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九十 魏豹彭越列传 第三十
  魏豹者,故魏诸公子也。其兄魏咎,①故魏时封为宁陵君。②秦灭魏,迁咎为家人。
陈胜之起王也,③咎往从之。陈王使魏人周市徇魏地,魏地已下,欲相与立周市为魏王。
周市曰:“天下□乱,忠臣乃见。④今天下共畔秦,其义必立魏王后乃可。”齐﹑赵使
车各五十乘,立周市为魏王。市辞不受,迎魏咎于陈。五反,陈王乃遣立咎为魏王。⑤

    注①索隐案:彭越传云“魏豹,魏王咎从弟,真魏后也”。
    注②索隐案:晋灼云“宁陵,梁国县也,即今宁陵是”。
    注③正义王,于放反。
    注④索隐老子曰“国家□乱有忠臣”,此取以为说也。
    注⑤集解徐广曰:“元年十二月也。”
    章邯已破陈王,乃进兵击魏王于临济。①魏王乃使周市出请救于齐﹑楚。齐﹑楚遣
项它﹑田巴②将兵随市救魏。章邯遂击破杀周市等军,围临济。咎为其民约降。
    约定,咎自烧杀。

    注①正义故城在淄州高苑县北二里,本汉县。
    注②索隐案:项它,楚将;田巴,齐将也。正义它,徒多反。
    魏豹亡走楚。①楚怀王予魏豹数千人,复徇魏地。项羽已破秦,降章邯。豹下魏二
十余城,立豹为魏王。豹引精兵从项羽入关。汉元年,项羽封诸侯,欲有梁地,乃徙魏
王豹于河东,都平阳,②为西魏王。

    注①集解徐广曰:“二年六月。”
    注②正义今晋州。
    汉王还定三秦,渡临晋,①魏王豹以国属焉,遂从击楚于彭城。汉败,还至荥阳,
豹请归视亲病,至国,即绝河津畔汉。汉王闻魏豹反,方东忧楚,未及击,谓郦生曰:
“缓颊往说魏豹,能下之,吾以万户封若。”郦生说豹。豹谢曰:
    “人生一世闲,如白驹过隙耳。②今汉王慢而侮人,骂詈诸侯髃臣如骂奴耳,非有
上下礼节也,吾不忍复见也。”于是汉王遣韩信击虏豹于河东,③传诣荥阳,以豹国为
郡。④汉王令豹守荥阳。楚围之急,周苛遂杀魏豹。

    注①正义临晋在同州朝邑县界。
    注②索隐庄子云“无异骐骥之驰过隙”,则谓马也。小颜云“白驹谓日影也。
    隙,壁隙也”。以言速疾,若日影过壁隙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二年九月也。”
    注④集解高祖本纪曰:“置三郡,河东﹑太原﹑上党。”
    彭越者,昌邑人也,①字仲。常渔钜野泽中,为髃盗。陈胜﹑项梁之起,少年或谓
越曰:“诸豪桀相立畔秦,仲可以来,亦效之。”彭越曰:“两龙方□,且待之。”

    注①正义汉武更山阳为昌邑国,有梁丘乡。梁兵故城在曹州城武县东北三十三里。
    居岁余,泽闲少年相聚百余人,往从彭越,曰:“请仲为长。”越谢曰:“臣不愿
与诸君。”少年强请,乃许。与期旦日日出①会,后期者斩。旦日日出,十余人后,后
者至日中。于是越谢曰:“臣老,诸君强以为长。今期而多后,不可尽诛,诛最后者一
人。”令校长斩之。皆笑曰:“何至是?请后不敢。”于是越乃引一人斩之,设坛祭,
乃令徒属。徒属皆大惊,畏越,莫敢仰视。乃行略地,收诸侯散卒,得千余人。

    注①索隐旦日谓明日之朝日出时也。
    沛公之从砀北①击昌邑,彭越助之。昌邑未下,沛公引兵西。彭越亦将其觽居钜野
中,收魏散卒。项籍入关,王诸侯,还归,彭越觽万余人毋所属。汉元年秋,齐王田荣
畔项王,*(汉)*乃使人赐彭越将军印,使下济阴以击楚。楚命萧公角②将兵击越,越大
破楚军。汉王二年春,与魏王豹及诸侯东击楚,彭越将其兵三万余人归汉于外黄。汉王
曰:“彭将军收魏地得十余城,欲急立魏后。
    今西魏王豹亦魏王咎从弟也,真魏后。”乃拜彭越为魏相国,擅将其兵,③略定梁
地。

