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一百二十三 大宛列传 第六十三
  大宛①之迹,②见自张骞。张骞,汉中人。③建元中为郎。是时天子问匈奴降者,
皆言匈奴破月氏王,④以其头为饮器,⑤月氏遁逃而常怨仇匈奴,无与共击之。汉方欲
事灭胡,闻此言,因欲通使。道必更匈奴中,⑥乃募能使者。骞以郎应募,使月氏,与
堂邑氏*(故)*胡奴甘父⑦俱出陇西。经匈奴,⑧匈奴得之,传诣单于。单于留之,曰:
“月氏在吾北,汉何以得往使?
    吾欲使越,汉肯听我乎?”留骞十余岁,与妻,有子,然骞持汉节不失。

    注①索隐音菀,又于袁反。
    注②正义汉书云:“大宛国去长安万二千五百五十里,东至都护治,西南至大月氏,
南亦至大月氏,北至康居。”括地志云:“率都沙毶国亦名苏对沙毶国,本汉大宛国。”
    注③索隐陈寿益部耆旧传云:“骞,汉中成固人。”
    注④正义氏音支。凉﹑甘﹑肃﹑瓜﹑沙等州,本月氏国之地。汉书云“本居敦煌﹑
祈连闲”是也。
    注⑤集解韦昭曰:“饮器,椑榼也。单于以月氏王头为饮器。”晋灼曰:“饮器,
虎子之属也。或曰饮酒器也。”索隐椑音白迷反。榼音苦盍反。案:谓今之偏榼也。正
义汉书匈奴传云:“元帝遣车骑都尉韩昌﹑光禄大夫张猛与匈奴盟,以老上单于所破月
氏王头为饮器者,共饮血盟。”
    注⑥索隐更,经也。音羹。
    注⑦集解汉书音义曰:“堂邑氏,姓;胡奴甘父,字。”索隐案:谓堂邑县人家胡
奴名甘父也。下云“堂邑父”者,盖后史家从省,唯称“堂邑父”而略“甘”字。甘,
或其姓号。
    注⑧索隐谓道经匈奴也。
    居匈奴中,益宽,骞因与其属亡乡月氏,西走数十日至大宛。大宛闻汉之饶财,欲
通不得,见骞,喜,问曰:“若欲何之?”骞曰:“为汉使月氏,而为匈奴所闭道。今
亡,唯王使人导送我。诚得至,反汉,汉之赂遗王财物不可胜言。”
    大宛以为然,遣骞,①为发导绎,抵康居,②康居传致大月氏。③大月氏王已为胡
所杀,立其太子为王。④既臣大夏而居,⑤地肥饶,少寇,志安乐,又自以远汉,殊无
报胡之心。骞从月氏至大夏,竟不能得月氏要领。⑥

    注①索隐谓大宛发遣骞西也。
    注②索隐为发道驿抵康居。发道,谓发驿令人导引而至康居也。导音道。抵,至也。
居音渠也。正义抵,至也。居,其居反。括地志云:“康居国在京西一万六百里。其西
北可二千里有奄蔡,酒国也。”
    注③正义此大月氏在大宛西南,于妫水北为王庭。汉书云去长安万一千六百里。
    注④集解徐广曰:“一云‘夫人为王’,夷狄亦或女主。”索隐案:汉书张骞传云
“立其夫人为王”也。
    注⑤索隐既臣大夏而君之。谓月氏以大夏为臣,而为之作君也。正义既,尽也。大
夏国在妫水南。
    注⑥集解汉书音义曰:“要领,要契。”索隐李奇云“要领,要契也”。小颜以为
衣有要领。刘氏云“不得其要害”,然颇是其意,于文字为疏者也。
    留岁余,还,并南山,①欲从羌中归,②复为匈奴所得。留岁余,单于死,③左谷
蠡王攻其太子自立,国内乱,骞与胡妻及堂邑父俱亡归汉。汉拜骞为太中大夫,堂邑父
为奉使君。④

    注①正义并,白浪反。南山即连终南山,从京南东至华山过河,东北连延至海,即
中条山也。从京南连接至葱岭万余里,故云“并南山”也。西域传云“其南山东出金城,
与汉南山属焉”。
    注②正义说文云:“羌,西方牧羊人也。南方蛮闽从虫,北方狄从犬,东方貊从豸,
西方羌从羊。”
    注③集解徐广曰:“元朔三年。”
    注④索隐堂邑父之官号。
    骞为人强力,宽大信人,蛮夷爱之。堂邑父故胡人,善射,穷急射禽兽给食。
    初,骞行时百余人,去十三岁,唯二人得还。
    骞身所至者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而传闻其旁大国五六,具为天子言之。
    曰:
    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汉正西,去汉可万里。其俗土著,耕田,田稻麦。有蒲陶酒。
多善马,①马汗血,其先天马子也。②有城郭屋室。其属邑大小七十余城,觽可数十万。
其兵弓矛骑射。其北则康居,西则大月氏,西南则大夏,东北则乌孙,东则扜矾﹑③于
窴。④于窴之西,则水皆西流,注西海;其东水东流,注盐泽。⑤盐泽潜行地下,其南
则河源出焉。⑥多玉石,河注中国。而楼兰﹑姑师⑦邑有城郭,临盐泽。盐泽去长安可
五千里。匈奴右方居盐泽以东,至陇西长城,南接羌,鬲汉道焉。

