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下22章 君臣下

古者未有君臣上下之别,夫有夫妇妃匹之合,兽处群居,以力相征。於是智者诈愚, 彊者凌弱,老幼孤独不得其所。故智者假眾力以禁强虐,而暴人止。为民兴利除害,正民 之德,而民师之。是故道术德行,出於贤人。其从义理形於民心,则民反道矣。名物处, 违是非之分,则赏罚行矣。上下设,民生体,而国都立矣。是故国之所以为国者,民体以 为国;君之所以为君者,赏罚以为君。

致赏则匱,致罚则虐。则匱而令虐,所以失其民也。是故明君审居处之教,而民可使 居治、战胜、守固者也。夫赏重,则上不给也;罚虐,则下不信也。是故明君饰食饮弔伤 之礼,而物属之者也。是故厉之以八政,旌之以衣服,富之以国,贵之以王禁,则民亲君 可用也。民用,则天下可致也。天下道其道则至,不道其道而不至也。夫水波而上,尽其 摇而復下,其势固然者也。故德之以怀也,威之以畏也,则天下归之矣。有道之国,发号 出令,而夫妇尽归亲於上矣;布法出宪,而贤人列士尽功能於上矣。千里之内,束布之罚 ,一亩之赋,尽可知也。治斧鉞者不敢让刑,治轩冕者不敢让赏,隤然若一父之子,若一 家之实,义礼明也。

夫下不戴其上,臣不戴其君,则贤人不来。贤人不来,则百姓不用。百姓不用,则天 下不至,故曰:德侵则君危,论侵则有功者危,令侵则官危,刑侵则百姓危。而明君者, 审禁淫侵者也。上无淫侵之论,则下无冀幸之心矣。

为人君者,倍道弃法,而好行私,谓之乱。为人臣者,变故易常,而巧言以諂上,谓 之腾。乱至则虐,腾至则北。四者有一至,则敌人谋之。故施舍优犹以济乱,则百姓悦。 选贤遂材,而礼孝弟,则姦偽止。要淫佚,别男女,则通乱隔。贵贱有义,伦等不踰,则 有功者劝。国有常式,故法不隐,则下无怨心。此五者,兴德匡过、存国定民之道也。

夫君人者有大过,臣人者有大罪。国所有也,民所君也,有国君而使民所恶制之,此 一过也。民有三务,不布其民,非其民也。民非其民,则不可以守战。此君人者二过也。 夫臣人者,受君高爵重禄,治大官。倍其官,遗其事,穆君之色,从其欲,阿而胜之。此 臣人之大罪也。君有过而不改,谓之倒。臣当罪而不诛,谓之乱。君为倒君,臣为乱臣, 国家之衰也,可坐而待之。是故有道之君者执本,相执要,大夫执法以牧其群臣,群臣尽 智竭力以役其上。四守者得则治,易则乱。故不可不明设而守固。

昔者,圣王本厚民生,审知祸福之所生。是故慎小事微,违非索辩以根之。然则躁作 、姦邪、偽诈之人,不敢试也。此制礼正民之道也。

古者有二言:「墙有耳,伏寇在侧。」墙有耳者,微谋外泄之谓也;伏寇在侧者,沉 疑得民之谓也。微谋之泄也,狡妇袭主之请而资游慝也。沉疑之得民也者,前贵而后贱者 为之驱也。明君在上,便僻不能食其意,刑罚亟近也;大臣不能侵其势,比党者诛,明也 。为人君者,能远谗諂,废比党,淫悖行食之徒,无爵列於朝者,此止诈拘姦、厚国存身 之道也。

为人上者,制群臣百姓,通中央之人。是以中央之人,臣主之参。制令之布於民也, 必由中央之人。中央之人,以缓为急,急可以取威;以急为缓,缓可以惠民。威惠迁於下 ,则为人上者危矣。贤不肖之知於上,必由中央之人。财力之贡於上,必由中央之人。能 易贤不肖而可成党於下。有能以民之财力上啗其主,而可以为劳於下。兼上下以环其私, 爵制而不可加,则为人上者危矣。先其君以善者,侵其赏而夺之惠者也。先其君以恶者, 侵其刑而夺之威者也。讹言於外者,胁其君者也。鬱令而不出者,幽其君者也。四者一作 而上不知也,则国之危,可坐而待也。

