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七十 张仪列传 第十
  张仪者,魏人也。①始尝与苏秦俱事鬼谷先生,学术,苏秦自以不及张仪。

    注①集解吕氏春秋曰:“仪,魏氏余子。”索隐按:晋有大夫张老,又河东有张城,
张氏为魏人必也。而吕览以为魏氏余子,则盖魏之支庶也。又书略说余子谓庶子也。正
义左传晋有公族、余子、公行。杜预云:“皆官卿之嫡为公族大夫。余子,嫡子之母弟
也。公行,庶子掌公戎行也。”艺文志云张子十篇,在纵横流。
    张仪已学游说①诸侯。尝从楚相饮,已而楚相亡璧,门下意张仪,曰:“仪贫无行,
必此盗相君之璧。”共执张仪,掠笞数百,不服,醳②之。其妻曰:“嘻!
    ③子毋读书游说,安得此辱乎?”张仪谓其妻曰:“视吾舌尚在不?”其妻笑曰:
“舌在也。”仪曰:“足矣。”

    注①索隐音税。
    注②集解音释。索隐古释字。
    注③索隐音僖。郑玄曰:“嘻,悲恨之声。”
    苏秦已说赵王而得相约从亲,①然恐秦之攻诸侯,败约后负,念莫可使用于秦者,
乃使人微感张仪曰:“子始与苏秦善,今秦已当路,子何不往游,以求通子之愿?”张
仪于是之赵,上谒求见苏秦。苏秦乃诫门下人不为通,又使不得去者数日。已而见之,
坐之堂下,赐仆妾之食。因而数让之②曰:“以子之材能,乃自令困辱至此。吾宁不能
言而富贵子,子不足收也。”谢去之。张仪之来也,自以为故人,求益,反见辱,怒,
念诸侯莫可事,独秦能苦赵,乃遂入秦。

    注①索隐从音足容反。
    注②索隐按:谓数设词而让之。让亦责也。数音朔。
    苏秦已而告其舍人曰:“张仪,天下贤士,吾殆弗如也。今吾幸先用,而能用秦柄
者,独张仪可耳。然贫,无因以进。吾恐其乐小利而不遂,故召辱之,以激其意。子为
我阴奉之。”乃言赵王,发金币车马,使人微随张仪,与同宿舍,稍稍近就之,奉以车
马金钱,所欲用,为取给,而弗告。张仪遂得以见秦惠王。
    惠王以为客卿,与谋伐诸侯。
    苏秦之舍人乃辞去。张仪曰:“赖子得显,方且报德,何故去也?”舍人曰:“臣
非知君,知君乃苏君。苏君忧秦伐赵败从约,以为非君莫能得秦柄,故感怒君,使臣阴
奉给君资,尽苏君之计谋。今君已用,请归报。”张仪曰:“嗟乎,此在吾术中而不悟,
吾不及苏君明矣!吾又新用,安能谋赵乎?为吾谢苏君,苏君之时,仪何敢言。且苏君
在,仪宁渠能乎!”①张仪既相秦,为文檄②告楚相曰:“始吾从若饮,③我不盗而璧,
若笞我。若善守汝国,我顾且盗而城!”

    注①集解渠音讵。索隐渠音讵,古字少,假借耳。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作‘尺一之檄’。”索隐按:徐广云一作“丈二檄”。王劭
按春秋后语云“丈二尺檄”。许慎云“檄,二尺书”。
    注③索隐若者,汝也。下文而亦训汝。
    苴蜀相攻击,①各来告急于秦。秦惠王欲发兵以伐蜀,以为道险狭难至,而韩又来
侵秦,秦惠王欲先伐韩,后伐蜀,恐不利,欲先伐蜀,恐韩袭秦之敝。
    犹豫未能决。司马错②与张仪争论于惠王之前,司马错欲伐蜀,张仪曰:“不如伐
韩。”王曰:“请闻其说。”

