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卷十四 诠言训

洞同天地,浑沌为朴,未造而成物,谓之太一。同出于一,所为各异,有鸟、
有鱼、有兽,谓之分物。方以类别,物以群分,性命不同,皆形于有。隔而不通,
分而为万物,莫能及宗,故动而谓之生,死而谓之穷。皆为物矣,非不物而物物
者也,物物者亡乎万物之中。稽古太初,人生于无,形于有,有形而制于物。能
反其所生,故未有形,谓之真人。真人者,未始分于太一者也。圣人不为名尸,
不为谋府,不为事任,不为智主。藏无形,行无迹,游无朕,不为福先,不为祸
始,保于虚无,动于不得已。欲福者或为祸,欲利者或离害。故无为而宁者,失
其所以宁则危;无事而治者,失其所以治则乱。星列于天而明,故人指之;义列
于德而见,故人视之。人之所指,动则有章;人之所视,行则有迹。动有章则词,
行有迹则议。故圣人掩明于不形,藏迹于无为。王子庆忌死于剑,羿死于桃棓,
子路菹于卫,苏秦死于口。人莫不贵其所有,而贱其所短,然而皆溺其所贵,而
极其所贱。所贵者有形,所贱者无朕也。故虎豹之强来射,蝯狖之捷来措。人
能贵其所贱,贱其所贵,可与言至论矣。
自信者,不可以诽誉迁也;知足者,不可以势利诱也。故通性之情者,不务
性之所无以为;通命之情者,不忧命之所无奈何;通于道者,物莫不足滑其调。
詹何曰:“未尝闻身治而国乱者也,未尝闻身乱而国治者也。”矩不正,不可以
为方;规不正,不可以为员;身者,事之规矩也。未闻枉己而能正人者也。原天
命,治心术,理好憎,适情性,则治道通矣。原天命,则不惑祸福;治心术,则
不妄喜怒;理好憎,则不贪无用;适情性,则欲不过节。不惑祸福,则动静循理;
不妄喜怒,则赏罚不阿;不贪无用,则不以欲用害性;欲不过节,则养性知足。
凡此四者,弗求于外,弗假于人,反己而得矣。
天下不可以智为也,不可以慧识也,不可以事治也,不可以仁附也,不可以
强胜也。五者皆人才也,德不盛,不能成一焉。德立则五无殆,五见则德无位矣。
故得道则愚者有余,失道则智者不足。渡水而无游数,虽强必沉;有游数,虽羸
必遂。又况托于舟航之上乎!
为治之本,务在于安民;安民之本,在于足用;足用之本,在于勿夺时;勿
夺时之本,在于省事;省事之本,在于节欲;节欲之本,在于反性;反性之本,
在于去载。去载则虚,虚则平。平者,道之素也;虚者,道之舍也。能有天下者,
必不失其国;能有其国者,必不丧其家;能治其家者,必不遗其身;能修其身者,
必不忘其心;能原其心者,必不亏其性;能全其性者,必不惑于道。故广成子曰:
“慎守而内,周闭而外,多知为败。毋视毋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不得之己
而能知彼者,未之有也。”故《易》曰:“括囊,无咎无誉。”能成霸王者,必
得胜者也;能胜敌者,必强者也;能强者,必用人力者也;能用人力者,必得人
心也;能得人心者,必自得者也;能自得者,必柔弱也。强胜不若己者,至于与
同则格,柔胜出于己者,其力不可度。故能以众不胜成大胜者,唯圣人能之。
善游者,不学刺舟而便用之,劲者,不学骑马而便居之。轻天下者,
身不累于物,故能处之。泰王亶父处邠,狄人攻之,事之以皮币珠玉而不听,乃
谢耆老而徙岐周。百姓携幼扶老而从之,遂成国焉。推此意,四世而有天下,不
亦宜乎!无以天下为者,必能活天下者。霜雪雨露,生杀万物,天无为焉,犹之
贵天也。厌文搔法,治官理民者,有司也,君无事焉,犹尊君也。辟地垦草者,
后稷也;决河濬江者,禹也;听狱制中者,皋陶也;有圣名者,尧也。故得道以
御者,身虽无能,必使能者为己用。不得其道,伎艺虽多,未有益也。方船济乎
江,有虚船从一方来,触而覆之,虽有忮心,必无怨色。有一人在其中,一谓张
之,一谓歙之,再三呼而不应,必以丑声随其后。向不怒而今怒,向虚而今实也。
人能虚己以游于世,孰能訾之!
