是谁?
初阳正二月,草木郁青青。蹑履步前园,时物感人情。
青幡起御路,绿柳荫驰道。欢赠玉树筝,侬送千金宝。
桃花落已尽,愁思犹未央。春风难期信,讬情明月光。
计约黄昏后,人断犹未来。闻欢开方局,已复将谁期。
自从别郎后,卧宿头不举。飞龙落药店,骨出只为汝。
日光没已尽,宿鸟纵横飞。徙倚望行云,躞蹀待郎归。
百度不一回,千书信不归。春风吹杨柳,华艳空徘徊。
音信阔弦朔,方悟千里遥。朝霜语白日,知我为欢消。
合冥过藩来,向晓开门去。欢取身上好,不为侬作虑。
五鼓起开门,正见欢子度。何处宿行还,衣被有霜露。
本自无此意,谁交郎举前。视侬转迈迈,不复来时言。
自我别欢后,叹音不绝响。茱萸持捻泥,龛有杀子像。
家贫近店肆,出入引长事。郎君不浮华,谁能呈实意。
念日行不遇,道逢播掿郎。查灭衣服坏,白肉亦黯疮。
歔欷暗中啼,斜日照帐里。无油何所苦,但使天明尔。
黄丝咡素琴,泛弹弦不断。百弄任郎作,唯莫《广陵散》。
思欢不得来,抱被空中语。月没星不亮,持底明侬绪。
诈我不出门,冥就他侬宿。鹿转方相头,丁倒欺人目。
欢但且还去,遗信相参伺。契儿向高店,须臾侬自来。
欲行一过心,谁我道相怜。摘菊持饮酒,浮华著口边。
语我不游行,常常走巷路。败桥语方相,欺侬那得度。
阔面行负情,诈我言端的。画背作天图,子将负星历。
君行负怜事,那得厚相於。麻纸语三葛,我薄汝粗疏。
黄天不灭解,甲夜曙星出。漏刻无心肠,复令五更毕。
打杀长鸣鸡,弹去乌臼鸟,愿得连冥不复曙,一年都一晓。
空中人住在,高墙深阁里。书信了不通,故使风往尔。
侬心常慊慊,欢行由预情。雾露隐芙蓉,见莲讵分明。
非欢独慊慊,侬意亦驱驱。双灯俱时尽,奈许两无由。
谁交强缠绵,常持罢作虑。作生隐藕叶,莲侬在何处。
相怜两乐事,黄作无趣怒。合散无黄连,此事复何苦!
谁交强缠绵,常持罢作意。走马织悬帘,薄情奈当驶。
执手与欢别,合会在何时?明灯照空局,悠然未有期。
百忆却欲噫,两眼常不燥。蕃师五鼓行,离侬何太早!
合笑来向侬,一抱不能置。领后千里带,那顿谁多媚。
欢相怜,今去何时来?裲裆别去年,不忍见分题。
欢相怜,题心共饮血。梳头入黄泉,分作两死计。
娇笑来向侬,一抱不能已。湖燥芙蓉萎,莲汝藕欲死。
欢心不相怜,慊苦竟何已?芙蓉腹里萎,莲汝从心起。
下帷掩灯烛,明月照帐中。无油何所苦,但使天明侬。
执手与欢别,欲去情不忍。馀光照己藩,坐见离日尽。
种莲长江边,藕生黄檗浦。必得莲子时,流离经辛苦。
人传我不虚,实情明把纳。芙蓉万层生,莲子信重沓。
闻乖事难怀,况复临别离。伏龟语石板,方作千岁碑。
铃荡与时竞,不得寻倾虑。春风扇芳条,常念花落去。
坐倚无精魂,使我生百虑。方局十七道,期会是何处?
暂出白门前,杨柳可藏乌。欢作沈水香,侬作博山炉。
十期九不果,常抱怀恨生。然灯不下炷,有油那得明。
自从近日来,了不相寻博。竹帘裲裆题,知子心情薄。
下帷灯火尽,朗月照怀里。无油何所苦,但令天明尔。
近日莲违期,不复寻博子。六筹翻双鱼,都成罢去已。
一夕就郎宿,通夜语不息。黄檗万里路,道苦真无极。
登店卖三葛,郎来买丈馀。合匹与郎去,谁解断粗疏。
侬亦粗经风,罢顿葛帐里,败许粗疏中。
紫草生湖边,误落芙蓉里。色分都未获,空中染莲子。
闺阁断信使,的的两相忆。譬如水上影,分明不可得。
逍遥待晓分,转侧听更鼓。明月不应停,特为相思苦。
罢去四五年,相见论故情。杀荷不断藕,莲心已复生。
辛苦一朝欢,须臾情易厌。行膝点芙蓉,深莲非骨念。
慊苦忆侬欢,书作后非是。五果林中度,见花多亿子。
【同前五首】 =>唐·张祜
窗中独自起,帘外独自行。愁见蜘蛛织,寻思直到明。
碓上人不舂,窗中丝罢络。看渠驾去车,定是无四角。
不见心相许,徒云脚漫勤。摘荷空摘叶,是底采莲人。
窗外山魈立,知渠脚不多。三更机底下,摸著是谁梭。
郎去摘黄瓜,郎来收赤枣。郎耕种麻地,今作西舍道。

上一页:乐府诗集 卷四十五 清商曲辞二 下一页:乐府诗集 卷四十七 清商曲辞四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