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九十四 田儋列传 第三十四
  田儋者,狄人也,①故齐王田氏族也。儋从弟田荣,荣弟田横,皆豪,宗强,能得
人。②

    注①集解徐广曰:“今乐安临济县也。”正义淄州高苑县西北北狄故县城。
    注②索隐儋子市,从弟荣,荣子广,荣弟横,各递为王。荣并王三齐。
    陈涉之初起王楚也,使周市略定魏地,北至狄,狄城守。田儋详为缚其奴,从少年
之廷,欲谒杀奴。①见狄令,因击杀令,而召豪吏子弟曰:“诸侯皆反秦自立,齐,古
之建国,儋,田氏,当王。”遂自立为齐王,②发兵以击周市。
    周市军还去,田儋因率兵东略定齐地。

    注①集解服虔曰:“古杀奴婢皆当告官。儋欲杀令,故诈缚奴而以谒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二世元年九月也。”
    秦将章邯围魏王咎于临济,急。魏王请救于齐,齐王田儋将兵救魏。①章邯夜衔枚
击,大破齐﹑魏军,杀田儋于临济下。儋弟田荣收儋余兵东走东阿。

    注①集解徐广“二年六月。”
    齐人闻王田儋死,乃立故齐王建之弟田假为齐王,田角为相,田闲为将,以距诸侯。
    田荣之走东阿,章邯追围之。项梁闻田荣之急,乃引兵击破章邯军东阿下。章邯走
而西,项梁因追之。而田荣怒齐之立假,乃引兵归,击逐齐王假。假亡走楚。齐相角亡
走赵;角弟田闲前求救赵,因留不敢归。田荣乃立田儋子市为齐王。①荣相之,田横为
将,平齐地。

    注①集解徐广曰:“二年八月。”
    项梁既追章邯,章邯兵益盛,项梁使使告赵﹑齐,发兵共击章邯。田荣曰:“使楚
杀田假,赵杀田角﹑田闲,乃肯出兵。”楚怀王曰:“田假与国之王,穷而归我,杀之
不义。”赵亦不杀田角﹑田闲以市于齐。齐曰:“蝮螫手则斩手,螫足则斩足。何者?
为害于身也。①今田假﹑田角﹑田闲于楚﹑赵,非直手足戚也,②何故不杀?且秦复得
志于天下,则齮龁用事者坟墓矣。”③楚﹑赵不听,齐亦怒,终不肯出兵。章邯果败杀
项梁,破楚兵,楚兵东走,而章邯渡河围赵于钜鹿。项羽往救赵,由此怨田荣。

    注①集解应劭曰:“蝮一名虺,螫人手足,则割去其肉,不然则致死。”索隐蝮音
芳伏反。螫音臛,又音释。
    正义按:蝮,毒蛇,长二三丈,岭南北有之。虺长一二尺,头腹皆一遍。说文云
“虺博三寸,首大如擘”。擘,手大指也,音步历反。
    注②集解文颖曰:“言将亡身,非手足忧也。”瓒曰:“于楚﹑赵非手足之亲。”
    注③集解如淳曰:“齮龁犹匓啮。”索隐齮音蚁。龁音纥。齮龁,侧齿□也。
    正义按:秦重得志,非但辱身,坟墓亦发掘矣,若子胥鞭荆平王墓。一云坟墓,言
死也。
    项羽既存赵,降章邯等,西屠咸阳,灭秦而立侯王也,乃徙齐王田市更王胶东,治
□墨。齐将田都从共救赵,因入关,故立都为齐王,治临淄。故齐王建孙田安,项羽方
渡河救赵,田安下济北数城,引兵降项羽,项羽立田安为济北王,治博阳。田荣以负项
梁不肯出兵助楚﹑赵攻秦,故不得王;赵将陈余亦失职,不得王:二人俱怨项王。
    顼王既归,诸侯各就国,田荣使人将兵助陈余,令反赵地,而荣亦发兵以距击田都,
田都亡走楚。田荣留齐王市,无令之胶东。市之左右曰:“项王强暴,而王当之胶东,
不就国,必危。”市惧,乃亡就国。田荣怒,追击杀齐王市于即墨,还攻杀济北王安。
于是田荣乃自立为齐王,尽并三齐之地。①

    注①索隐田市王胶东,田都王齐,田安王济北。
    项王闻之,大怒,乃北伐齐。齐王田荣兵败,走平原,①平原人杀荣。项王遂烧夷
齐城郭,所过者尽屠之。②齐人相聚畔之。荣弟横,收齐散兵,得数万人,反击项羽于
城阳。③而汉王率诸侯败楚,入彭城。项羽闻之,乃醳齐④而归,击汉于彭城,因连与
汉战,相距荥阳。以故田横复得收齐城邑,⑤立田荣子广为齐王,而横相之,专国政,
政无巨细皆断于相。

