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说难第十二

凡说之难,非吾知之有以说之之难也;又非吾辩之能明吾意之难也;又非吾
敢横失而能尽之难也。凡说之难:在知所说之心,可以吾说当之。
所说出于为名高者也,而说之以厚利,则见下节而遇卑贱,必弃远矣。所说
出於厚利者也,而说之以名高,则见无心而远事情,必不收矣。所说阴为厚利而
显为名高者也,而说之以名高,则阳收其身而实疏之;说之以厚利,则阴用其言
显弃其身矣。此不可不察也。
夫事以密成,语以泄败。未必其身泄之也,而语及所匿之事,如此者身危。
彼显有所出事,而乃以成他故,说者不徒知所出而已矣,又知其所以为,如此者
身危。规异事而当,知者揣之外而得之,事泄於外,必以为己也,如此者身危。
周泽未渥也,而语极知,说行而有功则德忘,说不行而有败则见疑,如此者身危。
贵人有过端,而说者明言礼义以挑其恶,如此者身危。贵人或得计而欲自以为功,
说者与知焉,如此者身危。强以其所不能为,止以其所不能已,如此者身危。故
与之论大人,则以为间己矣;与之论细人,则以为卖重;论其所爱,则以为藉资;
论其所憎,则以为尝己也;径省其说,则以为不智而拙之;米盐博辩,则以为多
而交之。略事陈意,则曰怯懦而不尽;虑事广肆,则曰草野而倨侮。此说之难,
不可不知也。
凡说之务,在知饰所说之所矜而灭其所耻。彼有私急也,必以公义示而强之。
其意有下也,然而不能已,说者因为之饰其美而少其不为也。其心有高也,而实
不能及,说者为之举其过而见其恶而多其不行也。有欲矜以智能,则为之举异事
之同类者,多为之地;使之资说于我,而佯不知也以资其智。欲内相存之言,则
必以美名明之,而微见其合於私利也。欲陈危害之事,则显其毁诽,而微见其合
於私患也。誉异人与同行者,规异事与同计者。有与同污者,则必以大饰其无伤
也;有与同败者,则必以明饰其无失也。彼自多其力,则毋以其难概之也;自勇
其断,则无以其谪怒之;自智其计,则毋以其败穷之。大意无所拂悟,辞言无所
系縻,然后极骋智辩焉。此道所得亲近不疑而得尽辞也。
伊尹为宰,百里奚为虏,皆所以干其上也。此二人者,皆圣人也,然犹不能
无役身以进,如此其污也。今以吾言为宰虏,而可以听用而振世,此非能仕之所
耻也。夫旷日弥久,而周泽既渥,深计而不疑,引争而不罪,则明割利害以致其
功,直指是非以饰其身。以此相持,此说之成也。
昔者郑武公欲伐胡,故先以其女妻胡君以娱其意,因问於群臣:“吾欲用兵,
谁可伐者?”大夫关其思对曰:“胡可伐。”武公怒而戮之,曰:“胡,兄弟之
国也,子言伐之何也?”胡君闻之,以郑为亲己,遂不备郑,郑人袭胡,取之。
宋有富人,天雨墙坏,其子曰:“不筑,必将有盗。”其邻人之父亦云。暮而果
大亡其财。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邻人之父。此二人说者皆当矣,厚者为戮,薄者
见疑,则非知之难也,处之则难也。故绕朝之言当矣,其为圣人于晋而为戮于秦
也,此不可不察。
昔者弥子瑕有宠於卫君。卫国之法:窃驾君车者罪刖。弥子瑕母病,人闻,
有夜告弥子,弥子矫驾君车以出。君闻而贤之,曰:“孝哉!为母之故,忘其犯
刖罪。”异日,与君游於果园,食桃而甘,不尽,以其半啗君。君曰:“爱我哉!
忘其口味,以啗寡人。”及弥子色衰爱弛,得罪於君,君曰:“是固尝矫驾吾车,
又尝啗我以馀桃。”故弥子之行未变於初也,而以前之所以见贤而后获罪者,爱
憎之变也。故有爱於主,则智当而加亲;有憎于主,则智不当见罪而加疏。故谏
说谈论之士,不可不察爱憎之主而后说焉。
夫龙之为虫也,柔可狎而骑也;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若人有婴之者,则必
杀人。人主亦有逆鳞,说者能无婴人主之逆鳞,则几矣!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