    注①集解徐广曰:“谯周曰益州‘天苴’读为‘包黎’之‘包’,音与‘巴’相近,
以为今之巴郡。”索隐苴音巴。谓巴、蜀之夷自相攻击也。今字作“苴”者,按巴苴是
草名,今论巴,遂误作“苴”也。或巴人、巴郡本因芭苴得名,所以其字遂以“苴”为
“巴”也。注“益州天苴读为芭黎”,天苴□巴苴也。谯周,蜀人也,知“天苴”之音
读为“芭黎”之“芭”。按:芭黎□织木葺为苇篱也,今江南亦谓苇篱曰芭篱也。正义
华阳国志云:“昔蜀王封其弟于汉中,号曰苴侯,因命之邑曰葭萌。苴侯与巴王为好,
巴与蜀为雠,故蜀王怒,伐苴。苴奔巴,求救于秦。秦遣张仪从子午道伐蜀。*[蜀]*王
自葭萌御之,败绩,走至武阳,为秦军所害。秦遂灭蜀,因取苴与巴焉。”括地志云:
“苴侯都葭萌,今利州益昌县五十里葭萌故城是。蜀侯都益州巴子城,在合州石镜县南
五里,故垫江县也。巴子都江州,在都之北,又峡州界也。”
    注②索隐七各反,又七故反,二音。
    仪曰:“亲魏善楚,下兵三川,塞什谷之口,①当屯留之道,②魏绝南阳,③楚临
南郑,④秦攻新城、⑤宜阳,⑥以临二周之郊,诛周王之罪,侵楚、魏之地。周自知不
能救,九鼎宝器必出。据九鼎,案图籍,挟天子以令于天下,天下莫敢不听,此王业也。
今夫蜀,西僻之国而戎翟之伦也,敝兵劳觽不足以成名,得其地不足以为利。臣闻争名
者于朝,争利者于市。今三川、周室,天下之朝市也,而王不争焉,顾争于戎翟,去王
业远矣。”⑦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寻’,成皋巩县有寻口。”索隐一本作“寻谷”,寻什
声相近,故其名惑也。战国策云“轘辕、缑氏之口”,亦其地相近也。正义括地志云:
“温泉水□寻,源出洛州巩县西南四十里。注水经云鄩城水出北山鄩溪。
    又有故鄩城,在巩县西南五十八里。”按:洛州缑氏县东南四十里,与鄩溪相近之
地。
    注②正义屯留,潞州县也。道□太行羊肠阪道也。
    注③正义南阳,怀州也。是当屯留之道,令魏绝断坏羊肠、韩上党之路也。
    注④正义是塞什谷之口也。令楚兵临郑南,塞轘辕鄩口,断韩南阳之兵也。
    注⑤索隐此新城当在河南伊阙之左右。
    注⑥正义洛州福昌县也。
    注⑦索隐去王远矣。王音于放反。
    司马错曰:“不然。臣闻之,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强兵者务富其民,欲王者务博
其德,三资者备而王随之矣。今王地小民贫,故臣愿先从事于易。夫蜀,西僻之国也,
而戎翟之长也,有桀纣之乱。以秦攻之,譬如使豺狼逐髃羊。得其地足以广国,取其财
足以富民①缮兵,不伤觽而彼已服焉。②拔一国而天下不以为暴,利尽西海③而天下不
以为贪,是我一举而名实附也,④而又有禁暴止乱之名。今攻韩,劫天子,恶名也,而
未必利也,又有不义之名,而攻天下所不欲,危矣。臣请谒其故:⑤周,天下之宗室也;
齐,韩之与国也。
    周自知失九鼎,韩自知亡三川,⑥将二国并力合谋,以因乎齐、赵而求解乎楚、魏,
以鼎与楚,以地与魏,王弗能止也。此臣之所谓危也。不如伐蜀完。”

    注①索隐遇其财。战国策“遇”作“得”。
    注②正义缮音膳,同“轵”,具食也。
    注③索隐西海谓蜀川也。海者珍藏所聚生,犹谓秦中为“陆海”然也。其实西亦有
海也。正义海之言晦也,西夷晦昧无知,故言海也。言利尽西方羌戎。
    注④索隐按:名谓传其德也,实谓土地财宝。
    注⑤索隐谒者,告也,陈也。故,谓陈不宜伐之端由也。
    注⑥正义韩自知亡三川,故与周并力合谋也。
    惠王曰:“善,寡人请听子。”卒起兵伐蜀,十月,取之,①遂定蜀,②贬蜀王更
号为侯,而使陈庄相蜀。蜀既属秦,秦以益强,富厚,轻诸侯。

    注①索隐六国年表在惠王二十二年十月也。
    注②正义表云秦惠王后元年十月,击灭之。
    秦惠王十年,使公子华①与张仪围蒲阳,②降之。仪因言秦复与魏,而使公子繇质
于魏。仪因说魏王曰:“秦王之遇魏甚厚,魏不可以无礼。”魏因入上郡、少梁,谢秦
惠王。惠王乃以张仪为相,更名少梁曰夏阳。③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革’。”
    注②索隐魏邑名也。正义在隰州隰州县,蒲邑故城是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夏阳在梁山龙门。”索隐音下。夏,山名也,亦曰大夏,是蜀
所都。正义少梁城,同州韩城县南二十三里。夏阳城在县南二十里。梁山在县东南十九
里。龙门山在县北五十里。
    仪相秦四岁,立惠王为王。①居一岁,为秦将,取陕。筑上郡塞。

    注①正义表云惠王之十三年,周显王之三十四年也。
    其后二年,使与齐、楚之相会啮桑。东还而免相,相魏以为秦,欲令魏先事秦而诸
侯效之。魏王不肯听仪。秦王怒,伐取魏之曲沃、平周,复阴厚张仪益甚。张仪臱,无
以归报。留魏四岁而魏襄王卒,哀王立。张仪复说哀王,哀王不听。于是张仪阴令秦伐
魏。魏与秦战,败。
    明年,齐又来败魏于观津。①秦复欲攻魏,先败韩申差军,斩首八万,诸侯震恐。
而张仪复说魏王曰:“魏地方不至千里,卒不过三十万。地四平,诸侯四通辐凑,无名
山大川之限。从郑至梁二百余里,车驰人走,不待力而至。梁南与楚境,西与韩境,北
与赵境,东与齐境,卒戍四方,守亭鄣者不下十万。梁之地势,固战场也。梁南与楚而
不与齐,则齐攻其东;东与齐而不与赵,则赵攻其北;不合于韩,则韩攻其西;不亲于
楚,则楚攻其南:此所谓四分五裂之道也。

