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六十六 伍子胥列传 第六
  伍子胥者,楚人也,名员。员父曰伍奢。员兄曰伍尚。其先曰伍举,以直谏事楚庄
王,①有显,故其后世有名于楚。

    注①索隐按:举直谏,见左氏、楚系家。
    楚平王有太子名曰建,使伍奢为太傅,费无忌①为少傅。无忌不忠于太子建。
    平王使无忌为太子取妇于秦,秦女好,无忌驰归报平王曰:“秦女绝美,王可自取,
而更为太子取妇。”平王遂自取秦女而绝爱幸之,生子轸。更为太子取妇。

    注①索隐按:左传作“费无极”。
    无忌既以秦女自媚于平王,因去太子而事平王。恐一旦平王卒而太子立,杀己,乃
因谗太子建。建母,蔡女也,无宠于平王。平王稍益疏建,使建守城父,①备边兵。

    注①集解地理志颍川有城父县。索隐本陈邑,楚伐陈而有之。地理志颍川有城父县。
    顷之,无忌又日夜言太子短于王曰:“太子以秦女之故,不能无怨望,愿王少自备
也。自太子居城父,将兵,外交诸侯,且欲入为乱矣。”平王乃召其太傅伍奢考问之。
伍奢知无忌谗太子于平王,因曰:“王独柰何以谗贼小臣疏骨肉之亲乎?”无忌曰:
“王今不制,其事成矣。王且见禽。”于是平王怒,囚伍奢,而使城父司马奋扬①往杀
太子。行未至,奋扬使人先告太子:“太子急去,不然将诛。”太子建亡奔宋。

    注①索隐城父司马之姓名也。
    无忌言于平王曰:“伍奢有二子,皆贤,不诛且为楚忧。可以其父质而召之,不然
且为楚患。”王使使谓伍奢曰:“能致汝二子则生,不能则死。”伍奢曰:“尚为人仁,
呼必来。员为人刚戾忍纮,①能成大事,彼见来之并禽,其势必不来。”王不听,使人
召二子曰:“来,吾生汝父;不来,今杀奢也。”伍尚欲往,员曰:“楚之召我兄弟,
非欲以生我父也,恐有脱者后生患,故以父为质,诈召二子。二子到,则父子俱死。何
益父之死?往而令雠不得报耳。不如奔他国,借力以雪父之耻,俱灭,无为也。”伍尚
曰:“我知往终不能全父命。然恨父召我以求生而不往,后不能雪耻,终为天下笑耳。”
谓员:“可去矣!汝能报杀父之雠,我将归死。”尚既就执,使者捕伍胥。伍胥贯弓②
执矢向使者,使者不敢进,伍胥遂亡。闻太子建之在宋,往从之。奢闻子胥之亡也,曰:
“楚国君臣且苦兵矣。”伍尚至楚,楚并杀奢与尚也。

    注①集解音火候反。索隐邹氏云:“一作‘诟’,骂也,音逅。”刘氏音火候反。
    注②集解贯,乌还反。索隐刘氏音贯为弯,又音古患反。贯谓满张弓。
    伍胥既至宋,宋有华氏之乱,①乃与太子建俱奔于郑。郑人甚善之。太子建又适晋,
晋顷公曰:“太子既善郑,郑信太子。太子能为我内应,而我攻其外,灭郑必矣。灭郑
而封太子。”太子乃还郑。事未会,会自私欲杀其从者,从者知其谋,乃告之于郑。郑
定公与子产诛杀太子建。建有子名胜。伍胥惧,乃与胜俱奔吴。到昭关,②昭关欲执之。
伍胥遂与胜独身步走,几不得脱。追者在后。至江,江上有一渔父乘船,知伍胥之急,
乃渡伍胥。伍胥既渡,解其剑曰:“此剑直百金,以与父。”父曰:“楚国之法,得伍
胥者赐粟五万石,爵执珪,岂徒百金剑邪!”不受。伍胥未至吴而疾,止中道,乞食。
③至于吴,吴王僚方用事,公子光为将。伍胥乃因公子光以求见吴王。

