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下21章 君臣上

为人君者,修官上之道,而不言其中;为人臣者,比官中之事,而不言其外。君道不 明,则受令者疑;权度不一,则循义者惑。民有疑惑贰豫之心而上不能匡,则百姓之与间 ,犹揭表而令之止也,是故能象其道於国家,加之於百姓,而足以饰官化下者,明君也。 能上尽言於主,下致力于民,而足以循义从令者,忠臣也。上惠其道,下敦其业,上下相 希,若望参表,则邪者可知也。

吏嗇夫任事,民嗇夫任教。教在百姓,论在不挠,赏在信诚,体之以君臣,其诚也可 以守战。如此,则民嗇夫之事究矣。吏嗇夫尽有訾程事律,论法辟、衡权、斗斛、文劾, 不以私论,而以事为正。如此,则吏嗇夫之事究矣。民嗇夫成教、吏嗇夫成律之后,则虽 有敦愨忠信者不得善也;而戏豫怠傲者不得败也。如此,则人君之事究矣。是故为人君者 因其业,乘其事,而稽之以度。有善者,赏之以列爵之尊、田地之厚,而民不慕也。有过 者,罚之以废亡之辱、僇死之刑,而民不疾也。杀生不违,而民莫遗其亲者,此唯上有明 法,而下有常事也。

天有常象,地有常形,人有常礼。一设而不更,此谓三常。兼而一之,人君之道也; 分而职之,人臣之事也。君失其道,无以有其国;臣失其事,无以有其位。然则上之畜下 不妄,而下之事上不虚矣。上之畜下不妄,则所出法制度者明也;下之事上不虚,则循义 从令者审也。上明下审,上下同德,代相序也。君不失其威,下不旷其產,而莫相德也。 是以上之人务德,而下之人守节。义礼成形於上,而善下通於民,则百姓上归亲於主,而 下尽力于农矣。故曰:君明、相信、五官肃、士廉、农愚、商工愿,则上下体而外内别也 。民性因而三族制也。

夫为人君者,廕德於人者也;为人臣者,仰生于上者也。为人上者,量功而食之以足 ;为人臣者,受任而处之以教。布政有均,民足於產,则国家丰矣。以劳受禄,则民不幸 生。刑罚不颇,则下无怨心。名正分明,则民不惑於道。道也者,上之所以导民也。是故 道德出於君,制令传於相,事业程於官,百姓之力也,胥令而动者也。是故君人也者,无 贵如其言,人臣也者,无爱如其力。言下力上,而臣主之道毕矣。是故主画之,相守之; 相画之,官守之;官画之,民役之;则又有符节、印璽、典法、筴籍以相揆也。此明公道 而灭姦偽之术也。

论材量能,谋德而举之,上之道也;专意一心,守职而不劳,下之事也。为人君者, 下及官中之事,则有司不任;为人臣者,上共专於上,则人主失威。是故有道之君,正其 德以蒞民,而不言智能聪明。智能聪明者,下之职也;所以用智能聪明者,上之道也。上 之人明其道,下之人守其职,上下之分不同任,而復合为一体。

是故知善,人君也。身善,人役也。君身善,则不公矣。人君不公,常惠於赏,而不 忍於刑,是国无法也。治国无法,则民朋党而下比,饰巧以成其私。法制有常,则民不散 而上合,竭情以纳其忠。是以不言智能,而百事治,国患姐,大臣之任也。不言於聪明, 而善人举,姦偽诛,视听者眾也。

是以为人君者,坐万物之原,而官诸生之职者也。选贤论材,而待之以法。举而得其 人,坐而收其福,不可胜收也。官不胜任,奔走而奉其败事,不可胜救也。而国未尝乏於 胜任之士,上之明适不足以知之。是以明君审知胜任之臣者也。故曰:主道得,贤材遂, 百姓治。治乱在主而已矣。

