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后汉书卷八十下 文苑列传 第七十下
  张升字彦真,陈留尉氏人,富平侯放之孙也。[一]升少好学,多关览,而任情不羁。
[二]其意相合者,则倾身交结,不问穷贱;如乖其志好者,虽王公大人,终不屈从。[三]
常叹曰:“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其有知我,虽胡越可亲;苟不相识,从物何益?”[四]

  注[一]放,汤六代孙也。
    注[二]关,涉也。不羁谓超绝等伦,不可羁束也。邹阳上书曰:“使不羁之士与牛
骥同皁。”
    注[三]杜预注左传曰“大人谓在位者”也。
    注[四]前书邹阳上书曰“意合则胡越为兄弟”也。
    仕郡为纲纪,以能出守外黄令。吏有受赇者,即论杀之。或讥升守领一时,何足趋
明威戮乎?[一]对曰:“昔仲尼暂相,诛齐之侏儒,手足异门而出,故能威震强国,反
其侵地。[二]君子仕不为己,职思其忧,[三]岂以久近而异其度哉?”
    遇党锢去官,后竟见诛,年四十九。

  注[一]趋,急也,读曰促。
    注[二]侏儒,短人,能为俳优也。谷梁传曰:“鲁定公与齐侯会于颊谷,两君就坛,
齐人鼓噪而起,欲以执鲁君。孔子历阶而上,不尽一等。曰:‘两君合好,夷狄之人何
为来?’齐侯逡巡而谢曰:‘寡人之过也。’罢会,齐人使优施舞于鲁君之幕下。孔子
曰:‘笑国君者罪当死!’使司马行法焉,首足异门而出。齐人乃归鲁郓、讙、龟阴之
田。”
    注[三]诗唐风曰:“无以太康,职思其忧。”职,主也。君子之居位,当思尽忠,
不为己身。
    着赋、诔、颂、碑、书,凡六十篇。
    赵壹字符叔,汉阳西县人也。体貌魁梧,[一]身长九尺,美须豪眉,望之甚伟。
    而恃才倨傲,为乡党所摈,乃作解摈。[二]后屡抵罪,几至死,友人救得免。
    壹乃贻书谢恩曰:

  注[一]魁梧,壮大之貌。
    注[二]摈,斥也。
    昔原大夫赎桑下绝气,传称其仁;[一]秦越人还虢太子结脉,世着其神。[二]
  设曩之二人不遭仁遇神,则结绝之气竭矣。然而糒脯出乎车軨,[三]针石运乎手爪。
[四]今所赖者,非直车軨之糒脯,手爪之针石也。乃收之于斗极,还之于司命,[五]使
干皮复含血,枯骨复被肉,允所谓遭仁遇神,真所宜传而着之。余畏禁,不敢班班显言,
[六]窃为穷鸟赋一篇。其辞曰:

  注[一]原大夫谓赵衰之子盾,谥曰宣。吕氏春秋曰:“赵宣孟将之绛,见骫桑之下
有卧饿人,宣孟与脯二朐,拜受之,不敢食,问其故,曰:‘臣有母,持以遗之。’宣
孟更赐之脯二束,遂去。”赎即续也。骫,古委字也。
    注[二]扁鹊姓秦,名越人。过虢,虢太子死。扁鹊曰:“臣能生之。若太子病,所
谓尸帇也。”乃使弟子子阳厉针砥石,以取三阳五会。有闲,太子苏。见史记。
    注[三]说文:“軨,车辎闲横木。”
    注[四]古者以砭石为针。凡针之法,右手象天,左手法地,弹而怒之,搔而下之,
此运手爪也。砭音必廉反。
    注[五]礼记曰:“祭司命。”郑玄注云:“文昌中星。”
    注[六]班班,明貌。
    有一穷鸟,戢翼原野。罼网加上,机藊在下,[一]前见苍隼,后见驱者,缴弹张右,
[二]羿子彀左,[三]飞丸激矢,交集于我。思飞不得,欲鸣不可,举头畏触,摇足恐墯。
内独怖急,乍冰乍火。幸赖大贤,我矜我怜,昔济我南,今振我西。[四]鸟也虽顽,犹
识密恩,内以书心,外用告天。天乎祚贤,归贤永年,且公且侯,子子孙孙。

  注[一]礼记曰:“罗网毕翳。”郑玄注云:“小而柄长谓之罼。”机,捕兽机槛也。
藊,穿地陷兽。
    注[二]缴,以缕系箭而射者也。
    注[三]羿子谓羿也。淮南子曰:“尧时十日并出,命羿仰射十日,中其九乌,皆死,
墯其羽翼。”彀,引弓也。
    注[四]西,协韵音先。
    又作刺世疾邪赋,以舒其怨愤。曰:
    伊五帝之不同礼,三王亦又不同乐,数极自然变化,非是故相反驳。[一]德政不能
救世溷乱,赏罚岂足惩时清浊?春秋时祸败之始,战国愈复增其荼毒。[二]
  秦﹑汉无以相踰越,乃更加其怨酷。宁计生民之命,唯利己而自足。

  注[一]礼记曰:“五帝殊时,不相沿乐,三王异代,不相袭礼。乐极则忧,礼粗则
偏矣。”
    注[二]尚书曰:“罹其凶害,不忍荼毒。”孔注云:“荼毒,苦也。”
    于兹迄今,情伪万方。佞谄日炽,刚克消亡。舐痔结驷,正色徒行。[一]妪□名埶,
抚拍豪强。[二]偃蹇反俗,立致咎殃。[三]捷慑逐物,日富月昌。[四]
  浑然同惑,孰温孰凉。邪夫显进,直士幽藏。

  注[一]庄子曰:“宋有曹商者,为宋王使秦,秦王悦之,益车百乘。见庄子,庄子
曰:‘秦王有病,召医舐痔者,得车五乘,子岂舐痔邪?何得车之多乎?’”注[二]妪
□犹伛偻也。妪音衣宇反。□音丘矩反。抚拍,相亲狎也。
    注[三]偃蹇,骄毝也。
    注[四]捷,疾也。慑,惧也。急惧逐物,则致富昌。
    原斯瘼之攸兴,寔执政之匪贤。女谒掩其视听兮,近习秉其威权。所好则钻皮出其
毛羽,所恶则洗垢求其瘢痕。虽欲竭诚而尽忠,路绝崄而靡缘。九重既不可启,又髃吠
之狺狺。[一]安危亡于旦夕,肆嗜欲于目前。奚异涉海之失杝,积薪而待燃。[二]荣纳
由于闪揄,孰知辨其蚩妍。[三]故法禁屈挠于埶族,恩泽不逮于单门。宁饥寒于尧舜之
荒岁兮,不饱暖于当今之丰年。乘理虽死而非亡,违义虽生而匪存。

  注[一]楚辞曰:“岂不思夫君兮?君之门以九重。猛犬狺狺以迎吠,关梁闭而不
通。”狺音银。
    注[二]杝可以正船也,音徒我反。前书贾谊曰:“措火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
燃而谓之安。当今之埶,何以异此?”
    注[三]闪揄,倾佞之貌也。行倾佞者则享荣宠而见纳用。揄音输。
    有秦客者,乃为诗曰:河清不可俟,人命不可延。[一]顺风激靡草,富贵者称贤。
文籍虽满腹,不如一囊钱。伊优北堂上,抗脏倚门边。[二]

  注[一]左传曰:“俟河之清,人寿几何?”言人寿促,河清彁也。
    注[二]伊优,屈曲佞媚之貌。抗脏,高亢婞直之貌也。佞媚者见亲,故升堂;
    婞直者见□,故倚门。脏音葬。
    鲁生闻此辞,系而作歌曰:[一]埶家多所宜,欬唾自成珠。被褐怀金玉,兰蕙化为
刍。[二]贤者虽独悟,所困在髃愚。且各守尔分,勿复空驰驱。哀哉复哀哉,此是命矣
夫!

