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七十五 孟尝君列传 第十五
  孟尝君名文,姓田氏。文之父曰靖郭君田婴。田婴者,齐威王少子而齐宣王庶弟也。
①田婴自威王时任职用事,与成侯邹忌及田忌将而救韩伐魏。成侯与田忌争宠,成侯卖
田忌。田忌惧,袭齐之边邑,不胜,亡走。会威王卒,宣王立,知成侯卖田忌,乃复召
田忌以为将。宣王二年,田忌与孙膑﹑田婴俱伐魏,败之马陵,虏魏太子申而杀魏将庞
涓。②宣王七年,田婴使于韩﹑魏,韩﹑魏服于齐。婴与韩昭侯﹑魏惠王会齐宣王东阿
南,③盟而去。④明年,复与梁惠王会甄。⑤是岁,梁惠王卒。宣王九年,田婴相齐。
齐宣王与魏襄王会徐州而相王也。⑥楚威王闻之,怒田婴。明年,楚伐败齐师于徐州,
而使人逐田婴。田婴使张丑说楚威王,威王乃止。田婴相齐十一年,宣王卒,愍王即位。
□位三年,而封田婴于薛。⑦

    注①索隐按:战国策及诸书并无此言,盖诸田之别子也,故战国策每称“婴子”﹑
“□子”,高诱注云“田□”﹑“田婴”也。王劭又按:战国策云“齐貌辩谓宣王曰:
‘王方为太子时,辩谓靖郭君,不若废太子,更立郊师。靖郭君不忍。’宣王太息曰:
‘寡人少,殊不知。’”以此言之,婴非宣王弟明也。
    注②索隐纪年当梁惠王二十八年,至三十六年改为后元也。
    注③正义东阿,济州县也。
    注④索隐纪年当惠王之后元十一年。彼文作“平阿”。又云“十三年会齐威王于鄄”,
与此明年齐宣王与梁惠王会鄄文同。但齐之威宣二王,文舛互并不同。
    注⑤集解音绢。
    注⑥正义纪年云梁惠王三十年,下邳迁于薛,改名徐州。
    注⑦索隐纪年以为梁惠王后元十三年四月,齐威王封田婴于薛。十月,齐城薛。十
四年,薛子婴来朝。十五年,齐威王薨,婴初封彭城。皆与此文异也。
    正义薛故城在今徐州滕县南四十四里也。
    初,田婴有子四十余人。其贱妾有子名文,文以五月五日生。婴告其母曰:“勿举
也。”其母窃举生之。①及长,其母因兄弟而见其子文于田婴。田婴怒其母曰:“吾令
若去此子,而敢生之,何也?”文顿首,因曰:“君所以不举五月子者,何故?”婴曰:
“五月子者,长与户齐,将不利其父母。”②文曰:“人生受命于天乎?将受命于户邪?”
婴默然。文曰:“必受命于天,君何忧焉。必受命于户,则可高其户耳,谁能至者!”
婴曰:“子休矣。”

    注①索隐按:上“举”谓初诞而举之,下“举”谓浴而乳之。生谓长养之也。
    注②索隐按:风俗通云“俗说五月五日生子,男害父,女害母”。
    久之,文承闲问其父婴曰:“子之子为何?”曰:“为孙。”“孙之孙为何?”曰:
    “为玄孙。”“玄孙之孙为何?”曰:“不能知也。”①文曰:“君用事相齐,至
今三王矣,齐不加广而君私家富累万金,门下不见一贤者。文闻将门必有将,相门必有
相。今君后宫蹈绮縠而士不得*(短)**[裋]*褐,②仆妾余粱肉而士不厌糟嗳。今君又尚
厚积余藏,欲以遗所不知何人,③而忘公家之事日损,文窃怪之。”于是婴乃礼文,使
主家待宾客。宾客日进,名声闻于诸侯。诸侯皆使人请薛公田婴以文为太子,婴许之。
婴卒,谥为靖郭君。④而文果代立于薛,是为孟尝君。

