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第九十七回 睦州城箭射邓元觉 乌龙岭神助宋公明
水浒传第097回txt下载

诗曰:
海上髡囚号宝光,解将左道恣猖狂。
从来邪法难归正,到底浮基易灭亡。
吴用良谋真妙算,花荣神箭世无双。
兴亡多少英雄事,看到清溪实感伤。
话说宋江因要救取解珍、解宝的尸,到于乌龙岭下,正中了石宝计策。四下
里伏兵齐起。前有石宝军马,后有邓元觉截住回路。石宝厉声高叫:“宋江不下
马受降,更待何时!”关胜大怒,拍马轮刀战石宝。两将交锋未定,后面喊声又
起。脑背后却是四个水军总管,一齐登岸,会同王绩、晁中,从岭上杀将下来。
花荣急出当住后队,便和王绩交战。斗无数合,花荣便走。王绩、晁中乘势赶来。
被花荣手起,急放连珠二箭,射中二将,翻身落马。众军纳声喊,不敢向前,退
后便走。四个水军总管见一连射死王绩、晁中,不敢向前。因此花荣抵敌得住。
刺斜里又撞出两阵军来。一队是指挥白钦,一队是指挥景德。这里宋江阵中,二
将齐出。吕方便迎住白钦交战,郭盛便与景德相持。四下里分头厮杀,敌对死战。
宋江正慌促间,只听得南军后面喊杀连天,众军奔走。原来却是李逵引两个牌手
项充、李衮,一千步军,从石宝马军后面杀来。邓元觉引军却待来救应时,背后
撞过鲁智深、武松,两口戒刀,横剁直砍,浑铁禅杖,一冲一截,两个引一千步
军,直杀入来。随后又是秦明、李应、朱仝、燕顺、马麟、樊瑞、一丈青、王矮
虎,各带马军、步军,舍死撞杀入来。四面宋兵,杀散石宝、邓元觉军马,救得
宋江等回桐庐县去。石宝也自收兵上岭去了。宋江在寨中称谢众将:“若非我兄
弟相救,宋江已与解珍、解宝同为泉下之鬼。”吴用道:“为是兄长此去,不合
愚意。惟恐有失,便遣众将相接。”宋江称谢不已。
且说乌龙上,石宝、邓元觉两个元帅,在寨中商议道:“即目宋江兵马退在
桐庐县驻札。倘或被他私越小路,度过岭后,睦州咫尺危矣。不若国师亲往清溪
大内,面见天子,奏请添调军马,守护这条岭隘,可保长久。”邓元觉道:“元
帅之言极当。小僧便往。”邓元觉随即上马,先来到睦州,见了右丞相祖士远,
说:“宋江兵强人猛,势不可当。军马席卷而来,诚恐有失。小僧特来奏请添兵
遣将,保守关隘。”祖士远听了,便同邓元觉上马,离了睦州,一同到清溪县帮
源洞中。先见了左丞相娄敏中,说过了奏请添调军马。
次日早朝,王子方腊升殿。左右二丞相,一同邓元觉朝见拜舞已毕。邓元觉
向前起居万岁,便奏道:“臣僧元觉,领着圣旨,与太子同守杭州。不想宋江军
马,兵强将勇,席卷而来,势难迎敌。致被袁评事引诱入城,以致失陷杭州。太
子贪战,出奔而亡。今来元觉与元帅石宝,退守乌龙岭关隘。近日连斩宋江四将,
声势颇振。即目宋江已进兵到桐庐驻札。诚恐早晚贼人私越小路,透过关来,岭
隘难保。请陛下早选良将,添调精锐军马,同保乌龙岭关隘,以图退贼,克复城
池。臣僧元觉,特来启请。”方腊道:“各处军兵已都调尽。近日又为歙州昱岭
上关隘甚紧,又分去了数万军兵。止有御林军马,寡人要护御大内,如何四散调
得开去?”邓元觉又奏道:“陛下不发救兵,臣僧无奈。若是宋兵度岭之后,睦
州焉能保守!”左丞相娄敏中出班奏曰:“这乌龙岭关隘,亦是要紧去处。臣知
御林军兵总有三万,可分一万跟国师去保守关隘。乞我王圣鉴。”方腊不听娄敏
中之言,坚执不肯调拨御林军马去救乌龙岭。有诗为证:
