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卷十五 兵略训

古之用兵者,非利土壤之广而贪金玉之略,将以存亡继绝,平天下之乱,而
除万民之害也。凡有血气之虫,含牙带角,前爪后距,有角者触,有齿者噬,有
毒者螫,有蹄者趹。喜而相戏,怒而相害,天之性也。人有衣食之情,而物弗
能足也。故群居杂处,分不均,求不澹,则争;争,则强胁弱,而勇侵怯。人无
筋骨之强,爪牙之利,故割革而为甲,铄铁而为刃。贪昧饕餮之人,残贼天下,
万人搔动,莫宁其所。有圣人勃然而起,乃讨强暴,平乱世,夷险除秽,以浊为
清,以危为宁,故不得不中绝。兵之所由来者远矣!黄帝尝与炎帝战矣,颛顼尝
与共工争矣。故黄帝战于涿鹿之野,尧战于丹水之浦,舜伐有苗,启攻有扈。自
五帝而弗能偃也,又况衰世乎!
夫兵者,所以禁暴讨乱也。炎帝为火灾,故黄帝禽之;共工为水害,故颛顼
诛之。教之以道,导之以德而不听,则临之以威武;临之威武而不从,则制之以
兵革。故圣人之用兵也,若栉发耨苗,所去者少,而所利者多。杀无罪之民,而
养无义之君,害莫大焉;殚天下之财,而澹一人之欲,祸莫深焉。使夏桀、殷纣
有害于民而立被其患,不至于为炮烙;晋厉、宋康行一不义而身死国亡,不至于
侵夺为暴。此四君者,皆有小过而莫之讨也,故至于攘天下,害百姓,肆一人之
邪,而长海内之祸,此大伦之所不取也。所为立君者,以禁暴讨乱也。今乘万民
之力,而反为残贼,是为虎傅翼,曷为弗除!夫畜池鱼者必去猵獭,养禽兽者
必去豺狼,又况治人乎!
故霸王之兵,以论虑之,以策图之,以义扶之,非以亡存也,将以存亡也。
故闻敌国之君,有加虐于民者,则举兵而临其境,责之以不义,刺之以过行。兵
至其郊,乃令军师曰:“毋伐树木,毋抉坟墓,毋烧五谷,毋焚积聚,毋捕民虏,
毋收六畜。”乃发号施令曰:“其国之君,傲天侮鬼,决狱不辜,杀戮无罪,此
天之所以诛也,民之所以仇也。兵之来也,以废不义而复有德也。有逆天之道,
帅民之贼者,身死族灭!以家听者,禄以家;以里听者,赏以里;以乡听者,封
以乡;以县听者,侯以县。”克国不及其民,废其君而易其政。尊其秀士而显其
贤良,振其孤寡,恤其贫穷,出其囹圄,赏其有功,百姓开门而待之,淅米而储
之,唯恐其不来也。此汤、武之所以致王,而齐桓之所以成霸也。故君为无道,
民之思兵也,若旱而望雨,渴而求饮。夫有谁与交兵接刃乎!故义兵之至也,至
于不战而止。
晚世之兵,君虽无道,莫不设渠堑,傅堞而守,攻者非以禁暴除害也,欲以
侵地广壤也。是故至于伏尸流血,相支以日,而霸王之功不世出者,自为之故也。
夫为地战者,不能成其王;为身战者,不能立其功。举事以为人者,众助之;举
事以自为者,众去之。众之所助,虽弱必强;众之所去,虽大必亡。
兵失道而弱,得道而强;将失道而拙,得道而工;国得道而存,失道而亡。
所谓道者,体圆而法方,背阴而抱阳,左柔而右刚,履幽而戴明。变化无常,得
一之原,以应无方,是谓神明。
夫圆者,天也;方者,地也。天圆而无端,故不可得而观;地方而无垠,故
莫能窥其门。天化育而无形象,地生长而无计量,浑浑沉沉,孰知其藏。凡物有
朕,唯道无朕。所以无朕者,以其无常形势也。轮转而无穷,象日月之运行,若
