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七十六 平原君虞卿列传 第十六
  平原君赵胜者,①赵之诸公子也。②诸子中胜最贤,喜宾客,宾客盖至者数千人。
平原君相赵惠文王及孝成王,三去相,三复位,封于东武城。③

    注①正义胜,式证反。
    注②集解徐广曰:“魏公子传曰赵惠文王弟。”
    注③集解徐广曰:“属清河。”正义今贝州武城县也。
    平原君家楼临民家。民家有躄者,盘散①行汲。平原君美人居楼上,临见,大笑之。
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门,请曰:“臣闻君之喜士,士不远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贵士而贱
妾也。臣不幸有罢癃之病,②而君之后宫临而笑臣,臣愿得笑臣者头。”平原君笑应曰:
“诺。”躄者去,平原君笑曰:“观此竖子,乃欲以一笑之故杀吾美人,不亦甚乎!”
终不杀。居岁余,宾客门下舍人稍稍引去者过半。平原君怪之,曰:“胜所以待诸君者
未尝敢失礼,而去者何多也?”门下一人前对曰:“以君之不杀笑躄者,以君为爱色而
贱士,士□去耳。”
    于是平原君乃斩笑躄者美人头,自造门进躄者,因谢焉。其后门下乃复稍稍来。
    是时齐有孟尝,魏有信陵,楚有春申,故争相倾以待士。③

    注①集解亦作“跚”。索隐躄音壁。散音先寒反,亦作“跚”,同音。正义躄,跛
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癃音隆。癃,病也。”索隐罢音皮。癃音吕宫反。罢癃谓背疾,
言腰曲而背隆高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待,一作‘得’。”
    秦之围邯郸,①赵使平原君求救,合从于楚,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
人偕。平原君曰:“使文能取胜,则善矣。文不能取胜,则歃血于华屋之下,必得定从
而还。士不外索,取于食客门下足矣。”得十九人,余无可取者,无以满二十人。门下
有毛遂者,前,自赞于平原君曰:“遂闻君将合从于楚,约与食客门下二十人偕,不外
索。今少一人,愿君□以遂备员而行矣。”平原君曰:“先生处胜之门下几年于此矣?”
毛遂曰:“三年于此矣。”平原君曰:“夫贤士之处世也,譬若锥之处囊中,其末立见。
今先生处胜之门下三年于此矣,左右未有所称诵,胜未有所闻,是先生无所有也。先生
不能,先生留。”毛遂曰:“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使遂蚤得处囊中,乃颖脱而出,②
非特其末见而已。”平原君竟与毛遂偕。十九人相与目笑之而未废也。③

    注①正义赵惠文王九年,秦昭王十五年。
    注②索隐按:郑玄曰“颖,环也”。脱音吐活反。
    注③索隐按:郑玄曰“皆目视而轻笑之,未能□废□之也”。
    毛遂比至楚,与十九人论议,十九人皆服。平原君与楚合从,言其利害,日出而言
之,日中不决。十九人谓毛遂曰:“先生上。”毛遂按剑历阶而上,谓平原君曰:“从
之利害,两言而决耳。今日出而言从,日中不决,何也?”楚王谓平原君曰:“客何为
者也?”平原君曰:“是胜之舍人也。”楚王叱曰:“胡不下!
    吾乃与而君言,汝何为者也!”毛遂按剑而前曰:“王之所以叱遂者,以楚国之觽
也。今十步之内,王不得恃楚国之觽也,王之命县于遂手。吾君在前,叱者何也?且遂
闻汤以七十里之地王天下,文王以百里之壤而臣诸侯,岂其士卒觽多哉,诚能据其势而
奋其威。今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万,此霸王之资也。以楚之强,天下弗能当。白起,
小竖子耳,率数万之觽,兴师以与楚战,一战而举鄢郢,再战而烧夷陵,三战而辱王之
先人。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而王弗知恶焉。①合从者为楚,非为赵也。吾君在前,
叱者何也?”楚王曰:“唯唯,诚若先生之言,谨奉社稷而以从。”毛遂曰:“从定乎?”
楚王曰:“定矣。”
    毛遂谓楚王之左右曰:“取鸡狗马之血来。”②毛遂奉铜盘③而跪进之楚王曰:
“王当歃血而定从,次者吾君,次者遂。”遂定从于殿上。毛遂左手持盘血而右手招十
九人曰:“公相与歃此血于堂下。④公等录录,⑤所谓因人成事者也。”

