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下25章 心术下

形不正者,德不来;中不精者,心不治。正形饰德,万物毕得。翼然自来,神莫知其 极。昭知天下,通於四极。是故曰:无以物乱官,毋以官乱心,此之谓内德。是故,意气 定然后反正。气者,身之充也;行者,正之义也。充不美,则心不得;行不正,则民不服 。是故,圣人若天然,无私覆也;若地然,无私载也。私者,乱天下者也。

凡物载名而来,圣人因而财之,而天下治;实不伤,不乱於天下,而天下治。专於意 ,一於心,耳目端,知远之证。能专乎?能一乎?能毋卜筮而知凶吉乎?能止乎?能已乎 ?能毋问於人,而自得之於己乎?故曰:思之,思之不得,鬼神教之。非鬼神之力也,其 精气之极也。一气能变曰精,一事能变曰智。慕选者,所以等事也;极变者,所以应物也 。慕选而不乱,极变而不烦,执一之君子。执一而不失,能君万物。日月之与同光,天地 之与同理。

圣人裁物,不为物使。心安,是国安也;心治,是国治也。治也者心也,安也者心也 。治心在於中,治言出於口,治事加於民,故功作而民从,则百姓治矣。所以操者非刑也 ,所以危者非怒也。民人操,百姓治,道其本,至也。至不至无,非所人而乱。凡在有司 执制者之利,非道也。圣人之道,若存若亡;援而用之,歿世不亡。与时变而不化,应物 而不移,日用之而不化。

人能正静者,筋肕而骨强;能戴大圆者,体乎大方;镜大清者,视乎大明。正静不失 ,日新其德,昭知天下,通於四极。金心在中,不可匿。外见於形容,可知於顏色。善气 迎人,亲如弟兄;恶气迎人,害於戈兵。不言之言,闻於雷鼓;金心之形,明於日月,察 於父母。昔者,明王之爱天下,故天下可附;暴王之恶天下,故天下可离。故货之不足以 为爱,刑之不足以为恶。货者,爱之末也;刑者,恶之末也。

凡民之生也,必以正平;所以失之者,必以喜乐哀怒。节怒莫若乐,节乐莫若礼,守 礼莫若敬。外敬而内静者,必反其性。岂无利事哉?我无利心;岂无安处哉?我无安心。 心之中又有心。意以先言,意然后形,形然后思,思然后知。凡心之形,过知失生。是故 ,内聚以为泉原,泉之不竭,表裡遂通;泉之不涸,四支坚固。能令用之,被服四固。是 故,圣人一言解之,上察於天,下察於地。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