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后汉书志第二十三 郡国五 汉中巴郡广汉蜀郡犍为牂牁越巂益州永昌广汉属
国蜀
  郡属国犍为属国右益州陇西汉阳武都金城安定北地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张掖属国张掖
居延属国右凉州上党太原上郡西河五原云中定襄鴈门朔方右并州涿郡广阳代郡上谷渔阳
右北平辽西辽东玄菟乐浪辽东属国右幽州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右交州 Ua**
汉中郡***
    秦置。雒阳西千九百九十里。*九城,户五万七千三百四十四,口二十六万七千四
百二。 Ub**南郑**[一]**成固**妫墟在西北。[二]**西城**[三]**曪中**[四]**沔阳
**有铁。[五]**安阳***
    *锡**有锡,春秋时曰锡穴。
    [六]**上庸**本庸国。**房陵**[七]

  注[一]华阳国志曰:“有池水,从旱山来。”
    注[二]前书云在西城。帝王世记亦云姚墟在西北,有舜祠。
    注[三]巴汉志云汉末以为西城郡。
    注[四]华阳国志曰有唐公*(防)**[房]*祠。
    注[五]华阳国志曰有定军山。博物记曰县北有丙穴。巴汉志曰:“县有度水,水有
二原,一曰清检,二曰浊检。”
    注[六]左传文十一年,楚伐麋,至于锡穴。
    注[七]巴汉志曰:“建安十三年别属新城郡。有维山,维水所出,东入泸。”
     Ua**巴郡***
    秦置。雒阳西三千七百里。*[一]十四城,户三十一万六百九十一,口百八万六千
四十九。

  注[一]谯周巴记曰:“初平*(六)**[元]*年,赵颖分巴为二郡,欲得巴旧名,故郡
以垫江为治,安汉以下为永宁郡。建安六年,刘*(绰)**[璋]*分巴,以永宁为巴东郡,
以垫江为巴西郡。”蜀都赋注云:“铜梁山在巴东。”干宝搜神记曰:
    “有泽水,民谓神龙,不可鸣鼓其傍,即使大雨。”蜀都赋曰:“潜龙蟠于沮泽,
应鸣鼓而兴雨。”
     Ub**江州**[一]**宕渠**有铁。**朐忍**[二]**阆中**[三]**鱼复**[四]扞水有
扦关。[五]**临江***
    *枳**[六]**涪陵**出丹[七]**垫江***
    *安汉***
    *平都**[八]**充国**永元二年分阆中置。[九]**宣汉**[一0]**汉昌**永元中置。
[一一]

  注[一]杜预曰巴国也。有涂山,禹娶涂山。华阳国志曰:“帝禹之庙铭存焉。有清
水穴,巴人以此为粉,则膏*(晖)**[泽]*鲜芳,贡粉京师,因名粉水。”
    注[二]巴汉志曰:“山有大小石城*(势者)*。”
    注[三]案本传有俞水。巴汉志曰:“有彭池、大泽、名山、灵台,见孔子内谶。”
    注[四]古庸国,左传文十[六]年鱼人逐楚师是也。
    注[五]史记曰,楚肃王为扞关以拒蜀。
    注[六]史记苏代曰:“楚得枳而国亡。”华阳国志有明月峡、广德屿者是也。
    注[七]巴记曰:“灵帝分涪陵置永宁县。”巴汉志曰:“涪陵,巴郡之南鄙,从枳
南入折丹涪水,本与楚商于之地接。汉时赤*(田)**[甲]*军常取其民。”
    注[八]巴记曰:“和帝分枳置。”
    注[九]巴记曰:“初平四年,复分为南充国县。”
    注[一0]巴汉记曰:“和帝分宕渠之东置。”
    注[一一]巴记曰:“分宕渠之北而置之。”
     Ua**广汉郡***
    高帝置。雒阳西三千里。*十一城,户十三万九千八百六十五,口五十万九千四百
三十八。 Ub**雒***
    (州)*刺史治。**新都**[一]**挠竹**[二]**什邡***
    *涪**[三]**梓潼**[四]**白水**[五]**葭萌**[六]**郪***
    *广汉**有沈水。**德阳**[七]

  注[一]华阳国志曰:“有金堂山,水通巴*(汉)*。”
    注[二]地道记曰:“有紫岩山,挠水之所出焉。”
    注[三]巴汉志曰:“孱水出孱山。”
    注[四]地道记“五妇山,驰水出”。建安二十二年,刘备以为郡。
    注[五]山海经曰白水出蜀而东南入江,郭璞曰今在县。
    注[六]华阳国志:“有水通于汉川,有金银禑,民洗取之。”
    注[七]华阳国志曰:“有□阁道,三十里,至险。”
     Ua**蜀郡***
    秦置。雒阳西三千一百里。*十一城,户三十万四百五十二,口百三十五万四百七
十六。
     Ub**成都**[一]**郫***
    *江原***
    *繁***
    *广都**[二]**临邛**[三]有铁。**湔氐道**[四]岷山在西徼外。[五]**汶江道
**[六]**八陵***
    *广柔**[七]**挠虒道**[八]

  注[一]蜀都赋注曰:“武帝元鼎二年,立成都郭十八门。”
    注[二]任豫益州记曰:“县有望川源,凿石二十里,引取郫江水灌广都田,云后汉
所穿凿者。”
    注[三]博物记曰:“有火井,深二三丈,在县南百里。以竹木投取火,后人以火烛
投井中,火即灭绝,不复然。”蜀都赋注曰:“火井欲出其火,先以家火投之,须臾许
隆隆如雷声,烂然通天,光耀十里,以竹筒盛之,接其光而无炭也。取井火还,煮井水,
一斛水得四五斗盐,家火煮之,不过二三斗盐耳。”
    注[四]蜀王本纪曰:“县前有两石对如阙,号曰彭门。”
    注[五]山海经曰:“岷江,江水出焉,东北注于海。中多良龟,其上多金玉,其下
多白懡,其兽多犀、象、夔。”郭璞曰:“今蜀山中有大牛,重数千斤,曰夔。”
    蜀都赋注曰:“岷山特多药,其椒特多好者,绝异于天下之好者。”
    注[六]华阳国志曰:“濊水、駹水出焉,多冰寒,盛夏凝冻不释。孝安延光三年复
立之以为郡。”
    注[七]帝王世记曰禹生石纽。县有石纽邑。华阳国志曰:“夷人营其地,方百里,
不敢居牧。有过,逃其野中不敢追,云畏禹神;能藏三年,为人所得,则共原之,云禹
神灵佑之。”
    注[八]华阳国志曰:“有玉垒山,出璧玉,湔水所出。”
     Ua**犍为郡***
    武帝置。雒阳西三千二百七十里。刘璋分立江阳郡。*九城,户十三万七千七百一
十三,口四十一万一千三百七十八。
     Ub**武阳**有彭亡聚。[一]**资中***
    *牛鞞***
    *南安**[二]有鱼*(泣)**[涪]*津。[三]**僰道**[四] l**江阳**[五]*(荷)***
    *[符]*节***
    *南广***
    *汉安**注[一]岑彭死处。南中志曰:“县南二十里彭望山。”益州记曰:“县有
王乔仙处。王乔祠今在县,下有彭祖頉,上有彭祖祠。”
    注[二]蜀都赋注曰:“县之南有五屼山,一山而五里,在越嶲界。”
    注[三]蜀都赋注曰:“鱼符津数百步,在县北三十里。县临大江,岸便山岭相连,
经益州郡,有道广四五尺,深或百丈,斩凿之迹今存,昔唐蒙所造。”博物记:
    “县西百里有牙门山。”华阳国志曰:“县西有熊耳峡,南有峨眉山,去县八十余
里。”
    注[四]华阳国志曰:“治马湖江会,水通越巂。旧本有僰人。有荔枝﹑姜蒟。有
*[蜀]*王*(岳)**[兵]*兰。李冰烧之崖有五色,赤白映水玄黄。鱼从楚来,至此而止,
畏崖映其水故也。”
    注[五]华阳国志曰:“江﹑雒会,有方*[山]*兰祀,江中有大阙小阙。”蜀都赋注
云:“沱﹑潜既道,从县南流至汉嘉县入大穴,中通刚山下,因南潜出,今名复出水是
也。”
     Ua**牂牁郡***
    武帝置。贿阳西五千七百里。*十六城,户三万一千五百二十三,口二十六万七千
二百五十三。 Ub**故且兰**[一]**平夷***
    *鄨**[二]**毋敛***
    *谈指**出丹。[三]**夜郎**出雄黄﹑雌黄。[四]**同并***
    *谈焒***
    *漏江***
    *毋单***
    *宛温**[五]**镡封**[六]**漏卧***
    *句町**[七]**进乘***
    *西随**[八]

  注[一]地道记曰:“有*(沉)**[沅]*水。”
    注[二]地道记曰:“不狼山,鄨水所出。”
    注[三]南中志曰:“有不津江,江有瘴气。”
    注[四]案本传有竹王三郎祠。
    注[五]南中志曰:“县北三百里有盘江,广数百步,深十余丈。此江有毒气。”
    注[六]华阳国志曰:“有温水。”
    注[七]案本传有桄榔木。地道记有文觽水。
    注[八]地道记曰:“麋水,西受徼外,东至麋泠,入尚龙溪。”
     Ua**越巂郡***
    武帝置。贿阳西四千八百里。*十四城,户十三万一百二十,口六十二万三千四百
一十八。 Ub**邛都**南山出铜。[一]**遂久**[二]**灵关道**[三]**台登**出铁。
[四]**青蛉**有禺同山,俗谓有金马碧鸡。[五]**卑水**[六]**三缝**[七]**会无**出
铁。[八]**定莋**[九] l**阐**[一0]**苏□***
    *大莋***
    *莋秦***
    *姑复**[一一]