  注[一]秦客﹑鲁生,皆寓言也。
    注[二]老子曰:“被褐怀玉。”言处卑贱而怀德义也。楚辞曰“兰芷变而不芳,荃
蕙化而为茅”也。
    光和元年,举郡上计到京师。是时司徒袁逢受计,计吏数百人皆拜伏庭中,莫敢仰
视,壹独长揖而已。逢望而异之,令左右往让之,曰:“下郡计*(史)**[吏]*而揖三公,
何也?”对曰:“昔郦食其长揖汉王,今揖三公,何遽怪哉?”[一]
  逢则敛衽下堂,执其手,延置上坐,因问西方事,大悦,顾谓坐中曰:“此人汉阳
赵元叔也。朝臣莫有过之者,吾请为诸君分坐。”[二]坐者皆属观。既出,往造河南尹
羊陟,不得见。壹以公卿中非陟无足以托名者,乃日往到门,陟自强许通,[三]尚卧未
起,壹径入上堂,遂前临之,曰:“窃伏西州,承高风旧矣,[四]乃今方遇而忽然,[五]
柰何命也!”因举声哭,门下惊,皆奔入满侧。陟知其非常人,乃起,延与语,大奇之。
谓曰:“子出矣。”陟明旦大从车骑奉谒造壹。[六]时诸计吏多盛饰车马帷幕,而壹独
柴车草屏,[七]露宿其傍,延陟前坐于车下,左右莫不叹愕。陟遂与言谈,至熏夕,极
欢而去,执其手曰:“良璞不剖,必有泣血以相明者矣!”[八]陟乃与袁逢共称荐之。
名动京师,士大夫想望其风采。

  注[一]前书郦食其初见高祖,长揖不拜,因说高祖,高祖引之上坐。左传曰:“岂
不遽止。”杜预注曰:“遽,畏惧。”
    注[二]分坐,别坐也。
    注[三]陟意未许通壹,以壹数至门,故自勉强许通之。
    注[四]前书隽不疑见暴胜之曰:“窃伏海滨,承暴公子旧矣。”旧,久也。
    注[五]谓死也。
    注[六]奉谒,通名也。
    注[七]韩诗外传曰,周子高对齐景公:“臣赖君之赐,疏食恶肉可得而食,驽马柴
车可得而乘。”柴车,弊恶之车也。
    注[八]琴操曰:“卞和得玉璞,以献楚怀王。使乐正子占之,言非玉。以其欺谩,
斩其一足。怀王死,子平王立,和复抱其璞而献之。平王复以为欺,斩其一足。
    平王死,和复献,恐复见断,乃抱其玉而哭荆山之中,昼夜不止,涕尽继之以血。”
    及西还,道经弘农,过候太守皇甫规,门者不即通,壹遂遁去。门吏惧,以白之。
规闻壹名大惊,乃追书谢曰:“蹉跌不面,企德怀风,虚心委质,为日久矣。
    侧闻仁者愍其区区,冀承清诲,以释遥悚。今旦外白有一尉两计吏,不道屈尊门下,
[一]更启乃知已去。如印绶可投,夜岂待旦。惟君明叡,平其夙心。宁当慢毝,加于所
天。[二]事在悖惑,不足具责。傥可原察,追修前好,则何福如之!谨遣主簿奉书。下
笔气结,汗流竟趾。”壹报曰:“君学成师范,缙绅归慕,仰高希骥,历年滋多。[三]
旋辕兼道,渴于言侍,沐浴晨兴,昧旦守门,实望仁兄,昭其悬彁。[四]以贵下贱,握
发垂接,[五]高可敷翫坟典,起发圣意,下则抗论当世,消弭时灾。岂悟君子,自生怠
倦,失恂恂善诱之德,同亡国骄惰之志![六]盖见机而作,不俟终日,[七]是以夙退自
引,畏使君劳。[八]昔人或历说而不遇,或思士而无从,皆归之于天,不尤于物。[九]
今壹自谴而已,岂敢有猜!仁君忽一匹夫,于德何损?而远辱手笔,追路相寻,诚足愧
也。壹之区区,曷云量己,其嗟可去,谢也可食,[一0]诚则顽薄,实识其趣。但关节
疢动,膝灸*(块)**[坏]*溃,[一一]请俟它日,乃奉其情。辄诵来贶,永以自慰。”遂
去不顾。

  注[一]尊谓壹也,敬之故号为尊。
    注[二]平,恕也。尊敬壹,故谓为所天。
    注[三]诗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法言曰:“希骥之马,亦骥之乘;希颜之
人,亦颜之徒。”希,慕也。
    注[四]悬心彁仰之。
    注[五]易曰:“以贵下贱,大得人也。”史记曰:“周公一沐三握发,以接天下之
士。”
    注[六]论语曰:“夫子恂恂然善诱人。”恂恂,恭顺貌。
    注[七]易系辞曰:“君子见机而作,不俟终日。”
    注[八]诗曰:“大夫夙退,无使君劳。”盖断章以取义。
    注[九]历说谓孔丘也。论语孔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
乎!”马融注云:“孔子不用于时,而不怨天;人不知己,亦不尤人也。”思士谓孟轲
也。孟轲欲见鲁平公,臧仓谮之。孟轲曰:“余之不遇鲁侯,天也,臧氏之子焉能令余
不遇哉?”见孟子。
    注[一0]曷,何也。言区区之心,不量己而至君门。礼记曰:“齐大饥,黔敖为食
于路以待饿者,有蒙袂戢屦贸贸而来。曰:
    ‘嗟来食。’曰:‘余唯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从而谢之,不食而死。仲尼
曰:‘其嗟也可去,其谢也可食。’”注[一一]人有四关十二节。
    州郡争致礼命,十辟公府,并不就,终于家。初袁逢使善相者相壹,云“仕不过郡
吏”,竟如其言。
    着赋﹑颂﹑箴﹑诔﹑书﹑论及杂文十六篇。
    刘梁字曼山,一名岑,东平宁阳人也。[一]梁宗室子孙,而少孤贫,卖书于市以自
资。

  注[一]宁阳,县,故城在今兖州龚丘县南。
    常疾世多利交,以邪曲相党,乃着破髃论。时之览者,以为“仲尼作春秋,乱臣知
惧,[一]今此论之作,俗士岂不愧心”。其文不存。

  注[一]孟子曰:“孔子成春秋,乱臣贼子惧”也。
    又着辩和同之论。其辞曰:
    夫事有违而得道,有顺而失义,有爱而为害,有恶而为美。其故何乎?盖明智之所
得,闇伪之所失也。是以君子之于事也,无适无莫,必考之以义焉。[一]

