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八十八 蒙恬列传 第二十八
  蒙恬者,其先齐人也。恬大父蒙骜,①自齐事秦昭王,官至上卿。秦庄襄王元年,
蒙骜为秦将,伐韩,取成皋﹑荥阳,作置三川郡。二年,蒙骜攻赵,取三十七城。始皇
三年,蒙骜攻韩,取十三城。五年,蒙骜攻魏,取二十城,作置东郡。始皇七年,蒙骜
卒。骜子曰武,武子曰恬。恬尝书狱典文学。②始皇二十三年,蒙武为秦裨将军,与王
翦攻楚,大破之,杀项燕。二十四年,蒙武攻楚,虏楚王。蒙恬弟毅。

    注①索隐音敖。又邹氏音五到反。
    注②索隐谓恬尝学狱法,遂作狱官,典文学。
    始皇二十六年,蒙恬因家世得为秦将,攻齐,大破之,拜为内史。秦已并天下,乃
使蒙恬将三十万觽北逐戎狄,收河南。①筑长城,因地形,用制险塞,起临洮,②至辽
东,③延袤万余里。于是渡河,据阳山,④逶蛇而北。暴师于外十余年,居上郡。是时
蒙恬威振匈奴。始皇甚尊宠蒙氏,信任贤之。而亲近蒙毅,位至上卿,出则参乘,入则
御前。恬任外事而毅常为内谋,名为忠信,故虽诸将相莫敢与之争焉。

    注①正义谓灵﹑胜等州。
    注②集解徐广曰:“属陇西。”
    注③正义辽东郡在辽水东,始皇筑长城东至辽水,西南至海*(之上)*。
    注④集解徐广曰:“五原西安阳县北有阴山。阴山在河南,阳山在河北。”
    赵高者,诸赵疏远属也。赵高昆弟数人,皆生隐宫,①其母被刑僇,世世卑贱。秦
王闻高强力,通于狱法,举以为中车府令。高既私事公子胡亥,喻之决狱。高有大罪,
秦王令蒙毅法治之。毅不敢阿法,当高罪死,除其宦籍。帝以高之敦于事也,②赦之,
复其官爵。

    注①集解徐广曰:“为宦者。”索隐刘氏云:“盖其父犯宫刑,妻子没为官奴婢,
妻后野合所生子皆承赵姓,并宫之,故云‘兄弟生隐宫’。谓‘隐宫’者,宦之谓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敦,一作‘敏’。”
    始皇欲游天下,道九原,①直抵甘泉,②乃使蒙恬信道,自九原抵甘泉,爎山堙谷,
千八百里。道未就。

    注①正义九原郡,今胜州连谷县是。
    注②正义宫在雍州。
    始皇三十七年冬,行出游会稽,并海上,①北走琅邪。②道病,使蒙毅还祷山川,
未反。

    注①索隐并音白浪反。
    注②索隐走音奏。走犹向也。邹氏音趋,趋亦向义,于字则乖。
    始皇至沙丘崩,秘之,髃臣莫知。是时丞相李斯﹑公子胡亥﹑中车府令赵高常从。
高雅得幸于胡亥,欲立之,又怨蒙毅法治之而不为己也。因有贼心,乃与丞相李斯﹑公
子胡亥阴谋,立胡亥为太子。太子已立,遣使者以罪赐公子扶苏﹑蒙恬死。扶苏已死,
蒙恬疑而复请之。使者以蒙恬属吏,更置。胡亥以李斯舍人为护军。使者还报,胡亥已
闻扶苏死,□欲释蒙恬。赵高恐蒙氏复贵而用事,怨之。
    毅还至,赵高因为胡亥忠计,欲以灭蒙氏,乃言曰:“臣闻先帝欲举贤立太子久矣,
而毅谏曰‘不可’。若知贤而俞弗立,则是不忠而惑主也。①以臣愚意,不若诛之。,”
胡亥听而系蒙毅于代。②前已囚蒙恬于阳周。丧至咸阳,已葬,太子立为二世皇帝,而
赵高亲近,日夜毁恶蒙氏,求其罪过,举劾之。

