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六十九 苏秦列传 第九
  苏秦者,东周雒阳人也。①东事师于齐,而习之于鬼谷先生。②

    注①索隐苏秦字季子,盖苏忿生之后,己姓也。谯周云:“秦兄弟五人,秦最少。
兄代,代弟厉及辟﹑鹄,并为游说之士。”此下云“秦弟代,代弟厉”也。
    正义战国策云:“苏秦,雒阳乘轩里人也。”艺文志云苏子三十一篇,在纵横流。
    敬王以子朝之乱从王城东迁雒阳故城,乃号东周,以王城为西周。
    注②集解徐广曰:“颍川阳城有鬼谷,盖是其人所居,因为号。”骃案:风俗通义
曰“鬼谷先生,六国时从横家”。索隐按:鬼谷,地名也。扶风池阳﹑颍川阳城并有鬼
谷墟,盖是其人所居,因为号。又乐壹注鬼谷子书云“苏秦欲神秘其道,故假名鬼谷”。
    出游数岁,大困而归。①兄弟嫂妹妻妾窃皆笑之,曰:“周人之俗,治产业,力工
商,逐什二以为务。今子释本而事口舌,困,不亦宜乎!”苏秦闻之而臱,自伤,乃闭
室不出,出其书篃观②之。曰:“夫士业已屈首受书,③而不能以取尊荣,虽多亦奚以
为!”于是得周书阴符,伏而读之。期年,以出揣摩,④曰:“此可以说当世之君矣。”
求说周显王。显王左右素习知苏秦,皆少之。⑤弗信。

    注①索隐按:战国策此语在说秦王之后。
    注②索隐音遍官二音。按:谓尽观览其书也。
    注③索隐按:谓士之立操。业者,素也,本也。言本已屈首低头,受书于师也。
    注④集解战国策曰:“乃发书,陈箧数十,得太公阴符之谋,伏而诵之,简练以为
揣摩。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踵。曰:‘安有说人主不能出其金玉锦绣,取
卿相之尊者乎?’期年,揣摩成。”鬼谷子有揣摩篇也。索隐战国策云“得太公阴符之
谋”,则阴符是太公之兵符也。揣音初委反,摩音姥何反。
    邹诞本作“揣靡”,靡读亦为摩。王劭云“揣情﹑摩意是鬼谷之二章名,非为一篇
也”。高诱曰“揣,定也。摩,合也。定诸侯使雠其术,以成六国之从也”。
    江邃曰“揣人主之情,摩而近之”,其意当矣。
    注⑤索隐谓王之左右素惯习知秦浮说,多不中当世,而以为苏秦智识浅,故云“少
之”。刘氏云:“少谓轻之也。”
    乃西至秦。秦孝公卒。说惠王曰:“秦四塞之国,被山带渭,东有关河,①西有汉
中,南有巴蜀,北有代马,②此天府也。③以秦士民之觽,兵法之教,可以吞天下,称
帝而治。”秦王曰:“毛羽未成,不可以高蜚;文理未明,不可以并兼。”方诛商鞅,
疾辩士,弗用。

    注①正义东有黄河,有函谷﹑蒲津﹑龙门﹑合河等关;南山及武关﹑峣关;
    西有大陇山及陇山关﹑大震﹑乌兰等关;北有黄河南塞:是四塞之国,被山带渭*
(又)**[以]*为界。地里。江*(渭)**[谓]*岷江,[西从]渭州陇山之西南流入蜀,东至荆
阳入海也。河谓黄河,从同州小积石山东北流,至胜州即南流,至华州又东北流,经魏
﹑沧等州入海。各是万里已下。
    注②索隐按:谓代郡马邑也。地理志代郡又有马城县。一云代马,谓代郡兼有胡马
之利。
    注③索隐按:周礼春官有天府。郑玄曰:“府,物所藏。言天,尊此所藏若天府然。”
    乃东之赵。赵肃侯令其弟成为相,号奉阳君。奉阳君弗说之。
    去游燕,岁余而后得见。说燕文侯①曰:“燕东有朝鲜﹑②辽东,北有林胡﹑楼烦,
③西有云中﹑九原,④南有粶沱﹑易水,⑤地方二千余里,带甲数十万,车六百乘,骑
六千匹,粟支数年。⑥南有碣石﹑⑦鴈门之饶,⑧北有枣栗之利,民虽不佃作而足于枣
栗矣。此所谓天府者也。

    注①索隐说音税,下并同。燕文侯,史失名。
    注②索隐潮仙二音,水名。
    注③索隐地理志楼烦属鴈门郡。正义二胡国名,朔﹑岚已北。
    注④索隐按:地理志云中﹑九原二郡名。秦曰九原,汉武帝改曰五原郡。正义二郡
并在胜州也。云中郡城在榆林县东北四十里。九原郡城在榆林县西界。
    注⑤集解周礼曰:“正北曰并州,其川粶沱。”郑玄曰:“粶沱出卤城。”索隐按:
滹扨,水名,并州之川也,音呼沱。又地理志卤城,县名,属代郡。滹扨河自县东至参
合,又东至文安入海也。正义粶沱出代州繁畤县,东南流经五台山北,东南流过定州,
流入海。易水出易州易县,东流过幽州归义县,东与呼沱河合也。
    注⑥索隐按:战国策“车七百乘,粟支十年”。
    注⑦索隐*(战国策)*碣石山在常山九门县。地理志大碣石山在右北平骊城县西南。
    注⑧正义鴈门山在代,燕西门。
    “夫安乐无事,不见覆军杀将,无过燕者。大王知其所以然乎?夫燕之所以不犯寇
被甲兵者,以赵之为蔽其南也。秦赵五战,秦再胜而赵三胜。秦赵相毙,而王以全燕制
其后,此燕之所以不犯寇也。且夫秦之攻燕也,踰云中﹑九原,过代﹑上谷,弥地数千
里,虽得燕城,秦计固不能守也。秦之不能害燕亦明矣。
    今赵之攻燕也,发号出令,不至十日而数十万之军军于东垣矣。①渡粶沱,涉易水,
不至四五日而距国都矣。故曰秦之攻燕也,战于千里之外;赵之攻燕也,战于百里之内。
夫不忧百里之患而重千里之外,计无过于此者。是故愿大王与赵从亲,天下为一,则燕
国必无患矣。”

    注①索隐地理志高帝改曰真定也。正义赵之东邑,在恒州真定县南八里,故常山城
是也。
    文侯曰:“子言则可,然吾国小,西迫强赵,①南近齐,②齐﹑赵强国也。
    子必欲合从以安燕,寡人请以国从。”

    注①正义贝﹑冀﹑深﹑赵四州,七国时属赵,即燕西界。
    注②正义河北博﹑沧﹑德三州,齐地北境,与燕相接,隔黄河。
    于是资苏秦车马金帛以至赵。而奉阳君已死,即因说赵肃侯①曰:“天下卿相人臣
及布衣之士,皆高贤君之行义,皆愿奉教陈忠于前之日久矣。②虽然,奉阳君□而君不
任事,是以宾客游士莫敢自尽于前者。今奉阳君捐馆舍,君乃今复与士民相亲也,臣故
敢进其愚虑。

    注①索隐按:世本云肃侯名言。
    注②正义奉,符用反。
    “窃为君计者,莫若安民无事,且无庸有事于民也。安民之本,在于择交,择交而
得则民安,择交而不得则民终身不安。请言外患:齐秦为两敌而民不得安,倚秦攻齐而
民不得安,倚齐攻秦而民不得安。故夫谋人之主,伐人之国,常苦出辞断绝人之交也。
愿君慎勿出于口。请别白黑所以异,阴阳而已矣。①君诚能听臣,燕必致旃裘狗马之地,
齐必致鱼盐之海,楚必致橘柚之园,韩﹑魏﹑中山皆可使致汤沐之奉,而贵戚父兄皆可
以受封侯。夫割地包利,五伯之所以覆军禽将而求也;封侯贵戚,汤武之所以放弒而争
也。今君高拱而两有之,此臣之所以为君愿也。