    注①正义恶,乌故反。
    注②索隐按:盟之所用牲贵贱不同,天子用牛及马,诸侯用犬及豭,大夫已下用鸡。
今此总言盟之用血,故云“取鸡狗马之血来”耳。
    注③索隐奉,敷奉反。若周礼则用珠盘也。
    注④索隐啑此血。音所甲反。
    注⑤集解音禄。索隐音禄。按:王劭云“录,借字耳”。又说文云“录录,随从之
貌”。
    平原君已定从而归,归至于赵,曰:“胜不敢复相士。胜相士多者千人,寡者百数,
自以为不失天下之士,今乃于毛先生而失之也。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赵重于九鼎大吕。
①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胜不敢复相士。”遂以为上客。

    注①索隐九鼎大吕,国之宝器。言毛遂至楚,使赵重于九鼎大吕,言为天下所重也。
正义大吕,周庙大钟。
    平原君既返赵,楚使春申君将兵赴救赵,魏信陵君亦矫夺晋鄙军往救赵,皆未至。
秦急围邯郸,邯郸急,且降,平原君甚患之。邯郸传舍吏子李同①说平原君曰:
    “君不忧赵亡邪?”平原君曰:“赵亡则胜为虏,何为不忧乎?”李同曰:“邯郸
之民,炊骨易子而食,可谓急矣,而君之后宫以百数,婢妾被绮縠,余粱肉,而民褐衣
不完,糟嗳不厌。民困兵尽,或剡木为矛矢,而君器物钟磬自若。使秦破赵,君安得有
此?使赵得全,君何患无有?今君诚能令夫人以下编于士卒之闲,分功而作,家之所有
尽散以飨士,士方其危苦之时,易德耳。”②于是平原君从之,得敢死之士三千人。李
同遂与三千人赴秦军,秦军为之却三十里。亦会楚、魏救至,秦兵遂罢,邯郸复存。李
同战死,封其父为李侯。③

    注①正义名谈,太史公讳改也。
    注②正义言士方危苦之时,易有恩德。
    注③集解徐广曰:“河内成皋有李城。”正义怀州温县,本李城也,李同父所封。
隋炀帝从故温城移县于此。
    虞卿欲以信陵君之存邯郸为平原君请封。公孙龙闻之,夜驾见平原君曰:“龙闻虞
卿欲以信陵君之存邯郸为君请封,有之乎?”平原君曰:“然。”龙曰:“此甚不可。
且王举君而相赵者,非以君之智能为赵国无有也。割东武城而封君者,非以君为有功也,
而以国人无勋,乃以君为亲戚故也。君受相印不辞无能,割地不言无功者,亦自以为亲
戚故也。今信陵君存邯郸而请封,是亲戚受城而国人计功也。①此甚不可。且虞卿操其
两权,事成,操右券以责;②事不成,以虚名德君。君必勿听也。”平原君遂不听虞卿。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本‘是亲戚受城而以国许人’。”
    注②索隐言虞卿论平原君取封事成,则操其右券以责其报德也。
    平原君以赵孝成王十五年卒。①子孙代,后竟与赵俱亡。

    注①索隐按:六国年表及世家并云十四年卒,与此不同。
    平原君厚待公孙龙。公孙龙善为坚白之辩,及邹衍过赵①言至道,乃绌公孙龙。②

    注①索隐过音戈。
    注②集解刘向别录曰:“齐使邹衍过赵,平原君见公孙龙及其徒綦毋子之属,论
‘白马非马’之辩,以问邹子。邹子曰:‘不可。彼天下之辩有五胜三至,而辞正为下。
辩者,别殊类使不相害,序异端使不相乱,杼意通指,明其所谓,使人与知焉,不务相
迷也。故胜者不失其所守,不胜者得其所求。若是,故辩可为也。及至烦文以相假,饰
辞以相惇,巧譬以相移,引人声使不得及其意。
    如此,害大道。夫缴纷争言而竞后息,不能无害君子。’坐皆称善。”索隐杼音墅。
杼者,舒也。缴音叫。谓缴绕纷乱,争言而竞后息,不能无害也。
    虞卿者,游说之士也。蹑蹻檐簦①说赵孝成王。一见,赐黄金百镒,白璧一双;再
见,为赵上卿,故号为虞卿。②

