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一百十 匈奴列传 第五十
  正义此卷或有本次平津侯后,第五十二。今第五十者,先生旧本如此,刘伯庄音亦
然。若先诸传而次四夷,则司马﹑汲郑不合在后也。
    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①唐虞以上有山戎﹑②猃狁﹑荤粥,③居
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其畜之所多则马﹑牛﹑羊,其奇畜则橐喰﹑④驴﹑栄﹑⑤駃騠
﹑⑥騊駼﹑⑦驒騱。⑧逐水草迁徙,□城郭常处耕田之业,然亦各有分地。⑨□文书,
以言语为约束。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⑩则射狐兔:用为食。士力能□弓,⑾尽
为甲骑。其俗,宽则随畜,因射猎禽兽为生业,急则人习战攻以侵伐,其天性也。其长
兵则弓矢,短兵则刀鋋。⑿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苟利所在,不知礼义。自君
王以下,咸食畜肉,衣其皮革,被旃裘。壮者食肥美,老者食其余。贵壮健,贱老弱。
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其俗有名不讳,而无姓字。
    ⒀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匈奴始祖名。”索隐张晏曰“淳维以殷时奔北边”。
    又乐产括地谱云“夏桀无道,汤放之鸣条,三年而死。其子獯粥妻桀之觽妾,避居
北野,随畜移徙,中国谓之匈奴”。其言夏后苗裔,或当然也。故应劭风俗通云“殷时
曰獯粥,改曰匈奴”。又服虔云“尧时曰荤粥,周曰猃狁,秦曰匈奴”。
    韦昭云“汉曰匈奴,荤粥其别名”。则淳维是其始祖,盖与獯粥是一也。
    注②正义左传庄三十年“齐人伐山戎”,杜预云“山戎﹑北戎﹑无终三名也”。
    括地志云“幽州渔阳县,本北戎无终子国”。
    注③集解晋灼云:“尧时曰荤粥,周曰猃狁,秦曰匈奴。”
    注④索隐橐他。韦昭曰:“背肉似橐,故云橐也。”包恺音托。他,或作“喰”。
    正义畜,许又反。
    注⑤索隐案:古今注云“驴牡马牝,生栄”。正义栄音力戈反。
    注⑥集解徐广曰:“北狄骏马。”索隐说文云“駃騠,马父栄子也”。广异志音决
蹄也。发蒙记“刳其母腹而生”。列女传云“生七日超其母”。
    注⑦集解徐广曰:“似马而青。”索隐按:郭璞注尔雅云“騊駼马,青色,音淘涂”。
又字林云野马。山海经云“北海有兽,其状如马,其名騊駼”也。
    注⑧集解徐广曰:“音颠。巨虚之属。”索隐驒奚。韦昭驒音颠。说文“野马属”。
徐广云“巨虚之类”。一云青骊白鳞,文如鼍鱼。邹诞生本“奚”字作“騱”。
    注⑨索隐上音扶粪反。
    注⑩索隐上音式绍反,下音陟两反。少长谓年稍长。
    注⑾索隐上音弯,如字亦通也。
    注⑿集解韦昭曰:“鋋形似矛,铁柄。音时年反。”索隐音蝉。埤苍云“鋋,小矛
铁矜”。古今字诂云“□,通作‘矜’”。
    注⒀集解汉书曰:“单于姓挛鞮氏。”索隐挛音六缘反。鞮音丁啼反。
    夏道衰,而公刘失其稷官,①变于西戎,邑于豳。其后三百有余岁,戎狄攻大王亶
父,②亶父亡走岐下,而豳人悉从亶父而邑焉,作周。③其后百有余岁,周西伯昌伐畎
夷氏。④后十有余年,武王伐纣而营雒邑,复居于酆鄗,放逐戎夷泾﹑洛之北,⑤以时
入贡,命曰“荒服”。其后二百有余年,周道衰,⑥而穆王伐犬戎,得四白狼四白鹿以
归。自是之后,荒服不至。于是周遂作甫刑之辟。穆王之后二百有余年,周幽王用宠姬
曪姒之故,与申侯有却。⑦申侯怒而与犬戎共攻杀周幽王于骊山之下,⑧遂取周之焦获,
⑨而居于泾渭之闲,侵暴中国。秦襄公救周,于是周平王去酆鄗而东徙雒邑。当是之时,
秦襄公伐戎至岐,始列为诸侯。⑩是后六十有五年,而山戎⑾越燕而伐齐,齐厘公与战
于齐郊。其后四十四年,而山戎伐燕。燕告急于齐,齐桓公北伐山戎,山戎走。其后二
十有余年,而戎狄至洛邑,伐周襄王,襄王奔于郑之泛邑。⑿初,周襄王欲伐郑,故娶
戎狄女为后,与戎狄兵共伐郑。已而黜狄后,狄后怨,而襄王后母曰惠后,有子子带,
欲立之,于是惠后与狄后﹑子带为内应,开戎狄,戎狄以故得入,破逐周襄王,而立子
带为天子。于是戎狄或居于陆浑,⒀东至于韂,侵盗暴虐中国。中国疾之,故诗人歌之
曰“戎狄是应”,“薄伐猃狁,至于大原”,⒁“出舆彭彭,城彼朔方”。⒂周襄王既
居外四年,乃使使告急于晋。晋文公初立,欲修霸业,乃兴师伐逐戎翟,诛子带,迎内
周襄王,居于雒邑。

    注①集解徐广曰:“后稷之曾孙。”正义周本纪云“不窋失其官”。此云公刘,未
详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公刘九世孙。”
    注③索隐按:谓始作周国也。
    注④索隐韦昭云:“春秋以为犬戎。”按:畎音犬。大颜云“□昆夷也”。山海经
云“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二牡,是为犬戎”。
说文云“赤狄本犬种,字从犬”。又山海经云“有人面兽身,名曰犬夷”。贾逵云“犬
夷,戎之别种也”。
    注⑤索隐晋灼曰:“洛水在冯翊怀德县,东南入渭。”又案:水经云出上郡雕阴泰
昌山,过华阴入渭,□漆沮水也。
    注⑥索隐案:周纪云“懿王时,王室衰。诗人作怨刺之诗”,不能复雅也。
    注⑦正义故申城在邓州南阳县北三十里,周宣王舅所封。
    注⑧集解韦昭曰:“戎后来居此山,故号曰骊戎。”
    注⑨正义括地志云:“焦获亦名刳口,亦曰刳中,在雍州泾阳县城北十数里。
    周有焦获也。”
    注⑩正义今岐州。高诱云“秦襄公救周有功,受周故地酆鄗,列为诸侯”也。
    注⑾索隐服虔云:“山戎盖今鲜卑。”按:胡广云“鲜卑,东胡别种”。又应奉云
“秦筑长城,徒役之士亡出塞外,依鲜卑山,因以为号”。
    注⑿索隐苏林泛音凡。今颍川襄城是。按:春秋地名云“泛邑,襄王所居,故云襄
城”也。
    注⒀集解徐广曰:“一为‘陆邑’。”索隐春秋左氏“秦晋迁陆浑之戎于伊川”。
杜预以为“允姓之戎居陆浑,在秦晋之闲,二国诱而徙之伊川,遂从戎号,今陆浑县”
是也。
    注⒁集解毛诗传曰:“言逐出之而已。”
    注⒂集解毛诗传曰:“彭彭,四马貌。朔方,北方。”正义猃狁既去,北方安静,
乃筑城守之。
    当是之时,秦晋为强国。晋文公攘戎翟,居于河西圁﹑洛之闲,①号曰赤翟﹑②白
翟。③秦穆公得由余,西戎八国服于秦,故自陇以西有挠诸﹑④绲戎﹑⑤翟﹑嵵之戎,
⑥岐﹑梁山﹑泾﹑漆之北有义渠﹑⑦大荔﹑⑧乌氏﹑⑨朐衍之戎。⑩而晋北有林胡﹑⑾
楼烦之戎,⑿燕北有东胡﹑山戎。⒀各分散居溪谷,自有君长,往往而聚者百有余戎,
然莫能相一。