    注①索隐案:外国传云“外国称天下有三觽:中国人觽,大秦宝觽,月氏马觽”。
    注②集解汉书音义曰:“大宛国有高山,其上有马,不可得,因取五色母马置其下,
与交,生驹汗血,因号曰天马子。”
    注③集解徐广曰:“汉纪曰拘弥国去于窴三百里。”索隐扜冞,国名也,音污弥二
音。汉纪谓荀悦所譔汉纪。拘音俱,弥即冞也,则拘弥与扜冞是一也。
    注④索隐音殿。
    注⑤索隐盐水也。太康地记云“河北得水为河,塞外得水为海”也。正义汉书云:
“盐泽去玉门﹑阳关三百余里,广袤三四百里。其水皆潜行地下,南出于积石山为中国
河。”括地志云:“蒲昌海一名泑泽,一名盐泽,亦名辅日海,亦名穿兰,亦名临海,
在沙州西南。玉门关在沙州寿昌县西六里。”
    注⑥索隐案:汉书西域传云“河有两源,一出葱岭,一出于窴”。山海经云“河出
昆仑东北隅”。郭璞云“河出昆仑,潜行地下,至葱岭山于窴国,复分流岐出,合而东
注泑泽,已而复行积石,为中国河”。泑泽即盐泽也,一名蒲昌海。西域传云“一出于
阗南山下”,与郭璞注山海经不同。广志云“蒲昌海在蒲类海东”也。
    注⑦正义二国名。姑师即车师也。
    乌孙在大宛东北可二千里,行国,①随畜,与匈奴同俗。控弦者数万,敢战。
    故服匈奴,及盛,取其羁属,不肯往朝会焉。

    注①集解徐广曰:“不土著。”
    康居在大宛西北可二千里,行国,与月氏大同俗。控弦者八九万人。与大宛邻国。
国小,南羁事月氏,东羁事匈奴。
    奄蔡①在康居西北可二千里,行国,与康居大同俗。控弦者十余万。临大泽,无崖,
盖乃北海云。

    注①正义汉书解诂云:“奄蔡即阖苏也。”魏略云:“西与大秦通,东南与康居接。
其国多貂,畜牧水草,故时羁属康居也。”
    大月氏①在大宛西可二三千里,居妫水北。其南则大夏,西则安息,北则康居。行
国也,随畜移徙,与匈奴同俗。控弦者可一二十万。故时强,轻匈奴,及冒顿立,攻破
月氏,至匈奴老上单于,杀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始月氏居敦煌、祁连闲,②及为匈
奴所败,乃远去,过宛,西击大夏而臣之,遂都妫水北,为王庭。
    其余小觽不能去者,保南山羌,号小月氏。

    注①正义万震南州志云:“在天竺北可七千里,地高燥而远。国王称‘天子’,国
中骑乘常数十万匹,城郭宫殿与大秦国同。人民赤白色,便习弓马。土地所出,及奇玮
珍物,被服鲜好,天竺不及也。”康泰外国传云:“外国称天下有三觽:中国为人觽,
秦为宝觽,月氏为马觽也。”
    注②正义初,月氏居敦煌以东,祁连山以西。敦煌郡今沙州。祁连山在甘州西南。
    安息①在大月氏西可数千里。其俗土著,耕田,田稻麦,蒲陶酒。城邑如大宛。其
属小大数百城,地方数千里,最为大国。临妫水,有市,民商贾用车及船,行旁国或数
千里。以银为钱,钱如其王面,②王死辄更钱,效王面焉。
    画革旁行以为书记。③其西则条枝,北有奄蔡、黎轩。④

