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一百三 万石张叔列传 第四十三
  万石君①名奋,其父赵人也,②姓石氏。赵亡,徙居温。③高祖东击项籍,过河内,
时奋年十五,为小吏,侍高祖。高祖与语,爱其恭敬,问曰:“若何有?”对曰:“奋
独有母,不幸失明。家贫。有姊,能鼓琴。”高祖曰:“若能从我乎?”曰:“愿尽力。”
于是高祖召其姊为美人,以奋为中涓,④受书谒,徙其家长安中戚里,⑤以姊为美人故
也。其官至孝文时,积功劳至大中大夫。无文学,恭谨无与比。

    注①正义以父及四子皆二千石,故号奋为万石君。
    注②正义洺州邯郸本赵国都。
    注③正义故温城在怀州温县三十里,汉县在也。
    注④正义颜师古云:“中涓,官名。居中而涓絜也。”如淳云:“主通书谒出入命
也。”
    注⑤索隐小颜云:“于上有姻戚者皆居之,故名其里为戚里。”长安记戚里在城内。
    文帝时,东阳侯张相如为太子太傅,免。选可为傅者,皆推奋,奋为太子太傅。
    及孝景即位,以为九卿;迫近,惮之,①徙奋为诸侯相。奋长子建,次子甲,次子
乙,②次子庆,皆以驯行孝谨,③官皆至二千石。于是景帝曰:“石君及四子皆二千石,
人臣尊宠乃集其门。”号奋为万石君。

    注①集解张晏曰:“以其恭敬履度,故难之。”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作‘仁’。”正义颜师古云:“史失其名,故云甲乙耳,非
其名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驯,一作‘训’。”索隐驯音巡。
    孝景帝季年,万石君以上大夫禄归老于家,以岁时为朝臣。过宫门阙,万石君必下
车趋,见路马必式焉。子孙为小吏,来归谒,万石君必朝服见之,不名。
    子孙有过失,不谯让,①为便坐,②对案不食。然后诸子相责,因长老肉袒固谢罪,
改之,乃许。子孙胜冠者在侧,虽燕③居必冠,申申如也。僮仆欣欣如也,④唯谨。上
时赐食于家,必稽首俯伏而食之,如在上前。其执丧,哀戚甚悼。子孙遵教,亦如之。
万石君家以孝谨闻乎郡国,虽齐鲁诸儒质行,皆自以为不及也。

    注①索隐上才笑反。谯让,责让。
    注②索隐上于伪反,下“便”音婢挠反。盖谓为之不处正室,别坐他处,故曰便坐。
坐音如字。便坐,非正坐处也。故王者所居有便殿﹑便房,义亦然也。
    音婢见反,亦通也。
    注③索隐燕谓闲燕之时。燕,安也。
    注④集解晋灼曰:“欣,许慎曰古‘欣’字。”韦昭曰:“声和貌。”
    建元二年,郎中令①王臧以文学获罪。皇太后以为儒者文多质少,今万石君家不言
而躬行,乃以长子建为郎中令,少子庆为内史。②

    注①正义百官表云郎中令秦官,掌居宫殿门户。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光禄勋也。
    注②正义百官表云内史,周官,秦因之,掌治京师。景帝分置左内史。武帝太初元
年,更名京兆尹,左内史名左冯翊也。
    建老白首,万石君尚无恙。建为郎中令,每五日洗沐归谒亲,①入子舍,②窃问侍
者,取亲中営厕牏,身自浣涤,③复与侍者,不敢令万石君知,以为常。建为郎中令,
事有可言,屏人恣言,极切;至廷见,如不能言者。是以上乃亲尊礼之。

