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八十五 吕不韦列传 第二十五
  吕不韦者,阳翟①大贾②人也。往来贩贱卖贵,③家累千金。

    注①索隐音狄,俗又音宅。地理志县名,属颍川。按:战国策以不韦为濮阳人,又
记其事夡亦多,与此传不同。班固虽云太史公采战国策,然为此传当别有所闻见,故不
全依彼说。或者刘向定战国策时,以己异闻改彼书,遂令不与史记合也。正义阳翟,今
河南府县。
    注②索隐音古。郑玄注周礼云“行曰商,处曰贾”。
    注③集解徐广曰:“一本云‘阳翟大贾也,往来贱买贵卖’也。”索隐王劭卖音作
育。案:育卖义同,今依义。
    秦昭王四十年,太子死。其四十二年,以其次子安国君①为太子。安国君有子二十
余人。安国君有所甚爱姬,立以为正夫人,号曰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无子。安国君中男
名子楚,②子楚母曰夏姬,毋爱。子楚为秦质③子于赵。
    秦数攻赵,赵不甚礼子楚。

    注①索隐名柱,后立,是为孝文王也。
    注②索隐□庄襄王也。战国策曰本名异人,后从赵还,不韦使以楚服见,王后悦之,
曰“吾楚人也而子字之”,乃变其名曰子楚也。
    注③索隐旧音致,今读依此。谷梁传曰“交质不及二伯”。左传曰“信不由中,质
无益也”。
    子楚,秦诸庶駆孙,①质于诸侯,车乘进用②不饶,居处困,不得意。吕不韦贾邯
郸,见而怜之,曰“此奇货可居”。③乃往见子楚,说曰:“吾能大子之门。”子楚笑
曰:“且自大君之门,而乃大吾门!”吕不韦曰:“子不知也,吾门待子门而大。”子
楚心知所谓,乃引与坐,深语。④吕不韦曰:“秦王老矣,安国君得为太子。窃闻安国
君爱幸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无子,能立适嗣者⑤独华阳夫人耳。今子兄弟二十余人,子
又居中,不甚见幸,久质诸侯。□大王薨,安国君立为王,则子毋几得与长子⑥及诸子
旦暮在前者争为太子矣。”
    子楚曰:“然。为之柰何?”吕不韦曰:“子贫,客于此,非有以奉献于亲及结宾
客也。不韦虽贫,请以千金为子西游,事安国君及华阳夫人,立子为适嗣。”
    子楚乃顿首曰:“必如君策,请得分秦国与君共之。”

    注①索隐韩王信传亦曰“韩信,襄王駆孙”。张晏曰“孺子曰駆子”。何休注公羊
“駆,贱子也。以非嫡正,故曰駆”。
    注②索隐按:下文云“以五百金为进用”,宜依小颜读为“赆”,音才刃反。
    进者,财也,古字假借之也。
    注③集解以子楚方财货也。正义战国策云:“濮阳人吕不韦贾邯郸,见秦质子异人,
谓其父曰:‘耕田之利几倍?’曰:‘十倍。’‘珠玉之赢几倍?’曰:‘百倍。’
‘立主定国之赢几倍?’曰:‘无数。’不韦曰:‘今力田疾作,不得暖衣饱食;今定
国立君,泽可遗后世,愿往事之。’秦子异人质于赵,处于肈城,故往说之。乃说秦王
后弟阳泉君曰:‘君之罪至死,君知之乎?君门下无不居高官尊位,太子门下无贵者,
而骏马盈外厩,美女充后庭。王之春秋高矣,一日山陵崩,太子用事,君危于累卵,而
不寿于朝生。今有计可以使君富千万,宁于太山,必无危亡之患矣。’阳泉曰:‘请闻
其说。’不韦曰:‘王年高矣,王后无子。子傒有承国之业,士仓又辅之。王一日山陵
崩,子傒立,士仓用事,王后之门必生蓬蒿。子楚异人,贤材也,弃在于赵,无母,引
领西望,欲一得归。王后诚请而立之,是异人无国有国,王后无子有子。’阳泉曰:
‘诺。’入说王后,为请于赵而归之。”
    注④索隐谓既解不韦所言之意,遂与密谋深语也。
    注⑤正义适音嫡。
    注⑥索隐毋音无。几音冀。几,望也。左传曰“日月以几”。战国策曰“子傒承国
之业”。高诱注云“子傒,秦太子异人之异母兄弟也”。正义言子楚无望得为太子。
    吕不韦乃以五百金与子楚,为进用,结宾客;而复以五百金买奇物玩好,自奉而西
游秦,求见华阳夫人姊,而皆以其物献华阳夫人。因言子楚贤智,结诸侯宾客篃天下,
常曰“楚也以夫人为天,日夜泣思太子及夫人”。夫人大喜。不韦因使其姊说夫人①曰:
“吾闻之,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今夫人事太子,甚爱而无子,不以此时蚤自结于
诸子中贤孝者,举立以为适而子之,②夫在则重尊,夫百岁之后,所子者为王,终不失
势,此所谓一言而万世之利也。不以繁华时树本,□色衰爱弛后,虽欲开一语,尚可得
乎?今子楚贤,而自知中男也,次不得为适,其母又不得幸,自附夫人,夫人诚以此时
拔以为适,夫人则竟世有宠于秦矣。”华阳夫人以为然,承太子闲,从容③言子楚质于
赵者绝贤,来往者皆称誉之。乃因涕泣曰:“妾幸得充后宫,不幸无子,愿得子楚立以
为适嗣,以托妾身。”安国君许之,乃与夫人刻玉符,约以为适嗣。安国君及夫人因厚
馈遗子楚,而请吕不韦傅之,子楚以此名誉益盛于诸侯。

