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七十一 樗里子甘茂列传 第十一
  樗里子者,名疾,秦惠王之弟也,①与惠王异母。母,韩女也。樗里子滑稽多智,
②秦人号曰“智囊”。

    注①索隐按:樗,木名也,音摅。高诱曰“其里有大樗树,故曰樗里”。然疾居渭
南阴乡之樗里,故号曰樗里子。又按:纪年则谓之“楮里疾”也。
    注②索隐滑音骨。稽音鸡。邹诞解云“滑,乱也。稽,同也。谓辨捷之人,言非若
是,言是若非,谓能乱同异也”。一云滑稽,酒器,可转注吐酒不已。以言俳优之人出
口成章,词不穷竭,如滑稽之吐酒不已也。正义滑读为淈,水流自出。稽,计也。言其
智计宣吐如泉,流出无尽,故杨雄酒赋云“鸱夷滑稽,腹大如壶”是也。颜师古云:
“滑稽,转利之称也。滑,乱也。稽,碍也。其变无留也。”一说稽,考也,言其滑乱
不可考较。
    秦惠王八年,爵樗里子右更,①使将而伐曲沃,②尽出其人,③取其城,地入秦。
秦惠王二十五年,使樗里子为将伐赵,虏赵将军庄豹,拔蔺。④明年,助魏章攻楚,败
楚将屈丐,取汉中地。秦封樗里子,号为严君。⑤

    注①索隐按:右更,秦之第十四爵名也。
    注②正义故城在陕州*[陕]*县西南三十二里也。
    注③索隐按:年表云十一年拔魏曲沃,归其人。又秦本纪惠文王后元八年,五国共
围秦,使庶长疾与战修鱼,斩首八万。十一年,樗里疾攻魏焦,降之。
    则焦与曲沃同在十一年明矣。而传云“八年拔之”,不同。王劭按:本纪﹑年表及
此传,三处记秦伐国并不同,又与纪年不合,今亦殆不可考。
    注④正义蔺县在石州。
    注⑤索隐按:严君是爵邑之号,当是封之严道。
    秦惠王卒,太子武王立,逐张仪﹑魏章,而以樗里子﹑甘茂为左右丞相。秦使甘茂
攻韩,拔宜阳。使樗里子以车百乘入周。周以卒迎之,意甚敬。楚王怒,让周,以其重
秦客。游腾①为周说楚王曰:“知伯之伐仇犹,遗之广车,②因随之以兵,仇犹遂亡。
何则?无备故也。齐桓公伐蔡,号曰诛楚,其实袭蔡。
    今秦,虎狼之国,使樗里子以车百乘入周,周以仇犹﹑蔡观焉,故使长戟居前,强
弩在后,名曰韂疾,③而实囚之。且夫周岂能无忧其社稷哉?恐一旦亡国以忧大王。”
楚王乃悦。

    注①索隐游,姓;腾,名也。
    注②集解许慎曰:“仇犹,夷狄之国。”战国策曰:“智伯欲伐仇犹,遗之大钟,
载以广车。”周礼曰:“广车之萃。”郑玄曰:“广车,横陈之车。”索隐战国策云
“智伯欲伐仇犹,遗之大钟,载以广车”。以“仇犹”为“厹由”。韩子作“仇由”。
地理志临淮有厹犹县也。正义括地志云:“并州盂县外城俗名原仇山,亦名仇犹,夷狄
之国也。韩子云‘智伯欲伐仇犹国,道险难不通,乃铸大钟遗之,载以广车。仇犹大悦,
除涂内之。赤章曼支谏曰:“不可,此小所以事大,而今大以遗小,卒必随,不可。”
不听,遂内之。曼支因断毂而驰。至十九日而仇犹亡也’。”
    注③正义防韂樗里子。
    秦武王卒,昭王立,樗里子又益尊重。
    昭王元年,樗里子将伐蒲。①蒲守恐,请胡衍。②胡衍为蒲谓樗里子曰:“公之攻
蒲,为秦乎?为魏乎?为魏则善矣,为秦则不为赖矣。③夫韂之所以为韂者,以蒲也。
④今伐蒲入于魏,韂必折而从之。⑤魏亡西河之外⑥而无以取者,兵弱也。今并韂于魏,
魏必强。魏强之日,西河之外必危矣。且秦王将观公之事,害秦而利魏,王必罪公。”
樗里子曰:“柰何?”胡衍曰:“公释蒲勿攻,臣试为公入言之,以德韂君。”樗里子
曰:“善。”胡衍入蒲,谓其守曰:“樗里子知蒲之病矣,其言曰必拔蒲。衍能令释蒲
勿攻。”蒲守恐,因再拜曰:“愿以请。”因效金三百斤,曰:“秦兵苟退,请必言子
于韂君,使子为南面。”故胡衍受金于蒲以自贵于韂。于是遂解蒲而去。还击皮氏,⑦
皮氏未降,又去。