  注[一]论语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
    得由和兴,失由同起,故以可济否谓之和,好恶不殊谓之同。春秋传曰:“和如羹
焉,酸苦以剂其味,[一]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同如水焉,若以水济水,谁能食之?琴瑟
之专一,谁能听之?”[二]是以君子之行,周而不比,和而不同,[三]
  以救过为正,以匡恶为忠。经曰:“将顺其美,匡救其恶,则上下和睦能相亲也。”

  注[一]左传“剂”作“齐”。尔雅曰:“剂,剪齐也。”音子随反。今人相传剂音
在计反。
    注[二]左传晏子对齐景公辞也。
    注[三]忠信为周,阿党为比。
    昔楚恭王有疾,召其大夫曰:“不谷不德,少主社稷。[一]失先君之绪,覆楚国之
师,[二]不谷之罪也。若以宗庙之灵,得保首领以殁,请为灵若厉。”大夫许诸。[三]
及其卒也,子囊曰:“不然。[四]夫事君者,从其善,不从其过。赫赫楚国,而君临之,
抚正南海,训及诸夏,其宠大矣。[五]有是宠也,而知其过,可不谓恭乎!”大夫从之。
[六]此违而得道者也。及灵王骄淫,暴虐无度,芋尹申亥从王之欲,以殡于干溪,殉之
二女。此顺而失义者也。[七]鄢陵之役,晋楚对战,阳谷献酒,子反以毙。此爱而害之
者也。[八]臧武仲曰:“孟孙之恶我,药石也;季孙之爱我,美疢也。疢毒滋厚,石犹
生我。”此恶而为美者也。[九]孔子曰:“智之难也!有臧武仲之智,而不容于鲁国。
抑有由也,作不顺而施不恕也。”[一0]盖善其知义,讥其违道也。

  注[一]楚恭王名审。左传楚王曰:“生十年而丧先君。”故云少主社稷。
    注[二]绪,业也。谓鄢陵之战,为晋所败。
    注[三]谥法:“乱而不损曰灵,杀戮不辜曰厉。”左传曰:“‘大夫择焉。’莫对,
及五命,乃许之。”诸,之也。
    注[四]子囊,楚令尹,名*(也)**[午]*。
    注[五]宠,荣也。
    注[六]谥法:“既过能改曰恭。”案:此楚语之文。
    注[七]国语楚灵王子围为章华之台,伍举对曰:“君为此台,国人罢焉,财用尽焉,
年谷败焉,数年乃成。”左传芋尹申亥,申无宇之子也。干溪之役,申亥曰:“吾父再
干王命,王不诛,惠孰大焉。”乃求王,遇诸棘闱,以王归。王缢,申亥以其二女殉而
葬之也。
    注[八]淮南子云,楚恭王与晋人战于鄢陵,战酣,恭王伤。司马子反渴而求饮,竖
阳谷奉酒而进之。子反之为人也,嗜酒,而甘之,不能绝于口,遂醉而卧。
    恭王欲复战,使人召子反,子反辞以疾。王驾而往之,入幄中而闻酒臭,恭王大怒,
斩子反以为戮。
    注[九]武仲,臧孙纥也。左传孟孙死,臧孙入哭甚哀,多涕。出,其御曰:“孟孙
之恶子也而哀如是,季孙若死,其若之何?”臧孙曰:“季孙之爱我,疾疢也,孟孙之
恶我,药石也。美疢不如恶石。夫石犹生我,疢之美,其毒滋多。”言石能除己疾也。
    注[一0]季武子无适子,公弥长,悼子少,武子爱悼子,欲立之。访于申丰,曰:
“不可。”访于臧纥,曰:“饮我酒,吾为子立之。”季氏饮大夫酒,臧纥为客,既献,
臧孙命北面重席,新鞰絜之,召悼子降逆之,大夫皆起,悼子乃立。季氏以公弥为马正。
其后公弥立,孟孙羯与共构臧纥于季氏,臧纥奔齐。
    齐侯将与臧纥田,臧孙闻之,见齐侯,与之言伐晋。对曰:“多则多矣,抑君似鼠。
鼠昼伏夜动,不穴于寝庙,畏人故也。今君闻晋之乱而后作焉,宁将事之,非鼠如何?”
乃不与田。注曰“纥知齐侯将败,不欲受其邑,故以比鼠,欲使怒而止”也。见左传。
    夫知而违之,伪也;不知而失之,闇也。闇与伪焉,其患一也。患之所在,非徒在
智之不及,又在及而违之者矣。故曰“智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也。[一]
夏书曰:“念兹在兹,庶事恕施。”忠智之谓矣。[二]

  注[一]论语之文。
    注[二]兹,此也。念此事也,在此身也。言行事当常念如在己身也。庶,觽也。
    言觽事恕己而施行,斯可谓忠而有智矣。
    故君子之行,动则思义,不为利回,不为义疚,[一]进退周旋,唯道是务。苟失其
道,则兄弟不阿;苟得其义,虽仇雠不废。故解狐蒙祁奚之荐,二叔被周公之害,[二]
勃鞮以逆文为成,[三]傅瑕以顺厉为败,[四]管苏以憎忤取进,申侯以爱从见退,考之
以义也。[五]故曰:“不在逆顺,以义为断;不在憎爱,以道为贵。”礼记曰:“爱而
知其恶,憎而知其善。”考义之谓也。

  注[一]左传曰:“君子动则思礼,行则思义,不为利回,不为义疚。”杜预注云:
    “回,邪也。疚,病也。”
    注[二]左传曰,晋祁奚请老,晋侯问嗣焉,称解狐,其雠也。
    注[三]勃鞮,晋寺人,名披。左传晋献公使寺人披伐公子重耳于蒲,披斩其袪。
    及文公归国,吕甥﹑郄芮将焚公宫而杀文公,寺人披以吕﹑郄之难告之。言初虽逆
文公,后竟成之也。
    注[四]左传言郑厉公为祭仲所逐,后侵郑及大陵,获郑大夫傅瑕。傅瑕曰:“苟舍
我,吾请纳子。”厉公与之盟而赦之。傅瑕杀郑子而纳厉公,*[厉公]*遂杀傅瑕也。
    注[五]新序曰:“楚恭王有疾,告诸大夫曰:‘管苏犯我以义,违我以礼,与处不
安,不见不思,然而有得焉。吾死之后,爵之于朝。申侯伯顺吾所欲,行吾所乐,与处
则安,不见则思,然未尝有得焉。必速遣之。’”桓帝时,举孝廉,除北新城长。[一]
告县人曰:“昔文翁在蜀,道着巴汉,[二]
  庚桑琐隶,风移碨磥。[三]吾虽小宰,犹有社稷,[四]苟赴期会,理文墨,岂本志
乎!”乃更大作讲舍,延聚生徒数百人,朝夕自往劝诫,身执经卷,试策殿最,儒化大
行。此邑至后犹称其教焉。

  注[一]北新城属涿县。
    注[二]前书文翁为蜀郡太守,兴起学校,比于*[齐]*﹑鲁*(卫)*也。
    注[三]琐,碎也。庄子曰:“老聃之*(后)**[役]*有庚桑楚者,偏得老聃之道,以
北居碨磥之山,居三年,碨垒大穰。碨垒之人相与言曰:‘庚桑子之始来,吾洒然异之;
今吾日计之不足,岁计之有余,庶几其圣人乎!’”碨音猥。磥音卢罪反。
    注[四]论语曰:“子路将使子羔为费宰,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特召入
拜尚书郎,累迁。后为野王令,未行。光和中,病卒。
    孙桢,亦以文才知名。[一]