    注①集解观音贯。
    “且夫诸侯之为从者,将以安社稷尊主强兵显名也。今从者一天下,约为昆弟,刑
白马以盟洹水之上,①以相坚也。而亲昆弟同父母,尚有争钱财,而欲恃诈伪反复苏秦
之余谋,其不可成亦明矣。

    注①集解洹音桓。
    “大王不事秦,秦下兵攻河外,①据卷、衍、*[燕]*、酸枣,②劫韂取阳晋,③则
赵不南,赵不南而梁不北,梁不北则从道绝,从道绝则大王之国欲毋危不可得也。
    秦折韩而攻梁,④韩怯于秦,秦韩为一,梁之亡可立而须也。此臣之所为大王患也。

    注①索隐河之西,□曲沃、平周之邑等。正义河外□卷、衍、燕、酸枣。
    注②集解卷,丘权反。衍,以善反。索隐卷县在河南。衍,地名。正义卷、衍属郑
州;燕,滑州胙城县;酸枣属滑州:皆黄河南岸地。
    注③正义故城在曹州乘氏县西北三十七里。
    注④索隐战国策“折”作“挟”也。
    “为大王计,莫如事秦。事秦则楚、韩必不敢动;无楚、韩之患,则大王高枕而卧,
①国必无忧矣。

    注①正义枕,针鸩反。
    “且夫秦之所欲弱者莫如楚,而能弱楚者莫如梁。楚虽有富大之名而实空虚;
    其卒虽多,然而轻走易北,不能坚战。悉梁之兵南面而伐楚,胜之必矣。割楚而益
梁,亏楚而适秦,嫁祸安国,此善事也。大王不听臣,秦下甲士而东伐,虽欲事秦,不
可得矣。
    “且夫从人多奋辞而少可信,说一诸侯而成封侯,是故天下之游谈士莫不日夜搤腕
瞋目切齿以言从之便,以说人主。人主贤其辩而牵其说,岂得无眩哉。
    “臣闻之,积羽沉舟,髃轻折轴,觽口铄金,积毁销骨,故愿大王审定计议,且赐
骸骨辟魏。”
    哀王于是乃倍从约而因仪请成于秦。张仪归,复相秦。三岁而魏复背秦为从。
    秦攻魏,取曲沃。明年,魏复事秦。
    秦欲伐齐,齐楚从亲,于是张仪往相楚。楚怀王闻张仪来,虚上舍而自馆之。
    曰:“此僻陋之国,子何以教之?”仪说楚王曰:“大王诚能听臣,闭关绝约于齐,
臣请献商于之地六百里,①使秦女得为大王箕帚之妾,秦楚娶妇嫁女,长为兄弟之国。
此北弱齐而西益秦也,计无便此者。”楚王大说而许之。髃臣皆贺,陈轸独吊之。楚王
怒曰:“寡人不兴师发兵得六百里地,髃臣皆贺,子独吊,何也?”陈轸对曰:“不然,
以臣观之,商于之地不可得而齐秦合,齐秦合则患必至矣。”楚王曰:“有说乎?”陈
轸对曰:“夫秦之所以重楚者,以其有齐也。今闭关绝约于齐,则楚孤。秦奚贪夫孤国,
而与之商于之地六百里?张仪至秦,必负王,是北绝齐交,西生患于秦也,而两国之兵
必俱至。善为王计者,不若阴合而阳绝于齐,使人随张仪。苟与吾地,绝齐未晚也;不
与吾地,阴合谋计也。”楚王曰:“愿陈子闭口毋复言,以待寡人得地。”乃以相印授
张仪,厚赂之。于是遂闭关绝约于齐,使一将军随张仪。

    注①索隐刘氏云:“商□今之商州,有古商城;其西二百余里有古于城。”
    张仪至秦,详失绥堕车,①不朝三月。楚王闻之,曰:“仪以寡人绝齐未甚邪?”
    乃使勇士至宋,借宋之符,北骂齐王。齐王大怒,折节而下秦。秦齐之交合,张仪
乃朝,谓楚使者曰:“臣有奉邑六里,愿以献大王左右。”楚使者曰:“臣受令于王,
以商于之地六百里,不闻六里。”还报楚王,楚王大怒,发兵而攻秦。陈轸曰:“轸可
发口言乎?攻之不如割地反以赂秦,与之并兵而攻齐,是我出地于秦,取偿于齐也,王
国尚可存。”楚王不听,卒发兵而使将军屈□击秦。
    秦齐共攻楚,斩首八万,杀屈□,遂取丹阳、②汉中之地。③楚又复益发兵而袭秦,
至蓝田,大战,楚大败,于是楚割两城以与秦平。

