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乐府诗集 卷九十九 新乐府辞十

○新乐府下(唐·白居易)
【八骏图】
穆王八骏天马驹,后人爱之写为图。背如龙兮颈如象,骨竦筋高脂肉壮。日
行万里速如飞,穆王独乘何所之?四荒八极踏欲遍,三十二蹄无歇时。属车轴折
趁不及,黄屋草生弃若遗。瑶池西赴王母宴,七庙经年不亲荐。璧台南与盛姬游,
明堂不复朝诸侯。白云黄竹歌声动,一人荒乐万人愁。周从后稷至文、武,积德
累功世勤苦。岂知才及五代孙,心轻王业如灰土。由来尤物不在大,能荡君心则
为害。文帝却之不肯乘,千里马去汉道兴。穆王得之不为戒,八骏驹来周室坏。
至今此物世称珍,不知房星之精下为怪。《八骏图》,君莫爱。
【涧底松】
(左太冲诗曰:“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世
胄蹑高位,英俊沈下僚。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金、张藉旧业,七叶珥汉貂。
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涧底松》盖取诸此。)
有松百尺大十围,生在涧底寒且卑。涧深山险人路绝,老死不逢工度之。天
子明堂欠梁木,此求彼有两不知。谁谕苍苍造物意,但与之材不与地。金、张世
禄原宪贫,牛衣寒贱貂蝉贵。貂蝉与牛衣,高下虽有殊,高者未必贤,下者未必
愚。君不见沉沉海底生珊瑚,历历天上种白榆。
【牡丹芳】
牡丹芳,牡丹芳,黄金蕊绽红玉房。千片赤英霞烂烂,百枝绛艳灯煌煌。照
地初开锦绣段,当风不结兰麝囊。仙人琪树白无色,王母桃花小不香。宿露轻盈
泛紫艳,朝阳照耀生红光。红紫二色间深浅,向背万态随低昂。映叶多情隐羞面,
卧丛无力含醉妆。低娇笑容疑掩口,凝思怨人如断肠。秾姿贵彩信奇绝,杂卉乱
花无比方。石竹金钱何细碎,芙蓉芍药苦寻常。遂使王公与卿士,游花冠盖日相
望。轻车软轝贵公主,香衫细马豪家郎。卫公宅静闭东院,西明寺深开北廊。戏
蝶双舞看人久,残莺一声春日长。共愁日照芳难驻,仍张帷幕垂阴凉。花开花落
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三代以还文胜质,人心重华不重实。重华直至牡丹芳,
其来有渐非今日。元和天子忧农桑,恤下动天天降祥。去岁嘉禾生九穗,田中寂
寞无人至。今年瑞麦分两岐,君心独喜无人知。无人知,可叹息,我愿暂求造化
力,减却牡丹妖艳色。少回卿士爱花心,同似吾君忧稼穑。
【红线毯】
(《白居易传》曰:“贞元中,宣州进开样红线毯。”)
红线毯,择茧缫丝清水煮,拣丝练线红蓝染。染为红线红於蓝,织作披香殿
上毯。披香殿广十丈馀,红线织成可殿铺。彩丝茸茸香拂拂,线软花虚不胜物。
美人路上歌舞来,罗袜绣鞋随步没。太原毯涩毳缕硬,蜀都褥薄锦花冷。不如此
毯温且柔,年年十月来宣州。宣城太守加样织,自谓为臣能竭力。百夫同担进宫
中,线厚丝多卷不得。宣城太守知不知,一丈毯,千两丝,地不知寒人要暖,少
夺人衣作地衣。
【杜陵叟】
杜陵叟,杜陵居,岁种薄田一顷馀。三月无雨旱风起,麦苗不秀多黄死。九
月降霜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干。长吏明知不申破,急敛暴征求考课。典桑卖地
纳官租,明年衣食将何如!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
爪锯牙食人肉。不知何人奏皇帝,帝心恻隐知人弊。白麻纸上书德音,京畿尽放
今年税。昨日里胥方到门,手持敕牒榜乡村。十家租税九家毕,虚受吾君蠲免恩。
【缭绫】
缭绫缭绫何所似?不似罗绡与纨绮,应似天台山上月明前,四十五尺瀑布泉。
中有文章又奇绝,地铺白烟花簇雪。织者何人衣者谁?越溪寒女汉宫姬。去年中
使宣口敕,天上取样人间织。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广裁衫袖长制
裙,金斗熨波刀翦文。异彩奇文相隐映,转侧看花花不定。昭阳舞人恩正深,春