伪朝事体溃如痈,要请廷兵去折冲。
自古江山归圣主,髡囚犹自妄争锋。
当日朝罢,众人出内。娄丞相与众官商议,只教祖丞相睦州分一员将,拨五
千军与国师,去保乌龙岭。因此邓元觉同祖士远回睦州来,选了五千精锐军马,
首将一员夏侯成,同到乌龙岭寨内,与石宝说知此事。石宝道:“既是朝廷不拨
御林军马来退宋兵,我等且守住关隘,不可出战。着四个水军总管,牢守滩头江
岸边。但有船来,便去杀退,不可进兵。”
且不说宝光国师同石宝、白钦、景德、夏侯成五个,守住乌龙岭关隘。却说
宋江自折了将佐,只在桐庐县驻札,按兵不动。一住二十余日,不出交战。忽有
探马报道:“朝廷又差童枢密赍赏赐,已到杭州。听知分兵两路,童枢密转差大
将王禀,分赍赏赐,投昱岭关卢先锋军前去了。童枢密即目便到,亲赍赏赐。”
宋江见报,便与吴用众将,都离县二十里迎接。来到县治里,开读圣旨。便将赏
赐分给众将。宋江等参拜童枢密,随即设宴管待。童枢密问道:“征进之间,多
听得损折将佐。”宋江垂泪禀道“往年跟随赵枢相北征大辽,兵将全胜,端的不
曾折了一个将校。自从奉敕来征方腊,未离京师,首先去了公孙胜。驾前又留下
了数人。进兵渡得江来,但到一处,必损折数人。近又有八刀个将佐,病倒在杭
州,存亡未保。前面乌龙岭厮杀二次,又折了几将。盖因山险水急,难以对阵,
急切不能打透关隘。正在忧惶之际,幸得恩相到此。”童枢密道:“今上天子多
知先锋建立大功。后闻损折将佐,特差下官,引大将王禀、赵谭,前来助阵。已
使王禀赍赏往卢先锋处分俵给散众将去了。”随唤赵谭与宋江等相见。俱于桐庐
县驻札。饮宴管待已了。
次日,童枢密整点军马,欲要去打乌龙岭关隘。吴用谏道:“恩相未可轻动。
且差燕顺、马麟去溪僻小径去处,寻觅当村土居百姓,问其向道,别求小路,度
得关那边去。两面夹攻,彼此不能相顾,此关唾手可得。”宋江道:“此言极妙。”
随即差遣马麟、燕顺引数十个军健,去村落中寻访百姓问路去了。一日,至晚,
引将一个老儿,来见宋江。宋江问道:“这老者是甚人?”马麟道:“这老的是
本处土居人户,都知这里路径溪山。”宋江道:“老者,你可指引我一条路径,
过乌龙岭去,我自重重赏你。”老儿告道:“老汉祖居是此间百姓,累被方腊残
害,无处逃躲。幸得天兵到此,万民有福,再见太平。老汉指引一条小路,过乌
龙岭去,便是东管,取睦州不远。便到北门,却转过西门,便是乌龙岭。”宋江
听了大喜。随即叫取银物赏了引路老儿,留在寨中。又着人与酒饭管待。次日,
宋江请启童枢密守把桐庐县,宋江自引军马,亲来睦州城下,两面夹攻,可取乌
龙岭关隘。童贯便教宋先锋分兵拨将。宋江亲自带领正偏将一十二员,取小路进
发。童枢密部领兵马,大路而进。宋江所带那十二员,是花荣、秦明、鲁智深、
武松、戴宗、李逵、樊瑞、王英、扈三娘、项充、李衮、凌振。有诗为证:
山岭崎岖绕睦州,损兵折将重堪忧。
若非故老为乡导,焉得奇功顷刻收。
话说当下宋江亲自带领正偏将一十二员,随行马步行兵一万人数,跟着引路
老儿便行。马摘銮铃,军士衔枚疾走。至小半岭,已有一夥军兵拦路。宋江便叫
李逵、项充、李衮冲杀入去。约有三五百守路贼兵,都被李逵等杀尽。四更前后,
已到东管。本处守把将伍应星,听得宋兵已透过东管,思量部下止有三千人马,
如何迎敌得。当时一哄都走了,迳回睦州报与祖丞相等官知道。“今被宋江军兵
私越小路,已透过乌龙岭这边,尽到东管来了。”祖土远听了,大惊。急聚众将