释道而任智者必危,弃数而用才者必困。有以欲多而亡者,未有以无欲而危
者也;有以欲治而乱者,未有以守常而失者也。故智不足免患,愚不足以至于失
宁。守其分,循其理,失之不忧,得之不喜,故成者非所为也,得者非所求也。
入者有受而无取,出者有授而无予,因春而生,因秋而杀,所生者弗得,所杀者
非怨,则几于道也。
圣人不为可非之行,不憎人之非己也;修足誉之德,不求人之誉己也;不能
使祸不至,信己之不迎也;不能使福必来,信己之不攘也。祸之至也,非其求所
生,故穷而不忧;福之至也,非其求所成,故通而弗矜。知祸福之制不在于己也,
故闲居而乐,无为而治。圣人守其所以有,不求其所未得。求其所无,则所有者
亡矣;修其所有,则所欲者至。故用兵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也;治国
者,先为不可夺,以待敌之可夺也。舜修之历山,而海内从化;文王修之岐周,
而天下移风。使舜趋天下之利,而忘修己之道,身犹弗能保,何尺地之有!
故治未固于不乱,而事为治者,必危;行未固于无非,而急求名者,必剉也。
福莫大无祸,利莫美不丧。动之为物,不损则益,不成则毁,不利则病,皆险也,
道之者危。故秦胜乎戎,而败乎殽;楚胜乎诸夏,而败乎柏莒。故道不可以劝而
就利者,而可以宁避害者。故常无祸,不常有福;常无罪,不常有功。
圣人无思虑,无设储,来者弗迎,去者弗将。人虽东西南北,独立中央,故
处众枉之中,不失其直,天下皆流,独不离其坛域。故不为善,不避丑,遵天之
道;不为始,不专己,循天之理;不豫谋,不弃时,与天为期;不求得,不辞福,
从天之则。不求所无,不失所得,内无旁祸,外无旁福。祸福不生,安有人贼!
为善则观,为不善则议;观则生贵,议则生患。故道术不可以进而求名,而
可以退而修身;不可以得利,而可以离害。故圣人不以行求名,不以智见誉。法
修自然,己无所与。虑不胜数,行不胜德,事不胜道。为者有不成,求者有不得。
人有穷而道无不通,与道争则凶。故《诗》曰:“弗识弗知,顺帝之则。”有智
而无为,与无智者同道;有能而无事,与无能者同德。其智也,告之者至,然后
觉其动也;使之者至,然后觉其为也。有智若无智,有能若无能,道理为正也。
故功盖天下,不施其美;泽及后世,不有其名。道理通而人伪灭也。
名与道不两明,人受名则道不用,道胜人则名息矣。道与人竞长。章人者,
息道者也;人章道息,则危不远矣。故世有盛名,则衰之日至矣。欲尸名者必为
善,欲为善者必生事,事生则释公而就私,背数而任己。欲见誉于为善,而立名
于为质,则治不修故,而事不须时。治不修故,则多责;事不须时,则无功。责
多功鲜,无以塞之,则妄发而邀当,妄为而邀中。功之成也,不足以更责;事之
败也,不足以敝身。故重为善若重为非,而几于道矣。
天下非无信士也,临货分财,必探筹而定分,以为有心者之于平,不若无心
者也。天下非无廉士也,然而守重宝者必关户而全封,以为有欲者之于廉,不若
无欲者也。人举其疵则怨人,鉴见其丑则善鉴,人能接物而不与己焉,则免于累
矣。公孙龙粲于辞而贸名,邓析巧辩而乱法,苏秦善说而亡国。由其道,则善无
章;修其理,则巧无名。故以巧斗力者,始于阳,常卒于阴;以慧治国者,始于
治,常卒于乱。使水流下,孰弗能治;激而上之,非巧不能。故文胜则质掩,邪
巧则正塞之也。德可以自修,而不可以使人暴;道可以自治,而不可以使人乱;
虽有圣贤之宝,不遇暴乱之世,可以全身,而未可以霸王也。汤、武之王也,遇
桀、纣之暴也;桀、纣非以汤、武之贤暴也,汤、武遭桀、纣之暴而王也。故虽
贤王,必待遇。遇者,能遭于时而得之也,非智能所求而成也。君子修行而使善
无名,布施而使仁无章,故士行善而不知善之所由来,民澹利而不知利之所由出。
故无为而自治。善有章则士争名,利有本则民争功,二争者生,虽有贤者,弗能
治。
故圣人掩迹于为善,而息名于为仁也。
外交而为援,事大而为安,不若内治而待时。凡事人者,非以宝币,必以卑
辞。事以玉帛,则货殚而欲不厌;卑礼婉辞,则论说而交不结;约束誓盟,则约
定而反无日。虽割国之锱锤以事人,而无自恃之道,不足以为全。若诚外释交之
策,而慎修其境内之事。尽其地力,以多其积;厉其民死,以牢其城;上下一心,
君臣同志;与之守社稷,斅死而民弗离,则为名者不伐无罪,而为利者不攻难胜,
此必全之道也。
民有道所同道,有法所同守,为义之不能相固,威之不能相必也,故立君以
一民。君执一则治,无常则乱。君道者,非所以为也,所以无为也。何谓无为?