衣一对直千金。汗沾粉污不再著,曳土拖泥无惜心。缭绫织成费功绩,莫比寻常
缯与帛。丝细缫多女手疼,札札千声不盈尺。昭阳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
【卖炭翁】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
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
晓驾不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
者白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馀斤,宫使驱将惜不
得。半疋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母别子】
母别子,子别母,白日无光哭声苦。关西骠骑大将军,去年破虏新策勋。敕
赐金钱二百万,洛阳迎得如花人。新人迎来旧人弃,掌上莲花眼中刺。宠新弃旧
未足悲,悲在君家留两儿。一始扶床一初坐,坐啼行哭牵人衣。以汝夫妇新嬿
婉,使我母子生别离。不如林中乌与鹊,母不失雏雄伴雌。应似后园桃李树,花
落随风子在枝。新人新人听我语,洛阳无限红楼女,但愿将军重立功,更有新人
胜於汝。
【阴山道】
阴山道,阴山道,纥逻敦肥水泉好。每至戎人送马时,道傍千里无纤草。草
尽泉枯马病羸,飞龙但印骨与皮。五十匹缣易一匹,缣去马来无了日。养无所用
土非宜,每岁死伤十六七。缣丝不足女工苦,疏织短截充匹数。藕丝蛛网三丈馀,
回鹘诉称无用处。咸安公主号可敦,远为可汗频奏论。元和二年下新敕,内出金
帛酬马直。仍诏江淮马价缣?从此不令疏短织。合罗将军呼万岁,捧授金银与缣
彩。谁知黠虏启贪心,明年马多来一倍。缣渐好,马渐多,阴山虏,奈尔何。
【时世妆】
时世妆,时世妆,出自城中传四方。时世流行无远近,腮不施朱面无粉。乌
膏注唇唇似泥,双眉昼作八字低。妍蚩黑白失本态,妆成尽似含悲啼。圆鬟垂鬓
椎髻样,斜红不晕赭面状。昔闻被发伊川中,幸有见之知有戎。元和妆梳君记取,
髻椎面赭非华风。
【李夫人】
汉武帝,初哭李夫人。夫人病时不肯别,死后留得生前恩。君恩不尽念未已,
甘泉殿里令写真。丹青画出竟何益,不言不笑愁杀人。又令方士合灵药,玉釜煎
炼金炉焚。九华帐中夜悄悄,反魂香降夫人魂。夫人之魂在何许?香烟引到焚香
处。既来何苦不须臾,缥缈悠扬还灭去。去何速兮来何迟,是耶非耶两不知。翠
蛾彷彿平生貌,不似昭阳寝疾时。魂之不来君心苦,魂之来兮君亦悲。背灯隔
帐不得语,安用暂来还见违。伤心不独汉武帝,自古及今皆若斯。君不见穆王三
日哭,重璧台前伤盛姬。又不见泰陵一掬泪,马嵬坡下念杨妃,纵令妍姿艳质化
为土,此恨长在无销期。生亦惑,死亦惑,尤物惑人忘不得。人非木石皆有情,
不如不遇倾城色。
【陵园妾】
陵园妾,颜色如花命如叶。命如叶薄将奈何,一奉寝宫年月多。年月多,奉
愁秋思知何限。青丝发落丛鬓疏,红玉肤销系裙慢。忆昔宫中被妒猜,因谗得罪
配陵来。老母啼呼趁车别,中官监送销门回。山宫一闭无开日,未死此身不令出。
松门到晓月徘徊,柏城尽日风萧瑟。松门柏城幽闭深,闻蝉听燕感光阴。眼看菊
蕊重阳泪,手把梨花寒食心。把花掩泪无人见,绿芜墙绕青苔院。四季徒支妆粉
钱,一朝不识君王面。遥想六宫奉至尊,宣徽雪夜浴堂春。雨露之恩不及者,犹
闻不啻三千人。三千人,我尔君恩何厚薄?愿令轮转直陵园,三岁一来均苦乐。
【盐商妇】
盐商妇,多金帛,不事田农与蚕绩。南北东西不失家,风水为乡船作宅。本
是扬州小家女,嫁得西江大商客。绿鬟富去金钗多,皓腕肥来银钏窄。前呼苍头
后叱婢,问尔因何得如此。婿作盐商十五年,不属州县属天子。每年盐利入官时,
少入宫家多入私。官家利薄私家厚,盐铁尚书远不知。何况江头鱼米贱,红鲙黄
橙香稻饭。饱食浓妆倚柂楼,两朵红腮花欲绽。盐商妇,有幸嫁盐商。终朝美
饭食,终岁好衣裳。好衣美食有来处,亦须惭愧桑弘羊。桑弘羊,死已久,不独
汉时今亦有。
【杏为梁】
杏为梁,桂为柱,何人堂室李开府。碧砌红轩色未干,去年身殁今移主。高
其墙,大其门,谁家第宅卢将军。素泥朱皮光未灭,今岁官收别赐人。开府之堂
