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上10章 重令

凡君国之重器,莫重于令。令重则君尊,君尊则国安;令轻则君卑,君卑则国危。故 安国在乎尊君,尊君在乎行令,行令在乎严罚。罚严、令行,则百吏皆恐;罚不严、令不 行,则百吏皆喜。故明君察于治民之本,本莫要于令。故曰:亏令者死,益令者死,不行 令者死,留令者死,不从令者死。五者死而无赦,惟令是视。故曰:令重而下恐。

为上者不明,令出虽自上,而论可与不可者在下。夫倍上令以为威,则行恣于己以为 私,百吏奚不喜之有?且夫令出虽自上,而论可与不可者在下,是威下繫于民也。威下繫 于民,而求上之无危,不可得也。令出而留者无罪,则是教民不敬也。令出而不行者无罪 ,行之者有罪,是皆教民不听也。令出而论可与不可者在官,是威下分也。益损者无罪, 则是教民邪途也。如此则巧佞之人,将以此成私为交;比周之人,将以此阿党取与;贪利 之人,将以此收货聚财;懦弱之人,将以此阿贵事富,便辟;伐矜之人,将以此卖誉成名 。故令一出,示民邪途五衢,而求上之无危,下之无乱,不可得也。

菽粟不足,末生不禁,民必有饥饿之色,而工以雕文刻镂相稚也,谓之逆。布帛不足 ,衣服无度,民必有冻寒之伤,而女以美衣锦锈綦组相稚也,谓之逆。万乘藏兵之国,卒 不能野战应敌,社稷必有危亡之患,而士以无分役相稚也,谓之逆。爵人不论能,禄人不 论功,则士无为行制死节,而群臣必通外请謁,取权道,行事便辟,以贵富为荣华以相稚 也,谓之逆。

朝有经臣,国有经俗,民有经产。何谓朝之经臣?察身能而受官,不诬于上;谨于法 令以治,不阿党;竭能尽力而不尚得,犯难离患而不辞死;受禄不过其功,服位不侈其能 ,不以无实虚受者,朝之经臣也。何谓国之经俗?所好恶不违于上,所贵贱不逆于令,无 上拂之事,无下比之说,无侈泰之养,无逾等之服,谨于乡里之行,而不逆于本朝之事者 ,国之经俗也。何谓民之经产?畜长树艺,务时殖谷,力农肯草,禁止末事者,民之经产 也。故曰:朝不贵经臣,则便辟得进,无功虚取;奸邪得行,无能上通。国不服经俗,则 臣下不顺,而上令难行。民不务经产,则仓廩空虚,财用不足。便辟得进,无功虚取;奸 邪得行,无能上通,则大臣不和。臣下不顺,上令难行,则应难不捷。仓廩空虚,财用不 足,则国无以固守。三者见一焉,则敌国制之矣。

故国不虚重,兵不虚胜,民不虚用,令不虚行。凡国之重也,必待兵之胜也,而国乃 重。凡兵之胜也,必待民之用也,而兵乃胜。凡民之用也,必待令之行也,而民乃用。凡 令之行也,必待近者之胜也,而令乃行。故禁不胜于亲贵,罚不行于便辟,法禁不诛于严 重,而害于疏远,庆赏不施于卑贱二三,而求令之必行,不可得也。能不通于官,受禄赏 不当于功,号令逆于民心,动静诡于时变,有功不必赏,有罪不必诛,令焉不必行,禁焉 不必止,在上位无以使下,而求民之必用,不可得也。将帅不严威,民心不专一,陈士不 死制,卒士不轻敌,而求兵之必胜,不可得也。内守不能完,外攻不能服,野战不能制敌 ,侵伐不能威四邻,而求国之重,不可得也。德不加于弱小,威不信于强大,征伐不能服 天下,而求霸诸侯,不可得也。威有与两立,兵有与分争,德不能怀远国,令不能一诸侯 ,而求王天下,不可得也。

地大国富,人众兵强,此霸王之本也,然而与危亡为邻矣。天道之数,人心之变。天 道之数,至则反,盛则衰;人心之变,有餘则骄,骄则缓怠。夫骄者,骄诸侯;骄诸侯者 ,诸侯失于外;缓怠者,民乱于内。诸侯失于外,民乱于内,天道也,此危亡之时也。若 夫地虽大,而不并兼,不攘夺;人虽众,不缓怠,不傲下;国虽富,不侈泰,不纵欲;兵 虽强,不轻侮诸侯。动众用兵,必为天下政理,此天下之本而霸王之主也。

凡先王治国之器三,攻而毁之者六。明王能胜其攻,故不益于三者,而自有国正天下 ;乱王不能胜其攻,故亦不损于三者,而自有天下而亡。三器者何也?曰:号令也,斧鉞 也,禄赏也。六攻者何也?曰:亲也,贵也,货也,色也,巧佞也,玩好也。三器之用何 也?曰:非号令无以使下,非斧鉞无以威众,非禄赏无以劝民。六攻之败何也?曰:虽不 听,而可以得存者;虽犯禁,而可以得免者;虽无功,而可以得富者。凡国有不听而可以 得存者,则号令不足以使下;有犯禁而可以得免者,则斧鉞不足以威众;有无功而可以得 富者,则禄赏不足以劝民。号令不足以使下,斧鉞不足以威众,禄赏不足以劝民,若此则 民无为自用。民无为自用则战不胜,战不胜而守不固,守不固则敌国制之矣。然则先王将 若之何?曰:不为六者变更于号令,不为漏者疑错于斧鉞,不为六者益损于禄赏。若此则 远近一心,远近一心则众寡同力,众寡同力则战可以必胜,而守可以必固。非以并兼攘夺 也,以为天下政治也,此正天下之道也。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