    注①索隐按:纪年云“楮里疾围蒲不克,而秦惠王薨”,事与此合。正义蒲故城在
滑州匡城县北十五里,即子路作宰地。
    注②索隐人姓名也。
    注③集解赖,利也。
    注④正义蒲是韂国之鄣韂。
    注⑤索隐战国策云“今蒲入于秦,韂必折而入于魏”,与此文相反。
    注⑥正义谓同﹑华等州。
    注⑦正义故城在绛州龙门县西百四十步,魏邑。
    昭王七年,樗里子卒,葬于渭南章台之东。①曰:“后百岁,是当有天子之宫夹我
墓。”樗里子疾室在于昭王庙西渭南阴乡樗里,故俗谓之樗里子。至汉兴,长乐宫在其
东,未央宫在其西,②武库正直其墓。③秦人谚曰:“力则任鄙,智则樗里。”

    注①索隐按黄图,在汉长安故城西。
    注②正义汉长乐宫在长安县西北十五里,未央在县西北十四里,皆在长安故城中也。
    注③索隐直如字读。直犹当也。
    甘茂者,下蔡人也。①事下蔡史举先生,②学百家之术。因张仪﹑樗里子而求见秦
惠王。王见而说之,使将,而佐魏章略定汉中地。

    注①索隐地理志下蔡县属汝南也。正义今颍州县,即州来国。
    注②索隐战国策及韩子皆云史举,上蔡监门。
    惠王卒,武王立。张仪﹑魏章去,东之魏。蜀侯辉﹑相壮反,①秦使甘茂定蜀。还,
而以甘茂为左丞相,以樗里子为右丞相。

    注①索隐辉音晖,又音胡昆反。秦之公子,封蜀也。华阳国志作“晖”。壮音侧状
反。姓陈也。
    秦武王三年,谓甘茂曰:“寡人欲容车通三川,以窥周室,而寡人死不朽矣。”
    甘茂曰:“请之魏,约以伐韩,而令向寿①辅行。”甘茂至,谓向寿曰:“子归,
言之于王曰‘魏听臣矣,然愿王勿伐’。事成,尽以为子功。”向寿归,以告王,王迎
甘茂于息壤。②甘茂至,王问其故。对曰:“宜阳,大县也,上党﹑南阳积之久矣。③
名曰县,其实郡也。今王倍数险,④行千里攻之,难。
    昔曾参之处费,⑤鲁人有与曾参同姓名者杀人,人告其母曰‘曾参杀人’,其母织
自若也。顷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参杀人’,其母尚织自若也。顷又一人告之曰‘曾参
杀人’,其母投杼下机,踰墙而走。夫以曾参之贤与其母信之也,三人疑之,其母惧焉。
今臣之贤不若曾参,王之信臣又不如曾参之母信曾参也,疑臣者非特三人,臣恐大王之
投杼也。始张仪西并巴蜀之地,北开西河之外,南取上庸,天下不以多张子而以贤先王。
魏文侯令乐羊将而攻中山,三年而拔之。乐羊返而论功,文侯示之谤书一箧。乐羊再拜
稽首曰:‘此非臣之功也,主君之力也。’今臣,羁旅之臣也。
    樗里子﹑公孙奭⑥二人者挟韩而议之,王必听之,是王欺魏王而臣受公仲侈⑦之怨
也。”王曰:“寡人不听也,请与子盟。”卒使丞相甘茂将兵伐宜阳。五月而不拔,樗
里子﹑公孙奭果争之。武王召甘茂,欲罢兵。甘茂曰:“息壤在彼。”
    ⑧王曰:“有之。”因大悉起兵,使甘茂击之。斩首六万,遂拔宜阳。韩襄王使公
仲侈入谢,与秦平。

