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卷八 本经训

太清之始也,和顺以寂漠,质真而素朴,闲静而不躁,推而无故,在内而合
乎道,出外而调于义,发动而成于文,行快而便于物。其言略而循理,其行侻
而顺情,其心愉而不伪,其事素而不饰,是以不择时日,不占卦兆,不谋所始,
不议所终,安则止,激则行,通体于天地,同精于阴阳,一和于四时,明照于日
月,与造化者相雌雄。是以天覆以德,地载以乐,四时不失其叙,风雨不降其虐,
日月淑清而扬光,五星循轨而不失其行。当此之时,玄玄至砀而运照,凤麟至,
著龟兆,甘露下,竹实满,流黄出,而朱草生,机械诈伪莫藏于心。
逮至衰世,镌山石,钅挈金玉,擿蚌蜃,消铜铁,而万物不滋,刳胎杀夭,
麒麟不游,覆巢毁卵,凤凰不翔,钻燧取火,构木为台,焚林而田,竭泽而渔。
人械不足,畜藏有余,而万物不繁兆,萌牙卵胎而不成者,处之太半矣。积壤而
丘处,粪田而种谷,掘地而井饮,疏川而为利,筑城而为固,拘兽以为畜,则阴
阳缪戾,四时失叙,雷霆毁折,雹霰降虐,氛雾霜雪不霁,而万物燋夭。菑榛秽,
聚埒亩,芟野菼,长苗秀,草木之句萌、衔华、戴实而死者,不可胜数。乃至夏
屋宫驾,县联房植,橑檐榱题,雕琢刻镂,乔枝菱阿,夫容芰荷,五采争胜,流
漫陆离,修掞曲挍,夭矫曾桡,芒繁纷挐,以相交持,公输、王尔无所错其剞
屈刂削锯,然犹未能澹人主之欲也。是以松柏箘露夏槁,江、河、三川绝而不流,
夷羊在牧,飞蛩满野,天旱地坼,凤皇不下,句爪、居牙、戴色、出距之兽,于
是鸷矣。民之专室蓬庐,无所归宿,冻饿饥寒死者,相枕席也。及至分山川溪谷,
使有壤界,计人多少众寡,使有分数,筑城掘池,设机械险阻以为备,饰职事,
制服等,异贵贱,差贤不肖,经诽誉,行赏罚,则兵革兴而分争生,民之灭抑夭
隐,虐杀不辜而刑诛无罪,于是生矣。
天地之合和,阴阳之陶化万物,皆乘人气者也。是故上下离心,气乃上蒸,
君臣不和,五谷不为。距日冬至四十六日,天含和而未降,地怀气而未扬,阴阳
储与,呼吸浸潭,包裹风俗,斟酌万殊,旁薄众宜,以相呕咐酝酿,而成育群生。
是故春肃秋荣,冬雷夏霜,皆贼气之所生。由此观之,天地宇宙,一人之身也;
六合之内,一人之制也。是故明于性者,天地不能胁也;审于符者,怪物不能惑
也。故圣人者,由近知远而万殊为一。古之人同气于天地,与一世而优游。当此
之时,无庆贺之利,刑罚之威,礼义廉耻不设,毁誉仁鄙不立,而万民莫相侵欺
暴虐,犹在于混冥之中。逮至衰世,人众财寡,事力劳而养不足,于是忿争生,
是以贵仁。仁鄙不齐,比周朋党,设诈谞,怀机械巧故之心,而信失矣,是以贵
义。阴阳之情,莫不有血气之感,男女群居杂处而无别,是以贵礼。性命之情,
淫而相胁,以不得已则不和,是以贵乐。是故仁义礼乐者,可以救败,而非通治
之至也。
夫仁者,所以救争也;义者,所以救失也;礼者,所以救淫也;乐者,所以
救忧也。神明定于天下,而心反其初;心反其初,而民性善;民性善而天地阴阳
从而包之,则财足而人澹矣;贪鄙忿争不得生焉。由此观之,则仁义不用矣。道
德定于天下而民纯朴,则目不营于色,耳不淫于声,坐俳而歌谣,被发而浮游,
虽有毛嫱、西施之色,不知说也。掉羽、武象,不知乐也,淫泆无别,不得生焉。
由此观之,礼乐不用也。是故德衰然后仁生,行沮然后义立,和失然后声调,礼
淫然后容饰。是故知神明然后知道德之不足为也,知道德然后知仁义之不足行也。
知仁义然后知礼乐之不足修也。今背其本而求其末,释其要而索之于详,未可与
言至也。
天地之大,可以矩表识也;星月之行,可以历推得也;雷震之声,可以鼓钟
写也。风雨之变,可以音律知也。是故大可睹者,可得而量也;明可见者,可得
而蔽也;声可闻者,可得而调也;色可察者,可得而别也。夫至大,天地弗能含
也;至微,神明弗能领也。及至建律历,别五色,异清浊,味甘苦,则朴散而为
器矣。立仁义,修礼乐,则德迁而为伪矣。及伪之生也,饰智以惊愚,设诈以巧
上,天下有能持之者,有能治之者也。昔者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伯益
