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下26章 白心

建当立有,以靖为宗,以时为宝,以政为仪,和则能久。非吾仪,虽利不为;非吾当 ,虽利不行;非吾道,虽利不取。上之随天,其次随人。人不倡不和,天不始不随。故其 言也不废,其事也不随。

原始计实,本其所生。知其象,则索其形;缘其理,则知其情;索其端,则知其名。 故苞物眾者,莫大於天地;化物多者,莫多於日月;民之所急,莫急於水火。然而天不为 一物枉其时,明君圣人亦不为一人枉其法。天行其所行,而万物被其利;圣人亦行其所行 ,而百姓被其利。是故,万物均,既夸眾矣。是以,圣人之治也,静身以待之,物至而名 自治之。正名自治之,奇身名废。名正法备,则圣人无事。不可常居也,不可废舍也。随 变断事也,知时以为度。大者宽,小者局;物有所餘,有所不足。

兵之出,出於人;其人入,入於身。兵之胜,从於适;德之来,从於身。故曰:祥於 鬼者义於人,兵不义不可。强而骄者损其强,弱而骄者前死亡。强而卑义,信其强;弱而 卑义,免於罪。是故,骄之餘卑,卑之餘骄。

道者,一人用之,不闻有餘;天下行之,不闻不足,此谓道矣。小取焉,则小得福, 大取焉,则大得福;尽行之,而天下服;殊无取焉,则民反,其身不免於贼。左者,出者 也;右者,入者也。出者而不伤人,入者自伤也。不日不月,而事以从;不卜不筮,而谨 知吉凶。是谓宽乎形,徒居而致名。去善之言,为善之事,事成而顾反无名。能者无名, 从事无事。审量出入,而观物所载。孰能法无法乎?始无始乎?终无终乎?弱无弱乎?故 曰:美哉岪岪。故曰:有中有中,孰能得夫中之衷乎!故曰功成者隳,名成者亏。故曰: 孰能弃名与功,而还与眾人同?孰能弃功与名,而还反无成?无成有贵其成也,有成有贵 其无成也。日极则仄,月满则亏。极之徒仄,满之徒亏,巨之徒灭。孰能已无已乎?效夫 天地之纪!

人言善,亦勿听;人言恶,亦勿听。持而待之,空然勿两之,淑然自清。无以旁言为 事成,察而徵之,无听辩,万物归之,美恶乃自见。

天或维之,地或载之。天莫之维,则天以坠矣;地莫之载,则地以沉矣。夫天不坠, 地不沉,夫或维而载之也夫!又况於人?人有治之,辟之若夫雷鼓之动也。夫不能自摇者 ,夫或摇之。夫或者何?若然者也:视则不见,听则不闻;洒乎天下满,不见其塞。集於 顏色,知於肌肤,责其往来,莫知其时。薄乎其方也,[韦享]乎其圜也,[韦享][韦享]乎 莫得其门。故口为声也,耳为听也,目有视也,手有指也,足有履也,事物有所比也。

当生者生,当死者死。言有西有东,各死其乡。置常立仪,能守贞乎?常事通道,能 官人乎?故书其恶者,言其薄者。上圣之人,口无虚习也,手无虚指也,物至而命之耳。 发於名声,凝於体色,此其可諭者也;不发於名声,不凝於体色,此其不可諭者也。及至 於至者,教存可也,教亡可也。故曰:济於舟者,和於水矣;义於人者,祥其神矣。

事有适,而无适,若有适;觿解,不可解而后解。故善举事者,国人莫知其解。为善 乎,毋提提;为不善乎,将陷於刑。善不善,取信而止矣。若左若右,正中而已矣。县乎 日月无已也。愕愕者不以天下为忧,剌剌者不以万物为筴,孰能弃剌剌而为愕愕乎?

难言宪术,须同而出。无益言,无损言,近可以免。故曰:知何知乎?谋何谋乎?审 而出者,彼自来。自知曰稽,知人曰济。知苟适,可为天下周;内固之一,可为长久;论 而用之,可以为天下王。

天之视而精,四璧而知请,壤土而与生。能若夫风与波乎?唯其所欲适。故子而代其 父,曰义也;臣而代其君,曰篡也。篡何能歌?武王是也。故曰:孰能去辩与巧,而还与 眾人同道?故曰:思索精者明益衰,德行修者王道狭,卧名利者写生危,知周於六合之内 者,吾知生之有为阻也。持而满之,乃其殆也。名满於天下,不若其已也。名进而身退, 天之道也。满盛之国,不可以仕任;满盛之家,不可以嫁子;骄倨傲暴之人,不可与交。

道之大如天,其广如地,其重如石,其轻如羽。民之所以知者寡,故曰:何道之近, 而莫之与能服也。弃近而就远,何以费力也!故曰:欲爱吾身,先知吾情。君亲六合,以 考内身。以此知象,乃知行情。既知行情,乃知养生。左右前后,周而復所。执仪服象, 敬迎来者。今夫来者必道其道,无迁无衍,命乃长久。和以反中,形性相葆。一以无贰, 是谓知道。将欲服之,必一其端,而固其所守。责其往来,莫知其时;索之於天,与之为 期。不失其期,乃能得之。故曰:吾语若大明之极。大明之明,非爱人不予也。同则相从 ,反则相距也。吾察反则相距,吾以故知古从之同也。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