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史记卷一百二十七 日者列传 第六十七
  集解墨子曰:“墨子北之齐,遇日者。日者曰:‘帝以今日杀黑龙于北方,而先生
之色黑,不可以北。’墨子不听,遂北,至淄水。墨子不遂而反焉。日者曰:
    ‘我谓先生不可以北。’”然则古人占候卜筮,通谓之“日者”。墨子亦云,非但
史记也。索隐案:名卜筮曰“日者”以墨,所以卜筮占候时日通名“日者”故也。
    自古受命而王,王者之兴何尝不以卜筮决于天命哉!其于周尤甚,及秦可见。
    代王之入,任于卜者。太卜之起,由汉兴而有。①

    注①索隐案:周礼有太卜之官。此云由汉兴者,谓汉自文帝卜大横之后,其卜官更
兴盛焉。
    司马季主者,楚人也。①卜于长安东市。

    注①索隐按:云楚人而太史公不序其系,盖楚相司马子期﹑子反后,芈姓也。
    季主见列仙传。
    宋忠为中大夫,贾谊为博士,同日俱出洗沐,①相从论议,诵易先王圣人之道术,
究篃人情,相视而叹。贾谊曰:“吾闻古之圣人,不居朝廷,必在卜医之中。今吾已见
三公九卿朝士大夫,皆可知矣。试之卜数中以观采。”②二人即同舆而之市,游于卜肆
中。天新雨,道少人,司马季主闲坐,弟子三四人侍,方辩天地之道,日月之运,阴阳
吉凶之本。二大夫再拜谒。司马季主视其状貌,如类有知者,即礼之,使弟子延之坐。
坐定,司马季主复理前语,分别天地之终始,日月星辰之纪,差次仁义之际,列吉凶之
符,语数千言,莫不顺理。

    注①正义汉官五日一假洗沐也。
    注②索隐卜数犹术数也。音所具反。刘氏云“数,筮也”,亦通。筮必*[用]*易*
(用)*大衍之数者也。
    宋忠﹑贾谊瞿然而悟,猎缨正襟①危坐,②曰:“吾望先生之状,听先生之辞,小
子窃观于世,未尝见也。今何居之卑,何行之污?”③

    注①索隐猎犹揽也。揽其冠缨而正其衣襟,谓变而自饰也。
    注②索隐免坐。谓俯俛为敬。
    注③索隐音乌故反。
    司马季主捧腹大笑曰:“观大夫类有道术者,今何言之陋也,何辞之野也!今夫子
所贤者何也?所高者谁也?今何以卑污长者?”
    二君曰:“尊官厚禄,世之所高也,贤才处之。今所处非其地,故谓之卑。言不信,
行不验,取不当,故谓之污。夫卜筮者,世俗之所贱简也。世皆言曰:‘夫卜者多言夸
严以得人情,①虚高人禄命以说人志,擅言祸灾以伤人心,矫言鬼神以尽人财,厚求拜
谢以私于己。’此吾之所耻,故谓之卑污也。”

    注①索隐谓卜者自矜夸而庄严,说祸以诳人也。
    司马季主曰:“公且安坐。公见夫被发童子乎?日月照之则行,不照则止,问之日
月疵瑕吉凶,则不能理。由是观之,能知别贤与不肖者寡矣。
    “贤之行也,直道以正谏,三谏不听则退。其誉人也不望其报,恶人也不顾其怨,
以便国家利觽为务。故官非其任不处也,禄非其功不受也;见人不正,虽贵不敬也;见
人有污,虽尊不下也;得不为喜,去不为恨;非其罪也,虽累辱而不愧也。
    “今公所谓贤者,皆可为羞矣。卑疵①而前,孅趋②而言;相引以势,相导以利;
比周宾正,③以求尊誉,以受公奉;事私利,枉主法,猎农民;以官为威,以法为机,
求利逆暴:譬无异于操白刃劫人者也。初试官时,倍力为巧诈,饰虚功执空文以愥主上,
用居上为右;试官不让贤陈功,见伪增实,以无为有,以少为多,以求便势尊位;食饮
驱驰,从姬歌儿,不顾于亲,犯法害民,虚公家:此夫为盗不操矛弧者也,攻而不用弦
刃者也,欺父母未有罪而弒君未伐者也。何以为高贤才乎?

    注①索隐疵音赀。
    注②索隐孅音纤。纤趍犹足恭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客旅谓之宾,人求长官谓之正。”
    “盗贼发不能禁,夷貊不服不能摄,奸邪起不能塞,官秏乱不能治,四时不和不能
调,岁谷不孰不能适。①才贤不为,是不忠也;才不贤而托官位,利上奉,妨贤者处,
是窃位也;②有人者进,有财者礼,是伪也。子独不见鸱枭之与凤皇翔乎?兰芷芎藭□
于广野,蒿萧成林,使君子退而不显觽,公等是也。

    注①索隐音释。适犹调也。
    注②索隐奉音扶用反。
    “述而不作,君子义也。今夫卜者,必法天地,象四时,顺于仁义,分策定卦,旋
式正澙,①然后言天地之利害,事之成败。昔先王之定国家,必先龟策日月,而后乃敢
代;正时日,乃后入家;产子必先占吉凶,后乃有之。②自伏羲作八卦,周文王演三百
八十四爻而天下治。越王句践放文王八卦③以破敌国,霸天下。由是言之,卜筮有何负
哉!