  注[一]南中志曰:“县东南数里有水名邛广都河,从广二十里,深百余丈,有鱼长
一二丈,头特大,遥视如戴铁釜状。”华阳国志曰:“河有唪隽山,又有温水穴,冬夏
常热。”
    注[二]华阳国志曰:“有绳水。”广志曰:“有缥碧石,有绿碧。”
    注[三]华阳国志曰:“有铜山,又有利慈。”
    注[四]华阳国志曰:“有孙水,一曰白沙江。山有砮,火烧成铁。”
    注[五]华阳国志曰:“有盐官。濮水出。”
    注[六]华阳国志曰:“水通马湖。”
    注[七]华阳国志曰:“信道宁州,度泸得*[蜻]*蛉县。有长谷石时坪,中有石猪,
子母数千头,长老传言夷昔牧猪于此,一朝猪化为石,迄今夷不敢往牧。”
    注[八]郭璞曰,山海经称县东山出碧,亦玉类。华阳国志曰:“故濮人邑也。今有
濮人頉,頉不闭户,其中多珠,人不可取,取之不祥。有*(元)**[天]*马河。
    *(元)**[天]*马日行千里。县有*(元)**[天]*马祠。民居家马牧山下,或产骏驹,
云*(元)**[天]*马子也。今*(其)*有*(元)**[天]*马径,厥夡存焉。河中有铜船,今在,
祠以羊可取也。河中见*(子)**[存]*。土地特产好*(髃)**[犀]*牛。东山出青碧。”
    注[九]华阳国志:“县在郡西。度泸水,宾冈徼白摩沙夷有盐坑,积薪,以齐水灌
而后焚之,成白盐,汉末夷等皆锢之。”
    注[一0]华阳国志:“故邛人邑,治邛都城。”
    注[一一]地道记:盐池泽在南。
     Ua**益州郡***
    武帝置。故滇王国。雒阳西五千六百里。诸葛亮表有耽文山﹑泽山﹑司弥瘗山﹑娄
山﹑辟龙山,此等并皆未详所在县。*十七城,户二万九千三十六,口十一万八百二。
     Ub**滇池**出铁。有池泽。[一]北有黑水祠。[二]**胜休**[三]**俞元**装山出
铜。[四]**律高**石室山出锡。鐤町山出银﹑铅。**贲古**采山出铜﹑锡。[五]
  羊山出银﹑铅。[六]*(母掇)***
    *[毋棳]***
    [七]**建伶***
    *谷昌***
    *牧靡**[八]**味***
    *昆泽***
    *同濑**[九]**同劳***
    *双柏**出银。**连然***
    *梇栋**[一0]**秦臧**注[一]泽在县西,见前书。南中志曰;“池周二百五十
里。”
    注[二]华阳国志曰水是温泉。又有白猬山,*(淮)**[惟]*有猬。
    注[三]南中志曰:“有大河,从广百四十里,深数十丈。”地道记曰“水东至*(母
掇)**[毋棳]*,入桥水。”
    注[四]华阳国志在河中洲上。
    注[五]前书曰在县北。
    注[六]在县西。地道记曰:“南乌山,出锡。”
    注[七]地道记曰:“有桥水,出桥山。”
    注[八]李奇曰:“靡音麻。”出升麻。
    注[九]地道记曰:“铜虏山,米水所出。”
    注[一0]地道记:“连山,无血水所出。”
     Ua**永昌郡***
    明帝永平*[十]*二年分益州置。雒阳西七千二百六十里。*[一]
  八城,户二十三万一千八百九十七,口百八十九万七千三百四十四。

  注[一]广志曰:“永昌一郡,见龙之耀,日月相属。”
     Ub**不韦**出铁。[一]**巂唐**[二]**比苏***
    *楪榆**[三]**邪龙***
    *云南**[四]**哀牢**永平中置,故牢王国。**博南**永平中置。南界出金。[五]

  注[一]华阳国志曰:“孝武置不韦县,徙南越相吕嘉子孙宗族居之,因名不韦,以
章其先人之恶。”
    注[二]本西南夷,史记曰古为巂﹑昆明。古今注曰:“永平十年置益州西部都尉,
治巂唐,镇尉哀牢人楪榆蛮夷。”华阳国志曰;“有*(同)**[周]*水从徼外来。”
    注[三]有河。广志曰:“有吊鸟山,县西北八十里,在阜山,觽鸟千百髃共会,鸣
呼啁哳,每岁七月﹑八月晦望至,集六日则止,岁凡六至。雉雀来吊,特悲。
    其方人夜然火伺取,无嗉不食者以为义鸟,则不取也。俗言凤皇死于此山,故觽鸟
来吊。”地道记有泽,在县东。
    注[四]南中志曰:“县西高山相连,有大泉水,周旋万步,名冯河。县西北百数十
里有山,觽山之中特高大,状如扶风太一,郁然高峻,与云气相连结,因视之不见。其
山固阴冱寒,虽五月盛暑不热。”广志曰:“五月霜雪皓然。”
    注[五]华阳国志曰:“西山高三十里,越*[山]*得兰沧水,有金沙,洗取融为金。
    有光珠穴。”广志曰:“有虎魄生地中,其上及旁不生草,深者四五八九尺,大者
如斛,削去外皮,中成虎魄如升,初如桃胶凝坚成也。”
     Ua**广汉属国***
    *(都尉)*故北部都尉,属*(蜀)**[广汉]*郡,安帝时以为属国都尉,别领三城。*
户三万七千一百一十,口二十万五千六百五十二。 Ub**阴平道***
    *甸氐道**[一]**刚氐道**[二]

  注[一]华阳国志曰:“有白水,出徼外,入汉。”
    注[二]华阳国志曰:“涪水所出,有金银禑。”
     Ua**蜀郡属国***
    故属西部都尉,延光元年以为属国都尉,别领四城。*户十一万一千五百六十八,
口四十七万五千六百二十九。 Ub**汉嘉**故青衣,阳嘉二年改。有蒙山。[一]**严道
**有邛僰九折膎者,邛*(刻)**[邮]*置。[二] l**徙**[三]**旄牛**[四]

  注[一]华阳国志曰:“有洙水,从邛来出岷江,又从岷山西来入江,合郡下青衣江
入大江,土地多山。”蜀都赋曰“廓灵关而为门”,注曰山名也。地在县南。
    注[二]山海经曰“崃山,江水出焉”,郭癳曰“中江所出也”。华阳国志曰:“道
至险,有长岭若栋,八渡之难,杨母阁之峻,昔杨氏倡造作阁,故名焉。邛崃山本名邛
莋,故邛人﹑莋人界也。岩阻峻,回曲九折,乃至山上,凝冰夏结,冬则剧寒,王阳行
部至此退。”
    注[三]华阳国志曰:“出丹砂﹑雄雌黄﹑空青﹑青碧。”
    注[四]华阳国志曰:“旄,地也,在邛崃山表。邛人自蜀入,度此山甚险难,南人
毒之,故名邛崃。有鲜水﹑若水,一名洲江。”
     Ua**犍为属国***
    故郡南部都尉,永初元年以为属国都尉,别领二城。*户七千九百三十八,口三万
七千一百八十七。
     Ub**朱提**[一]山出银﹑铜。[二]**汉阳**注[一]南中志曰:“县有大渊池水,
名千顷池。西南二里有堂狼山,多毒草,盛夏之月,飞鸟过之,不能得去。”蜀都赋注
曰:“有灵池在县南数十里,周四十七里。”
    注[二]案前书,朱提银重以八两为一流,直一千五百八十,他银一流直一千。
    南中志曰:“旧有银窟数处。”诸葛亮书云:“汉嘉金,朱提银,采之不足以自
食。”
    <右益州刺史部,郡﹑国十二,县﹑道[一]百一十八。[一]

  注[一]本梁州。袁山松书曰:“建安二十年复置汉宁郡,汉中之安阳﹑西城郡,分
锡﹑上庸为上庸郡,置都尉。”
     Ua**陇西郡***
    秦置。贿阳西二千二百二十里。*十一城,户五千六百二十八,口二万九千六百三
十七。 Ub**狄道***
    *安故***
    *氐道**养水出此。[一]**首阳**有鸟鼠同穴山,[二]渭水出。[三]**大夏***
    *襄武**有五鸡聚。**临洮**有西顷山。[四]**枹罕**故属金城。**白石**故属金
城。**鄣***
    *河关**故属金城。积石山在西南,河水出。

