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一百二十一 儒林列传 第六十一
  正义姚承云:“儒谓博士,为儒雅之林,综理古文,宣明旧艺,咸劝儒者,以成王
化者也。”
    太史公曰:余读功令,①至于广厉学官之路,未尝不废书而叹也。曰:嗟乎!
    夫周室衰而关雎作,幽厉微而礼乐坏,诸侯恣行,政由强国。故孔子闵王路废而邪
道兴,于是论次诗书,修起礼乐。适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自韂返鲁,然后乐正,雅
颂各得其所。②世以混浊莫能用,是以仲尼干七十余君③无所遇,曰“苟有用我者,期
月而已矣”。西狩获麟,曰“吾道穷矣”。故因史记作春秋,以当王法,其辞微而指博,
后世学者多录焉。④

    注①索隐案:谓学者课功着之于令,即今学令是也。
    注②正义郑玄云:“鲁哀公十一年。是时道衰乐废,孔子还,修正之,故雅颂各得
其所也。”
    注③索隐案:后之记者失辞也。案家语等说,云孔子历聘诸国,莫能用,谓周﹑郑
﹑齐﹑宋﹑曹﹑韂﹑陈﹑楚﹑□﹑莒﹑匡等。纵历小国,亦无七十余国也。
    注④集解徐广曰:“录,一作‘缪’。”
    自孔子卒后,七十子之徒散游诸侯,大者为师傅卿相,①小者友教士大夫,或隐而
不见。故子路居韂,②子张居陈,③澹台子羽居楚,④子夏居西河,⑤子贡终于齐。⑥
如田子方﹑段干木﹑吴起﹑禽滑厘之属,皆受业于子夏之伦,为王者师。是时独魏文侯
好学。后陵迟以至于始皇,天下并争于战国,懦术既绌焉,然齐鲁之闲,学者独不废也。
于威﹑宣之际,孟子﹑荀卿之列,咸遵夫子之业而润色之,以学显于当世。

    注①索隐案:子夏为魏文侯师。子贡为齐﹑鲁聘吴﹑越,盖亦卿也。而宰予亦仕齐
为卿。余未闻也。
    注②集解案:仲尼弟子列传子路死于韂,时孔子尚存也。
    注③正义今陈州。
    注④正义今苏州城南五里有澹台湖,湖北有澹台。
    注⑤正义今汾州。
    注⑥正义今青州。
    及至秦之季世,焚诗书,坑术士,①六蓺从此缺焉。陈涉之王也,而鲁诸儒持孔氏
之礼器往归陈王。于是孔甲为陈涉博士,②卒与涉俱死。陈涉起匹夫,驱瓦合适戍,③
旬月以王楚,不满半岁竟灭亡,其事至微浅,然而缙绅先生之徒负孔子礼器往委质为臣
者,何也?以秦焚其业,积怨而发愤于陈王也。

    注①正义颜云:“今新丰县温汤之处号愍儒乡。温汤西南三里有马谷,谷之西岸有
坑,古相传以为秦坑儒处也。韂宏诏定古文尚书序云‘秦既焚书,恐天下不从所改更法,
而诸生到者拜为郎,前后七百人,乃密种瓜于骊山陵谷中温处,瓜实成,诏博士诸生说
之。人言不同,乃令就视。为伏机,诸生贤儒皆至焉,方相难不决,因发机,从上填之
以土,皆压,终乃无声’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孔子八世孙,名鲋字甲也。”
    注③索隐上音丁革反。
    及高皇帝诛项籍,举兵围鲁,鲁中诸儒尚讲诵习礼乐,弦歌之音不绝,岂非圣人之
遗化,好礼乐之国哉?故孔子在陈,曰“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
所以裁之”。夫齐鲁之闲于文学,自古以来,其天性也。故汉兴,然后诸儒始得修其经
蓺,讲习大射乡饮之礼。叔孙通作汉礼仪,因为太常,诸生弟子共定者,咸为选首,于
是喟然叹兴于学。然尚有干戈,平定四海,①亦未暇遑庠序之事也。孝惠﹑吕后时,公
卿皆武力有功之臣。孝文时颇征用,②然孝文帝本好刑名之言。及至孝景,不任儒者,
而窦太后又好黄老之术,故诸博士具官待问,未有进者。