    注①索隐俞即踰也,音臾。谓知太子贤而踰久不立,是不忠也。
    注②正义今代州也。因祷山川至代而系之。
    子婴进谏曰:“臣闻故赵王迁杀其良臣李牧而用颜聚,燕王喜阴用荆轲之谋而倍秦
之约,齐王建杀其故世忠臣而用后胜之议。此三君者,皆各以变古者失其国而殃及其身。
今蒙氏,秦之大臣谋士也,而主欲一旦□去之,臣窃以为不可。
    臣闻轻虑者不可以治国,独智者不可以存君。①诛杀忠臣而立无节行之人,是内使
髃臣不相信而外使□士之意离也,臣窃以为不可。”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无此字。”
    胡亥不听。而遣御史曲宫乘传之代,①令蒙毅曰:“先主欲立太子而卿难之。
    今丞相以卿为不忠,罪及其宗。朕不忍,乃赐卿死,亦甚幸矣。卿其图之!”
    毅对曰:“以臣不能得先主之意,则臣少宦,顺幸没世。可谓知意矣。②以臣不知
太子之能,则太子独从,周旋天下,去诸公子绝远,臣无所疑矣。夫先主之举用太子,
数年之积也,臣乃何言之敢谏,何虑之敢谋!非敢饰辞以避死也,为羞累先主之名,愿
大夫为虑焉,使臣得死情实。且夫顺成全者,道之所贵也;
    刑杀者,道之所卒也。昔者秦穆公杀三良而死,罪百里奚而非其罪也,故立号曰
‘缪’。昭襄王杀武安君白起。楚平王杀伍奢。吴王夫差杀伍子胥。
    此四君者,皆为大失,而天下非之,以其君为不明,以是籍于诸侯。③故曰‘用道
治者不杀无罪,而罚不加于无辜’。唯大夫留心!”使者知胡亥之意,不听蒙毅之言,
遂杀之。

    注①索隐曲,姓;宫,名。
    注②索隐蒙毅言己少事始皇,顺意因蒙幸,至始皇没世,可谓知上意。
    注③索隐言其恶声狼籍,布于诸国。而刘氏曰“诸侯皆记其恶于史籍”,非也。
    二世又遣使者之阳周,令蒙恬曰:“君之过多矣,而卿弟毅有大罪,法及内史。”
    恬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孙,积功信于秦三世矣。今臣将兵三十余万,身虽囚系,
其势足以倍畔,然自知必死而守义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不忘先主也。
    昔周成王初立,未离襁蹮,周公旦负王以朝,卒定天下。及成王有病甚殆,公旦自
揃其爪以沉于河,曰:‘王未有识,是旦执事。有罪殃,旦受其不祥。’乃书而藏之记
府,可谓信矣。及王能治国,有贼臣言:‘周公旦欲为乱久矣,王若不备,必有大事。’
王乃大怒,周公旦走而奔于楚。成王观于记府,得周公旦沉书,乃流涕曰:‘孰谓周公
旦欲为乱乎!’杀言之者而反周公旦。故周书曰‘必参而伍之’。①今恬之宗,世无二
心,而事卒如此,是必駆臣逆乱,②内陵之道也。夫成王失而复振则卒昌;桀杀关龙逢,
纣杀王子比干而不悔,身死则国亡。臣故曰过可振而谏可觉也。③察于参伍,上圣之法
也。凡臣之言,非以求免于咎也,将以谏而死,愿陛下为万民思从道也。”使者曰:
“臣受诏行法于将军,不敢以将军言闻于上也。”蒙恬喟然太息曰:“我何罪于天,无
过而死乎?”良久,徐曰:“恬罪固当死矣。起临洮属之辽东,城爎万余里,此其中不
能无绝地脉哉?此乃恬之罪也。”乃吞药自杀。

    注①索隐参谓三卿,伍即五大夫。欲参伍更议。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作‘辞’。”
    注③索隐此“故曰”者,必先志有此言,蒙恬引之以成说也,今不知出何书耳。振
者,救也。然语亦倒,以言前人受谏可觉,则其过乃可救。
    太史公曰:吾适北边,自直道归,行观蒙恬所为秦筑长城亭障,堑山堙谷,通直道,
固轻百姓力矣。夫秦之初灭诸侯,天下之心未定,痍伤者未瘳,而恬为名将,不以此时
强谏,振百姓之急,养老存孤,务修觽庶之和,而阿意兴功,此其兄弟遇诛,不亦宜乎!
何乃罪地脉哉?

    【索隐述赞】蒙氏秦将,内史忠贤。长城首筑,万里安边。赵高矫制,扶苏死焉。
绝地何罪?劳人是稥。呼天欲诉,三代良然。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