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上09章 八观

大城不可以不完,郭周不可以外通,里域不可以横通,閭閈不可以无闔,宫垣、关闭 不可以不修。故大城不完,则乱贼之人谋;郭周外通,则奸遁逾越者作;里域横通,则攘 夺窃盗者不止;閭閈无闔,外内交通,则男女无别;宫垣不备,关闭不固,虽有良货,不 能守也。故形势不得为非,则奸邪之人愨愿;禁罚威严,则简慢之人整齐;宪令著明,则 蛮夷之人不敢犯;赏庆信必,则有功者劝;教训习俗者众,则君民化变而不自知也。是故 ,明君在上位,刑省罚寡,非可杏邙不刑,非可罪而不罪也。明君者,闭其门,塞其涂, 弇其跡,使民毋由接于淫非之地。是以,民之道正行善也,若性然,故罪罚寡而民以治矣 。

行其田野,视其耕芸,计其农事,而饥饱之国可知也。其耕之不深,芸之不谨,地宜 不任,草田多秽,耕者不必肥,荒者不必磽,以人猥其野,草田多而辟田少者,虽不水旱 ,饥国之野也。若是而民寡,则不足以守其地;若是而民众,则国贫民饥;以此遇水旱, 则众散而不收。彼民不足以守者,其城不固;民饥者,不可以使战;众散而不收,则国为 丘墟。故曰:有地君国而不务耕耘,寄生之君也。故曰:行其田野,视其耕芸,计其农事 ,而饥饱之国可知也。

行其山泽,观其桑麻,计其六畜之产,而贫富之国可知也。夫山泽广大,则草木易多 也;壤地肥饶,则桑麻易植也;荐草多衍,则六畜易繁也。山泽虽广,草木无禁;壤地虽 肥,桑麻无数;荐草虽多,六畜有征。闭货之门也。故曰:行其山泽,观其桑麻,计其六 畜之产,而贫富之国可知也。

入国邑,视宫室,观车马衣服,而侈俭之国可知也。夫国城大而田野浅狭者,其野不 足以养其民;城域大而百姓寡者,其民不足以守其城;宫营大而室屋寡者,其室不足以实 其宫;室屋众而人徒寡者,其人不足以处其室;囷仓寡而臺榭繁者,其藏不足以共其费。 故曰:主上无积而宫室美,氓家无积而衣服修。乘车者饰观望,步行者杂文采,本资少而 末用多者,侈国之俗也。国侈则用费,用费则民贫,民贫则奸智生,奸智生则邪巧作。故 奸邪之所生,生于匱不足;匱不足之所生,生于侈;侈之所生,生于无度。故曰:审度量 ,节衣服,俭财用,禁侈泰,为国之急也,不通于若计者,不可使用国。故曰:入国邑, 视宫室,观车马衣服,而侈俭之国可知也。

课凶饥,计师役,观臺榭,量国费,而实虚之国可知也。凡田野万家之众,可食之地 ,方五十里,可以为足矣。万家以下,则就山泽可矣;万家以上,则去山泽可矣。彼野悉 辟而民无积者,国地小而食地浅也;田半垦而民有餘食而粟米多者,国地大而食地博也; 国地大而野不辟者,君好货而臣好利者也;辟地广而民不足者,上赋重,流其藏者也。故 曰:粟行于三百里,则国无一年之积;粟行于四百里,则国无二年之积;粟行于五百里, 则众有饥色。

其稼亡三之一者,命曰小凶。小凶三年而大凶,大凶则众有大遗苞矣。什一之师,什 三无事,则稼亡三之一。稼亡三之一,而非有故盖积也,则道有损瘠矣。什一之师,三年 不解,非有餘食也,则民有鬻子矣。故曰:山林虽近,草木虽美,宫室必有度,禁发必有 时。是何也?曰:大木不可独伐也,大木不可独举也,大木不可独运也,大木不可加之薄 墙之上。故曰:山林虽广,草木虽美,禁发必有时;国虽充盈,金玉虽多,宫室必有度; 江海虽广,池泽虽博,鱼鱉虽多,罔罟必有正,船网不可一财而成也。非私草木爱鱼鱉也 ,恶废民于生谷也。故曰:先王之禁山泽之作者,博民于生谷也。