    注①正义详音羊。
    注②集解徐广曰:“在枝江。”
    注③正义今梁州也,在汉水北。
    秦要楚①欲得黔中地,欲以武关外②易之。楚王曰:“不愿易地,愿得张仪而献黔
中地。”秦王欲遣之,口弗忍言。张仪乃请行。惠王曰:“彼楚王怒子之负以商于之地,
是且甘心于子。”张仪曰:“秦强楚弱,臣善靳尚,尚得事楚夫人郑袖,袖所言皆从。
且臣奉王之节使楚,楚何敢加诛。假令诛臣而为秦得黔中之地,臣之上愿。”遂使楚。
楚怀王至则囚张仪,将杀之。靳尚谓郑袖曰:“子亦知子之贱于王乎?”郑袖曰:“何
也?”靳尚曰:“秦王甚爱张仪而不欲出之,③今将以上庸之地六县④赂楚,美人聘楚,
以宫中善歌讴者为媵。楚王重地尊秦,秦女必贵而夫人斥矣。不若为言而出之。”于是
郑袖日夜言怀王曰:“人臣各为其主用。今地未入秦,秦使张仪来,至重王。王未有礼
而杀张仪,秦必大怒攻楚。妾请子母俱迁江南,毋为秦所鱼肉也。”怀王后悔,赦张仪,
厚礼之如故。

    注①正义要音腰也。
    注②正义□商于之地。
    注③索隐按:“不”字当作“必”。时张仪为楚所囚,故必欲出之也。正义秦王不
欲出张仪使楚,若欲自行,今秦欲以上庸地及美人赎仪。
    注④正义今房州也张仪既出,未去,闻苏秦死,①乃说楚王曰:“秦地半天下,兵
敌四国,被险带河,四塞以为固。虎贲之士百余万,车千乘,骑万匹,积粟如丘山。法
令既明,士卒安难乐死,主明以严,将智以武,虽无出甲,席卷常山之险,必折天下之
脊,②天下有后服者先亡。且夫为从者,无以异于驱髃羊而攻猛虎,虎之与羊不格明矣。
今王不与猛虎而与髃羊,臣窃以为大王之计过也。

    注①索隐按:此时当秦惠王之后元十四年。
    注②索隐按:常山于天下在北,有若人之背脊也。正义古之帝王多都河北、河东故
也。
    “凡天下强国,非秦而楚,非楚而秦,两国交争,其势不两立。大王不与秦,秦下
甲据宜阳,韩之上地不通。下河东,取成皋,韩必入臣,梁则从风而动。
    秦攻楚之西,韩、梁攻其北,社稷安得毋危?
    “且夫从者聚髃弱而攻至强,不料敌而轻战,国贫而数举兵,危亡之术也。臣闻之,
兵不如者勿与挑战,①粟不如者勿与持久。夫从人饰辩虚辞,高主之节,言其利不言其
害,卒有秦祸,②无及为已。是故愿大王之孰计之。

    注①正义挑,田鸟反。
    注②正义卒,□勿反。
    “秦西有巴蜀,大船积粟,起于汶山,①浮江已下,至楚三千余里。舫船②载卒,
一舫载五十人与三月之食,下水而浮,一日行三百余里,里数虽多,然而不费牛马之力,
不至十日而距扞关。③扞关惊,则从境以东尽城守矣,黔中、巫郡非王之有。秦举甲出
武关,南面而伐,则北地绝。④秦兵之攻楚也,危难在三月之内,而楚待诸侯之救,在
半岁之外,此其势不相及也。夫*(待)**[恃]*弱国之救,忘强秦之祸,此臣所以为大王
患也。

    注①正义汶音泯。
    注②索隐枋船。枋音方,谓并两船也。亦音舫。
    注③集解徐广曰:“巴郡鱼复县有扞水关。”索隐扞关在楚之西界。复音伏。
    按:地理志巴郡有鱼复县。正义在硖州巴山县界。
    注④正义楚之北境断绝。
    “大王尝与吴人战,五战而三胜,阵卒尽矣;偏守新城,①存民苦矣。臣闻功大者
易危,而民敝者怨上。夫守易危之功而逆强秦之心,臣窃为大王危之。

    注①索隐偏,匹连反。此云“新城”,当在吴楚之闲。正义新攻得之城,未详所在。
    “且夫秦之所以不出兵函谷十五年以攻齐、赵者,阴谋有合①天下之心。楚尝与秦
构难,战于汉中,②楚人不胜,列侯执珪死者七十余人,遂亡汉中。
    楚王大怒,兴兵袭秦,战于蓝田。此所谓两虎相搏③者也。夫秦楚相敝而韩魏以全
制其后,计无危于此者矣。愿大王孰计之。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吞’。”
    注②索隐其地在秦南山之南,楚之西北,汉水之北,名曰汉中。
    注③集解徐广曰:“或音‘戟’。”
    “秦下甲攻韂阳晋,必大关天下之匈。①大王悉起兵以攻宋,不至数月而宋可举,
举宋而东指,则泗上十二诸侯②尽王之有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关,一作‘开’。”索隐攻韂阳晋,大关天下匤。夫以常山为
天下脊,则此韂及阳晋当天下匤,盖其地是秦﹑晋﹑齐﹑楚之交道也。以言秦兵据阳晋,
是大关天下匤,则他国不得动也。
    注②索隐谓边近泗水之侧,当战国之时有十二诸侯,宋﹑鲁﹑邾﹑莒之比也。
    “凡天下而以信约从亲相坚者苏秦,封武安君,相燕,即阴与燕王谋伐破齐而分其
地;乃详有罪出走入齐,齐王因受而相之;居二年而觉,齐王大怒,车裂苏秦于市。夫
以一诈伪之苏秦,而欲经营天下,混一诸侯,①其不可成亦明矣。