作井,而龙登玄云,神栖昆仑;能愈多而德愈薄矣。故周鼎著倕,使衔其指,
以明大巧之不可为也。故至人之治也,心与神处,形与性调,静而体德,动而理
通。随自然之性而缘不得已之化,洞然无为而天下自和,憺然无欲而民自朴,
无衤几祥而民不夭,不忿争而养足,兼包海内,泽及后世,不知为之者谁何。是
故生无号,死无谥,实不聚而名不立,施者不德,受者不让,德交归焉。而莫之
充忍也。故德之所总,道弗能害也;智之所不知,辩弗能解也。不言之辩,不道
之道,若或通焉,谓之天府。取焉而不损,酌焉而不竭,莫知其所由出,是谓瑶
光。瑶光者,资粮万物者也,振困穷,补不足,则名生,兴利除害,伐乱禁暴,
则功成。世无灾害,虽神无所施其德,上下和辑,虽贤无所立其功。昔容成氏之
时,道路雁行列处,托婴儿于巢上,置余粮于畮首,虎豹可尾,虺蛇可蹍,
而不知其所由然。逮至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猰貐、
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
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禽封豨
于桑林,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于是天下广狭、险易、远近,始有道里。舜
之时,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龙门未开,吕梁未发,江、淮通流,四海溟
涬,民皆上丘陵,赴树木。舜乃使禹疏三江五湖,辟伊阙,导廛涧,平通沟陆,
流注东海,鸿水漏,九州干,万民皆宁其性,是以称尧舜以为圣。晚世之时,帝
有桀、纣,为旋室、瑶台、象廊、玉床,纣为肉圃、酒池,燎焚天下之财,罢苦
万民之力,刳谏者,剔孕妇,攘天下,虐百姓,于是汤乃以革车三百乘,伐桀于
南巢,放之夏台,武王四卒三千,破纣牧野,杀之于宣室,天下宁定,百姓和集。
是以称汤、武之贤。由此观之,有贤圣之名者,必遭乱世之患也。今至人生乱世
之中,含德怀道,拘无穷之智,钳口寝说,遂不言而死者众矣。然天下莫知贵其
不言也。故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著于竹帛,镂于金石,可传于人
者,其粗也。五帝三王,殊事而同指,异路而同归。晚世学者,不知道之所一体,
德之所总要,取成之迹,相与危坐而说之,鼓歌而舞之,故博学多闻,而不免于
惑。诗云:“不敢暴虎,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此之谓也。
帝者,体太一;王者,法阴阳;霸者,则四时,君者,用六律。秉太一者,
牢笼天地,弹厌山川,含吐阴阳,伸曳四时,纪纲八极,经纬六合,覆露照导,
普氾无私;蠉飞蠕动,莫不仰德而生。阴阳者,承天地之和,形万殊之体,含
气化物,以成埒类,赢缩卷舒,沦于不测,终始虚满,转于无原。四时者,春生
夏长,秋收冬藏,取予有节,出入有时,开阖张歙,不失其叙,喜怒刚柔,不离
其理。六律者,生之与杀也,赏之与罚也,予之与夺也,非此无道也;故谨于权
衡准绳,审乎轻重,足以治其境内矣。是故体太一者,明于天地之情,通于道德
之伦,聪明耀于日月,精神通于万物,动静调于阴阳,喜怒和于四时,德泽施于
方外,名声传于后世。法阴阳者,德与天地参,明与日月并,精与鬼神总,戴圆
履方,抱表怀绳,内能治身,外能得人,发号施令,天下莫不从风。则四时者,
柔而不脆,刚而不鞼,宽而不肆,肃而不悖,优柔委从,以养群类,其德含愚
而容不肖,无所私爱。用六律者,伐乱禁暴,进贤而退不肖,扶拨以为正,坏险
以为平,矫枉以为直,明于禁舍开闭之道,乘时因势,以服役人心也。帝者体阴
阳则侵,王者法四时则削,霸者节六律则辱,君者失准绳则废。故小而行大,则
滔窕而不亲;大而行小,则狭隘而不容。贵贱不失其体而天下治矣。
天爱其精,地爱其平,人爱其情。天之精,日月星辰雷电风雨也;地之平,
