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中16章 覇言

霸王之形,象天则地,化人易代,创制天下,等列诸侯,宾属四海,时匡天下,大国 小之,曲国正之,强国弱之,重国轻之。乱国并之,暴王残之,僇其罪,卑其列,维其民 ,然后王之。夫丰国之谓霸,兼正之国之谓王。夫王者有所独明,德共者不取也,道同者 不王也。夫争天下者,以威易危,暴王之常也。君人者有道,霸王者有时。国修而邻国无 道,霸王之资也。夫国之存也,邻国有焉;国之亡也,邻国有焉。邻国有事,邻国得焉; 邻国有事,邻国亡焉。天下有事,则圣王利也。国危,则圣人知矣。夫先王所以王者,资 邻国之举不当也。举而不当,此邻敌之所以得意也。

夫欲用天下之权者,必先布德诸侯。是故,先王有所取,有所与,有所詘,有所信, 然后能用天下之权。夫兵幸于权,权幸于地。故诸侯之得地利者,权从之;失地利者,权 去之。夫争天下者,必先争人。明大数者得人,审小计者失人。得天下之眾者王,得其半 者霸。是故,圣王卑礼以下天下之贤而王之,均分以钓天下之眾而臣之。故贵为天子,富 有天下,而伐不谓贪者,其大计存也。以天下之财,利天下之人;以明威之振,合天下之 权;以遂德之行,结诸侯之亲;以奸佞之罪,刑天下之心;因天下之威,以广明王之伐; 攻逆乱之国,赏有功之劳;封贤圣之德,明一人之行,而百姓定矣。夫先王取天下也,术 术乎大德哉,物利之谓也。

夫使国常无患,而名利并至者,神圣也;国在危亡,而能寿者,明圣也。是故,先王 之所师者,神圣也;其所赏者,明圣也。夫一言而寿国,不听而国亡,若此者,大圣之言 也。夫明王之所轻者,马与玉;其所重者,政与军。若失主不然,轻予人政,而重予人马 ;轻与人军,而重与人玉;重宫门之营,而轻四竟之守;所以削也。

夫权者,神圣之所资也;独明者,天下之利器也;独断者,微密之营垒也。此三者, 圣人之所则也。圣人畏微,而愚人畏明;圣人之憎恶也内,愚人之憎恶也外;圣人将动必 知,愚人至危易辞。圣人能辅时,不能违时。知者善谋,不如当时。精时者,日少而功多 。夫谋无主则困,事无备则废。是以,圣王务具其备,而慎守其时。以备待时,以时兴事 ,时至而举兵;绝坚而攻国,破大而制地;大本而小标,全近而攻远;以大牵小,以强使 弱,以眾致寡,德利百姓,威振天下;令行诸侯而不拂,近无不服,远无不听。夫明王为 天下正,理也。按强助弱,圉暴止贪,存亡定危,继绝世,此天下之所载也,诸侯之所与 也,百姓之所利也。是故,天下王之。知盖天下,继最一世;材振四海,王之佐也。

千乘之国得其守,诸侯可得而臣,天下可得而有也。万乘之国失其守,国非其国也。 天下皆理,己独乱,国非其国也;诸侯皆令,己独孤,国非其国也;邻国皆险,己独易, 国非其国也。此三者,亡国之徵也。夫国大而政小者,国从其政;国小而政大者,国益大 。大而不为者,復小;强而不理者,復弱;眾而不理者,復寡;贵而无礼者,復贱;重而 凌节者,復轻;富而骄肆者,復贫。故观国者观君,观军者观将,观备者观野。其君如明 而非明也,其将如贤而非贤也,其人如耕者而非耕也,三守既失,国非其国也。地大而不 为,命曰土满;人眾而不理,命曰人满;兵威而不止,命曰武满。三满而不止,国非其国 也。地大而不耕,非其地也;卿贵而不臣,非其卿也;人眾而不亲,非其人也。

夫无土而欲富者忧,无德而欲王者危,施薄而求厚者孤。夫上夹而下苴、国小而都大 者弒。主尊臣卑,上威下敬,令行人服,理之至也。使天下两天子,天下不可理也;一国 而两君,一国不可理也;一家而两父,一家不可理也。夫令,不高不行,不博不听。尧舜 之人,非生而理也;桀紂之人,非生而乱也。故理乱在上也。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为本 。本理则国固,本乱则国危。故上明则下敬,政平则人安土,教和则兵胜敌,使能则百事 理,亲仁则上不危,任贤则诸侯服。

霸王之形,德义胜之,智谋胜之,兵战胜之,地形胜之,动作胜之,故王之。夫善用 国者,因其大国之重,以其势小之;因强国之权,以其势弱之;因重国之形,以其势轻之 。强国眾,合强以攻弱,以图霸;强国少,合小以攻大,以图王。强国眾,而言王势者, 愚人之智也;强国少,而施霸道者,败事之谋也。夫神圣,视天下之形,知动静之时;视 先后之称,知祸福之门。强国眾,先举者危,后举者利;强国少,先举者王,后举者亡。 战国眾,后举可以霸;战国少,先举可以王。

夫王者之心,方而不最。列不让贤,贤不齿弟择眾,是贪大物也。是以,王之形大也 。夫先王之争天下也以方心,其立之也以整齐,其理之也以平易。立政出令用人道,施爵 禄用地道,举大事用天道。是故,先王之伐也,伐逆不伐顺,伐险不伐易,伐过不伐不及 。四封之内,以正使之;诸侯之会,以权致之;近而不服者,以地患之;远而不听者,以 刑危之。二而伐之,武也;服而舍之,文也;文武具满,德也。

夫轻重强弱之形,诸侯合则强,孤则弱。驥之材,而百马伐之,驥必罢矣;强最一代 ,而天下攻之,国必弱矣。强国得之也,以收小;其失之也,以恃强。小国得之也,以制 节;其失之也,以离强。夫国小大有谋,强弱有形。服近而强远,王国之形也;合小以攻 大,敌国之形也;以负海攻负海,中国之形也;折节事强以避罪,以国无形也。

自古以至今,未尝有先能作难,违时易形,以立功名者;无有常先作难,违时易形, 无不败者也。夫欲臣伐君,正四海者,不可以兵独攻而取也;必先定谋虑,便地形,利权 称,亲与国,视时而动,王者之术也。夫先王之伐也,举之必义,用之必暴,相形而知可 ,量力而知攻,攻得而知时。是故,先王之伐也,必先战而后攻,先攻而后取地。故善攻 者,料眾以攻眾,料食以攻食,料备以攻备。以眾攻眾,眾存不攻;以食攻食,食存不攻 ;以备攻备,备存不攻。释实而攻虚,释坚而攻膬,释难而攻易。

夫博国不在敦古,理世不在善攻,霸王不在成曲。夫举失而国危,刑过而权倒,谋易 而祸反,计得而强信,功得而名从,权重而令行,固其数也。夫争强之国,必先争谋、争 刑、争权。令人主一喜一怒者,谋也;令国一轻一重者,刑也;令兵一进一退者,权也。 故精于谋,则人主之愿可得,而令可行也;精于刑,大国之地可夺,强国之兵可圉也;精 于权,则天下之兵可齐,诸侯之君可朝也。夫神圣视天下之刑,知世之所谋,知兵之所攻 ,知地之所归,知令之所加矣。夫兵攻所憎,而利之,此邻国之所不亲也;权动所恶,而 实寡归者,强;擅破一国,强在后世者,王;擅破一国,强在邻国者,亡。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