春秋有代谢,若日月有昼夜,终而复始,明而复晦,莫能得其纪。制刑而无刑,
故功可成;物物而不物,故胜而不屈。刑,兵之极也,至于无刑,可谓极之矣。
是故大兵无创,与鬼神通,五兵不厉,天下莫之敢当。建鼓不出库,诸侯莫不
慴慑沮胆其处。故庙战者帝,神化者王。所谓庙战者,法天道也;神化者,法
四时也。修政于境内,而远方慕其德;制胜于未战,而诸侯服其威。内政治也。
静而法天地,动而顺日月,喜怒而合四时,叫呼而比雷霆,音气不戾八风,
诎伸不获五度。下至介鳞,上及毛羽,条修叶贯,万物百族,由本至末,莫不有
序。是故入小而不逼,处大而不窕,浸乎金石,润乎草木,宇中六合,振豪之末,
莫不顺比。道之浸洽,滒淖纤微,无所不在,是以胜权多也。
夫射,仪度不得,则格的不中;骥,一节不用,而千里不至。夫战而不胜者,
非鼓之日也,素行无刑久矣。故得道之兵,车不发轫,骑不被鞍,鼓不振尘,旗
不解卷,甲不离矢,刃不尝血,朝不易位,贾不去肆,农不离野。招义而责之,
大国必朝,小城必下。因民之欲,乘民之力,而为之去残除贼也。故同利相死,
同情相成,同欲相助。顺道而动,天下为向;因民而虑,天下为斗。猎者逐禽,
车驰人趋,各尽其力,无刑罚之威,而相为斥闉要遮者,同所利也;同舟而济于
江,卒遇风波,百族之子,捷捽招杼船,若左右手,不以相德,其忧同也。故明
王之用兵也,为天下除害,而与万民共享其利。民之为用,犹子之为父,弟之为
兄。威之所加,若崩山决塘,敌孰敢当!故善用兵者,用其自为用也;不能用兵
者,用其为己用也。用其自为用,则天下莫不可用也;用其为己用,所得者鲜矣。
兵有三诋,治国家,理境内,行仁义,布德惠,立正法,塞邪隧,群臣亲附,
百姓和辑,上下一心,君臣同力,诸侯服其威,而四方怀其德。修政庙堂之上,
而折冲千里之外,拱揖指捴,而天下响应,此用兵之上也。地广民众,主贤将忠,
国富兵强,约束信,号令明,两军相当,鼓錞相望,未至兵交接刃,而敌奔亡,
此用兵之次也。知土地之宜,习险隘之利,明奇正之变,察行陈解赎之数,维枹
绾而鼓之,白刃合,流矢接,涉血属肠,舆死扶伤,流血千里,暴骸盈场,乃以
决胜,此用兵之下也。
今夫天下皆知事治其末,而莫知务修其本,释其根而树其枝也。
夫兵之所以佐胜者众,而所以必胜者寡。甲坚兵利,车固马良,畜积给足,
士卒殷轸,此军之大资也,而胜亡焉。明于星辰日月之运,刑德奇賌之数,
背乡左右之便,此战之助也,而全亡焉。良将之所以必胜者,恒有不原之智,不
道之道,难以众同也。夫论除谨,动静时,吏卒辨,兵甲治,正行伍,连什伯,
明鼓旗,此尉之官也。前后知险易,见敌知难易,发斥不忘遗,此候之官也。隧
路亟,行辎治,赋丈均,处军辑,井灶通,此司空之官也。收藏于后,迁舍不离,
无淫舆,无遗辎,此舆之官也。凡此五官之于将也,犹身之有股肱手足也。必择
其人,技能其才,使官胜其任,人能其事。告之以政,申之以令,使之若虎豹之
有爪牙,飞鸟之有六翮,莫不为用。然皆佐胜之具也,非所以必胜也。
兵之胜败,本在于政。政胜其民,下附其上,则兵强矣;民胜其政,下畔其
上,则兵弱矣。故德义足以怀天下之民,事业足以当天下之急,选举足以得贤士
