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上04章 立政

国之所以治乱者三,杀戮刑罚,不足用也。国之所以安危者四,城郭险阻,不足守也 。国之所以富贫者五,轻税租,薄赋敛,不足恃也。治国有三本,而安国有四固,而富国 有五事。五事,五经也。

君之所审者三:一曰:德不当其位;二曰:功不当其禄;三曰:能不当其官。此三本 者,治乱之原也。故国有德义未明于朝者,则不可加于尊位;功力未见于国者,则不可授 与重禄;临事不信于民者,则不可使任大官。故德厚而位卑者,谓之过;德薄而位尊者, 谓之失。寧过于君子,而毋失于小人。过于君子,其为怨浅;失于小人,其为祸深。是故 ,国有德义未明于朝而处尊位者,则良臣不进;有功力未见于国而有重禄者,则劳臣不劝 ;有临事不信于民而任大官者,则材臣不用。三本者审,则下不敢求;三本者不审,则邪 臣上通,而便辟制威。如此,则明塞于上,而治壅于下,正道捐弃,而邪事日长。三本者 审,则便辟无威于国,道涂无行禽,疏远无蔽狱,孤寡无隐治。故曰:「刑省治寡,朝不 合众」。

右三本

君之所慎者四:一曰:大德不至仁,不可以授国柄。二曰:见贤不能让,不可与尊位 。三曰:罚避亲贵,不可使主兵。四曰:不好本事,不务地利,而轻赋敛,不可与都邑。 此四务者,安危之本也。故曰:卿相不得众,国之危也;大臣不和同,国之危也;兵主不 足畏,国之危也;民不怀其产,国之危也。故大德至仁,则操国得众;见贤能让,则大臣 和同;罚不避亲贵,则威行于邻敌;好本事,务地利,重赋敛,则民怀其产。

右四固

君之所务者五:一曰:山泽不救于火,草木不植成,国之贫也。二曰:沟渎不遂于隘 ,鄣水不安其藏,国之贫也。三曰:桑麻不植于野,五谷不宜其地,国之贫也。四曰:六 畜不育于家,瓜瓠荤菜百果不备具,国之贫也。五曰:工事竞于刻镂,女事繁于文章,国 之贫也。故曰:山泽救于火,草木植成,国之富也;沟渎遂于隘,鄣水安其藏,国之富也 ;桑麻植于野,五谷宜其地,国之富也;六畜育于家,瓜瓠荤菜百果备具,国之富也;工 事无刻镂,女事无文章,国之富也。

右五事

分国以为五乡,乡为之师;分乡以为五州,州为之长;分州以为十里,里为之尉;分 里以为十游,游为之宗。十家为什,五家为伍,什伍皆有长焉。筑障塞匿,一道路,博出 入,审閭閈,慎管键,管藏于里尉。置閭有司,以时开闭。閭有司观出入者,以復于里尉 。凡出入不时,衣服不中,圈属群徒,不顺于常者,閭有司见之,復无时。若在长家子弟 、臣妾、属役、宾客,则里尉以谯于游宗,游宗以谯于什伍,什伍以谯于长家,谯敬而勿 復。一再则宥,三则不赦。凡孝悌忠信、贤良俊材,若在长家子弟、臣妾、属役、宾客, 则什伍以復于游宗,游宗以復于里尉,里尉以復于州长,州长以计于乡师,乡师以著于士 师。凡过党,其在家属,及于长家;其在长家,及于什伍之长;其在什伍之长,及于游宗 ;其在游宗,及于里尉;其在里尉,及于州长;其在州长,及于乡师;其在乡师,及于士 师。三月一復,六月一计,十二月一著。凡上贤不过等,使能不兼官,罚有罪不独及,赏 有功不专与。

孟春之朝,君自听朝,论爵赏、校官,终五日。季冬之夕,君自听朝,论罚罪、刑杀 ,亦终五日。正月之朔,百吏在朝,君乃出令,布宪于国。五乡之师、五属大夫,皆受宪 于太史。大朝之日,五乡之师、五属大夫,皆身习宪于君前。太史既布宪,入籍于太府, 宪籍分于君前。五乡之师出朝,遂于乡官,致于乡属,及于游宗,皆受宪。宪既布,乃反 致令焉,然后敢就舍;宪未布,令未致,不敢就舍;就舍,谓之留令,罪死不赦。五属大 夫,皆以行车朝,出朝不敢就舍,遂行。至都之日,遂于庙,致属吏,皆受宪。宪既布, 乃发使者致令,以布宪之日,蚤晏之时。宪既布,使者以发,然后敢就舍;宪未布,使者 未发,不敢就舍;就舍,谓之留令,罪死不赦。宪既布,有不行宪者,谓之不从令,罪死 不赦。考宪而有不合于太府之籍者,侈曰专制,不足曰亏令,罪死不赦。首宪既布,然后 可以布宪。

右首宪

凡将举事,令必先出。曰事将为,其赏罚之数,必先明之。立事者,谨守令以行赏罚 ,计事致令,復赏罚之所加。有不合于令之所谓者,虽有功利,则谓之专制,罪死不赦。 首事既布,然后可以举事。

右首事

修火宪,敬山泽、林藪、积草,夫财之所出,以时禁发焉。使民足于宫室之用,薪蒸 之所积,虞师之事也。决水潦,通沟渎,修障防,安水藏,使时水虽过度,无害于五谷。 岁虽凶旱,有所秎获,司空之事也。相高下,视肥硗,观地宜,明诏期,前后农夫,以时 均修焉,使五谷桑麻,皆安其处,由田之事也。行乡里,视宫室,观树艺,简六畜,以时 钧修焉,劝勉百姓,使力作毋偷,怀乐家室,重去乡里,乡师之事也。论百工,审时事, 辨功苦,上完利,监一五乡,以时钧修焉,使刻镂文采,毋敢造于乡,工师之事也。

右省官

度爵而制服,量禄而用财。饮食有量,衣服有制,宫室有度,六畜人徒有数,舟车陈 器有禁,修生则有轩冕、服位、谷禄、田宅之分,死则有棺槨、绞衾、壙垄之度。虽有贤 身贵体,毋其爵,不敢服其服;虽有富家多资,毋其禄,不敢用其财。天子服文有章,而 夫人不敢以燕以饗庙,将军大夫不敢以朝,官吏以命,士止于带缘,散民不敢服杂采,百 工商贾不得服长鬈貂,刑餘戮民不敢服絻,不敢畜连乘车。

右服制

寝兵之说胜,则险阻不守;兼爱之说胜,则士卒不战。全生之说胜,则廉耻不立。私 议自贵之说胜,则上令不行。群徒比周之说胜,则贤不肖不分。金玉货财之说胜,则爵服 下流。观乐玩好之说胜,则姦民在上位。请謁任举之说胜,则绳墨不正。谄谀饰过之说胜 ,则巧佞者用。

右九败

期而致,使而往,百姓舍己以上为心者,教之所期也。始于不足见,终于不可及,一 人服之,万人从之,训之所期也。未之令而为,未之使而往,上不加勉,而民自尽竭,俗 之所期也。好恶形于心,百姓化于下,罚未行而民畏恐,赏未加而民劝勉,诚信之所期也 。为而无害,成而不议,得而莫之能争,天道之所期也。为之而成,求之而得,上之所欲 ,小大必举,事之所期也。令则行,禁则止,宪之所及,俗之所被,如百体之从心,政之 所期也。

右七观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