    注①索隐春秋昭二十年,宋华亥﹑向宁﹑华定与君争而出奔是也。
    注②索隐其关在江西﹑乃吴楚之境也。
    注③集解张勃曰:“子胥乞食处在丹阳溧阳县。”索隐按:张勃,晋人,吴鸿胪严
之子也,作吴录,裴氏注引之是也。溧音栗,水名也。
    久之,楚平王以其边邑钟离与吴边邑卑梁氏俱蚕,两女子争桑相攻,乃大怒,至于
两国举兵相伐。吴使公子光伐楚,拔其钟离﹑居巢而归。①伍子胥说吴王僚曰:“楚可
破也。愿复遣公子光。”公子光谓吴王曰:“彼伍胥父兄为戮于楚,而劝王伐楚者,欲
以自报其雠耳。伐楚未可破也。”伍胥知公子光有内志,欲杀王而自立,未可说以外事,
乃进专诸②于公子光,退而与太子建之子胜耕于野。

    注①索隐二邑,楚县也。按:钟离县在六安,古钟离子之国,系本谓之“终儣”,
嬴姓之国。居巢亦国也。桀奔南巢,其国盖远。尚书序“巢伯来朝”,盖因居之于淮南
楚地也。
    注②索隐左传谓之“专设诸”。
    五年而楚平王卒。初,平王所夺太子建秦女生子轸,及平王卒,轸竟立为后,是为
昭王。吴王僚因楚丧,使二公子将兵往袭楚。楚发兵绝吴兵之后,不得归。
    吴国内空,而公子光乃令专诸袭刺吴王僚而自立,是为吴王阖庐。阖庐既立,得志,
乃召伍员以为行人,而与谋国事。
    楚诛其大臣郄宛﹑伯州儣,伯州儣之孙伯嚭亡奔吴,①吴亦以嚭为大夫。前王僚所
遣二公子将兵②伐楚者,道绝不得归。后闻阖庐弒王僚自立,遂以其兵降楚,楚封之于
舒。阖庐立三年,乃兴师与伍胥﹑伯嚭伐楚,拔舒,遂禽故吴反二将军。因欲至郢,将
军孙武曰:“民劳,未可,且待之。”乃归。

    注①集解徐广曰:“伯州儣者,晋伯宗之子也。伯州儣之子曰郄宛,郄宛之子曰伯
嚭。宛亦姓伯,又别氏郄。楚世家云杀郄宛,宛之宗姓伯氏子曰嚭。吴世家云楚诛伯州
儣,其孙伯嚭奔吴也。”索隐按:州犁,伯宗子也。蜔宛,州犁子。伯□,蜔宛子。□
音喜。伯氏别姓蜔。
    注②索隐公子烛庸及盖余也。
    四年,吴伐楚,取六与灊。①五年,伐越,败之。六年,楚昭王使公子囊瓦②将兵
伐吴。吴使伍员迎击,大破楚军于豫章,③取楚之居巢。

    注①集解六,古国,皋陶之后所封。灊县有天柱山。索隐六,古国也,皋陶之后所
封。灊县有天柱山。
    注②集解案:左传楚公子贞字子囊,其孙名瓦,字子常。此言公子,又兼称囊瓦,
误也。索隐按:左氏楚公子贞字子囊,其孙名瓦,字子常。此言公子,又兼称囊瓦,盖
误。
    注③集解豫章在江南。索隐按:杜预云“昔豫章在江北,盖分后徙之于江南也”。
    九年,吴王阖庐谓子胥﹑孙武曰:“始子言郢未可入,今果何如?”二子对曰:
    “楚将囊瓦贪,而唐﹑蔡皆怨之。王必欲大伐之,必先得唐﹑蔡乃可。”阖庐听之,
悉兴师与唐﹑蔡伐楚,与楚夹汉水而陈。吴王之弟夫概①将兵请从,王不听,遂以其属
五千人击楚将子常。②子常败走,奔郑。于是吴乘胜而前,五战,遂至郢。②己卯,楚
昭王出奔。庚辰,吴王入郢。

