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八十二 田单列传 第二十二
  田单者,①齐诸田疏属也。愍王时,单为临菑市掾,不见知。及燕使乐毅伐破齐,
齐愍王出奔,已而保莒城。燕师长驱平齐,而田单走安平,②令其宗人尽断其车轴末③
而傅铁笼。④已而燕军攻安平,城坏,齐人走,争涂,以罴折车败,⑤为燕所虏,唯田
单宗人以铁笼故得脱,东保□墨。燕既尽降齐城,唯独莒、□墨不下。燕军闻齐王在莒,
并兵攻之。淖齿⑥既杀愍王于莒,因坚守,距燕军,数年不下。燕引兵东围□墨,□墨
大夫出与战,败死。
    城中相与推田单,曰:“安平之战,田单宗人以铁笼得全,习兵。”立以为将军,
以□墨距燕。

    注①索隐单音丹。
    注②集解徐广曰:“今之东安平也,在青州临菑县东十九里。古纪之酅邑,齐改为
安平,秦灭齐,改为东安平县,属齐郡,以定州有安平,故加‘东’字。”
    索隐按:地理志东安平属淄川国也。
    注③索隐断音都缓反。断其轴,恐长相拨也。以铁裹轴头,坚而易进也。
    注④集解徐广曰:“傅音附。”索隐傅音附。按:截其轴与毂齐,以铁鍱附轴末,
施辖于铁中以制毂也。又方言曰“车罴,齐谓之笼”。郭璞云“车轴也”。
    注⑤集解徐广曰:“罴,车轴头也。音韂。”
    注⑥集解徐广曰:“多作‘悼齿’也。”
    顷之,燕昭王卒,惠王立,与乐毅有隙。田单闻之,乃纵反闲于燕,宣言曰:“齐
王已死,城之不拔者二耳。乐毅畏诛而不敢归,以伐齐为名,实欲连兵南面而王齐。齐
人未附,故且缓攻□墨以待其事。齐人所惧,唯恐他将之来,□墨残矣。”燕王以为然,
使骑劫代乐毅。
    乐毅因归赵,燕人士卒忿。而田单乃令城中人食必祭其先祖于庭,飞鸟悉翔舞城中
下食。燕人怪之。田单因宣言曰:“神来下教我。”乃令城中人曰:“当有神人为我师。”
有一卒曰:“臣可以为师乎?”因反走。田单乃起,引还,东乡坐,师事之。卒曰:
“臣欺君,诚无能也。”田单曰:“子勿言也!”因师之。
    每出约束,必称神师。乃宣言曰:“吾唯惧燕军之劓所得齐卒,置之前行,①与我
战,□墨败矣。”燕人闻之,如其言。城中人见齐诸降者尽劓,皆怒,坚守,唯恐见得。
单又纵反闲曰:“吾惧燕人掘吾城外頉墓,僇先人,可为寒心。”
    燕军尽掘垄墓,烧死人。□墨人从城上望见,皆涕泣,俱欲出战,怒自十倍。

    注①正义胡郎反。
    田单知士卒之可用,乃身操版插,①与士卒分功,妻妾编于行伍之闲,尽散饮食飨
士。令甲卒皆伏,使老弱女子乘城,遣使约降于燕,燕军皆呼万岁。田单又收民金,得
千溢,令□墨富豪遗燕将,曰:“□墨□降,愿无虏掠吾族家妻妾,令安堵。”燕将大
喜,许之。燕军由此益懈。

    注①索隐操音七高反。插音初洽反。正义古之军行,常负版插也。
    田单乃收城中得千余牛,为绛缯衣,画以五彩龙文,束兵刃于其角,而灌脂束苇于
尾,烧其端。凿城数十穴,夜纵牛,壮士五千人随其后。牛尾热,怒而奔燕军,燕军夜
大惊。牛尾炬火光明炫耀,燕军视之皆龙文,所触尽死伤。五千人因衔枚击之,而城中
鼓噪从之,老弱皆击铜器为声,声动天地。燕军大骇,败走。齐人遂夷杀其将骑劫。燕
军扰乱奔走,齐人追亡逐北,所过城邑皆畔燕而归田单,兵日益多,乘胜,燕日败亡,
卒至河上,①而齐七十余城皆复为齐。乃迎襄王于莒,入临菑而听政。

    注①索隐河上□齐之北界,近河东,齐之旧地。
    襄王封田单,号曰安平君。①

    注①索隐以单初起安平,故以为号。
    太史公曰:兵以正合,以奇胜。①善之者,②出奇无穷。③奇正还相生,④如环之
无端。⑤夫始如处女,⑥适人开户;⑦后如脱兔,适不及距:
    ⑧其田单之谓邪!

    注①集解魏武帝曰:“先出合战为正,后出为奇也。正者当敌,奇兵击不备。”
    索隐按:奇谓权诈也。注引魏武,盖亦军令也。
    注②索隐兵不厌诈,故云“善之”。
    注③索隐谓权变多也。
    注④正义犹当合也。言正兵当阵,张左右翼掩其不备,则奇正合败敌也。
    注⑤索隐言用兵之术,或用正法,或用奇计,使前敌不可测量,如寻环中不知端际
也。
    注⑥索隐言兵之始,如处女之软弱也。
    注⑦集解徐广曰:“适音敌。”索隐适音敌。若我如处女之弱,则敌人轻侮,开户
不为备也。正义敌人谓燕军也。言燕军被田单反闲,易将及劓卒烧垄墓,而令齐卒甚怒,
是敌人为单开门户也。
    注⑧集解魏武帝曰:“如女示弱,脱兔往疾也。”索隐言克敌之后,卷甲而趋,如
兔之得脱而走疾也。敌不及距者,若脱兔忽过,而敌忘其所距也。
    初,淖齿之杀愍王也,莒人求愍王子法章,得之太史嬓之家,①为人灌园。
    嬓女怜而善遇之。后法章私以情告女,女遂与通。及莒人共立法章为齐王,以莒距
燕,而太史氏女遂为后,所谓“君王后”也。

    注①正义嬓音皎。
    燕之初入齐,闻画邑人王蠋贤,①令军中曰“环画邑三十里无入”,以王蠋之故。
已而使人谓蠋曰:“齐人多高子之义,吾以子为将,封子万家。”蠋固谢。
    燕人曰:“子不听,吾引三军而屠画邑。”王蠋曰:“忠臣不事二君,贞女不更二
夫。齐王不听吾谏,故退而耕于野。国既破亡,吾不能存;今又劫之以兵为君将,是助
桀为暴也。与其生而无义,固不如烹!”遂经其颈②于树枝,自奋绝脰而死。③齐亡大
夫闻之,曰:“王蠋,布衣也,义不北面于燕,况在位食禄者乎!”乃相聚如莒,求诸
子,立为襄王。

    注①集解刘熙曰:“齐西南近邑。画音获。”索隐画,一音获,又音胡卦反。
    刘熙云:“齐西南近邑。”蠋音触,又音歜。正义括地志云:“戟里城在临淄西北
三十里,春秋时棘邑,又云澅邑。”蠋所居□此邑,因澅水为名也。
    注②索隐按:经犹系也。
    注③索隐何休云:“脰,颈,齐语也。音豆。”

    【索隐述赞】军法以正,实尚奇兵。断轴自免,反闲先行。髃鸟或觽,五牛扬旌。
卒破骑劫,皆复齐城。襄王嗣位,乃封安平。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