    注①正义地理志云:“安息国京西万一千二百里。自西关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蛮国,
西行三千六百里至斯宾国,从斯宾南行度河,又西南行至于罗国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
极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国。”汉书云:“北康居,东乌弋山离,西条枝。国临妫水。
土著。以银为钱,如其王面,王死辄更钱,效王面焉。”
    注②索隐汉书云:“文独为王面,幕为夫人面。”荀悦云:“幕音漫,无文面也。”
张晏云:“钱之文面作人乘马,钱之幕作人面形。”韦昭曰:“幕,钱背也,音漫。”
包恺音慢。
    注③集解汉书音义曰:“横行为书记。”索隐画音获。小颜云:“革,皮之不柔者。”
韦昭云:“外夷书皆旁行,今扶南犹中国,直下也。”
    注④索隐汉书作“儣靳”。续汉书一名“大秦”。按:三国并临西海,后汉书云
“西海环其国,惟西北通陆道”。然汉使自乌弋以还,莫有至条枝者。正义上力奚反。
下巨言反,又巨连反。后汉书云:“大秦一名儣鞬,在西海之西,东西南北各数千里。
有城四百余所。土多金银奇宝,有夜光璧、明月珠、骇鸡犀、火浣布、珊瑚、琥珀、琉
璃、琅玕、朱丹、青碧,珍怪之物,率出大秦。”康氏外国传云:“其国城郭皆青水精
为[础],及五色水精为壁。人民多巧,能化银为金。国土市买皆金银钱。”万震南州志
云:“大家屋舍,以珊瑚为柱,琉璃为墙壁,水精为础舄。海中斯调*(州)*[洲]上有木,
冬月往剥取其皮,绩以为布,极细,手巾齐数匹,与麻焦布无异,色小青黑,若垢污欲
浣之,则入火中,便更精洁,世谓之火浣布。秦云定重参问门树皮也。”括地志云:
“火山国在扶风南东大湖海中。其国中山皆火,然火中有白鼠皮及树皮,绩为火浣布。
魏略云大秦在安息、条支西大海之西,故俗谓之海西。从安息界乘船直载海西,遇风利
时三月到,风迟或一二岁。其公私宫室为重屋,邮驿亭置如中国。从安息绕海北陆到其
国,人民相属,十里一亭,三十里一置。无盗贼。其俗人长大平正,似中国人而胡服。
宋膺异物志云秦之北附庸小邑,有羊羔自然生于土中,候其欲萌,筑墙绕之,恐兽所食。
其脐与地连,割绝则死。击物惊之,乃惊鸣,脐遂绝,则逐水草为髃。又大秦金二枚,
皆大如瓜,植之滋息无极,观之如用则真金也。”括地志云:“小人国在大秦南,人纔
三尺。其耕稼之时,惧鹤所食,大秦韂助之。□焦侥国,其人穴居也。”
    条枝在安息西数千里,临西海。暑湿。耕田,田稻。有大鸟,卵如瓮。①人觽甚多,
往往有小君长,而安息役属之,以为外国。国善眩。②安息长老传闻条枝有弱水、西王
母,而未尝见。③

    注①正义汉书云:“条支出师子、犀牛、孔雀、大雀,其卵如瓮。和帝永元十三年,
安息王满屈献师子、大鸟,世谓之‘安息雀’。”广志云:“鸟,钤鹰身,蹄骆,色苍,
举头八九尺,张翅丈余,食大麦,卵大如瓮。”
    注②集解应劭曰:“眩,相诈惑。”正义颜云:“今吞刀、吐火、殖瓜、种树、屠
人、截马之术皆是也。”
    注③索隐魏略云:“弱水在大秦西。”玄中记云:“天下之弱者,有昆仑之弱水,
鸿毛不能载也。”山海经云:“玉山,西王母所居。”穆天子传云:“天子觞西王母瑶
池之上。”括地图云:“昆仑弱水乘龙不至。有三足神乌,为王母取食。”正义此弱水、
西王母既是安息长老传闻而未曾见,后汉书云桓帝时大秦国王安敦遣使自日南徼外来献,
或云其国西有弱水、流沙,近西王母处,几于日所入也。然先儒多引大荒西经云弱水云
有二源,俱出女国北阿耨达山,南流会于女国东,去国一里,深丈余,阔六十步,非毛
舟不可济,南流入海。阿耨达山□昆仑山也,与大荒西经合矣。然大秦国在西海中岛上,
从安息西界过海,好风用三月乃到,弱水又在其国之西。昆仑山弱水流在女国北,出昆
仑山南。
    女国在于窴国南二千七百里。于窴去京凡九千六百七十里。计大秦与大昆仑山相去
几四五万里,非所论及,而前贤误矣。此皆据汉括地论之,犹恐未审,然弱水二所说皆
有也。
    大夏在大宛西南二千余里妫水南。其俗土著,有城屋,与大宛同俗。无大*(王)**
[君]*长,往往城邑置小长。其兵弱,畏战。善贾市。及大月氏西徙,攻败之,皆臣畜大
夏。大夏民多,可百余万。其都曰蓝市城,有市贩贾诸物。
    其东南有身毒国。①