将军宅,造未成时头已白。逆旅重居逆旅中,心是主人身是客。更有愚夫念身后,
心虽甚长计非久。穷著极丽越规模,付子传孙今保守。莫教门外过客闻,抚掌回
头笑杀君。君不见马家宅,尚犹存,宅门题作奉宸园。君不见魏家宅,属他人,
诏赎赐还五代孙。俭存奢失今在目,安用高墙围大屋。
【井底引银瓶】
井底引银瓶,银瓶欲上丝绳绝。石上磨玉簪,玉簪欲成中央折。瓶沉簪折知
奈何,似妾今朝与君别。忆昔在家为女时,人言举动有殊姿。婵娟两鬓秋蝉翼,
宛转双蛾远山色。笑随戏伴后园中,此时与君未相识。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
马傍垂杨。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知君断肠共君语,君指南山松柏
树。感君松柏化为心,暗合双鬟逐君去。到君家舍五六年,君家大人频有言。聘
则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蘋蘩。终知君家不可住,其奈出门无去处。岂无父母
在高堂,亦有亲情满故乡。潜来更不通消息,今日悲羞归不得。为君一日恩,误
妾百年身。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
【官牛】
官牛官牛驾官车,浐水岸边般载沙。一石沙,几斤重,朝载暮载将何用?载
向五门官道西,绿槐阴下铺沙堤。昨来新拜右丞相,恐怕泥涂污马蹄。右丞相,
马蹄踏沙虽净洁,牛领牵车欲流血。右丞相,但能济人治国调阴阳,官牛领穿亦
无妨。
【紫毫笔】
紫毫笔,尖如锥兮利如刀。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饮泉生紫毫。宣城之人采
为笔,千万毛中拣一毫。毫虽轻,功甚重,管勒工名充岁贡,君兮臣兮勿轻用。
勿轻用,将何如?原赐东西府御史,愿颁左右台起居。搦管趋入黄金阙,抽毫立
在白玉除。臣有奸邪正衙奏,君有动言直笔书。起居郎,侍御史,尔知紫亮不易
致。每岁宣城进笔时,紫毫之价如金贵。慎勿空将弹失仪,慎勿空将录制词。
【隋堤柳】
(《通典》曰:“隋炀帝大业初,发河南诸郡男女百馀万开通济渠,自西苑
引穀、洛水达于河,又引河通于淮海。”《大业拾遗记》曰:“炀帝将幸江都,
命云屯将军麻祜谋濬黄河入汴堤,使胜巨舰,所谓隋堤也。”)
隋堤柳,岁久年深尽衰朽。风飘飘兮雨萧萧,三株两株汴河口。老枝病叶愁
杀人,曾经大业年中春。大业年中炀天子,种柳成行夹流水。西自黄河东至淮,
绿阴一千三百里。大业末年春暮月,柳色如烟絮如雪。南幸江都恣佚游,应此柳
系龙舟。紫髯郎将护锦缆,青娥御史直迷楼。海内财力此时竭,舟中歌笑何日休。
上荒下困势不久,宗社之危如缀旒。炀天子,自言福祚长无穷,岂知皇子封酅
公。龙舟未过彭城阁,义旗已入长安宫。萧墙祸生人事变。宴驾不得归奏中。土
坟数尺何处葬,吴公台下多悲风。二百年来汴河路,沙草和烟朝复暮。后天何以
鉴前王,请看隋堤亡国树。
【草茫茫】
草茫茫,土苍苍。苍苍茫茫在何处?骊山脚下奏皇墓。墓中下锢三重泉,当
时自以为深固。下流水银象江海,上缀珠光作乌兔。别为天地於其间,拟将富贵
随身去。一朝盗掘坟陵破,龙椁神堂三月火。可怜宝玉归人间,暂借泉中买身祸。
奢者狼藉俭者安,一凶一吉在眼前。凭君回首向南望,汉文葬在霸陵原。
【古冢狐】
古冢狐,妖且老,化为妇人颜色好。头变云鬟面变妆,大尾曳作长红裳。徐
徐行傍荒村路,日欲暮时人静处。或歌或舞或悲啼,翠眉不动花颜低。忽然一笑
千万态,见者十人八九迷。假色迷人犹若是,真色迷人应过此。彼真此假俱迷人,
人心恶假贵重真。狐假女妖害犹浅,一朝一夕迷人眼。女为狐媚害即深,日长月
长溺人心。何况褒妲之色善蛊惑,能丧人家覆人国。君看为害浅深间,岂将假色
同真色。
【黑潭龙】
黑潭水深色如墨,传有神龙人不识。潭上架屋官立祠,龙不能神人神之。丰
凶水旱与疾疫,乡里皆言龙所为。家家养豚漉清酒,朝祈暮赛依巫口。神之来兮
风飘飘,纸钱动兮锦伞摇。神之去兮风亦静,香火灭兮杯盘冷。肉堆潭岸石,酒
泼庙前草。不知龙神飨几多,林鼠山狐长醉饱。狐何幸,豚何辜,年年杀豚将喂
狐。狐假龙神食豚尽,九重泉底龙知无?