之心,谋虑足以知强弱之势,此必胜之本也。
地广人众,不足以为强;坚甲利兵,不足以为胜;高城深池,不足以为固;
严令繁刑,不足以为威。为存政者,虽小必存;为亡政者,虽大必亡。昔者楚人
地,南卷沅、湘,北绕颍、泗,西包巴、蜀,东裹郯、邳,颍、汝以为洫,江、
汉以为池,垣之以邓林,绵之以方城,山高寻云,溪肆无景,地利形便,卒民勇
敢。蛟革犀兕,以为甲胄,修铩短鏦,齐为前行,积弩陪后,错车卫旁,疾如
锥矢,合如雷电,解如风雨。然而兵殆于垂沙,众破于柏举。楚国之强,大地计
众,中分天下,然怀王北畏孟尝君,背社稷之守,而委身强秦,兵挫地削,身死
不还。二世皇帝,势为天子,富有天下。人迹所至,舟楫所通,莫不为郡县,然
纵耳目之欲,穷侈靡之变,不顾百姓之饥寒穷匮也。兴万乘之驾,而作阿房之宫,
发闾左之戍,收太半之赋,百姓之随逮肆刑,挽辂首路死者,一旦不知千万之数。
天下敖然若焦热,倾然若苦烈,上下不相宁,吏民不相憀。戍卒陈胜,兴于大泽,
攘臂袒右,称为大楚,而天下响应。当此之时,非有牢甲利兵,劲弩强冲也,伐
棘枣而为矜,周锥凿而为刃,剡摲筡,奋儋?,以当修戟强弩,攻城略地,
莫不降下,天下为之麋沸螘动,云彻席卷,方数千里。势位至贱,而器械甚不
利,然一人唱而天下应之者,积怨在于民也。武王伐纣,东面而迎岁,至汜而水,
至共头而坠,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当战之时,十日乱于上,风雨击于中,然而
前无蹈难之赏,而后无遁北之刑,白刃不毕拔而天下得矣。
是故善守者无与御,而善战者无与斗,明于禁舍开塞之道,乘时势,因民欲,
而取天下。
故善为政者积其德,善用兵者畜其怒;德积而民可用,怒畜而威可立也。故
文之所以加者浅,则势之所胜者小;德之所施者博,而威之所制者广;威之所制
者广,则我强而敌弱矣。故善用兵者,先弱敌而后战者也,故费不半而功自倍也。
汤之地方七十里而王者,修德也;智伯有千里之地而亡者,穷武也。故千乘之国,
行文德者王;万乘之国,好用兵者亡。故全兵先胜而后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德均则众者胜寡,力敌则智者胜愚,智侔则有数者禽无数。凡用兵者,必先自庙
战。主孰贤?将孰能?民孰附?国孰治?蓄积孰多?士卒孰精?甲兵孰利?器备
孰便?故运筹于庙堂之上,而决胜乎千里之外矣。
夫有形埒者,天下讼见之;有篇籍者,世人传学之。此皆以形相胜者也。善
形者弗法也,所贵道者,贵其无形也。无形则不可制迫也,不可度量也,不可巧
诈也,不可规虑也。智见者,人为之谋;形见者,人为之功;众见者,人为之伏;
器见者,人为之备。动作周还,倨句诎伸,可巧诈者,皆非善者也。善者之动也,
神出而鬼行,星耀而玄逐,进退诎伸,不见朕,鸾举麟振,凤飞龙腾。发
如秋风,疾如骇龙。当以生击死,以盛乘衰,以疾掩迟,以饱制饥。若以水灭火,
若以汤沃雪,何往而不遂!何之而不用达!在中虚神,在外漠志,运于无形,出
于不意。与飘飘往,与忽忽来,莫知其所之;与条出,与间入,莫知其所集。卒
如雷霆,疾如风雨,若从地出,若从天下,独出独入,莫能应圉。疾如镞矢,何