    注①集解徐广曰:“身,或作‘干’,又作‘讫’。”索隐身音干,毒音笃。孟康
云:“□天竺也,所谓浮图胡也。”
    正义一名身毒,在月氏东南数千里。俗与月氏同,而卑湿暑热。其国临大水,乘象
以战。其民弱于月氏。修浮图道,不杀伐,遂以成俗。土有象、犀、檋瑁、金、银、铁、
锡、铅。西与大秦通,有大秦珍物。明帝梦金人长大,顶有光明,以问髃臣。或曰:
“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长丈六尺而黄金色。”帝于是遣使天竺问佛道法,遂至
中国,画形像焉。万震南州志云:“地方三万里,佛道所出。其国王居城郭,殿皆雕文
刻镂。街曲市里,各有行列。左右诸大国凡十六,皆共奉之,以天地之中也。”浮屠经
云:“临儿国王生隐屠太子。父曰屠头邪,母曰莫邪屠。身色黄,发如青丝,乳有青色,
爪赤如铜。始莫邪梦白象而孕,及生,从母右胁出。生有发,堕地能行七步。”又云:
“太子生时,有二龙王夹左右吐水,一龙水暖,一龙水冷,遂成二池,今犹一冷一暖。
初行七步处,琉璃上有太子龏迹见在。生处名祗洹精舍,在舍韂国南四里,是长者须达
所起。
    又有阿输迦树,是夫人所攀生太子树也。”括地志云:“沙祗大国即舍韂国也,在
月氏南万里,即波斯匿王治处。此国共九十种。知身后事。城有祗树给孤园。”
    又云:“天竺国有东、西、南、北、中央天竺国,国方三万里,去月氏七千里。
    大国隶属凡二十一。天竺在昆仑山南,大国也。治城临恒水。”又云:“阿耨达山
亦名建末达山,亦名昆仑山。水出,一名拔扈利水,一名恒伽河,□经称*[恒]*河者也。
自昆仑山以南,多是平地而下湿。土肥良,多种稻,岁四熟,留役喰马,米粒亦极大。”
又云:“佛上忉利天,为母说法九十日。波斯匿王思欲见佛,即刻牛头旃檀象,置精舍
内佛坐。此像是觽像之始,后人所法也。佛上天青梯,今变为石,没入地,唯余十二蹬,
蹬闲二尺余。彼耆老言,梯入地尽,佛法灭。”
    又云:“王舍国,胡语曰罪悦祗国。其国灵鹫山,胡语曰耆阇崛山。山是青石,石
头似鹫。鸟名耆阇,鹫也。崛,山石也。山周四十里,外周围水,佛于此坐禅,及诸阿
难等俱在此坐。”又云:“小孤石,石上有石室者,佛坐其中,天帝释以四十二事问佛,
佛一一以指画石,其迹尚存。又于山上起塔,佛昔将阿难在此上山四望,见福田疆畔,
因制七条衣割截之法于此,今袈裟衣是也。”
    骞曰:“臣在大夏时,见邛竹杖、蜀布。①问曰:‘安得此?’大夏国人曰:‘吾
贾人往市之身毒。身毒在大夏东南可数千里。其俗土著,大与大夏同,而卑湿暑热云。
其人民乘象以战。其国临大水焉。’②以骞度之,大夏去汉万二千里,居汉西南。今身
毒国又居大夏东南数千里,有蜀物,此其去蜀不远矣。今使大夏,从羌中,险,羌人恶
之;少北,则为匈奴所得;从蜀宜径,③又无寇。”天子既闻大宛及大夏、安息之属皆
大国,多奇物,土著,颇与中国同业,而兵弱,贵汉财物;其北有大月氏、康居之属,
兵强,可以赂遗设利朝也。且诚得而以义属之,则广地万里,重九译,④致殊俗,威德
篃于四海。天子欣然,以骞言为然,乃令骞因蜀犍为⑤发闲使,四道并出:出駹,出焻,
⑥出徙,⑦出邛、僰,⑧皆各行一二千里。其北方闭氐、筰,⑨南方闭巂、昆明。⑩昆
明之属无君长,善寇盗,辄杀略汉使,终莫得通。然闻其西可千余里有乘象国,名曰滇
越,⑾而蜀贾奸出物者或至焉,于是汉以求大夏道始通滇国。初,汉欲通西南夷,费多,
道不通,罢之。及张骞言可以通大夏,乃复事西南夷。

    注①正义邛都邛山出此竹,因名“邛竹”。节高实中,或寄生,可为杖。布,土芦
布。
    注②正义大水,河也。
    注③集解如淳曰:“径,疾也。或曰径,直。”
    注④正义言重重九遍译语而致。
    注⑤正义犍,其连反。犍为郡今戎州也,在益州南一千余里。
    注⑥正义茂州、向州等,焻、駹之地,在戎州西北也。
    注⑦集解徐广曰:“属汉嘉。”索隐李奇云:“徙音斯。蜀郡有徙县也。”
    注⑧正义僰,蒲北反。徙在嘉州;邛,今邛州;僰,今雅州:皆在戎州西南也。
    注⑨集解服虔曰:“皆夷名,汉使见闭于夷也。”索隐韦昭云:“筰县在越巂,音
昨。”案:南越破后杀筰侯,以筰都为沈黎郡,又有定筰县。正义氐,今成州及武等州
也。筰,白狗羌也。皆在戎州西北也。
    注⑩正义巂州及南昆明夷也,皆在戎州西南。
    注⑾集解徐广曰:“一作‘城’。”正义昆、郎等州皆滇国也。其西南滇越、越巂
则通号越,细分而有巂、滇等名也。
    骞以校尉从大将军击匈奴,知水草处,军得以不乏,乃封骞为博望侯。①是岁元朔
六年也。其明年,骞为韂尉,与李将军俱出右北平击匈奴。匈奴围李将军,军失亡多;
而骞后期当斩,赎为庶人。是岁汉遣骠骑破匈奴西*(城)**[域]*数万人,至祁连山。其
明年,浑邪王率其民降汉,而金城、河西西并南山至盐泽空无匈奴。匈奴时有候者到,
而希矣。其后二年,汉击走单于于幕北。