    注①集解徐广曰:“式音栻。”索隐按:式即栻也。旋,转也。栻之形上圆象天,
下方法地,用之则转天纲加地之辰,故云旋式。澙者,筮之状。正澙,盖谓卜以作卦也。
    注②索隐谓若卜之不祥,则式不收也。卜吉而后有,故云“有之”。
    注③索隐放音方往反。
    “且夫卜筮者,埽除设坐,正其冠带,然后乃言事,此有礼也。言而鬼神或以飨,
忠臣以事其上,孝子以养其亲,慈父以畜其子,此有德者也。而以义置数十百钱,病者
或以愈,且死或以生,患或以免,事或以成,嫁子娶妇或以养生:
    此之为德,岂直数十百钱哉!此夫老子所谓‘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今夫卜筮者
利大而谢少,老子之云岂异于是乎?
    “庄子曰:‘君子内无饥寒之患,外无劫夺之忧,居上而敬,居下不为害,君子之
道也。’今夫卜筮者之为业也,积之无委聚,藏之不用府库,徙之不用辎车,负装之不
重,止而用之无尽索之时。持不尽索之物,游于无穷之世,虽庄氏之行未能增于是也,
子何故而云不可卜哉?天不足西北,星辰西北移;地不足东南,以海为池;日中必移,
月满必亏;先王之道,乍存乍亡。公责卜者言必信,不亦惑乎!
    “公见夫谈士辩人乎?虑事定计,必是人也,然不能以一言说人主意,故言必称先
王,语必道上古;虑事定计,饰先王之成功,语其败害,以恐喜人主之志,以求其欲。
多言夸严,①莫大于此矣。然欲强国成功,尽忠于上,非此不立。
    今夫卜者,导惑教愚也。夫愚惑之人,岂能以一言而知之哉!言不厌多。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险’。”
    “故骐骥不能与罢驴为驷,而凤皇不与燕雀为髃,而贤者亦不与不肖者同列。
    故君子处卑隐以辟觽,自匿以辟伦,微见德顺以除髃害,以明天性,助上养下,多
其功利,不求尊誉。公之等喁喁者也,何知长者之道乎!”
    宋忠﹑贾谊忽而自失,芒乎无色,①怅然噤②口不能言。于是摄衣而起,再拜而辞。
行洋洋也,出门仅能自上车,伏轼低头,卒不能出气。

    注①索隐芒音莫郎反。
    注②索隐怅音畅。噤音禁。刘氏音其锦反。
    居三日,宋忠见贾谊于殿门外,乃相引屏语相谓自叹曰:“道高益安,势高益危。
    居赫赫之势,失身且有日矣。夫卜而有不审,不见夺糈;①为人主计而不审,身无
所处。②此相去远矣,犹天冠地屦也。此老子之所谓‘无名者万物之始’也。天地旷旷,
物之熙熙,或安或危,莫知居之。我与若,何足预彼哉!彼久而愈安,虽曾氏之义③未
有以异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音所。”骃案:离骚经曰“怀椒糈而要之”,王逸云“糈,精
米,所以享神”。索隐糈音所。糈者,卜求神之米也。
    注②索隐言卜之不中,乃不见夺其糈米。若为人主计不审,则身无所处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曾,一作‘庄’。”
    久之,宋忠使匈奴,不至而还,抵罪。而贾谊为梁怀王傅,王堕马薨,谊不食,毒
恨而死。
    此务华绝根者也。①

    注①索隐言宋忠﹑贾谊皆务华而丧其身,是绝其根本也。
    太史公曰:古者卜人所以不载者,多不见于篇。及至司马季主,余志而着之。
    褚先生曰:臣为郎时,游观长安中,见卜筮之贤大夫,观其起居行步,坐起自动,
誓正其衣冠而当乡人也,有君子之风。见性好解妇来卜,对之颜色严振,未尝见齿而笑
也。从古以来,贤者避世,有居止舞泽者,有居民闲闭口不言,有隐居卜筮闲以全身者。
夫司马季主者,楚贤大夫,游学长安,通易经,术黄帝﹑老子,博闻远见。观其对二大
夫贵人之谈言,称引古明王圣人道,固非浅闻小数之能。及卜筮立名声千里者,各往往
而在。传曰:“富为上,贵次之;既贵各各学一伎能立其身。”黄直,大夫也;陈君夫,
妇人也:以相马立名天下。
    齐张仲﹑曲成侯以善击刺学用剑,立名天下。留长孺以相彘立名。荥阳褚氏以相牛
立名。能以伎能立名者甚多,皆有高世绝人之风,何可胜言。故曰:“非其地,树之不
生;非其意,教之不成。”夫家之教子孙,当视其所以好,好含苟生活之道,因而成之。
故曰:“制宅命子,足以观士;子有处所,可谓贤人。”
    臣为郎时,与太卜待诏为郎者同署,言曰:“孝武帝时,聚会占家问之,某日可取
妇乎?五行家曰可,堪舆家曰不可,建除家曰不吉,丛辰家曰大凶,历家曰小凶,天人
家曰小吉,太一家曰大吉。辩讼不决,以状闻。制曰:‘避诸死忌,以五行为主。’”
人取于五行者也。

    【索隐述赞】日者之名,有自来矣。吉凶占候,着于墨子。齐楚异法,书亡罕纪。
后人斯继,季主独美。取免暴秦,此焉终否。
    
  
前 主目录 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