故曰:主身者,正德之本也;官者,耳目之制也。身立而民化,德正而官治。治官化 民,其要在上。是故君子不求於民。是以上及下之事谓之矫,下及上之事谓之胜。为上而 矫,悖也;为下而胜,逆也。国家有悖逆反迕之行,有土主民者失其纪也。是故别交正分 之谓理,顺理而不失之谓道。道德定而民有轨矣。有道之君者,善明设法,而不以私防者 也。而无道之君,既已设法,则舍法而行私者也。为人上者释法而行私,则为人臣者援私 以为公。公道不违,则是私道不违者也。行公道而託其私焉,寖久而不知,姦心得无积乎 ?姦心之积也,其大者有侵偪杀上之祸,其小者有比周内争之乱。此其所以然者,由主德 不立,而国无常法也。主德不立,则妇人能食其意;国无常法,则大臣敢侵其势。大臣假 於女之能,以窥主情;妇人嬖宠假於男之知,以援外权。於是乎外夫人而危太子,兵乱内 作,以召外冠。此危君之徵也。

是故有道之君,上有五官以牧其民,则不敢踰轨而行矣;下有五横以揆其官,则有司 不敢离法而使矣。朝有定度衡仪,以尊主位,衣服緷絻,尽有法度,则君体法而立矣。君 据法而出令,有司奉命而行事,百姓顺上而成俗,著久而为常,犯俗离教者,眾共姦之, 则为上者佚矣。

天子出令於天下,诸侯受令于天子,大夫受令於君,子受令於父母,下听其上,弟听 其兄,此至顺矣。衡石一称,斗斛一量,丈尺一綧制,戈兵一度,书同名,车同轨,此至 正也。眾顺独逆,眾正独辟,此犹夜有求而得火也,姦偽之人,无所伏矣。此先王之所以 一民心也。是故天子有善,让德於天;诸侯有善,荐之於天子;大夫有善,纳之於君;民 有善,本於父,荐之於长老。此道法之所从来,是治本也。是故岁一言者,君也;时省者 ,相也;月稽者,官也;务四支之力,修耕农之业以待令者,庶人也。是故百姓量其力於 父兄之间,听其言於君臣之义,而官论其德能而待之。大夫比官中之事,不言其外;而相 为常具以给之。相总要者,官谋士,量实议美,匡请所疑。而君发其明府之法瑞以稽之, 立三阶之上,南面而受要。是以上有餘日,而官胜其任;时令不淫,而百姓肃给。唯此上 有法制,下有分职也。

道者,诚人之姓也,非在人也。而圣王明君,善知而道之者也。是故治民有常道,而 生财有常法。道也者,万物之要也。为人君者,执要而待之,则下虽有姦偽之心,不敢弒 也。夫道者虚设,其人在则通,其人亡则塞者也。非兹是无以理人,非兹是无以生财,民 治财育,其福归於上。是以知明君之重道法而轻其国也。故君一国者,其道君之也。王天 下者,其道王之也。大王天下,小君一国,其道临之也。是以其所欲者能得诸民,其所恶 者能除诸民。所欲者能得诸民,故贤材遂;所恶者能除诸民,故姦偽省。如治之於金,陶 之於埴,制在工也。

是故将与之,惠厚不能供;将杀之,严威不能振。严威不能振,惠厚不能供,声实有 閒也。有善者不留其赏,故民不私其利;有过者不宿其罚,故民不疾其威。赏罚之制,无 踰於民,则人归亲於上矣。如天雨然,泽下尺,生上尺。

是以官人不官,事人不事,独立而无稽者,人主之位也。先王之在天下也,民比之神 明之德。先王善收之於民者也。夫民别而听之则愚,合而听之则圣。虽有汤武之德,復合 於市人之言。是以明君顺人心,安情性,而发於眾心之所聚。是以令出而不稽,刑设而不 用。先王善与民为一体。与民为一体,则是以国守国,以民守民也。然则民不便为非矣。

虽有明君,百步之外,听而不闻;閒之堵墙,窥而不见也。而名为明君者,君善用其 臣,臣善纳其忠也。信以继信,善以传善。是以四海之内,可得而治。是以明君之举其下 也,尽知其短长,知其所不能益,若任之以事。贤人之臣其主也,尽知短长而身力之所不 至,若量能而授官。上以此畜下,下以此事上,上下交期於正,则百姓男女皆与治焉。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