    注①索隐按:尔雅云“玄孙之子为来孙,来孙之子为昆孙,昆孙之子为仍孙,仍孙
之子为云孙”。又有耳孙,亦是玄孙之子,不同也。
    注②索隐*(短)**[裋]*亦音竖。竖褐,谓褐衣而竖裁之,以其省而便事也。
    注③索隐遗音唯季反。犹言不知欲遗与何人也。
    注④集解皇览曰:“靖郭君頉在鲁国薛城中东南陬。”索隐按:谓死后别号之曰
“靖郭”耳,则“靖郭”或封邑号,故汉齐王舅父驷钧封靖郭侯是也。陬音邹,亦音緅。
陬者,城隅也。
    孟尝君在薛,招致诸侯宾客及亡人有罪者,皆归孟尝君。孟尝君舍业厚遇之,①以
故倾天下之士。食客数千人,无贵贱一与文等。孟尝君待客坐语,而屏风后常有侍史,
主记君所与客语,问亲戚居处。客去,孟尝君已使使存问,献遗其亲戚。
    孟尝君曾待客夜食,有一人蔽火光。客怒,以饭不等,辍食辞去。孟尝君起,自持
其饭比之。客臱,自刭。士以此多归孟尝君。孟尝君客无所择,皆善遇之。
    人人各自以为孟尝君亲己。

    注①索隐按:舍业者,拾□其家产而厚事宾客也。刘氏云“舍音赦。谓为之筑舍立
居业也”。
    秦昭王闻其贤,乃先使泾阳君为质于齐,以求见孟尝君。孟尝君将入秦,宾客莫欲
其行,谏,不听。苏代谓曰:“今旦代从外来,见木禺人与土禺人相与语。
    ①木禺人曰:‘天雨,子将败矣。’土禺人曰:‘我生于土,败则归土。今天雨,
流子而行,未知所止息也。’今秦,虎狼之国也,而君欲往,如有不得还,君得无为土
禺人所笑乎?”孟尝君乃止。

    注①索隐音偶,又音寓。谓以土木为之偶,类于人也。苏代以土偶比泾阳君,木偶
比孟尝君也。
    齐愍王二十五年,复卒使孟尝君入秦,昭王□以孟尝君为秦相。人或说秦昭王曰:
“孟尝君贤,而又齐族也,今相秦,必先齐而后秦,秦其危矣。”于是秦昭王乃止。囚
孟尝君,谋欲杀之。孟尝君使人抵昭王幸姬求解。①幸姬曰:“妾愿得君狐白裘。”②
此时孟尝君有一狐白裘,直千金,天下无双,入秦献之昭王,更无他裘。孟尝君患之,
篃问客,莫能对。最下坐有能为狗盗者,曰:“臣能得狐白裘。”乃夜为狗,以入秦宫
臧中,③取所献狐白裘至,以献秦王幸姬。幸姬为言昭王,昭王释孟尝君。孟尝君得出,
□驰去,更封传,变名姓以出关。④夜半至函谷关。⑤秦昭王后悔出孟尝君,求之已去,
□使人驰传逐之。孟尝君至关,关法鸡鸣而出客,孟尝君恐追至,客之居下坐者有能为
鸡鸣,而鸡齐鸣,遂发传出。出如食顷,秦追果至关,已后孟尝君出,乃还。始孟尝君
列此二人于宾客,宾客尽羞之,及孟尝君有秦难,卒此二人拔之。自是之后,客皆服。

    注①索隐抵音丁礼反。按:抵谓触冒而求之也。
    注②集解韦昭曰;“以狐之白毛为裘。谓集狐腋之毛,言美而难得者。”
    注③正义臧,在浪反。
    注④索隐更者,改也。改前封传而易姓名,不言是孟尝之名。封传犹今之驿券。
    注⑤正义关在陕州桃林县西南十三里。
    孟尝君过赵,赵平原君客之。赵人闻孟尝君贤,出观之,皆笑曰:“始以薛公为魁
然也,今视之,乃眇小丈夫耳。”孟尝君闻之,怒。客与俱者下,斫击杀数百人,遂灭
一县以去。
    齐愍王不自得,①以其遣孟尝君。孟尝君至,则以为齐相,任政。