    注①索隐战国策作“说秦王后弟阳泉君”也。
    注②索隐以此为一句。子谓养之为子也。然欲分“立以为适”作上句,而“子之夫
在则尊重”作下句,意亦通。
    注③索隐闲音闲。从音七恭反。
    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①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
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②乃遂献其姬。
    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③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

    注①索隐言其姿容绝美而又善舞也。
    注②索隐钓者,以取鱼喻也。奇□上云“此奇货可居”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期,十二月也。”索隐徐广云“十二月也”。谯周云“人十月
生,此过二月,故云‘大儙’”,盖当然也。既云自匿有娠,则生政固当踰常儙也。
    秦昭王五十年,使王齮围邯郸,急,赵欲杀子楚。子楚与吕不韦谋,行金六百斤予
守者吏,得脱,亡赴秦军,遂以得归。赵欲杀子楚妻子,子楚夫人赵豪家女也,得匿,
以故母子竟得活。秦昭王五十六年,薨,太子安国君立为王,华阳夫人为王后,子楚为
太子。赵亦奉子楚夫人及子政归秦。
    秦王立一年,薨,谥为孝文王。太子子楚代立,是为庄襄王。庄襄王所母①华阳后
为华阳太后,真母夏姬尊以为夏太后。庄襄王元年,以吕不韦为丞相,②封为文信侯,
食河南雒阳③十万户。

    注①索隐刘氏本作“所生母”,“生”衍字也。今检诸本并无“生”字。
    注②索隐下文“尊为相国”。案:百官表曰“皆秦官,金印紫绶,掌承天子助理万
机。秦置左右,高帝置一,后又更名相国,哀帝时更名大司徒”。
    注③索隐战国策曰“食蓝田十二县”。而秦本纪庄襄王元年初置三川郡,地理志高
祖更名河南。此秦代而曰“河南”者,史记后作,据汉郡而言之耳。
    庄襄王□位三年,薨,太子政立为王,①尊吕不韦为相国,号称“仲父”。②秦王
年少,太后时时窃私通吕不韦。不韦家僮万人。

    注①集解徐广曰:“时年十三。”
    注②正义仲,中也,次父也。盖效齐桓公以管仲为仲父。
    当是时,魏有信陵君,①楚有春申君,赵有平原君,齐有孟尝君,②皆下士喜宾客
以相倾。吕不韦以秦之强,羞不如,亦招致士,厚遇之,至食客三千人。是时诸侯多辩
士,如荀卿之徒,著书布天下。吕不韦乃使其客人人着所闻,集论以为八览﹑六论﹑十
二纪,二十余万言。③以为备天地万物古今之事,号曰吕氏春秋。布咸阳④市门,悬千
金其上,延诸侯游士宾客有能增损一字者予千金。

    注①正义年表云秦昭王五十六年,平原君卒;始皇四年,信陵君死;始皇九年,李
园杀春申君。孟尝君当秦昭王二十四年已后而卒,最早。
    注②索隐按:王劭云“孟尝﹑春申死已久”。据表及传,孟尝﹑平原死稍在前。
    信陵将五国兵攻秦河外,正当在庄襄王时,不韦已为相。又春申与不韦并时,各相
向十余年,不得言死之久矣。
    注③索隐八览者,有始﹑孝行﹑慎大﹑先识﹑审分﹑审应﹑离俗﹑时君也。
    六论者,开春﹑慎行﹑贵直﹑不苟﹑以顺﹑士容也。十二纪者,记十二月也,其书
有孟春等纪。二十余万言,二十六卷也。
    注④索隐地理志右扶风渭城县,故咸阳,高帝更名新城,景帝更名渭城。案:
    咸训皆,其地在渭水之北,北阪之南,水北曰阳,山南亦曰阳,皆在二者之阳也。
    始皇帝益壮,太后淫不止。吕不韦恐觉祸及己,乃私求大阴人嫪毐以为舍人,时纵
倡乐,使毐以其阴关桐轮而行,①令太后闻之,以啖太后。太后闻,果欲私得之。吕不
韦乃进嫪毐,诈令人以腐罪②告之。不韦又阴谓太后曰:“可事诈腐,则得给事中。”
太后乃阴厚赐主腐者吏,诈论之,拔其须眉为宦者,遂得侍太后。太后私与通,绝爱之。
有身,太后恐人知之,诈卜当避时,徙宫居雍。③嫪毐常从,赏赐甚厚,事皆决于嫪毐。
嫪毐家僮数千人,诸客求宦为嫪毐舍人千余人。