    注①正义饷受二音,人姓名。
    注②索隐按:山海经﹑启筮云“昔伯辷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或是此也。正义秦
邑。
    注③索隐谓上党﹑南阳并积贮日久矣。正义韩之北三郡积贮在河南宜阳县之日久矣。
    注④索隐数音率腴反。正义谓函谷及三崤﹑五谷。
    注⑤集解音秘。
    注⑥索隐按:战国策作“公孙衍”。正义音释。
    注⑦集解徐广曰:“一作‘冯’。”
    注⑧正义甘茂归至息壤,与秦王盟,恐后樗里子﹑公孙奭伐韩,今二子果争之。武
王召茂欲罢兵,故甘茂云息壤在彼邑也。
    武王竟至周,而卒于周。其弟立,为昭王。①王母宣太后,楚女也。楚怀王怨前秦
败楚于丹阳而韩不救,乃以兵围韩雍氏。②韩使公仲侈告急于秦。秦昭王新立,太后楚
人,不肯救。公仲因甘茂,茂为韩言于秦昭王曰:“公仲方有得秦救,故敢扞楚也。今
雍氏围,秦师不下殽,公仲且仰首而不朝,公叔且以国南合于楚。楚﹑韩为一,魏氏不
敢不听,然则伐秦之形成矣。不识坐而待伐孰与伐人之利?”秦王曰:“善。”乃下师
于殽以救韩。楚兵去。

    注①索隐按:赵系家昭王名稷。系本云名侧也。
    注②索隐按:赵惠王二十六年,楚围雍氏,至昭王七年,又围雍氏,韩求救于秦,
是再围也。刘氏云“此是前围雍氏,当赧王之三年”。战国策及纪年与此并不同。正义
故城在洛州洛阳县东北二十里。
    秦使向寿平宜阳,而使樗里子﹑甘茂伐魏皮氏。向寿者,宣太后外族也,而与昭王
少相长,故任用。向寿如楚,①楚闻秦之贵向寿,而厚事向寿。向寿为秦守宜阳,将以
伐韩。韩公仲使苏代谓向寿曰:“禽困覆车。②公破韩,辱公仲,公仲收国复事秦,自
以为必可以封。③今公与楚解口地,④封小令尹以杜阳。⑤秦楚合,复攻韩,韩必亡。
韩亡,公仲且躬率其私徒以阏⑥于秦。⑦愿公孰虑之也。”向寿曰:“吾合秦楚非以当
韩也,子为寿谒之公仲,⑧曰秦韩之交可合也。”苏代对曰:“愿有谒于公。⑨人曰贵
其所以贵者贵。王之爱习公也,不如公孙奭;其智能公也,不如甘茂。今二人者皆不得
亲于秦事,而公独与王主断于国者何?彼有以失之也。⑩公孙奭党于韩,而甘茂党于魏,
故王不信也。今秦楚争强而公党于楚,是与公孙奭﹑甘茂同道也,公何以异之?⑾人皆
言楚之善变也,而公必亡之,是自为责也。[一二]公不如与王谋其变也,善韩以备楚,
⒀如此则无患矣。韩氏必先以国从公孙奭而后委国于甘茂。韩,公之雠也。⒁今公言善
韩以备楚,是外举不僻雠也。”向寿曰:“然,吾甚欲韩合。”对曰:“甘茂许公仲以
武遂,⒂反宜阳之民,⒃今公徒收之,甚难。”⒄向寿曰:“然则奈何?武遂终不可得
也?”对曰:“公奚不以秦为韩求颍川于楚?⒅此韩之寄地也。公求而得之,是令行于
楚而以其地德韩也。公求而不得,是韩楚之怨不解⒆而交走秦也。[二0]秦楚争强,而
公徐过楚[二一]以收韩,此利于秦。”[二二]向寿曰:“柰何?”对曰:“此善事也。
甘茂欲以魏取齐,公孙奭欲以韩取齐。
    今公取宜阳以为功,收楚韩以安之,而诛齐魏之罪,[二三]是以公孙奭﹑甘茂无事
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如,一作‘和’。”
    注②集解譬禽兽得困急,犹能抵触倾覆人车。
    注③正义公仲自以为必可得秦封。
    注④索隐解口,秦地名,近韩,今将与楚也。正义上纪买反。公,向寿也。
    解口犹开口得言。向寿于秦开口,则楚人必得封地也。
    注⑤索隐又封楚之小令尹以杜阳。杜阳亦秦地,今以封楚今尹,是秦楚合也。
    注⑥集解音乌曷反。
    注⑦正义公仲恐韩亡,欲将私徒往宜阳阏向寿也。
    注⑧正义子,苏代也。向寿恐,今苏代谒报公仲,云“秦韩交可合”。
    注⑨正义公,向寿也。言向寿亦党于楚,与公孙奭﹑甘茂党韩﹑魏同也。
    注⑩索隐彼,公孙奭及甘茂也。有以失之,谓不见委任,情有所失。正义言秦王虽
爱习公孙奭﹑甘茂,秦事不亲委者,为党韩﹑魏也。今国事独与向寿主断者,不知寿党
于楚以事秦王者,以失之也。
    注⑾正义苏氏云:“向寿与公孙奭﹑甘茂皆有党,言无异也。”又一云改异党楚之
意。
    注⑿正义楚善变改,不可信。若变改,向寿必亡败,是自为责。
    注⒀正义令秦亲韩而备楚之变改,则向寿无患矣。
    注⒁正义韩氏必先委二人,故韩为向寿之雠。
    注⒂集解徐广曰:“秦昭王元年予韩武遂。”
    注⒃正义武遂,宜阳,本韩邑也,秦伐取之。今欲还韩,令其民得反归居之。
    注⒄正义苏代言甘茂许公仲以武遂,又归宜阳之民,今向寿徒拟收之,甚难事也。
    注⒅正义颍川,许州也。楚侵韩颍川,苏代令向寿以秦威重为韩就楚求索颍川,是
亲向寿。
    注⒆集解已买反。
    注[二0]索隐韩楚怨不解,二国交走向秦也。
    注[二一]集解徐广曰:“过,一作‘适’。”
    注[二二]正义若二国皆事秦,公则渐说楚之过失以收韩,此利于秦也。
    注[二三]正义言公孙奭﹑甘茂皆欲以秦挟韩魏而取齐,今向寿取宜阳为功,收楚韩
安以事秦,而责齐魏之罪,是公孙奭﹑甘茂不得同合韩魏于秦以伐齐也。
    甘茂竟言秦昭王,以武遂复归之韩。①向寿﹑公孙奭争之,不能得。向寿﹑公孙奭
由此怨,谗甘茂。茂惧,辍伐魏蒲阪,亡去。②樗里子与魏讲,罢兵。
    ③