    注①集解徐广曰:“蹻,草履也。簦,长柄笠,音登。笠有柄者谓之簦。”索隐蹻,
亦作“繑”,音龏。徐广云:“繑,草履也。”
    注②集解谯周曰:“食邑于虞。”索隐赵之虞在河东大阳县,今之虞乡县是也。
    秦赵战于长平,赵不胜,亡一都尉。赵王召楼昌与虞卿曰:“军战不胜,尉复死,
①寡人使束甲而趋之,何如?”楼昌曰:“无益也,不如发重使为媾。”②虞卿曰:
“昌言媾者,以为不媾军必破也。而制媾者在秦。且王之论秦也,欲破赵之军乎,不邪?”
王曰:“秦不遗余力矣,必且欲破赵军。”虞卿曰:“王听臣,发使出重宝以附楚、魏,
楚、魏欲得王之重宝,必内吾使。赵使入楚、魏,秦必疑天下之合从,且必恐。如此,
则媾乃可为也。”赵王不听,与平阳君为媾,发郑朱入秦。秦内之。赵王召虞卿曰:
“寡人使平阳君为媾于秦,秦已内郑朱矣,卿之为奚如?”虞卿对曰:“王不得媾,军
必破矣。天下贺战者皆在秦矣。
    郑朱,贵人也,入秦,秦王与应侯必显重以示天下。楚、魏以赵为媾,必不救王。
秦知天下不救王,则媾不可得成也。”应侯果显郑朱以示天下贺战胜者,终不肯媾。长
平大败,遂围邯郸,为天下笑。

    注①集解徐广曰:“复,一作‘系’。”
    注②集解古后反。求和曰媾。索隐古候反。按:求和曰媾。媾亦讲,讲亦和也。
    秦既解邯郸围,而赵王入朝,使赵郝①约事于秦,割六县而媾。虞卿谓赵王曰:
“秦之攻王也,倦而归乎?王以其力尚能进,爱王而弗攻乎?”王曰:“秦之攻我也,
不遗余力矣,必以倦而归也。”虞卿曰:“秦以其力攻其所不能取,倦而归,王又以其
力之所不能取以送之,是助秦自攻也。来年秦复攻王,王无救矣。”王以虞卿之言赵郝。
赵郝曰:“虞卿诚能尽秦力之所至乎?诚知秦力之所不能进,此弹丸之地弗予,令秦来
年复攻王,王得无割其内而媾乎?”王曰:
    “请听子割,子能必使来年秦之不复攻我乎?”赵郝对曰:“此非臣之所敢任也。
    他日三晋之交于秦,相善也。今秦善韩﹑魏而攻王,王之所以事秦必不如韩﹑魏也。
今臣为足下解负亲之攻,②开关通币,齐交韩﹑魏,至来年而王独取攻于秦,此王之所
以事秦必在韩﹑魏之后也。此非臣之所敢任也。”

    注①集解音释。徐广曰:“一作‘赦’。”索隐音释。
    注②索隐言为足下解其负檐,而亲自攻之也。
    王以告虞卿。虞卿对曰:“郝言‘不媾,来年秦复攻王,王得无割其内而媾乎’。
    今媾,郝又以不能必秦之不复攻也。今虽割六城,何益!来年复攻,又割其力之所
不能取而媾,此自尽之术也,不如无媾。秦虽善攻,不能取六县;赵虽不能守,终不失
六城。秦倦而归,兵必罢。我以六城收天下以攻罢秦,是我失之于天下而取偿于秦也。
吾国尚利,孰与坐而割地,自弱以强秦哉?今郝曰‘秦善韩﹑魏而攻赵者,必*(以为韩
魏不救赵也而王之军必孤有以)*王之事秦不如韩﹑魏也’,是使王岁以六城事秦也,即
坐而城尽。来年秦复求割地,王将与之乎?弗与,是□前功而挑秦祸也;与之,则无地
而给之。语曰‘强者善攻,弱者不能守’。今坐而听秦,秦兵不獘而多得地,是强秦而
弱赵也。以益强之秦而割愈弱之赵,其计故不止矣。且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已,以有
尽之地而给无已之求,其势必无赵矣。”
    赵王计未定,楼缓从秦来,赵王与楼缓计之,曰:“予秦地*(何)*如毋予,孰吉?”
    缓辞让曰:“此非臣之所能知也。”王曰:“虽然,试言公之私。”①楼缓对曰:
“王亦闻夫公甫文伯母乎?②公甫文伯仕于鲁,病死,女子为自杀于房中者二人。其母
闻之,弗哭也。其相室曰:③‘焉有子死而弗哭者乎?’其母曰:‘孔子,贤人也,逐
于鲁,而是人不随也。今死而妇人为之自杀者二人,若是者必其于长者薄而于妇人厚也。’
故从母言之,是为贤母;从妻言之,是必不免为妒妻。故其言一也,言者异则人心变矣。
今臣新从秦来而言勿予,则非计也;言予之,恐王以臣为为秦也:故不敢对。使臣得为
大王计,不如予之。”
    王曰:“诺。”