    注①索隐案:张骞封号耳,非地名。小颜云“取其能博广瞻望”也。寻武帝置博望
苑,亦取斯义也。正义地理志南阳博望县。
    是后天子数问骞大夏之属。骞既失侯,因言曰:“臣居匈奴中,闻乌孙王号昆莫,
昆莫之父,匈奴西边小国也。匈奴攻杀其父,①而昆莫生□于野。乌嗛肉蜚其上,②狼
往乳之。单于怪以为神,而收长之。及壮,使将兵,数有功,单于复以其父之民予昆莫,
令长守于西*(城)**[域]*。昆莫收养其民,攻旁小邑,控弦数万,习攻战。单于死,昆
莫乃率其觽远徙,中立,不肯朝会匈奴。匈奴遣奇兵击,不胜,以为神而远之,因羁属
之,不大攻。今单于新困于汉,而故浑邪地空无人。蛮夷俗贪汉财物,今诚以此时而厚
币赂乌孙,招以益东,居故浑邪之地,与汉结昆弟,其势宜听,听则是断匈奴右臂也。
既连乌孙,自其西大夏之属皆可招来而为外臣。”天子以为然,拜骞为中郎将,将三百
人,马各二匹,牛羊以万数,赍金币帛直数千巨万,多持节副使,道可使,使遗之他旁
国。

    注①索隐按汉书,父名难兜靡,为大月氏所杀。
    注②集解徐广曰:“读‘嗛’与‘衔’同。酷吏传‘义纵不治道,上忿衔之’,史
记亦作‘嗛’字。”索隐嗛音衔。蜚亦“飞”字。
    骞既至乌孙,乌孙王昆莫见汉使如单于礼,骞大臱,知蛮夷贪,乃曰:“天子致赐,
王不拜则还赐。”昆莫起拜赐,其它如故。骞谕使指曰:“乌孙能东居浑邪地,则汉遣
翁主为昆莫夫人。”乌孙国分,王老,而远汉,未知其大小,素服属匈奴日久矣,且又
近之,其大臣皆畏胡,不欲移徙,王不能专制。骞不得其要领。昆莫有十余子,其中子
曰大禄,强,善将觽,将觽别居万余骑。大禄兄为太子,太子有子曰岑娶,而太子蚤死。
临死谓其父昆莫曰:“必以岑娶为太子,无令他人代之。”昆莫哀而许之,卒以岑娶为
太子。大禄怒其不得代太子也,乃收其诸昆弟,将其觽畔,谋攻岑娶及昆莫。昆莫老,
常恐大禄杀岑娶,予岑娶万余骑别居,而昆莫有万余骑自备,国觽分为三,而其大总取
羁属昆莫,昆莫亦以此不敢专约于骞。
    骞因分遣副使使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于窴、扜矾及诸旁国。
乌孙发导译送骞还,骞与乌孙遣使数十人,马数十匹报谢,因令窥汉,知其广大。
    骞还到,拜为大行,列于九卿。岁余,卒。
    乌孙使既见汉人觽富厚,归报其国,其国乃益重汉。其后岁余,骞所遣使通大夏之
属者皆颇与其人俱来,①于是西北国始通于汉矣。然张骞凿空,②其后使往者皆称博望
侯,以为质于外国,③外国由此信之。

    注①集解晋灼曰:“其国人。”
    注②集解苏林曰:“凿,开;空,通也。骞开通西域道。”索隐案:谓西域险□,
本无道路,今凿空而通之也。
    注③集解如淳曰:“质,诚信也。博望侯有诚信,故后使称其意以喻外国。”
    李奇曰:“质,信也。”
    自博望侯骞死后,匈奴闻汉通乌孙,怒,欲击之。及汉使乌孙,若①出其南,抵大
宛、大月氏相属,乌孙乃恐,使使献马,愿得尚汉女翁主为昆弟。天子问髃臣议计,皆
曰“必先纳聘,然后乃遣女”。初,天子发书易,②云“神马当从西北来”。得乌孙马
好,名曰“天马”。及得大宛汗血马,益壮,更名乌孙马曰“西极”,名大宛马曰“天
马”云。而汉始筑令居以西,③初置酒泉郡以通西北国。因益发使抵安息、奄蔡、黎轩、
条枝、身毒国。而天子好宛马,使者相望于道。诸使外国一辈大者数百,少者百余人,
人所赍操大放博望侯时。其后益习而衰少焉。汉率一岁中使多者十余,少者五六辈,远
者八九岁,近者数岁而反。

    注①集解徐广曰:“汉书作‘及’,若意义亦及也。”
    注②集解汉书音义曰:“发易书以卜。”
    注③集解徐广曰:“属金城。”
    是时汉既灭越,而蜀、西南夷皆震,请吏入朝。于是置益州、越巂、牂柯、沉黎、
汶山郡,欲地接以前通大夏。①乃遣使柏始昌、吕越人等岁十余辈,出此初郡②抵大夏,
皆复闭昆明,为所杀,夺币财,终莫能通至大夏焉。于是汉发三辅罪人,因巴蜀士数万
人,遣两将军郭昌、韂广等往击昆明之遮汉使者,③斩首虏数万人而去。其后遣使,昆
明复为寇,竟莫能得通。而北道酒泉抵大夏,使者既多,而外国益厌汉币,不贵其物。