彼民非谷不食,谷非地不生,地非民不动,民非作力,无以致财。天下之所生,生于 用力;用力之所生,生于劳身。是故,主上用财无已,是民用力无休也。故曰:臺榭相望 者,其上下相怨也。民无餘积者,其禁不必止;众有遗苞者,其战不必胜;道有损瘠者, 其守不必固。故令不必行,禁不必止,战不必胜,守不必固,则危亡随其后矣。故曰:课 凶饥,计师役,观臺榭,量国费,实虚之国可知也。

入州里,观习俗,听民之我以化其上,而治乱之国可知也。州里不鬲,閭閈不设,出 入无时,早晏不禁,则攘夺窃盗、攻击残贼之民,无自胜矣。食谷水,巷凿井,场圃接, 树木茂,宫墙毁坏,门户不闭,外内交通,则男女之别,无自正矣。乡无长游,里无士舍 ,时无会同,丧烝不聚,禁罚不严,则齿长辑睦,无自生矣。故昏礼不谨,则民不修廉; 论贤不乡举,则士不及行;货财行于国,则法令毁于官;请謁得于上,则党与成于下;乡 官无法制,百姓群徒不从。此亡国弒君之所自生也。故曰:入州里,观习俗,听民之所化 其上者,而治乱之国可知也。

入朝廷,观左右,本求朝之臣,论上下之所贵贱者,而强弱之国可知也。功多为上, 禄赏为下,则积劳之臣不务尽力;治行为上,爵列为下,则豪杰材臣不务竭能;便辟左右 ,不论功能而有爵禄,则百姓疾怨非上,贱爵轻禄;金玉货财商贾之人,不论志行而有爵 禄也,则上令轻,法制毁;权重之人,不论才能而得尊位,则民倍本行而求外势。彼积劳 之人不务尽力,则兵士不战矣;豪杰材人不务竭能,则内治不别矣;百姓疾怨非上,贱爵 轻禄,则上无以劝众矣;上令轻,法制毁,则君无以使臣,臣无以事君矣;民倍本行而求 外势,则国之情偽竭在敌国矣。故曰:入朝廷,观左右,本求朝之臣,论上下之所贵贱者 ,而强弱之国可知也。

置法出令,临众用民,计其威严宽惠行于其民与不行于其民可知也。法虚立而害疏远 ,令一布而不听者存,贱爵禄而无功者富,然则众必轻令而上位危。故曰:良田不在战士 ,三年而兵弱;赏罚不信,五年而破;上卖官爵,十年而亡;倍人伦而禽兽行,十年而灭 。战不胜,弱也;地四削,入诸侯,破也;离本国,徙都邑,亡也;有者异姓,灭也。故 曰:置法出令,临众用民,计其威严宽惠行于其民与不行于其民可知也。

计敌与,量上意,察国本,观民产之所有餘不足,而存亡之国可知也。敌国强而与国 弱,諫臣死而谀臣尊,私情行而公法毁,然则与国不恃其亲,而敌国不畏其强;豪杰不安 其位,而积劳之人不怀其禄,悦商贩而不务本货,则民偷处而不事积聚。豪杰不安其位, 则良臣出;积劳之人不怀其禄,则兵士不用;民偷处而不事积聚,则囷仓空虚。如是而君 不为变,然则攘夺窃盗残贼进取之人起矣。内者廷无良臣,兵士不用,囷仓空虚,而外有 强敌之忧,则国居而自毁矣。故曰:计敌与,量上意,察国本,观民产之所有餘不足,而 存亡之国可知也。

故以此八者,观人主之国,而人主无所匿其情矣。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