  注[一]魏志桢字公干,为司空军谋祭酒,五官郎将文学,与徐干、陈琳、阮瑀、应
玚俱以章知名,转为平原侯庶子。
    边让字文礼,陈留浚仪人也。少辩博,能属文。作章华赋,虽多淫丽之辞,而终之
以正,亦如相如之讽也。[一]其辞曰:

  注[一]章华台,解见冯衍传。杨雄曰:“词人之赋丽以淫。”司马相如作上林赋
“发仓廪以救贫穷,补不足,恤□寡,存孤独,出德号,省刑罚”,此为讽也。
    楚灵王既游云梦之泽,息于荆台之上。前方淮之水,左洞庭之波,[一]右顾彭蠡之
隩,南眺巫山之阿。[二]延目广望,骋观终日。顾谓左史倚相曰:“盛哉斯乐,可以遗
老而忘死也!”[三]于是遂作章华之台,筑干溪之室,[四]穷木土之技,单珍府之实,
举国营之,数年乃成。[五]设长夜之淫宴,作北里之新声。
    [六]于是伍举知夫陈、蔡之将生谋也。[七]乃作斯赋以讽之:

  注[一]洞庭湖在今岳州西南。
    注[二]说苑曰:“楚昭王欲之荆台游,司马子綦进谏曰:‘荆台之游,左洞庭之波,
右彭蠡之水,南望猎山,下临方淮,其地使人遗老而忘死也。王不可游也。’”巫山在
夔州巫山县东。
    注[三]说苑,此并司马子綦谏昭王之言。
    注[四]史记曰,灵王次于干溪,乐干溪不能去。
    注[五]技,巧也。单,尽也。国语楚灵王为章华之台,与伍举升焉。曰:“台美
夫!”对曰:“国君安人以为乐,今君为此台也,国人罢焉,财用尽焉,年谷败焉,百
姓烦焉,军国苦之,数年乃成。”
    注[六]史记曰,纣为酒池肉林,使男女□而相逐其闲,为长夜之饮。使师涓作新声,
北里之舞,靡靡之乐也。
    注[七]陈蔡二国,先为楚所灭也。
    冑高阳之苗胤兮,承圣祖之洪泽。[一]建列藩于南楚兮,等威灵于二伯。[二]
  超有商之大彭兮,越隆周之两虢。[三]达皇佐之高勋兮,驰仁声之显赫。[四]
  惠风春施,神武电断,华夏肃清,五服攸乱。[五]旦垂精于万机兮,夕回辇于门馆。
设长夜之欢饮兮,展中情之嬿婉。[六]竭四海之妙珍兮,尽生人之秘玩。

  注[一]冑,胤也。高阳,帝颛顼也。帝系曰:“颛顼娶于滕隍氏女而生老童,是为
楚先。”楚词曰:“帝高阳之苗裔兮。”
    注[二]老童之后鬻熊,事周文王,早卒。至孙熊绎,周成王时封于楚。其后子孙隆
盛,与齐、晋*[争]*强。二伯,齐桓、晋文也。
    注[三]国语曰:“商伯大彭、豕韦。”左传曰“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
    注[四]皇佐谓鬻熊佐文王也。左传曰:“楚自克庸以来,其君无日不讨国人而训之,
于人生之不易,祸至之无日,戒惧之不可以怠。”此驰仁声也。
    注[五]谓灵王承先世仁惠之风,如春普施。神武威棱,如电雷之断决也。五服,甸、
侯、绥、要、荒也。乱,理也。
    注[六]嬿,安也。婉,美也。婉,协韵音于愿反。
    尔乃携窈窕,从好仇,[一]径肉林,登糟丘,[二]兰肴山竦,椒酒渊流。[三]
  激玄醴于清池兮,靡微风而行舟。登瑶台以回望兮,冀弥日而消忧。[四]于是招宓
妃,命湘娥,[五]齐倡列,郑女罗。[六]扬激楚之清宫兮,展新声而长歌。
    [七]繁手超于北里,妙舞丽于阳阿。[八]金石类聚,丝竹髃分。被轻筜,曳华文,
[九]罗衣飘飖,组绮缤纷。[一0]纵轻躯以迅赴,若孤鹄之失髃;振华袂以逶迤,若游
龙之登云。于是欢嬿既洽,长夜向半,琴瑟易调,繁手改弹,清声发而响激,微音逝而
流散。振弱支而纡绕兮,若绿繁之垂干,忽飘飖以轻逝兮,似鸾飞于天汉。舞无常态,
鼓无定节,寻声响应,修短靡跌。[一一]长袖奋而生风,清气激而绕结。[一二]尔乃妍
媚递进,巧弄相加,俯仰异容,忽兮神化。[一二]体迅轻鸿,荣曜春华,进如浮云,退
如激波。虽复柳惠,能不咨嗟![一四]于是天河既回,淫乐未终,清钥发征,激楚扬风。
[一五]于是音气发于丝竹兮,飞响轶于云中。比目应节而双跃兮,[一六]孤雌感声而鸣
雄。[一七]美繁手之轻妙兮,嘉新声之弥隆。于是觽变已尽,髃乐既考。[一八]归乎生
风之广夏兮,修黄轩之要道。[一九]携西子之弱腕兮,援毛嫔之素肘。[二0]形便娟以
婵媛兮,若流风之靡草。[二一]美仪操之姣丽兮,忽遗生而忘老。

  注[一]窈窕,幽闲也。仇,匹也。毛诗曰:“窈窕淑女,君子好仇。”
    注[二]史记纣作糟丘酒池,悬肉以为林也。
    注[三]兰肴,芳若兰也。椒酒,置椒酒中也。楚词曰:“蕙肴兮兰籍,桂酒兮椒
浆。”
    注[四]弥,终也。楚辞曰:“望瑶台而偃蹇。”
    注[五]宓妃,洛水之神女也。湘娥,尧之二女娥皇、女英,湘水之神也。
    注[六]楚辞曰:“二八齐容起郑舞。”
    注[七]激楚,曲名也。淮南子曰:“激楚结风。”
    注[八]左传曰:“繁手淫声,慆堙心耳,乃忘和平。”阳阿,解见马融传。
    注[九]方言曰:“筜谓之裾。”释名曰:“妇人上服谓之筜。”
    注[一0]组,绶也。绮,绫也。
    注[一一]跌,蹉也。
    注[一二]歌声激发,萦绕缠结。
    注[一三]化,协韵音花。
    注[一四]柳下惠,展季也。家语曰:“柳下惠妪不逮门之女,国人不称其乱,言其
贞也。”
    注[一五]钥如笛,六孔。
    注[一六]比目鱼一名鲽,一名王余,不比不行,今江东呼为板鱼。韩诗外传曰:
    “伯牙鼓琴,游鱼出听。”
    注[一七]枚乘七发曰:“暮则羁雌迷鸟宿焉。”羁雌,孤雌也。
    注[一八]考,成也。
    注[一九]黄帝轩辕氏得房中之术于玄女,握固吸气,还精补脑,可以长生。说苑雍
门周说孟尝君曰:“广夏邃房下,罗帷来清风。”
    注[二0]西子,西施也。越绝书曰:“越王句践得采薪二女西施、郑旦,以献吴王”
毛嫔,毛嫱也。庄子曰:“毛嫱丽姬,人之美者。”
    注[二一]淮南子曰:“今舞者便娟若秋药被风。”药,白芷也。
    尔乃清夜晨,妙技单,收尊俎,彻鼓盘。[一]惘焉若酲,抚□而叹。[二]虑理国之
须才,悟稼穑之艰难。美吕尚之佐周,善管仲之辅桓。将超世而作理,焉沉湎于此欢!
于是罢女乐,堕瑶台。思夏禹之卑宫,慕有虞之土阶。[三]举英奇于仄陋,拔髦秀于蓬
莱。[四]君明哲以知人,官随任而处能。[五]百揆时□,庶绩咸熙。诸侯慕义,不召同
期。[六]继高阳之绝轨,崇成、庄之洪基。[七]虽齐桓之一匡,岂足方于大持?
    [八]尔乃育之以仁,临之以明。致虔报于鬼神,尽肃恭乎上京。[九]驰淳化于黎元,
永历世而太平。

