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五十六 陈丞相世家 第二十六
  陈丞相平者,阳武户牖乡人也。①少时家贫,好读书,有田三十亩,独与兄伯居。
伯常耕田,纵平使游学。平为人长*[大]*美色。人或谓陈平曰:“贫何食而肥若是?”
其嫂嫉平之不视家生产,曰:“亦食嗳核耳。②有叔如此,不如无有。”伯闻之,逐其
妇而□之。

    注①集解徐广曰:“阳武属魏地。户牖,今为东昏县,属陈留。”索隐徐广云“阳
武属魏”,而地理志属河南郡,盖后阳武分属梁国耳。徐又云“户牖,今为东昏县,属
陈留”,与汉书地理志同。按:是秦时户牖乡属阳武,至汉以户牖为东昏县,隶陈留郡
也。正义陈留风俗传云:“东昏县,韂地,故阳武之户牖乡也。”
    括地志云:“东昏故城在汴州陈留县东北九十里。”
    注②集解徐广曰:“核音核。”骃案:孟康曰“麦嗳中不破者也”。晋灼曰“核音
纥,京师谓□屑为纥头”。
    及平长,可娶妻,富人莫肯与者,贫者平亦耻之。久之,户牖富人有张负,①张负
女孙五嫁而夫辄死,人莫敢娶。平欲得之。邑中有丧,平贫,侍丧,以先往后罢为助。
张负既见之丧所,独视伟平,平亦以故后去。负随平至其家,家乃负郭②穷巷,以獘席
为门,然门外多有长者车辙。③张负归,谓其子仲曰:“吾欲以女孙予陈平。”
    张仲曰:“平贫不事事,一县中尽笑其所为,独柰何予女乎?”负曰:“人固有好
美如陈平而长贫贱者乎?”卒与女。为平贫,乃假贷币以聘,予酒肉之资以内妇。负诫
其孙曰:“毋以贫故,事人不谨。事兄伯如事父,事嫂如母。”④平既娶张氏女,赍用
益饶,游道日广。

    注①索隐按:负是妇人老宿之称,犹“武负”之类也。然此张负既称富人,或恐是
丈夫尔。
    注②索隐高诱注战国策云“负背郭居也”。
    注③索隐一作“轨”。按:言长者所乘安车,与载运之车轨辙或别。
    注④集解兄伯已逐其妇,此嫂疑后娶也。
    里中社,平为宰,①分肉食甚均。父老曰:“善,陈孺子之为宰!”平曰:“嗟乎,
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是肉矣!”

    注①索隐其里名库上里。知者,据蔡邕陈留东昏库上里社碑云“惟斯库里,古阳武
之牖乡”。陈平由此社宰,遂相高祖也。
    陈涉起而王陈,使周市略定魏地,立魏咎为魏王,与秦军相攻于临济。陈平固已前
谢其兄伯,①从少年往事魏王咎于临济。魏王以为太仆。说魏王不听,人或谗之,陈平
亡去。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谢语其兄往事魏。”
    久之,项羽略地至河上,陈平往归之,从入破秦,赐平爵卿。①项羽之东王彭城也,
汉王还定三秦而东,殷王反楚。项羽乃以平为信武君,将魏王咎客在楚者以往,击降殷
王而还。项王使项悍拜平为都尉,赐金二十溢。居无何,汉王攻下殷*(王)*。项王怒,
将诛定殷者将吏。陈平惧诛,乃封其金与印,使使归项王,而平身闲行杖剑亡。渡河,
船人见其美丈夫独行,疑其亡将,要中当有金玉宝器,目之,欲杀平。平恐,乃解衣劷
而佐刺船。船人知其无有,乃止。

    注①集解张晏曰:“礼秩如卿,不治事。”
    平遂至修武降汉,①因魏无知求见汉王,②汉王召入。是时万石君奋为汉王中涓,
③受平谒,入见平。平等七人俱进,赐食。王曰:“罢,就舍矣。”
    平曰:“臣为事来,所言不可以过今日。”于是汉王与语而说之,问曰:“子之居
楚何官?”曰:“为都尉。”是日乃拜平为都尉,使为参乘,典护军。诸将尽讙,④曰:
“大王一日得楚之亡卒,未知其高下,而□与同载,反使监护军长者!”汉王闻之,愈
益幸平。遂与东伐项王。至彭城,为楚所败。
    引而还,收散兵至荥阳,以平为亚将,属于韩王信,军广武。