    注①集解徐广曰:“三年正月。”正义平原,德州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立故王田假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假走楚,楚杀之。”正义城阳,濮州雷泽是。
    注④索隐此岂亦以“醳酒”之义?并古“释”字。
    注⑤集解徐广曰:“四月。”
    横定齐三年,汉王使郦生往说下齐王广及其相国横。横以为然,解其历下军。
    汉将韩信引兵且东击齐。齐初使华无伤﹑田解军于历下以距汉,汉使至,乃罢守战
备,纵酒,且遣使与汉平。汉将韩信已平赵﹑燕,用蒯通计,度平原,袭破齐历下军,
因入临淄。齐王广﹑相横怒,以郦生卖己,而亨郦生。齐王广东走高密,①相横走博*
(阳)*,守相田光走城阳,将军田既军于胶东。楚使龙且救齐,齐王与合军高密。汉将韩
信与曹参破杀龙且,②虏齐王广。汉将灌婴追得齐守相田光。至博*(阳)*,而横闻齐王
死,自立为齐王,还击婴,婴败横之军于嬴下。③田横亡走梁,归彭越。彭越是时居梁
地,中立,且为汉,且为楚。韩信已杀龙且,因令曹参进兵破杀田既于胶东,使灌婴破
杀齐将田吸于千乘。④韩信遂平齐,乞自立为齐假王,⑤汉因而立之。

    注①集解徐广曰:“高,一作‘假’。”
    注②集解徐广曰:“四年十一月。”
    注③集解晋灼曰:“泰山嬴县也。”正义故嬴城在兖州博城县东北百里。
    注④正义千乘故城在淄州高苑县北二十五里。
    注⑤集解徐广曰:“二月也。”
    后岁余,汉灭项籍,汉王立为皇帝,以彭越为梁王。田横惧诛,而与其徒属五百余
人入海,居岛中。①高帝闻之,以为田横兄弟本定齐,齐人贤者多附焉,今在海中不收,
后恐为乱,乃使使赦田横罪而召之。田横因谢曰:“臣亨陛下之使郦生,今闻其弟郦商
为汉将而贤,臣恐惧,不敢奉诏,请为庶人,守海岛中。”
    使还报,高皇帝乃诏韂尉郦商曰:“齐王田横□至,人马从者敢动摇者致族夷!”
    乃复使使持节具告以诏商状,曰:“田横来,大者王,小者乃侯耳;不来,且举兵
加诛焉。”田横乃与其客二人乘传诣雒阳。②

    注①集解韦昭曰:“海中山曰岛。”正义按:海州东海县有岛山,去岸八十里。
    注②集解如淳曰:“四马下足为乘传。”
    未至三十里,至尸乡厩置,①横谢使者曰:“人臣见天子当洗沐。”止留。谓其客
曰:“横始与汉王俱南面称孤,今汉王为天子,而横乃为亡虏而北面事之,其耻固已甚
矣。且吾亨人之兄,与其弟并肩而事其主,纵彼畏天子之诏,不敢动我,我独不愧于心
乎?且陛下所以欲见我者,不过欲一见吾面貌耳。今陛下在洛阳,今斩吾头,驰三十里
闲,形容尚未能败,犹可观也。”遂自刭,令客奉其头,②从使者驰奏之高帝。高帝曰:
“嗟乎,有以也夫!起自布衣,兄弟三人更王,岂不贤乎哉!”为之流涕,而拜其二客
为都尉,发卒二千人,以王者礼葬田横。③

    注①集解应劭曰:“尸乡在偃师。”瓒曰:“厩置,置马以传驿也。”
    注②正义奉音捧。
    注③正义齐田横墓在偃师西十五里。崔豹古今注云:“薤露﹑蒿里,送哀歌也,出
田横门人。横自杀,门人伤之而作悲歌,言人命如薤上露,易晞灭。至李延年乃分为二
曲,薤露送王公贵人,蒿里送士大夫庶人,使挽逝者歌之,俗呼为挽歌。”
    既葬,二客穿其頉旁孔,皆自刭,下从之。高帝闻之,乃大惊,大田横之客皆贤。
吾闻其余尚五百人在海中,使使召之。至则闻田横死,亦皆自杀。于是乃知田横兄弟能
得士也。
    太史公曰:甚矣蒯通之谋,乱齐骄淮阴,其卒亡此两人!①蒯通者,善为长短说,
②论战国之权变,为八十一首。③通善齐人安期生,安期生尝干项羽,项羽不能用其筴。
已而项羽欲封此两人,两人终不肯受,亡去。田横之高节,宾客慕义而从横死,岂非至
贤!余因而列焉。不无善画者,莫能图,何哉?
    ④

    注①集解韩信﹑田横。
    注②索隐言欲令此事长,则长说之;欲令此事短,则短说之:故战国策亦名曰“短
长书”是也。
    注③集解汉书曰:“号为隽永。”永,一作“求”。索隐隽永,书名也。隽音松兖
反。
    注④索隐言天下非无善画之人,而不知图画田横及其党慕义死节之事,何故哉?叹
画人不知画此也。

    【索隐述赞】秦项之际,天下交兵。六国树党,自置豪英。田儋殒寇,立市相荣。
楚封王假,齐破郦生。兄弟更王,海岛传声。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