    注①正义以桐木为小车轮。
    注②正义腐音辅,谓宫刑胥靡也。
    注③正义雍故城在岐雍县南七里,有秦都大郑宫。
    始皇七年,庄襄王母夏太后薨。孝文王后曰华阳太后,与孝文王会葬寿陵。①夏太
后子庄襄王葬芷阳,②故夏太后独别葬杜东,③曰“东望吾子,西望吾夫。后百年,旁
当有万家邑”。④

    注①正义秦孝文王陵在雍州万年县东北二十五里。
    注②索隐芷音止。地理志京兆霸陵县故芷阳。案:在长安东也。正义秦庄襄陵在雍
州新丰县西南三十五里。始皇在北,故俗亦谓之“见子陵”。
    注③索隐杜原之东也。正义夏太后陵在万年县东南二十五里。
    注④索隐按:宣帝元康元年起杜陵。汉旧仪武、昭、宣三陵皆三万户,计去此一百
六十余年也。
    始皇九年,有告嫪毐实非宦者,常与太后私乱,生子二人,皆匿之。与太后谋曰
“王□薨,以子为后”。①于是秦王下吏治,具得情实,事连相国吕不韦。
    九月,夷嫪毐三族,杀太后所生两子,而遂迁太后于雍。②诸嫪毐舍人皆没其家而
迁之蜀。③王欲诛相国,为其奉先王功大,及宾客辩士为游说者觽,王不忍致法。

    注①集解说苑曰:“毐与侍中左右贵臣博弈饮酒,醉,争言而□,瞋目大叱曰:
    ‘吾乃皇帝假父也,寠人子何敢乃与我亢!’所与□者走,行白始皇。”索隐刘氏
寠音其矩反。今俗本多作“屡”字,盖相承错耳,不近词义。今按:说苑作“寠子”,
言轻诸侍中,以为穷寠家之子也。
    注②索隐按:说苑云迁太后棫阳宫。地理志雍县有棫阳宫,秦昭王所起也。
    注③索隐家谓家产资物,并没入官,人口则迁之蜀也。
    秦王十年十月,免相国吕不韦。及齐人茅焦说秦王,秦王乃迎太后于雍,归复咸阳,
①而出文信侯就国河南。

    注①集解徐广曰:“入南宫。”
    岁余,诸侯宾客使者相望于道,请文信侯。秦王恐其为变,乃赐文信侯书曰:“君
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其与家属徙处蜀!”
    吕不韦自度稍侵,恐诛,乃饮酖而死。①秦王所加怒吕不韦、嫪毐皆已死,乃皆复
归嫪毐舍人迁蜀者。

    注①集解徐广曰:“十二年。”骃案:皇览曰“吕不韦頉在河南洛阳北邙道西大頉
是也。民传言吕母頉。不韦妻先葬,故其頉名‘吕母’也”。
    始皇十九年,太后薨,谥为帝太后,①与庄襄王会葬顡阳。②

    注①索隐王劭云“秦不用谥法,此盖号耳”,其义亦当然也。始皇称皇帝之后,故
其母号为帝太后,岂谓诔列生时之行乎!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作‘芷阳’。”
    太史公曰:不韦及嫪毐贵,封号文信侯。①人之告嫪毐,毐闻之。秦王验左右,未
发。上之雍郊,毐恐祸起,乃与党谋,矫太后玺发卒以反蕲年宫。②发吏攻毐,毐败亡
走,追斩之好畤,③遂灭其宗。而吕不韦由此绌矣。孔子之所谓“闻”者,其吕子乎?
    ④

    注①索隐按:文信侯,不韦封也。嫪毐封长信侯。上文已言不韦封,此赞中言嫪毐
得宠贵由不韦耳,今此合作“长信侯”也。
    注②正义蕲年宫在岐州城西故城内。
    注③索隐地理志扶风有好畤县也。
    注④集解论语曰:“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在邦必闻,在家必闻。”
马融曰:“此言佞人也。”

    【索隐述赞】不韦钓奇,委质子楚。华阳立嗣,邯郸献女。及封河南,乃号仲父。
徙蜀惩谤,悬金作语。筹策既成,富贵斯取。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