    注①集解徐广曰:“圁在西河,音银。洛在上郡﹑冯翊闲。”索隐西河圁﹑洛。
    晋灼音嚚。三苍作“圜”。地理志云圜水出上郡白土县西,东流入河。韦昭云“圜
当为‘圁’。”续郡国志及太康地志并作“圁”字也。正义括地志云:“白土故城在盐
州白池东北三百九十里。”又云:“近延州﹑绥州﹑银州,本春秋时白狄所居,七国属
魏,后入秦,秦置三十六郡。”洛,漆沮也。
    注②索隐案:左氏传云“晋师灭赤狄潞氏”。杜氏以“潞,赤狄之别种也,今上党
潞县”。又春秋地名云“今曰赤涉胡”。
    注③索隐左氏“晋师败狄于箕,郄缺获白狄子”。杜氏以为“白狄之别种,故西河
郡有白部胡”。又国语云“桓公西征,攘白狄之地,遂至于西河”也。正义括地志云:
“潞州本赤狄地。延﹑银﹑绥三州白翟地。”按:文言“圁﹑潞之闲号赤狄”,未详。
    注④索隐地理志天水有挠诸道。正义括地志云:“挠诸城,秦州秦岭县北五十六里。
汉挠诸道,属天水郡。”
    注⑤正义上音昆。字当作“混”。颜师古云:“混夷也。”韦昭云:“春秋以为犬
戎。”
    注⑥集解徐广曰:“在天水。嵵音丸。”索隐地理志天水嵵道。应劭以“嵵戎邑。
音桓”。正义括地志云:“嵵道故城在渭州襄武县东南三十七里。古之嵵戎邑。汉嵵道,
属天水郡。”
    注⑦索隐韦昭云:“义渠本西戎国,有王,秦灭之。今在北地郡。”正义括地志云:
“宁州﹑庆州,西戎,□刘拘邑城,时为义渠戎国,秦为北地郡也。”
    注⑧集解徐广曰:“后更名临晋,在冯翊。”索隐按:秦本纪厉共公伐大荔,取其
王城,后更名临晋。故地理志云临晋故大荔国也。正义括地志云:“同州冯翊县及朝邑
县,本汉临晋县地,古大荔戎国。今朝邑县东三十步故王城,□大荔王城。”荔,力计
反。
    注⑨集解徐广曰:“在安定。”正义氏音支。括地志云:“乌氏故城在泾州安定县
东三十里。周之故地,后入戎,秦惠王取之,置乌氏县也。”
    注⑩集解徐广曰:“在北地。朐音诩。”索隐案:地理志朐衍,县名,在北地。徐
广音诩。郑氏音吁。正义括地志云:“盐州,古戎狄居之,□朐衍戎之地,秦北地郡也。”
    注⑾索隐如淳云:“林胡□儋林,为李牧所灭也。”正义括地志云:“朔州,春秋
时北地也。如淳云□澹林也,为李牧灭。”
    注⑿索隐地理志楼烦,县名,属鴈门。应劭云“故楼烦胡地”。正义括地志云:
“岚州,楼烦胡地也。风俗通云故楼烦胡地也。”
    注⒀集解汉书音义曰:“乌丸,或云鲜卑。”索隐服虔云:“东胡,乌丸之先,后
为鲜卑。在匈奴东,故曰东胡。”案:续汉书曰“汉初,匈奴冒顿灭其国,余类保乌桓
山,以为号。俗随水草,居无常处。以父之名字为姓。父子男女悉髡头为轻便也”。
    自是之后百有余年,晋悼公使魏绛和戎翟,戎翟朝晋。后百有余年,赵襄子踰句注
①而破并代以临胡貉。②其后既与韩魏共灭智伯,分晋地而有之,则赵有代﹑句注之北,
魏有河西﹑上郡,以与戎界边。其后义渠之戎筑城郭以自守,而秦稍蚕食,至于惠王,
遂拔义渠二十五城。惠王击魏,魏尽入西河及上郡于秦。秦昭王时,义渠戎王与宣太后
③乱,有二子。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遂起兵伐残义渠。于是秦有陇西、北地
﹑上郡,筑长城以拒胡。而赵武灵王亦变俗胡服,习骑射,北破林胡﹑楼烦。筑长城,
④自代并⑤阴山⑥下,至高阙为塞。⑦而置云中﹑鴈门﹑代郡。其后燕有贤将秦开,为
质于胡,胡甚信之。归而袭破走东胡,东胡却千余里。与荆轲刺秦王秦舞阳者,开之孙
也。燕亦筑长城,自造阳⑧至襄平。⑨置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郡以拒胡。
    当是之时,冠带战国七,而三国边于匈奴。⑩其后赵将李牧时,匈奴不敢入赵边。
后秦灭六国,而始皇帝使蒙恬将十万之觽北击胡,悉收河南地。因河为塞,⑾筑四十四
县城临河,徙适⑿戍以充之。而通直道,⒀自九原至云阳,⒁因边山险爎溪谷可缮者治
之,起临洮至辽东万余里。⒂又度河据阳山北假中。⒃

    注①集解音钩,山名,在鴈门。索隐服虔云:“句音拘。”韦昭云:“山名,在阴
馆。”
    注②索隐案:貉□濊也。音亡格反。
    注③集解昭王母也。索隐服虔云“昭王之母”也。
    注④正义括地志云:“赵武灵王长城在朔州善阳县北。案水经云白道长城北山上有
长垣,若颓毁焉,沿溪亘岭,东西无极,盖赵武灵王所筑也。”
    注⑤集解音傍,白浪反。
    注⑥索隐徐广云:“五原西安阳县北有阴山。阴山在河南,阳山*[在河]*北。
    并音傍,白浪反。”正义括地志云:“阴山在朔州北塞外突厥界。”
    注⑦集解徐广曰:“在朔方。”正义地理志云朔方临戎县北有连山,险于长城,其
山中断,两槵俱峻,土俗名为高阙也。
    注⑧集解韦昭曰:“地名,在上谷。”正义按:上谷郡今妫州。
    注⑨索隐韦昭云:“今辽东所理也。”
    注⑩索隐案:三国,燕﹑赵﹑秦也。
    注⑾索隐案:太康地记“秦塞自五原北九百里,谓之造阳。东行终利贲山南,汉阳
西也”。汉,一作“渔”。
    注⑿集解音丁革反。索隐丁革反。
    注⒀索隐苏林云:“去长安八千里,正南北相直道也。”
    注⒁索隐韦昭云:“九原,县名,属五原也。”正义括地志云:“胜州连谷县,本
秦九原郡,汉武帝更名五原。云阳雍县,秦之林光宫,□汉之甘泉宫在焉。”又云:
“秦故道在庆州华池县西四十五里子午山上。自九原至云阳,千八百里。”
    注⒂索隐韦昭云:“临洮,陇西县。”正义括地志云:“秦陇西郡临洮县,即今岷
州城。本秦长城首,起岷州西十二里,延袤万余里,东入辽水。”
    注⒃集解北假,北方田官。主以田假与贫人,故云北假。索隐应劭云:“北假在北
地阳山北。”韦昭云:“北假,地名。”又按:汉书元纪云“北假,田官”。
    苏林以为北方田官也。主以田假与贫人,故曰北假也。正义括地志云:“汉五原郡
河目县故城在北假中。北假,地名也,在河北,今属胜州银城县。汉书王莽传云‘五原
北假,膏壤殖谷’也。”
    当是之时,东胡强而月氏盛。①匈奴单于②曰头曼,③头曼不胜秦,北徙。十余年
而蒙恬死,诸侯畔秦,中国扰乱,诸秦所徙适戍边者皆复去,于是匈奴得宽,复稍度河
南与中国界于故塞。

    注①正义氏音支。括地志云:“凉、甘﹑肃﹑延、沙等州地,本月氏国。”
    注②集解汉书音义曰:“单于者,广大之貌,言其象天单于然。”索隐案:汉书
“单于姓挛鞮氏,其国称之曰‘嶿黎孤涂单于’。而匈奴谓天为‘嶿黎’,谓子为‘孤
涂’,单于者,广大之貌也。言其象天,故曰嶿黎孤涂单于”。又玄晏春秋云“士安读
汉书,不详此言,有胡奴在侧,言之曰:‘此胡所谓天子。’与古书所说符会也”。
    注③集解韦昭曰:“音瞒。”索隐音莫官反。韦昭音瞒。
    单于有太子名冒顿。①后有所爱阏氏,②生少子,而单于欲废冒顿而立少子,乃使
冒顿质于月氏。冒顿既质于月氏,而头曼急击月氏。月氏欲杀冒顿,冒顿盗其善马,骑
之亡归。头曼以为壮,令将万骑。冒顿乃作为鸣镝,③习勒其骑射,令曰:“鸣镝所射
而不悉射者,斩之。”行猎鸟兽,有不射鸣镝所射者,辄斩之。已而冒顿以鸣镝自射其
善马,左右或不敢射者,冒顿立斩不射善马者。居顷之,复以鸣镝自射其爱妻,左右或
颇恐,不敢射,冒顿又复斩之。
    居顷之,冒顿出猎,以鸣镝射单于善马,左右皆射之。于是冒顿知其左右皆可用。
从其父单于头曼猎,以鸣镝射头曼,其左右亦皆随鸣镝而射杀单于头曼,遂尽诛其后母
与弟及大臣不听从者。冒顿自立为单于。