    注①索隐按:战国策云“请屏左右,白言所以异阴阳”,其说异此。然言别白黑者,
苏秦言己今论赵国之利,必使分明,有如白黑分别,阴阳殊异也。
    “今大王与秦,则秦必弱韩﹑魏;与齐,则齐必弱楚﹑魏。①魏弱则割河外,韩弱
则效宜阳,宜阳效则上郡绝,②河外割则道不通,③楚弱则无援。此三策者,不可不孰
计也。

    注①正义楚东淮泗之上,与齐接境。
    注②正义宜阳即韩城也,在洛州西,韩大郡也。上郡在同州西北。言韩弱,与秦宜
阳城,则上郡路绝矣。
    注③正义河外,同﹑华等地也。言魏弱,与秦河外地,则道路不通上郡矣。
    华山记云:“此山分秦晋之境,晋之西鄙则曰阴晋,秦之东邑则曰宁秦。”
    “夫秦下轵道,①则南阳危;②劫韩包周,③则赵氏自操兵;④据韂取卷,⑤则齐
必入朝秦。秦欲已得乎山东,则必举兵而向赵矣。秦甲渡河踰漳,据番吾,⑥则兵必战
于邯郸之下矣。此臣之所为君患也。

    注①正义轵音止。故亭在雍州万年县东北十六里苑中。
    注②正义南阳,怀州河南也,七国时属韩。言秦兵下轵道,从东渭桥历北道过蒲津
攻韩,即南阳危矣。
    注③正义周都洛阳,秦若劫取韩南阳,是包裹周都也。赵邯郸危,故须起兵自守。
    注④索隐战国策作“自销铄”。
    注⑤集解丘权反。索隐地理志卷县属河南。按:战国策云“取淇”。正义韂地濮阳
也。卷城在郑州武原县西北七里。言秦守韂得卷,则齐必来朝秦。
    注⑥集解徐广曰:“常山有蒲吾县。”索隐按:徐氏所引,据地理志云然也。
    正义番音婆,又音蒲,又音盘。疑古番吾公邑也。括地志云:“蒲吾故城在镇州常
山县东二十里。”漳水在潞州。言秦兵渡河,历南阳,入羊肠,经泽﹑潞,渡漳水,守
蒲吾城,则与赵战于都城下矣。
    “当今之时,山东之建国莫强于赵。赵地方二千余里,带甲数十万,车千乘,骑万
匹,粟支数年。西有常山,①南有河漳,②东有清河,③北有燕国。
    ④燕固弱国,不足畏也。秦之所害于天下者莫如赵,然而秦不敢举兵伐赵者,何也?
畏韩﹑魏之议其后也。然则韩﹑魏,赵之南蔽也。秦之攻韩﹑魏也,无有名山大川之限,
稍蚕食之,傅⑤国都而止。韩﹑魏不能支秦,必入臣于秦。
    秦无韩﹑魏之规,则祸必中于赵矣。此臣之所为君患也。

    注①正义在镇州西。
    注②正义“河”字一作“清”,即漳河也,在潞州。地理志浊漳出长子鹿谷山,东
至邺,入清漳。
    注③正义清河,今贝州也。
    注④正义然三家分晋,赵得晋阳,襄子又伐戎取代。既云“西有常山者”,赵都邯
郸近北燕也。
    注⑤集解音附。
    “臣闻尧无三夫之分,舜无咫尺之地,以有天下;禹无百人之聚,以王诸侯;
    汤武之士不过三千,车不过三百乘,卒不过三万,立为天子:诚得其道也。是故明
主外料其敌之强弱,内度其士卒贤不肖,不待两军相当而胜败存亡之机固已形于胸中矣,
岂揜于觽人之言而以冥冥决事哉!
    “臣窃以天下之地图案之,诸侯之地五倍于秦,料度诸侯之卒十倍于秦,六国为一,
并力西乡而攻秦,秦必破矣。今西面而事之,见臣于秦。夫破人之与破于人也,①臣人
之与臣于人也,②岂可同日而论哉!

    注①正义破人谓破前敌也。破于人,为被前敌破。
    注②索隐按:臣人谓己为彼臣也。臣于人者,谓我为主,使彼臣己也。正义臣人谓
己得人为臣。臣于人谓己事他人。
    “夫衡人者,①皆欲割诸侯之地以予秦。秦成,则高台榭,美宫室,听竽瑟之音,
前有楼阙轩辕,②后有长姣③美人,国被秦患而不与其忧。是故夫衡人日夜务以秦权恐
愒诸侯④以求割地,故愿大王孰计之也。

    注①索隐按:衡人即游说从横之士也。东西为横,南北为从。秦地形东西横长,故
张仪相秦,为秦连横。正义衡音横。谓为秦人。
    注②索隐战国策云“前有轩辕”。又史记俗本亦有作“轩冕”者,非本文也。
    注③索隐音交。说文云:“姣,美也。”
    注④集解愒音呼曷反。索隐恐,起拱反。愒,许曷反。谓相恐胁也。邹氏愒音憩,
其意疏。
    “臣闻明主绝疑去谗,屏流言之夡,塞朋党之门,故尊主广地强兵之计臣得陈忠于
前矣。故窃为大王计,莫如一韩﹑魏﹑齐﹑楚﹑燕﹑赵以从亲,以畔秦。令天下之将相
会于洹水之上,①通质,②刳白马而盟。要约曰:‘秦攻楚,齐﹑魏各出锐师以佐之,
韩绝其粮道,③赵涉河漳,④燕守常山之北。秦攻韩魏,⑤则楚绝其后,⑥齐出锐师而
佐之,赵涉河漳,燕守云中。秦攻齐,则楚绝其后,韩守城皋,⑦魏塞其道,⑧赵涉河
漳﹑博关,⑨燕出锐师以佐之。秦攻燕,则赵守常山,楚军武关,齐涉勃海,⑩韩﹑魏
皆出锐师以佐之。秦攻赵,则韩军宜阳,楚军武关,魏军河外,⑾齐涉清河,⑿燕出锐
师以佐之。诸侯有不如约者,以五国之兵共伐之。’六国从亲以宾秦,[一三]则秦甲必
不敢出于函谷以害山东矣。如此,则霸王之业成矣。”

    注①集解徐广曰:“洹水出汲郡林虑县。”
    注②索隐音如字,又音踬。以言通其交质之情。
    注③索隐谓拥兵于峣关之外,又守宜阳也。
    注④索隐谓赵亦涉河漳而西,欲与韩作援,以阻秦军。
    注⑤正义谓道蒲津之东攻之。
    注⑥索隐谓出兵武关,以绝秦兵之后。
    注⑦正义在洛州泛水县。
    注⑧索隐按:其道即河内之道。战国策“其”作“午”。
    注⑨集解徐广曰:“齐威王六年,晋伐齐到博陵。东郡有博平县。”
    注⑩正义齐从沧州渡河至瀛州。
    注⑾索隐河外谓陕及曲沃等处也。正义谓同﹑华州。
    注⑿正义齐从贝州过河而西。
    注⒀索隐谓六国之军共为合从相亲,独以秦为宾而共伐之。
    赵王曰:“寡人年少,立国日浅,未尝得闻社稷之长计也。今上客有意存天下,安
诸侯寡人敬以国从。”乃饰车百乘,黄金千溢,①白璧百双,锦绣千纯,②以约诸侯。