    注①集解徐广曰:“汉二年。”
    注②索隐汉书张敞与朱邑书云“陈平须魏倩而后进”,孟康云□无知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亦曰涓人。”
    注④索隐讙,哗也。音欢,又音喧。汉书作“皆怨”。
    绛侯、灌婴等咸谗陈平曰:“平虽美丈夫,如冠玉耳,其中未必有也。①臣闻平居
家时,盗其嫂;事魏不容,亡归楚;归楚不中,又亡归汉。今日大王尊官之,令护军。
臣闻平受诸将金,金多者得善处,金少者得恶处。平,反复乱臣也,愿王察之。”汉王
疑之,召让魏无知。无知曰:“臣所言者,能也;陛下所问者,行也。今有尾生、孝己
之行②而无益处于胜负之数,陛下何暇用之乎?
    楚汉相距,臣进奇谋之士,顾其计诚足以利国家不耳。且盗嫂受金又何足疑乎?”
    汉王召让平曰:“先生事魏不中,遂事楚而去,今又从吾游,信者固多心乎?”
    平曰:“臣事魏王,魏王不能用臣说,故去事项王。项王不能信人,其所任爱,非
诸项□妻之昆弟,虽有奇士不能用,平乃去楚。闻汉王之能用人,故归大王。
    臣劷身来,不受金无以为资。诚臣计画有可采者,*(顾)**[愿]*大王用之;使无可
用者,金具在,请封输官,得请骸骨。”汉王乃谢,厚赐,拜为护军中尉,尽护诸将。
诸将乃不敢复言。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饰冠以玉,光好外见,中非所有。”
    注②集解如淳曰:“孝己,高宗之子,有孝行。”
    其后,楚急攻,绝汉甬道,围汉王于荥阳城。久之,汉王患之,请割荥阳以西以和。
项王不听。汉王谓陈平曰:“天下纷纷,何时定乎?”陈平曰:“项王为人,恭敬爱人,
士之廉节好礼者多归之。至于行功爵邑,重之,士亦以此不附。
    今大王慢而少礼,士廉节者不来;然大王能饶人以爵邑,士之顽钝①嗜利无耻者亦
多归汉。诚各去其两短,袭其两长,天下指麾则定矣。然大王恣侮人,不能得廉节之士。
顾楚有可乱者,彼项王骨鲠之臣亚父、钟离眛、龙且、周殷之属,不过数人耳。大王诚
能出捐数万斤金,行反闲,闲其君臣,以疑其心,项王为人意忌信谗,必内相诛。汉因
举兵而攻之,破楚必矣。”汉王以为然,乃出黄金四万斤,与陈平,恣所为,不问其出
入。

    注①集解如淳曰:“犹无廉隅。”
    陈平既多以金纵反闲于楚军,宣言诸将钟离眛等为项王将,功多矣,然而终不得裂
地而王,欲与汉为一,以灭项氏而分王其地。项羽果意不信钟离眛等。项王既疑之,使
使至汉。汉王为太牢具,举进。见楚使,□详惊曰:“吾以为亚父使,乃项王使!”复
持去,更以恶草具①进楚使。楚使归,具以报项王。项王果大疑亚父。亚父欲急攻下荥
阳城,项王不信,不肯听。亚父闻项王疑之,乃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
愿请骸骨归!”归未至彭城,疽发背而死。陈平乃夜出女子二千人荥阳城东门,楚因击
之,陈平乃与汉王从城西门夜出去。遂入关,收散兵复东。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草,粗也。”索隐战国策云“食冯暖以草具”。如淳云
“矒草□恶之具也”。
    其明年,淮阴侯破齐,自立为齐王,使使言之汉王。汉王大怒而骂,陈平蹑汉王。
①汉王亦悟,乃厚遇齐使,使张子房卒立信为齐王。封平以户牖乡。用其奇计策,卒灭
楚。常以护军中尉从定燕王臧荼。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蹑谓蹑汉王足。”
    汉六年,人有上书告楚王韩信反。高帝问诸将,诸将曰:“亟发兵坑竖子耳。”
    高帝默然。问陈平,平固辞谢,曰:“诸将云何?”上具告之。陈平曰:“人之上
书言信反,有知之者乎?”曰:“未有。”曰:“信知之乎?”曰:“不知。”
    陈平曰:“陛下精兵孰与楚?”上曰:“不能过。”平曰:“陛下将用兵有能过韩
信者乎?”上曰:“莫及也。”平曰:“今兵不如楚精,而将不能及,而举兵攻之,是
趣之战也,窃为陛下危之。”上曰:“为之柰何?”平曰:
    “古者天子巡狩,会诸侯。南方有云梦,陛下弟出伪游云梦,①会诸侯于陈。
    陈,楚之西界,②信闻天子以好出游,其势必无事而郊迎谒。谒,而陛下因禽之,
此特一力士之事耳。”高帝以为然,乃发使告诸侯会陈,“吾将南游云梦”。
    上因随以行。行未至陈,楚王信果郊迎道中。高帝豫具武士,见信至,□执缚之,
载后车。信呼曰:“天下已定,我固当烹!”高帝顾谓信曰:“若毋声!而反,明矣!”
武士反接之。③遂会诸侯于陈,尽定楚地。还至雒阳,赦信以为淮阴侯,而与功臣剖符
定封。