    注①集解李奇曰:“欲地界相接至大夏。”
    注②索隐按:谓越巂、汶山等郡。谓之“初”者,后背叛而并废之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元封二年。”
    自博望侯开外国道以尊贵,其后从吏卒皆争上书言外国奇怪利害,求使。天子为其
绝远,非人所乐往,听其言,予节,募吏民毋问所从来,为具备人觽遣之,以广其道。
来还不能毋侵盗币物,及使失指,天子为其习之,辄覆案致重罪,以激怒令赎,复求使。
使端无穷,而轻犯法。其吏卒亦辄复盛推外国所有,言大者予节,言小者为副,故妄言
无行之徒皆争效之。其使皆贫人子,私县官赍物,欲贱市以私其利外国。外国亦厌汉使
人人有言轻重,①度汉兵远不能至,而禁其食物以苦汉使。汉使乏绝积怨,至相攻击。
而楼兰、姑师小国耳,②当空道,攻劫汉使王恢等尤甚。③而匈奴奇兵时时遮击使西国
者。使者争篃言外国灾害,皆有城邑,兵弱易击。于是天子以故遣从骠侯破奴将属国骑
及郡兵数万,至匈河水,欲以击胡,胡皆去。其明年,击姑师,破奴与轻骑七百余先至,
虏楼兰王,遂破姑师。因举兵威以困乌孙﹑大宛之属。还,封破奴为浞野侯。④王恢⑤
数使,为楼兰所苦,言天子,天子发兵令恢佐破奴击破之,封恢为浩侯。⑥于是酒泉列
亭鄣至玉门矣。⑦

    注①集解服虔曰:“汉使言于外国,人人轻重不实。”如淳曰:“外国人人自言数
为汉使所侵易。”
    注②集解徐广曰:“即车师。”
    注③集解徐广曰:“恢,一作‘怪’。”
    注④集解徐广曰:“元封三年。”
    注⑤集解徐广曰:“为中郎将。”
    注⑥集解徐广曰:“捕得车师王,元封四年封浩侯。”
    注⑦集解韦昭曰:“玉门关在龙勒界。”索隐韦昭云:“玉门,县名,在酒泉。
    又有玉关,在龙勒也。”正义括地志云:“沙州龙勒山在县南百六十五里。玉门关
在县西北百一十八里。”
    乌孙以千匹马聘汉女,汉遣宗室女江都翁主①往妻乌孙,乌孙王昆莫以为右夫人。
匈奴亦遣女妻昆莫,昆莫以为左夫人。昆莫曰“我老”,乃令其孙岑娶妻翁主。乌孙多
马,其富人至有四五千匹马。

    注①集解汉书曰:“江都王建女。”
    初,汉使至安息,安息王令将二万骑迎于东界。东界去王都数千里。行比至,过数
十城,人民相属甚多。汉使还,而后发使随汉使来观汉广大,以大鸟卵及黎轩善眩人①
献于汉。及宛西小国驩潜﹑大益,宛东姑师﹑扞矾﹑苏薤之属,皆随汉使献见天子。天
子大悦。

    注①索隐韦昭云:“变化惑人也。”按:魏略云“儣靳多奇幻,口中吹火,自缚自
解”。小颜亦以为植瓜等也。
    而汉使穷河源,河源出于窴,其山多玉石,采来,①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出山曰
昆仑云。

    注①集解瓒曰:“汉使采取,将持来至汉。”
    是时上方数巡狩海上,乃悉从外国客,大都多人则过之,散财帛以赏赐,厚具以饶
给之,以览示汉富厚焉。于是大觳抵,出奇戏诸怪物,多聚观者,行赏赐,酒池肉林,
令外国客篃观*(名)**[各]*仓库府藏之积,见汉之广大,倾骇之。
    及加其眩者之工,而觳抵奇戏岁增变,甚盛益兴,自此始。
    西北外国使,更来更去。宛以西,皆自以远,尚骄恣晏然,未可诎以礼羁縻而使也。
自乌孙以西至安息,以近匈奴,匈奴困月氏也,匈奴使持单于一信,则国国传送食,不
敢留苦;及至汉使,非出币帛不得食,不市畜不得骑用。所以然者,远汉,而汉多财物,
故必市乃得所欲,然以畏匈奴于汉使焉。宛左右以蒲陶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者
数十岁不败。俗嗜酒,马嗜苜蓿。汉使取其实来,于是天子始种苜蓿﹑蒲陶肥饶地。及
天马多,外国使来觽,则离宫别观旁尽种蒲萄﹑苜蓿极望。自大宛以西至安息,国虽颇
异言,然大同俗,相知言。其人皆深眼,多须澝,善市贾,争分铢。俗贵女子,女子所
言而丈夫乃决正。其地皆无丝漆,不知铸钱器。①及汉使亡卒降,教铸作他兵器。得汉
黄白金,辄以为器,不用为币。