    注①索隐古赉反。
    注②集解子常,公孙瓦。索隐公孙瓦也。
    注③集解郢,楚都。索隐郢,楚都也。音以正反,又一音以井反。
    昭王出亡,入云梦;盗击王,王走郧。①郧公弟怀曰:“平王杀我父,我杀其子,
不亦可乎!”郧公恐其弟杀王,与王奔随。②吴兵围随,谓随人曰:“周之子孙在汉川
者,楚尽灭之。”随人欲杀王,王子綦匿王,己自为王以当之。
    随人卜与王于吴,不吉,乃谢吴不与王。

    注①集解音云,国名。索隐奏云二音。走,向也。郧,国名。
    注②正义今有楚昭王故城,昭王奔随之处,宫之北城即是。
    始伍员与申包胥为交,员之亡也,谓包胥曰:“我必覆楚。”包胥曰:“我必存之。”
及吴兵入郢,伍子胥求昭王。既不得,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后已。申
包胥亡于山中,使人谓子胥曰:“子之报雠,其以甚乎!吾闻之,人觽者胜天,天定亦
能破人。①今子故平王之臣,亲北面而事之,今至于僇死人,此岂其无天道之极乎!”
伍子胥曰:“为我谢申包胥曰,吾日莫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②于是申包胥走秦
告急,求救于秦。秦不许。包胥立于秦廷,昼夜哭,七日七夜不绝其声。秦哀公怜之,
曰:“楚虽无道,有臣若是,可无存乎!”乃遣车五百乘救楚击吴。六月,败吴兵于稷。
③会吴王久留楚求昭王,而阖庐弟夫概乃亡归,自立为王。阖庐闻之,乃释楚而归,击
其弟夫概。夫概败走,遂奔楚。楚昭王见吴有内乱,乃复入郢。封夫概于堂溪,④为堂
溪氏。楚复与吴战,败吴,吴王乃归。

    注①正义申包胥言闻人觽者虽一时凶暴胜天,及天降其凶,亦破于强暴之人。
    注②索隐按:倒音丁老反。施音如字。子胥言志在复雠,常恐且死,不遂本心,今
幸而报,岂论理乎!譬如人行,前途尚远,而日势已莫,其在颠倒疾行,逆理施事,何
得责吾顺理乎!
    注③集解稷丘,地名,在郊外。索隐按:左传作“稷丘”。杜预云“稷丘,地名,
在郊外”。
    注④集解徐广曰:“在慎县。”骃案:地理志汝南有吴房县。应劭曰“夫概奔楚,
封于堂溪,本房子国,以封吴,故曰吴房”,然则不得在慎县也。正义案:
    今豫州吴房县在州西北九十里。
    后二岁,阖庐使太子夫差将兵伐楚,取番。①楚惧吴复大来,乃去郢,徙于鄀。②
当是时,吴以伍子胥﹑孙武之谋,西破强楚,北威齐晋,南服越人。

    注①集解音普寒反,又音婆。索隐音普寒反,又音婆。盖鄱阳也。
    注②集解楚地,音若。索隐音若。鄀,楚地,今阙。
    其后四年,孔子相鲁。
    后五年,伐越。越王句践迎击,败吴于姑苏,伤阖庐指,①军却。阖庐病创②将死,
谓太子夫差曰:“尔忘句践杀尔父乎?”夫差对曰:“不敢忘。”是夕,阖庐死。夫差
既立为王,以伯嚭为太宰,习战射。二年后伐越,败越于夫湫。③越王句践乃以余兵五
千人栖于会稽之上,④使大夫种⑤厚币遗吴太宰嚭以请和,求委国为臣妾。吴王将许之。
伍子胥谏曰:“越王为人能辛苦。今王不灭,后必悔之。”吴王不听,用太宰嚭计,与
越平。