    注①索隐战国策作“万溢”。一溢为一金,则二十两曰一溢,为米二升。郑玄以一
溢为二十四分之一,其说异也。
    注②集解纯,匹端名。周礼曰:“纯帛不过五两。”索隐音淳。裴氏云“纯,端疋
名”。高诱注战国策音屯。屯,束也。又礼乡射云“某贤于某若干纯”。纯,数也,音
旋。
    是时周天子致文武之胙于秦惠王。惠王使犀首攻魏,禽将龙贾,取魏之雕阴,①且
欲东兵。苏秦恐秦兵之至赵也,乃激怒张仪,入之于秦。

    注①索隐魏地也。刘氏曰“在龙门河之西北”。按:地理志雕阴属上郡。正义在鄜
州洛交县北三十四里。
    于是说韩宣王①曰:“韩北有巩﹑成皋②之固,西有宜阳﹑商阪之塞,③东有宛﹑
穰﹑④洧水,⑤南有陉山,⑥地方九百余里,带甲数十万,天下之强弓劲弩皆从韩出。
溪子﹑⑦少府时力﹑距来者,⑧皆射六百步之外。
    韩卒超足而射,⑨百发不暇止,远者括蔽洞胸,近者镝弇心。韩卒之剑戟皆出于冥
山﹑⑩棠溪﹑⑾墨阳﹑⑿合赙﹑⒀邓师﹑⒁宛冯﹑⒂龙渊﹑太阿,⒃皆陆断牛马,水截
鹄鴈,当敌则斩坚甲铁幕,⒄革抉⒅弐芮,⒆无不毕具。以韩卒之勇,被坚甲,跖劲弩,
带利剑,一人当百,不足言也。夫以韩之劲与大王之贤,乃西面事秦,交臂而服,羞社
稷而为天下笑,无大于此者矣。是故愿大王孰计之。

    注①索隐按:世本韩宣王,昭侯之子也。
    注②索隐二邑本属东周,后为韩邑。地理志二县并属河南。
    注③集解徐广曰:“商,一作‘常’。”索隐刘氏云“盖在商洛之闲,适秦楚之险
塞”是也。正义宜阳在洛州福昌县东十四里。商阪即商山也,在商洛县南一里,亦曰楚
山,武关在焉。
    注④集解宛,于袁反。索隐地理志宛﹑穰二县名,并属南阳。
    注⑤集解洧,于鬼反。索隐音于轨反,水名,出南方。正义在新郑东南,流入颍。
    注⑥集解徐广曰:“召陵有陉亭。密县有陉山。”正义在新郑西南三十里。
    注⑦集解许慎云:“南方溪子蛮夷柘弩,皆善材。”索隐按:许慎注淮南子,以为
南方溪子蛮出柘弩及竹弩。
    注⑧集解韩有溪子弩,又有少府所造二种之弩。案:时力者,谓作之得时,力倍于
常,故名时力也。距来者,谓弩埶劲利,足以距来敌也。索隐韩又有少府所造时力﹑距
来二种之弩。按:时力者,谓作之得时则力倍于常,故有时力也。距来者,谓以弩埶劲
利,足以距于来敌也。其名并见淮南子。
    注⑨索隐按:超足谓超腾用埶,盖起足蹋之而射也,故下云“跖劲弩”是也。
    正义超足,齐足也。夫欲放弩,皆坐,举足踏弩,两手引揍机,然始发之。
    注⑩集解徐广曰:“庄子云南行至郢,北面而不见冥山。”骃案:司马彪曰“冥山
在朔州北”。索隐庄子云“南行至郢,北面而不见冥山”。司马彪云“冥山在朔州北”。
郭象云“冥山在乎太极”。李轨云“在韩国”。
    注⑾集解徐广曰:“汝南吴房有棠溪亭。”索隐地理志棠溪亭在汝南吴房县。
    正义故城在豫州偃城县西八十里。盐铁论云“有棠溪之剑”是。
    注⑿集解淮南子曰:“墨阳之莫邪也。”索隐淮南子云“服剑者贵于剡利,而不期
于墨阳莫邪”,则墨阳匠名也。
    注⒀集解音附。徐广曰:“一作‘伯’。”索隐按:战国策作“合伯”,春秋后语
作“合相”。
    注⒁索隐邓国有工铸剑,而师名焉。
    注⒂集解徐广曰:“荥阳有冯池。”索隐徐广云“荥阳有冯池”,谓宛人于冯池铸
剑,故号宛冯。
    注⒃集解吴越春秋曰:“楚王召风胡子而告之曰:‘寡人闻吴有干将,越有欧冶,
寡人欲因子请此二人作剑,可乎?’风胡子曰:‘可。’乃往见二人,作剑,一曰龙渊,
二曰太阿。”索隐按:吴越春秋楚王令风胡子请请吴干将、越欧冶作剑二,其一曰龙泉,
二曰太阿。又太康地记曰“汝南西平有龙泉水,可以淬刀剑,特坚利,故有龙泉之剑,
楚之宝剑也。以特坚利,故有坚白之论云:
    ‘黄,所以为坚也;白,所以为利也。’齐辨之曰:‘白,所以为不坚;黄,所以
为不利也。’故天下之宝剑韩为觽,一曰棠溪,二曰墨阳,三曰合伯,四曰邓师,五曰
宛冯,六曰龙泉,七曰太阿,八曰莫邪,九曰干将也”。然干将、莫邪匠名也,其剑皆
出西平县,今有铁官令一,别领户,是古铸剑之地也。
    注⒄集解徐广曰:“阳城出铁。”索隐按:战国策云“当敌则斩甲盾鞮鍪铁幕”也。
邹诞幕一作“陌”。刘云:
    “谓以铁为臂胫之衣。言其剑利,能斩之也。”
    注⒅集解徐广曰:“一作‘决’。”索隐音决。谓以革为射决。决,射鞴也。
    注⒆集解弐音伐。索隐弐与“瞂”同,音伐,谓楯也。芮音如字,谓系楯之绶也。
正义方言云:“盾,自关东谓之瞂,关西谓之盾。”
    “大王事秦,秦必求宜阳、成皋。今兹效之,①明年又复求割地。与则无地以给之,
不与则□前功而受后祸。且大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已,以有尽之地而逆无已之求,此
所谓市怨结祸者也,不战而地已削矣。臣闻鄙谚曰:‘宁为鸡口,无为牛后。’②今西
面交臂而臣事秦,何异于牛后乎?夫以大王之贤,挟强韩之兵,而有牛后之名,臣窃为
大王羞之。”

    注①索隐按:郑玄注礼云“效犹呈也,见也”。
    注②索隐按;战国策云“宁为鸡尸,不为牛从”。延笃注云“尸,鸡中主也。
    从谓牛子也。言宁为鸡中之主,不为牛之从后也”。正义鸡口虽小,犹进食;牛后
虽大,乃出粪也。
    于是韩王勃然作色,攘臂瞋目,按剑仰天太息①曰;“寡人虽不肖,必不能事秦。
今主君②诏以赵王之教,敬奉社稷以从。”