  注[一]巴汉志曰:“汉水二源,东源出县之养山,名养。”南都赋注曰:“汉水源
出陇西,经武都至武关山,历南阳界,出沔口入江。”巴汉志曰:“西汉,陇西嶓頉山,
会白水经葭萌入汉。始源曰沔,故曰汉沔。”
    注[二]尔雅曰:“其鸟为煶。其鼠为鼵,如人家鼠而短尾。煶似鵽而小,黄黑色。
    穴地入三四尺,鼠在内,鸟在外。”孔安国尚书传曰:“共为雌雄。”张氏地理记
云不为牝牡。山海经曰:“山多白虎﹑白玉。”
    注[三]地道记曰:“有三危,三苗所处。”
    注[四]前志曰在县西。本传*(县)*马防筑索西城。
     Ua**汉阳郡***
    武帝置,为天水,永平十七年更名。在雒阳西二千里。*[一]十三城,户二万七千
四百二十三,口十三万一百三十八。

  注[一]秦州记曰:“中平五年,分置南安郡。”献帝起居注曰:“初平四年十二月,
已分汉阳﹑上郡为永阳,以乡亭为属县。”
     Ub**冀**[一]有朱圄山。[二]有缇髃山。有雒门聚。[三]**望恒***
    *阿阳***
    *略阳**有街泉亭。[四]**勇士***
    *成纪**[五]**陇***
    (州)*刺史治。[六]有大膎名陇坻。[七]豲坻聚有秦亭。[八]**豲道**[九]**兰干
***
    *平襄***
    *显亲***
    *上邽**故属陇西。[一0]**西**故属陇西。有嶓頉山,西汉水[一一]。

  注[一]史记曰:“秦武公伐冀戎,县。”
    注[二]前志曰在县南。
    注[三]来歙破隗嚣处。
    注[四]街*(水)**[泉]*故县,省。
    注[五]帝王世记曰:“庖牺氏生于成纪。”
    注[六]汉官云:“去雒阳二千一百里。”
    注[七]三秦记:“其膎九回,不知高几许,欲上者七日乃越。高处可容百余家,清
水四注下。”郭仲产秦州记曰:“陇山东西百八十里。登山岭,东望秦川四五百里,极
目泯然。山东人行役升此而顾瞻者,莫不悲思。故歌曰:‘陇头流水,分离四下。念我
行役,飘然旷野。登高远望,涕零双堕。’度汧﹑陇,无蚕桑,八月乃麦,五月乃冻
解。”
    注[八]秦之先封起于此。
    注[九]史记秦孝公西斩戎王。
    注[一0]秦州记曰:“县北有利山,川中平地有土堆,高五丈,生细竹,翠茂殊常。
二杨树大数十围,百姓祀之。”
    注[一一]史记曰:“申命和仲居西土。”徐广曰:“今之西县。”郑玄曰:“西在
陇西*[之]*西,今谓之*(人)**[八]*充山。”
     Ua**武都郡***
    武帝置。雒阳西一千九百六十里。*七城,户二万一百二,口八万一千七百二十八。
Ub**下辨**[一]**武都道**[二]**上禄***
    *故道**[三]**河池**[四]**沮**沔水出东狼谷。 l**羌道**注[一]有赤亭。
    注[二]华阳国志曰:“有天池泽。”
    注[三]干宝搜神记曰:“有*(奴)**[怒]*特祠,秦置旄头骑起此。”
    注[四]地道记曰:“有泉街水。”
     Ua**金城郡***
    昭帝置。雒阳西二千八百里。*十城,户三千八百五十八,口万八千九百四十七。
     Ub**允吾**[一]**浩亹**[二]**令居***
    *枝阳***
    *金城***
    *榆中***
    *临羌**有昆仑山。**破羌***
    *安夷***
    *允街**注[一]西羌传有唐谷。秦州有牢北山,傍有三窟。
    注[二]有雒都谷,马武破羌处。
     Ua**安定郡***
    武帝置。雒阳西千七百里。*八城,户六千九十四,口二万九千六十。 Ub**临泾
**[一]**高平**有第一城。[二]**朝那**[三]**乌枝**有瓦亭,[四]出薄落谷。[五]**
三水**[六]**阴盘**[七]**彭阳***
    *鹑觚**故属北地。

  注[一]谢承书曰“宣仲为长史,民扳留,改曰宜民”,见李固传,而志无此改,岂
承之妄乎?
    注[二]高峻所据。
    注[三]有湫渊,方四十里,停不流,冬夏不增减,不生草木。郭璞注山海经曰:
    “泾水出县西*(丹)**[□]*头山,入渭。”
    注[四]牛邯军处。
    注[五]本传有龙池山,地道记曰乌水出。
    注[六]有左谷,卢芳所居。
    注[七]旧有阴密县,未详所并。杜预曰:“定安阴密县,古密须国。”史记曰,秦
迁白起于阴密。山海经曰:“温水出崆峒山,在临汾南入河,华阳北。”郭璞曰:“水
常暖。”
     Ua**北地郡***
    秦置。雒阳西千一百里。*六城,户三千一百二十二,口万八千六百三十七。
     Ub**富平***
    *泥阳**有五柞亭。[一]**弋居**有铁。**廉**[二]**参□**故属安定。[三]**灵
州**注[一]地道记曰:“泥水出郁郅北蛮中。”
    注[二]前志卑移山在西北。
    注[三]有青山。谢沉书:“属国降羌胡数千人,居山田畜。”
     Ua**武威郡***
    故匈奴休屠王地,武帝置。雒阳西三千五百里。*十四城,户万四十二,口三万四
千二百二十六。 Ub**姑臧**[一]**张掖***
    *武威***
    *休屠***
    *揟次***
    *鸾鸟***
    *朴□***
    *媪围***
    *宣威** l**仓松**[二]**□阴**故属安定。**租厉**故属安定。**显美**故属张
掖。**左骑**千人官。

  注[一]地道记:“南山,谷水所出。”
    注[二]地道记曰:“南山,松陕水所出。”
     Ua**张掖郡***
    故匈奴昆邪王地,武帝置。雒阳西四千二百里。献帝分置西郡。
    *八城,户六千五百五十二,口二万六千四十。 Ub**觻得***
    *昭武***
    *删丹**弱水出。**氐池***
    *屋兰***
    *日勒***
    *骊靬***
    *番和** Ua**酒泉郡***
    武帝置。贿阳西四千七百里。*九城,户万二千七百六。 Ub**福禄***
    *表氏***
    *乐涫***
    *玉门***
    *会水***
    *沙头***
    *安弥**故曰*(缓)***
    *[绥]*弥。***
    *干齐***
    *延寿**[一]

  注[一]博物记曰:“县南有山,石出泉水,大如筥□,注地为沟。其水有肥,如煮
肉洎,羕羕永永,如不凝膏,然之极明,不可食,县人谓之石漆。”
     Ua**敦煌郡***
    武帝置。雒阳西五千里。*[一]六城,户七百四十八,口二万九千一百七十。

  注[一]耆旧记曰:“国当干位,地列艮墟,水有县泉之神,山有鸣沙之异,川无蛇
虺,泽无兕虎,华戎所交,一都会也。”
     Ub**敦煌**古瓜州,出美瓜。**冥安***
    *效谷***
    *拼泉***
    *广至***
    *龙勒**有玉门关。
     Ua**张掖属国***
    武帝置属国都尉,以主蛮夷降者。安帝时,别领五城。*户四千六百五十六,口万
六千九百五十二。 Ub**候官***
    *左骑***
    *千人***
    *司马官***
    *千人官。** Ua**张掖居延属国***
    故郡都尉,安帝别领一*(郡)**[城]*。*户一千五百六十,口四千七百三十三。
Ub**居延**有居延泽,古流沙。[一]

  注[一]献帝建安末,立为西海郡。
    <右凉州刺史部,郡*(国)*十二,县﹑道﹑候官九十八。[一]

  注[一]袁山松书曰:“兴平元年,分安定鹑觚﹑右扶风之漆置新平郡。”
     Ua**上党郡***
    秦置。雒阳北千五百里。*十三城,户二万六千二百二十二,口十二万七千四百三。
Ub**长子**[一]**屯留**绛水出。[二]**铜鞮**[三]**沾**[四]**涅**有阏与聚。
[五]**襄***
    *垣**[六]**壶关**有黎亭,故黎国。[七]**泫氏**有长平亭。[八]**高都
**[九]**潞**本国。[一0]**猗氏**[一一]**阳阿**侯国。**谷远**[一二]

  注[一]山海经曰:“有发鸠之山,*(章)**[漳]*水出焉。”上党记曰:“关城,都
尉所治。令狐征君隐城东山中,去郡六十里,即壶关三老令狐茂上书讼戾太子者也,茂
即葬其山。”
    注[二]上党记曰:“有鹿谷山,浊漳所出。有余吾城,在县西北三十里。”
    注[三]上党记曰:“晋别宫墟关犹存,有北城,去晋宫二十里,羊舌所邑。”左传
成九年晋执郑伯于此。
    注[四]山海经曰:“有少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铜。”郭璞云在沾。
    注[五]史记曰,赵奢破秦兵阏与。山海经云:“谒戾之山有金玉,沁水出焉,南流
注于河。”郭璞曰在涅。
    注[六]上党记曰:“邑带山林,茂松生焉。”
    注[七]文王戡黎即此也。上党记曰:“东山在城东南,晋申生所伐,今名平睾。”
    注[八]史记曰,白起破赵长平。上党记曰:“城在郡南山中百二十里。”
    注[九]前志曰有天井关。战国策曰桀居天井,即天门也。博物记曰:“县南地名即
垂。”
    注[一0]左传哀四年齐伐晋壶口,杜预曰:“*(路)**[潞]*县东有壶口关。”上党
记曰:“潞,浊漳也。县城临潞。晋荀林父伐曲梁,在城西十里,今名石梁。
    又东北八十里有黎城,临壶口关,至建安十一年,从汹河口凿入潞河,名泉州梁,
以通于海。”
    注[一一]汉书音义县出鹖。
    注[一二]上党记曰:“有羊头山,沁水所出。”
     Ua**太原郡***
    秦置。*十六城,户三万九百二,口二十万一百二十四。 Ub**晋阳**本唐国。[一]
有龙山,晋水所出。[二]刺史治。[三]**界休**有界山,有挠上聚。[四]有千亩聚。
[五]**榆次**[六]有凿壶。[七]**中都**[八]**于离***
    *兹氏***
    *狼孟***
    *邬**[九]**盂**[一0]**平陶***
    *京陵**春秋时九京。[一一]**阳曲***
    *大陵**有铁。[一二]**祁***
    *虑虒***
    *阳邑**有箕城。[一三]