    注①索隐混,本作“棍”,同胡本反。
    “今秦与楚接境壤界,固形亲之国也。大王诚能听臣,臣请使秦太子入质于楚,楚
太子入质于秦,请以秦女为大王箕帚之妾,效万室之都以为汤沐之邑,长为昆弟之国,
终身无相攻伐。臣以为计无便于此者。”
    于是楚王已得张仪而重出黔中地与秦,欲许之。屈原曰:“前大王见欺于张仪,张
仪至,臣以为大王烹之;今纵弗忍杀之,又听其邪说,不可。”怀王曰:“许仪而得黔
中,美利也。后而倍之,不可。”故卒许张仪,与秦亲。
    张仪去楚,因遂之韩,说韩王曰:“韩地险恶山居,五谷所生,非菽而麦,民之食
大抵*(饭)*菽*[饭]*藿羹。一岁不收,收不餍糟嗳。地不过九百里,无二岁之食。料大
王之卒,悉之不过三十万,而厮徒负养①在其中矣。除守徼亭鄣塞,见卒不过二十万而
已矣。秦带甲百余万,车千乘,骑万匹,虎贲之士跿伩科头②贯颐③奋戟者,④至不可
胜计。秦马之良,戎兵之觽,探前趹后⑤蹄闲三寻⑥腾者,不可胜数。山东之士被甲蒙
冑以会战,秦人捐甲徒裼⑦以趋敌,左挈人头,右挟生虏。夫秦卒与山东之卒,犹孟贲
之与怯夫;以重力相压,犹乌获之与婴儿。夫战孟贲﹑乌获之士以攻不服之弱国,无异
垂千钧之重于鸟卵之上,必无幸矣。

    注①索隐畼音斯,谓篮役之贱者。负养谓负檐以给养公家,亦贱人也。
    注②集解跿伩音徒俱,跳跃也。又云偏举一足曰跿伩。科头谓不着兜鍪入敌。
    索隐跿伩音徒俱二音。伩又音劬。刘氏云“谓跳跃也”。又韵集云“偏举一足曰跿
伩”。战国策曰“虎挚之士跿伩”。科头谓不着兜鍪。
    注③索隐谓两手捧颐而直入敌,言其勇也。
    注④集解执戟奋怒而入陈也。索隐谓又有执戟者奋怒而趋入阵。
    注⑤索隐谓马前足探向前,后足趹于后。趹音乌穴反。趹谓后足抉地,言马之走埶
疾也。
    注⑥索隐按:七尺曰寻。言马走之疾,前后蹄闲一掷过三寻也。
    注⑦索隐徒者,徒跣也。裼,袒也,谓袒而见肉也。
    “夫髃臣诸侯不料地之寡,而听从人之甘言好辞,比周以相饰也,皆奋曰‘听吾计
可以强霸天下’。夫不顾社稷之长利而听须臾之说,诖误人主,无过此者。
    “大王不事秦,秦下甲据宜阳,断韩之上地,东取成皋﹑荥阳,则鸿台之宫﹑桑林
之苑①非王之有也。夫塞成皋,绝上地,则王之国分矣。先事秦则安,不事秦则危。夫
造祸而求其福报,计浅而怨深,逆秦而顺楚,虽欲毋亡,不可得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桑,一作‘栗’。”索隐按:此皆韩之宫苑,亦见战国策。
    “故为大王计,莫如为秦。①秦之所欲莫如弱楚,而能弱楚者如韩。非以韩能强于
楚也,其地势然也。今王西面而事秦以攻楚,秦王必喜。夫攻楚以利其地,转祸而说秦,
计无便于此者。”

    注①集解为,于伪反。
    韩王听仪计。张仪归报,秦惠王封仪五邑,号曰武信君。使张仪东说齐愍王曰:
    “天下强国无过齐者,大臣父兄殷觽富乐。然而为大王计者,皆为一时之说,不顾
百世之利。从人说大王者,必曰‘齐西有强赵,南有韩与梁。齐,负海之国也,地广民
觽,兵强士勇,虽有百秦,将无柰齐何’。大王贤其说而不计其实。
    夫从人朋党比周,莫不以从为可。臣闻之,齐与鲁三战而鲁三胜,国以危亡随其后,
虽有战胜之名,而有亡国之实。是何也?齐大而鲁小也。今秦之与齐也,犹齐之与鲁也。
秦赵战于河漳之上,再战而赵再胜秦;战于番吾①之下,再战又胜秦。四战之后,赵之
亡卒数十万,邯郸仅存,虽有战胜之名而国已破矣。是何也?秦强而赵弱。