    注①正义砀音徒郎反。宋州砀山县。
    注②正义萧县令。楚县令称公;角,名。
    注③索隐擅犹专也。
    汉王之败彭城解而西也,彭越皆复亡其所下城,独将其兵北居河上。①汉王三年,
彭越常往来为汉游兵,击楚,绝其后粮于梁地。汉四年冬,项王与汉王相距荥阳,彭越
攻下睢阳﹑外黄十七城。②项王闻之,乃使曹咎守成皋,③自东收彭越所下城邑,皆复
为楚。④越将其兵北走谷城。⑤汉五年秋,项王之南走阳夏,⑥彭越复下昌邑旁二十余
城,得谷十余万斛,以给汉王食。

    注①正义滑州河上。
    注②正义睢阳,宋州宋城也。外黄在汴州雍丘县东。
    注③正义河南府泛水是。
    注④正义为,于伪反。
    注⑤正义在齐州东阿县东二十六里是。
    注⑥正义夏,古雅反。陈州太康县也。
    汉王败,使使召彭越并力击楚。越曰:“魏地初定,尚畏楚,未可去。”汉王追楚,
为项籍所败固陵。①乃谓留侯曰:“诸侯兵不从,为之柰何?”留侯曰:
    “齐王信之立,非君王之意,信亦不自坚。彭越本定梁地,功多,始君王以魏豹故,
拜彭越为魏相国。今豹死毋后,且越亦欲王,而君王不蚤定。与此两国约:即胜楚,睢
阳以北至谷城,②皆以王彭相国;从陈以东傅海,③与齐王信。齐王信家在楚,此其意
欲复得故邑。君王能出捐此地许二人,二人今可致;即不能,事未可知也。”于是汉王
乃发使使彭越,如留侯策。使者至,彭越乃悉引兵会垓下,④遂破楚。*(五年)*项籍已
死。春,立彭越为梁王,都定陶。⑤

    注①正义固陵,地名,在陈州宛丘县西北三十二里。
    注②正义从宋州已北至郓州以西,曹﹑濮﹑汴﹑滑并与彭越。
    注③集解傅音附。索隐傅音附。正义从陈﹑颍州北以东,亳﹑泗﹑徐﹑淮北之地,
东至海,并淮南﹑淮阴之邑,尽与韩信。韩信又先有故齐旧地。
    注④正义在亳州也。
    注⑤正义曹州。
    六年,朝陈。九年,十年,皆来朝长安。
    十年秋,陈豨反代地,高帝自往击,至邯郸,征兵梁王。梁王称病,使将将兵诣邯
郸。高帝怒,使人让梁王。梁王恐,欲自往谢。其将扈辄曰:“王始不往,见让而往,
往则为禽矣。不如遂发兵反。”梁王不听,称病。梁王怒其太仆,欲斩之。太仆亡走汉,
告梁王与扈辄谋反。于是上使使掩梁王,梁王不觉,捕梁王,囚之雒阳。有司治反形己
具,①请论如法。上赦以为庶人,传处蜀青衣。②西至郑,③逢吕后从长安来,欲之雒
阳,道见彭王。彭王为吕后泣涕,自言无罪,愿处故昌邑。吕后许诺,与俱东至雒阳。
吕后白上曰:“彭王壮士,今徙之蜀,此自遗患,④不如遂诛之。妾谨与俱来。”于是
吕后乃令其舍人彭越复谋反。廷尉王恬开奏请族之。上乃可,遂夷越宗族,国除。

    注①集解张晏曰:“扈辄劝越反,不听,而云‘反形已见’,有司非也。”瓒曰:
“扈辄劝越反,而越不诛辄,是反形已具。”
    注②集解文颖曰:“青衣,县名,在蜀。”瓒曰:“今汉嘉是也。”索隐苏林曰:
“县名,今为临邛。”瓒曰:“今汉嘉是也。”
    注③索隐地理地郑属京兆。正义华州。
    注④正义上唯季反。
    太史公曰:魏豹﹑彭越虽故贱,然已席卷千里,①南面称孤,喋血②乘胜日有闻矣。
怀畔逆之意,及败,不死而虏囚,身被刑戮,何哉?中材已上且羞其行,况王者乎!彼
无异故,智略绝人,独患无身耳。得摄尺寸之柄,其云蒸龙变,欲有所会其度,以故幽
囚而不辞云。

    注①正义言魏地阔千里,如席卷舒。
    注②集解徐广曰:“喋,一作‘唼’。韩传亦有‘喋血’语也。”索隐音牒。
    喋犹践也。杀敌践血而行,孝文纪“喋血京师”是也。

    【索隐述赞】魏咎兄弟,因时而王。豹后属楚,其国遂亡。仲起昌邑,归汉外黄。
往来声援,再续军粮。征兵不往,葅醢何伤。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