    注①索隐冒音墨,又如字。
    注②索隐旧音于连﹑于曷反二音。匈奴皇后号也。习凿齿与燕王书曰:“山下有红
蓝,足下先知不?北方人探取其花染绯黄,挼取其上英鲜者作鞕肢,妇人将用为颜色。
吾少时再三过见鞕肢,今日始视红蓝,后当为足下致其种。匈奴名妻作‘阏支’,言其
可爱如鞕肢也。阏音烟。想足下先亦不作此读汉书也。”
    注③集解汉书音义曰:“镝,箭也,如今鸣箭也。”韦昭曰:“矢镝飞则鸣。”
    索隐应劭云“髐箭也。”韦昭云:“矢镝飞则鸣。”
    冒顿既立,①是时东胡强盛,闻冒顿杀父自立,乃使使谓冒顿,欲得头曼时有千里
马。冒顿问髃臣,髃臣皆曰:“千里马,匈奴宝马也,勿与。”冒顿曰:
    “柰何与人邻国而爱一马乎?”遂与之千里马。居顷之,东胡以为冒顿畏之,乃使
使谓冒顿,欲得单于一阏氏。冒顿复问左右,左右皆怒曰:“东胡无道,乃求阏氏!请
击之。”冒顿曰:“柰何与人邻国爱一女子乎?”遂取所爱阏氏予东胡。东胡王愈益骄,
西侵。与匈奴闲,中有□地,莫居,千余里,各居其边为瓯脱。②东胡使使谓冒顿曰:
“匈奴所与我界瓯脱外□地,匈奴非能至也,吾欲有之。”冒顿问髃臣,髃臣或曰:
“此□地,予之亦可,勿予亦可。”于是冒顿大怒曰:“地者,国之本也,柰何予之!”
诸言予之者,皆斩之。冒顿上马,令国中有后者斩,遂东袭击东胡。东胡初轻冒顿,不
为备。及冒顿以兵至,击,大破灭东胡王,而虏其民人及畜产。既归,西击走月氏,南
并楼烦﹑白羊河南王。③*(侵燕代)*悉复收秦所使蒙恬所夺匈奴地者,与汉关故河南塞,
至朝毶﹑肤施,④遂侵燕﹑代。是时汉兵与项羽相距,中国罢于兵革,以故冒顿得自强,
控弦之士三十余万。

    注①集解徐广曰:“秦二世元年壬辰岁立。”
    注②集解韦昭曰:“界上屯守处。”索隐服虔云“作土室以伺汉人”。又纂文曰
“瓯脱,土穴也”。又云是地名,故下云“生得瓯脱王”。韦昭云“界上屯守处也”。
瓯音一侯反。脱音徒活反。正义按:境上斥候之室为瓯脱也。
    注③索隐如淳云:“白羊王居河南。”
    注④集解徐广曰:“在上郡。”正义汉朝毶故城在原州百泉县西七十里,属安定郡。
肤施,县,*[因]*秦*(因)*不改,今延州肤施县是。
    自淳维以至头曼千有余岁,时大时小,别散分离,尚矣,其世传不可得而次云。
    然至冒顿而匈奴最强大,尽服从北夷,而南与中国为敌国,其世传国官号乃可得而
记云。
    置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①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
②匈奴谓贤曰“屠耆”,③故常以太子为左屠耆王。自如左右贤王以下至当户,大者万
骑,小者数千,凡二十四长,立号曰“万骑”。诸大臣皆世官。
    呼衍氏,兰氏,④其后有须卜氏,⑤此三姓其贵种也。诸左方王将居东方,直上谷
⑥以往者,东接秽貉﹑朝鲜;
    右方王将居西方,直上郡⑦以西,接月氏﹑氐﹑羌;⑧而单于之庭直代﹑云中:⑨
各有分地,逐水草移徙。而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最为大*(国)*,左右骨都侯辅政。诸
二十四长亦各自置千长﹑百长﹑什长﹑⑩裨小王﹑相﹑封⑾都尉﹑当户﹑且渠之属。⑿

    注①集解服虔曰:“谷音鹿。蠡音离。”索隐服虔音鹿离。蠡,又音黎。
    注②集解骨都,异姓大臣。索隐按:后汉书云“骨都侯,异姓大臣”。
    注③集解徐广曰:“屠,一作‘诸’。”
    注④正义颜师古云:“呼衍,□今鲜卑姓呼延者也。兰姓今亦有之。”
    注⑤集解呼衍氏﹑须卜氏常与单于婚姻。须卜氏主狱讼。索隐按:后汉书云“呼衍
氏﹑须卜氏常与单于婚姻。须卜氏主狱讼”也。正义后汉书云:“呼衍氏﹑须卜氏常与
单于婚姻。”
    注⑥索隐案:姚氏云“古字例以‘直’为‘值’。值者,当也”。正义上谷郡,今
妫州也。言匈奴东方南出,直当妫州也。
    注⑦正义上郡故城在泾州上县东南五十里。言匈奴西方南直当绥州也。
    注⑧索隐西接氐﹑羌,案:风俗通云“二氐,本西南夷种。地理志武都有白马氐”。
又鱼豢魏略云“汉置武都郡,排其种人,分窜山谷或号青氐,或号白氐”。
    纂文云“氐亦羊称”。说文云“羌,西方牧羊人”。续汉书云“羌,三苗姜姓之别,
舜徙于三危,今河关之西南羌是也”。
    注⑨索隐案:谓匈奴所都处为“庭”。乐产云“单于无城郭,不知何以国之。
    穹庐前地若庭,故云庭”。正义代郡城,北狄代国,秦汉代县城也,在蔚州羌胡县
北百五十里。云中故城,赵云中城,秦云中郡,在胜州榆林县东北四十里。
    言匈奴之南直当代﹑云中也。
    注⑩索隐案:续汉书*(郡国)**[百官]*志云“里有魁,人有什伍。里魁主一里百家,
什主十家,伍长五家,以相检察”。故贾谊过秦论以为“俛起什百之中”是也。
    注⑾集解徐广曰:“一作‘将’。”
    注⑿正义且,子余反。颜师古云:“今之沮渠姓,盖本因此官。”
    岁正月,诸长小会单于庭,祠。五月,大会茏城,①祭其先﹑天地﹑鬼神。
    秋,马肥,大会蹛林,②课校人畜③计。其法,拔刃尺者死,坐盗者没入其家;有
罪小者轧,④大者死。狱久者不过十日,一国之囚不过数人。而单于朝出营,拜日之始
生,夕拜月。其坐,长左而北乡。⑤日上戊己。其送死,有棺椁金银衣裘,而无封树丧
服;⑥近幸臣妾从死者,多至数千百人。⑦举事而候星月,月盛壮则攻战,月亏则退兵。
其攻战,斩首虏赐一卮酒,而所得卤获因以予之,得人以为奴婢。故其战,人人自为趣
利,善为诱兵以冒敌。
    故其见敌则逐利,如鸟之集;其困败,则瓦解云散矣。战而扶舆死者,尽得死者家
财。

    注①索隐汉书作“龙城”,亦作“茏”字。崔浩云“西方胡皆事龙神,故名大会处
为龙城”。后汉书云“匈奴俗,岁有三龙祠,祭天神”。
    注②集解汉书音义曰:“匈奴秋社八月中皆会祭处。蹛音带。”索隐服虔云:
    “音带。匈奴秋社八月中皆会祭处。”郑氏云:“地名也。”晋灼云“李陵与苏武
书云‘相竞趋蹛林’”,则服虔说是也。又韦昭音多蓝反。姚氏案:李牧传“大破匈奴,
灭襜褴”,此字与韦昭音颇同,然林褴声相近,或以“林”为“褴”也。
    正义颜师古云:“蹛者,遶林木而祭也。鲜卑之俗,自古相传,秋祭无林木者,尚
竖柳枝,觽骑驰遶三周乃止,此其遗法也。”
    注③正义许又反。
    注④集解汉书音义曰:“刃刻其面。”索隐服虔云:“刀割面也,音乌八反。”
    邓展云:“历也。”如淳云:“挝,抶也。”三苍云:“轧,辗也。”说文云:
“辗,轹也。”正义颜师古云:“轧者谓辗轹其骨节,若今之厌踝者也。”
    注⑤正义其座北向,长者在左,以左为尊也。
    注⑥集解张华曰:“匈奴名頉曰逗落。”
    注⑦正义汉书作“数十百人”。颜师古云:“或数十人,或百人。”
    后北服浑庾﹑屈射﹑①丁零﹑②鬲昆﹑薪儣之国。③于是匈奴贵人大臣皆服,以冒
顿单于为贤。

