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卷十 缪称训

道至高无上,至深无下,平乎准,直乎绳,圆乎规,方乎矩,包裹宇宙而无
表里,洞同覆载而无所碍。是故体道者,不哀不乐,不喜不怒,其坐无虑,其寝
无梦,物来而名,事来而应。主者,国之心,心治则百节皆安,心扰则百节皆乱。
故其心治者,支体相遗也;其国治者,君臣相忘也。黄帝曰:“芒芒昧昧,从天
之道,与玄同气。”故至德者,言同略,事同指,上下一心,无岐道旁见者,遏
障之于邪,开道之于善,而民乡方矣。故《易》曰:“同人于野,利涉大川。”
道者,物之所导也;德者,性之所扶也;仁者,积恩之见证也;义者,比于
人心而合于众适者也。故道灭而德用,德衰而仁义生。故上世体道而不德,中世
守德而弗坏也,末世绳绳乎唯恐失仁义。君子非仁义无以生,失仁义,则失其所
以生;小人非嗜欲无以活,失嗜欲,则失其所以活。故君子惧失仁义,小人惧失
利。观其所惧,知各殊矣。易曰:“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
吝。”
其施厚者其报美,其怨大者其祸深。薄施而厚望,畜怨而无患者,古今未之
有也。是故圣人察其所以往,则知其所以来者。圣人之道,犹中衢而致尊邪:过
者斟酌,多少不同,各得其所宜。是故得一人,所以得百人也。人以其所愿于上,
以交其下,谁弗戴?以其所欲于下,以事其上,谁弗喜?《诗》云:“媚兹一人,
应侯慎德。”慎德大矣,一人小矣。能善小,斯能善大矣。
君子见过忘罚,故能谏;见贤忘贱,故能让;见不足忘贫,故能施。情系于
中,行形于外。凡行戴情,虽过无怨;不戴其情,虽忠来恶。后稷广利天下,犹
不自矜。禹无废功,无废财,自视犹觖如也。满如陷,实如虚,尽之者也。
凡人各贤其所说,而说其所快。世莫不举贤,或以治,或以乱,非自遁,求
同乎己者也。己未必得贤,而求与己同者,而欲得贤,亦不几矣!使尧度舜则可,
使桀度尧,是犹以升量石也。今谓狐狸,则必不知狐,又不知狸。非未尝见狐者,
必未尝见狸也。狐、狸非异,同类也。而谓狐狸,则不知狐、狸。是故谓不肖者
贤,则必不知贤;谓贤者不肖,则必不知不肖者矣。
圣人在上,则民乐其治;在下,则民慕其意。小人在上位,如寝关曝纩,不
得须臾宁。故《易》曰:“乘马班如,泣血涟如。”言小人处非其位,不可长也。
物莫无所不用,天雄乌喙,药之凶毒也,良医以活人;侏儒鼓师,人之困慰者也,
人主以备乐。是故圣人制其剟材,无所不用矣。
勇士一呼,三军皆辟,其出之也诚。故倡而不和,意而不戴,中心必有不合
者也。故舜不降席而王天下者,求诸己也。故上多故,则民多诈矣,身曲而景直
者,未之闻也。说之所不至者,容貌至焉;容貌之所不至者,感或至焉。感乎心,
明乎智,发而成形,精之至也。可以形势接,而不可以昭誋。戎翟之马,皆可
以驰驱,或近或远,唯造父能尽其力;三苗之民,皆可使忠信,或贤或不肖,唯
唐、虞能齐其美。必有不传者。中行缪伯手搏虎,而不能生也,盖力优而克不能
及也。用百人之所能,则得百人之力;举千人之所爱,则得千人之心。辟若伐树
而引其本,千枝万叶则莫得弗从也。慈父之爱子,非为报也,不可内解于心;圣
人之养民,非求用也,性不能已。若火之自热,冰之自寒。夫有何修焉!及恃其
力,赖其功者,若失火舟中。故君子见始,斯知终矣。媒妁誉人,而莫之德也;
取庸而强饭之,莫之爱也。虽亲父慈母,不加于此,有以为,则恩不接矣。故送
往者,非所以迎来也;施死者,非专为生也。诚出于己,则所动者远矣。锦绣登
