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下24章 心术上

心之在體,君之位也;九竅之有職,官之分也。心處其道,九竅循理。嗜欲充益,目 不見色,耳不聞聲。故曰:上離其道,下失其事。無代馬走,使盡其力;無代鳥飛,使獘 其羽翼;毋先物動,以觀其則。動則失位,靜乃自得。

道不遠而難極也,與人並處而難得也。虛其欲,神將入舍。掃除不潔,神乃留處。人 皆欲智,而莫索其所以智乎。智乎,智乎!投之海外而無自奪,求之者不得處之者。夫正 人無求之也,故能虛無。虛無無形,謂之道;化育萬物,謂之德;君臣父子,人間之事, 謂之義;登降揖讓,貴賤有等,親疏之體,謂之禮;簡物小未一道,殺僇禁誅,謂之法。 大道可安而不可說。直人之言,不義不顧,不出於口,不見於色;四海之人,又孰知其則 ?

天曰虛,地曰靜,乃不伐。潔其宮,開其門,去私毋言,神明若存。紛乎其若亂,靜 之而自治。強不能遍立,智不能盡謀。物固有形,形固有名,名當謂之聖人。故必知不言 、無為之事,然後知道之紀。殊形異埶,不與萬物異理,故可以為天下始。

人之可殺,以其惡死也;其可不利,以其好利也。是以,君子不休乎好,不迫乎惡, 恬愉無為,去智與故。其應也,非所設也;其動也,非所取也。過在自用,罪在變化。是 故,有道之君:其處也若無知,其應物也若偶之。靜因之道也。

心之在體,君之位也;九竅之有職,官之分也。耳目者,視聽之官也,心而無與視聽 之事,則官得守其分矣。夫心有欲者,物過而目不見,聲至而耳不聞也。故曰:「上離其 道,下失其事」。故曰:心術者,無為而制竅者也。故曰:「君」。「無代馬走,無代鳥 飛」,此言不奪能能,不與下誠也。「無先物動」者,搖者不定,趮者不靜,言動之不可 以觀也。位者,謂其所立也。人主者立於陰,陰者靜。故曰:「動則失位」。陰則能制陽 矣,靜則能制動矣,故曰:「靜乃自得」。

道在天地之間也,其大無外,其小無內,故曰:「不遠而難極也」。虛之與人也無間 ,唯聖人得虛道,故曰:「並處而難得」。世人之所職者精也,去欲則宣,宣則靜矣;靜 則精,精則獨立矣;獨則明,明則神矣。神者至貴也,故館不辟除,則貴人不舍焉,故曰 「不潔則神不處」。「人皆欲知而莫索之」,其所以知彼也,其所以知此也。不修之此, 焉能知彼?修之此,莫能虛矣。虛者無藏也。故曰:去知則奚率求矣,無藏則奚設矣。無 求無設則無慮,無慮則反覆虛矣。

天之道,虛其無形。虛則不屈,無形則無所位[走午];無所位[走午],故遍流萬物而 不變。德者,道之舍。物得以生生,知得以職道之精。故德者,得也;得也者,其謂所得 以然也。以無為之謂道,舍之之謂德,故道之與德無間,故言之者不別也。間之理者,謂 其所以舍也。義者,謂各處其宜也。禮者,因人之情,緣義之理,而為之節文者也。故禮 者,謂有理也;理也者,明分以諭義之意也。故禮出乎義,義出乎理,理因乎宜者也。法 者所以同出,不得不然者也。故殺僇禁誅以一之也。故事督乎法,法出乎權,權出乎道。 道也者,動不見其形,施不見其德,萬物皆以得,然莫知其極。故曰:「可以安而不可說 」也。「莫人」,言至也;「不宜」,言應也。應也者,非吾所設,故能無宜也。「不顧 」,言因也。因也者,非吾所顧,故無顧也。「不出於口,不見於色」,言無形也。「四 海之人,孰知其則」,言深囿也。

天之道虛,地之道靜。虛則不屈,靜則不變。不變則無過,故曰:「不伐」。「潔其 宮,闕其門」:「宮」者,謂心也。心也者,智之舍也。故曰:「宮」。「潔之」者,去 好過也。「門」者,謂耳目也。耳目者,所以聞見也。「物固有形,形固有名」,此言不 得過實,實不得延名。姑形以形,以形務名,督言正名,故曰:「聖人」。「不言之言」 ,應也。應也者,以其為之人者也。執其名,務其所以成之,此應之道也。「無為之道」 ,因也。因也者,無益無損也。以其形,因為之名,此因之術也。名者,聖人之所以紀萬 物也。人者立於強,務於善,未於能,動於故者也。聖人無之;無之,則與物異矣。異則 虛;虛者,萬物之始也,故曰:「可以為天下始」。

人迫於惡,則失其所好;怵於好,則忘其所惡,非道也。故曰:「不怵乎好,不迫乎 惡」。惡不失其理,欲不過其情,故曰:「君子」。「恬愉無為,去智與故」,言虛素也 。「其應非所設也,其動非所取也」,此言因也。因也者,舍己而以物為法者也。感而後 應,非所設也;緣理而動,非所取也。「過在自用,罪在變化」:自用則不虛,不虛則仵 於物矣;變化則為生,為生則亂矣,故道貴因。因者,因其能者言所用也。「君子之處也 若無知」,言至虛也。「其應物也若偶之」,言時適也;若影之象形,響之應聲也。故物 至則應,過則舍矣。舍矣者,言復所於虛也。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