智者不以位为事,勇者不以位为暴,仁者不以位为患,可谓无为矣。夫无为,则
得于一也。一也者,万物之本也,无敌之道也。
凡人之性,少则猖狂,壮则暴强,老则好利,一人之身,既数变矣,又况君
数易法,国数易君!人以其位通其好憎,下之径衢,不可胜理,故君失一则乱,
甚于无君之时。故《诗》曰:“不愆不忘,率由旧章。”此之谓也。君好智则倍
时而任己,弃数而用虑,天下之物博而智浅,以浅澹博,未有能者也。独任其智,
失必多矣。故好智,穷术也;好勇,则轻敌而简备,自负而辞助。一人之力以御
强敌,不杖众多而专用身才,必不堪也。故好勇,危术也。好与,则无定分。上
之分不定,则下之望无止。若多赋敛,实府库,则与民为仇。少取多与,数未之
有也。故好与,来怨之道也。仁智勇力,人之美才也,而莫足以治天下。由此观
之,贤能之不足任也,而道术之可修明矣。
圣人胜心,众人胜欲。君子行正气,小人行邪气。内便于性,外合于义,循
理而动,不系于物者,正气也。重于滋味,淫于声色,发于喜怒,不顾后患者,
邪气也。邪与正相伤,欲与性相害,不可两立。一置一废。故圣人损欲而从事于
性。目好色,耳好声,口好味,接而说之,不知利害,嗜欲也。食之不宁于体,
听之不合于道,视之不便于性。三官交争,以义为制者,心也。割痤疽,非不痛
也;饮毒药,非不苦也;然而为之者,便于身也。渴而饮水,非不快也;饥而大
飱,非不澹也;然而弗为者,害于性也。此四者,耳目鼻口不知所取去,必为
之制,各得其所。由是观之,欲之不可胜,明矣。
凡治身养性,节寝处,适饮食,和喜怒,便动静,使在己者得,而邪气因而
不生,岂若忧瘕疵之与痤疽之发,而豫备之哉!夫函牛之鼎沸,而蝇蚋弗敢入;
昆山之玉瑱,而尘垢弗能污也。圣人无去之心,而心无丑;无取之美,而美不失。
故祭祀思亲不求福,飨宾修敬不思德,唯弗求者能有之。
处尊位者,以有公道而无私说,故称尊焉,不称贤也;有大地者,以有常术
而无钤谋,故称平焉,不称智也。内无暴事以离怨于百姓,外无贤行以见忌于诸
侯,上下之礼,袭而不离,而为论者莫然不见所观焉,此所谓藏无形者。非藏无
形,孰能形!三代之所道者,因也。故禹决江河,因水也;后稷播种树谷,因地
也;汤、武平暴乱,因时也。故天下可得而不可取也,霸王可受而不可求也。
在智则人与之讼,在力则人与之争。未有使人无智者,有使人不能用其智于
己者也;未有使人无力者,有使人不能施其力于己者也。此两者,常在久见。故
君贤不见,诸侯不备;不肖不见,则百姓不怨;百姓不怨,则民用可得;诸侯弗