    注①索隐国名。射音亦,又音石。
    注②索隐按:魏略云“丁零在康居北,去匈奴庭接习水七千里”。又云“匈奴北有
浑窳国”。
    注③正义已上五国在匈奴北。
    是时汉初定中国,徙韩王信于代,都马邑。匈奴大攻围马邑,韩王信降匈奴。
    匈奴得信,因引兵南踰句注,攻太原,至晋阳下。高帝自将兵往击之。会冬大寒雨
雪,卒之堕指者十二三,于是冒顿详败走,诱汉兵。汉兵逐击冒顿,冒顿匿其精兵,见
其羸弱,于是汉悉兵,多步兵,三十二万,北逐之。高帝先至平城,①步兵未尽到,冒
顿纵精兵四十万骑围高帝于白登,②七日,汉兵中外不得相救饷。匈奴骑,其西方尽白
马,东方尽青駹马,③北方尽乌骊马,④南方尽骍马。⑤高帝乃使使闲厚遗阏氏,阏氏
乃谓冒顿曰:“两主不相困。今得汉地,而单于终非能居之也。且汉王亦有神,单于察
之。”冒顿与韩王信之将王黄﹑赵利期,而黄﹑利兵又不来,疑其与汉有谋,亦取阏氏
之言,乃解围之一角。于是高帝令士皆持满傅⑥矢外乡,从解角直出,竟与大军合,而
冒顿遂引兵而去。汉亦引兵而罢,使刘敬结和亲之约。

    注①集解徐广曰:“在鴈门。”
    注②正义白登台在白登山上,朔州定襄县东三十里。定襄县,汉平城县也。
    注③索隐駹音武江反。案:青駹马,色青。正义郑玄云:“駹,不纯也。”说文云:
“駹,面颡皆白。”尔雅云黑马面白也。
    注④索隐说文云:“骊,黑色。”
    注⑤索隐案:诗传云“赤黄曰骍”。
    注⑥索隐音附。
    是后韩王信为匈奴将,及赵利﹑王黄等数倍约,侵盗代﹑云中。居无几何,陈豨反,
又与韩信合谋击代。汉使樊哙往击之,复拔代﹑鴈门﹑云中郡县,不出塞。是时匈奴以
汉将觽往降,故冒顿常往来侵盗代地。于是汉患之,高帝乃使刘敬奉宗室女公主为单于
阏氏,岁奉匈奴絮缯酒米食物各有数,约为昆弟以和亲,冒顿乃少止。后燕王卢绾反,
率其党数千人降匈奴,往来苦上谷以东。
    高祖崩,孝惠﹑吕太后时,汉初定,故匈奴以骄。冒顿乃为书遗高后,妄言。
    高后欲击之,①诸将曰:“以高帝贤武,然尚困于平城。”于是高后乃止,②复与
匈奴和亲。

    注①索隐案:汉书云“高后时,冒顿寖骄,乃使使遗高后书曰:‘孤偾之君,生于
沮泽之中,长于平野牛马之域,数至边境,愿游中国。陛下独立,孤偾独居,两主不乐,
无以自娱,愿以所有,易其所无。’。高后怒,欲击之”。
    注②索隐案汉书,季布谏,高后乃止。
    至孝文帝初立,复修和亲之事。其三年五月,匈奴右贤王入居河南地,侵盗上郡葆
塞蛮夷,杀略人民。于是孝文帝诏丞相灌婴发车骑八万五千,诣高奴,①击右贤王。右
贤王走出塞。文帝幸太原。是时济北王反,文帝归,罢丞相击胡之兵。

    注①正义延州城本汉高奴县旧都。
    其明年,单于遗汉书曰:“天所立匈奴大单于敬问皇帝无恙。前时皇帝言和亲事,
称书意,合欢。汉边吏侵侮右贤王,右贤王不请,听后义卢侯难氏①等计,与汉吏相距,
绝二主之约,离兄弟之亲。皇帝让书再至,发使以书报,不来,汉使不至,汉以其故不
和,邻国不附。今以小吏之败约故,罚右贤王,使之西求月氏击之。以天之福,吏卒良,
马强力,以夷灭月氏,尽斩杀降下之。定楼兰﹑②乌孙﹑呼揭③及其旁二十六国,皆以
为匈奴。④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北州已定,愿寝兵休士卒养马,除前事,复故约,
以安边民,以应始古,使少者得成其长,老者安其处,世世平乐。未得皇帝之志也,故
使郎中系雩浅奉书⑤请,献橐他一匹,骑马二匹,驾二驷。⑥皇帝即不欲匈奴近塞,则
且诏吏民远舍。使者至,即遣之。”以六月中来至薪望之地。⑦书至,汉议击与和亲孰
便。公卿皆曰:“单于新破月氏,乘胜,不可击。且得匈奴地,泽卤,⑧非可居也。和
亲甚便。”汉许之。

    注①集解徐广曰:“音支。”索隐匈奴将名也。氏音支。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云‘楼湟’。”正义汉书云鄯善国名楼兰,去长安一千六百
里也。
    注③集解音桀。索隐音杰,又音丘列反。正义揭音桀,又其例反。二国皆在瓜州西
北。乌孙,战国时居瓜州。
    注④索隐案:谓皆入匈奴一国。
    注⑤集解雩音火胡反。索隐系,胡计反。雩,火胡反。
    注⑥正义颜师古云:“驾,可驾车也。二驷,八匹马也。”
    注⑦集解汉书音义曰:“塞下地名。”索隐望薪之地。服虔云:“汉界上塞下地名,
今匈奴使至于此也。”
    注⑧正义上音舄。
    孝文皇帝前六年,汉遗匈奴书曰:“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使郎中系雩浅遗朕
书曰:‘右贤王不请,听后义卢侯难氏等计,绝二主之约,离兄弟之亲,汉以故不和,
邻国不附。今以小吏败约,故罚右贤王使西击月氏,尽定之。愿寝兵休士卒养马,除前
事,复故约,以安边民,使少者得成其长,老者安其处,世世平乐。’朕甚嘉之,此古
圣主之意也。汉与匈奴约为兄弟,所以遗单于甚厚。
    倍约离兄弟之亲者,常在匈奴。然右贤王事已在赦前,单于勿深诛。单于若称书意,
明告诸吏,使无负约,有信,敬如单于书。使者言单于自将伐国有功,甚苦兵事。服绣
袷绮衣﹑①绣袷长襦﹑②锦袷袍各一,比余一,③黄金饰具带一,④黄金胥纰一,⑤绣
十匹,锦三十匹,赤绨﹑⑥绿缯各四十匹,使中大夫意﹑谒者令肩遗单于。”

    注①索隐案:小颜云“服者,天子所服也。以绣为表,绮为里”。以赐冒顿。
    字林云“袷衣无絮也。音公洽反”。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本无‘袷’字。”
    注③集解徐广曰:“或作‘疏比’也。”索隐案:汉书作“比簄一”。比音鼻。
    小颜云“辫发之饰也,以金为之”。广雅云“比,栉也”。苍颉篇云“靡者为比,
□者为梳”。按苏林说,今亦谓之“梳比”,或亦带饰者也。
    注④集解汉书音义曰:“要中大带。”索隐按:谓要中大带。
    注⑤集解徐广曰:“或作‘犀毗’,而无‘一’字。”索隐汉书见作“犀毗”,或
无下“一”字。此作“胥”者,犀声相近,或误。张晏云“鲜卑郭落带,瑞兽名也,东
胡好服之”。按:战国策云“赵武灵王赐周绍具带黄金师比”。延笃云“胡革带钩也”。
则此带钩亦名“师比”,则“胥”“犀”与“师”并相近,而说各异耳。班固与窦宪笺
云“赐犀比金头带”是也。
    注⑥正义音啼。索隐案:说文云“绨,厚缯也”。
    后顷之,冒顿死,子稽粥立,①号曰老上单于。