    注①索隐太息谓久蓄气而大吁也。
    注②索隐指苏秦也。礼,卿大夫称主。今嘉苏子合从诸侯,曪而美之,故称曰主。
    又说魏襄王①曰:“大王之地,南有鸿沟、②陈、汝南、许、郾、③昆阳、召陵、
舞阳、新都、新郪,④东有淮、颍、⑤□枣、⑥无胥,⑦西有长城之界,北有河外、⑧
卷、衍、酸枣,⑨地方千里。地名虽小,然而田舍庐庑之数,曾无所刍牧。人民之觽,
车马之多,日夜行不绝,輷輷殷殷,⑩若有三军之觽。臣窃量大王之国不下楚。,然衡
人怵王⑾交强虎狼之秦以侵天下,卒有秦患,⑿不顾其祸。夫挟强秦之势以内劫其主,
罪无过此者。魏,天下之强国也;王,天下之贤王也。今乃有意西面而事秦,称东藩,
筑帝宫,⒀受冠带,⒁祠春秋,⒂臣窃为大王耻之。

    注①索隐世本惠王子名嗣。
    注②集解徐广曰:“在荥阳。”
    注③集解徐广曰:“在颍川。于幰切。”索隐音偃,又于建反。战国策作“鄢”。
    按:地理志颍川有许、郾二县,又有傿陵县,故所称惑也。傿音焉。正义陈、汝南,
今汝州、豫州县也。
    注④集解地理志颍川有昆阳、舞阳县,汝南有新郪县,南阳有新都县。索隐地理志
昆阳、舞阳属颍川,召陵、新郪属汝南。按:新郪□郪丘,章帝以封殷后于宋。新都属
南阳。按:战国策直云新郪,无“新都”二字。正义召陵在豫州,舞阳在许州。
    注⑤正义淮阳、颖川二郡。
    注⑥集解徐广曰:“在宛句。”正义在宛朐。按:宛朐,曹州县也。
    注⑦索隐按;其地阙。
    注⑧正义谓河南地。
    注⑨集解徐广曰:“荥阳卷县有长城,经阳武到密。衍,地名。索隐徐广云“荥阳
卷县有长城”,盖据地险为说也。正义卷在郑州原武县北七里。酸枣在滑州。
    衍,徐云地名。
    注⑩正义輷,麾宏反。殷音隐。
    注⑾正义衡音横。怵音恤。
    注⑿正义卒音□忽反。
    注⒀索隐谓为秦筑宫,备其巡狩而舍之,故谓之“帝宫”。
    注⒁索隐谓冠带制度皆受秦法。
    注⒂索隐言春秋贡奉,以助秦祭祀。
    “臣闻越王句践战敝卒三千人,禽夫差于干遂;①武王卒三千人,革车三百乘,制
纣于牧野:②岂其士卒觽哉,诚能奋其威也。今窃闻大王之卒,武士二十万,③苍头二
十万,④奋击二十万,厮徒十万,⑤车六百乘,骑五千匹。此其过越王句践、武王远矣,
今乃听于髃臣之说而欲臣事秦。夫事秦必割地以效实,⑥故兵未用而国已亏矣。凡髃臣
之言事秦者,皆奸人,非忠臣也。夫为人臣,割其主之地以求外交,偷取一时之功而不
顾其后,破公家而成私门,外挟强秦之势以内劫其主,以求割地,愿大王孰察之。

    注①索隐按:干遂,地名,不知所在。然按干是水旁之高地,故有“江干”“河干”
是也。又左思吴都赋云“长干延属”,是干为江旁之地。遂者,道也。于干有道,因为
地名。正义在苏州吴县西北四十余里万安山西南一里太湖。夫差败于姑苏,禽于干遂,
相去四十余里。
    注②正义今韂州城是也。周武王伐纣于牧野,筑之。
    注③集解汉书刑法志曰:“魏氏武卒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矢五十,置戈
其上,冠冑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中试则复其户,利其田宅。”
    索隐衣音意。属音烛。按:三属谓甲衣也。覆膊,一也;甲裳,二也;胫衣,三也。
甲之有裳,见左传也。赢音盈。谓赍糗粮。中音竹仲反。谓其筋力能负重,所以得中试
也。复音福。谓中试之人,国家当优复,赐之上田宅,故云“利其田宅”也。
    注④索隐谓以青巾裹头,以异于觽。荀卿“魏有苍头二十万”是也。
    注⑤索隐厮音斯。谓厮养之卒。斯,养马之贱者,今起为之卒。正义厮音斯。
    谓炊烹供养杂役。
    注⑥索隐谓割地献秦,以效己之诚实。
    “周书曰:‘挠挠不绝,蔓蔓柰何?豪牦不伐,将用斧柯。’前虑不定,后有大患,
将柰之何?大王诚能听臣,六国从亲,专心并力壹意,则必无强秦之患。
    故敝邑赵王使臣效愚计,①奉明约,在大王之诏诏之。”

    注①索隐此“效”犹呈也,见也。
    魏王曰:“寡人不肖,未尝得闻明教。今主君以赵王之诏诏之,敬以国从。”
    因东说齐宣王①曰:“齐南有泰山,东有琅邪,西有清河,②北有勃海,北所谓四
塞之国也。齐地方二千余里,带甲数十万,粟如丘山。三军之良,五家之兵,③进如锋
矢,④战如雷霆,解如风雨。□有军役,未尝倍泰山,绝清河,涉勃海也。⑤临菑之中
七万户,臣窃度之,不下户三男子,三七二十一万,不待发于远县,而临菑之卒固已二
十一万矣。临菑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⑥□鸡走狗,六博⑦蹋鞠⑧
者。临菑之涂,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殷人足,志高气
扬。夫以大王之贤与齐之强,天下莫能当。今乃西面而事秦,臣窃为大王羞之。

    注①索隐世本名辟强,威王之子也。
    注②正义□贝州。
    注③索隐按:高诱注战国策云“五家□五国也”。
    注④索隐按;战国策作“疾如锥矢”。高诱曰“锥矢,小矢,喻径疾也”。吕氏春
秋曰“所贵锥矢者,为应声而至”。正义齐军之进,若锋芒之刀,良弓之矢,用之有进
而无退。
    注⑤正义言临淄自足也。绝,涉,皆度也。勃海,沧州也。齐有军役,不用度河取
二部。
    注⑥正义筑似琴而大,头圆,五弦,击之不鼓。
    注⑦索隐按:王逸注楚词云“博,着也。行六澙,故曰六博”。
    注⑧集解刘向别录曰:“嚺鞠者,传言黄帝所作,或曰起战国之时。蹋鞠,兵势也,
所以练武士,知有材也,皆因嬉戏而讲练之。”蹋,徒猎反。鞠,求六反。索隐上徒腊
反,下居六反。别录注云:“蹴踘,促六反。蹴亦蹋也。”
    崔豹云:“起黄帝时,习兵之埶。”
    “且夫韩、魏之所以重畏秦者,为与秦接境壤界也。兵出而相当,不出十日而战胜
存亡之机决矣。韩、魏战而胜秦,则兵半折,四境不守;战而不胜,则国已危亡随其后。
是故韩、魏之所以重与秦战,而轻为之臣也。今秦之攻齐则不然。倍韩、魏之地,过韂
阳晋之道,①径乎亢父之险,②车不得方轨,③骑不得比行,百人守险,千人不敢过也。
秦虽欲深入,则狼顾,④恐韩、魏之议其后也。是故恫疑⑤虚猲,⑥骄矜而不敢进,⑦
则秦之不能害齐亦明矣。