    注①索隐不自德。是愍王遣孟尝君,自言己无德也。
    孟尝君怨秦,将以齐为韩、魏攻楚,因与韩、魏攻秦,①而借兵食于西周。
    苏代为西周谓曰:②“君以齐为韩、魏攻楚九年,取宛、叶以北以强韩、魏,③今
复攻秦以益之。韩、魏南无楚忧,西无秦患,则齐危矣。韩、魏必轻齐畏秦,臣为君危
之。君不如令敝邑深合于秦,而君无攻,又无借兵食。君临函谷而无攻,令敝邑以君之
情谓秦昭王曰‘薛公必不破秦以强韩、魏。其攻秦也,欲王之令楚王割东国以与齐,④
而秦出楚怀王以为和’。君令敝邑以此惠秦,秦得无破而以东国自免也,秦必欲之。楚
王得出,必德齐。齐得东国益强,而薛世世无患矣。秦不大弱,而处三晋之西,三晋必
重齐。”薛公曰:“善。”因令韩、魏贺秦,使三国无攻,而不借兵食于西周矣。是时,
楚怀王入秦,秦留之,故欲必出之。秦不果出楚怀王。

    注①集解徐广曰:“年表曰韩、魏、齐共击秦军于函谷。”
    注②索隐战国策作“韩庆为西周谓薛公”。
    注③正义宛在邓州,叶在许州。二县以北旧属楚,二国共没以入韩、魏。
    注④正义东国,齐、徐夷。
    孟尝君相齐,其舍人魏子①为孟尝君收邑入,②三反而不致一入。孟尝君问之,对
曰:“有贤者,窃假与之,以故不致入。”孟尝君怒而退魏子。居数年,人或毁孟尝君
于齐愍王曰:“孟尝君将为乱。”及田甲劫愍王,愍王意疑孟尝君,孟尝君乃奔。③魏
子所与粟贤者闻之,乃上书言孟尝君不作乱,请以身为盟,遂自刭宫门以明孟尝君。愍
王乃惊,而踪迹验问,孟尝君果无反谋,乃复召孟尝君。孟尝君因谢病,归老于薛。愍
王许之。

    注①索隐舍人官微,记姓而略其名,故云魏子。
    注②索隐收其国之租税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愍王三十四年,田甲劫王,薛文走。”
    其后,秦亡将吕礼相齐,欲困苏代。代乃谓孟尝君曰:“周最于齐,至厚也,①而
齐王逐之,而听亲弗②相吕礼者,欲取秦也。齐、秦合,则亲弗与吕礼重矣。有用,齐、
秦必轻君。君不如急北兵,趋赵以和秦、魏,收周最以厚行,且反齐王之信,③又禁天
下之变。④齐无秦,则天下集齐,亲弗必走,则齐王孰与为其国也!”于是孟尝君从其
计,而吕礼嫉害于孟尝君。

    注①正义周最,周之公子。
    注②集解亲弗,人姓名。索隐亲,姓;弗,名也。战国策作“祝弗”,盖“祝”为
得之。
    注③索隐周最本厚于齐,今欲逐之而相秦之亡将。苏代谓孟尝君,令齐收周最以自
厚其行,又且得反齐王之有信,以不逐周最也。
    注④索隐变谓齐、秦合则亲弗、吕礼用,用则秦、齐轻孟尝也。
    孟尝君惧,乃遗秦相穰侯魏焻书曰:“吾闻秦欲以吕礼收齐,齐,天下之强国也,
子必轻矣。齐秦相取以临三晋,吕礼必并相矣,是子通齐以重吕礼也。若齐免于天下之
兵,其雠子必深矣。子不如劝秦王伐齐。齐破,吾请以所得封子。齐破,秦畏晋之强,
秦必重子以取晋。晋国敝于齐而畏秦,晋必重子以取秦。是子破齐以为功,挟晋以为重;
是子破齐定封,秦、晋交重子。若齐不破,吕礼复用,子必大穷。”于是穰侯言于秦昭
王伐齐,而吕礼亡。
    后齐愍王灭宋,益骄,欲去孟尝君。孟尝君恐,乃如魏。魏昭王以为相,西合于秦、
赵,与燕共伐破齐。齐愍王亡在莒,遂死焉。齐襄王立,而孟尝君中立于诸侯,无所属。
齐襄王新立,畏孟尝君,与连和,复亲薛公。文卒,谥为孟尝君。①诸子争立,而齐魏
共灭薛。孟尝绝嗣无后也。