  注[一]毛诗谱曰尧始都于此,后迁河东平阳。
    注[二]山海经曰:“有悬瓮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其兽多闾麋,晋水出焉,
东南注汾。”郭璞曰在县。左传曰:“迁实沈于大夏。”贾逵曰:“陶唐之胤刘累也。”
杜元凯曰:“今晋阳县。”
    注[三]汉官曰:“南有梗阳城,中行献子见巫皋。”
    注[四]左传曰晋文公以挠上为介之推田。界山,推焚死之山,故太原俗有寒食。
    注[五]左传曰“晋为千亩之战”,在县南。
    注[六]左传谓涂水。
    注[七]史记曰,韩魏杀智伯,埋于凿壶之下。
    注[八]左传昭二年执陈无宇于中都,杜预曰界休县南中都城是也。
    注[九]史记韩信破夏说于邬*[东]*,徐广曰音于庶反。
    注[一0]晋大夫*(孟)**[盂]*丙邑。
    注[一一]礼记曰赵武从先大夫于九京,郑玄曰“晋卿大夫之墓地。‘京’,字之误,
当为‘九原’”。
    注[一二]史记曰赵肃侯游大陆,出于鹿门。即大陵。
    注[一三]左传僖三十三年晋败狄于箕。
     Ua**上郡***
    秦置。*十城,户五千一百六十九,口二万八千五百九十九。 Ub**肤施***
    *白土***
    *漆垣***
    *奢延***
    *雕阴***
    *桢林***
    *定阳***
    *高奴***
    *龟兹属国** l**候官** Ua**西河郡***
    武帝置。雒阳北千二百里也。*十三城,户五千六百九十八,口二万八百三十八。
Ub**离石***
    *平定***
    *美稷***
    *乐街***
    *中阳***
    *嚱狼***
    *平周***
    *平陆***
    *益兰***
    *圜阴***
    *蔺***
    *圜阳***
    *广衍** Ua**五原郡***
    秦置为九原,武帝更名。*十城,户四千六百六十七,口二万二千九百五十七。
Ub**九原***
    *五原***
    *临沃***
    (父)***
    *[文]*国***
    *河*(除)**[阴]***
    **武都***
    *宜梁***
    *曼柏** l**成宜***
    *西安阳**北有阴山。[一]

  注[一]徐广曰:“阴山在河南,阳山在河北。”史记曰,蒙恬筑长城临洮,延袤万
里余,度河据阳山。
     Ua**云中郡***
    秦置。*十一城,户五千三百五十一,口二万六千四百三十。 Ub**云中***
    *咸阳***
    *箕陵***
    *沙陵***
    *沙南**[一]**北舆***
    *武泉***
    *原阳***
    *定襄**故属定襄。**成乐**故属定襄。**武进**故属定襄。

  注[一]案:乌桓有兰池城,乌桓之围耿晔处。
     Ua**定襄郡***
    高帝置。*五城,户三千一百五十三,口万三千五百七十一。 Ub**善无**故属鴈门。
**桐过***
    *武成***
    *骆***
    *中陵**故属鴈门。
     Ua**鴈门郡***
    秦置。雒阳北千五百里。*十四城,户三万一千八百六十二,口二十四万九千。
Ub**阴馆**[一]**繁畤***
    *楼烦***
    *武州**[二]**汪陶***
    *剧阳***
    *崞***
    *平城**[三]**埒***
    *马邑**[四]**卤城**故属代郡。[五]**广武**故属太原。有夏屋山。[六]**原平
**故属太原。[七]**强阴**注[一]史记曰汉苏意军句注,应劭曰山险名也,在县。尔雅
八陵西隃鴈门是也。
    郭癳曰即鴈门山。山海经曰,鴈门山者,鴈飞出于其闲。
    注[二]前书武帝诱匈奴入武州塞。
    注[三]前书高帝被围白登,服虔曰去县七里。
    注[四]干宝搜神记曰:“昔秦人筑城于武州塞内以备胡,城成而崩者数矣。有马驰
走一地,周旋反复,父老异之,因依以筑城,城乃不崩,遂名之为马邑。”
    注[五]山海经曰:“*(秦)**[泰]*戏之山,无草木,多金玉,呼沱之水出焉。”
    郭癳曰,今呼沱河*[出]*县武夫山。周礼:“并州,其川呼沱。”魏志曰:“建安
十年凿渠自呼沱入汾,名平虏渠。”
    注[六]史记曰,赵襄子北登夏屋山,以铜斗杀代王。郭璞曰,尔雅山中有兽,形如
菟,相负共行,土俗名之帇。
    注[七]古史考曰:“赵衰居原,今原平县。”
     Ua**朔方郡***
    武帝置。*六城,户千九百八十七,口七千八百四十三。 Ub**临戎***
    *三封***
    *朔方***
    *沃野***
    *广牧***
    *大城**故属西河。
    <右并州刺史部,郡九,县﹑邑﹑侯国九十八。[一]

  注[一]古今注曰:“建武十一年十月,西河上郡属*(魏)*。”魏志曰:“建安二十
年省云中﹑定襄﹑五原﹑朔方,置一县领其民,合以为新兴郡。”
     Ua**涿郡***
    高帝置。雒阳东北千八百里。*七城,户十万二千二百一十八,口六十三万三千七
百五十四。 Ub**涿***
    *乃**侯国。[一]**故安**易水出,雹水出。[二]**范阳**侯国。**良乡***
    *北***
    *新城**有汾水门。[三]**方城**故属广阳。有临乡。[四]有督[亢]亭。[五]

  注[一]史记汉武帝至鸣泽,服虔曰在县北界。
    注[二]案本纪,永元十五年复置县铁官。
    注[三]史记曰,赵与燕汾门。
    注[四]故县,后省。惠文王与燕临乐。
    注[五]刘向别录曰:“督亢,膏腴之地。”史记荆轲奉督亢图入秦。
     Ua**广阳郡***
    高帝置,为燕国,昭帝更名为郡。*世祖省并上谷,永*(平)**[元]*八年复。五城,
户四万四千五百五十,口二十八万六百。 Ub**蓟**本燕国。刺史治。[一]**广阳***
    *昌平**故属上谷。**军都**故属上谷。**安次**故属勃海。

  注[一]汉官曰:“雒阳东北二千里。”
     Ua**代郡***
    秦置。雒阳东北二千五百里。*[一]十一城,户二万一百二十三,口十二万六千一
百八十八。

  注[一]古今注曰:“建武二十七年七月属幽州。”
     Ub**高柳***
    *桑干***
    *道人***
    *当城***
    *马城***
    *班氏***
    *狋氏***
    *北平邑**永元八年复。**东安阳***
    *平舒***
    *代**[一]

  注[一]干宝搜神记曰:“代城始筑,立板干,一旦亡西南板,四五十里于泽中自立,
结苇为外门,因就营筑焉,故其城周圆三十五丈,为九门,故城处呼之以为东城。”
     Ua**上谷郡***
    秦置。贿阳东北三千二百里。*八城,户万三百五十二,口五万一千二百四。 Ub**
沮阳**潘永元十一年复。**□***
    *广□***
    *居庸***
    *雊瞀***
    *涿鹿**[一]**下落**注[一]帝王世记曰;“黄帝所都,有蚩尤城﹑阪泉地﹑黄帝
祠。”世本云在*(鼓)**[彭]*城南,张晏曰在上谷。于瓒案礼五帝位云黄帝与赤帝战于
阪泉之野,不在涿鹿,是伐蚩尤之地。
     Ua**渔阳郡***
    秦置。雒阳东北二千里。*九城,户六万八千四百五十六,口四十三万五千七百四
十。 Ub**渔阳**有铁。**狐奴***
    *潞***
    *雍奴***
    *泉州**有铁。**平谷***
    *安乐***
    *傂奚** l**犷平** Ua**右北平郡***
    秦置。雒阳东北二千三百里。*四城,户九千一百七十,口五万三千四百七十五。
Ub**土垠***
    *徐无***
    *俊靡***
    *无终** Ua**辽西郡***
    秦置。雒阳东北三千三百里。*五城,户万四千一百五十,口八万一千七百一十四。
Ub**阳乐***
    *海阳***
    *令支**有孤竹城。[一]**肥如***
    *临渝**[二]