    注①集解徐广曰:“魏哀王十六年,秦拔魏蒲膎、阳晋、封陵。”索隐按:阳晋,
魏邑也。魏系家“哀王十六年,秦拔魏蒲阪、阳晋、封陵”是也。刘氏云“阳晋,地名,
盖适齐之道,韂国之西南也”。正义言秦伐齐,背韩、魏地而与齐战。徐说阳晋非也,
乃是晋阳耳。韂地曹、濮等州也。杜预云“曹,韂下邑也”。阳晋故城在曹州乘氏县西
北三十七里。
    注②索隐亢音刚,又苦浪反。地理志县名,属梁国也。正义故县在兖州任城县南五
十一里。
    注③正义言不得两车并行。
    注④正义狼性怯,走常还顾。
    注⑤索隐上音通,一音洞。恐惧也。
    注⑥集解呼葛反。索隐猲,本一作“喝”,并呼葛反。高诱曰:“虚猲,喘息惧貌
也。”刘氏云:“秦自疑惧,不敢进兵,虚作恐怯之词,以胁韩、魏也。”
    注⑦正义言秦虽至亢父,犹恐惧狼顾,虚作喝骂,骄溢矜夸,不敢进伐齐明矣。
    “夫不深料秦之无柰齐何,而欲西面而事之,是髃臣之计过也。今无臣事秦之名而
有强国之实,臣是故愿大王少留意计之。”
    齐王曰:“寡人不敏,僻远守海,穷道东境之国也,未尝得闻余教。今足下以赵王
诏诏之,敬以国从。”
    乃西南说楚威王①曰:“楚,天下之强国也;王,天下之贤王也。西有黔中、②巫
郡,③东有夏州、④海阳,⑤南有洞庭、⑥苍梧,⑦北有陉塞、郇阳,⑧地方五千余里,
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此霸王之资也。夫以楚之强与王之贤,天下莫
能当也。今乃欲西面而事秦,则诸侯莫不西面而朝于章台之下矣。

    注①索隐威王名商,宣王之子。
    注②集解徐广曰:“今之武陵也。”正义今朗州,楚黔中郡,其故城在辰州西二十
里,皆盘瓠后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巫郡者,南郡之西界。”正义巫郡,夔州巫山县是。
    注④集解徐广曰:“楚考烈王元年,秦取夏州。”骃案:左传“楚庄王伐陈,乡取
一人焉以归,谓之夏州”。而注者不说夏州所在。车胤撰桓温集云:“夏口城上数里有
洲,名夏州。”“东有夏州”谓此也。索隐裴骃据左氏及车胤说夏州,其文甚明,而刘
伯庄以为夏州侯之本国,亦未为得也。正义大江中州也。夏水口在荆州江陵县东南二十
五里。
    注⑤索隐按:地理志无海阳。刘氏云“楚之东境”。
    注⑥索隐今之青草湖是也,在岳州界也。
    注⑦索隐地名。地理志有苍梧郡。正义苍梧山在道州南。
    注⑧集解徐广曰:“春秋曰‘遂伐楚,次于陉’。楚威王十一年,魏败楚陉山。
    析县有钧水,或者郇阳今之顺阳乎?一本‘北有汾、陉之塞’也。”索隐陉山在楚
北境,威王十一年,魏败楚陉山是也。郇音荀。北有郇阳,其地当在汝南、颍川之界。
检地理志及太康地记,北境并无郇邑。郇邑在河东,晋地。计郇阳当是新阳,声相近字
变耳。汝南有新阳县,应劭云“在新水之阳”,犹豳邑变为栒,亦当然也。徐氏云“郇
阳当是慎阳”,盖其疏也。正义陉山在郑州新郑县西南三十里。顺阳故城在郑州穰县西
百四十里。
    “秦之所害莫如楚,楚强则秦弱,秦强则楚弱,其势不两立。故为大王计,莫如从
亲以孤秦。大王不从*[亲]*,秦必起两军,一军出武关,一军下黔中,则鄢郢动矣。①

    注①集解徐广曰:“今南郡宜城。”正义鄢乡故城在襄州率道县南九里。安郢城在
荆州江陵县东北六里。秦兵出武关,则临鄢矣;兵下黔中,则临郢矣。
    “臣闻治之其未乱也,为之其未有也。患至而后忧之,则无及已。故愿大王蚤孰计
之。
    “大王诚能听臣,臣请令山东之国奉四时之献,以承大王之明诏,委社稷,奉宗庙,
练士厉兵,在大王之所用之。大王诚能用臣之愚计,则韩、魏、齐、燕、赵、韂之妙音
美人必充后宫,燕、代橐驼良马必实外厩。故从合则楚王,衡成则秦帝。今释霸王之业,
而有事人之名,臣窃为大王不取也。
    “夫秦,虎狼之国也,有吞天下之心。秦,天下之仇雠也。衡人皆欲割诸侯之地以
事秦,此所谓养仇而奉雠者也。夫为人臣,割其主之地以外交强虎狼之秦,以侵天下,
卒有秦患,不顾其祸。夫外挟强秦之威以内劫其主,以求割地,大逆不忠,无过此者。
故从亲则诸侯割地以事楚,衡合则楚割地以事秦,此两策者相去远矣,二者大王何居焉?
故敝邑赵王使臣效愚计,奉明约,在大王诏之。”
    楚王曰:“寡人之国西与秦接境,秦有举巴蜀并汉中之心。秦,虎狼之国,不可亲
也。而韩、魏迫于秦患,不可与深谋,与深谋恐反人以入于秦,故谋未发而国已危矣。
寡人自料以楚当秦,不见胜也;内与髃臣谋,不足恃也。寡人卧不安席,食不甘味,心
摇摇然如县旌而无所终薄。①今主君欲一天下,收诸侯,存危国,寡人谨奉社稷以从。”

    注①集解白洛反。
    于是六国从合而并力焉。苏秦为从约长,并相六国。
    北报赵王,乃行过雒阳,车骑辎重,诸侯各发使送之甚觽,疑于王者。①周显王闻
之恐惧,除道,使人郊劳。②苏秦之昆弟妻嫂侧目不敢仰视,俯伏侍取食。苏秦笑谓其
嫂曰:“何前倨而后恭也?”嫂委慐蒲服,③以面掩地而谢曰:“见季子位高金多也。”
④苏秦喟然叹曰:“此一人之身,富贵则亲戚畏惧之,贫贱则轻易之,况觽人乎!且使
我有雒阳负郭田二顷,⑤吾岂能佩六国相印乎!”
    于是散千金以赐宗族朋友。初,苏秦之燕,贷人百钱为资,乃得富贵,以百金偿之。
篃报诸所尝见德者。其从者有一人独未得报,乃前自言。苏秦曰:“我非忘子。子之与
我至燕,再三欲去我易水之上,方是时,我困,故望子深,是以

    注①索隐疑作“拟”读。
    注②集解仪礼曰:“宾至近郊,君使卿朝服用束帛劳。”
    注③索隐委慐谓以面掩地而进,若慐行也。蒲服即匍匐,并音蒲仆。
    注④集解谯周曰:“苏秦字季子。”索隐按:其嫂呼小叔为季子耳,未必即其字。
允南即以为字,未之得也。
    注⑤索隐负者,背也,枕也。近城之地,沃润流泽,最为膏腴,故曰“负郭”也。
    苏秦既约六国从亲,归赵,赵肃侯封为武安君,乃投从约书于秦。①秦兵不敢窥函
谷关十五年。

    注①索隐乃设从约书。案:诸本作“投”。言设者,谓宣布其从约六国之事以告于
秦。若作“投”,亦为易解。
    其后秦使犀首欺齐﹑魏,与共伐赵,欲败从约。齐﹑魏伐赵,赵王让苏秦。苏秦恐,
请使燕,必报齐。苏秦去赵①而从约皆解。