    注①索隐稽音鸡。粥音育。
    老上稽粥单于初立,①孝文皇帝复遣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使宦者燕人中行说②
傅公主。说不欲行,汉强使之。说曰:“必我行也,为汉患者。”中行说既至,因降单
于,单于甚亲幸之。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云‘稽粥第二单于’,自后皆以弟别之。”
    注②正义行音胡郎反。中行,姓;说,名也。
    初,匈奴好汉缯絮食物,中行说曰:“匈奴人觽不能当汉之一郡,然所以强者,以
衣食异,无仰于汉也。今单于变俗好汉物,汉物不过什二,则匈奴尽归于汉矣。①其得
汉缯絮,以驰草棘中,衣囐皆裂敝,以示不如旃裘之完善也。得汉食物皆去之,以示不
如湩酪②之便美也。”于是说教单于左右疏记,以计课其人觽畜物。③

    注①集解韦昭曰:“言汉物什中之二入匈奴,匈奴则动心归汉矣。”
    注②集解湩,乳汁也。音都奉反。索隐重骆。音潼酪二音。按:三苍云“潼,乳汁
也”。字林云“竹用反”。穆天子传云“牛马之湩,臣菟人所具”。
    注③正义上许又反。
    汉遗单于书,牍以尺一寸,辞曰“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所遗物及言语云云。
中行说令单于遗汉书以尺二寸牍,及印封皆令广大长,倨傲其辞曰“天地所生日月所置
匈奴大单于敬问汉皇帝无恙”,所以遗物言语亦云云。
    汉使或言曰:“匈奴俗贱老。”中行说穷汉使曰:“而汉俗屯戍从军当发者,其老
亲岂有不自脱温厚肥美以赍送饮食行戍乎?”汉使曰:“然。”中行说曰:“匈奴明以
战攻为事,其老弱不能□,故以其肥美饮食壮健者,盖以自为守韂,如此父子各得久相
保,何以言匈奴轻老也?”汉使曰:“匈奴父子乃同穹庐而卧。①父死,妻其后母;兄
弟死,尽取其妻妻之。无冠带之饰,阙庭之礼。”中行说曰:“匈奴之俗,人食畜肉,
饮其汁,衣其皮;畜食草饮水,随时转移。故其急则人习骑射,宽则人乐无事,其约束
轻,易行也。君臣简易,一国之政犹一身也。父子兄弟死,取其妻妻之,恶种姓之失也。
故匈奴虽乱,必立宗种。今中国虽详②不取其父兄之妻,亲属益疏则相杀,至乃易姓,
皆从此类。且礼义之敝,上下交怨望,而室屋之极,生力必屈。③夫力耕桑以求衣食,
筑城郭以自备,故其民急则不习战功,缓则罢于作业。嗟土室之人,顾无多辞,令喋喋
④而占占,⑤冠固何当?”⑥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穹庐,旃帐。”
    注②索隐汉书作“阳”,此亦音羊。
    注③索隐以言栋宇室屋之作,人尽极以营其生,至于气力屈竭也。屈音其勿反。
    注④集解音谍,利口也。
    注⑤集解音昌占反,衣裳貌。
    注⑥集解言虽复着冠,固何当所益。索隐邓展曰:“喋音牒。占,嗫耳语。”
    服虔曰:“口舌喋喋。”如淳曰:“言汝汉人多居室中,固自宜着冠,且不足贵也。”
小颜云:“喋喋,利口也。占占,衣裳貌。喋音昌涉反,占音占。言当思念,无为喋喋
占占耳。虽自谓着冠,何所当益也。”
    自是之后,汉使欲辩论者,中行说辄曰:“汉使无多言,顾汉所输匈奴缯絮米糱,
令其量中,必善美而己矣,何以为言乎?且所给备善则已;不备,苦恶,①则候秋孰,
以骑驰蹂而稼穑耳。”②日夜教单于候利害处。

    注①集解韦昭曰:“苦,□也。音若‘靡盬’之‘盬’。”
    注②集解徐广曰:“蹂音而九反。”
    汉孝文皇帝十四年,匈奴单于十四万骑入朝毶﹑萧关,杀北地都尉卬,①虏人民畜
产甚多,遂至彭阳。②使奇兵入烧回中宫,③候骑④至雍甘泉。⑤于是文帝以中尉周舍
﹑郎中令张武为将军,发车千乘,骑十万,军长安旁以备胡寇。而拜昌侯卢卿⑥为上郡
将军,宁侯魏遫为北地将军,隆虑侯周醦为陇西将军,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成侯董
赤⑦为前将军,大发车骑往击胡。⑧单于留塞内月余乃去,汉逐出塞即还,不能有所杀。
匈奴日已骄,岁入边,杀略人民畜产甚多,云中﹑辽东最甚,至代郡万余人。汉患之,
乃使使遗匈奴书。
    单于亦使当户报谢,复言和亲事。

    注①集解徐广曰:“姓孙。其子单,封为鉼侯。白丁反。”索隐卬音五郎反。
    徐广曰:“姓孙,其后子单封为瓶侯。音白丁反。”
    注②集解徐广曰:“在安定。”索隐出彭阳。韦昭云:“安定县。”正义“城”字
误也。括地志云:“彭城故城在泾州临城县东二十里。”案:彭城在妫州,与北地郡甚
远,明非彭城也。
    注③索隐服虔云“在北地,武帝作宫”。始皇本纪二十七年,“登鸡头山,过回中”。
武帝元封四年,通回中道。正义括地志云:“秦回中宫在岐州雍县西四十里,即匈奴所
烧者也。”
    注④索隐崔浩云:“候,逻骑。”
    注⑤正义括地志云:“云阳也。秦之林光宫,汉之甘泉,在雍州云阳西北八十里。
秦始皇作甘泉宫,去长安三百里,望见长安。秦皇帝以来祭天圜丘处。”
    注⑥索隐案:表“卢”作“玈”,古今字耳。
    注⑦正义音赫。
    注⑧集解徐广曰:“内史栾布亦为将军。”
    孝文帝后二年,使使遗匈奴书曰:“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使当户且居①雕渠
难﹑②郎中韩辽遗朕马二匹,已至,敬受。先帝制:长城以北,引弓之国,受命单于;
长城以内,冠带之室,朕亦制之。使万民耕织射猎衣食,父子无离,臣主相安,俱无暴
逆。今闻渫恶民贪降其进取之利,倍义绝约,忘万民之命,离两主之驩,然其事已在前
矣。书曰:‘二国已和亲,两主驩说,寝兵休卒养马,世世昌乐,闟然更始。’③朕甚
嘉之。圣人者日新,改作更始,使老者得息,幼者得长,各保其首领而终其天年。朕与
单于俱由此道,顺天恤民,世世相传,施之无穷,天下莫不咸便。汉与匈奴邻国之敌,
匈奴处北地,寒,杀气早降,故诏吏遗单于秫糱金帛丝絮佗物岁有数。今天下大安,万
民熙熙,朕与单于为之父母。朕追念前事,薄物细故,谋臣计失,皆不足以离兄弟之驩。
    朕闻天不颇覆,地不偏载。朕与单于皆捐往细故,俱蹈大道,堕坏前恶,以图长久,
使两国之民若一家子。元元万民,下及鱼□,上及飞鸟,跂行喙息④蠕动之类,⑤莫不
就安利而辟危殆。故来者不止,天之道也。俱去前事:朕释逃虏民,单于无言章尼等。
⑥朕闻古之帝王,约分明而无食言。单于留志,天下大安,和亲之后,汉过不先。单于
其察之。”

    注①索隐汉书作“且渠”,匈奴官号。
    注②索隐按:乐彦云“当户﹑且渠各自一官。雕渠难为此官也”。正义雕渠难者,
其姓名也。且,子余反。
    注③集解徐广曰:“闟音鎹,安定意也。”
    注④索隐案:跂音岐,又音企。言虫豸之类,或企踵而行,或以喙而息,皆得其安
也。
    注⑤索隐案:三苍云“蠕蠕,动貌,音软”。淮南子云“昆虫蠕动”。
    注⑥索隐案:文帝云我今日并释放彼国逃亡虏,遣之归本国,汝单于无得更以言词
诉于章尼等,责其逃也。
    单于既约和亲,于是制诏御史曰:“匈奴大单于遗朕书,言和亲已定,亡人不足以
益觽广地,匈奴无入塞,汉无出塞,犯*(令)**[今]*约者杀之,可以久亲,后无咎,俱
便。朕已许之。
    其布告天下,使明知之。”
    后四岁,老上稽粥单于死,子军臣立为单于。既立,①孝文皇帝复与匈奴和亲。而
中行说复事之。