  注[一]张衡七盘赋曰“历七盘而屣蹑”也。
    注[二]酲,酒病也。
    注[三]墨子曰:“虞舜土阶三尺,茅茨不剪。”
    注[四]蓬蒿草莱之闲也。尔雅曰:“髦,俊也。”
    注[五]能,协韵音乃来反。
    注[六]尚书武王伐纣,八百诸侯不期而至。
    注[七]史记楚成王布德施惠,结旧好于诸侯,使人献于天子。庄王,成王孙也。
    纳伍举、苏纵之谏,罢淫乐,听国政,所诛数百人,所进数百人,国人大悦。
    注[八]谷梁传曰:“齐桓公为阳谷之会,一匡天下。”匡,正也。
    注[九]言楚尊事周室。
    大将军何进闻让才名,欲辟命之,恐不至,诡以军事征召,既到,署令史,[一]
  进以礼见之。让善占*(谢)**[射]*,能辞对,时宾客满堂,莫不羡其风。府掾孔融、
王朗并修刺候焉。[二]

  注[一]续汉志曰:“大将军下有令史及御史属三十一人。”
    注[二]朗字景兴,魏志有传。
    议郎蔡邕深敬之,以为让宜处高任,乃荐于何进曰:“伏惟幕府初开,博选清英,
华发旧德,并为元龟。[一]虽振鹭之集西雍,济济之在周庭,无以或加。[二]
  窃见令史陈留边让,天授逸才,聪明贤智。髫□夙孤,不尽家训。[三]及就学庐,
便受大典,初涉诸经,见本知义,授者不能对其问,章句不能逮其意。心通性达,口辩
辞长。非礼不动,非法不言。若处狐疑之论,定嫌审之分,经典交至,捡括参合,觽夫
寂焉,莫之能夺也。使让生在唐、虞,则元、凯之次,运值仲尼,则颜、冉之亚,岂徒
俗之凡偶近器而已者哉!阶级名位,亦宜超然,若复随辈而进,非所以章绬伟之高价,
昭知人之绝明也。传曰:‘函牛之鼎以亨鸡,多汁则淡而不可食,少汁则熬而不可熟。’
[四]此言大器之于小用,固有所不宜也。邕窃悁邑,[五]怪此宝鼎未受牺牛大羹之和,
久在煎熬脔割之闲,愿明将军回谋垂虑,裁加少纳,贡之机密,展之力用。[六]若以年
齿为嫌,则颜回不得贯德行之首,子奇终无理阿之功。[七]苟堪其事,古今一也。”

  注[一]华发,白首也。元龟所以知吉凶。尚书曰:“格人元龟。”
    注[二]韩诗曰:“振鹭于飞,于彼西雍。”薛君章句曰:“鹭,絜白之鸟也。西雍,
文王*(之)**[辟]*雍也。言文王之时,辟雍学士皆絜白之人也。”又曰:“济济多士,
文王以宁。”
    注[三]髫,翦发为鬌也。□,毁齿也。
    注[四]庄子曰:“函牛之鼎沸,蚁不得措一足焉。”吕氏春秋曰,白圭对魏王曰
“市丘之鼎以亨鸡,多洎之则淡不可食,少洎之则焦而不熟”也。函,容也。
    洎,汁也。
    注[五]悁邑,忧愤也。
    注[六]展,陈也。
    注[七]说苑曰:“子奇年十八为阿宰,有善绩。”
    让后以高才擢进,屡迁,出为九江太守,不以为能也。
    初平中,王室大乱,让去官还家。恃才气,不屈曹操,多轻侮之言。建安中,其乡
人有构让于操,操告郡就杀之。文多遗失。
    郦炎字文胜,范阳人,郦食其之后也。炎有文才,解音律,言论给捷,多服其能理。
[一]灵帝时,州郡辟命,皆不就。有志气,作诗二篇曰:

  注[一]给,敏也。
    大道夷且长,窘路狭且促。修翼无*(与)**[卑]*栖,远趾不步局。[一]舒吾陵霄羽,
奋此千里足。超迈绝尘驱,□忽谁能逐。贤愚岂常类,禀性在清浊。富贵有人籍,贫贱
无天录。[二]通塞苟由己,志士不相卜。[三]陈平敖里社,[四]韩信钓河曲。[五]终居
天下宰,食此万钟禄。[六]德音流千载,功名重山岳。

  注[一]窘,迫也。
    注[二]富贵者为人所载于典籍也,贫贱者不载于天录。天录谓若萧、曹见名于图书。
    注[三]言通塞苟若由己,则志士不须相卜也。故蔡泽谓唐举曰:“富贵吾自取之,
所不知者寿也。”
    注[四]陈平为里社宰,分肉均。里中曰:“善哉陈孺子之为宰也!”曰:“使平宰
天下亦犹是。”见前书。
    注[五]韩信家贫无行,不得为吏,钓于淮阴城下。河者,水之总名也。
    注[六]大斛四斗曰钟。
    灵芝生河洲,动摇因洪波。兰荣一何晚,严霜瘁其柯。哀哉二芳草,不植太山阿。
文质道所贵,遭时用有嘉。绛、灌临衡宰,谓谊崇浮华。贤才抑不用,远投荆南沙。[一]
抱玉乘龙骥,不逢乐与和。[二]安得孔仲尼,为世陈四科![三]

  注[一]贾谊欲革汉土德,改定律令,绛侯周勃及灌婴共毁之,文帝以谊为长沙太傅。
见前书。
    注[二]伯乐、卞和。
    注[三]谓德行、政事、文学、言语也。
    炎后风病慌忽。性至孝,遭母忧,病甚发动。妻始产而惊死,妻家讼之,收系狱。
炎病不能理对,熹平六年,遂死狱中,时年二十八。尚书卢植为之诔赞,以昭其懿德。
    侯瑾字子瑜,敦煌人也。少孤贫,依宗人居。性笃学,恒佣作为资,暮还辄□柴以
读书。[一]常以礼自牧,[二]独处一房,如对严宾焉。州郡累召,公车有道征,并称疾
不到。作矫世论以讥切当时。而徙入山中,覃思著述。[三]以莫知于世,故作应宾难以
自寄。又案汉记撰中兴以后行事,为皇德传三十篇,行于世。余所作杂文数十篇,多亡
失。*(西)*河*[西]*人敬其才而不敢名之,皆称为侯君云。