可胜偶?一晦一明,孰知其端绪!未见其发,固已至矣。
故善用兵者,见敌之虚,乘而勿假也,追而勿舍也,迫而勿去也。击其犹犹,
陵其与与,疾雷不及塞耳,疾霆不暇掩目。善用兵,若声之与响,若镗之与鞈,
眯不给抚,呼不给吸。当此之时,仰不见天,俯不见地,手不麾戈,兵不尽拔,
击之若雷,薄之若风,炎之若火,凌之若波。敌之静不知其所守,动不知其所为。
故鼓鸣旗麾,当者莫不废滞崩阤,天下孰敢厉威抗节而当其前者!故凌人者胜,
待人者败,为人杓者死。
兵静则固,专一则威,分决则勇,心疑则北,力分则弱。故能分人之兵,疑
人之心,则锱铢有余;不能分人之兵,疑人之心,则数倍不足。故纣之卒,百万
之心;武王之卒,三千人皆专而一。故千人同心,则得千人力;万人异心,则无
一人之用。将卒吏民,动静如身,乃可以应敌合战。故计定而发,分决而动,将
无疑谋,卒无二心,动无堕容,口无虚言,事无尝试,应敌必敏,发动必亟。
故将以民为体,而民以将为心。心诚则支体亲刃,心疑则支体挠北。心不专
一,则体不节动;将不诚心,则卒不勇敢。故良将之卒,若虎之牙,若兕之角,
若鸟之羽,若蚈之足,可以行,可以举,可以噬,可以触。强而不相败,众而
不相害,一心以使之也。故民诚从其令,虽少无畏;民不从令,虽众为寡。故下
不亲上,其心不用;卒不畏将,其形不战。守有必固,而攻有必胜,不待交兵接
刃,而存亡之机固以形矣。
兵有三势,有二权。有气势,有地势,有因势。将充勇而轻敌,卒果敢而乐
战,三军之众,百万之师,志厉青云,气如飘风,声如雷霆,诚积逾而威加敌人,
此谓气势。硖路津关,大山名塞,龙蛇蟠,却笠居,羊肠道,发笱门,一人守隘,
而千人弗敢过也,此谓地势。因其劳倦怠乱,饥渴冻暍,推其々,挤其揭
揭,此谓因势。善用间谍,审错规虑,设蔚施伏,隐匿其形,出于不意,敌人之
兵无所适备,此谓知权。陈卒正,前行选,进退俱,什伍搏,前后不相撚,左右
不相干,受刃者少,伤敌者众,此谓事权。
权势必形,吏卒专精,选良用才,官得其人,计定谋决,明于死生,举错得
失,莫不振惊,故攻不待冲隆云梯而城拔,战不至交兵接刃而敌破,明于必胜之
攻也。故兵不必胜,不苟接刃;攻不必取,不为苟发。故胜定而后战,铃县而后
动。故众聚而不虚散,兵出而不徒归。唯无一动,动则凌天振地。抗泰山,荡四
海,鬼神移徙,鸟兽惊骇。如此,则野无校兵,国无守城矣。
静以合躁,治以持乱,无形而制有形,无为而应变,虽未能得胜于敌,敌不
可得胜之道也。敌先我动,则是见其形也;彼躁我静,则是罢其力也。形见则胜
可制也,力罢则威可立也。视其所为,因与之化;观其邪正,以制其命。饵之以
所欲,以罢其足。彼若有间,急填其隙,极其变而束之,尽其节而仆之。敌若反
静,为之出奇,彼不吾应,独尽其调。若动而应,有见所为,彼持后节,与之推
移。彼有所积,必有所亏。精若转左,陷其右陂。敌溃而走,后必可移。敌迫而
不动,名之曰奄迟,击之如雷霆,斩之若草木,耀之若火电,欲疾以遬,人不及
步鋗,车不及转毂,兵如植木,弩如羊角,人虽众多,势莫敢格。
诸有象者,莫不可胜也;诸有形者,莫不可应也。是以圣人藏形于无,而游
心于虚。风雨可障蔽,而寒暑不可开闭,以其无形故也。夫能滑淖精微,贯金石,