  注[一]伯夷﹑叔齐本国。
    注[二]山海经曰;“碣石之山,*(纲)**[绳]*水出焉,其上有玉,其下多青碧。”
    水经曰在县南。郭璞曰:“或曰在右北平骊*(城)**[成]*县海边山也。”
     Ua**辽东郡***
    秦置。雒阳东北三千六百里。*[一]十一城,户六万四千一百五十八,口八万一千
七百一十四。

  注[一]案本纪,和帝永元十六年郡复置西部都尉官。
     Ub**襄平***
    *新昌***
    *无虑***
    *望平***
    *候城***
    *安巿***
    *平郭**有铁。**西安平**[一] l**汶***
    *番汗***
    *沓氏**注[一]魏氏春秋曰:“县北有小水,南流入海,句骊别种,因名之小水
貊。”
     Ua**玄菟郡***
    武帝置。雒阳东北四千里。*六城,户一千五百九十四,口四万三千一百六十三。
Ub**高句骊**辽山,辽水出。[一]**西盖*(鸟)**[马]***
    **上殷台***
    *高显**故属辽东。**候城**故属辽东。**辽阳**故属辽东。[二]

  注[一]山海经曰:“辽水出白平东。”郭璞曰:“出塞外*(衔)**[韂]*白平山。
    辽山,小辽水所出。”
    注[二]东观书安帝即位之年,分三县来属。
     Ua**乐浪郡***
    武帝置。贿阳东北五千里。*十八城,户六万一千四百九十二,口二十五万七千五
十。
     Ub**朝鲜***
    *□邯***
    *浿水***
    *含资***
    *占蝉***
    *遂城***
    *增地***
    *带方***
    *驷望***
    *海冥***
    *列口**[一]**长岑***
    *屯有***
    *昭明***
    *镂方***
    *提奚***
    *浑弥***
    *乐都**注[一]郭璞注山海经曰:“列,水名。列水在辽东。”
     Ua**辽东属国***
    故邯乡,西部都尉,安帝时以为属国都尉,别领六城。*雒阳东北三千二百六十里。
Ub**昌辽**故天辽,属辽西。[一]**宾徒**故属辽西。
    **徒河**故属辽西。**无虑**有医无虑山。**险渎**[二]**房**注[一]何法盛晋书
有青城山。
    注[二]史记曰,王险,韂满所都。
    <右幽州刺史部,郡、国十一,县、邑、侯国九十。
     Ua**南海郡***
    武帝置。雒阳南七千一百里。*七城,户七万一千四百七十七,口二十五万二百八
十二。 Ub**番禺**[一]**博罗**[二]**中宿***
    *龙川***
    *四会***
    *揭阳***
    *增城**有劳领山。

  注[一]山海经*(注)*“桂林八树,在贲禺东”,郭璞云今番禺。
    注[二]有罗浮山,自会稽浮往博*(罗)*山,故置博罗县。
     Ua**苍梧郡***
    武帝置。雒阳南六千四百一十里。*十一城,户十一万一千三百九十五,口四十六
万六千九百七十五。 Ub**广信**[一]**谢沐***
    *高要***
    *封阳***
    *临贺***
    *端溪***
    *冯乘***
    *富川***
    *荔浦** l**猛陵**[二]**鄣平**[三]

  注[一]汉官曰:“刺史治,去雒阳九千里。”
    注[二]地道记曰:“龙山,合水所出。”
    注[三]永平十四年置。
     Ua**郁林郡***
    秦桂林郡,武帝更名。雒阳南六千五百里。*十一城。 Ub**布山***
    *安广***
    *阿林***
    *广郁***
    *中溜***
    *桂林***
    *潭中***
    *临尘***
    *定周***
    *增食***
    *领方** Ua**合浦郡***
    武帝置。雒阳南九千一百九十一里。*五城,户二万三千一百二十一,口八万六千
六百一十七。 Ub**合浦***
    *徐闻**[一]**高凉**[二]**临元***
    *朱崖**注[一]交州记曰:“出大吴公,皮以冠鼓。”
    注[二]建安二十五年,孙权立高梁郡。
     Ua**交趾郡***
    武帝置,即安阳王国。雒阳南万一千里。*十二城。
     Ub**龙编**[一]**羸□**[二]*(定)***
    安*[定]***
    [三]**苟漏**[四]**麊泠***
    *曲阳***
    *北带***
    *稽徐***
    *西于***
    *朱倿***
    *封溪**建武十九年置。[五]**望海**建武十九年置。

  注[一]交州记曰:“县西带江,有仙山数百里,有三湖,有注、沆二水。”
    注[二]地道记曰:“南越侯织在此。”
    注[三]交州记曰:“越人铸铜为船,在江潮退时见。”
    注[四]交州记曰:“有潜水牛上岸共□,角软,还复出。”
    注[五]交州记曰:“有堤防龙门,水深百寻,大鱼登此门化成龙,不得过,曝鳃点
额,血流此水,恒如丹池。有秦潜江,出呕山,分为九十九,流三百余里,共会于一
口。”
     Ua**九真郡***
    武帝置。雒阳南万一千五百八十里。*五城,户四万六千五百一十三,口二十万九
千八百九十四。 Ub**胥浦***
    *居风**[一]**咸欢***
    *无功***
    *无编**注[一]交州记曰:“有山出金牛,往往夜见,光曜十里。山有风门,常有
风。”
     Ua**日南郡***
    秦象郡,武帝更名。雒阳南万三千四百里。*五城,户万八千二百六十三,口十万
六百七十六。 Ub**西卷***
    *朱吾**[一]**卢容**[二]**象林**[三]**比景**[四]

  注[一]交州记曰:“其民依海际居,不食米,止资鱼。”
    注[二]交州记曰:“有采金浦。”
    注[三]今之林邑国。
    注[四]博物记曰:“日南出野女,髃行不见夫,其状皛且白,裸袒无衣襦。”
    <右交州刺史部,郡七,县五十六。[一]

  注[一]王范交广春秋曰:“交州治羸□县,元封五年移治苍梧广信县,建安十五年
治番禺县。诏书以州边远,使持节,并七郡皆授鼓吹,以重威镇。”
    汉书地理志承秦三十六郡,县邑数百,后稍分析,至于孝平,凡郡、国百三,县、
邑、道、侯国千五百八十七。世祖中兴,惟官多役烦,乃命并合,省郡、国十,县、邑、
道、侯国四百余所。[一]至明帝置郡一,章帝置郡、国二,和帝置三,安帝又命属国别
领比郡者六,又所省县渐复分置,至于孝顺,凡郡、国百五,县、邑、道、侯国千一百
八十,[二]民户九百六十九万八千六百三十,口四千九百一十五万二百二十。[三]

  注[一]应劭汉官曰:“世祖中兴,海内人民可得而数,裁十二三。边陲萧条,靡有
孑遗,鄣塞破坏,亭队绝灭。建武二十一年,始遣中郎将马援、谒者,分筑烽候,堡壁
稍兴,立郡县十余万户,或空置太守、令、长,招还人民。上笑曰:
    ‘今边无人而设长吏治之,难如春秋素王矣。’乃建立三营,屯田殖谷,弛刑谪徒
以充实之。”
    注[二]东观书曰:“永兴元年,乡三千六百八十二,亭万二千四百四十二。”
    注[三]应劭汉官仪曰:“永和中,户至千七十八万,口五千三百八十六万九千五百
八十八。”又帝王世记,永嘉*(二)**[元]*年户则多九十七万八千七百七十一,口七百
二十一万六千六百三十六。应载极盛之时,而所殊甚觽,舍永嘉多,取永和少,良不可
解。皇甫谧校核精审,复非谬记,未详孰是。岂此是顺朝时书,后史即为本乎?伏无忌
所记,每帝崩,辄最户口及垦田大数,今列于后,以见滋减之差焉。光武中元二年,户
四百二十七万九千六百三十四,口二千一百万七千八百二十。明帝永平十八年,户五百
八十六万五百七十三,口三千四百一十二万五千二十一。章帝章和二年,户七百四十五
万六千七百八十四,口四千三百三十五万六千三百六十七。和帝永兴元年,户九百二十
三万七千一百一十二,口五千三百二十五万六千二百二十九,垦田七百三十二万一百七
十顷八十亩百四十步。安帝延光四年,户九百六十四万七千八百三十八,口四千八百六
十九万七百八十九,垦田六百九十四万二千八百九十二顷一十三亩八十五步。顺帝建康
元年,户九百九十四万六千九百一十九,口四千九百七十三万五百五十,垦田六百八十
九万六千二百七十一顷五十六亩一百九十四步。冲帝永嘉元年,户九百九十三万七千六
百八十,口四千九百五十二万四千一百八十三,垦田六百九十五万七千六百七十六顷二
十亩百八步。质帝本初元年,户九百三十四万八千二百二十七,口四千七百五十六万六
千七百七十二,垦田六百九十三万一百二十三顷三十八亩。
    赞曰:觽安后载,政洽区分;侯罢守列,民无常君。称号迁隔,封割纠纷;略存减
益,多证前闻。