水火金木土也;人之情,思虑聪明喜怒也。故闭四关,止五遁,则与道沦。是故
神明藏于无形,精神反于至真,则目明而不以视,耳聪而不以听,心条达而不以
思虑,委而弗为,和而弗矜,冥性命之情,而智故不得襍焉。精泄于目,则其
视明;在于耳,则其听聪;留于口,则其言当;集于心,则其虑通。故闭四关则
身无患,百节莫苑,莫死莫生,莫虚莫盈,是谓真人。
凡乱之所由生者,皆在流遁。流遁之所生者五:大构驾,兴宫室,延楼栈道,
鸡栖井幹,檦枺欂栌,以相支持,木巧之饰,盘纡刻俨,嬴镂雕琢,诡文回
波,淌游瀷淢,菱杼紾抱,芒繁乱泽,巧伪纷挐,以相摧错,此遁于木也。
凿汙池之深,肆畛崖之远,来溪谷之流,饰曲岸之际,积牒旋石,以纯修碕,
抑淢怒濑,以扬激波,曲拂邅回,以像湡浯,益树莲菱,以食鳖鱼,鸿鹄鹔
鹴,稻粱饶余,龙舟鹢首,浮吹以娱,此遁于水也。高筑城郭,设树险阻,崇台
榭之隆,侈苑囿之大,以穷要妙之望,魏阙之高,上际青云,大厦曾加,拟于昆
仑,修为墙垣,甬道相连,残高增下,积土为山,接径历远,直道夷险,终日驰
鹜而无迹蹈之患,此遁于土也。大钟鼎,美重器,华虫疏镂,以相缪紾,寝兕
伏虎,蟠龙连组,焜昱错眩,照耀辉煌,偃蹇寥纠,曲成文章,雕琢之饰,锻锡
文铙,乍晦乍明,抑微灭瑕,霜文沈居,若簟籧篨,缠锦经冘,似数而疏,此遁
于金也。煎熬焚炙,调齐和之适,以穷荆、吴甘酸之变,焚林而猎,烧燎大木,
鼓橐吹埵,以销铜铁,靡流坚锻,无厌足目,山无峻干,林无柘梓,燎木以为
炭,燔草而为灰,野莽白素,不得其时,上掩天光,下殄地财,此遁于火也。此
五者,一足以亡天下矣。是故古者明堂之制,下之润湿弗能及,上之雾露弗能入,
四方之风弗能袭;土事不文,木工不斫,金器不镂;衣无隅差之削,冠无觚蠃之
理;堂大足以周旋理文,静洁足以享上帝、礼鬼神,以示民知俭节。夫声色五味,
远国珍怪,瑰异奇物,足以变心易志,摇荡精神,感动血气者,不可胜计也。夫
天地之生财也,本不过五。圣人节五行,则治不荒。
凡人之性,心和欲得则乐,乐斯动,动斯蹈,蹈斯荡,荡斯歌,歌斯舞,歌
舞节则禽兽跳矣。人之性,心有忧丧则悲,悲则哀,哀斯愤,愤斯怒,怒斯动,
动则手足不静。人之性有侵犯则怒,怒则血充,血充则气激,气激则发怒,发怒
则有所释憾矣。故钟鼓管箫,干鏚羽旄,所以饰喜也;衰绖苴杖,哭踊有节,所
以饰哀也;兵革羽旄,金鼓斧钺,所以饰怒也。必有其质,乃为之文。古者圣人
在上,政教平,仁爱洽,上下同心,君臣辑睦,衣食有余,家给人足,父慈子孝,
兄良弟顺,生者不怨,死者不恨,天下和洽,人得其愿。夫人相乐,无所发贶,
故圣人为之作乐以和节之。末世之政,田渔重税,关市急征,泽梁毕禁,网罟无
所布,耒耜无以设,民力竭于徭役,财用殚于会赋,居者无食,行者无粮,老者
不养,死者不葬,赘妻鬻子,以给上求,犹弗能澹,愚夫蠢妇皆有流连之心,凄
怆之志,乃使始为之撞大钟,击鸣鼓,吹竽笙,弹琴瑟,失乐之本矣。古者上求
薄而民用给,君施其德,臣尽其忠,父行其慈,子竭其孝,各致其爱而无憾恨其
间。夫三年之丧,非强而致之,听乐不乐,食旨不甘,思慕之心,未能绝也。晚
世风流俗败,嗜欲多,礼义废,君臣相欺,父子相疑,怨尤充胸,思心尽亡,被
衰戴绖,戏笑其中,虽致之三年,失丧之本也。古者天子一畿,诸侯一同,各守
其分,不得相侵,有不行王道者,暴虐万民,争地侵壤,乱政犯禁,召之不至,
令之不行,禁之不止,诲之不变,乃举兵而伐之,戮其君,易其党,封其墓,类
其社,卜其子孙以代之。晚世务广地侵壤,并兼无已,举不义之兵,伐无罪之国,
杀不辜之民,绝先圣之后,大国出攻,小国城守,驱人之牛马,傒人之子女,毁
人之宗庙,迁人之重宝,血流千里,暴骸满野,以澹贪主之欲,非兵之所为生也。
故兵者,所以讨暴,非所以为暴也;乐者,所以致和,非所以为淫也;丧者,所
以尽哀,非所以为伪也。故事亲有道矣,而爱为务;朝廷有容矣,而敬为上;处
丧有礼矣,而哀为主;用兵有术矣,而义为本。本立而道行,本伤而道废。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