穷至远,放乎九天之上,蟠乎黄卢之下,唯无形者也。善用兵者,当击其乱,不
攻其治,是不袭堂堂之寇,不击填填之旗。容未可见,以数相持,彼有死形,因
而制之。敌人执数,动则就阴,以虚应实,必为之禽。虎豹不动,不入陷阱;麋
鹿不动,不离罝罘;飞鸟不动,不絓网罗;鱼鳖不动,不擐蜃喙。物未有不以
动而制者也。是故圣人贵静,静则能应躁,后则能应先,数则能胜疏,博则能禽
缺。故良将之用卒也,同其心,一其力,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止如丘
山,发如风雨,所凌必破,靡不毁沮,动如一体,莫之应圉。是故伤敌者众,而
手战者寡矣。夫五指之更弹,不若卷手之一挃;万人之更进,不如百人之俱至
也。今夫虎豹便捷,熊罴多力,然而人食其肉而席其革者,不能通其知而壹其力
也。夫水势胜火,章华之台烧,以升勺沃而救之,虽涸井而竭池,无奈之何也;
举壶榼盆盎而以灌之,其灭可立而待也。
今人之与人,非有水火之胜也,而欲以少耦众,不能成其功,亦明矣。兵家
或言曰:“少可以耦众。”此言所将,非言所战也。或将众而用寡者,势不齐也;
将寡而用众者,用力谐也。若乃人尽其才,悉用其力,以少胜众者,自古及今,
未尝闻也。
神莫贵于天,势莫便于地,动莫急于时,用莫利于人。凡此四者,兵之干植
也。然必待道而后行,可一用也。夫地利胜天时,巧举胜地利,势胜人。故任天
者可迷也,任地者可束也,任时者可迫也,任人者可惑也。夫仁勇信廉,人之美
才也,然勇者可诱也,仁者可夺也,信者易欺也,廉者易谋也。将众者有一见焉,
则为人禽矣。由此观之,则兵以道理制胜,而不以人才之贤,亦自明矣。
是故为麋鹿者,则可以罝罘设也;为鱼鳖者,则可以网罟取也;为鸿鹄者,
则可以矰缴加也;唯无形者,无可奈也。是故圣人藏于无原,故其情不可得而观;
运于无形,故其陈不可得而经。无法无仪,来而为之宜;无名无状,变而为之象。
深哉睭々,远哉悠悠,且冬且夏,且春且秋,上穷至高之末,下测至深之底,
变化消息,无所凝滞,建心乎窈冥之野,而藏志乎九旋之渊,虽有明目,孰能窥
其情!
兵之所隐议者,天道也;所图画者,地形也;所明言者,人事也;所以决胜
者,钤势也。故上将之用兵也,上得天道,下得地利,中得人心,乃行之以机,
发之以势,是以无破军败兵。及至中将,上不知天道,下不知地利,专用人与势,
虽未必能万全,胜钤必多矣。下将之用兵也,博闻而自乱,多知而自疑,居则恐
惧,发则犹豫,是以动为人禽矣。
今使两人接刃,巧诎不异,而勇士必胜者,何也?其行之诚也。夫以巨斧击
桐薪,不待利时良日而后破之。加巨斧于桐薪之上,而无人力之奉,虽顺招摇,
挟刑德,而弗能破者,以其无势也。故水激则悍,矢激则远。夫栝淇卫箘簵,载
以银锡,虽有薄缟之<巾詹>,腐荷之矰,然犹不能独射也。假之筋角之力,弓弩之
势,则贯兕甲而径于革盾矣。夫风之疾,至于飞屋折木,虚举之下大迟,自上高
丘,人之有所推也。是故善用兵者,势如决积水于千仞之堤,若转员石于万丈之
溪,天下见吾兵之必用也,则孰敢与我战者!故百人之必死也,贤于万人之必北
也。况以三军之众,赴水火而不还踵乎!虽誂合刃于天下,谁敢在于上者!