    注①集解徐广曰:“后元三年立。”
    军臣单于立四岁,①匈奴复绝和亲,大入上郡﹑云中各三万骑,所杀略甚觽而去。
于是汉使三将军军屯北地,代屯句注,赵屯飞狐口,缘边亦各坚守以备胡寇。又置三将
军,军长安西细柳﹑渭北棘门﹑霸上以备胡。胡骑入代句注边,烽火通于甘泉﹑长安。
数月,汉兵至边,匈奴亦去远塞,汉兵亦罢。后岁余,孝文帝崩,孝景帝立,而赵王遂
乃阴使人于匈奴。吴楚反,欲与赵合谋入边。
    汉围破赵,匈奴亦止。自是之后,孝景帝复与匈奴和亲,通关市,给遗匈奴,遣公
主,如故约。终孝景时,时小入盗边,无大寇。

    注①集解徐广曰:“孝文后元七年崩,而二年答单于书,其闲五年。而此云‘后四
年’,又‘立四岁’,数不容尔也。孝文后六年冬,匈奴入上郡﹑云中也。”
    今帝即位,明和亲约束,厚遇,通关市,饶给之。匈奴自单于以下皆亲汉,往来长
城下。
    汉使马邑下人聂翁壹①奸兰②出物③与匈奴交,④详为卖马邑城以诱单于。单于信
之,而贪马邑财物,乃以十万骑入武州塞。⑤汉伏兵三十余万马邑旁,御史大夫韩安国
为护军,护四将军以伏单于。单于既入汉塞,未至马邑百余里,见畜布野而无人牧者,
怪之,乃攻亭。是时鴈门尉史⑥行徼,见寇,葆此亭,知汉兵谋,单于得,欲杀之,⑦
尉史乃告单于汉兵所居。单于大惊曰:“吾固疑之。”乃引兵还。出曰:“吾得尉史,
天也,天使若言。”以尉史为“天王”。汉兵约单于入马邑而纵,单于不至,以故汉兵
无所得。汉将军王恢部出代击胡辎重,闻单于还,兵多,不敢出。汉以恢本造兵谋而不
进,斩恢。⑧自是之后,匈奴绝和亲,攻当路塞,⑨往往入盗于汉边,不可胜数。
    然匈奴贪,尚乐关市,嗜汉财物,汉亦尚关市不绝以中之。⑩

    注①索隐按:韂青传唯称“聂壹”。顾氏云“壹,名也。老,故称翁”,义或然也。
    注②集解奸音干。干兰,犯禁私出物也。
    注③索隐上音干。干兰谓犯禁私出物也。
    注④集解汉书音义曰:“私出塞与匈奴交市。”
    注⑤索隐苏林云在鴈门也。
    注⑥索隐如淳云:“律,近塞郡皆置尉,百里一人,士史﹑尉史各二人也。”
    注⑦集解徐广曰:“一云‘乃下,具告单于’。”
    注⑧集解韩长孺传曰:“恢自杀。”
    注⑨索隐苏林云:“直当道之塞。”
    注⑩正义如淳云:“得具以利中伤之。”
    自马邑军后五年之秋,汉使四将军各万骑击胡关市下。将军韂青出上谷,至茏城,
得胡首虏七百人。公孙贺出云中,无所得。公孙敖出代郡,为胡所败七千余人。李广出
鴈门,为胡所败,而匈奴生得广,广后得亡归。汉囚敖﹑广,敖﹑广赎为庶人。其冬,
匈奴数入盗边,渔阳尤甚。汉使将军韩安国屯渔阳备胡。
    其明年秋,匈奴二万骑入汉,杀辽西太守,略二千余人。胡又入败渔阳太守军千余
人,围汉将军安国,安国时千余骑亦且尽,会燕救至,匈奴乃去。匈奴又入鴈门,杀略
千余人。于是汉使将军韂青将三万骑出鴈门,李息出代郡,击胡。
    得首虏数千人。其明年,韂青复出云中以西至陇西,击胡之楼烦﹑白羊王于河南,
得胡首虏数千,牛羊百余万。于是汉遂取河南地,筑朔方,复缮故秦时蒙恬所为塞,因
河为固。汉亦□上谷之什辟县造阳地以予胡。①是岁,汉之元朔二年也。

    注①集解什音斗。汉书音义曰:“言县斗辟,*(西)**[曲]*近胡。”索隐按:
    孟康云“县斗辟,*(西)**[曲]*近胡”也。什音斗。辟音僻。造阳即斗辟县中地。
正义按:曲幽辟县入匈奴界者造阳地□与胡也。
    其后冬,匈奴军臣单于死。军臣单于弟左谷蠡王伊稚斜①自立为单于,攻破军臣单
于太子于单。②于单亡降汉,汉封于单为涉安侯,数月而死。

    注①索隐伊耭斜。耭音持利反。斜音士嗟反,邹诞生音直牙反。盖耭斜,胡人语,
近得其实。
    注②索隐音丹。
    伊稚斜单于既立,其夏,匈奴数万骑入杀代郡太守恭友,略千余人。其秋,匈奴又
入鴈门,杀略千余人。其明年,匈奴又复复入代郡﹑定襄﹑①上郡,各三万骑,杀略数
千人。匈奴右贤王怨汉夺之河南地而筑朔方,数为寇,盗边,及入河南,侵扰朔方,杀
略吏民其觽。

    注①正义括地志云:“定襄故城在朔州善阳县北三百八十里。地理志定襄郡,高帝
置也。”
    其明年春,汉以韂青为大将军,将六将军,十余万人,出朔方﹑高阙击胡。右贤王
以为汉兵不能至,饮酒醉,汉兵出塞六七百里,夜围右贤王。右贤王大惊,脱身逃走,
诸精骑往往随后去。汉得右贤王觽男女万五千人,裨小王十余人。
    其秋,匈奴万骑入杀代郡都尉朱英,略千余人。
    其明年春,汉复遣大将军韂青将六将军,兵十余万骑,乃再出定襄数百里击匈奴,
得首虏前后凡万九千余级,而汉亦亡两将军,军三千余骑。①右将军建得以身脱,②而
前将军翕侯赵信兵不利,降匈奴。赵信者,故胡小王,降汉,汉封为翕侯,以前将军与
右将军并军分行,③独遇单于兵,故尽没。单于既得翕侯,以为自次王,④用其姊妻之,
与谋汉。信教单于益北绝幕,⑤以诱罢汉兵,徼极而取之,⑥无近塞。单于从其计。其
明年,胡骑万人入上谷,杀数百人。

    注①集解徐广曰:“合有三千耳。”
    注②正义建,苏武父也。
    注③正义与大军别行也。
    注④正义自次者,尊重次于单于。
    注⑤集解应劭曰:“幕,沙幕,匈奴之南界。”瓒曰:“沙土曰幕,直度曰绝。”
    注⑥索隐按:徼,要也。谓要其疲极而取之。正义徼音古尧反。徼,要也。
    要汉兵疲极则取之,无近塞居止。
    其明年春,汉使骠骑将军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①千余里,击匈奴,得胡首
虏*(骑)*万八千余级,破得休屠王祭天金人。②其夏,骠骑将军复与合骑侯数万骑出陇
西﹑北地二千里,击匈奴。过居延,③攻祁连山,④得胡首虏三万余人,裨小王以下七
十余人。是时匈奴亦来入代郡﹑鴈门,杀略数百人。汉使博望侯及李将军广出右北平,
击匈奴左贤王。左贤王围李将军,卒可四千人,且尽,杀虏亦过当。会博望侯军救至,
李将军得脱。汉失亡数千人,合骑侯后骠骑将军期,及与博望侯皆当死,赎为庶人。