    注①索隐苏林云“弟,且也”。小颜云“但也”。
    注②正义陈,今陈州也。韩信都彭城,号楚王,故陈州为楚西界也。
    注③集解汉书音义曰:“反缚两手。”
    于是与平剖符,世世勿绝,为户牖侯。平辞曰:“此非臣之功也。”上曰:“吾用
先生谋计,战胜克敌,非功而何?”平曰:“非魏无知臣安得进?”上曰;“若子可谓
不背本矣。”乃复赏魏无知。其明年,以护军中尉从攻反者韩王信于代。
    卒至平城,为匈奴所围,七日不得食。高帝用陈平奇计,使单于阏氏,①围以得开。
高帝既出,其计秘,世莫得闻。②

    注①集解苏林曰:“阏氏音焉支,如汉皇后。”
    注②集解桓谭新论:“或云:‘陈平为高帝解平城之围,则言其事秘,世莫得而闻
也。此以工妙踔善,故藏隐不传焉。
    子能权知斯事否?’吾应之曰:‘此策乃反薄陋拙恶,故隐而不泄。高帝见围七日,
而陈平往说阏氏,阏氏言于单于而出之,以是知其所用说之事矣。彼陈平必言汉有好丽
美女,为道其容貌天下无有,今困急,已驰使归迎取,欲进与单于,单于见此人必大好
爱之,爱之则阏氏日以远疏,不如及其未到,令汉得脱去,去,亦不持女来矣。阏氏妇
女,有妒媔之性,必憎恶而事去之。此说简而要,及得其用,则欲使神怪,故隐匿不泄
也。’刘子骏闻吾言,乃立称善焉。”
    按:汉书音义应劭说此事大旨与桓论略同,不知是应全取桓论,或别有所闻乎?
    今观桓论似本无说。
    高帝南过曲逆,①上其城,望见其屋室甚大,曰:“壮哉县!吾行天下,独见洛阳
与是耳。”顾问御史曰:“曲逆户口几何?”对曰:“始秦时三万余户,闲者兵数起,
多亡匿,今见五千户。”于是乃诏御史,更以陈平为曲逆侯,尽食之,除前所食户牖。

    注①集解地理志县属中山也。索隐章帝丑其名,改云蒲阴也。
    其后常以护军中尉从攻陈豨及黥布。凡六出奇计,辄益邑,凡六益封。奇计或颇秘,
世莫能闻也。
    高帝从破布军还,病创,徐行至长安。燕王卢绾反,上使樊哙以相国将兵攻之。
    既行,人有短恶哙者。高帝怒曰:“哙见吾病,乃冀我死也。”用陈平谋而召绛侯
周勃受诏黙下,曰:“陈平亟驰传载勃代哙将,平至军中□斩哙头!”二人既受诏,驰
传未至军,行计之曰:
    “樊哙,帝之故人也,功多,且又乃吕后弟吕嬃之夫,有亲且贵,帝以忿怒故,欲
斩之,则恐后悔。宁囚而致上,上自诛之。”未至军,为坛,以节召樊哙。
    哙受诏,□反接载槛车,传诣长安,而令绛侯勃代将,将兵定燕反县。
    平行闻高帝崩,平恐吕太后及吕嬃谗怒,乃驰传先去。逢使者诏平与灌婴屯于荥阳。
平受诏,立复驰至宫,哭甚哀,因奏事丧前。吕太后哀之,曰:“君劳,出休矣。”平
畏谗之就,因固请得宿韂中。太后乃以为郎中令,曰:“傅教孝惠。”
    ①是后吕嬃谗乃不得行。樊哙至,则赦复爵邑。

    注①集解如淳曰:“傅相之傅也。”
    孝惠帝六年,相国曹参卒,以安国侯王陵为右丞相,①陈平为左丞相。

    注①集解徐广曰:“王陵以客从起丰,以厩将别守丰,上东,因从战,不利,奉孝
惠、鲁元出睢水中,封为雍侯。高帝*(八)*⑥年,定食安国。二十一年卒,谥武侯。至
玄孙,坐酎金,国除。”
    王陵者,故沛人,始为县豪,高祖微时,兄事陵。陵少文,任气,好直言。及高祖
起沛,入至咸阳,陵亦自聚党数千人,居南阳,不肯从沛公。及汉王之还攻项籍,陵乃
以兵属汉。项羽取陵母置军中,陵使至,则东乡坐陵母,欲以招陵。陵母既私送使者,
泣曰:“为老妾语陵,谨事汉王。汉王,长者也,无以老妾故,持二心。妾以死送使者。”
遂伏剑而死。项王怒,烹陵母。陵卒从汉王定天下。以善雍齿,雍齿,高帝之仇,而陵
本无意从高帝,以故晚封,为安国侯。
    安国侯既为右丞相,二岁,孝惠帝崩。高后欲立诸吕为王,问王陵,王陵曰:“不
可。”问陈平,陈平曰:“可。”吕太后怒,乃详迁陵为帝太傅,实不用陵。陵怒,谢
疾免,杜门竟不朝请,七年而卒。
    陵之免丞相,吕太后乃徙平为右丞相,以辟阳侯审食其为左丞相。左丞相不治,常
给事于中。①