    注①正义姑苏当作“檇李”,乃文误也。左传云“战檇李,伤将指,卒于陉”是也。
解在吴世家。
    注②集解楚良反。索隐音疮。
    注③集解音椒。索隐音椒,又如字。正义太湖中椒山也。解在吴世家。
    注④正义土地名,在越州会稽县东南十二里。
    注⑤索隐刘氏云“大夫姓,种名”,非也。按:今吴南有文种埭,则种姓文,为大
夫官也。正义高诱云:“大夫种,姓文氏,字子禽,楚之郢人。”
    其后五年,而吴王闻齐景公死而大臣争宠,新君弱,乃兴师北伐齐。伍子胥谏曰:
“句践食不重味,吊死问疾,且欲有所用之也。此人不死,必为吴患。今吴之有越,犹
人之有腹心疾也。而王不先越而乃务齐,不亦谬乎!”吴王不听,伐齐,大败齐师于艾
陵,①遂威邹鲁之君以归。②益疏子胥之谋。

    注①正义括地志云:“艾山在兖州博城县南百六十里,本齐博邑。”
    注②正义邹君居兖州邹县。鲁,曲阜县。
    其后四年,吴王将北伐齐,越王句践用子贡之谋,乃率其觽以助吴,而重宝以献遗
太宰嚭。太宰嚭既数受越赂,其爱信越殊甚,日夜为言于吴王。吴王信用嚭之计。伍子
胥谏曰:“夫越,腹心之病,今信其浮辞诈伪而贪齐。破齐,譬犹石田,无所用之。且
盘庚之诰曰:‘有颠越不恭,劓殄灭之,俾无遗育,无使易种于兹邑。’此商之所以兴。
愿王释齐而先越;若不然,后将悔之无及。”而吴王不听,使子胥于齐。子胥临行,谓
其子曰:“吾数谏王,王不用,吾今见吴之亡矣。汝与吴俱亡,无益也。”乃属其子于
齐鲍牧,而还报吴。
    吴太宰嚭既与子胥有隙,因谗曰:“子胥为人刚暴,少恩,猜贼,其怨望恐为深祸
也。前日王欲伐齐,子胥以为不可,王卒伐之而有大功。子胥耻其计谋不用,乃反怨望。
而今王又复伐齐,子胥专愎①强谏,沮②毁用事,徒幸吴之败以自胜其计谋耳。今王自
行,悉国中武力以伐齐,而子胥谏不用,因辍谢,详病不行。王不可不备,此起祸不难。
且嚭使人微伺之,其使于齐也,乃属其子于齐之鲍氏。夫为人臣,内不得意,外倚诸侯,
自以为先王之谋臣,今不见用,常鞅鞅怨望。愿王早图之。”吴王曰:“微子之言,吾
亦疑之。”
    乃使使赐伍子胥属镂③之剑,曰:“子以此死。”伍子胥仰天叹曰:“嗟乎!
    谗臣嚭为乱矣,王乃反诛我。我令若父霸。自若未立时,诸公子争立,我以死争之
于先王,几不得立。④若既得立,欲分吴国予我,我顾不敢望也。然今若听谀臣言以杀
长者。”乃告其舍人曰:“必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以为器;⑤而抉⑥吾眼县吴东门之上,
⑦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乃自刭死。吴王闻之大怒,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革,⑧浮之
江中。⑨吴人怜之,为立祠于江上,⑩因命曰胥山。⑾

    注①索隐皮逼反。
    注②集解自吕反。
    注③集解录于反。
    注④正义几音祈。
    注⑤正义器谓棺也,以吴必亡也。左传云:“树吾墓槚,槚可材也,吴其亡乎!”
    注⑥索隐乌穴反。抉亦决也。
    注⑦正义东门,嫓门,谓嫑门也,今名葑门。嫓音普姑反。嫑音覆浮反。越军开示
浦,子胥涛荡罗城,开此门,有嫓嫓随涛入,故以名门。顾野王云“嫑鱼一名江豚,欲
风则涌”也。
    注⑧集解应劭曰:“取马革为鸱夷,鸱夷,榼形。”正义盛音成。榼,古曷反。
    注⑨集解徐广曰:“鲁哀公十一年。”正义案:年表云吴王夫差十一年也。
    注⑩正义吴地记曰:“越军于苏州东南三十里三江口,又向下三里,临江北岸立坛,
杀白马祭子胥,杯动酒尽,后因立庙于此江上。今其侧有浦名上坛浦。
    至晋会稽太守麋豹,移庙吴郭东门内道南,今庙见在。”
    注⑾集解张晏曰:“胥山在太湖边,去江不远百里,故云江上。”正义吴地记云:
“胥山,太湖边胥湖东岸山,西临胥湖,山有古丞胥二王庙。”按:其庙不干子胥事,
太史误矣,张注又非。
    吴王既诛伍子胥,遂伐齐。齐鲍氏杀其君悼公而立阳生。吴王欲讨其贼,不胜而去。
其后二年,吴王召鲁韂之君会之橐皋。①其明年,因北大会诸侯于黄池,②以令周室。
越王句践袭杀吴太子,③破吴兵。吴王闻之,乃归,使使厚币与越平。后九年,越王句
践遂灭吴,杀王夫差;而诛太宰嚭,以不忠于其君,而外受重赂,与己比④周也。