    注①索隐上音盘,又音婆,赵之邑也。
    “今秦楚嫁女娶妇,为昆弟之国。韩献宜阳;梁效河外;①赵入朝渑②池,割河闲
③以事秦。大王不事秦,秦驱韩梁攻齐之南地,悉赵兵渡清河,指博关,④临菑﹑即墨
非王之有也。国一日见攻,虽欲事秦,不可得也。是故愿大王孰计之也。”

    注①索隐按:河外,河之南邑,若曲沃﹑平周等也。正义谓同﹑华州地也。
    注②集解挠善反。
    注③索隐谓河漳之闲邑,暂割以事秦耳。正义河闲,瀛州县。
    注④正义博关在博州。赵兵从贝州度黄河,指博关,则漯河南临淄﹑即墨危矣。
    齐王曰:“齐僻陋,隐居东海之上,未尝闻社稷之长利也。”乃许张仪。
    张仪去,西说赵王曰:“敝邑秦王使使臣效愚计于大王。大王收率天下以宾秦,秦
兵不敢出函谷关十五年。大王之威行于山东,敝邑恐惧慑伏,缮甲厉兵,饰车骑,①习
驰射,力田积粟,守四封之内,愁居慑处,不敢动摇,唯大王有意督过之也。②

    注①正义饰音□。
    注②索隐督者,正其事而责之。督过,是深责其过也。
    “今以大王之力,举巴蜀,并汉中,包两周,迁九鼎,守白马之津。秦虽僻远,然
而心忿含怒之日久矣。今秦有敝甲凋兵,军于渑池,愿渡河踰漳,据番吾,会邯郸之下,
愿以甲子合战,以正殷纣之事,敬使使臣先闻左右。
    “凡大王之所信为从者恃苏秦。苏秦荧惑诸侯,以是为非,以非为是,欲反齐国,
而自令车裂于市。夫天下之不可一亦明矣。今楚与秦为昆弟之国,而韩梁称为东藩之臣,
齐献鱼盐之地,此断赵之右臂也。夫断右臂而与人□,失其党而孤居,求欲毋危,岂可
得乎?
    “今秦发三将军:其一军塞午道,①告齐使兴师渡清河,军于邯郸之东;一军军成
皋,驱韩梁军于河外;②一军军于渑池。约四国为一以攻赵,赵*(服)**[破]*,必四分
其地。是故不敢匿意隐情,先以闻于左右。臣窃为大王计,莫如与秦王遇于渑池,面相
见而口相结,请案兵无攻。愿大王之定计。”

    注①索隐此午道当在赵之东,齐之西也。午道,地名也。郑玄云“一纵一横为午”,
谓交道也。
    注②正义河外谓郑﹑滑州,北临河。
    赵王曰:“先王之时,奉阳君专权擅势,蔽欺先王,独擅绾事,寡人居属师傅,不
与国谋计。先王□髃臣,寡人年幼,奉祀之日新,心固窃疑焉,以为一从不事秦,非国
之长利也。乃且愿变心易虑,割地谢前过以事秦。方将约车趋行,①适闻使者之明诏。”
赵王许张仪,张仪乃去。

    注①正义趋音趣。
    北之燕,说燕昭王曰:“大王之所亲莫如赵。昔赵襄子尝以其姊为代王妻,欲并代,
约与代王遇于句注之塞。①乃令工人作为金斗,长其尾,②令可以击人。与代王饮,阴
告厨人曰:‘即酒酣乐,进热啜,③反斗以击之。’④于是酒酣乐,进热啜,厨人进斟,
因反斗以击代王,杀之,王脑涂地。其姊闻之,因摩笄以自刺,故至今有摩笄之山。⑤
代王之亡,天下莫不闻。

    注①正义句注山在代州也。上音勾。
    注②索隐斗音主。凡方者为斗,若安长柄,则名为枓,音主。尾即斗之柄,其形若
刀也。
    注③索隐音昌悦反。按:谓热而啜之,是羹也。于下云“厨人进斟”,斟谓羹勺,
故因名羹曰斟。左氏“羊羹不斟”是也。
    注④正义反即倒斗柄击也。
    注⑤集解笄,妇人之首饰,如今象牙擿。正义笄,今簪也。摩笄山在蔚州飞狐县东
北百五十里。
    “夫赵王之很戾无亲,大王之所明见,且以赵王为可亲乎?赵兴兵攻燕,再围燕都
而劫大王,大王割十城以谢。今赵王已入朝渑池,效河闲以事秦。今大王不事秦,秦下
甲云中﹑九原,驱赵而攻燕,则易水﹑长城①非大王之有也。

    注①正义并在易州界。
    “且今时赵之于秦犹郡县也,不敢妄举师以攻伐。今王事秦,秦王必喜,赵不敢妄
动,是西有强秦之援,而南无齐赵之患,是故愿大王孰计之。”
    燕王曰:“寡人蛮夷僻处,虽大男子裁①如婴儿,言不足以采正计。今上客幸教之,
请西面而事秦,献恒山之尾②五城。”燕王听仪。仪归报,未至咸阳而秦惠王卒,武王
立。武王自为太子时不说张仪,及□位,髃臣多谗张仪曰:“无信,左右卖国以取容。
秦必复用之,恐为天下笑。”诸侯闻张仪有却武王,皆畔衡,复合从。