  注[一]□,古“然”字。
    注[二]易曰:“卑以自牧。”牧,养也。
    注[三]覃,静也。
    高彪字义方,吴郡无锡人也。[一]家本单寒,至彪为诸生,游太学。有雅才而讷于
言。尝从马融欲访大义,融疾不获见,乃覆刺遗融书曰:“承服风问,从来有年,[二]
故不待介者而谒大君子之门,冀一见龙光,以□腹心之愿。[三]不图遭疾,幽闭莫启。
昔周公旦父文兄武,九命作伯,以尹华夏,犹挥沐吐餐,垂接白屋,[四]故周道以隆,
天下归德。公今养痾傲士,故其宜也。”融省书臱,追谢还之,彪逝而不顾。

  注[一]无锡,今常州县。
    注[二]风问,风猷令问。
    注[三]毛诗曰:“既见君子,为龙为光。”龙,宠也。
    注[四]白屋,匹夫也。
    后郡举孝廉,试经第一,除郎中,校书东观,数奏赋、颂、奇文,因事讽谏,灵帝
异之。
    时京兆第五永为督军御史,使督幽州,百官大会,祖饯于长乐观。议郎蔡邕等皆赋
诗,彪乃独作箴曰:“文武将坠,乃俾俊臣。[一]整我皇纲,董此不虔。[二]
  古之君子,即戎忘身。[三]明其果毅,尚其桓桓。[四]吕尚七十,气冠三军,诗人
作歌,如鹰如鹯。[五]天有太一,五将三门;[六]地有九变,丘陵山川;[七]
  人有计策,六奇五闲:[八]总兹三事,谋则咨询。[九]无曰己能,务在求贤,淮阴
之勇,广野是尊。[一0]周公大圣,石碏纯臣,以威克爱,以义灭亲。[一一]勿谓时险,
不正其身。勿谓无人,莫识己真。忘富遗贵,福禄乃存。枉道依合,复无所观。[一二]
先公高节,越可永遵。佩藏斯戒,以厉终身。”邕等甚美其文,以为莫尚也。

  注[一]俾,使也。
    注[二]董,正也。
    注[三]易曰:“不利即戎。”司马穰苴曰:“将受命之日忘其家,援枹鼓即忘其
身。”
    注[四]左传曰:“杀敌为果,致果为毅。”尚书曰:“勖哉夫子,尚桓桓。”桓桓,
武貌。
    注[五]太公年七十遇文王。毛诗曰:“惟师尚父,时惟鹰扬。”
    注[六]太一式:“凡举事皆欲发三门,顺五将。”发三门者,开门、休门、生门。
    五将者,天目、文昌等。
    注[七]孙子九变篇曰:“用兵有散地,有轻地,有争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
有汜地,有围地,有死地。诸侯自战其地,为散地。入人之地而不深,为轻地。我得则
利,彼得亦利者,为争地。我可以往,彼可以来,为交地。诸侯之地三属,先至而得觽,
为衢地。入人地深,倍城邑多,为重地。行山林,阻沮泽,难行之道,为汜地。所由入
者隘,所从归者少,彼寡可以击吾觽者,为围地。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为死地。通
九变之利,知用兵矣。”
    注[八]陈平凡六出奇策。孙子曰:“用闲有五,有因闲,有内闲,有反闲,有死闲,
有生闲。五闲俱起,莫知其道,是谓神纪,人君之宝也。因闲者,因其乡人而用之也。
内闲者,因其官人而用之也。反闲者,因其敌闲而用之也。死闲者,为诳事于外,令吾
闲知之而得于敌者也。生闲者,反报者也。”
    注[九]总天、地、人之事而询谋于觽。
    注[一0]臣贤案:前书韩信破赵,得广武君李左车,解其缚而师事之。而此作“广
野”。案广野君郦食其,无韩信师事处,盖误也。
    注[一一]周公诛管、蔡,石碏杀其子厚也。克,胜也。前书孙宝曰:“周公上圣,
邵公大贤。”尚书曰:“威克厥爱,允济。”
    左传曰:“石碏纯臣也。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
    注[一二]曲道以合时者,不足观也。
    后迁*(内)**[外]*黄令,帝□同僚临送,祖于上东门,[一]诏东观画彪像以劝学者。
彪到官,有德政,上书荐县人申徒蟠等。病卒于官,文章多亡。

  注[一]洛阳城东面北头门。
    子岱,亦知名。
    张超字子并,河闲鄚人也,[一]留侯良之后也。有文才。灵帝时,从车骑将军朱鉨
征黄巾,为别部司马。着赋、颂、碑文、荐、檄、笺、书、谒文、嘲,凡十九篇。超又
善于草书,妙绝时人,世共传之。

  注[一]今瀛州鄚县。
    祢衡字正平,平原般人也。[一]少有才辩,而尚气刚傲,好矫时慢物。兴平中,避
难荆州。建安初,来游许下。始达颍川,乃阴怀一刺,既而无所之适,至于刺字漫灭。
是时许都新建,贤士大夫四方来集。或问衡曰:“盍从陈长文、司马伯达乎?”
    [二]对曰:“吾焉能从屠沽儿耶!”又问:“荀文若、赵稚长云何?”[三]衡曰:
    “文若可借面吊丧,稚长可使监□请客。”[四]唯善鲁国孔融及弘农杨修。常称曰:
“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余子碌碌,莫足数也。”融亦深爱其才。

  注[一]般,县,故城在今德州平昌县东。般音卜满反。
    注[二]陈髃字长文。司马朗字伯达,河内温人。
    注[三]赵为荡寇将军,见魏志。
    注[四]典略曰:“衡见荀仪容但有貌耳,故可吊丧。赵有腹大,健噉肉,故可监□
也。”
    衡始弱冠,而融年四十,遂与为交友。上疏荐之曰:“臣闻洪水横流,帝思俾乂,
[一]旁求四方,以招贤俊。[二]昔孝武继统,将弘祖业,畴咨熙载,髃士响臻。
    [三]陛下叡圣,纂承基绪,遭遇□运,劳谦日□。[四]惟岳降神,异人并出。[五]
  窃见处士平原祢衡,年二十四,字正平,淑质贞亮,英才卓砾。初涉蓺文,升堂鷪
奥,目所一见,辄诵于口,耳所瞥闻,不忘于心。性与道合,思若有神。[六]
  弘羊潜计,安世默识,以衡准之,诚不足怪。[七]忠果正直,志怀霜雪,见善若惊,
疾恶若雠。[八]任座抗行,史鱼厉节,殆无以过也。[九]鸷鸟累伯,不如一鹗。[一0]
使衡立朝,必有可观。飞辩骋辞,溢气坌涌,解疑释结,临敌有余。
    昔贾谊求试属国,诡系单于;[一一]终军欲以长缨,牵致劲越。[一二]弱冠慷慨,
前世美之。近日路粹、严象,亦用异才擢拜台郎,衡宜与为比。如得龙跃天衢,振翼云
汉,杨声紫微,垂光虹蜺,足以昭近署之多士,增四门之穆穆。[一三]钧天广乐,必有
奇丽之观;[一四]帝室皇居,必蓄非常之宝。若衡等辈,不可多得。激楚、杨阿,至妙
之容,台牧者之所贪;[一五]飞兔、騕褭,绝足奔放,良、乐之所急。[一六]臣等区区,
敢不以闻。”