    注①集解孟康曰:“不立治处,使止宫中也。”
    食其亦沛人。汉王之败彭城西,楚取太上皇、吕后为质,食其以舍人侍吕后。
    其后从破项籍为侯,幸于吕太后。及为相,居中,百官皆因决事。
    吕嬃常以前陈平为高帝谋执樊哙,数谗曰:“陈平为相非治事,日饮醇酒,戏妇女。”
陈平闻,日益甚。吕太后闻之,私独喜。面质吕嬃于陈平曰:“鄙语曰‘儿妇人口不可
用’,顾君与我何如耳。无畏吕嬃之谗也。”
    吕太后立诸吕为王,陈平伪听之。及吕太后崩,平与太尉勃合谋,卒诛诸吕,立孝
文皇帝,陈平本谋也。审食其免相。①

    注①集解徐广曰:“审食其初以舍人起,侍吕后、孝惠帝于沛,又从在楚。封二十
五年,文帝三年死,子平代。代二十二年,景帝三年,坐谋反,国除。一本云‘食其免
后三岁,为淮南王杀。文帝令其子平嗣侯。菑川王反,辟阳近菑川,平降之,国除’。”
    孝文帝立,以为太尉勃亲以兵诛吕氏,功多;陈平欲让勃尊位,乃谢病。孝文帝初
立,怪平病,问之。平曰:“高祖时,勃功不如臣平。及诛诸吕,臣功亦不如勃。愿以
右丞相让勃。”于是孝文帝乃以绛侯勃为右丞相,位次第一;平徙为左丞相,位次第二。
赐平金千斤,益封三千户。
    居顷之,孝文皇帝既益明习国家事,朝而问右丞相勃曰:“天下一岁决狱几何?”
    勃谢曰:“不知。”问:“天下一岁钱谷出入几何?”勃又谢不知,汗出沾背,愧
不能对。于是上亦问左丞相平。平曰:“有主者。”上曰:“主者谓谁?”平曰:“陛
下□问决狱,责廷尉;问钱谷,责治粟内史。”上曰:“苟各有主者,而君所主者何事
也?”平谢曰:“主臣!①陛下不知其驽下,使待罪宰相。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
顺四时,下育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焉。”孝
文帝乃称善。右丞相大臱,出而让陈平曰:“君独不素教我对!”陈平笑曰:“君居其
位,不知其任邪?且陛下即问长安中盗贼数,②君欲强对邪?”于是绛侯自知其能不如
平远矣。
    居顷之,绛侯谢病请免相,陈平专为一丞相。

    注①集解张晏曰:“若今人谢曰‘惶恐’也。马融龙虎赋曰‘勇怯见之,莫不主臣’。”
孟康曰:“主臣,主髃臣也,若今言人主也。”韦昭曰:“言主臣道,不敢欺也。”索
隐苏林与孟康同,既古人所未了,故并存两解。
    注②集解汉书音义曰:“头数也。”
    孝文帝二年,丞相陈平卒,谥为献侯。子共侯买代侯。二年卒,子简侯恢代侯。
    二十三年卒,子何代侯。二十三年,何坐略人妻,□市,国除。
    始陈平曰:“我多阴谋,是道家之所禁。吾世即废,亦已矣,终不能复起,以吾多
阴祸也。”然其后曾孙陈掌以韂氏亲贵戚,愿得续封陈氏,然终不得。①

    注①集解徐广曰:“陈掌者,韂青之子貋。”
    太史公曰:陈丞相平少时,本好黄帝﹑老子之术。方其割肉俎上之时,其意固已远
矣。倾侧扰攘楚魏之闲,卒归高帝。常出奇计,救纷纠之难,振国家之患。
    及吕后时,事多故矣,然平竟自脱,定宗庙,以荣名终,称贤相,岂不善始善终哉!
非知谋孰能当此者乎?

    【索隐述赞】曲逆穷巷,门多长者。宰肉先均,佐丧后罢。魏楚更用,腹心难假。
□印封金,刺船露劷。闲行归汉,委质麾下。荥阳计全,平城围解。推陵让勃,裒多益
寡。应变合权,克定宗社。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