    注①集解徐广曰:“自初说燕至此三年。”
    秦惠王以其女为燕太子妇。是岁,文侯卒,太子立,是为燕易王。易王初立,齐宣
王因燕丧伐燕,取十城。易王谓苏秦曰:“往日先生至燕,而先王资先生见赵,遂约六
国从。今齐先伐赵,次至燕,以先生之故为天下笑,先生能为燕得侵地乎?”苏秦大臱,
曰:“请为王取之。”
    苏秦见齐王,再拜,俯而庆,仰而吊。①齐王曰:“是何庆吊相随之速也?”
    苏秦曰:“臣闻饥人所以饥而不食乌喙者,②为其愈充腹而与饿死同患也。③今燕
虽弱小,即秦王之少貋也。大王利其十城而长与强秦为仇。今使弱燕为鴈行而强秦敝其
后,以招天下之精兵,是食乌喙之类也。”齐王愀然变色④曰:
    “然则柰何?”苏秦曰:“臣闻古之善制事者,转祸为福,因败为功。大王诚能听
臣计,即归燕之十城。燕无故而得十城,必喜;秦王知以己之故而归燕之十城,亦必喜。
此所谓□仇雠而得石交者也。夫燕﹑秦俱事齐,则大王号令天下,莫敢不听。是王以虚
辞附秦,以十城取天下。此霸王之业也。”王曰:“善。”
    于是乃归燕之十城。

    注①索隐刘氏云:“当时庆吊应有其词,但史家不录耳。”
    注②集解本草经曰:“乌头,一名乌喙。”索隐乌啄,音卓,又音许秽反。今之毒
药乌头是。正义广雅云:“岁奚,毒附子也。一岁为乌啄,三岁为附子,四岁为乌头,
五岁为天雄。”
    注③索隐刘氏以愈犹暂,非也。谓食乌头为其暂愈饥而充腹,少时毒发而死,亦与
饥死同患也。
    注④索隐愀音自酋反,又七小反。
    人有毁苏秦者曰:“左右卖国反复之臣也,将作乱。”苏秦恐得罪归,而燕王不复
官也。苏秦见燕王曰:“臣,东周之鄙人也,无有分寸之功,而王亲拜之于庙而礼之于
廷。今臣为王却齐之兵而*(攻)*得十城,宜以益亲。今来而王不官臣者,人必有以不信
伤臣于王者。臣之不信,王之福也。臣闻忠信者,所以自为也;进取者,所以为人也。
且臣之说齐王,曾非欺之也。臣□老母于东周,固去自为而行进取也。今有孝如曾参,
廉如伯夷,信如尾生。得此三人者以事大王,何若?”王曰:“足矣。”苏秦曰:“孝
如曾参,义不离其亲一宿于外,王又安能使之步行千里而事弱燕之危王哉?廉如伯夷,
义不为孤竹君之嗣,不肯为武王臣,不受封侯而饿死首阳山下。有廉如此,王又安能使
之步行千里而行进取于齐哉?信如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柱
而死。有信如此,王又安能使之步行千里却齐之强兵哉?臣所谓以忠信得罪于上者也。”
燕王曰:“若不忠信耳,岂有以忠信而得罪者乎?”苏秦曰:“不然。臣闻客有远为吏
而其妻私于人者,其夫将来,其私者忧之,妻曰‘勿忧,吾已作药酒待之矣’。居三日,
其夫果至,妻使妾举药酒进之。妾欲言酒之有药,则恐其逐主母也,欲勿言乎,则恐其
杀主父也。于是乎详僵而□酒。①主父大怒,笞之五十。故妾一僵而覆酒,上存主父,
下存主母,然而不免于笞,恶在乎忠信之无罪也?夫臣之过,不幸而类是乎!”燕王曰:
“先生复就故官。”益厚遇之。

    注①索隐详音羊。详,诈也。僵,仆也,音姜。
    易王母,文侯夫人也,与苏秦私通。燕王知之,而事之加厚。苏秦恐诛,乃说燕王
曰:“臣居燕不能使燕重,而在齐则燕必重。”燕王曰:“唯先生之所为。”
    于是苏秦详为得罪于燕而亡走齐,齐宣王以为客卿。①

    注①集解徐广曰:“燕易王之十年时。”
    齐宣王卒,愍王即位,说愍王厚葬以明孝,高宫室大苑囿以明得意,欲破敝齐而为
燕。燕易王卒,①燕哙立为王。其后齐大夫多与苏秦争宠者,而使人刺苏秦,不死,殊
而走。②齐王使人求贼,不得。苏秦且死,乃谓齐王曰:“臣即死,车裂臣以徇于市,
曰‘苏秦为燕作乱于齐’,如此则臣之贼必得矣。”于是如其言,而杀苏秦者果自出,
齐王因而诛之。燕闻之曰:“甚矣,齐之为苏生③报仇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易王十二年卒。”
    注②集解风俗通义称汉令“蛮夷戎狄有罪当殊”。殊者,死也,与诛同指。而此云
“不死,殊而走”者,苏秦时虽不即死,然是死创,故云“殊”。
    注③集解徐广曰:“一作‘先’。”
    苏秦既死,其事大泄。齐后闻之,乃恨怒燕。燕甚恐。苏秦之弟曰代,代弟苏厉,
见兄遂,亦皆学。及苏秦死,代乃求见燕王,欲袭故事。曰:“臣,东周之鄙人也。窃
闻大王义甚高,鄙人不敏,释鉏耨而干大王。至于邯郸,所见者绌于所闻于东周,臣窃
负其志。及至燕廷,观王之髃臣下吏,王,天下之明王也。”
    燕王曰:“子所谓明王者何如也?”对曰:“臣闻明王务闻其过,不欲闻其善,臣
请谒王之过。夫齐﹑赵者,燕之仇雠也;楚﹑魏者,燕之援国也。今王奉仇雠以伐援国,
非所以利燕也。王自虑之,此则计过,无以闻者,非忠臣也。”
    王曰:“夫齐者固寡人之雠,所欲伐也,直患国敝力不足也。子能以燕伐齐,则寡
人举国委子。”对曰:“凡天下战国七,燕处弱焉。独战则不能,有所附则无不重。南
附楚,楚重;西附秦,秦重;中附韩﹑魏,韩﹑魏重。且苟所附之国重,此必使王重矣。
①今夫齐,长主②而自用也。南攻楚五年,畜聚竭;西困秦三年,士卒罢敝;
    北与燕人战,覆三军,得二将。③然而以其余兵南面举五千乘之大宋,④而包十二
诸侯。此其君欲得,其民力竭,恶足取乎!且臣闻之,数战则民劳,久师则兵敝矣。”
燕王曰:“吾闻齐有清济﹑浊河⑤可以为固,长城﹑钜防⑥足以为塞,诚有之乎?”对
曰:“天时不与,虽有清济﹑浊河,恶足以为固!民力罢敝,虽有长城﹑钜防,恶足以
为塞!且异日济西不师,⑦所以备赵也;
    河北不师,⑧所以备燕也。今济西河北尽已役矣,封内敝矣。夫骄君必好利,而亡
国之臣必贪于财。王诚能无羞从子母弟⑨以为质,⑩宝珠玉帛以事左右,彼将有德燕而
轻亡宋,则齐可亡已。”燕王曰:“吾终以子受命于天矣。”
    燕乃使一子质于齐。而苏厉因燕质子而求见齐王。齐王怨苏秦,欲囚苏厉。燕质子
为谢,已遂委质为齐臣。⑾