    注①集解徐广曰:“多作‘钱’字,又或作‘铁’字。”
    而汉使者往既多,其少从率多进熟于天子,①言曰:“宛有善马在贰师城,匿不肯
与汉使。”天子既好宛马,闻之甘心,使壮士车令等持千金及金马以请宛王贰师城善马。
宛国饶汉物,相与谋曰:“汉去我远,而盐水中数败,②出其北有胡寇,出其南乏水草。
又且往往而绝邑,乏食者多。汉使数百人为辈来,而常乏食,死者过半,是安能致大军
乎?无柰我何。且贰师马,宛宝马也。”
    遂不肯予汉使。汉使怒,妄言,③椎金马而去。宛贵人怒曰:“汉使至轻我!”
    遣汉使去,令其东边郁成遮攻杀汉使,取其财物。于是天子大怒。诸尝使宛姚定汉
等言宛兵弱,诚以汉兵不过三千人,强弩射之,□尽虏破宛矣。天子已尝使浞野侯攻楼
兰,以七百骑先至,虏其王,以定汉等言为然,而欲侯宠姬李氏,拜李广利为贰师将军,
发属国六千骑,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以往伐宛。期至贰师城取善马,故号“贰师将军”。
赵始成为军正,故浩侯王恢使导军,④而李哆⑤为校尉,制军事。是岁太初元年也。而
关东蝗大起,蜚西至敦煌。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少从,不如计也。或云从行之微者也。进熟,美语如成熟
者也。”
    注②集解服虔曰:“水名,道从外水中*[行]*。”如淳曰:“道绝远,无谷草。”
    正义孔文祥云:“盐,盐泽也。言水广远,或致风波,而数败也。”裴矩西域记云:
“在西州高昌县东,东南去瓜州一千三百里,并沙碛之地,水草难行,四面危,道路不
可准记,行人唯以人畜骸骨及喰马粪为标验。以其地道路恶,人畜□不约行,曾有人于
碛内时闻人唤声,不见形,亦有歌哭声,数失人,瞬息之闲不知所在,由此数有死亡。
盖魑魅魍魉也。”
    注③集解如淳曰:“骂詈。”
    注④集解徐广曰:“恢先受封,一年,坐使酒泉矫制,国除。”
    注⑤索隐音尺奢反,又尺者反。
    贰师将军军既西过盐水,当道小国恐,各坚城守,不肯给食。攻之不能下。下者得
食,不下者数日则去。比至郁成,士至者不过数千,皆饥罢。攻郁成,郁成大破之,所
杀伤甚觽。贰师将军与哆﹑始成等计:“至郁成尚不能举,况至其王都乎?”引兵而还。
往来二岁。还至敦煌,士不过什一二。使使上书言:“道远多乏食;且士卒不患战,患
饥。人少,不足以拔宛。愿且罢兵,益发而复往。”
    天子闻之,大怒,而使使遮玉门,曰军有敢入者辄斩之!贰师恐,因留敦煌。
    其夏,汉亡浞野之兵二万余于匈奴。①公卿及议者皆愿罢击宛军,专力攻胡。
    天子已业诛宛,宛小国而不能下,则大夏之属轻汉,而宛善马绝不来,乌孙﹑仑头
易苦汉使矣,②为外国笑。乃案言伐宛尤不便者邓光等,赦囚徒材官,益发恶少年及边
骑,岁余而出敦煌者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牛十万,马三万余匹,驴骡橐它以万数。
多赍粮,兵弩甚设,天下骚动,传相奉伐宛,凡五十余校尉。宛王城中无井,皆汲城外
流水,于是乃遣水工徙其城下水空以空其城。
    ③益发戍甲卒十八万,酒泉﹑张掖北,置居延﹑休屠以韂酒泉,④而发天下七科适,
⑤及载糒给贰师。转车人徒相连属至敦煌。而拜习马者二人为执驱校尉,备破宛择取其
善马云。

    注①集解徐广曰:“太初二年,赵破奴为浚稽将军,二万骑击匈奴,不还也。”
    注②集解晋灼曰:“易,轻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空,一作‘穴’。盖以水荡败其城也。言‘空’者,令城中渴
乏。”
    注④集解如淳曰:“立二县以韂边也。或曰置二部都尉,以韂酒泉。”
    注⑤正义音鼟。张晏云:“吏有罪一,亡命二,赘貋三,贾人四,故有市籍五,父
母有市籍六,大父母有籍七:凡七科。武帝天汉四年,发天下七科鼟出朔方也。”
    于是贰师后复行,兵多,而所至小国莫不迎,出食给军。至仑头,仑头不下,攻数
日,屠之。自此而西,平行至宛城,汉兵到者三万人。宛兵迎击汉兵,汉兵射败之,宛
走入葆乘其城。贰师兵欲行攻郁成,恐留行而令宛益生诈,乃先至宛,决其水源,移之,
则宛固已忧困。围其城,攻之四十余日,其外城坏,虏宛贵人勇将煎靡。宛大恐,走入
中城。宛贵人相与谋曰:“汉所为攻宛,以王毋寡匿善马而杀汉使。今杀王毋寡而出善
马,汉兵宜解;□不解,乃力战而死,未晚也。”
    宛贵人皆以为然,共杀其王毋寡,持其头遣贵人使贰师,约曰:“汉毋攻我。我尽
出善马,恣所取,而给汉军食。□不听,我尽杀善马,而康居之救且至。至,我居内,
康居居外,与汉军战。汉军熟计之,何从?”是时康居候视汉兵,汉兵尚盛,不敢进。
贰师与赵始成﹑李哆等计:“闻宛城中新得秦人,知穿井,而其内食尚多。所为来,诛
首恶者毋寡。毋寡头已至,如此而不许解兵,则坚守,而康居候汉罢而来救宛,破汉军
必矣。”军吏皆以为然,许宛之约。宛乃出其善马,令汉自择之,而多出食食给汉军。
汉军取其善马数十匹。中马以下牡牝三千余匹,而立宛贵人之故待遇汉使善者名昧蔡①
以为宛王,与盟而罢兵。
    终不得入中城。乃罢而引归。