商议。宋江已令炮手凌振,放起连珠炮。乌龙岭上寨中石宝等,听得大惊。急使
指挥白钦引军探时,见宋江旗号,遍天遍地,摆满山林。急退回岭上寨中,报与
石宝等官。石宝便道:“既然朝廷不发救兵,我等只坚守关隘,不要去救。”邓
元觉便道:“元帅差矣!如今若不调兵救应睦州,也自由可。倘或内苑有失,我
等亦不能保。你不去时,我自去救应睦州。”石宝苦劝不住。邓元觉点了五千人
马,绰了禅杖,带领夏侯成,下岭去了。
且说宋江引兵到了东管,且不去打睦州,先来取乌龙岭关隘。却好正撞着邓
元觉军马渐近。两军相迎,邓元觉当先出马挑战。花荣看见,便向宋江耳边低低
道:“此人则除如此如此可获。”宋江点头道:“是。”就嘱付了秦明。两将都
会意了。秦明首先出马,便和邓元觉交战。斗到五六合,秦明回马便走。众军各
自东西四散。邓元觉看见秦明输了,倒撇了秦明,迳奔来捉宋江。原来花荣已准
备了,护持着宋江。只待邓元觉来得较近,花荣满满地攀着弓,觑得亲切,照面
门上飕地一箭,弓开满月,箭发流星,正中邓元觉面门,坠下马去。被众军杀死,
一齐卷杀拢来。南兵大败。夏侯成抵敌不住,便奔睦州去了。宋兵直杀到乌龙岭
边。岭上擂木炮石打将下来,不能上去。宋兵却杀转来,先打睦州。
且说祖丞相见首将夏侯成逃来,报说:“宋兵已度过东管,杀了邓国师,即
日来打睦州。”祖士远听了,便差人同夏侯成去清溪大内,请娄丞相入朝启奏:
“见今宋兵已从小路透过到东管,前来攻打睦州甚急。乞我王早发军兵救应。迟
延必至失陷。”方腊听了大惊。急宣殿前太尉郑彪,点与一万五千御林军马,星
夜去救睦州。郑彪奏道:“臣领圣旨,乞请天师同行策应,可敌宋江。”方腊准
奏,便宣灵应天师包道乙。当时宣诏天师,直至殿下面君。包道乙打了稽首。方
腊传旨道:“今被宋江兵马,看看侵犯寡人地面。累次陷了城池兵将。即目宋兵
见今俱到睦州。可望天师阐扬道法,护国救民,以保江山社稷。”包天师奏道
“主上宽心。贫道不才,凭胸中之学识,仗陛下之洪福,一扫宋江兵马,死无葬
身之地。”方腊大喜,赐坐,设宴管待。包道乙饮筵罢,辞帝出朝。
包天师便和郑彪、夏侯成商议起军。原来这包道乙祖是金华山中人,幼年出
家,学左道之法。向后跟了方腊,谋叛造反,以邪作正。但遇交锋,必使妖法害
人。有一口宝剑,号为玄天混元剑,能飞百步取人。协助方腊,行不仁之事。因
此尊为灵应天师。那郑彪原是婺州兰溪县都头出身,自幼使得枪棒惯熟。遭际方
腊,做到殿帅太尉。酷爱道法,礼拜包道乙为师,学得他许多法术在身。但遇厮
杀之处,必有云气相随。因此人呼为郑魔君。这夏侯成亦是婺州山中人,原是猎
户出身,惯使钢叉。自来随着祖丞相管领睦州。当日三个在殿帅府中商议起军。
门吏报道:“有司天太监浦文英来见天师。”问其来故,浦文英说道:“闻知天
师与太尉、将军三位,提兵去和宋兵战。文英夜观乾象,南方将星皆是无光,宋
江等将星尚有一半明朗者。天师此行虽好,只恐不利。何不回奏主上,商量投拜
为上?且解一国之厄。”包天师听了大怒,掣出玄元混天剑,把这浦文英一剑挥
为两段。急动文书,申奏朝廷去讫,不在话下。有诗为证:
文英占玩极精详,进谏之言亦善良。
妖道不知天命在,怒将雄剑斩身亡。
当下便遣郑彪为先锋,调前部军马,出城前进。包天师为中军,夏侯成做合
后,军马进发,来救睦州。
且说宋江兵将攻打睦州,未见次第。忽闻探马报来,清溪救军到了。宋江听