    注①正义颜云:“陈豨﹑卢绾﹑韩信﹑黥布之徒相次反叛,征讨也。”
    注②正义言孝文稍用文学之士居位。
    及今上即位,赵绾﹑王臧之属明儒学,而上亦乡之,于是招方正贤良文学之士。
    自是之后,言诗于鲁则申培公,①于齐则辕固生,②于燕则韩太傅。③言尚书自济
南伏生。④言礼自鲁高堂生。⑤言易自菑川田生。言春秋于齐鲁自胡毋生,⑥于赵自董
仲舒。及窦太后崩,武安侯田蚡为丞相,绌黄老﹑刑名百家之言,延文学儒者数百人,
而公孙弘以春秋白衣为天子三公,⑦封以平津侯。天下之学士靡然乡风矣。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陪’。”韦昭曰:“培,申公名,音扶尤反。”索隐徐
广云“培,一作‘陪’,音裴”。韦昭曰“培,申公之名,音浮”。邹氏音普来反也。
    注②正义申,辕,姓;培,固,名;公,生,其处号也。
    注③索隐韩婴也。为常山王太傅也。
    注④索隐按:张华云名胜,汉纪云字子贱。
    注⑤索隐谢承云“秦氏季代有鲁人高堂伯”,则“伯”是其字。云“生”者,自汉
已来儒者皆号“生”,亦“先生”省字呼之耳。
    注⑥索隐毋音无。胡毋,姓。字子都。
    注⑦集解徐广曰:“一云‘自齐为天子三公’。”
    公孙弘为学官,悼道之郁滞,乃请曰:“丞相御史言:①制曰‘盖闻导民以礼,风
之以乐。婚姻者,居屋之大伦也。今礼废乐崩,朕甚愍焉。故详延天下方正博闻之士,
咸登诸朝。其令礼官劝学,讲议洽闻兴礼,以为天下先。太常议,与博士弟子,崇乡里
之化,以广贤材焉’。谨与太常臧﹑②博士平等议曰:闻三代之道,乡里有教,夏曰校,
③殷曰序,④周曰庠。⑤其劝善也,显之朝廷;
    其惩恶也,加之刑罚。故教化之行也,建首善自京师始,由内及外。今陛下昭至德,
开大明,配天地,本人伦,劝学修礼,崇化厉贤,以风四方,太平之原也。古者政教未
洽,不备其礼,请因旧官而兴焉。为博士官置弟子五十人,复其身。太常择民年十八已
上,仪状端正者,补博士弟子。郡国县道邑有好文学,敬长上,肃政教,顺乡里,出入
不悖所闻者,令相长丞上属所二千石,⑥二千石谨察可者,当与计偕,诣太常,⑦得受
业如弟子。一岁皆辄试,能通一蓺以上,补文学掌故缺;其高弟可以为郎中者,太常籍
奏。即有秀才异等,辄以名闻。其不事学若下材及不能通一蓺,辄罢之,而请诸不称者
罚。臣谨案诏书律令下者,明天人分际,通古今之义,文章尔雅,训辞深厚,⑧恩施甚
美。
    小吏浅闻,不能究宣,无以明布谕下。治礼次治掌故,⑨以文学礼义为官,迁留滞。
请选择其秩比二百石以上,及吏百石通一蓺以上,补左右内史﹑⑩大行卒史;比百石已
下,补郡太守卒史:皆各二人,边郡一人。先用诵多者,若不足,乃择掌故补中二千石
属,⑾文学掌故补郡属,⑿备员。请着功令。佗如律令。”制曰:“可。”自此以来,
则公卿大夫士吏斌斌多文学之士矣。