备,则天下之时可承。事所与众同也,功所与时成也,圣人无焉。故老子曰:
“虎无所措其爪,兕无所措其角。”盖谓此也。鼓不灭于声,故能有声;镜不没
于形,故能有形;金石有声,弗叩弗鸣;管箫有音,弗吹无声。圣人内藏,不为
物先倡,事来而制,物至而应。饰其外者伤其内,扶其情者害其神,见其文者蔽
其质,无须臾忘为质者,必困于性。百步之中,不忘其容者,必累其形。
故羽翼美者伤骨骸,枝叶美者害根茎,能两美者,天下无之也。
天有明,不忧民之晦也,百姓穿户凿牖,自取照焉;地有财,不忧民之贫也,
百姓伐木芟草,自取富焉。至德道者若丘山,嵬然不动,行者以为期也。直己而
足物,不为人赣,用之者亦不受其德,故宁而能久。天地无予也,故无夺也;日
月无德也,故无怨也。喜德者必多怨,喜予者必善夺。唯灭迹于无为,而随天地
自然者,唯能胜理,而为受名。名兴则道行,道行则人无位矣。故誉生则毁随之,
善见则怨从之。利则为害始,福则为祸先。唯不求利者为无害,唯不求福者为无
祸。侯而求霸者,必失其侯;霸而求王者,必丧其霸。故国以全为常,霸王其寄
也;身以生为常,富贵其寄也。能不以天下伤其国,而不以国害其身者,为可以
托天下也。
不知道者,释其所已有,而求其所未得也。苦心愁虑以行曲,故福至则喜,
祸至则怖,神劳于谋,智遽于事,祸福萌生,终身不悔,己之所生,乃反愁人。
不喜则忧,中未尝平。持无所监,谓之狂生。人主好仁,则无功者赏,有罪者释;
好刑,则有功者废,无罪者诛。及无好者,诛而无怨,施而不德,放准循绳,身
无与事,若天若地,何不覆载!故合而舍之者,君也;制而诛之者,法也。民已
受诛,怨无所灭,谓之道。道胜,则人无事矣。
圣人无屈奇之服,无瑰异之行,服不视,行不观,言不议,通而不华,穷而
不慑,荣而不显,隐而不穷,异而不见怪,容而与众同;无以名之,此之谓大通。
升降揖让,趋翔周游,不得已而为也,非性所有于身,情无符检,行所不得已之
事,而不解构耳,岂加故为哉!
故不得已而歌者,不事为悲;不得已而舞者,不矜为丽。歌舞而不事为悲丽
者,皆无有根心者。善博者不欲牟,不恐不胜,平心定意,捉得其齐,行由其理,
虽不必胜,得筹必多。何则?胜在于数,不在于欲。駎者不贪最先,不恐独后,
缓急调乎手,御心调乎马,虽不能必先载,马力必尽矣。何则?先在于数,而不
在于欲也。是故灭欲则数胜,弃智则道立矣。贾多端则贫,工多技则穷,心不一
也。故木之大者害其条,水之大者害其深。有智而无术,虽钻之不通;有百技而
无一道,虽得之弗能守。故《诗》曰:“淑人君子,其仪一也。其仪一也,心如
结也。”君子其结于一乎!