    注①正义年表云秦昭王元年予韩武遂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昭王元年,击魏皮氏,未拔,去。”
    注③索隐邹氏云:“讲读曰媾。媾犹和也。”
    甘茂之亡秦奔齐,逢苏代。代为齐使于秦。甘茂曰:“臣得罪于秦,惧而遯逃,无
所容迹。臣闻贫人女与富人女会绩,贫人女曰:‘我无以买烛,而子之烛光幸有余,子
可分我余光,无损子明而得一斯便焉。’今臣困而君方使秦而当路矣。
    茂之妻子在焉,愿君以余光振之。”苏代许诺。遂致使于秦。已,因说秦王曰:
    “甘茂,非常士也。其居于秦,累世重矣。自殽塞①及至鬼谷,②其地形险易皆明
知之。彼以齐约韩魏反以图秦,非秦之利也。”秦王曰:“然则柰何?”苏代曰:“王
不若重其贽,厚其禄以迎之,使彼来则置之鬼谷,③终身勿出。”秦王曰:“善。”□
赐之上卿,以相印迎之于齐。甘茂不往。苏代谓齐愍王曰:“夫甘茂,贤人也。今秦赐
之上卿,以相印迎之。甘茂德王之赐,好为王臣,故辞而不往。今王何以礼之?”齐王
曰:“善。”
    □位之上卿而处之。④秦因复甘茂之家⑤以市于齐。

    注①正义三殽在洛州永宁县西北。
    注②集解徐广曰:“在阳城。”
    注③索隐案:徐广云在阳城。刘氏云此鬼谷在关内云阳,是矣。正义刘伯庄云:
“此鬼谷,关内云阳,非阳城者也。”案:阳城鬼谷时属韩,秦不得言置之。
    注④索隐案:处犹留也。
    注⑤正义复音福。
    齐使甘茂于楚,楚怀王新与秦合婚而驩。①而秦闻甘茂在楚,使人谓楚王曰:
    “愿送甘茂于秦。”楚王问于范蜎②曰:“寡人欲置相于秦,孰可?”对曰:
    “臣不足以识之。”楚王曰:“寡人欲相甘茂,可乎?”对曰:“不可。夫史举,
下蔡之监门也,大不为事君,小不为家室,以苟贱不廉闻于世,甘茂事之顺焉。
    故惠王之明,武王之察,张仪之辩,而甘茂事之,取十官而无罪。茂诚贤者也,然
不可相于秦。夫秦之有贤相,非楚国之利也。,且王前尝用召滑于越,③而内行章义之
难,④越国乱,故楚南塞厉门⑤而郡江东。⑥计王之功所以能如此者,越国乱而楚治也。
今王知用诸越而忘用诸秦,臣以王为钜过矣。然则王若欲置相于秦,则莫若向寿者可。
夫向寿之于秦王,亲也,少与之同衣,长与之同车,以听事。王必相向寿于秦,则楚国
之利也。”于是使使请秦相向寿于秦。秦卒相向寿。而甘茂竟不得复入秦,卒于魏。