神圣者王,仁智者君,武勇者长,此天之道,人之情也。天道人情,通者质,宠者从 ,此数之因也。是故始於患者,不与其事;亲其事者,不规其道。是以为人上者患而不劳 也,百姓劳而不患也。君臣上下之分素,则礼制立矣。是故以人役上,以力役明,以刑役 心,此物之理也。心道进退,而形道滔迂。进退者主制,滔迂者主劳。主劳者方,主制者 圆。圆者运,运者通,通则和。方者执,执者固,固则信。君以利和,臣以节信,则上下 无邪矣。故曰:君人者制仁,臣人者守信。此言上下之礼也。

君之在国都也,若心之在身体也。道德定於上,则百姓化於下矣。戒心形於内,则容 貌动於外矣。正也者,所以明其德。知得诸己,知得诸民,从其理也。知失诸民,退而修 诸己,反其本也。所求於己者多,故德行立。所求於人者少,故民轻给之。故君人者上注 ,臣人者下注。上注者,纪天时,务民力。下注者,发地利,足财用也。故能饰大义,审 时节,上以礼神明,下以义辅佐者,明君之道。能据法而不阿,上以匡主之过,下以振民 之病者,忠臣之所行也。

明君在上,忠臣佐之,则齐民以致利,牵於衣食之利,故愿而易使,愚而易塞。君子 食於道,小人食於力,分也。威无势也无所立,事无为也无所生,若此则国平而姦省矣。

君子食於道,则义审而礼明。义审而礼明,则伦等不踰,虽有偏卒之大夫,不敢有幸 心,则上无危矣。齐民食力则作本,作本者眾,农以听命。是以明君立世,民之制於上, 犹草木之制于时也。故民迂则流之,民流则迂之。决之则行,塞之则止。唯有明君,能决 之,又能塞之。决之则君子行於礼,塞之则小人篤於农。君子行於礼,则上尊而民顺。小 民篤於农,则财厚而备足。上尊而民顺,财厚而备足,四者备体,顷时而王不难矣。

四肢六道,身之体也。四正五官,国之体也。四肢不通,六道不达,曰失。四正不正 ,五官不官,曰乱。是故国君聘妻於异姓,设为姪娣、命妇、宫女,尽有法制,所以治其 内也。明男女之别,昭嫌疑之节,所以防其姦也。是以中外不通,谗慝不生;妇言不及官 中之事,而诸臣子弟无宫中之交,此先王之所以明德圉姦,昭公威私也。

明立宠设,不以逐子伤义。礼私爱驩,势不并伦。爵为虽尊,礼无不行。选为都佼, 冒之以衣服,旌之以章旗,所以重其威也。然则兄弟无间隙,谗人不敢作矣。

故其立相也,陈功而加之以德,论劳而昭之以法,参伍相德而周举之,尊势而明信之 。是以下之人无諫死之过,而聚立者无鬱怨之心。如此,则国平而民无慝矣。其选贤遂材 也,举德以就列,不类无德;举能以就官,不类无能;以德弇劳,不以伤年。如此,则上 无困,而民不幸生矣。

国之所以乱者四,其所以亡者二。内有疑妻之妾,此宫乱也。庶有疑适之子,此家乱 也。朝有疑相之臣,此国乱也。任官无能,此眾乱也。四者无别,主失其体。群官朋党, 以怀其私,则失族矣。国之几臣,阴约闭谋,以相待也,则失援矣。失族於内,失援於外 ,此二亡也。故妻必定,子必正,相必直立以听,官必中信以敬。故曰:有宫中之乱,有 兄弟之乱,有大臣之乱,有中民之乱,有小人之乱。五者一作,则为人上者危矣。宫中乱 曰妒纷,兄弟乱曰党偏,大臣乱曰称述,中民乱曰讋谆,小民乱曰财匱。财匱生薄,讋谆 生慢,称述、党偏、妒纷生变。

故正名稽疑,刑杀亟近,则内定矣。顺大臣以功,顺中民以行,顺小民以务,则国丰 矣。审天时,物地生,以辑民力;禁淫物,劝农功,以职其无事,则小民治矣。上稽之以 数,下十伍以徵,近其罪伏,以固其意。乡树之师,以遂其学。官之以其能,及年而举, 则士反行矣。称德度功,劝其所能,若稽之以眾风,若任以社稷之任。若此,则士反於情 矣。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