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下33章 禁藏

禁藏於胸胁之内,而祸避於万里之外。能以此制彼者,唯能以己知人者也。夫冬日之 不滥,非爱冰也;夏日之不煬,非爱火也;为不适於身、不便於体也。夫明王不美宫室, 非喜小也;不听钟鼓,非恶乐也;为其伤於本事而妨於教也。故先慎於己而后彼,官亦慎 内而后外,民亦务本而去末。

居民於其所乐,事之於其所利,赏之於其所善,罚之於其所恶,信之於其所餘财,功 之於其所无诛。於下无诛者,必诛者也;有诛者,不必诛者也。以有刑至无刑者,其法易 而民全;以无刑至有刑者,其刑烦而姦多。夫先易者后难,先难而后易,万物尽然。明王 知其然,故必诛而不赦,必赏而不迁者,非喜予而乐其杀也,所以为人致利除害也。於以 养老长弱,完活万民,莫明焉。

夫不法法则治。法者,天下之仪也,所以决疑而明是非也,百姓所县命也。故明王慎 之,不为亲戚故贵易其法,吏不敢以长官威严危其命,民不以珠玉重宝犯其禁。故主上视 法严於亲戚,吏之举令敬於师长,民之承教重於神宝,故法立而不用,刑设而不行也。夫 施功而不钧,位虽高,为用者少;赦罪而不一,德虽厚,不誉者多。举事而不时,力虽尽 ,其功不成;刑赏不当,断斩虽多,其暴不禁。夫公之所加,罪虽重,下无怨气;私之所 加,赏虽多,上不为欢。行法不道,眾民不能顺;举错不当,眾民不能成。不攻不备,当 今为愚人。

故圣人之制事也,能节宫室、适车舆以实藏,则国必富、位必尊矣。能适衣服、去玩 好以奉本,而用必赡、身必安矣。能移无益之事、无补之费,通币行礼,而党必多、交必 亲矣。夫眾人者,多营於物,而苦其力、劳其心,故困而不赡,大者以失其国,小者以危 其身。凡人之情,得所欲则乐,逢所恶则忧,此贵贱之所同有也。近之不能勿欲,远之不 能勿忘,人情皆然,而好恶不同,各行所欲,而安危异焉,然后贤不肖之形见也。夫物有 多寡,而情不能等;事有成败,而意不能同;行有进退,而力不能两也。故立身於中,养 有节:宫室足以避燥湿,饮食足以和血气,衣服足以适寒温,礼仪足以别贵贱,游虞足以 发欢欣,棺槨足以朽骨,衣衾足以朽肉,坟墓足以道记。不作无补之功,不为无益之事, 故意定而不营气情。气情不营,则耳目穀、衣食足;耳目穀、衣食足则侵争不生,怨怒无 有,上下相亲,兵刃不用矣。故适身行义,俭约恭敬,其唯无福,祸亦不来矣。骄傲侈泰 ,离度绝理,其唯无祸,福亦不至矣。是故君子上观绝理者,以自恐也;下观不及者,以 自隐也。故曰:「誉不虚出,而患不独生;福不择家,祸不索人。」此之谓也。能以所闻 瞻察,则事必明矣。

故凡治乱之情,皆道上始。故善者圉之以害,牵之以利。能利害者,财多而过寡矣。 夫凡人之情,见利莫能勿就,见害莫能勿避。其商人通贾,倍道兼行,夜以续日,千里而 不远者,利在前也。渔人之入海,海深万仞,就彼逆流,乘危百里,宿夜不出者,利在水 也。故利之所在,虽千仞之山,无所不上;深源之下,无所不入焉。故善者势利之在,而 民自美安,不推而往,不引而来,不烦不扰,而民自富。如鸟之覆卵,无形无声,而唯见 其成。

夫为国之本,得天之时而为经,得人之心而为纪,法令为维纲,吏为网罟,什伍以为 行列,赏诛为文武。缮农具当器械,耕农当攻战,推引銚耨以当剑戟,被蓑以当鎧襦,菹 笠以当盾櫓。故耕器具则战器备,农事习则功战巧矣。当春三月,萩室熯造,钻燧易火, 杼井易水,所以去兹毒也。举春祭,塞久祷,以鱼为牲,以蘗为酒,相召,所以属亲戚也 。毋杀畜生,毋拊卵,毋伐木,毋夭英,毋拊竿,所以息百长也。赐鰥寡,振孤独,贷无 种,与无赋,所以劝弱民。发五正,赦薄罪,出拘民,解仇讎,所以建时功,施生穀也。 夏赏五德,满爵禄,迁官位,礼孝弟,復贤力,所以劝功也。秋行五刑,诛大罪,所以禁 淫邪,止盗贼。冬收五藏,最万物,所以内作民也。四时事备,而民功百倍矣;故春仁、 夏忠、秋急、冬闭,顺天之时,约地之宜,忠人之和。故风雨时,五穀实,草木美多,六 畜蕃息,国富兵彊,民材而令行,内无烦扰之政,外无彊敌之患也。

夫动静顺然后和,不失其时然后富,不失其法然后治。故国不虚富,民不虚治。不治 而昌,不乱而亡者,自古至今,未尝有也。故国多私勇者,其兵弱;吏多私智者,其法乱 ;民多私利者,其国贫。故德莫若博厚,使民死之;赏罚莫若必成,使民信之。

夫善牧民者,非以城郭也,辅之以什,司之以伍。伍无非其人,人无非其里,里无非 其家。故奔亡者无所匿,迁徙者无所容,不求而约,不召而来。故民无流亡之意,吏无备 追之忧。故主政可往於民,民心可繫於主。夫法之制民也,犹陶之於埴,冶之於金也。故 审利害之所在,民之去就,如火之於燥湿,水之於高下。夫民之所主,衣与食也;食之所 生,水与土也。所以富民有要,食民有率,率三十亩而足於卒岁。岁兼美恶,亩取一石, 则人有三十石;果蓏素食当十石,糠秕六畜当十石,则人有五十石。布帛麻丝,旁入奇利 ,未在其中也。故国有餘藏,民有餘食。夫叙钧者,所以多寡也;权衡者,所以视重轻也 ;户籍田结者,所以知贫富之不訾也。故善者必先知其田,乃知其人,田备然后民可足也 。

凡有天下者,以情伐者帝,以事伐者王,以政伐者霸。而谋有功者五:一曰:视其所 爱,以分其威,一人两心,其内必衰也。臣不用,其国可危。二曰:视其阴所憎,厚其货 赂,得情可深。身内情外,其国可知。三曰:听其淫乐,以广其心。遗以竽瑟美人,以塞 其内;遗以諂臣文马,以蔽其外。外内蔽塞,可以成败。四曰:必深亲之,如典之同生, 阴内辩士,使图其计;内勇士,使高其气;内人他国,使倍其约、绝其使、拂其意,是必 士斗。两国相敌,必承其獘。五曰:深察其谋,谨其忠臣,揆其所使,令内不信,使有离 意。离气不能令,必内自贼。忠臣已死,故政可夺。此五者,谋功之道也。

前页  目录  后页

上篇

中篇

下篇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