    注①正义焉音鞕。括地志云:“焉支山一名删丹山,在甘州删丹县东南五十里。
    西河故事云‘匈奴失祁连﹑焉支二山,乃歌曰:“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其蝼惜乃如此’。”
    注②集解汉书音义曰:“匈奴祭天处本在云阳甘泉山下,秦夺其地,后徙之休屠王
右地,故休屠有祭天金人,象祭天人也。”索隐韦昭云:“作金人以为祭天主。”崔浩
云:“胡祭以金人为主,今浮图金人是也。”又汉书音义称“金人祭天,本在云阳甘泉
山下,秦夺其地,徙之于休屠王右地,故休屠有祭天金人,象祭天人也”。事恐不然。
案:得休屠金人,后置之于甘泉也。正义括地志云:
    “径路神祠在雍州﹑云阳县西北九十里甘泉山下,本匈奴祭天处,秦夺其地,后徙
休屠右地。”按:金人即今佛像,是其遗法,立以为祭天主也。
    注③索隐韦昭曰:“张掖县。”
    注④索隐按:西河旧事云“山在张掖﹑酒泉二界上,东西二百余里,南北百里,有
松柏五木,美水草,冬温夏凉,宜畜牧。匈奴失二山,乃歌云:‘亡我祁连山,使我六
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祁连一名天山,亦曰白山也。
    其秋,单于怒浑邪王﹑休屠王居西方为汉所杀虏数万人,欲召诛之。浑邪王与休屠
王恐,谋降汉,①汉使骠骑将军往迎之。浑邪王杀休屠王,并将其觽降汉。凡四万余人,
号十万。于是汉已得浑邪王,则陇西﹑北地﹑河西益少胡寇,徙关东贫民处所夺匈奴河
南﹑新秦中②以实之,而减北地以西戍卒半。其明年,匈奴入右北平﹑定襄各数万骑,
杀略千余人而去。

    注①集解徐广曰:“元狩二年也。”
    注②索隐如淳云“在长安以北,朔方以南”。汉书食货志云“徙贫人充朔方以南新
秦中”是也。正义服虔云:“地名,在北地,广六七百里,长安北,朔方南。
    史记以为秦始皇遣蒙恬斥逐北胡,得肥饶之地七百里,徙内郡人民皆往充实之,号
曰新秦中也。”
    其明年春,汉谋曰“翕侯信为单于计,居幕北,以为汉兵不能至”。乃粟马发十万
骑,*(负)*私*[负]*从①马凡十四万匹,粮重不与焉。令大将军青﹑骠骑将军去病中分
军,大将军出定襄,骠骑将军出代,咸约绝幕击匈奴。单于闻之,远其辎重,以精兵待
于幕北。与汉大将军接战一日,会暮,大风起,汉兵纵左右翼围单于。单于自度战不能
如汉兵,单于遂独身与壮骑数百溃汉围西北遁走。
    汉兵夜追不得。行斩捕匈奴首虏万九千级,北至阗颜山赵信城②而还。

    注①正义谓负担衣粮,私募从者,凡十四万匹。
    注②集解如淳曰:“信前降匈奴,匈奴筑城居之。”
    单于之遁走,其兵往往与汉兵相乱而随单于。单于久不与其大觽相得,其右谷蠡王
以为单于死,乃自立为单于。真单于复得其觽,而右谷蠡王乃去其单于号,复为右谷蠡
王。
    汉骠骑将军之出代二千余里,与左贤王接战,汉兵得胡首虏凡七万余级,左贤王将
皆遁走。骠骑封于狼居胥山,禅姑衍,临翰海①而还。

    注①集解如淳曰:“翰海,北海名。”正义按:翰海自一大海名,髃鸟解羽伏乳于
此,因名也。
    是后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汉度河自朔方以西至令居,①往往通渠置田,官吏
卒五六万人,稍蚕食,地接匈奴以北。②

    注①集解徐广曰:“在金城。”索隐徐广云在金城。地理志云张掖令居县。姚氏令
音连。小颜云音零。
    注②正义匈奴旧以幕为王庭。今远徙幕北,更蚕食之,汉境连接匈奴旧地以北也。
    初,汉两将军大出围单于,所杀虏八九万,而汉士卒物故①亦数万,汉马死者十余
万。匈奴虽病,远去,而汉亦马少,无以复往。匈奴用赵信之计,遣使于汉,好辞请和
亲。天子下其议,或言和亲,或言遂臣之。丞相长史任敞曰:“匈奴新破,困,宜可使
为外臣,朝请于边。”汉使任敞于单于。单于闻敞计,大怒,留之不遣。先是汉亦有所
降匈奴使者,单于亦辄留汉使相当。汉方复收士马,会骠骑将军去病死,于是汉久不北
击胡。

    注①索隐汉士物故。案:释名云“汉以来谓死为‘物故’,物就朽故也”。又魏台
访议高堂崇对曰“闻之先师:物,无也;故,事也。言无复所能于事者也。”
    数岁,伊稚斜单于立十三年死,子乌维立为单于。是岁,汉元鼎三年也。乌维单于
立,而汉天子始出巡郡县。其后汉方南诛两越,①不击匈奴,匈奴亦不侵入边。

    注①正义南越、东越。
    乌维单于立三年,汉已灭南越,遣故太仆贺将万五千骑出九原二千余里,至浮苴井
①而还,不见匈奴一人。汉又遣故从骠侯赵破奴万余骑出令居数千里,至匈河水②而还,
亦不见匈奴一人。

    注①索隐苴音子余反。臣瓒云:“去九原二千里,见汉舆地图。”
    注②索隐臣瓒云:“水名,去令居千里。”
    是时天子巡边,至朔方,勒兵十八万骑以见武节,而使郭吉风告单于。郭吉既至匈
奴,匈奴主客①问所使,郭吉礼卑言好,曰:“吾见单于而口言。”单于见吉,吉曰:
“南越王头已悬于汉北阙。今单于*(能)*即*[能]*前与汉战,天子自将兵待边;单于即
不能,即南面而臣于汉。何徒远走,亡匿于幕北寒苦无水草之地,毋为也。”语卒而单
于大怒,立斩主客见者,而留郭吉不归,迁之北海上。②而单于终不肯为寇于汉边,休
养息士马,习射猎,数使使于汉,好辞甘言求请和亲。

    注①集解韦昭曰:“主使来客官也。”正义官名,若鸿胪卿。
    注②正义北海□上海也,苏武亦迁也。
    汉使王乌等窥匈奴。匈奴法,汉使非去节而以墨黥其面者不得入穹庐。王乌,北地
人,习胡俗,去其节,黥面,得入穹庐。单于爱之,详许甘言,为遣其太子入汉为质,
①以求和亲。

    注①正义音致。
    汉使杨信于匈奴。是时汉东拔秽貉、朝鲜以为郡,①而西置酒泉郡②以鬲绝胡与羌
通之路。汉又西通月氏、大夏,③又以公主妻乌孙王,以分匈奴西方之援国。又北益广
田至胘赖为塞,④而匈奴终不敢以为言。是岁,翕侯信死,汉用事者以匈奴为已弱,可
臣从也。杨信为人刚直屈强,素非贵臣,单于不亲。单于欲召入,不肯去节,单于乃坐
穹庐外见杨信。杨信既见单于,说曰:
    “即欲和亲,以单于太子为质于汉。”单于曰:“非故约。故约,汉常遣翁主,给
缯絮食物有品,以和亲,而匈奴亦不扰边。今乃欲反古,令吾太子为质,无几矣。”⑤
匈奴俗,见汉使非中贵人,其儒先,⑥以为欲说,折其辩;其少年,以为欲刺,折其气。
每汉使入匈奴,匈奴辄报偿。汉留匈奴使,匈奴亦留汉使,必得当乃肯止。

    注①正义□玄菟、乐浪二郡。
    注②正义今肃州。
    注③正义汉书西域传云:“大月氏国去长安城万一千六百里,本居炖煌、祁连闲,
冒顿单于破月氏,而老上单于杀月氏王,以头为饮器,月氏乃远去,过大宛西,击大夏
而臣之,都妫水北,为王庭也。”
    注④集解汉书音义曰:“胘赖,地名,在乌孙北。”
    注⑤正义几音记。言反古无所冀望也。
    注⑥集解先,先生也。汉书作“儒生”也。
    杨信既归,汉使王乌,而单于复绛以甘言,欲多得汉财物,绐谓王乌曰:“吾欲入
汉见天子,面相约为兄弟。”王乌归报汉,汉为单于筑邸于长安。匈奴曰:“非得汉贵
人使,吾不与诚语。”匈奴使其贵人至汉,病,汉予药,欲愈之,不幸而死。而汉使路
充国佩二千石印绶往使,因送其丧,厚葬直数千金,曰“此汉贵人也”。单于以为汉杀
吾贵使者,乃留路充国不归。诸所言者,单于特空绐王乌,殊无意入汉及遣太子来质。
于是匈奴数使奇兵侵犯边。汉乃拜郭昌为拔胡将军,及浞野侯①屯朔方以东,备胡。路
充国留匈奴三岁,单于死。