  注[一]孟子曰:“尧时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尚书帝曰:“咨,汤汤洪水方割,
有能俾乂”。俾,使也。乂,理也。
    注[二]尚书曰:“旁求天下。”
    注[三]尚书帝尧曰:“畴咨若时登庸。”又曰:“有能奋庸熙帝之载。”畴,谁也。
□,广也。载,事也。
    注[四]易曰:“劳谦君子有终吉。”尚书□文王德曰:“自朝至于日中□,不遑
*[暇]*食。”言不敢懈怠也。
    注[五]毛诗曰:“惟岳降神,生甫及申。”公孙弘传赞曰:“异人并出。”
    注[六]淮南子曰:“所谓真人者,性合于道也。”
    注[七]前书曰:“桑弘羊,雒阳贾人子,以心计,年十三为侍中。”又曰:“张安
世字子孺,为郎。上行幸河东,尝亡书三箧,诏问莫能知,唯安世识之,具作其事。后
购求得书,以相校,无所遗失。”
    注[八]国语楚蓝尹亹谓子西曰:“夫阖庐,闻一善言若惊,得一士若赏。”
    注[九]吕氏春秋魏文侯饮,问诸大夫曰:“寡人何如主也?”任座曰:“君不肖君
也。克中山,不以封君之弟,而以封君之子,是以知君不肖君也。”论语孔子曰“直哉
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也。
    注[一0]邹阳上书之言也。鹗,大鵰也。
    注[一一]前书贾谊曰:“何不试以臣为属国之官,以主匈奴。行臣之计,请必系单
于之颈而制其命。”
    注[一二]前书终军曰“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也。
    注[一三]尚书曰:“宾于四门,四门穆穆。”
    注[一四]史记曰,赵简子疾,五日不知人,大夫皆惧。医扁鹊曰:“血脉理也。
    昔秦穆公如此,七日寤,寤而曰:‘我之帝所甚乐。’今主君之疾与之同,不出三
日必闲,闲必有言也。”居二日,果寤,语大夫曰“我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于钧天,
广乐九奏,其声动心”也。
    注[一五]诸本并作“台牧”,未详其义。融集作“掌伎”。
    注[一六]吕氏春秋曰:“飞兔、騕褭,古骏马也。”高诱注曰:“日行万里。”
    王良、伯乐,善御人也。
    融既爱衡才,数称述于曹操。操欲见之,而衡素相轻疾,自称狂病,不肯往,而数
有恣言。操怀忿,而以其才名,不欲杀之。闻衡善击鼓,乃召为鼓史,因大会宾客,阅
试音节,诸史过者,皆令脱其故衣,更着岑牟单绞之服。[一]次至衡,衡方为渔阳参挝,
蹀□而前,[二]容态有异,声节悲壮,听者莫不慷慨。
    衡进至操前而止,吏诃之曰:“鼓史何不改装,而轻敢进乎?”衡曰:“诺。”
    于是先解衵衣,[三]次释余服,裸身而立,徐取岑牟、单绞而着之,毕,复参挝而
去,颜色不怍。[四]操笑曰:“本欲辱衡,衡反辱孤。”

  注[一]文士传曰:“魏太祖欲辱衡,乃令人录用为鼓史。后至八月朝普天阅试鼓节,
作三重阁,列坐宾客,以帛绢制作衣,一岑牟,一单绞及小裈。”通史志曰:“岑牟,
鼓角士冑也。”郑玄注礼记曰:“绞,苍黄之色也。”
    注[二]文士传曰:“衡击鼓作渔阳参搥,蹋地来前,蹑馺足脚,容态不常,鼓声甚
悲,易衣毕,复击鼓参搥而去。至今有渔阳参搥,自衡始也。”臣贤案:搥及挝并击鼓
杖也。参挝是击鼓之法,而王僧孺诗云:“散度广陵音,参写渔阳曲。”
    而于其诗自音云:“参音七绀反。”后诸文人多同用之。据此诗意,则参曲奏之名,
则挝字入于下句,全不成文。下云“复参挝而去”,足知“参挝”二字当相连而读。参
字音为去声,不知何所凭也。参七甘反。
    注[三]杜预注左传曰:“衵,近身衣也。”音女一反。
    注[四]怍,羞也。
    孔融退而数之曰:“正平大雅,固当尔邪?”[一]因宣操区区之意。衡许往。融复
见操,说衡狂疾,今求得自谢。操喜,□门者有客便通,待之极晏。衡乃着布单衣、簄
巾,手持三尺梲杖,[二]坐大营门,以杖捶地大骂。吏白:外有狂生,坐于营门,言语
悖逆,请收案罪。操怒,谓融曰:“祢衡竖子,孤杀之犹雀鼠耳。顾此人素有虚名,远
近将谓孤不能容之,今送与刘表,视当何如。”于是遣人骑送之。临发,觽人为之祖道,
先供设于城南,乃更相戒曰:“祢衡勃虐无礼,今因其后到,咸当以不起折之也。”及
衡至,觽人莫肯兴,衡坐而大号。
    觽问其故,衡曰:“坐者为頉,卧者为尸,尸頉之闲,能不悲乎!”

  注[一]雅,正也。言大雅君子不当尔。
    注[二]说文曰:“梲,大杖也。”音佗结反。
    刘表及荆州士大夫先服其才名,甚宾礼之,文章言议,非衡不定。表尝与诸文人共
草章奏,并极其才思。时衡出,还见之,开省未周,因毁以抵地。[一]表怃然为骇。[二]
衡乃从求笔札,须臾立成,辞义可观。表大悦,益重之。

  注[一]抵,掷也。
    注[二]怃然,怪之也,音抚。
    后复侮慢于表,表耻不能容,以江夏太守黄祖性急,故送衡与之,祖亦善待焉。
    衡为作书记,轻重簄密,各得体宜。祖持其手曰:“处士,此正得祖意,如祖腹中
之所欲言也。”
    祖长子射[一]为章陵太守,尤善于衡。尝与衡俱游,共读蔡邕所作碑文,射爱其辞,
还恨不缮写。衡曰:“吾虽一览,犹能识之,[二]唯其中石缺二字为不明耳。”因书出
之,射驰使写碑还校,如衡所书,莫不叹伏。射时大会宾客,人有献鹦鹉者,射举潖于
衡曰:“愿先生赋之,以娱嘉宾。”衡*(览)**[揽]*笔而作,文无加点,辞采甚丽。

  注[一]射音亦。
    注[二]识,记也,音志。
    后黄祖在蒙冲船上,[一]大会宾客,而衡言不逊顺,祖臱,乃诃之,衡更熟视曰:
“死公!云等道?”[二]祖大怒,令五百将出,[三]欲加棰,衡方大骂,祖恚,遂令杀
之。祖主簿素疾衡,实时杀焉。射徒跣来救,不及。祖亦悔之,乃厚加棺敛。衡时年二
十六,其文章多亡云。