    注①集解音在。
    注②索隐尾犹末也。谓献恒山城以与秦。
    秦武王元年,髃臣日夜恶张仪未已,而齐让又至。张仪惧诛,乃因谓秦武王曰:
    “仪有愚计,愿效之。”王曰:“柰何?”对曰:“为秦社稷计者,东方有大变,
然后王可以多割得地也。今闻齐王甚憎仪,仪之所在,必兴师伐之。故仪愿乞其不肖之
身之梁,齐必兴师而伐梁。梁齐之兵连于城下而不能相去,王以其闲伐韩,入三川,出
兵函谷而毋伐,以临周,祭器必出。①挟天子,按图籍,此王业也。”秦王以为然,乃
具革车三十乘,入仪之梁。齐果兴师伐之。梁哀王恐。张仪曰:“王勿患也,请令罢齐
兵。”乃使其舍人冯喜②之楚,借使之齐,谓齐王曰:“王甚憎张仪;虽然,亦厚矣王
之托仪于秦也!”齐王曰:“寡人憎仪,仪之所在,必兴师伐之,何以托仪?”对曰:
“是乃王之托仪也。夫仪之出也,固与秦王约曰:‘为王计者,东方有大变,然后王可
以多割得地。今齐王甚憎仪,仪之所在,必兴师伐之。故仪愿乞其不肖之身之梁,齐必
兴师伐之。
    齐梁之兵连于城下而不能相去,王以其闲伐韩,入三川,出兵函谷而无伐,以临周,
祭器必出。挟天子,案图籍,此王业也。’秦王以为然,故具革车三十乘而入之梁也。
今仪入梁,王果伐之,是王内罢国而外伐与国,③广邻敌以内自临,而信仪于秦王也。
此臣之所谓‘托仪’也。”齐王曰:“善。”乃使解兵。

    注①索隐凡王者大祭祀必陈设文物轩车彝器等,因谓此等为祭器也。
    注②索隐此与战国策同。旧本作“□”者,误也。
    注③索隐谓齐之伐梁也。梁之与齐,先相许与约从为邻,故云与国也。
    张仪相魏一岁,卒①于魏也。

    注①索隐年表张仪以安僖王十年卒。纪年云梁安僖王九年五月卒。
    陈轸者,游说之士。与张仪俱事秦惠王,皆贵重,争宠。张仪恶陈轸于秦王曰:
    “轸重币轻使秦楚之闲,将为国交也。今楚不加善于秦而善轸者,轸自为厚而为王
薄也。且轸欲去秦而之楚,王胡不听乎?”王谓陈轸曰:“吾闻子欲去秦之楚,有之乎?”
轸曰:“然。”王曰:“仪之言果信矣。”轸曰:“非独仪知之也,行道之士尽知之矣。
昔子胥忠于其君而天下争以为臣,曾参孝于其亲而天下愿以为子。故卖仆妾不出闾巷而
售者,良仆妾也;出妇嫁于乡曲者,良妇也。今轸不忠其君,楚亦何以轸为忠乎?忠且
见□,轸不之楚何归乎?”王以其言为然,遂善待之。
    居秦期年,秦惠王终相张仪,而陈轸奔楚。楚未之重也,而使陈轸使于秦。过梁,
欲见犀首。犀首谢弗见。轸曰:“吾为事来,①公不见轸,轸将行,不得待异日。”犀
首见之。
    陈轸曰:“公何好饮也?”犀首曰:“无事也。”曰:“吾请令公厌事②可乎?”
    曰:“柰何?”曰:“田需③约诸侯从亲,楚王疑之,未信也。公谓于王曰:‘臣
与燕﹑赵之王有故,数使人来,曰:“无事何不相见”,愿谒行于王。’王虽许公,公
请毋多车,以车三十乘,可陈之于庭,明言之燕﹑赵。”燕﹑赵客闻之,驰车告其王,
使人迎犀首。楚王闻之大怒,曰:“田需与寡人约,而犀首之燕﹑赵,是欺我也。”怒
而不听其事。齐闻犀首之北,使人以事委焉。犀首遂行,三国相事皆断于犀首。轸遂至
秦。