    注①索隐本大宛将也。上音末,下音先葛反。
    初,贰师起敦煌西,以为人多,道上国不能食,乃分为数军,从南北道。校尉王申
生﹑故鸿胪壶充国等千余人,别到郁成。郁成城守,不肯给食其军。王申生去大军二百
里,*(侦)**[偩]*而轻之,责郁成。郁成食不肯出,窥知申生军日少,晨用三千人攻,
戮杀申生等,军破,数人脱亡,走贰师。贰师令搜粟都尉上官桀往攻破郁成。郁成王亡
走康居,桀追至康居。康居闻汉已破宛,乃出郁成王予桀,桀令四骑士缚守诣大将军。
①四人相谓曰:“郁成王汉国所毒,今生将去,卒失大事。”
    欲杀,莫敢先击。上邽骑士赵弟最少,拔剑击之,斩郁成王,赍头。弟﹑桀等逐及
大将军。

    注①集解如淳曰:“时多别将,故谓贰师为大将军。”
    初,贰师后行,天子使使告乌孙,大发兵并力击宛。乌孙发二千骑往,持两端,不
肯前。贰师将军之东,诸所过小国闻宛破,皆使其子弟从军入献,见天子,因以为质焉。
贰师之伐宛也,而军正赵始成力战,功最多;及上官桀敢深入,李哆为谋计,军入玉门
者万余人,军马千余匹。贰师后行,军非乏食,战死不能多,而将吏贪,多不爱士卒,
侵牟之,以此物故觽。天子为万里而伐宛,不录过,封广利为海西侯。又封身斩郁成王
者骑士赵弟为新畤侯。军正赵始成为光禄大夫,上官桀为少府,李哆为上党太守。军官
吏为九卿者三人,诸侯相﹑郡守﹑二千石者百余人,千石以下千余人。奋行者官过其望,
①以适过行者皆绌其劳。②士卒赐直四万金。伐宛再反,凡四岁而得罢焉。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奋,迅。自乐入行者。”
    注②集解徐广曰:“奋行者及以适行者,虽俱有功劳,今行赏计其前有罪而减其赐,
故曰‘绌其劳’也。绌,抑退也。此本以适行,故功劳不足重,所以绌降之,不得与奋
行者齐赏之。”
    汉已伐宛,立昧蔡为宛王而去。岁余,宛贵人以为昧蔡善谀,使我国遇屠,乃相与
杀昧蔡,立毋寡昆弟曰蝉封为宛王,而遣其子入质于汉。汉因使使赂赐以镇抚之。
    而汉发使十余辈至宛西诸外国,求奇物,因风览以伐宛之威德。而敦煌置①酒泉都
尉;②西至盐水,往往有亭。而仑头有田卒数百人,因置使者护田积粟,以给使外国者。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本无‘置’字。”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云‘置都尉’。又云敦煌有渊泉县,或者‘酒’字当为‘渊’
字。”
    太史公曰:禹本纪言“河出昆仑。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
其上有醴泉﹑瑶池”。今自张骞使大夏之后也,穷河源,恶睹本纪所谓昆仑者乎?①故
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矣。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②

    注①集解邓展曰:“汉以穷河源,于何见昆仑乎?尚书曰‘导河积石’,是为河源
出于积石,积石在金城河关,不言出于昆仑也。”索隐恶鷪夫谓昆仑者乎。
    恶音乌。乌,于何也。睹,见也。言张骞穷河源,至大夏﹑于窴,于何而见昆仑为
河所出?谓禹本纪及山海经为虚妄也。然案山海经“河出昆仑东北隅”。西域传云“南
出积石山为中国河”。积石本非河之发源,犹尚书“导洛自熊耳”,然其实出于頉岭山,
乃东经熊耳。今推此义,河亦然矣。则河源本昆仑而潜流至于阗,又东流至积石始入中
国,则山海经及禹贡各互举耳。
    注②索隐余敢言也。案:汉书作“所有放哉”。如淳云“放荡迂阔,言不可信也”。
余敢言也,亦谓山海经难可信耳。而荀悦作“效”,失之素矣。

    【索隐述赞】大宛之夡,元因博望。始究河源,旋窥海上。条枝西入,天马内向。
葱岭无尘,盐池息浪。旷哉绝域,往往亭障。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