    注①正义自此以下,皆弘奏请之辞。
    注②集解汉书百官表孔臧也。
    注③正义校,教也。可教道蓺也。
    注④正义序,舒也。言舒礼教。
    注⑤正义庠,详也。言详审经典。
    注⑥索隐上时两反。属音烛。属,委也。所二千石,谓于所部之郡守相。
    注⑦索隐计,计吏也。偕,俱也。谓令与计吏俱诣太常也。
    注⑧索隐谓诏书文章雅正,训辞深厚也。
    注⑨集解徐广曰:“一云‘次治礼学掌故’。”
    注⑩正义案:左右内史后改为左冯翊﹑右扶风。
    注⑾索隐苏林曰;“属亦曹吏,今县官文书解云‘属某甲’。”
    注⑿索隐如淳云:“汉仪弟子射策,甲科百人补郎中,乙科二百人补太子舍人,皆
秩比二百石;次郡国文学,秩百石也。”
    申公者,鲁人也。高祖过鲁,申公以弟子从师入见①高祖于鲁南宫。②吕太后时,
申公游学长安,与刘郢同师。③已而郢为楚王,令申公傅其太子戊。④戊不好学,疾申
公。及王郢卒,戊立为楚王,胥靡申公。⑤申公耻之,归鲁,退居家教,终身不出门,
复谢绝宾客,独王命召之乃往。⑥弟子自远方至受业者百余人。申公独以诗经为训以教,
无传*(疑)*,疑者则阙不传。⑦

    注①索隐按:汉书云“申公少与楚元王俱事齐人浮丘伯,受诗”。
    注②正义括地志云:“泮宫在兖州曲阜县西南二百里鲁城内宫之内。郑云泮之言半
也,其制半于天子之璧雍。”
    注③索隐案:汉书云“吕太后时,浮丘伯在长安,申公与元王郢客俱卒学”也。
    注④集解徐广曰:“楚元王刘交以文帝元年薨,子夷王郢立,四岁薨,子戊立。
    郢以吕后二年封上邽侯,文帝元年立为楚王。”
    注⑤集解徐广曰:“腐刑。”
    注⑥集解徐广曰:“鲁恭王也。”
    注⑦索隐谓申公不作诗传,但教授,有疑则阙耳。
    兰陵王臧既受诗,以事孝景帝为太子少傅,免去。今上初即位,臧乃上书宿韂上,
累迁,一岁中为郎中令。及代赵绾亦尝受诗申公,绾为御史大夫。绾﹑臧请天子,欲立
明堂以朝诸侯,不能就其事,乃言师申公。于是天子使使束帛加璧安车驷马迎申公,弟
子二人乘轺传从。①至,见天子。天子问治乱之事,申公时已八十余,老,对曰:“为
治者不在多言,顾力行何如耳。”是时天子方好文词,见申公对,默然。然已招致,则
以为太中大夫,舍鲁邸,议明堂事。太皇窦太后好老子言,不说儒术,得赵绾﹑王臧之
过以让上,上因废明堂事,尽下赵绾﹑王臧吏,后皆自杀。申公亦疾免以归,数年卒。

    注①集解徐广曰:“马车。”
    弟子为博士者十余人:孔安国至临淮太守,①周霸至胶西内史,夏宽至城阳内史,
砀鲁赐至东海太守,兰陵缪生②至长沙内史,徐偃为胶西中尉,邹人阙门庆忌③为胶东
内史。其治官民皆有廉节,称其好学。学官弟子行虽不备,而至于大夫﹑郎中﹑掌故以
百数。言诗虽殊,多本于申公。

    注①集解徐广曰:“孔鲋之弟子襄为惠帝博士,迁为长沙太傅,生忠,忠生武及安
国。安国为博士,临淮太守。”
    注②索隐缪音亡救反。缪氏出兰陵。一音穆。所谓穆生,为楚元王所礼也。
    注③集解汉书音义曰:“姓阙门,名庆忌。”
    清河王太傅辕固生者,齐人也。以治诗,孝景时为博士。与黄生争论景帝前。
    黄生曰:“汤武非受命,乃弒也。”辕固生曰:“不然。夫桀纣虐乱,天下之心皆
归汤武,汤武与天下之心而诛桀纣,桀纣之民不为之使而归汤武,汤武不得已而立,非
受命为何?”
    黄生曰:“冠虽敝,必加于首;履虽新,必关于足。何者,上下之分也。今桀纣虽
失道,然君上也;汤武虽圣,臣下也。夫主有失行,臣下不能正言匡过以尊天子,反因
过而诛之,代立践南面,非弒而何也?”辕固生曰:“必若所云,是高帝代秦即天子之
位,非邪?”于是景帝曰:“食肉不食马肝,①不为不知味;
    言学者无言汤武受命,不为愚。”遂罢。是后学者莫敢明受命放杀者。