    注①索隐轸语犀首,言我故来,欲有教汝之事,何不相见。
    注②索隐上一艳反。厌者,饱也,谓欲令其多事也。
    注③索隐需时为魏相也。
    韩魏相攻,期年不解。秦惠王欲救之,问于左右。左右或曰救之便,或曰勿救便,
惠王未能为之决。陈轸适至秦,惠王曰:“子去寡人之楚,亦思寡人不?”
    陈轸对曰:“王闻夫越人庄舄乎?”王曰:“不闻。”曰:“越人庄舄仕楚执珪,
有顷而病。楚王曰:‘舄故越之鄙细人也,今仕楚执珪,贵富矣,亦思越不?’中谢①
对曰:‘凡人之思故,在其病也。彼思越则越声,不思越则楚声。’使人往听之,犹尚
越声也。今臣虽□逐之楚,岂能无秦声哉!”惠王曰:“善。今韩魏相攻,期年不解,
或谓寡人救之便,或曰勿救便,②寡人不能决,愿子为子主计③之余,为寡人计之。”
陈轸对曰:“亦尝有以夫卞庄子④刺虎闻于王者乎?庄子欲刺虎,馆竖子止之,曰:
‘两虎方且食牛,食甘必争,争则必□,□则大者伤,小者死,从伤而刺之,一举必有
双虎之名。’卞庄子以为然,立须之。有顷,两虎果□,大者伤,小者死。庄子从伤者
而刺之,一举果有双虎之功。今韩魏相攻,期年不解,是必大国伤,小国亡,从伤而伐
之,一举必有两实。此犹庄子刺虎之类也。臣主与王何异也。”⑤惠王曰:“善。”
    卒弗救。大国果伤,小国亡,秦兴兵而伐,大克之。此陈轸之计也。

    注①索隐盖谓侍御之官。
    注②索隐此盖张仪等之计策。
    注③索隐子指陈轸也。子主谓楚王。
    注④索隐馆庄子。谓逆旅舍其人字庄子者,或作“卞庄子”也。
    注⑤索隐臣主,为轸之主楚王也。王,秦惠王。以言我主与王俱宜待韩﹑魏之毙而
击之,亦无异也。
    犀首者,魏之阴晋人也,①名衍,姓公孙氏。与张仪不善。

    注①集解司马彪曰:“犀首,魏官名,若今虎牙将军。”
    张仪为秦之魏,魏王相张仪。犀首弗利,故令人谓韩公叔曰:“张仪已合秦魏矣,
其言曰①‘魏攻南阳,秦攻三川’。魏王所以贵张子者,欲得韩地也。且韩之南阳已举
矣,子何不少委焉以为衍功,则秦魏之交可错矣。②然则魏必图秦而□仪,收韩而相衍。”
公叔以为便,因委之犀首以为功。果相魏。张仪去。③

    注①正义此张仪合秦魏之辞也。
    注②索隐错音措。按:错,停止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复相秦。”
    义渠君朝于魏。犀首闻张仪复相秦,害之。犀首乃谓义渠君曰:“道远不得复过,
①请谒事情。”②曰:“中国无事,③秦得烧掇焚杅④君之国;有事,⑤秦将轻使重币
事君之国。”⑥其后五国伐秦。⑦会陈轸谓秦王曰:“义渠君者,蛮夷之贤君也,不如
赂之以抚其志。”秦王曰:“善。”乃以文绣千纯,⑧妇女百人遗义渠君。义渠君致髃
臣而谋曰:“此公孙衍所谓邪?”⑨乃起兵袭秦,大败秦人李伯之下。⑩

    注①索隐音戈。言义渠道远,今日已后,不复得更过相见。
    注②索隐谓欲以秦之缓急告语之也。
    注③索隐按:谓山东诸侯齐﹑魏之大国等。正义中国谓关东六国。无事,不共攻秦。
    注④集解徐广曰:“一孤切。”索隐掇音都活反,谓焚烧而侵掠。焚杅音烦乌二音。
按:焚揉而牵制也。战国策云“秦且烧鞖君之国”,是说其事也。
    注⑤索隐谓山东诸国共伐秦也。
    注⑥索隐谓秦求亲义渠君也。正义有事谓六国攻秦。秦若被攻伐,则必轻使重币,
事义渠之国,欲令相助。犀首此言,令义渠君勿援秦也。
    注⑦索隐按:表秦惠王后元七年,楚﹑魏﹑齐﹑韩﹑赵五国共攻秦,是其事也。
    注⑧索隐凡丝挠布帛等一段为一纯。纯音屯。
    注⑨索隐按:谓上文犀首云“*(君之国)*有事,秦将轻使重币事君之国”,故云
“衍之所谓”,因起兵袭秦以伤张仪也。
    注⑩索隐入李伯之下。谓义渠破秦而收军,而入于李伯之下,则李伯人名或邑号。
战国策“伯”作“帛”。
    张仪已卒之后,犀首入相秦。尝佩五国之相印,为约长。①

    注①索隐佩五国之印,为约长。犀首后相五国,或从或横,常为约长。
    太史公曰:三晋多权变之士,夫言从衡强秦者大抵皆三晋之人也。夫张仪之行事甚
于苏秦,然世恶苏秦者,以其先死,而仪振暴①其短以扶其说,②成其衡道。③要之,
此两人真倾危之士哉!

    注①索隐下音步卜反。振谓振扬而暴露其短。
    注②索隐按:扶谓说彼之非,成我之是,扶会己之说辞。
    注③索隐张仪说六国,使连衡而事秦,故云“成其衡道”。然山东地形从长,苏秦
相六国,令从亲而宾秦也。关西地形衡长,张仪相六国,令破其从而连秦之衡,故谓张
仪为连横矣。

    【索隐述赞】仪未遭时,频被困辱。及相秦惠,先韩后蜀。连衡齐魏,倾危诳惑。
陈轸挟权,犀首骋欲。如何三晋,继有斯德。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