    校勘记

  三五0六页八行锡按:前志作“钖”,应劭曰音阳。王先谦补注谓应劭后汉人,时
尚有此县,应音必不误,当以作“钖”为正。三五一六页七行同。
    三五0六页一二行有唐公*(防)**[房]*祠集解引钱大昕说,谓“防”当作“房”,
汉人隶书“房”或作“□”,因斗为椧旁。今据改。
    三五0六页一四行至于锡穴按:左传“锡”作“钖”。
    三五0七页二行初平*(六)**[元]*年惠栋补注谓初平无六年,当依华阳国志作“初
平元年”。今据改。
    三五0七页二行赵颖分巴为二郡三国志刘焉传“赵颖”作“赵韪”。张森楷校勘记
谓案沉约所引谯周巴记元文及通鉴并作“韪”,疑“颖”字误。
    三五0七页二行故郡以垫江为治安汉以下为永宁郡按:钱大昕考异谓案华阳国志,
赵颖建议以垫江以上为巴郡,治安汉,江州至临江为永宁郡,是安汉、垫江同在巴郡之
内,而安汉且为郡治,颖为安汉人,故欲移巴郡之名于安汉也。
    此文似有误。
    三五0七页三行刘*(绰)**[璋]*分巴据殿本改。按:殿本亦有作“绰”者,故考证
齐召南谓“刘绰”当作“刘璋”,璋分巴东、巴西二郡,蜀志可考。
    三五0七页八行则膏*(晖)**[泽]*鲜芳据汲本、殿本改。
    三五0七页一0行山有大小石城*(势者)*据集解引惠栋说删。
    三五0七页一二行左传文十*[六]*年据殿本考证补。
    三五0七页一五行从枳南入折丹涪水本与楚商于之地接殿本“水”上有“陵”字,
“与”上无“本”字。考证齐召南谓按析、丹水皆县名,与涪陵相接,注当云“从枳南
入析、丹水、涪陵,与商于之地接”。“析”斗作“折”,“丹涪陵水”又倒其字,遂
不可解。今按:集解引马与龙说,谓析、丹水二县属南阳郡,与商于地接,然与涪陵南
北悬隔,又非可从枳南入也。商于未尝属楚。今考华阳国志,涪陵,巴之南郡,从枳县
南入,泝舟涪水,秦司马错由之以取黔中。据此,疑注“折”当作“泝”,“丹”当作
“舟”,“商于”当改“黔中”,于地望方合。
    三五0七页一五行汉时赤*(田)**[甲]*军集解引惠栋说,谓“赤田”当依华阳国志
作“赤甲”。今据改。
    三五0八页七行*(州)*刺史治殿本考证齐召南谓各州刺史治例无“州”字,此“州”
字衍。今据删。
    三五0八页七行什邡按:前志作“汁方”,功臣表作“汁防”,晋志又作“什方”,
诸本不一。
    三五0八页九行水通巴*(汉)*集解引惠栋说,谓案华阳国志云水通于巴,注衍“汉”
字。今据删。
    三五0九页二行汶江道按:前志无“道”字。
    三五0九页二行八陵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前志有蚕陵,无八陵,晋志亦作“蚕
陵”。又引惠栋说,谓灵帝以汶江、蚕陵、广柔三县置汶山郡,“八陵”当作“蚕陵”。
    三五0九页二行挠虒道按:前志无“道”字。
    三五一0页一行有鱼*(泣)**[涪]*津集解引钱大昭说,谓“泣”当作“涪”。吴汉
传汉与公孙述将魏党、公孙永战于鱼涪津,注云在南安县,北临大江。蜀都赋注作“鱼
符津”,符涪声相近也。今据改。
    三五一0页二行*(荷)**[符]*节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前志有符,无荷节,疑“荷”
乃“符”之斗,而衍一“节”字也。今按:符节长王士,见蜀志杨戏传,是东汉改名符
节,三国蜀因之,“节”字当非衍文,荷与符则形近而斗也。今改“荷”字,不删“节”
字。
    三五一0页五行县之南有五屼山一山而五里在越巂界按:集解引惠栋说,谓今蜀都
赋注曰“一山有五重,在县南”也。
    三五一0页九行有*[蜀]*王*(岳)**[兵]*兰集解引惠栋说,谓江水注云“县有蜀王
兵兰”,兰与阑古字通。今据惠说补改。按:华阳国志亦云“棘道有故蜀王兵兰”。
    三五一0页九行李冰烧之崖有五色赤白映水玄黄按:“烧”上疑脱“所”字。今华
阳国志作“其崖□峻不可凿,乃积薪烧之,故其处悬崖有赤白五色”。又云“李冰所烧
之崖有五色,赤白映水玄黄”。
    三五一0页一一行有方*[山]*兰祀集解引惠栋说,谓各本脱“山”字。今据补。
    三五一一页一行进乘按:前志作“进桑”,水经叶榆水注亦作“进桑”。
    三五一一页二行有*(沉)**[沅]*水据王先谦说改。按:水经注“沅水出牂牁且兰
县”。
    三五一一页八行有文觽水按:王先谦谓班志、郦注并作“文象水”。
    三五一一页九行东至麋泠按:殿本、集解本“麋”作“麊”。
    三五一一页一二行台登按:补注引何焯说,谓前志台登,应劭云今曰台高,则“登”
当作“高”也。
    三五一一页一三行三缝前志作“三绛”。按:华阳国志作“三缝”。
    三五一一页一四行阐按:前志作“阑”。补注王先谦谓“阑”续志及华阳国志作
“阐”,案宋志沈黎郡领兰县,汉旧县作“阑”,然则作“阑”是也。
    三五一一页一六行又有温水穴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温水”一作“温泉”。
    三五一二页六行度泸得*[蜻]*蛉县集解引惠栋说,谓今华阳国志云蜻蛉县。今据补。
    三五一二页九行有*(元)**[天]*马河集解引惠栋说,谓“元马河”华阳国志及水经
注皆作“天马河”。隶书天字有似元者,见无极山碑。今据改,下同。
    三五一二页一0行今*(其)*有*(元)**[天]*马径集解引惠栋说,谓“其”字衍。
    今据删。按:华阳国志无“其”字。
    三五一二页一0行河中有铜船校补引柳从辰说,谓华阳国志廖寅本“船”作“胎”,
盖据水经注作“胎铜”校改。惟交州记“越人铸铜为船,在江潮退时见”,此“铜船”
似不误,故惠氏正误亦不及“船”字也。黄山谓就下文“可取”言,似又不当作“船”。
    三五一二页一0行今在祠以羊按:惠栋补注谓一作“今以羊祠之”,案下文又云
“河中见存”,文不应重出,当有舛误。
    三五一二页一0行河中见*(子)**[存]*惠栋补注谓“子”字误,今华阳国志作
“存”。今据改。
    三五一二页一0行土地特产好*(髃)**[犀]*牛惠栋补注谓今华阳国志云“土地特产
犀牛”也。按:犀与髃形近而斗,今据改。
    三五一三页一行胜休按:惠栋补注谓沉约作“腾休”,晋志作“滕休”。
    三五一三页一行装山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前志作“怀山”。
    三五一三页三行*(母掇)**[毋棳]*据前志改。按:殿本作“毋”,不误。又按:
    集解引钱大昕说,谓说文棳从木,此从手,误,前志亦作“棳”。
    三五一三页三行牧靡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前志作“收靡”,华阳国志作“升麻”,
云出好升麻,晋书作“牧麻”,按靡与麻古字通,山海经有“寿麻之国”,吕览作“寿
靡”是也。又按:汉书补注引段玉裁说,云收升牧三字同纽。
    三五一三页三行同濑按:前志作“铜濑”。
    三五一三页四行梇栋按:前志作“弄栋”。
    三五一三页六行*(淮)**[惟]*有猬集解引惠栋说,谓华国阳志曰“山无石,惟有
猬”,“淮”当作“惟”。今据改。按:御览九百十二引“惟有”作“而多”。
    三五一三页七行水东至*(母掇)**[毋棳]*据前志改,详前“毋棳”条校记。
    三五一三页一三行铜虏山米水所出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前志云“谈虏山,迷水
所出”。铜谈声相近,米即迷也,县盖以山得名。濑虏声亦相近。
    三五一三页一五行明帝永平*[十]*二年殿本考证齐召南谓按本书,永平十二年以益
州徼外夷哀牢王内附,置永昌郡,是“二年”上脱“十”字。今据补。
    三五一三页一五行户二十三万一千八百九十七口百八十九万七千三百四十四按:张
森楷校勘记谓永昌僻郡,而户口繁庶如此,且以除法计之,每十户过八十余口,逾恒率
矣,疑口数有斗。
    三五一四页二行楪榆按:前志作“叶榆”。
    三五一四页六行有*(同)**[周]*水从徼外来据前志及华阳国志改。按:王先谦谓同
周形近而误,钱坫以为今怒江也。
    三五一四页一二行越*[山]*得兰沧水据华阳国志补。
    三五一四页一四行广汉属国*(都尉)*据集解引钱大昕说删。
    三五一四页一四行属*(蜀)**[广汉]*郡殿本考证齐召南谓注“蜀郡”应是“广汉郡”
之讹。阴平、甸氐、刚氐三道旧属广汉,阴平道即广汉北部都尉治也,前书可证。今据
改。
    三五一五页五行有邛僰九折膎者邛*(刻)**[邮]*置集解引惠栋说,谓案司马相如传
“严道邛邮”,徐广云“严道有邛僰九折膎,又有邛邮”。“刻”当作“邮”。
    又引洪颐餦说,谓前书淮南厉王传注,张晏曰“邛邮,置名也”。“刻”是“邮”
之误。今据改。
    三五一五页七行有洙水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洙水”华阳国志作“沫水”,音妹,