庙,贵文也;圭璋在前,尚质也。文不胜质,之谓君子。故终年为车,无三寸之
鎋,不可以驱驰;匠人斫户,无一尺之楗,不可以闭藏。故君子行思乎其所结。
心之精者,可以神化,而不可以导人;目之精者,可以消泽,而不可以昭
誋。在混冥之中,不可谕于人。故舜不降席而天下治,桀不下陛而天下乱,盖
情甚乎叫呼也。无诸己,求诸人,古今未之闻也。
同言而民信,信在言前也;同令而民化,诚在令外也。圣人在上,民迁而化,
情以先之也。动于上不应于下者,情与令殊也。故《易》曰:“亢龙有悔。”三
月婴儿,未知利害也,而慈母之爱谕焉者,情也。故言之用者,昭昭乎小哉;不
言之用者,旷旷乎大哉。身君子之言,信也;中君子之意,忠也。忠信形于内,
感动应于外,故禹执干戚,舞于两阶之间,而三苗服。鹰翔川,鱼鳖沈,飞鸟扬,
必远害也。子之死父也,臣之死君也,世有行之者矣,非出死以要名也,恩心之
藏于中,而不能违其难也。故人之甘,甘非正为蹠也同,而蹠焉往;君子之惨怛,
非正为伪形也,谕乎人心。非从外入,自中出者也。义正乎君,仁亲乎父。故君
之于臣也,能死生之,不能使为苟简易;父之于子也,能发起之,不能使无忧寻。
故义胜君,仁胜父,则君尊而臣忠,父慈而子孝。圣人在上,化育如神。太上曰:
“我其性与!”其次曰:“微彼,其如此乎!”故《诗》曰:“执辔如组。”
《易》曰:“含章可贞。”
动于近,成文于远。
夫察所夜行,周公惭乎景,故君子慎其独也。释近斯远,塞矣。闻善易,以
正身难。夫子见禾之三变也,滔滔然曰:“狐乡丘而死,我其首禾乎!”故君子
见善则痛其身焉。身苟正,怀远易矣。故《诗》曰:“弗躬弗亲,庶民弗信。”
小人之从事也,曰苟得,君子曰苟义。所求者同,所期者异乎!击舟水中,鱼沈
而鸟扬,同闻而殊事,其情一也。僖负羁以壶餐表其闾。赵宣孟以束脯免其躯,
礼不隆,而德有余,仁心之感恩接而憯怛生。故其入人深。俱之叫呼也,在家老
则为恩厚,其在责人则生争斗。故曰:兵莫憯于意志,莫邪为下;寇莫大于阴阳,
枹鼓为小。圣人为善,非以求名,而名从之。名不与利期,而利归之。故人之忧
喜,非为蹗,蹗焉往生也。故至人不容。故若眯而抚,若跌而据。
圣人之为治,漠然不见贤焉,终而后知其可大也。若日之行,骐骥不能与之
争远。
今夫夜有求,与瞽师并,东方开,斯照矣。动而有益,则损随之。故《易》
曰:“剥之不可遂尽也。故受之以复。”积薄为厚,积卑为高,故君子日孳孳以
成辉,小人日怏怏以至辱。其消息也,离朱弗能见也。文王闻善如不及,宿不善
如不祥。非谓日不足也,其忧寻推之也。故《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怀情抱质,天弗能杀,地弗能霾也。声扬天地之间,配日月之光,甘乐之者也。
苟乡善,虽过无怨;苟不乡善,虽忠来患。故怨人不如自怨,求诸人不如求诸己
得也。声自召也,貌自示也,名自命也,文自官也,无非己者。操锐以刺,操刃
以击,何怨乎人!故管子文锦也,虽丑登庙;子产练染也,美而不尊。虚而能满,
淡而有味,被褐怀玉者。故两心不可以得一人,一心可以得百人。男子树兰,美
而不芳,继子得食,肥而不泽,情不相与往来也。
生所假也,死所归也。故宏演直仁而立死,王子闾张掖而受刃,不以所托害
所归也。故世治则以义卫身,世乱则以身卫义。死之日,行之终也,故君子慎一
用之。无勇者非先慑也,难至而失其守也;贪婪者非先欲也,见利而忘其害也。
虞公见垂棘之璧,而不知虢祸之及己也。故至道之人,不可遏夺也。
人之欲荣也,以为己也,于彼何益?圣人之行义也,其忧寻出乎中也,于己
何以利?故帝王者多矣,而三王独称;贫贱者多矣,而伯夷独举。以贵为圣乎?