    注①索隐音拓皋二音。杜预云:“地名,在淮南逡遒县东南。”正义橐皋故县在庐
州巢县西北五十六里。
    注②正义在汴州封丘县南七里。
    注③索隐左传太子名友。
    注④正义纪鼻二音。
    伍子胥初所与俱亡故楚太子建之子胜者,在于吴。吴王夫差之时,楚惠王欲召胜归
楚。叶公①谏曰:“胜好勇而阴求死士,殆有私乎!”惠王不听。遂召胜,使居楚之边
邑鄢,②号为白公。③白公归楚三年而吴诛子胥。

    注①正义上式涉反。杜预云:“子高,沈诸梁。”
    注②集解徐广曰:“颍川鄢陵是。”正义鄢音偃。括地志云:“故郾城在豫州郾城
县南五里,与曪信白亭相近。”
    注③集解徐广曰:“汝南曪信县有白亭。”正义括地志云:“白亭在豫州曪信县南
四十二里,又有白公故城。又许州扶沟县北四十五里北又有白亭也。”
    白公胜既归楚,怨郑之杀其父,乃阴养死士求报郑。归楚五年,请伐郑,楚令尹子
西许之。兵未发而晋伐郑,郑请救于楚。楚使子西往救,与盟而还。白公胜怒曰:“非
郑之仇,乃子西也。”胜自砺剑,人问曰:①“何以为?”胜曰:
    “欲以杀子西。”子西闻之,笑曰:“胜如卵耳,何能为也。”

    注①索隐左传作“子期之子平见曰‘王孙何自砺也’”。
    其后四岁,白公胜与石乞袭杀楚令尹子西﹑司马子綦①于朝。石乞曰:“不杀王,
不可。”乃劫*(之)*王如高府。②石乞从者屈固③负楚惠王亡走昭夫人之宫。④叶公闻
白公为乱,率其国人攻白公。白公之徒败,亡走山中,自杀。⑤而虏石乞,而问白公尸
处,不言将亨。石乞曰:“事成为卿,不成而亨,固其职也。”终不肯告其尸处。遂亨
石乞,而求惠王复立之。

    注①索隐左传作“子期”也。
    注②索隐杜预云:“楚之别府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一作‘惠王从者屈固’。楚世家亦云‘王从者’。”索隐按:
    徐广曰一作“惠王从者屈固”,盖此本为得。而左传云“石乞尹门,圉公阳穴宫,
负王以如昭夫人之宫”,则公阳是楚之大夫,王之从者也。
    注④索隐昭王夫人即惠王母,越女也。
    注⑤正义左传云白公奔而缢。
    太史公曰:怨毒之于人甚矣哉!王者尚不能行之于臣下,况同列乎!向令伍子胥从
奢俱死,何异蝼蚁。□小义,雪大耻,名垂于后世,悲夫!方子胥窘于江上,①道乞食,
志岂尝须臾忘郢邪?故隐忍就功名,非烈丈夫孰能致此哉?
    白公如不自立为君者,其功谋亦不可胜道者哉!

    注①索隐窘音求殒反。

    【索隐述赞】谗人罔极,交乱四国。嗟彼伍氏,被兹凶慝!员独忍诟,志复冤毒。
霸吴起师,伐楚逐北。鞭尸雪耻,抉眼□德。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