又音末。
    三五一五页七行从邛来出岷江按:校补引柳从辰说,谓华阳国志“来”作“崃”。
    三五一六页二行有堂狼山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华阳国志作“堂蜋山”。
    三五一六页六行县道*[一]*百一十八据汲本、殿本补。
    三五一七页三行本传*(县)*马防筑索西城据殿本考证删。
    三五一七页六行秦州记曰按:“州”原作“川”,径据汲本、殿本改。
    三五一七页六行已分汉阳上郡为永阳按:集解引马与龙说,谓上郡与汉阳地望悬隔,
不得并以分郡,此注有误。疑“上郡”为“上邽”之斗,“已”字为“郡”字之斗,当
云“分汉阳上邽为永阳郡”。观注言以乡亭为属县,必以县为郡明矣。
    三五一七页八行有雒门聚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来歙传“雒门”皆作“落门”,县
有落门山,故名。
    三五一七页八行望恒按:前志作“望垣”。此作“望恒”,盖恒与垣形近而斗。
    三五一七页八行略阳按:前志作“略阳道”。
    三五一七页九行陇*(州)*集解引惠栋说,谓“州”字衍。今据删。
    三五一七页一五行街*(水)**[泉]*故县省据殿本考证改。
    三五一八页三行山东人行役升此而顾瞻者按:“役”原斗“投”,径改正。
    三五一八页八行西在陇西*[之]*西据集解引惠栋说补。
    三五一八页八行今谓之*(人)**[八]*充山据汲本、殿本改。按:集解引惠栋说,谓
“八充山”一作“兑山”,见裴骃史记注,北宋本作“人充山”,误。
    三五一八页一0行下辨前志“辨”下有“道”字。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洪适云李
翕碑题名有下辨道长任诗,则志阙一“道”字。又按:本书光武纪作“下辩”,辨辩古
字通。
    三五一八页一0行武都道前志无“道”字。按:“下辨道”作“下辨”,“武都”
作“武都道”,疑上下误写。
    三五一八页一0行沔水出东狼谷集解引惠栋说,谓前志云“沮水”,华阳国志云
“河池水”。今按:水经注“沔水一名沮水”,华阳国志作“河池水”,误。
    三五一八页一一行羌道按:前志属陇西。集解引钱大昕说,谓下脱“故属陇西”四
字。
    三五一八页一三行有天池泽汲本、殿本“天”作“大”。按:廖刻华阳国志顾校谓
“天池”原斗“天地”。又按:前志云“天地大泽”,王先谦谓即仇池。
    三五一八页一四行有*(奴)**[怒]*特祠集解引惠栋说,谓注“奴特”史记注及魏文
帝列异传皆作“怒特”。今据改。
    三五一九页六行乌枝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前志作“乌氏”,师古读氏为枝,梁统传
亦作“乌氏”。又引惠栋说,谓史记、汉书作“乌氏”,音枝,本传亦作“氏”,作
“枝”者非也。
    三五一九页六行有□亭出薄落谷殿本“出”作“山”。惠栋补注出“有□亭山”四
字,云一作“出”,误。今按:□亭非山名,注文在“□亭”下可证也,惠说误。疑
“出薄落谷”四字乃侧注,当在注文“乌水出”下。
    三五一九页七行阴盘按:前志作“阴盘”。
    三五一九页七行鹑觚按:前志作“鹑孤”。
    三五一九页一0行泾水出县西*(丹)**[幵]*头山殿本考证齐召南谓“丹头”当作
“幵头”,各本俱误。集解引惠栋说,谓依前志及山海经,皆作“幵头”,传写误作
“丹”也。今据改。
    三五一九页一三行有左谷集解引惠栋说,谓卢芳传注引续汉志曰“三水有左右谷”。
今按:此三字疑是正文,当连正文“三水”下。
    三五二0页六行户万四十二按:汲本、殿本“四十二”作“四十三”。
    三五二0页九行仓松殿本“仓”作“苍”。按:前志亦作“苍”。
    三五二0页九行□阴按:前志作“鹑阴”。
    三五二0页九行租厉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前书武纪及志皆作“祖厉”,案司农夫
人碑,其字作“祖”,今误“租”。
    三五二0页九行左骑千人官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此盖别居一城,并姑臧等十三
县数之为十四也。至张掖属国则领五城,以左骑、千人各一城,与此互异。
    又王先谦谓李兆洛云今地阙。
    三五二一页一行户万二千七百六按:张森楷校勘记谓此下当有口数,脱去。
    三五二一页二行福禄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前志作“禄福”。魏志庞淯传及皇甫谧列
女传载庞娥事,云“禄福赵君安之女”,又云“禄福长尹嘉”,曹全碑亦云“拜酒泉禄
福长”,则知作“福禄”者误也。又引惠栋说,谓晋志亦作“福禄”,误。
    今按:汉书补注引吴卓信说,谓汉魏之闲犹称“禄福”,其改为“福禄”,当自晋
始。又按:本书列女传云“福禄长尹嘉”,则其误不自续志始也。
    三五二一页二行表氏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前志作“表是”,是氏古通用也。
    三五二一页二行沙头按:前志作“池头”。
    三五二一页二行故曰*(缓)**[绥]*弥前志作“绥弥”,王先谦谓“缓”乃“绥”之
斗。今据改。
    三五二一页六行户七百四十八口二万九千一百七十按:张森楷校勘记谓此户数有斗
误,否则户有四十许人,太不近情矣。
    三五二一页八行拼泉按:前志作“渊泉”。
    三五二一页九行别领五城按:殿本考证齐召南谓按下有候官、左骑、千人、司马官、
千人官,皆官名,非城名也。前志张掖领十城,后志领八城,其居延别为居延属国,显
美改属武威郡,未知张掖属国所领之五城为何名也。又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张掖属国别
领五城,以志考之,惟有候官、左骑、千人、司马官、千人官,而不领县,以左骑、千
人各一城,又别有千人官一城,与候官、司马官为五城,与武威郡之左骑千人官为一城
者互异。
    三五二一页一二行安帝别领一*(郡)**[城]*殿本考证谓“郡”字何焯校本改作
“城”。今据改。
    三五二一页一二行口四千七百三十三按:殿本“三十三”作“三十二”。
    三五二一页一四行献帝建安末立为西海郡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案献帝起居注,
建安十八年复禹贡九州,雍州部已有西海郡,是立郡不在建安末也。
    三五二一页一五行郡*(国)*十二据汲本删。
    三五二二页五行猗氏前志作“陭氏”。按:集解引洪亮吉说,谓应如前志作“陭”,
与河东所属者有别。又按:说文“□,上党□氏阪也,从邑奇声”,则当以“陭”为正。
    三五二二页六行*(章)**[漳]*水出焉据惠栋补注改。
    三五二二页七行壶关三老按:“三”原斗“二”,径改正。
    三五二三页一行*(路)**[潞]*县东有壶口关据汲本、殿本改。按:今左传杜注亦斗
“路”。
    三五二三页六行秦置按:下脱洛阳北里数,下上郡、五原郡、云中郡、定襄郡、朔
方郡同。
    三五二三页八行有凿壶集解引惠栋说,谓史记、战国策、水经汾水注皆作“凿台”。
今按:壶与台疑形近而斗。
    三五二三页一五行界山推焚死之山按:殿本“界”作“介”。
    三五二四页一行左传谓涂水按:注有脱误,当云“左传知徐吾为涂水大夫,杜预曰
榆次有涂水乡”。
    三五二四页三行杜预曰界休县南中都城是也按:左传杜注作“界休县东南”。
    三五二四页四行韩信破夏说于邬*[东]*据集解引惠栋说改。
    三五二四页五行晋大夫*(孟)**[盂]*丙邑据汲本改。按:前志亦作“孟丙”,补注
引段玉裁说,谓“孟”或作“盂”,广韵“左传晋有盂丙”,则是以邑为氏。
    王先谦谓作“盂”是。并引顾炎武说,谓以其为盂大夫而谓之盂丙,犹魏大夫之为
魏寿余。
    三五二四页一0行雕阴按:前志有“道”字。
    三五二四页一三行益兰按:前志作“益阑”。
    三五二四页一六行*(父)**[文]*国据殿本改。按:前志作“文国”,王先谦谓续志
后汉因,“文”或斗“父”。
    三五二四页一六行河*(除)**[阴]*据殿本改。按:前志作“河阴”。集解引钱大昕
说,谓当作“河阴”。
    三五二五页四行箕陵集解引惠栋说,谓何焯云前志有桢陵,无箕陵。今按:李兆洛
以箕陵即前汉桢陵县地。
    三五二五页八行武成按:前志作“武城”。
    三五二五页九行户三万一千八百六十二口二十四万九千按:张森楷校勘记谓案大计,
此十户几八十口矣,疑“三”当为“五”字。
    三五二五页一0行汪陶前志作“□陶”。按:“□”即“汪”之本字。