    注①集解徐广曰赵破奴。
    乌维单于立十岁而死,子乌师庐立为单于。①年少,号为儿单于。是岁元封六年也。
自此之后,单于益西北,左方兵直云中,右方直酒泉、炖煌郡。②

    注①集解徐广曰:“乌,一作‘詹’。”
    注②正义括地志云:“铁勒国,匈奴冒顿之后,在突厥国北。乐胜州经秦长城、太
羹长路正北,经沙碛,十三日行至其国。”
    儿单于立,汉使两使者,一吊单于,一吊右贤王,欲以乖其国。使者入匈奴,匈奴
悉将致单于。单于怒而尽留汉使。汉使留匈奴者前后十余辈,而匈奴使来,汉亦辄留相
当。
    是岁,汉使贰师将军广利西伐大宛,而令因杅①将军敖筑受降城。其冬,匈奴大雨
雪,畜多饥寒死。儿单于年少,好杀伐,国人多不安。左大都尉欲杀单于,使人闲告汉
曰:“我欲杀单于降汉,汉远,即兵来迎我,我□发。”初,汉闻此言,故筑受降城,
犹以为远。

    注①正义音于。
    其明年春,汉使浞野侯破奴将二万余骑出朔方西北二千余里,期至浚稽山①而还。
浞野侯既至期而还,左大都尉欲发而觉,单于诛之,发左方兵击浞野。
    浞野侯行捕首虏得数千人。还,未至受降城四百里,匈奴兵八万骑围之。浞野侯夜
自出求水,匈奴闲捕,生得浞野侯,因急击其军。军中郭纵为护,维王为渠,②相与谋
曰:“及诸校尉畏亡将军而诛之,莫相劝归。”军遂没于匈奴。
    匈奴儿单于大喜,遂遣奇兵攻受降城。不能下,乃寇入边而去。其明年,单于欲自
攻受降城,未至,病死。

    注①索隐应劭云:“在武威县北。”
    注②正义为渠帅也。
    儿单于立三岁而死。子年少,匈奴乃立其季父乌维单于弟右贤王呴①儣湖为单于。
是岁太初三年也。

    注①集解音钩,又音吁。索隐音钩,又音吁。
    呴儣湖单于立,汉使光禄徐自为出五原塞①数百里,远者千余里,筑城鄣列亭②至
庐朐,③而使游击将军韩说、长平侯韂伉屯其旁,使强弩都尉路博德筑居延泽上。④

    注①正义即五原郡榆林塞也。在胜州榆林县四十里也。
    注②正义顾胤云:“鄣,山中小城。亭,候望所居也。”
    注③集解音衢,匈奴地名,又山名。索隐服虔云:“匈奴地名。”张晏云:“山名。”
正义地理志云五原郡稒阳县北出石门鄣,得光禄城,又西北得支就城,又西北得头曼城,
又西北得虖河城,又西北得宿虏城。按:□筑城鄣列亭至庐朐也。服虔云:“庐朐,匈
奴地名也。”张晏云:“山名也。”
    注④正义括地志云:“汉居延县故城在甘州张掖县东北一千五百三十里,有汉遮虏
鄣,强弩都尉路博德之所筑。李陵败,与士觽期至遮虏鄣,即此也。长老传云鄣北百八
十里,直居延之西北,是李陵战地也。”
    其秋,匈奴大入定襄、云中,杀略数千人,败数二千石而去,行破坏光禄所筑城列
亭鄣。
    又使右贤王入酒泉、张掖,略数千人。会任文①击救,尽复失所得而去。是岁,贰
师将军破大宛,斩其王而还。匈奴欲遮之,不能至。其冬,欲攻受降城,会单于病死。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汉将也。”
    呴儣湖单于立一岁死。匈奴乃立其弟左大都尉且鞮①侯为单于。

    注①索隐上音子余反,下音低。
    汉既诛大宛,威震外国。天子意欲遂困胡,乃下诏曰:“高皇帝遗朕平城之忧,高
后时单于书绝悖逆。昔齐襄公复九世之雠,春秋大之。”①是岁太初四年也。

    注①集解公羊传曰:“九世犹可以复雠乎?曰虽百世可也。”
    且鞮侯单于既立,尽归汉使之不降者。路充国等得归。单于初立,恐汉袭之,乃自
谓“我儿子,安敢望汉天子!汉天子,我丈人行①也”。汉遣中郎将苏武厚币赂遗单于。
单于益骄,礼甚倨,非汉所望也。其明年,浞野侯破奴得亡归汉。

    注①正义胡朗反。
    其明年,汉使贰师将军广利以三万骑出酒泉,击右贤王于天山,①得胡首虏万余级
而还。匈奴大围贰师将军,几不脱。汉兵物故什六七。汉复使因杅将军敖出西河,与强
弩都尉会涿涂山,②毋所得。又使骑都尉李陵将步骑五千人,出居延北千余里,与单于
会,合战,陵所杀伤万余人,兵及食尽,欲解归,匈奴围陵,陵降匈奴,其兵遂没,得
还者四百人。单于乃贵陵,以其女妻之。

    注①正义在伊州。
    注②集解徐广曰:“涂音邪。”索隐涿音卓。涂音以奢反。正义匈奴中山也。
    后二岁,复使贰师将军将六万骑,步兵十万,出朔方。强弩都尉路博德将万余人,
与贰师会。游击将军说将步骑三万人,出五原。因杅将军敖将万骑步兵三万人,出鴈门。
匈奴闻,悉远其累重于余吾水北,①而单于以十万骑待水南,与贰师将军接战。贰师乃
解而引归,与单于连战十余日。贰师闻其家以巫蛊族灭,因并觽降匈奴,②得来还千人
一两人耳。游击说无所得。因杅敖与左贤王战,不利,引归。是岁③汉兵之出击匈奴者
不得言功多少,功不得御。④有诏捕太医令随但,言贰师将军家室族灭,使广利得降匈
奴。⑤

    注①集解徐广曰;“余,一作‘斜’,音邪。”索隐徐广云:“一作‘斜’,音邪。”
山海经云:“北鲜之山,鲜水出焉,北流注余吾。”正义累,力为反。重,丈用反。
    注②集解徐广曰:“案史记将相年表及汉书,征和二年,巫蛊始起。三年,广利与
商丘成出击胡军,败,乃降。”
    注③集解徐广曰:“天汉四年。”正义自此以下,上至贰师闻其家,非天汉四年事,
似错误,人所知。
    注④正义御音语。其功不得相御当也。
    注⑤索隐汉书云:“明年,且鞮死,长子狐鹿姑单于立”。张晏云:“自狐鹿姑单
于已下,皆刘向、褚先生所录,班彪又撰而次之,所以汉书匈奴传有上下两卷。”
    太史公曰:孔氏着春秋,隐桓之闲则章,至定哀之际则微,①为其切当世之文而罔
曪,忌讳之辞也。②世俗之言匈奴者,患其徼一时之权,③而务绛纳其说,④以便偏指,
不参⑤彼己;将率⑥席中国广大,气奋,人主因以决策,是以建功不深。尧虽贤,兴事
业不成,得禹而九州宁。⑦且欲兴圣统,唯在择任将相哉!唯在择任将相哉!

    注①索隐案:讳国恶,礼也。仲尼仕于定哀,故其着春秋,不切论当世而微其词也。
    注②索隐案:罔着,无也。谓其无实而曪之是也,忌讳当代故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徼音皎。”索隐按:徐音皎,刘伯庄音叫,皆非也。按其字宜
音侥。徼者,求也,言求一时权宠。
    注④索隐音税。
    注⑤索隐案:谓说者谋匈奴,皆患其直徼求一时权幸,但务谄进其说,以自便其偏
指,不参详终始利害也。
    注⑥集解诗云:“彼己之子。”索隐彼己者,犹诗人讥词云“彼己之子”是也。
    将率则指樊哙、韂、霍等也。
    注⑦正义言尧虽贤圣,不能独理,得禹而九州安宁。以刺武帝不能择贤将相,而务
谄纳小人浮说,多伐匈奴,故坏齐民。故太史公引禹圣成其太平,以攻当代之罪。

    【索隐述赞】猃狁、熏粥,居于北边。既称夏裔,式憬周篇。颇随畜牧,屡扰尘烟。
爰自冒顿,尤聚控弦。虽空帑藏,未尽中权。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