    注①正义论衡云:“气热而毒盛,故食马肝杀人。又盛夏马行多渴死,杀气为毒也。”
    窦太后好老子书,召辕固生问老子书。固曰:“此是家人言耳。”①太后怒曰:
    “安得司空城旦书乎?”②乃使固入圈刺豕。景帝知太后怒而固直言无罪,乃假固
利兵,下圈刺豕,正中其心,一刺,豕应手而倒。太后默然,无以复罪,罢之。居顷之,
景帝以固为廉直,拜为清河王太傅。③久之,病免。

    注①索隐此家人言耳。服虔云:“如家人言也。”案:老子道德篇近而观之,理国
理身而已,故言此家人之言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司空,主刑徒之官也。”骃案:汉书音义曰“道家以儒法为急,
比之于律令”。
    注③集解徐广曰:“哀王乘也。”
    今上初即位,复以贤良征固。诸谀儒多疾毁固,曰“固老”,罢归之。时固已九十
余矣。
    固之征也,薛人公孙弘亦征,①侧目而视固。固曰:“公孙子,务正学以言,无曲
学以阿世!”自是之后,齐言诗皆本辕固生也。诸齐人以诗显贵,皆固之弟子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薛县在菑川。”
    韩生者,①燕人也。孝文帝时为博士,景帝时为常山王太傅。②韩生推诗之意而为
内外传数万言,其语颇与齐鲁闲殊,然其归一也。淮南贲生③受之。
    自是之后,而燕赵闲言诗者由韩生。韩生孙商为今上博士。

    注①集解汉书曰:“名婴。”
    注②集解徐广曰:“宪王舜也。”
    注③索隐贲音肥。
    伏生者,①济南人也。故为秦博士。孝文帝时,欲求能治尚书者,天下无有,乃闻
伏生能治,欲召之。是时伏生年九十余,老,不能行,于是乃诏太常使掌故朝错往受之。
秦时焚书,伏生壁藏之。其后兵大起,流亡,汉定,伏生求其书,亡数十篇,独得二十
九篇,即以教于齐鲁之闲。学者由是颇能言尚书,诸山东大师无不涉尚书以教矣。

    注①集解张晏曰:“伏生名胜,伏氏碑云。”
    伏生教济南张生及欧阳生,①欧阳生教千乘儿宽。儿宽既通尚书,以文学应郡举,
诣博士受业,受业孔安国。儿宽贫无资用,常为弟子都养,②及时时闲行佣赁,以给衣
食。行常带经,止息则诵习之。以试第次,补廷尉史。是时张汤方乡学,以为奏谳掾,
以古法议决疑大狱,而爱幸宽。宽为人温良,有廉智,自持,而善著书﹑书奏,敏于文,
口不能发明也。汤以为长者,数称誉之。
    及汤为御史大夫,以儿宽为掾,荐之天子。天子见问,说之。张汤死后六年,儿宽
位至御史大夫。③九年而以官卒。宽在三公位,以和良承意从容得久,然无有所匡谏;
于官,官属易之,不为尽力。张生亦为博士。而伏生孙以治尚书征,不能明也。

    注①集解汉书曰:“字和伯,千乘人。”
    注②索隐谓倪宽家贫,为弟子造食也。何休注公羊“灼烹为养”。案:有厮养卒,
厮掌马,养造食。
    注③集解徐广曰:“元封元年。”
    自此之后,鲁周霸﹑孔安国,雒阳贾嘉,颇能言尚书事。孔氏有古文尚书,而安国
以今文读之,因以起其家。逸书①得十余篇,盖尚书滋多于是矣。