则圣者众矣;以贱为仁乎?则贱者多矣。何圣仁之寡也。独专之意乐哉!忽乎日
滔滔以自新,忘老之及己也。始乎叔季,归乎伯孟,必此积也。不身遁,斯亦不
遁人。故若行独梁,不为无人不兢其容。故使人信己者易,而蒙衣自信者难。情
先动,动无不得;无不得,则无莙,发莙而后快。故唐、虞之举错也,非以偕情
也,快己而天下治;桀、纣非正贼之也,快己而百事废。喜憎议而治乱分矣。
圣人之行,无所合,无所离,譬若鼓,无所与调,无所不比。丝管金石,小
大修短有叙,异声而和;君臣上下,官职有差,殊事而调。夫织者日以进,耕者
日以却,事相反,成功一也。申喜闻乞人之歌而悲,出而视之,其母也。艾陵之
战也,夫差曰:“夷声阳,句吴其庶乎!”同是声而取信焉异。有诸情也。故心
哀而歌不乐,心乐而哭不哀。夫子曰:“弦则是也,其声非也。”文者,所以接
物也,情系于中而欲发外者也。以文灭情,则失情;以情灭文,则失文。文情理
通,则凤麟极矣。言至德之怀远也。
输子阳谓其子曰:“良工渐乎矩凿之中。”矩凿之中,固无物而不周。圣王
以治民,造父以治马,医骆以治病。同材而各自取焉。上意而民载,诚中者也。
未言而信,弗召而至,或先之也,忣于不己知者,不自知也。矜怛生于不足,
华诬生于矜。诚中之人,乐而不忣,如鸮好声,熊之好经。夫有谁为矜。春女
思,秋士悲,而知物化矣。号而哭,叽而哀,而知声动矣;容貌颜色,理诎亻曳
倨徇,知情伪矣。故圣人栗栗乎其内,而至乎至极矣。
功名遂成,天也;循理受顺,人也。太公望、周公旦,天非为武王造之也;
崇侯、恶来,天非为纣生之也;有其世,有其人也。教本乎君子,小人被其泽;
利本乎小人,君子享其功。昔东户季子之世,道路不拾遗,耒耜余粮宿诸畮首,
使君子小人各得其宜也。故一人有庆,兆民赖之。
凡高者贵其左,故下之于上曰左之,臣辞也;下者贵其右,故上之于下曰右
之,君让也。故上左迁,则失其所尊也;臣右还,则失其所贵矣。小快害道,斯
须害仪。子产腾辞,狱繁而无邪,失诸情者,则塞于辞矣。成国之道,工无伪事,
农无遗力,士无隐行,官无失法。譬若设网者,引其纲而万目开矣。舜、禹不再
受命,尧、舜传大焉,先形乎小也。刑于寡妻,至于兄弟,禅于家国,而天下从
风。故戎兵以大知小,人以小知大。君子之道,近而不可以至,卑而不可以登,
无载焉而不胜,大而章,远而隆,知此之道,不可求于人,斯得诸己也。释己而
求诸人,去之远矣。
君子者,乐有余而名不足,小人乐不足而名有余。观于有余不足之相去,昭
然远矣。含而弗吐,在情而不萌者,未之闻也。
君子思义而不虑利,小人贪利而不顾义。子曰:“钧之哭也,曰:‘子予奈
何兮乘我何’其哀则同,其所以哀则异。”故哀乐之袭人情也深矣。凿地漂池,
非止以劳苦民也。各从其蹠而乱生焉。其载情一也,施人则异矣。故唐、虞日孳
孳以致于王,桀、纣日怏怏以致于死,不知后世之讥己也。凡人情,说其所苦即
乐,失其所乐则哀。故知生之乐,必知死之哀。有义者不可欺以利,有勇者不可
劫以惧,如饥渴者不可欺以虚器也。人多欲亏义,多忧害智,多惧害勇。嫚生
乎小人,蛮夷皆能之;善生乎君子,诱然与日月争光,天下弗能遏夺。故治国乐
其所以存,亡国亦乐其所以亡也。金锡不消释则不流刑,上忧寻不诚则不法民。
忧寻不在民,则是绝民之系也。君反本,而民系固也。至德小节备,大节举。齐