  注[一]释名曰:“外狭而长曰蒙冲,以冲突敌船。”
    注[二]死公,骂言也。等道,犹今言何勿语也。
    注[三]五百犹今之问事也。解见宦者传。
    赞曰:情志既动,篇辞为贵。[一]抽心呈貌,非雕非蔚。[二]殊状共体,同声异气。
言观丽则,永监淫费。[三]

  注[一]毛诗序云:“情发于中而形于言。诗者志之所之,故情志动而篇辞作,斯文
章之为贵。”
    注[二]雕,斲也。易曰:“君子豹变,其文蔚。”
    注[三]杨雄曰:“诗人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礼记曰:“不辞费。”

    校勘记

  二六二七页三行富平侯放之孙也按:集解引洪亮吉说,谓案升传,升以党锢事诛,
年四十九,以升生年计之,放卒已一百三十余年,范言升放之孙,未识何据。又引李赓
芸说,谓“孙”上疑有脱字。
    二六二七页一一行毛足异门而出殿本“手”作“首”。王先谦谓“手”字误,当依
注作“首”。今按:史记孔子世家云“手足异处”,与谷梁传异。
    二六二八页三行两君就坛汲本、殿本此下有“两相相揖”四字。今按:注引经传多
删节,此或后人据谷梁传补也。
    二六二九页一一行后见驱者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见”集作“逼”。
    二六二九页一二行羿子彀左按:集解引惠栋说,谓“羿子”集作“羿弓”。
    二六二九页一五行小而柄长谓之罼按“罼”原斗“罩”,径改正。
    二六三二页三行是时司徒袁逢受计按:集解引洪颐餦说,谓灵帝纪光和元年二月,
光禄勋袁滂为司徒,二年三月,司徒袁滂免,元年受计者非袁逢也。
    二六三二页四行下郡计*(史)**[吏]*而揖三公据汲本、殿本改。
    二六三三页一四行实望仁兄按:刊误谓“兄”当作“君”。两汉未尝相呼为“仁
兄”,下文亦有“仁君”。
    二六三四页四行膝灸*(块)**[坏]*溃据汲本改。按:“灸”原斗“炙”,径改正。
    二六三四页一四行臧仓谮之按:“仓”原斗“苍”,径据汲本、殿本改正。
    二六三五页六行一名岑按:集解引何焯说,谓魏志注中作“一名恭”。
    二六三六页一三行芋尹申亥汲本“芋”作“芊”,注同。按:校补引柳从辰说,谓
此字左传注疏本作“□”,郝在田金壶字考云“芊音千,芊尹,复姓也”。案□、芊、
芋三字形近易斗,以音求形,作“芋”为是。至郝氏作“芊”,以芊尹为复姓,则汲本
之从千,可知亦别有所据,自不妨两存之。
    二六三七页六行子囊楚令尹名*(也)**[午]*据殿本改。
    二六三七页九行楚灵王子围按:刊误谓案文多一“子”字。
    二六三九页四行伐公子重耳于蒲按:“蒲”原斗“蒱”,径据汲本、殿本改正。
    二六三九页七行傅瑕杀郑子而纳厉公*[厉公]*遂杀傅瑕也王先谦谓“遂”上当更有
“厉公”二字。今据补。
    二六三九页一四行比于*[齐]*鲁*(韂)*也按:集解引惠栋说,谓依前书“鲁韂”当
作“齐鲁”。今据改。
    二六三九页一五行老聃之*(后)**[役]*有庚桑楚者据汲本改。
    二六四一页一二行驰仁声之显赫按:集解引王补说,谓文选曹植赠丁仪王粲诗注
“驰”作“飞”。
    二六四一页一六行与齐晋*[争]*强据刊误补。
    二六四二页三行楚自克庸以来按:“庸”原斗“广”,径改正。
    二六四二页一一行若孤鹄之失髃按:集解引王补说,谓文选洛神赋注“孤”作
“离”。
    二六四二页一三行忽飘飖以轻逝兮按:集解引王补说,谓文选陆机日出东南隅行注
“飘飖”作“飘然”。
    二六四三页一行淫乐未终按:集解引王补说,谓文选谢惠连咏牛女诗注“淫”作
“欢”。
    二六四三页一三行慆堙心耳按:“慆”原斗“□”,径改正。
    二六四四页五行游鱼出听按:“游”原斗“淫”,径改正。
    二六四四页八行说苑按:“苑”原斗“宛”,径改正。
    二六四五页一五行让善占*(谢)**[射]*据殿本改。
    二六四六页四行不尽家训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尽”邕集作“堕”。
    二六四六页五行章句不能逮其意按:集解引惠栋说,谓“逮”邕集作“遂”。
    二六四六页七行岂徒俗之凡偶近器而已者哉按:刊误谓案文多一“者”字。
    二六四六页七行若复随辈而进按:集解引惠栋说,谓邕集云“若复从此郡选举”云
云。
    二六四六页一0行愿明将军回谋垂虑裁加少纳按:集解引惠栋说,谓邕集云“愿明
将军回谋守虑,思垂采纳”。又引苏舆说,谓“裁加少纳”疑当作“少加裁纳”。
    二六四六页一四行文王*(之)**[辟]*雍也据殿本改。
    二六四七页一三行修翼无*(与)**[卑]*栖据汲本、殿本改。
    二六四九页五行*(西)*河*[西]*人敬其才集解引陈景云说,谓“西河”当作“河
西”。瑾敦煌人,河西四郡之一也。今据改。
    二六五0页九行祖饯于长乐观按:集解引惠栋说,谓“长乐”当作“平乐”。
    二六五一页三行援枹鼓即忘其身按:“枹”原斗“抱”,径改正。
    二六五一页七行有汜地按:刊误谓案孙子“汜”当作“圮”。
    二六五二页三行后迁*(内)**[外]*黄令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内黄”当作“外
黄”,惠栋说同,今据改。按:御览一七九引亦作“外黄”。
    二六五二页八行妙绝时人按:“时”原斗“府”,径据汲本、殿本改正。
    二六五三页六行般音卜满反按:“卜”原斗“十”,径改正。
    二六五三页九行赵有腹大刊误谓“腹大”旧作“腹尺”。按:魏志荀彧传裴注引典
略作“腹尺”。
    二六五三页一一行昔孝武继统按:校补谓文选“孝武”作“世宗”,此皆章怀避改。
    二六五三页一三行英才卓砾按:文选“砾”作“跞”,校补谓作“跞”是。
    二六五三页一三行耳所瞥闻按:文选“瞥”作“暂”,校补谓作“暂”是。
    二六五三页一五行鸷鸟累伯汲本“伯”作“百”。按:古伯百通用。
    二六五四页五行激楚杨阿汲本、殿本“杨”作“扬”,文选作“阳”。按:作“阳”
是。
    二六五四页五行台牧者之所贪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文选载此表作“掌技”。
    二六五四页一0行不遑*[暇]*食据汲本、殿本补。
    二六五五页九行融集作掌伎“掌伎”汲本作“掌牧”,殿本作“堂牧”。按:皆
“掌伎”之斗。
    二六五六页一行后至八月朝普天阅试鼓节按:校补谓“朝普天”语不明。魏志注引
文士传作“后至八月朝大宴宾客并会”。疑即“朝会大宴”四字之斗脱。
    二六五七页一二行衡*(览)**[揽]*笔而作据汲本改。
    二六五八页一一行杨雄曰按:“杨”原作“扬”,径据汲本、殿本改。
    
  
前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