所谓天数者,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所谓地利者,后生而前死,
左牡而右牝。所谓人事者,庆赏信而刑罚必。动静时,举错疾。此世传之所以为
仪表者,固也,然而非所以生。仪表者,因时而变化者也。是故处于堂上之阴,
而知日月之次序;见瓶中之水,而知天下之寒暑。夫物之所以相形者微,唯圣人
达其至。故鼓不与于五音,而为五音主;水不与于五味,而为五味调;将军不与
于五官之事,而为五官督。故能调五音者,不与五音者也;能调五味者,不与五
味者也;能治五官之事者,不可揆度者也。是故将军之心,滔滔如春,旷旷如夏,
湫漻如秋,典凝如冬,因形而与之化,随时而与之移。夫景不为曲物直,响不为
清音浊。观彼之所以来,各以其胜应之。是故扶义而动,推理而行,掩节而断割,
因资而成功。使彼知吾所出,而不知吾所入;知吾所举,而不知吾所集。始如狐
狸,彼故轻来;合如兕虎,敌故奔走。夫飞鸟之挚也,俯其首;猛兽之攫也,匿
其爪;虎豹不外其爪,而噬不见齿。故用兵之道,示之以柔,而迎之以刚;示之
以弱,而乘之以强;为之以歙,而应之以张;将欲西,而示之以东;先忤而后合,
前冥而后明。若鬼之无迹,若水之无创。故所向非所之也,所见非所谋也。举措
动静,莫能识也。若雷之击,不可为备。所用不复,故胜可百全。与玄明通,莫
知其门,是谓至神。
兵之所以强者,民也;民之所以必死者,义也;义之所以能行者,威也。是
故合之以文,齐之以武,是谓必取。威仪并行,是谓至强。夫人之所乐者,生也;
而所憎者,死也。然而高城深池,矢石若雨,平原广泽,白刃交接,而卒争先合
者,彼非轻死而乐伤也,为其赏信而罚明也。是故上视下如子,则下视上如父;
上视下如弟,则下视上如兄。上视下如子,则必王四海;下视上如父,则必正天
下。上亲下如弟,则不难为之死;下视上如兄,则不难为之亡。是故父子兄弟之
寇,不可与斗者,积恩先施也。故四马不调,造父不能以致远;弓矢不调,羿不
能以必中;君臣乖心,则孙子不能以应敌。是故内修其政,以积其德;外塞其丑,
以服其威;察其劳佚,以知其饱饥。故战日有期,视死若归。故将必与卒同甘苦,
俟饥寒,故其死可得而尽也。故古之善将者,必以其身先之。暑不张盖,寒不被
裘,所以程寒暑也;险隘不乘,上陵必下,所以齐劳佚也;军食孰然后敢食,军
井通然后敢饮,所以同饥渴也;合战必立矢射之所及,以共安危也。故良将之用
兵也,常以积德击积怨,以积爱击积憎,何故而不胜!
主之所求于民者二:求民为之劳也,欲民为之死也。民之所望于主者三:饥
者能食之,劳者能息之,有功者能德之。民以偿其二积,而上失其三望,国虽大,
人虽众,兵犹且弱也。若苦者必得其乐,劳者必得其利,斩首之功必全,死事之
后必赏,四者既信于民矣,主虽射云中之鸟,而钓深渊之鱼,弹琴瑟,声钟竽,
敦六博,投高壶,兵犹且强,令犹且行也。是故上足仰,则下可用也;德足慕,
则威可立也。
将者必有三隧、四义、五行、十守。所谓三隧者,上知天道,下习地形,中
察人情。所谓四义者,便国不负兵,为主不顾身,见难不畏死,决疑不辟罪。所
谓五行者,柔而不可卷也,刚而不可折也,仁而不可犯也,信而不可欺也,勇而
不可陵也。所谓十守者,神清而不可浊也,谋远而不可慕也,操固而不可迁也,
知明而不可蔽也,不贪于货,不淫于物,不嚂于辩,不推于方,不可喜也,不
可怒也。是谓至于,窈窈冥冥,孰知其情!发必中铨,言必合数,动必顺时,解
必中揍。通动静之机,明开塞之节,审举措之利害,若合符节。疾如彍弩,势
如发矢。一龙一蛇,动无常体,莫见其所中,莫知其所穷。攻则不可守,守则不
可攻。
盖闻善用兵者,必先修诸己,而后求诸人;先为不可胜,而后求胜;修己于
人,求胜于敌。己未能治也,而攻人之乱,是犹以火救火,以水应水也。何所能
制!今使陶人化而为埴,则不能成盆盎;工女化而为丝,则不能织文锦。同莫足
以相治也,故以异为奇。两爵相与斗,未有死者也;鹯鹰至,则为之解,以其异