    注①集解徐广曰:“昭王二年时迎妇于楚。”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作‘蠉’。”索隐音休缘反,又休软反。蠉,休缘反。
    战国策云作“蝝”也。正义许缘反。
    注③集解徐广曰:“滑,一作‘涓’。”
    注④集解徐广曰:“一云‘内句章昧之难’。”索隐谓召滑内心猜诈,外则佯章恩
义,而卒包藏祸心,构难于楚也。注“一云内句章﹑昧之难”。案:战国策云“纳章句
之难”。
    注⑤集解徐广曰:“一作‘濑湖’。”正义刘伯庄云:“厉门,度岭南之要路。”
    注⑥正义吴越之城皆为楚之都邑。
    甘茂有孙曰甘罗。
    甘罗者,甘茂孙也。茂既死后,甘罗年十二,事秦相文信侯吕不韦。①

    注①索隐战国策云甘罗事吕不韦为庶子。
    秦始皇帝使刚成君蔡泽于燕,三年而燕王喜使太子丹入质于秦。秦使张唐往相燕,
欲与燕共伐赵以广河闲之地。张唐谓文信侯曰:“臣尝为秦昭王伐赵,赵怨臣,曰:
‘得唐者与百里之地。’今之燕必经赵,臣不可以行。”文信侯不快,未有以强也。甘
罗曰:“君侯何不快之甚也?”文信侯曰:“吾令刚成君蔡泽事燕三年,燕太子丹已入
质矣,吾自请张卿①相燕而不肯行。”甘罗曰:“臣请行之。”文信侯叱曰:“去!我
身自请之而不肯,女焉能行之?”②甘罗曰:
    “大项橐③生七岁为孔子师。今臣生十二岁于兹矣,君其试臣,何遽叱乎?”
    于是甘罗见张卿曰:“卿之功孰与武安君?”卿曰:“武安君南挫强楚,北威燕﹑
赵,战胜攻取,破城堕邑,不知其数,臣之功不如也。”甘罗曰:“应侯④之用于秦也,
孰与文信侯专?”张卿曰:“应侯不如文信侯专。”甘罗曰:“卿明知其不如文信侯专
与?”曰:“知之。”甘罗曰:“应侯欲攻赵,武安君难之,去咸阳七里而立死于杜邮。
今文信侯自请卿相燕而不肯行,臣不知卿所死处矣。”
    张唐曰:“请因孺子行。”令装治行。

    注①索隐□张唐也。卿,字也。
    注②正义女音汝。焉,乙连反。
    注③索隐音托。尊其道德,故云“大项橐”。
    注④索隐范睢。
    行有日,甘罗谓文信侯曰:“借臣车五乘,请为张唐先报赵。”文信侯乃入言之于
始皇曰:“昔甘茂之孙甘罗,年少耳,然名家之子孙,诸侯皆闻之。今者张唐欲称疾不
肯行,甘罗说而行之。今愿先报赵,请许遣之。”始皇召见,使甘罗于赵。赵襄王郊迎
甘罗。甘罗说赵王曰:“王闻燕太子丹入质秦欤?”曰:“闻之。”曰:“闻张唐相燕
欤?”曰:“闻之。”“燕太子丹入秦者,燕不欺秦也。
    张唐相燕者,秦不欺燕也。燕﹑秦不相欺者,伐赵,危矣。燕﹑秦不相欺无异故,
欲攻赵而广河闲。王不如赍臣五城①以广河闲,请归燕太子,与强赵攻弱燕。”赵王立
自割五城以广河闲。秦归燕太子。赵攻燕,得上谷三十城,②令秦有十一。③

    注①索隐赍音侧奚反,一音黸。并谓割五城与臣也。
    注②索隐战国策云得三十六县。正义上谷,今妫州也,在幽州西北。
    注③索隐谓以十一城与秦也。
    甘罗还报秦,乃封甘罗以为上卿,复以始甘茂田宅赐之。
    太史公曰:樗里子以骨肉重,固其理,而秦人称其智,故颇采焉。甘茂起下蔡闾阎,
显名诸侯,重强齐楚。①甘罗年少,然出一奇计,声称后世。虽非笃行之君子,然亦战
国之策士也。方秦之强时,天下尤趋谋诈哉

    注①集解徐广曰:“恐或疑此当云‘见重强齐’,误脱一字。”正义甘茂为强齐楚
所重。

    【索隐述赞】严君名疾,厥号“智囊”。既亲且重,称兵外攘。甘茂并相,初佐魏
章。始推向寿,乃攻宜阳。甘罗妙岁,卒起张唐。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