罢,便差王矮虎、一丈青两个出哨迎敌。夫妻二人,带领三千军马,投清溪路上
来。正迎着郑彪,首先出马,便与王矮虎交战。两个更不打话,排开阵势,交马
便斗。才到八九合,只见郑彪口里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就头盔顶上流出
一道黑气来。黑气之中,立着一个金甲天神,手持降魔宝杵,从半空里打将下来。
王矮虎看见,吃了一惊,手忙脚乱,失了枪法。被郑魔君一枪戳下马去。一丈青
看见戳了他丈夫落马,急舞双刀去救时,郑彪便来交战。略斗一合,郑彪回马便
走。一丈青要报丈夫之仇,急赶将来。郑魔君歇住铁枪,舒手去身边锦袋内,摸
出一块镀金铜砖,扭回身看着一丈青面门上,只一砖打落下马而死。可怜能战佳
人,到此一场春梦!有诗哀挽为证:
花朵容颜妙更新,捐躯报国竟亡身。
老夫借得春秋笔,女辈忠良传此人。
戈戟森严十里周,单枪独马雪夫仇。
噫嗟食禄忘君者,展卷闻风岂不羞。
那郑魔君招转军马,却赶宋兵。宋兵大败。回见宋江,诉说王矮虎、一丈青,
都被郑魔君戳打伤死,带去军兵,折其大半。宋江听得又折了王矮虎、一丈青,
心中大怒。急点起军马,引了李逵、项充、李衮,带了五千人马,前去迎敌。早
见郑魔君兵马已到。宋江怒气填胸,遽尔当先出马,大喝郑彪道:“逆贼怎敢杀
吾二将!”郑彪便提枪出马,要战宋江。李逵见了大怒,拿起两把板斧,便飞奔
出去。项充、李衮急舞蛮牌遮护。三个直冲杀人郑彪怀里去。那郑魔君回马便走。
三个直赶入南兵阵里去。宋江恐折了李逵,急招起五千人马,一齐掩杀。南兵四
散奔走。宋江且叫鸣金收兵。两个牌手,当得李逵回来,只见四下里乌云罩合,
黑气漫天,不分南北东西,白昼如夜。宋江军马,前无去路。但见:
阴云四合,黑雾漫天。下一阵风雨滂沱,起数声怒雷猛烈。山川震动,高低
浑似天崩。溪涧颠狂,左右却如地陷。悲悲鬼哭,衮衮神号。定睛不见半分形,
满耳惟闻千树响。
宋江军兵当被郑魔君使妖法,黑暗了天地,迷踪失路。众将军兵,难寻路径。
创到一个去处,黑漫漫不见一物。本部军兵,自乱起来。宋江仰天叹曰:“莫非
吾当死于此地矣!”从已时直至未牌,方才云起气清,黑雾消散。看见一周遭都
是金甲大汉,团团围住。宋江兵马,伏地受死。宋江见了,下马受降,只称:
“乞赐早死。”伏于地下,耳边只听得风雨之声,却不见人。手下众军将士,都
掩面受死,只等刀来砍杀。须臾,风雨过处,宋江却见刀不砍来。有一人来搀宋
江,口称:“请起。”宋江抬头仰脸看时,只见面前一个秀才来扶。看那人时,
怎生打扮?但见:
头裹乌纱软角唐巾,身穿白罗圆领凉衫,腰紧乌犀金鞓束带,足穿四缝乾
皂朝靴。面如傅粉,唇若涂朱。堂堂七尺之躯,楚楚三旬之上。若非上界灵官,
定是九天进士。
宋江见了失惊,起身叙礼。便问秀士高姓大名。那秀才答道:“小生姓邵名
俊,土居于此。今特来报知义士。方十三气数将尽,只在旬日可破。小生多曾与
义士出力。今虽受困,救兵已至。义士知否?”宋江再问道:“先生,方十三气
数何时可获?”邵秀才把手一推,宋江忽然惊觉,乃是南柯一梦。醒来看时,面
前一周遭大汉,却原来都是松树。宋江大叫军将,起来寻路出去。此时云收雾敛,
天朗气清。只听得松树外面发喊将来。宋江便领起军兵从里面杀出去时,早望见
鲁智深、武松一路杀来,正与郑彪交手。那包天师在马上见武松使两口戒刀,步
行直取郑彪,包道乙便向鞘中掣出那口玄天混元剑来,从空飞下,正砍中武松左