    三五二五页一一行有夏屋山按:前志作“贾屋山”。补注引钱坫说,谓夏屋即贾屋,
如淮阳国阳夏县,应劭、如淳音夏为贾是矣。
    三五二六页四行*(秦)**[泰]*戏之山据汲本、殿本改。与今山海经合。
    三五二六页四行今呼沱河*[出]*县武夫山集解引惠栋说,谓诸本脱“出”字。
    今据补。
    三五二六页九行大城按:前志作“大成”。殿本考证谓何焯校本“城”字去土旁。
    三五二六页一一行建武十一年十月西河上郡属*(魏)*集解引钱大昕说,谓“魏”字
斗。按光武记,建武十一年省朔方牧,并并州,此西河上郡必朔方刺史所部,至此始属
并州耳。班史冯野王为上郡太守,朔方刺史萧育奏封事荐之,是上郡属朔方部之证也。
注文当有脱漏,又因下引魏志而衍一“魏”字耳。今据钱说,删一“魏”字,但注文有
脱漏,“西河上郡属”亦不成句。
    三五二六页一五行北新城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当云“故属中山”。今按:前志中山
国北新成,王先谦谓志末论十二国分域,北新成属涿郡。
    三五二七页一行有督*[亢]*亭按:集解王先谦谓据水经巨马水注引,此“督”下夺
“亢”字。今据补。
    三五二七页七行昭帝更名为郡按:殿本考证齐召南谓下缺“宣帝复为国”五字,盖
本始元年更为广阳国,至光武始入上谷郡耳。
    三五二七页七行永*(平)**[元]*八年复钱大昕考异谓据和帝纪,永元八年九月复,
此“永平”当为“永元”之斗。殿本考证齐召南说同。今据改。
    三五二七页一五行北平邑前志无“北”字。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章帝女平邑公
主,章怀注“平邑属伐郡。”
    三五二八页五行□前志作“宁”,惠栋谓古书宁与□通。又按:“□”原作“□”,
即□之俗写。下“广□”同。
    三五二八页六行下落按:惠栋补注本作“下洛”,王先谦汉书补注谓水经□水注
“落”作“洛”。
    三五二八页七行在*(鼓)**[彭]*城南集解引惠栋说,谓前书刑法志云黄帝有涿鹿之
战,郑德云在彭城南,小颜云彭城者上谷别有彭城,非宋之彭城也。“鼓”当作“彭”。
今据改。
    三五二八页七行于瓒按:惠栋补注本作“干瓒”,云汉书注有“臣瓒”,莫知姓氏,
郦元谓之薛瓒,或谓之傅瓒,刘孝标、姚察皆曰干瓒,未详孰是。
    三五二八页一0行渔阳有铁按:前书作“有铁官”。
    三五二八页一0行潞按:前志作“路”。
    三五二八页一0行泉州有铁按:前志作“有盐官”。
    三五二八页一0行傂奚按:前志作“厗奚”,补注引王念孙说,谓“厗”当作
“虒”。
    三五二八页一三行土垠按:“土”原斗“上”,径据殿本、集解本改正。
    三五二八页一三行俊靡按:集解引惠栋说,谓依说文“俊”当作“浚”。又校补引
钱大昭说,谓耿弇传作“浚靡”。
    三五二八页一五行有孤竹城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尔雅作“觚竹”,四荒之一也。
    三五二九页二行*(纲)**[绳]*水出焉汲本、殿本作“编水”,集解引惠栋说,谓
“编”一作“绳”。今据改,与山海经合。
    三五二九页二行右北平骊*(城)**[成]*县据集解本改。按:前志作“骊成”。
    三五二九页四行户六万四千一百五十八口八万一千七百一十四按:张森楷校勘记谓
案如此文,则户不能二口矣,非情理也,疑“八万”上有脱漏。
    三五二九页七行无虑集解引钱大昕说,谓此下当有“有医无虑山”五字。今按:
    后辽东属国“无虑”下“有医巫虑山”五字当移此。
    三五二九页七行候城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玄菟郡有候城,云故属辽东,则此
“候城”为衍文矣。王先谦谓钱说是。
    三五二九页八行汶前志作“文”。按:殿本考证谓何焯校本灭去□。
    三五二九页一0行户一千五百九十四口四万三千一百六十三按:张森楷校勘记谓案
如此文,则户几四十许人矣,亦非情理也,疑“一千”之“千”字当为“万”字。
    三五二九页一一行西盖*(鸟)**[马]*据殿本考证齐召南说改。按:前志作“西盖
马”,县以盖马山得名,“马”作“鸟”,乃形近而斗。
    三五二九页一二行候城故属辽东按:殿本考证齐召南引顾炎武说,谓候城改属玄菟,
而辽东复出一候城,无虑改属辽东属国,而辽东复出一无虑,必有一焉宜删者,然则天
下郡国少二城矣。
    三五二九页一三行出塞外*(衔)**[卫]*白平山按:汲本、殿本“衔”作“御”,殿
本考证谓“御”当作“衔”,此正作“衔”,与考证说合,然王先谦谓考证之“衔”字
当作“卫”,山海经、水经并作“卫”,今据改。又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案今山海经
云“辽水出卫鮧东”,卫鮧山名,转写既久,因析“鮧”为“白平”,复误“卫”为
“衔”,遂令此字义无所附。桑钦水经亦作“白平”。
    三五三0页一行占蝉按:前志作“黏蝉”。
    三五三0页一行遂城按:前志作“遂成”。
    三五三0页四行辽东属国按:殿本考证杭世骏谓案此郡独无户口。
    三五三0页五行昌辽故天辽集解引惠栋说,谓案阚骃十三州志云辽东属国都尉治昌
黎道,又前志辽西郡交黎县,应劭云今昌黎,然则“昌辽”当作“昌黎”,“天辽”当
作“交黎”。又通鉴注云昌黎,汉交黎县,属辽西,后汉属辽东属国都尉,则知胡氏所
见本尚未舛谬也。又引钱大昕说,谓黎辽声相近,故“昌黎”亦作“昌辽”,犹“乌氏”
为“乌枝”,“厗奚”为“傂奚”也。
    三五三0页五行宾徒按:前志“徒”作“从”,补注王先谦谓作“从”误。
    三五三0页五行无虑按:无虑已见前辽东郡,此当作“扶黎”,后人传写之误。
    说详惠栋补注。
    三五三0页五行有医无虑山按:此五字当移于前辽东郡“无虑”之下。说详前。
    三五三0页一0行户七万一千四百七十七口二十五万二百八十二按:张森楷校勘记
谓“二十”之“二”当作“三”,乃合李心传东汉户约五口之率,若如此文,则户不能
四口矣,非情理也。
    三五三0页一一行博罗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沉约云“博罗”,二汉皆作“傅”字,
晋太康地志作“博”。案此则班、马本书皆作“傅罗”,后人误为“博”也。
    三五三0页一二行山海经*(注)*按:下所引乃山海经海内南经正文,“注”字衍,
今删。
    三五三0页一三行自会稽浮往博*(罗)*山集解引惠栋说,谓何焯云“罗”字衍。
    今据删。
    三五三0页一四行雒阳南六千四百一十里按:张森楷校勘记谓案苍梧去雒阳较南海
远,上南海云七千一百里,此祗六千余里,殊非事实,且郡首县广信,是广信即郡治也,
广信下注云去雒阳九千里,则非六千余里矣。“六”字疑误。下郁林同。
    三五三一页七行郁林郡十一城按:集解引马与龙说,谓此郡与交趾及幽州之辽东属
国,皆阙户口之数。
    三五三一页八行中溜按:前志作“中留”。
    三五三一页一二行临元前志作“临允”。按:汉书补注王先谦谓“元”乃“允”字
之斗。
    三五三一页一二行朱崖按:前志作“朱卢”。
    三五三二页一行羸□殿本考证谓“羸”应作“□”,前书孟康曰□音连,则作“羸”
字非也。今按:汉书补注王先谦谓地道记作“□□”,盖后人因孟音而制“□”字,广
韵载之,皆误。
    三五三二页一行*(定)*安*[定]*据殿本改。按:前志作“安定”,王先谦补注谓续
志后汉因,或误“定安”。
    三五三二页一行麊泠集解引惠栋说,谓“麊”说文作“□”,从米尼声。按:汉书
补注引王鸣盛说,亦谓作“□”是。
    三五三二页一行曲阳前志作“曲昜”。按:昜阳古今字。
    三五三二页三行有注沆二水按:汲本、殿本“沆”作“沅”。
    三五三二页六行角软还复出按:张森楷校勘记谓案上言上岸共□,已是出矣,不当
云复出,疑是“入”字之误。
    三五三二页一一行咸欢前志作“咸驩”。按:驩欢古今字。
    三五三二页一一行无功按:前志作“无切”。
    三五三二页一五行西卷按:前志作“西卷”。
    三五三三页一五行乡三千六百八十二按:汲本、殿本“八十二”作“八十一”。
    三五三二页一五行亭万二千四百四十二汲本、殿本“四十二”作“四十三”。按:
    聚珍本东观汉记亦作“三”。
    三五三四页一行永嘉*(二)**[元]*年集解引何焯说,谓永嘉无二年,“二”当作
“元”。今据改。
    三五三四页八行口四千八百六十九万七百八十九按:张森楷校勘记谓案和帝之世,
口五千三百余万,户祗九百二十余万,此户已九百六十余万,而口祗四千余万,反更少
之,殊非情理,疑“四”是“五”之讹。下顺帝口数同。
    
  
前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