    注①索隐案:孔臧与安国书云“旧书潜于壁室,□尔复出,古训复申。唯闻尚书二
十八篇取象二十八宿,何图乃有百篇。即知以今绚古,隶篆推科斗,以定五十余篇,并
为之传也”。艺文志曰二十九篇,得多十六篇。起者,谓起发以出也。
    诸学者多言礼,而鲁高堂生最本。礼固自孔子时而其经不具,及至秦焚书,书散亡
益多,于今独有士礼,高堂生能言之。
    而鲁徐生善为容。①孝文帝时,徐生以容为礼官大夫。传子至孙延﹑徐襄。
    襄,其天姿善为容,不能通礼经;延颇能,未善也。襄以容为汉礼官大夫,至广陵
内史。延及徐氏弟子公户满意﹑②桓生﹑单次,③皆尝为汉礼官大夫。
    而瑕丘萧奋④以礼为淮阳太守。是后能言礼为容者,由徐氏焉。

    注①索隐汉书作“颂”,亦音容也。
    注②索隐公户,姓;满意,名也。案:邓展云二人姓字,非也。
    注③索隐上音善。单,姓;次,名也。
    注④集解徐广曰:“属山阳也。”
    自鲁商瞿受易孔子,①孔子卒,商瞿传易,六世至齐人田何,字子庄,②而汉兴。
田何传东武人王同子仲,子仲传菑川人杨何。③何以易,元光元年征,官至中大夫。齐
人□墨成以易至城阳相。广川人孟但以易为太子门大夫。
    鲁人周霸,莒人衡胡,④临菑人主父偃,皆以易至二千石。然要言易者本于杨何之
家。

    注①索隐案:商姓,瞿名,字子木。瞿音劬。
    注②索隐案:汉书云“商瞿授东鲁桥庇子庸,子庸授江东馯臂子弓,子弓授燕周丑
子家,子家授东武孙虞子乘”。仲尼弟子传作“淳于人光羽子乘”,不同也。子乘授田
何子装,是六代孙也。
    注③索隐案:田何传东武王同,同传菑川杨何。
    注④集解徐广曰:“莒一作‘吕’。”
    董仲舒,广川人也。以治春秋,孝景时为博士。下帷讲诵,弟子传以久次相受业,
或莫见其面,盖三年董仲舒不观于舍园,其精如此。进退容止,非礼不行,学士皆师尊
之。今上即位,为江都相。①以春秋灾异之变推阴阳所以错行,故求雨闭诸阳,纵诸阴,
其止雨反是。行之一国,未尝不得所欲。中废为中大夫,居舍,着灾异之记。是时辽东
高庙灾,主父偃疾之,取其书奏之天子。②天子召诸生示其书,有刺讥。董仲舒弟子吕
步舒③不知其师书,以为下愚。于是下董仲舒吏,当死,诏赦之。于是董仲舒竟不敢复
言灾异。

    注①索隐案:仲舒事易王。王,武帝兄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建元六年。”索隐案:汉书以为辽东高庙及长陵园殿灾也。
    仲舒为灾异记,草而未奏,主父偃窃而奏之。
    注③集解徐广曰:“一作‘荼’,亦音舒。”
    董仲舒为人廉直。是时方外攘四夷,公孙弘治春秋不如董仲舒,而弘希世用事,位
至公卿。董仲舒以弘为从谀。弘疾之,乃言上曰:“独董仲舒可使相缪西王。”
    胶西王素闻董仲舒有行,亦善待之。董仲舒恐久获罪,疾免居家。至卒,终不治产
业,以修学著书为事。故汉兴至于五世之闲,唯董仲舒名为明于春秋,其传公羊氏也。
    胡毋生,①齐人也。孝景时为博士,以老归教授。齐之言春秋者多受胡毋生,公孙
弘亦颇受焉。

    注①集解汉书曰:“字子都。”
    瑕丘江生为谷梁春秋。自公孙弘得用,尝集比其义,卒用董仲舒。
    仲舒弟子遂者:兰陵褚大,广川殷忠,①温吕步舒。褚大至梁相。步舒至长史,持
节使决淮南狱,于诸侯擅专断,不报,以春秋之义正之,天子皆以为是。
    弟子通者,至于命大夫;为郎﹑谒者﹑掌故者以百数。而董仲舒子及孙皆以学至大
官。

    注①集解徐广曰:“殷,一作‘段’,又作‘瑕’也。’【索隐述赞】孔氏之衰,
经书绪乱。言诸六学,始自炎汉。着令立官,四方覙腕。曲台坏壁,书礼之冠。传易言
诗,云蒸雾散。兴化致理,鸿猷克赞。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