类也。故静为躁奇,治为乱奇,饱为饥奇,佚为劳奇。奇正之相应,若水火金木
之代为雌雄也。善用兵者持五杀以应,故能全其胜;拙者处五死以贪,故动而为
人禽。
兵贵谋之不测也,形之隐匿也。出于不意,不可以设备也。谋见则穷,形见
则制。
故善用兵者,上隐之天,下隐之地,中隐之人。隐之天者,无不制也。何谓
隐之天?大寒甚暑,疾风暴雨,大雾冥晦,因此而为变者也。何谓隐之地?山陵
丘阜,林丛险阻,可以伏匿而不见形者也。何谓隐之人?蔽之于前,望之于后,
出奇行陈之间,发如雷霆,疾如风雨,扌搴巨旗,止鸣鼓,而出入无形,莫知其
端绪者也。故前后正齐,四方如绳,出入解续,不相越凌,翼轻边利,或前或后,
离合散聚,不失行伍,此善修行陈者也。明于奇正賌、阴阳、刑德、五行、
望气、候星、龟策、禨祥,此善为天道者也。设规虑,施蔚伏,见用水火,出
珍怪,鼓噪军,所以营其耳也。曳梢肆柴,扬尘起堨,所以营其目者,此善为
诈佯者也。錞钺牢重,固植而难恐,势利不能诱,死亡不能动,此善为充榦者
也。剽疾轻悍,勇敢轻敌,疾若灭没,此善用轻出奇者也。相地形,处次舍,治
壁垒,审烟斥,居高陵,舍出处,此善为地形者也。因其饥渴冻暍,劳倦怠乱,
恐惧窘步,乘之以选卒,击之以宵夜,此善因时应变者也。易则用车,险则用骑,
涉水多弓,隘则用弩,昼则多旌,夜则多火,晦冥多鼓,此善为设施者也。凡此
八者,不可一无也,然而非兵之贵者也。
夫将者,必独见独知。独见者,见人所不见也;独知者,知人所不知也。见
人所不见,谓之明;知人所不知,谓之神。神明者,先胜者也。先胜者,守不可
攻,战不可胜,攻不可守,虚实是也。上下有隙,将吏不相得,所持不直,卒心
积不服,所谓虚也。主明将良,上下同心,气意俱起,所谓实也。若以水投火,
所当者陷,所薄者移,牢柔不相通而胜相奇者,虚实之谓也。故善战者不在少,
善守者不在小,胜在得威,败在失气。夫实则斗,虚则走,盛则强,衰则北。吴
王夫差地方二千里,带甲七十万,南与越战,栖之会稽,北与齐战,破之艾陵,
西遇晋公,禽之黄池,此用民气之实也。其后骄溢纵欲,拒谏喜谀,憢悍遂过,
不可正喻,大臣怨怼,百姓不附,越王选卒三千人,禽之干隧,因制其虚也。夫
气之有虚实也,若明之必晦也。故胜兵者非常实也,败兵者非常虚也。善者能实
其民气,以待人之虚也;不能者虚其民气,以待人之实也。故虚实之气,兵之贵
者也。
凡国有难,君自宫召将,诏之曰:“社稷之命在将军,即今国有难,愿请子
将而应之。”将军受命,乃令祝史太卜斋宿三日,之太庙,钻灵龟,卜吉日,以
受鼓旗。君入庙门,西面而立,将入庙门,趋至堂下,北面而立。主亲操钺,持
头,授将军其柄,曰:“从此上至天者,将军制之。”复操斧,持头,授将军其
柄,曰:“从此下至渊者,将军制之。”将已受斧钺,答曰:“国不可从外治也,
军不可从中御也。二心不可以事君,疑志不可以应敌。臣既以受制于前矣,鼓旗
斧钺之威,臣无还请。愿君亦以垂一言之命于臣也。君若不许,臣不敢将。君若
许之,臣辞而行。”乃爪鬋,设明衣也,凿凶门而出。乘将军车,载旌旗斧钺,
累若不胜。其临敌决战,不顾必死,无有二心。是故无天于上,无地于下,无敌
于前,无主于后,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利合于主,国之实也,上将
之道也。如此,则智者为之虑,勇者为之斗,气厉青云,疾如驰骛。是故兵未交
接而敌人恐惧,若战胜敌奔,毕受功赏,吏迁官,益爵禄,割地而为调,决于封
外,卒论断于军中。顾反于国,放旗以入斧钺,报毕于君,曰:“军无后治。”
乃缟素辟舍,请罪于君。君曰:“赦之。”退,斋服。大胜三年反舍,中胜二年,
下胜期年。兵之所加者,必无道国也,故能战胜而不报,取地而不反。民不疾疫,
将不夭死,五谷丰昌,风雨时节,战胜于外,福生于内,是故名必成而后无余害矣。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