臂,血晕倒了。却得鲁智深一条禅杖,忿力打入去。救得武松时,已自左臂砍得
伶仃将断。却夺得他那口混元剑。武松醒来,看见左臂已折,伶仃将断,一发自
把戒刀割断了。宋江先叫军校扶送回寨将息。鲁智深却杀人后阵去。正遇着夏侯
成交战。两个斗了数合,夏侯成败走。鲁智深一条禅杖,直打入去。南军四散。
夏侯成便望山林中奔走。鲁智深不舍,赶入深山里去了。
且说郑魔君那厮,又引兵赶将来。宋军阵内李逵、项充、李衮三个见了,便
舞起蛮牌、飞刀、标枪、板斧,一齐冲杀入去。那郑魔君迎敌不过,越岭渡溪而
走。三个不识路径,要在宋江面前逞能,死命赶过溪去,紧追郑彪。溪西岸边抢
出三千军来,截断宋兵。项充急回时,早被岸边两将拦住。便叫李逵、李衮时,
已过溪赶郑彪去了。不想前面溪涧又深,李衮先一交跌翻在溪里。被南军乱箭射
死。项充急钻下岸来,又被绳索绊翻。却待要挣紥,众军乱上,剁做肉泥。可怜
李衮、项充,到此英雄怎使!只有李逵独自一个,赶入深山里去了。溪边军马,
随后袭将去。未经半里,背后喊声振起。却是花荣、秦明、樊瑞三将,引军来救。
杀散南军,赶入深山,救得李逵回来。只不见了鲁智深。众将回来参见宋江,诉
说追赶郑魔君,过溪厮杀,折了项充、李衮,止救了李逵回来。宋江听罢,痛哭
不止。整点军兵,折其一停。又不见了鲁智深。武松已折了左臂。
宋江正哭之间,探马报道:“军师吴用和关胜、李应、朱仝、燕顺、马麟,
提一万军兵,从水路到来。”宋江迎见吴用等,便问来情。吴用答道:“童枢密
自有随行军马,并大将王禀、赵谭,都督刘光世又领军马,已到乌龙岭下。只留
下吕方、郭盛、裴宣、蒋敬、蔡福、蔡庆、杜兴、郁保四,并水军头领李俊、阮
小五、阮小七、童威、童猛等一十三人,其余都跟吴用到此策应。”宋江诉说折
了将佐,“武松已成废人,鲁智深又不知去向。不由我不伤感!”吴用劝道:
“兄长且宜开怀,即目正是擒捉方腊之时。只以国家大事为重,不可念弟兄之情,
忧损贵体。”宋江指着许多松树,说梦中之事,与军师知道。吴用道:“既然有
此灵验之梦,莫非此处坊隅庙宇,有灵显之神,故来护佑兄长?”宋江乃言:
“军师所见极当。就与足下进山寻访。”吴用当与宋江信步行入山林。未及半箭
之地,松树林中早见一所庙宇,金书牌额上写:“乌龙神庙。”宋江、吴用入庙,
上殿看时,吃了一惊。殿上塑的龙君圣像,正和梦中见者元异。宋江再拜恳谢道:
“多蒙龙君神圣救护之恩,未能拜谢!望乞灵神助威。若平复了方腊,敬当一力
申奏朝廷,重建庙宇,加封圣号。”宋江、吴用拜罢下阶,看那石碑时,神乃唐
朝一进士,姓邵名俊,应举不第,坠江而死。天帝怜其忠直,赐作龙神。本处人
民,祈风得风,祈雨得雨,以此建立庙宇,四时享祭。宋江看了,随即叫取乌猪
白羊,祭祀已毕。出庙来,再看备细。见周遭松树显化,可谓异事。直至如今,
严州北门外有乌龙大王庙,亦名万松林,古迹尚存。有诗为证:
恨松林里乌龙主,梦显阴灵助宋江。
为报将军莫惆怅,方家不日便投降。
且说宋江谢了龙君庇佑之恩,出庙上马,回到中军寨内,便与吴用商议敌军
之法,打睦州之策。坐至半夜,宋江觉道神思困倦,伏几而卧。只闻一人报曰:
“有邵秀才相访。”宋江急忙起身,出帐迎接时,只见邵龙君长揖宋江道:“昨
日若非小生救护,松树已被包道乙作起邪法,松树化人,擒获足下矣。适间深感
祭奠之礼,特来致谢。就行报知,睦州来日可破。方十三旬日可擒。”宋江正待