桓举而不密,晋文密而不举。晋文得之乎闺内,失之乎境外;齐桓失之乎闺内,
而得之乎本朝。
水下流而广大,君下臣而聪明。君不与臣争功,而治道通矣。管夷吾、百里
奚经而成之,齐桓、秦穆受而听之。照惑者,以东为西,惑也;见日而寤矣。卫
武侯谓其臣曰:“小子无谓我老而羸我,有过必谒之。”是武侯如弗羸之必得羸。
故老而弗舍,通乎存亡之论者也。
人无能作也,有能为也;有能为也,而无能成也。人之为,天成之。终身为
善,非天不行;终身为不善,非天不亡。故善否,我也;祸福,非我也。故君子
顺其在己者而已矣。性者,所受于天也;命者,所遭于时也。有其材,不遇其世,
天也。太公何力,比干何罪,循性而行止,或害或利。求之有道,得之在命。故
君子能为善,而不能必其得福;不忍为非,而未能必免其祸。君,根本也;臣,
枝叶也。根本不美,枝叶茂者,未之闻也。有道之世,以人与国;无道之世,以
国与人。尧王天下而忧不解,授舜而忧释。忧而守之,而乐与贤终,不私其利矣。
凡万物有所施之,无小不可为,无所用之,碧瑜粪土也。人之情,于害之中
争取小焉,于利之中争取大焉。故同味而嗜厚膊者,必其甘之者也;同师而超群
者,必其乐之者也。弗甘弗乐,而能为表者,未之闻也。君子时则进,得之以义,
何幸之有!不时则退,让之以义,何不幸之有!故伯夷饿死首阳之下,犹不自悔,
弃其所贱,得其所贵也。福之萌也绵绵,祸之生也分分。祸福之始萌微,故民
嫚之。唯圣人见其始而知其终。故传曰:“鲁酒薄而邯郸围,羊羹不斟而宋国
危。”
明主之赏罚,非以为己也,以为国也。适于己而无功于国者,不施赏焉;逆
于己便于国者,不加罚焉。故楚庄谓共雍曰:“有德者受吾爵禄,有功者受吾田
宅。是二者,女无一焉,吾无以与女。”可谓不逾于理乎!其谢之也,犹未之莫
与。周政至,殷政善,夏政行。行政善,善未必至也。至至之人,不慕乎行,不
惭乎善。含德履道,而上下相乐也,不知其所由然。有国者多矣,而齐桓、晋文
独名;泰山之上有七十坛焉,而三王独道。君不求诸臣,臣不假之君,修近弥远,
而后世称其大。不越邻而成章,而莫能至焉。故孝己之礼可为也,而莫能夺之名
也。必不得其所怀也。
义载乎宜之谓君子,宜遗乎义之谓小人。通智得而不劳,其次劳而不病,其
下病而不劳。古人味而弗贪也,今人贪而弗味。歌之修其音也,音之不足于其美
者也。金石丝竹,助而奏之,犹未足以至于极也。人能尊道行义,喜怒取予,欲
如草之从风。召公以桑蚕耕种之时,驰狱出拘,使百姓皆得反业修职。文王辞千
里之地,而请去炮烙之刑。故圣人之举事也,进退不失时,若夏就絺绤,上车授
绥之谓也。老子学商容,见舌而知守柔矣。列子学壶子,观景柱而知持后矣。故
圣人不为物先,而常制之,其类若积薪樵,后者在上。
人以义爱,以党群,以群强。是故德之所施者博,则威之所行者远;义之所
加者浅,则武之制者小。矣铎以声自毁,膏烛以明自铄,虎豹之文来射,猿狖之
捷来措。故子路以勇死,苌弘以智困。能以智知,而未能以智不知也。故行险者
不得履绳,出林者不得直道,夜行瞑目而前其手,事有所至,而明有所害。人能
贯冥冥入于昭昭,可与言至矣。
鹊巢知风之所起,獭穴知水之高下,晖目知晏,阴谐知雨,为是谓人智不如
鸟兽,则不然。故通于一伎,察于一辞,可与曲说,未可与广应也。宁戚击牛角
