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中19章 参患

凡人主者,猛毅则伐,懦弱则杀。猛毅者何?轻诛杀人之谓猛毅。懦弱者何?重诛杀 人之谓懦弱。此皆有失彼此。凡轻诛者杀不辜,而重诛者失有罪。故上杀不辜,则道正者 不安;上失有罪,则行邪者不变。道正者不安,则才能之人去亡;行邪者不变,则群臣朋 党。才能之人去,则宜有外难;群臣朋党,则宜有内乱。故曰:猛毅者伐,懦弱者杀也。

君之所以尊卑,国之所以安危者,莫要於兵。故诛暴国必以兵,禁辟民必以刑。然则 兵者外以诛暴,内以禁邪。故兵主尊主安国之经也,不可废也。若夫世主则不然,外不以 兵,而欲诛暴,则地必亏矣;内不以刑,而欲禁邪,则国必乱矣。

故凡用兵之计,三惊当一至,三至当一军,三军当一战。故一期之师,十年之蓄积殫 ;一战之费,累代之功尽。今交刃接兵而后利之,则战之自胜者也。攻城围邑,主人易子 而食,析骸而爨之,则攻之自拔者也。是以圣人小征而大匡,不知天时,不空地利,用日 维梦,其数不出於计。故计必先定而兵出於境。计未定而兵出於境,则战之自败,攻之自 毁者也。

得眾而不得其心,则与独行者同实;兵不完利,与无操者同实;甲不坚密,与俴者同 实;弩不可以及远,与短兵同实;射而不能中,与无矢者同实;中而不能入,与无鏃者同 实;将徒人,与残者同实;短兵待远矢,与坐而待死者同实。故凡兵有大论,必先论其器 、论其士、论其将、论其主。故曰:器滥恶不利者,以其士予人也;士不可用者,以其将 予人也;将不知兵者,以其主予人也;主不积务於兵者,以其国予人也。故一器成,往夫 具,而天下无战心;二器成,惊夫具,而天下无守城;三器成,游夫具,而天下无聚眾。 所谓无战心者,知战必不胜,故曰无战心;所谓无守城者,知城必拔,故曰无守城;所谓 无聚眾者,知眾必散,故曰无聚眾。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