    注①正义言附诸国,诸国重燕而燕尊重。
    注②索隐按:谓齐王年长也。或作“齐强,故言长主”。
    注③集解徐广曰:“齐覆三而燕失二将。”索隐按:徐广云“齐覆三军而燕失二将”。
又战国策云“获二将”,亦谓燕之二将,是燕之失也。
    注④正义齐表云“齐愍王三十八年灭宋”,乃当赧王二十九年。此说乃燕哙之时,
当周慎王之时,齐[灭]宋在前三十余年,恐文误矣。
    注⑤正义济﹑漯二水上承黄河,并淄﹑青之北流入海。黄河又一源从洛﹑魏二州界
北流入海,亦齐西北界。
    注⑥集解徐广曰:“济北卢县有防门,又有长城东至海。正义长城西头在济州平阴
县界。竹书纪年云:“梁惠王二十年,齐闵王筑防以为长城。”太山记云:
    “太山西有长城,缘河经太山,余一千里,至琅邪台入海。”
    注⑦正义济州已西也。
    注⑧正义谓沧﹑博等州,在漯河之北。
    注⑨索隐战国策“从”作“宠”。
    注⑩正义音致。
    注⑾正义质,真栗反。
    燕相子之与苏代婚,而欲得燕权,乃使苏代侍质子于齐。齐使代报燕,燕王哙问曰:
“齐王其霸乎?”曰:“不能。”曰:“何也?”曰:“不信其臣。”于是燕王专任子
之,已而让位,燕大乱。齐伐燕,杀王哙﹑子之。①燕立昭王,而苏代﹑苏厉遂不敢入
燕,皆终归齐,齐善待之。

    注①集解徐广曰:“是周赧王之元年时也。”
    苏代过魏,魏为燕执代。齐使人谓魏王曰:“齐请以宋地封泾阳君,①秦必不受。
秦非不利有齐而得宋地也,②不信齐王与苏子也。今齐魏不和如此其甚,则齐不欺秦。
秦信齐,齐秦合,泾阳君有宋地,非魏之利也。故王不如东苏子,秦必疑齐而不信苏子
矣。齐秦不合,天下无变,伐齐之形成矣。”于是出苏代。
    代之宋,宋善待之。

    注①正义泾阳君,秦王弟,名悝也。泾阳,雍州县也。齐苏子告秦共伐宋以封泾阳
君,然齐假设此策以救苏代。
    注②正义齐言秦相亲共伐宋,秦得宋地,又得齐事秦,不信齐及苏代,恐为不成也。
    齐伐宋,宋急,苏代乃遗燕昭王书曰:①

    注①正义此书为宋说燕,令莫助齐﹑梁。
    夫列在万乘而寄质于齐,①名卑而权轻;奉万乘助齐伐宋,民劳而实费;夫破宋,
残楚淮北,肥大齐,雠强而国害:此三者皆国之大败也。然且王行之者,将以取信于齐
也。齐加不信于王,而忌燕愈甚,是王之计过矣。夫以宋加之淮北,强万乘之国也,而
齐并之,是益一齐也。②北夷方七百里,③加之以鲁﹑韂,强万乘之国也,而齐并之,
是益二齐也。夫一齐之强,燕犹狼顾而不能支,今以三齐临燕,其祸必大矣。

    注①正义燕前有一子质于齐。
    注②正义更以淮北之地加于齐都,是强万乘之国而齐总并之,是益一齐。
    注③索隐谓山戎﹑北狄附齐者。正义齐桓公伐山戎﹑令支,斩孤竹而南归海滨,诸
侯莫不来服。
    虽然,智者举事,因祸为福,转败为功。齐紫,败素也,①而贾十倍;②越王句践
栖于会稽,复残强吴而霸天下:此皆因祸为福,转败为功者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取败素染以为紫。”正义齐君好紫,故齐俗尚之。取恶素帛染
为紫,其价十倍贵于余。喻齐虽有大名,而国中以困弊也。韩子云:“齐桓公好服紫,
一国尽服紫,当时十素不得一紫,公患之。管仲曰:‘君欲止之,何不试勿衣也?’公
谓左右曰:‘恶紫华。’公语三日,境内莫有衣紫者。”
    注②索隐按:谓紫色价贵于帛十倍,而本是败素。以喻齐虽有大名,而其国中困毙
也。
    今王若欲因祸为福,转败为功,则莫若挑霸齐而尊之,①使使盟于周室,焚秦符,
曰②“其大上计,破秦;其次,必长宾之”。③秦挟宾以待破,秦王必患之。秦五世伐
诸侯,今为齐下,秦王之志苟得穷齐,不惮以国为功。然则王何不使辩士以此言说秦王
曰:“燕﹑赵破宋肥齐,尊之为之下者,燕﹑赵非利之也。燕﹑赵不利而势为之者,以
不信秦王也。然则王何不使可信者接收燕﹑赵,令泾阳君﹑高陵君④先于燕﹑赵?秦有
变,因以为质,则燕﹑赵信秦。
    秦为西帝,燕为北帝,赵为中帝,立三帝以令于天下。韩﹑魏不听则秦伐之,齐不
听则燕﹑赵伐之,天下孰敢不听?天下服听,因驱韩﹑魏以伐齐,曰‘必反宋地,归楚
淮北’。反宋地,归楚淮北,燕﹑赵之所利也;并立三帝,燕﹑赵之所愿也。夫实得所
利,尊得所愿,燕﹑赵□齐如脱缢矣。今不收燕﹑赵,齐霸必成。
    诸侯赞齐而王不从,是国伐也;诸侯赞齐而王从之,是名卑也。今收燕﹑赵,国安
而名尊;不收燕﹑赵,国危而名卑。夫去尊安而取危卑,智者不为也。”
    秦王闻若说,必若刺心然。则王何不使辩士以此若言说秦?秦必取,齐必伐矣。

    注①正义挑,田鸟反,执持也。
    注②正义符,征兆也。
    注③索隐长音如字。宾为“摈”。正义大好上计策,破秦;次计,长摈□关西。
    注④集解徐广曰冯翊高陵县。索隐二人,秦王母弟也。高陵君名显。泾阳君名悝。
    夫取秦,厚交也;伐齐,正利也。尊厚交,务正利,圣王之事也。
    燕昭王善其书,曰:“先人尝有德苏氏,子之之乱而苏氏去燕。燕欲报仇于齐,非
苏氏莫可。”乃召苏代,复善待之,与谋伐齐。竟破齐,愍王出走。
    久之,秦召燕王,燕王欲往,苏代约燕王曰:“楚得枳①而国亡,②齐得宋而国亡,
③齐﹑楚不得以有枳﹑宋而事秦者,何也?则有功者,秦之深雠也。
    秦取天下,非行义也,暴也。秦之行暴,正告天下。④

    注①集解徐广曰:“巴郡有枳县。”正义枳,支是反,今涪州城。在秦,枳县在江
南。
    注②集解徐广曰:“燕昭王三十三年,秦拔楚鄢、西陵。”正义按:西陵在黄州。
    注③正义年表云齐愍王三十八年,灭宋。四十年,五国共击愍王,王走莒。
    注④索隐正告谓显然而告天下也。
    “告楚曰:‘蜀地之甲,乘船浮于汶,①乘夏水②而下江,五日而至郢。汉中之甲,
乘船出于巴,③乘夏水而下汉,四日而至五渚。④寡人积甲宛东下随,⑤智者不及谋,
勇土不及怒,寡人如射隼矣。⑥王乃欲待天下之攻函谷,不亦远乎!’楚王为是故,十
七年事秦。

    注①集解眉贫反。索隐音旻。□江所出之岷山也。
    注②索隐夏音暇。谓夏潦之水盛长时也。
    注③索隐巴,水名,与汉水近。正义巴岭山在梁州南一百九十里。周地志云:
    “南渡老子水,登巴岭山。南回*(记)*大江。此南是古巴国,因以名山。”
    注④集解战国策曰“秦与荆人战,大破荆,袭郢,取洞庭、五渚”。然则五渚在洞
庭。索隐按:五渚,五处洲渚也,刘氏以为宛邓之闲,临汉水,不得在洞庭。或说五渚
□五湖,益与刘说不同也。
    注⑤索隐宛县之东而下随邑。
    注⑥索隐按:易曰“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秦王言我今伐楚,必当捷
获也。正义隼若今之鹘。
    “秦正告韩曰:‘我起乎少曲,①一日而断大行。②我起乎宜阳而触平阳,③二日
而莫不尽繇。④我离两周而触郑,五日而国举。’⑤韩氏以为然,故事秦。