    注①集解皇览曰:“孟尝君頉在鲁国薛城中向门东。向门,出北边门也。”诗云
“居常与许”,郑玄曰“‘常’或作‘尝’,在薛之南”。孟尝邑于薛城也。索隐按:
孟尝袭父封薛,而号曰孟尝君,此云谥,非也。孟,字也;尝,邑名。诗云“居常与许”,
郑笺云“‘常’或作‘尝’,尝邑在薛之旁”是也。正义括地志云:“孟尝君墓在徐州
滕县五十二里。卒在齐襄王之时也。”
    初,冯驩①闻孟尝君好客,蹑蹻而见之。②孟尝君曰;“先生远辱,何以教文也?”
冯驩曰:“闻君好士,以贫身归于君。”孟尝君置传舍十日,③孟尝君问传舍长曰:
“客何所为?”答曰:“冯先生甚贫,犹有一剑耳,又蒯缑。④弹其剑而歌曰‘长铗归
来乎,食无鱼’。”孟尝君迁之幸舍,食有鱼矣。五日,又问传舍长。答曰:“客复弹
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舆’。”孟尝君迁之代舍,出入乘舆车矣。五日,孟尝君
复问传舍长。舍长答曰:“先生又尝弹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孟尝君
不悦。

    注①集解音欢。复作“暖”,音许袁反。索隐音欢。或作“谖”,音况远反。
    注②索隐蹻音龏。字亦作“繑”,又作“屩”,亦作“匁”。
    注③索隐传音逐缘反。按:传舍、幸舍及代舍,并当上、中、下三等之客所舍之名
耳。
    注④集解蒯音苦怪反。茅之类,可为绳。言其剑把无物可装,以小绳缠之也。
    缑音侯,亦作“候”,谓把剑之处。索隐蒯,草名,音“蒯聩”之“蒯”。缑音侯,
字亦作“候”,谓把剑之物。言其剑无物可装,但以蒯绳缠之,故云“蒯缑”。
    居儙年,冯驩无所言。孟尝君时相齐,封万户于薛。其食客三千人。邑入不足以奉
客,①使人出钱于薛。岁余不入,贷钱者多不能与其息,②客奉将不给。
    孟尝君忧之,问左右:“何人可使收债于薛者?”传舍长曰:“代舍客冯公形容状
貌甚辩,长者,无他伎③能,宜可令收债。”孟尝君乃进冯驩而请之曰:“宾客不知文
不肖,幸临文者三千余人,邑入不足以奉宾客,故出息钱于薛。薛岁不入,民颇不与其
息。今客食恐不给,愿先生责之。”冯驩曰;“诺。”辞行,至薛,召取孟尝君钱者皆
会,得息钱十万。乃多酿酒,买肥牛,召诸取钱者,能与息者皆来,不能与息者亦来,
皆持取钱之券书合之。齐为会,日杀牛置酒。
    酒酣,乃持券如前合之,能与息者,与为期;贫不能与息者,取其券而烧之。
    曰:“孟尝君所以贷钱者,为民之无者以为本业也;所以求息者,为无以奉客也。
    今富给者以要期,贫穷者燔券书以捐之。诸君强饮食。有君如此,岂可负哉!”
    坐者皆起,再拜。

    注①正义奉,符用反。
    注②索隐按:与犹还也。息犹利也。
    注③集解亦作“技”。
    孟尝君闻冯驩烧券书,怒而使使召驩。驩至,孟尝君曰:“文食客三千人,故贷钱
于薛。文奉邑少,①而民尚多不以时与其息,客食恐不足,故请先生收责之。闻先生得
钱,□以多具牛酒而烧券书,何?”冯驩曰:“然。不多具牛酒□不能毕会,无以知其
有余不足。有余者,为要期。不足者,虽守而责之十年,息愈多,急,□以逃亡自捐之。
若急,终无以偿,上则为君好利不爱士民,下则有离上抵负之名,非所以厉士民彰君声
也。焚无用虚债之券,捐不可得之虚计,令薛民亲君而彰君之善声也,君有何疑焉!”
孟尝君乃拊手而谢之。