舜弹五弦之琴,而歌《南风》之诗,以治天下。周公殽臑不收于前,钟鼓不
解于县,以辅成王而海内平。匹夫百畮一守,不遑启处,无所移之也。以一人
兼听天下,日有余而治不足,使人为之也。处尊位者如尸,守官者如祝宰。尸虽
能剥狗烧彘,弗为也,弗能无亏;俎豆之列次,黍稷之先后,虽知弗教也,弗能
害也。不能祝者,不可以为祝,无害于为尸;不能御者,不可以为仆,无害于为
佐。故位愈尊而身愈佚;身愈大而事愈少。譬如张琴,小弦虽急,大弦必缓。
无为者,道之体也;执后者,道之容也。无为制有为,术也;执后之制先,
数也。放于术则强,审于数则宁。今与人卞氏之璧,未受者,先也;求而致之,
虽怨不逆者,后也。三人同舍,二人相争,争者各自以为直,不能相听,一人虽
愚,必从旁而决之,非以智,不争也。两人相斗,一羸在侧,助一人则胜,救一
人则免,斗者虽强,必制一羸,非以勇也,以不斗也。由此观之,后之制先,静
之胜躁,数也。倍道弃数,以求苟遇,变常易故,以知要遮,过则自非,中则以
为候,暗行缪改,终身不寤,此之谓狂。有祸则诎,有福则嬴,有过则悔,有功
则矜,遂不知反,此谓狂人。员之中规,方之中矩,行成兽,止成文,可以将少,
而不可以将众。蓼菜成行,瓶瓯有堤,量粟而舂,数米而炊,可以治家,而不可
以治国。涤杯而食,洗爵而饮,浣而后馈,可以养家老,而不可以飨三军。
非易不可以治大,非简不可以合众。大乐必易,大礼必简。易故能天,简故
能地。大乐无怨,大礼不责,四海之内,莫不系统,故能帝也。
心有忧者,筐床衽席,弗能安也;菰饭犓牛,弗能甘也;琴瑟鸣竽,弗能
乐也。患解忧除,然后食甘寝宁,居安游乐。由是观之,生有以乐也,死有以哀
也。今务益性之所不能乐,而以害性之所以乐,故虽富有天下,贵为天子,而不
免为哀之人。凡人之性,乐恬而憎悯,乐佚而憎劳。心常无欲,可谓恬矣;形常
无事,可谓佚矣。游心于恬,舍形于佚,以俟天命。自乐于内,无急于外,虽天
下之大,不足以易其一概。日月廋而无溉于志,故虽贱如贵,虽贫如富。大道无
形,大仁无亲,大辩无声,大廉不嗛,大勇不矜。五者无弃,而几向方矣。
军多令则乱,酒多约则辩;乱则降北,辩则相贼。故始于都者,常大于鄙;
始于乐者,常大于悲;其作始简者,其终本必调。今有美酒嘉肴以相飨,卑体婉
辞以接之,欲以合欢;争盈爵之间反生斗,斗而相伤,三族结怨,反其所憎,此
酒之败也。
《诗》之失僻,乐之失刺,礼之失责。徵音非无羽声也,羽音非无徵声也,
五音莫不有声,而以徵羽定名者,以胜者也。故仁义智勇,圣人之所备有也,然
而皆立一名者,言其大者也。阳气起于东北,尽于西南,;阴气起于西南,尽于
东北。阴阳之始,皆调适相似,日长其类,以侵相远,或热焦沙,或寒凝水,故
圣人谨慎其所积。水出于山,而入于海;稼生于野,而藏于廪。见所始则知终矣。
席之先雚蕈,樽之上玄酒,俎之先生鱼,豆之先泰羹,此皆不快于耳目,不适于
口腹,而先王贵之,先本而后末。圣人之接物,千变万轸,必有不化而应化者。
夫寒之与暖相反,大寒地坼水凝,火弗为衰其暑;大热烁石流金,火弗为益其烈。
寒暑之变,无损益于己,质有之也。圣人常后而不先,常应而不唱;不进而求,
不退而让;随时三年,时去我先;去时三年,时在我后;无去无就,中立其所。
天道无亲,唯德是与。有道者,不失时与人;无道者,失于时而取人。直己
而待命,时之至不可迎而反也;要遮而求合,时之去不可追而援也。故不曰我无
以为而天下远,不曰我不欲而天下不至。古之存己者,乐德而忘贱,故名不动志;
乐道而忘贫。故利不动心。名利充天下,不足以概志,故廉而能乐,静而能澹。
故其身治者,可与言道矣。
自身以上,至于荒芒尔远矣,自死而天下无穷尔滔矣,以数杂之寿,忧天下
之乱,犹忧河水之少,泣而益之也。龟三千岁,浮游不过三日,以浮游而为龟忧
养生之具,人必笑之矣。故不忧天下之乱,而乐其身之治者,可与言道矣。君子
为善,不能使福必来;不为非,而不能使祸无至。福之至也,非其所求,故不伐
其功;祸之来也,非其所生,故不悔其行。内修极而横祸至者,皆天也,非人也。
故中心常恬漠,累积其德,狗吠而不惊,自信其情。故知道者不惑,知命者不忧。
万乘之主卒,葬其骸于广野之中,祀其鬼神于明堂之上,神贵于形也。故神制则
形从,形胜则神穷。聪明虽用,必反诸神,谓之太冲。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