    注①索隐地名,近宜阳也。正义在怀州河阳县西北,解在范睢传。
    注②正义太行山羊肠阪道,北过韩上党也。
    注③正义宜阳、平阳皆韩大都也,隔河也。
    注④索隐音摇。摇,动也。
    注⑤索隐离,如字。谓屯兵以罹二周也,而乃触击于郑,故五日国举。举犹拔也。
正义离,历也。历二周而东触新郑州,韩国都拔矣。
    “秦正告魏曰:‘我举安邑,塞女戟,①韩氏太原卷。②我下轵,道南阳,封冀,
③包两周。④乘夏水,浮轻舟,强弩在前,锬⑤戈在后,决荥口,魏无大梁;⑥决白马
之口,魏无外黄、济阳;⑦决宿胥之口,⑧魏无虚、顿丘。⑨陆攻则击河内,水攻则灭
大梁。’魏氏以为然,故事秦。

    注①索隐女戟,地名,盖在太行山之西。
    注②索隐刘氏卷音轨免反也。按:举安邑,塞女戟,及至韩氏之韩国宜阳也。
    太原者,魏地不至太原,亦无别名太原者,盖“太”衍字也。原当为“京”。京及
卷皆属荥阳,是魏境。又下轵道是河内轵县,言“道”者,亦衍字。徐广云“霸陵有轵
道亭”,非魏之境,其疏谬如此。正义卷,轨免反。刘伯庄云:“太原当为太行。卷犹
断绝。”
    注③集解徐广曰:“霸陵有轵道亭,河东皮氏有冀亭也。”索隐按:魏之南阳□河
内也。封,封陵也。冀,冀邑。
    皆在魏境,故徐广云“河东皮氏县有冀亭”。
    注④集解徐广曰:“张仪曰‘下河东,取成皋’也。”正义两周,王城及巩。
    注⑤集解徐广曰:“由焻反。”正义刘伯庄云:“音四廉反,利也。”
    注⑥索隐荥泽之口与今汴河口通,其水深,可以灌大梁,故云“无大梁”也。
    注⑦索隐白马河津在东郡,决其流以灌外黄及济阳。正义故黄城在曹州考城县东二
十四里。济阳故城在曹州噃朐县西南三十五里。
    注⑧集解徐广曰:“纪年云魏救山塞集胥口。”索隐按:纪年作“胥”,盖亦津之
名,今其地不知所在也。正义淇水出韂州淇县界之淇口,东至黎阳入河。
    魏志云:“武帝于清淇口东因宿胥故渎开白沟,道清淇二水入焉。”
    注⑨集解徐广曰:“秦始皇五年,取魏酸枣,燕虚、长平。”索隐虚,邑名,地与
酸枣相近。正义虚谓殷墟,今相州所理是。顿丘故城在魏州顿兵县东北二十里。括地志
云:“二国地时属魏。”
    “秦欲攻安邑,恐齐救之,则以宋委于齐。曰:‘宋王无道,为木人以*(写)**[象]
*寡人,射其面。寡人地绝兵远,不能攻也。王苟能破宋有之,寡人如自得之。’已得安
邑,塞女戟,因以破宋为齐罪。①

    注①索隐秦令齐灭宋,仍以破宋为齐之罪名。
    “秦欲攻韩,恐天下救之,则以齐委于天下。曰:‘齐王四与寡人约,四欺寡人,
必率天下以攻寡人者三。有齐无秦,有秦无齐,必伐之,必亡之。’已得宜阳、少曲,
致蔺、*[离]*石,因以破齐为天下罪。
    “秦欲攻魏重楚,①则以南阳委于楚。曰:②‘寡人固与韩且绝矣。残均陵,塞鄳
□,③苟利于楚,寡人如自有之。’魏□与国而合于秦,因以塞鄳□为楚罪。

    注①索隐重犹附也,尊也。正义畏楚救魏。
    注②正义南阳邓州地,本韩地也。韩先事秦,今楚取南阳,故言“与韩且绝矣”。
    注③集解鄳音盲。徐广曰:“鄳,江夏鄳县。均,一作‘灼’。”索隐均陵在南阳,
盖今之均州。黾音盲,县名,在江夏。正义均州故城在随州西南五十里,盖均陵也。又
申州罗山县本汉鄳县。申州有平清关,盖古鄳县之□塞。
    “兵困于林中,①重燕、赵,以胶东委于燕,以济西委于赵。已得讲于魏,②至公
子延,③因犀首属行④而攻赵。

    注①集解徐广曰:“河南苑陵有林乡。”
    注②索隐讲,和也,解也。秦与魏和也。
    注③索隐至当为“质”,谓以公子延为质也。
    注④索隐犀首、公孙衍本魏将,因之以属军行。行音胡郎反,谓连兵相续也。
    “兵伤于谯石,而遇败于阳马,①而重魏,则以叶、蔡委于魏。已得讲于赵,则劫
魏,*[魏]*不为割。困则使太后弟穰侯为和,嬴则兼欺舅与母。②

    注①索隐按:谯石、阳马并赵地名,非县邑也。
    注②索隐按:嬴犹胜也。舅,穰侯魏焻也。母,太后也。
    “适燕者①曰‘以胶东’,适赵者曰‘以济西’,适魏者曰‘以叶、蔡’,适楚者
曰‘以塞鄳□’,适齐者曰‘以宋’,此必令言如循环,用兵如刺蜚,母不能制,舅不
能约。

    注①索隐适音宅。适者,责也。下同。
    “龙贾之战,①岸门之战,②封陵之战,③高商之战,④赵庄之战,⑤秦之所杀三
晋之民数百万,今其生者皆死秦之孤也。西河之外,上雒之地,三川晋国之祸,三晋之
半,秦祸如此其大也。⑥而燕、赵之秦者,⑦皆以争事秦说其主,此臣之所大患也。”

    注①集解魏襄王五年,秦败我龙贾军。
    注②集解韩宣惠王十九年,秦大破我岸门。
    注③集解魏哀王十六年,秦败我封陵。
    注④集解此战事不见。
    注⑤集解赵肃侯二十二年,赵庄与秦战败,秦杀赵庄河西。
    注⑥索隐以言西河之外,上雒之地及三川晋国,皆是秦与魏战之处,秦兵祸败我三
晋之半,是秦祸如此其大者乎。
    注⑦索隐燕、赵之人往秦者,谓游说之士也。
    燕昭王不行。苏代复重于燕。
    燕使约诸侯从亲如苏秦时,或从或不,而天下由此宗苏氏之从约。代、厉皆以寿死,
名显诸侯。
    太史公曰:苏秦兄弟三人,①皆游说诸侯以显名,其术长于权变。而苏秦被反闲以
死,天下共笑之,讳学其术。然世言苏秦多异,异时事有类之者皆附之苏秦。夫苏秦起
闾阎,连六国从亲,此其智有过人者。吾故列其行事,次其时序,毋令独蒙恶声焉。

    注①索隐按:谯允南以为苏氏兄弟五人,更有苏辟、苏鹄,典略亦同其说。
    按:苏氏谱云然。

    【索隐述赞】季子周人,师事鬼谷。揣摩既就,阴符伏读。合从离衡,佩印者六。
天王除道,家人扶服。贤哉代、厉,继荣党族。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