    注①集解文颖曰:“郎五日一下。”正义孔文祥云:“建为郎中令,即光禄勋,九
卿之职也。直五日一下也。”按:五日一下直,洗沐。
    注②索隐案:刘氏谓小房内,非正堂也。小颜以为诸子之舍,若今诸房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牏,筑垣短板也,音住。厕牏谓厕溷垣墙,建隐于其侧浣涤也。
一读‘牏’为‘窦’,窦音豆。言建又自洗荡厕窦。厕窦,泻除秽恶之穴也。”吕静曰:
“凲窬,亵器也,音威豆。”骃案:苏林曰“牏音投。贾逵解周官,凲,虎子也。窬,
行清也”。孟康曰“厕,行清;窬,行中受粪者也。东南人谓凿木空中如曹谓之窬”。
晋灼曰“今世谓反闭小袖衫为‘侯窬*(厕)*’,此最厕近身之衣也”。索隐案:亲谓父
也。中営,近身衣也。苏林曰“牏音投,又音豆”。孟康曰“厕,行清;牏,行清中受
粪函也。言建又自洗荡厕窦。窦者,洗除秽污之穴也”。又晋灼云“今世谓反开小袖衫
为‘侯牏’,此最厕近身之衣”。
    而徐广云“牏,短板,以筑厕墙”,未知其义何从,恐非也。
    万石君徙居陵里。①内史庆醉归,入外门不下车。万石君闻之,不食。庆恐,肉袒
请罪,不许。举宗及兄建肉袒,万石君让曰:“内史贵人,入闾里,里中长老皆走匿,
而内史坐车中自如,固当!”乃谢罢庆。庆及诸子弟入里门,趋至家。

    注①集解徐广曰:“陵,一作‘邻’。”索隐小颜云:“陵里,里名,在茂陵,非
长安之戚里也。”正义茂陵邑中里也。茂陵故城,汉茂陵县也,在雍州始平县东北二十
里。
    万石君以元朔五年中卒。长子郎中令建哭泣哀思,扶杖乃能行。岁余,建亦死。
    诸子孙咸孝,然建最甚,甚于万石君。
    建为郎中令,书奏事,事下,建读之,曰:“误书!‘马’者与尾当五,今乃四,
不足一。①上谴死矣!”甚惶恐。其为谨慎,虽他皆如是。

    注①集解服虔曰:“作‘马’字下曲而五,建时上事书误作四。”正义颜师古云:
“‘马’字下曲者尾,并四点为四足,凡五。”
    万石君少子庆为太仆,御出,上问车中几马,庆以策数马毕,举手曰:“六马。”
    庆于诸子中最为简易矣,①然犹如此。为齐相,举齐国皆慕其家行,不言而齐国大
治,为立石相祠。

    注①正义汉书“庆为大仆,御出,上问车中几马,庆以策数马毕,举手曰‘六马’”。
按:庆于兄弟最为简易矣,然犹如此也。
    元狩元年,上立太子,选髃臣可为傅者,庆自沛守为太子太傅,七岁迁为御史大夫。
    元鼎五年秋,丞相有罪,罢。①制诏御史:“万石君先帝尊之,子孙孝,其以御史
大夫庆为丞相,封为牧丘侯。”是时汉方南诛两越,东击朝鲜,北逐匈奴,西伐大宛,
中国多事。天子巡狩海内,修上古神祠,封禅,兴礼乐。公家用少,桑弘羊等致利,王
温舒之属峻法,儿宽等推文学至九卿,更进用事,事不关决于丞相,丞相醇谨而已。在
位九岁,无能有所匡言。尝欲请治上近臣所忠﹑九卿咸②宣罪,不能服,反受其过,赎
罪。

    注①集解赵周坐酎金免。索隐案汉书而知也。
    注②集解服虔曰:“音‘减损’之‘减’。”
    元封四年中,关东流民二百万口,无名数者四十万,①公卿议欲请徙流民于边以适
之。上以为丞相老谨,不能与其议,乃赐丞相告归,而案御史大夫以下议为请者。丞相
臱不任职,乃上书曰:“庆幸得待罪丞相,罢驽无以辅治,城郭仓库空虚,民多流亡,
罪当伏斧质,上不忍致法。愿归丞相侯印,乞骸骨归,避贤者路。”天子曰:“仓廪既
空,民贫流亡,而君欲请徙之,摇荡不安,动危之,而辞位,君欲安归难乎?”②以书
让庆,庆甚臱,遂复视事。

    注①索隐案:小颜云“无名数,若今之无户籍”。
    注②索隐难音乃弹反。言欲归于何人。
    庆文深审谨,然无他大略,为百姓言。后三岁余,太初二年中,丞相庆卒,谥为恬
侯。庆中子德,庆爱用之,上以德为嗣,代侯。后为太常,坐法当死,赎免为庶人。庆
方为丞相,诸子孙为吏更至二千石者十三人。及庆死后,稍以罪去,孝谨益衰矣。
    建陵侯①韂绾者,代大陵人也。②绾以戏车为郎,③事文帝,功次迁为中郎将,醇
谨无他。孝景为太子时,召上左右饮,而绾称病不行。④文帝且崩时,属孝景曰:“绾
长者,善遇之。”及文帝崩,景帝立,岁余不緃呵⑤绾,绾日以谨力。