    注①索隐按:私谓私心也。
    注②正义季康子从祖母。文伯名歜,康子从父昆弟。
    注③正义谓傅姆之类也。
    虞卿闻之,入见王曰:“此饰说也,王驇①勿予!”楼缓闻之,往见王。王又以虞
卿之言告楼缓。楼缓对曰:“不然。虞卿得其一,不得其二。夫秦赵构难而天下皆说,
何也?曰‘吾且因强而乘弱矣’。今赵兵困于秦,天下之贺战胜者则必尽在于秦矣。故
不如亟割地为和,以疑天下而慰秦之心。不然,天下将因秦之*(强)*怒,乘赵之獘,瓜
分之。赵且亡,何秦之图乎?故曰虞卿得其一,不得其二。愿王以此决之,勿复计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音慎。”
    虞卿闻之,往见王曰:“危哉楼子之所以为秦者,是愈疑天下,而何慰秦之心哉?
    独不言其示天下弱乎?且臣言勿予者,非固勿予而已也。秦索六城于王,而王以六
城赂齐。齐,秦之深雠也,得王之六城,并力西击秦,齐之听王,不待辞之毕也。则是
王失之于齐而取偿于秦也。而齐﹑赵之深雠可以报矣,而示天下有能为也。王以此发声,
兵未窥于境,臣见秦之重赂至赵而反媾于王也。从秦为媾,韩﹑魏闻之,必尽重王;重
王,必出重宝以先于王。则是王一举而结三国之亲,而与秦易道也。”①赵王曰:“善。”
则使虞卿东见齐王,与之谋秦。
    虞卿未返,秦使者已在赵矣。楼缓闻之,亡去。赵于是封虞卿以一城。

    注①正义前取秦攻,今得赂,是易道也。易音亦。
    居顷之,而魏请为从。赵孝成王召虞卿谋。过平原君,①平原君曰:“愿卿之论从
也。”虞卿入见王。王曰:“魏请为从。”对曰:“魏过。”②王曰:“寡人固未之许。”
对曰:“王过。”王曰:“魏请从,卿曰魏过,寡人未之许,又曰寡人过,然则从终不
可乎?”对曰:“臣闻小国之与大国从事也,有利则大国受其福,有败则小国受其祸。
今魏以小国请其祸,而王以大国辞其福,臣故曰王过,魏亦过。窃以为从便。”王曰:
“善。”乃合魏为从。

    注①索隐过音戈。
    注②集解光卧反。
    虞卿既以魏齐之故,不重万户侯卿相之印,与魏齐闲行,卒去赵,困于梁。魏齐已
死,不得意,乃著书,①上采春秋,下观近世,曰节义﹑称号﹑揣摩﹑政谋,凡八篇。
以刺讥国家得失,世传之曰虞氏春秋。②

    注①索隐魏齐,魏相,与应侯有仇,秦求之急,乃抵虞卿。卿□相印,乃与齐闲行
亡归梁,以托信陵君。信陵君疑未决,齐自杀。故虞卿失相,乃穷愁而著书也。
    注②正义蓺文志云十五篇。
    太史公曰:平原君,翩翩浊世之佳公子也,然未睹大体。鄙语曰“利令智昏”,平
原君贪冯亭邪说,使赵陷长平兵四十余万觽,邯郸几亡。①虞卿料事揣情,为赵画策,
何其工也!及不忍魏齐,卒困于大梁,庸夫且知其不可,况贤人乎?
    然虞卿非穷愁,亦不能著书以自见于后世云。

    注①集解谯周曰:“长平之陷,乃赵王信闲易将之咎,何怨平原受冯亭哉?”

    【索隐述赞】翩翩公子,天下奇器。笑姬从戮,义士增气。兵解李同,盟定毛遂。
虞卿蹑蹻,受赏料事。及困魏齐,著书见意。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