邀请入帐再问间,忽被风声一搅,撒然觉来,又是一梦。
宋江急请军师圆梦,说知其事。吴用道:“既是龙君如此显灵,来日便可进
兵攻打睦州。”宋江道:“言之极当。”至天明,传下军令,点起大队人马,攻
取睦州。便差燕顺、马麟守住乌龙岭这条大路。却调关胜、花荣、秦明、朱仝四
员正将,当先进兵,来取睦州。便望北门攻打。却令凌振施放九厢子母等火炮,
直打入城去。那火炮飞将起去,震的天崩地动,岳撼山摇。城中军马,惊得魂消
魄丧,不杀自乱。
且说包天师、郑魔君后军,已被鲁智深杀散,追赶夏侯成,不知下落。那时
已将军马退入城中屯驻。却和右丞相祖士远,参政沈寿,佥书桓逸,元帅谭高,
守将伍应星等商议:“宋兵已至,何以解救?”祖士远道:“自古兵临城下,将
至濠边,若不死战,何以解之?打破城池,必被擒获。事在危厄,尽须向前。”
当下郑魔君引着谭高、伍应星并牙将十数员,领精兵一尤,开放城门,与宋江对
敌。宋江教把军马略退半箭之地,让他军马出城摆列。那包天师拿着把交椅,坐
在城头上。祖丞相、沈参政并桓佥书,皆坐在敌楼上看。郑魔君便挺枪跃马出阵。
宋江阵上大刀关胜,出马舞刀,来战郑彪。二将交马,斗不数合,那郑彪如何敌
得关胜,只办得架隔遮拦,左右躲闪。这包道乙正在城头上看了,便作妖法,口
中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念着那助咒法,吹口气去,郑魔君头上,滚出一
道黑气。黑气中间,显出一尊金甲神人,手提降魔宝杵,望空打将下来。南军队
里,荡起昏邓邓黑云来。宋江见了,便唤混世魔王樊瑞来看,急令作法。并自念
天书上回风破暗的密咒秘诀。只见关胜头盔上,早卷起一道白云,白云之中,也
显出一尊神将。怎生模样?但见:
青脸撩牙红发,金盔碧眼英雄。
手把铁锤钢凿,坐下稳跨乌龙。
这尊天神,骑一条乌龙,手执铁锤,去战郑魔君头上那尊金甲神人。下面两
军纳喊,二将交锋。战无数合,只见上面那骑乌龙的天将,战退了金甲神人。下
面关胜,一刀砍了郑魔君于马下。包道乙见宋军中风起雷响,急待起身时,被凌
振放起一个轰天炮,一个火弹子,正打中包天师,头和身躯,击得粉碎。南兵大
败,乘势杀入睦州。朱仝把元帅谭高,一枪戳在马下。李应飞刀杀死守将伍应星。
睦州城下,见一火炮打中了包天师身躯,众军都滚下城去了。宋江人马,已杀入
城。众将一发向前,生擒了祖丞相、沈参政、桓佥书。其余牙将,不问姓名,俱
被宋兵杀死。宋江等入城,先把火烧了方腊行宫。所有金帛,就赏与了三军众将。
便出榜文,安抚了百姓。尚兀自点军未了,探马飞报将来:“西门乌龙岭上,马
麟被白钦一标枪标下去。石宝赶上,复了一刀,把马麟剁做两段。燕顺见了,便
向前来战时,又被石宝那厮一流星锤打死。石宝得胜,即目引军,乘势杀来。”
宋江听得又折了燕顺、马麟,扼腕痛哭不尽。急差关胜、花荣、秦明、朱仝四员
正将,迎敌石宝、白钦,就要取乌龙岭关隘。
不是这四员员将来乌龙岭厮杀,有分教:清溪县里,削平哨聚贼兵;帮源洞
中,活捉草头天子。直教宋江等,名标青史千年在,力播清时万古传。直使黑岭
关前施勇猛,清溪洞里显功名。毕竟宋江等怎地用功迎敌?且听下回分解。
此一回内,折了六员将佐:
王英,扈三娘,项充,李衮,燕顺,马麟。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