    注①正义括地志云:“汉建陵县故城在沂州丞县界也。”
    注②索隐地理志县名,在代。正义括地志云:“大陵县城在并州文水县北十二里。”
按:代王耳时都中都,大陵属焉,故言代大陵人也。
    注③集解应劭曰:“能左右超乘也。”如淳曰:“栎机罴之类。”索隐按:应劭云
“能左右超乘”。案今亦有弄车之戏。栎音历,谓超踰之也。罴音韂,谓车轴头也。
    注④集解张晏曰:“恐文帝谓豫有二心以事太子。”
    注⑤索隐谁何二音。谁何犹借访也。一作“谯呵”。谯,责让也,言不嗔责绾也。
    景帝幸上林,诏中郎将参乘,还而问曰:“君知所以得参乘乎?”绾曰:“臣从车
士幸得以功次迁为中郎将,不自知也。”上问曰:“吾为太子时召君,君不肯来,何也?”
对曰:“死罪,实病!”上赐之剑。绾曰:“先帝赐臣剑凡六,剑不敢奉诏。”上曰:
“剑,人之所施易,①独至今乎?”绾曰:“具在。”上使取六剑,剑尚盛,未尝服也。
郎官有谴,常蒙其罪,不与他将争;有功,常让他将。上以为廉,忠实无他肠,②乃拜
绾为河闲王太傅。吴楚反,诏绾为将,将河闲兵击吴楚有功,拜为中尉。三岁,以军功,
孝景前六年中封绾为建陵侯。

    注①集解如淳曰:“施读曰移。言剑者人之所好,故多数移易贸换之也。”索隐上
音移,下音亦。
    注②索隐小颜云:“心肠之内无他恶也。”
    其明年,上废太子,诛栗卿之属。①上以为绾长者,不忍,乃赐绾告归,而使郅都
治捕栗氏。既已,上立胶东王为太子,召绾,拜为太子太傅。久之,迁为御史大夫。五
岁,代桃侯舍②为丞相,朝奏事如职所奏。③然自初官以至丞相,终无可言。天子以为
敦厚,可相少主,尊宠之,赏赐甚多。

    注①集解苏林曰:“栗太子舅也。”如淳曰:“栗氏亲属也,卿,其名也。”
    索隐栗姬之兄弟。苏林云栗太子之舅也。正义颜师古云:“太子废为临江王,故诛
其外家亲属也。”
    注②正义故桃城在渭州胙城县东三十里,刘舍所封也。
    注③索隐以言但守职分而已,不别有所奏议也。
    为丞相三岁,景帝崩,武帝立。建元年中,丞相以景帝疾时诸官囚多坐不辜者,而
君不任职,免之。其后绾卒,子信代。坐酎金失侯。
    塞侯①直不疑者,南阳人也。②为郎,事文帝。其同舍有告归,误持同舍郎金去,
已而金主觉,妄意不疑,③不疑谢有之,买金偿。而告归者来而归金,而前郎亡金者大
臱,以此称为长者。文帝称举,稍迁至太中大夫。④朝廷见,人或毁曰:“不疑状貌甚
美,然独无柰其善盗嫂⑤何也!”不疑闻,曰:“我乃无兄。”然终不自明也。

    注①正义上音先代反。古塞国,今陕州桃林县以西至潼关,皆桃林塞地也。
    注②索隐案:塞,国名,今桃林之塞也。直,姓也;不疑,名也。与隽不疑同字。
    注③索隐谓妄疑其盗取将也。
    注④集解徐广曰:“汉书云称为长者,稍迁至太中大夫,无‘文帝称举’四字。”
    注⑤索隐案:小颜云盗谓私之。
    吴楚反时,不疑以二千石将兵击之。景帝后元年,拜为御史大夫。天子修吴楚时功,
乃封不疑为塞侯。武帝建元年中,与丞相绾俱以过免。
    不疑学老子言。其所临,为官如故,唯恐人知其为吏迹也。不好立名称,称为长者。
不疑卒,子相如代。孙望,坐酎金失侯。①