    注①索隐言文之奉邑少,故令出息于薛。
    齐王惑于秦、楚之毁,以为孟尝君名高其主而擅齐国之权,遂废孟尝君。诸客见孟
尝君废,皆去。冯驩曰:“借臣车一乘,可以入秦者,必令君重于国而奉邑益广,可乎?”
孟尝君乃约车币而遣之。冯驩乃西说秦王曰:“天下之游士冯轼结靷西入秦者,无不欲
强秦而弱齐;冯轼结靷东入齐者,无不欲强齐而弱秦。
    此雄雌之国也,势不两立为雄,雄者得天下矣。”秦王跽而问之曰:“何以使秦无
为雌而可?”冯驩曰:“王亦知齐之废孟尝君乎?”秦王曰:“闻之。”冯驩曰:“使
齐重于天下者,孟尝君也。今齐王以毁废之,其心怨,必背齐;背齐入秦,则齐国之情,
人事之诚,尽委之秦,齐地可得也,岂直为雄也!君急使使载币阴迎孟尝君,不可失时
也。如有齐觉悟,复用孟尝君,则雌雄之所在未可知也。”秦王大悦,乃遣车十乘黄金
百镒以迎孟尝君。冯驩辞以先行,至齐,说齐王曰:“天下之游士冯轼结靷东入齐者,
无不欲强齐而弱秦者;冯轼结靷西入秦者,无不欲强秦而弱齐者。夫秦齐雄雌之国,秦
强则齐弱矣,此势不两雄。
    今臣窃闻秦遣使车十乘载黄金百镒以迎孟尝君。
    孟尝君不西则已,西入相秦则天下归之,秦为雄而齐为雌,雌则临淄、□墨危矣。
王何不先秦使之未到,复孟尝君,而益与之邑以谢之?孟尝君必喜而受之。
    秦虽强国,岂可以请人相而迎之哉!折秦之谋,而绝其霸强之略。”齐王曰:“善。”
    乃使人至境候秦使。秦使车适入齐境,使还驰告之,王召孟尝君而复其相位,而与
其故邑之地,又益以千户。秦之使者闻孟尝君复相齐,还车而去矣。
    自齐王毁废孟尝君,诸客皆去。后召而复之,冯驩迎之。未到,孟尝君太息叹曰:
“文常好客,遇客无所敢失,食客三千有余人,先生所知也。客见文一日废,皆背文而
去,莫顾文者。今赖先生得复其位,客亦有何面目复见文乎?如复见文者,必唾其面而
大辱之。”冯驩结辔下拜。孟尝君下车接之,曰:“先生为客谢乎?”冯驩曰:“非为
客谢也,为君之言失。夫物有必至,事有固然,君知之乎?”孟尝君曰:“愚不知所谓
也。”曰:“生者必有死,物之必至也;富贵多士,贫贱寡友,事之固然也。君独不见
夫*(朝)*趣市*[朝]*者乎?①明旦,侧肩争门而入;日暮之后,过市朝者掉臂而不顾。
②非好朝而恶暮,所期物忘其中。③今君失位,宾客皆去,不足以怨士而徒绝宾客之路。
愿君遇客如故。”孟尝君再拜曰:“敬从命矣。闻先生之言,敢不奉教焉。”

    注①索隐趣音娶。趣,向也。
    注②索隐过音光卧反。朝音潮。谓市之行位有如朝列,因言市朝耳。
    注③索隐按:期物谓入市心中所期之物利,故平明侧肩争门而入,今日暮,所期忘
其中。忘者,无也。其中,市朝之中。言日暮物尽,故掉臂不顾也。
    太史公曰:吾尝过薛,其俗闾里率多暴桀子弟,与邹、鲁殊。问其故,曰:“孟尝
君招致天下任侠,奸人入薛中盖六万余家矣。”世之传孟尝君好客自喜,名不虚矣。

    【索隐述赞】靖郭之子,威王之孙。既强其国,实高其门。好客喜士,见重平原。
鸡鸣狗盗,魏子、冯暖。如何承睫,薛县徒存!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