而歌,桓公举以大政;雍门子以哭见孟尝君,涕流沾缨。歌哭,众人之所能为也,
一发声,入人耳,感人心,情之至者也。故唐、虞之法可效也。其谕人心,不可
及也。简公以懦杀,子阳以猛劫,皆不得其道者也。故歌而不比于律者,其清浊
一也;绳之外与绳之内,皆失直者也。纣为象箸而箕子叽,鲁以偶人葬而孔子叹,
见所始则知所终。故水出于山,入于海;稼生乎野,而藏乎仓。圣人见其所生,
则知其所归矣。
水浊者鱼噞,令苛者民乱。城峭者必崩,岸崝者必陀。故商鞅立法而支
解,吴起刻削而车裂。治国譬若张瑟,大弦縆,则小弦绝矣。故急辔数策者,非
千里之御也。有声之声,不过百里;无声之声,施于四海。是故禄过其功者损,
名过其实者蔽。情行合而名副之,祸福不虚至矣。身有丑梦,不胜正行;国有妖
祥,不胜善政。是故前有轩冕之赏,不可以无功取也;后有斧钺之禁,不可以无
罪蒙也。素修正者,弗离道也。君子不谓小善不足为也而舍之,小善积而为大善;
不谓小不善为无伤也而为之,小不善积而为大不善。是故积羽沈舟,群轻折轴。
故君子禁于微。壹快不足以成善,积快而为德;壹恨不足以成非,积恨而成怨。
故三代之称,千岁之积誉也;桀、纣之谤,千岁之积毁也。
天有四时,人有四用。何谓四用?视而形之,莫明于目;听而精之,莫聪于
耳;重而闭之,莫固于口;含而藏之,莫深于心。目见其形,耳听其声,口言其
诚,而心致之精,则万物之化咸有极矣。地以德广,君以德尊,上也;地以义广,
君以义尊,次也;地以强广,君以强尊,下也。故粹者王,駮者霸,无一焉者亡。
昔二皇凤皇至于庭,三代至乎门,周室至乎泽。德弥粗,所至弥远;德弥精,所
至弥近。君子诚仁,施亦仁,不施亦仁;小人诚不仁,施亦不仁,不施亦不仁。
善之由我,与其由人若,仁德之盛者也,故情胜欲者昌,欲胜情者亡。欲知天道,
察其数;欲知地道,物其树;欲知人道,从其欲。勿惊勿骇,万物将自理;勿挠
勿撄,万物将自清。
察一曲者,不可与言化;审一时者,不可与言大。日不知夜,月不知昼,日
月为明而弗能兼也,唯天地能函之。能包天地,曰唯无形者也。
骄溢之君无忠臣,口慧之人无必信。交拱之木,无把之枝;寻常之沟,无吞
舟之鱼。根浅则末短,本伤则枝枯。福生于无为,患生于多欲,害生于弗备,秽
生于弗耨。圣人为善若恐不及,备祸若恐不免。蒙尘而欲毋眯,涉水而欲无濡,
不可得也。是故知己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福由己发,祸由己生。
圣人不求誉,不辟诽,正身直行,众邪自息。今释正而追曲,倍是而从众,
是与俗俪走,而内行无绳,故圣人反己而弗由也。道之有篇章形埒者,非至者也。
尝之而无味,视之而无形,不可传于人。大戟去水,亭历愈张,用之不节,乃反
为病。物多类之而非,唯圣人知其微。善御者不忘其马,善射者不忘其弩,善为
人上者不忘其下。诚能爱而利之,天下可从也。弗爱弗利,亲子叛父。天下有至
贵而非势位也,有至富而非金玉也,有至寿而非千岁也。原心反性,则贵矣;适
情知足,则富矣;明死生之分,则寿矣。言无常是,行无常宜者,小人也;察于
一事,通于一伎者,中人也;兼覆盖而并有之,度伎能而裁使之者,圣人也。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