【天可度】
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但见丹诚赤如血,谁知伪言巧似簧。劝
君掩鼻君莫掩,使君夫妇为参商。劝君掇蜂君莫掇,使君父子成豺狼。海底鱼兮
天上鸟,高可射兮深可钓,唯有人心相对时,咫尺之间不能料。君不见李义府之
辈笑欣欣,笑中有刀潜杀人。阴阳神变皆可测,不测人间笑是瞋。
【秦吉了】
(《唐书·乐志》曰:“岭南有鸟,似鸲鹆而稍大,乍视之不相分辨,笼养
久则能言无不通,南人谓之吉了。开元初,广州献之,声音雄重,委曲识人情,
惠於鹦鹉远矣。《汉书·武帝本纪》书南越献驯象、能言鸟,即吉了也。”)
奏吉了,出南中,彩毛青黑花颈红。耳聪心惠舌端巧,鸟语人言无不通。昨
日长爪鸢,今朝大觜乌,鸢捎孔燕一窠覆,乌啄母鸡双眼枯。鸡号堕地燕惊去,
然后拾卵攫其雏。岂无雕与鹗,嗉中肉饱不肯搏,亦有鸾鹤群,闲立飏高如不闻。
秦吉了,人云尔是能言鸟,岂不见鸡燕之冤苦。吾闻凤凰百鸟主,尔竟不为凤凰
之前致一言,安用噪噪闲言语。
【鸦九剑】
欧冶子死千年后,精灵暗授张鸦九。鸦九铸剑吴山中,天与日时神借功。金
铁腾精火翻焰,踊跃求为镆铘剑。剑成未试十馀年,有客持金买一观。谁知开匣
长思用,三尺青蛇不肯蟠。客有心,剑无口,客代剑言告鸦九:君勿矜我玉可切,
君勿夸我钟可刜,不如持我决浮云,无今漫漫蔽白日。为君使无私之光及万物,
蛰虫昭苏萌草出。
【采诗官】
(《汉书·艺文志》曰:“哀乐之心感而歌咏之声发,诵其言谓之诗,咏其
声谓之歌。故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政也。”《食货志》
曰:“孟春之月,行人振木铎徇于路以采诗,献之大师,比其音律以献於天子。”
采诗,谓采取怨刺之诗也。)
采诗官,采诗听歌导人言。言者无罪闻者诫,下流上通上下泰。周灭秦兴至
隋氏,十代采诗官不置。郊庙登歌赞君美,乐府艳词悦君意。若求兴谕规刺言,
万句千章无一字。不是章句无规刺,渐及朝廷绝讽议。诤臣杜口为冗员,谏鼓高
悬作虚器。一人员扆常端默,百辟入门两自媚。夕郎所贺皆德音,春官每奏唯祥
瑞。君之堂兮十里远,君之门兮九重閟。君耳唯闻堂上言,君眼不见门前事。贪
吏害民无所忌,奸臣蔽君无所畏。君不见厉王、胡亥之末年,群臣有利君无利。
君兮君兮愿听此,欲开壅蔽远人情,先向歌诗求讽刺。

上一页:乐府诗集 卷九十八 新乐府辞九 下一页:乐府诗集 卷一百 新乐府辞十一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