    注①索隐汉书作彭祖,坐酎金,国除。
    郎中令周文者,名仁,其先故任城人也。①以医见。景帝为太子时,拜为舍人,积
功稍迁,孝文帝时至太中大夫。景帝初□位,拜仁为郎中令。

    注①正义任城,兖州县也。
    仁为人阴重不泄,常衣敝补衣溺囐,①期为不絜清,②以是得幸。景帝入卧内,于
后宫秘戏,③仁常在旁。至景帝崩,仁尚为郎中令,终无所言。上时问人,④仁曰:
“上自察之。”然亦无所毁。以此景帝再自幸其家。家徙阳陵。上所赐甚多,然常让,
不敢受也。诸侯髃臣赂遗,终无所受。

    注①集解服虔曰:“质重不泄人之阴谋也。”张晏曰:“阴重不泄,下湿,故溺囐,
是以得比宦者,出入后宫。仁有子孙,先未得此病时所生。”韦昭曰:“阴重,如今带
下病泄利。”索隐案:其解二,各有理。服虔云“周仁性质重,不泄人之阴谋也”。小
颜云“阴,密也,为性密重,不泄人言也。霍去病少言不泄,亦其类也”。其人又常衣
弊补衣及溺囐,故为不絜清之服,是以得幸入卧内也。
    又张晏云“阴重不泄,阴下湿,故溺囐,是以得比宦者,出入后宫也。仁有子孙者,
先未得此疾病所生也”。二者未知谁得其实也。
    注②索隐谓心中常期不絜之服,则“期”是“故”之意也。小颜亦同。正义清,清
净;期犹常也。言为不絜净,下湿,故得入卧内后宫,比宦者。
    注③索隐谓后宫中戏剧所宜秘也。
    注④正义颜师古云:“问以他人之善恶也。”
    武帝立,以为先帝臣,重之。仁乃病免,以二千石禄归老,子孙咸至大官矣。
    御史大夫张叔者,名欧,①安丘侯说之庶子也。②孝文时以治刑名言③事太子。然
欧虽治刑名家,④其人长者。景帝时尊重,常为九卿。至武帝元朔四年,韩安国免,诏
拜欧为御史大夫。自欧为吏,未尝言案人,专以诚长者处官。官属以为长者,亦不敢大
欺。上具狱事,有可却,却之;不可者,不得已,为涕泣面对而封之。其爱人如此。

    注①集解史记音隐曰:“欧,于友反。”索隐欧音乌后反。汉书作“□”,孟康音
驱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张说起于方与县,从高祖以入汉也。”索隐说音悦。
    注③集解韦昭曰;“有刑名之书,欲令名实相副也。”索隐案:刘向别录云“申子
学号曰‘刑名家’者,循名以责实,其尊君卑臣,崇上抑下,合于六经也”。
    说者云刑名家即太史公所说六家之二也。
    注④正义刑,刑家也。名,名家也。在太史公自*(有)*传,言治刑法及名实也。
    老病笃,请免。于是天子亦策罢,以上大夫禄归老于家。家于阳陵。子孙咸至大官
矣。
    太史公曰:仲尼有言曰“君子欲讷于言①而敏于行”,其万石﹑建陵﹑张叔之谓邪?
是以其教不肃而成,不严而治。塞侯微巧,②而周文处绛,③君子讥之,为其近于佞也。
然斯可谓笃行君子矣!

    注①集解徐广曰:“‘讷’字多作‘诎’,音同耳。古字假借。”
    注②索隐功微。案:直不疑以吴楚反时为二千石将,景帝封之,功微也。正义不疑
学老子,所临官,恐人知其为吏迹,不好立名称,称为长者,是微巧也。
    注③索隐周文处绛者,谓为郎中令,阴重,得幸出入卧内也。正义上时问人,仁曰
“上自察之”;上所赐,常不受;又诸侯髃臣赂遗,终无所受:此为处绛。
    故君子讥此二人,为其近于佞也。

    【索隐述赞】万石孝谨,自家形国。郎中数马,内史匍匐。绾无他肠,塞有阴德。
刑名张欧,垂涕恤狱。敏行讷言,俱嗣芳躅。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